Angerboda

基本上所有的ao3链接都补完啦!微博打不开的话请在良好的信号环境下大力戳ao3(*°∀°)=3
如有遗漏欢迎私信(〜 ̄▽ ̄)〜

【石青】梦里梦外

还债期间紧急插播一块小甜饼~滋润一下我这空了太久的LOFTER~

这是在听了某个妹子的梦境以后开出来的脑洞(╭ ̄3 ̄)╭♡

当然,跟原本的梦早就已经千差万别了_(┐「ε:)_

可能会甜到腻人,但逻辑什么的估计没有,包含细川组,歌仙好闺蜜 (☆゚∀゚) 

爸爸巧妙的回避了青江提出的问题,到最后都没明说他到底梦见了那个没有 ⁄(⁄ ⁄•⁄ω⁄•⁄ ⁄)⁄. 

另外发现我之前居然一直都没有打笑面青江的tag!大失误!从今天起妾身要扩展业务范围! (/≥▽≤/) 


呼吸与呼吸缠绕在一起,被上升的体温氤氲在看不清的夜幕中,这里是梦境与现实的交接处,是真实和虚幻的临界点,青江蜷缩在恋人的怀里,听着臆想中的恋人轻呼他的名字。

“青江君……”

温柔又甜腻的嗓音唤出他的名字,青江满意的又往对方宽阔的怀里缩了缩。

“青江君,该起床啦……”

如此温柔乡,哪儿还有起来的可能?于是青江缩的更加厉害,迷迷糊糊间甚至跟梦中的女子玩起了抢被子的游戏。

“起床啦~”

“哈哈,就不起来哟~”

“不起来是吧~”

“是啊~”

下一刻,青江整个人都被掀在了地上,脑袋猛地磕上坚硬的地板,痛的让他顿时清醒了过来。

春梦中的漂亮小姐姐当然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力气,青江睁开眼睛,看了看前来叫他起床的挚友兼房东,随后再一次的闭上了眼睛。

“歌仙啊……我刚刚揉的胸部不会是你的吧……”

“如果我说是呢?”

“……手感还不错。”

“给我滚出去。”

歌仙兼定想都不想,直接将晨读用的诗集摔在了青江那张漂亮的脸上。

 

对于青江时不时就会梦见的暖香梦境,歌仙并不觉得奇怪,他给予青江的评价就是——什么样的人就做什么样的梦。

“就他那种张口闭口不是黄段子就是下流话的滥情家伙,你还能指望他在梦中大谈风雅之事吗?”

向旁人介绍青江的时候,歌仙翻来覆去就这么一段话。

“我说歌仙,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一大早就被拖起来的青江闭着眼睛,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一边刷牙一边含糊不清的问歌仙。

“我怎么就滥情了?就算梦见了那种事又怎么样,我将来可是要娶她的哟。”

“行吧行吧,有些时候真的搞不懂你到底是纯还是蠢,你要对梦里发生过的事负责吗?真是厉害了,我的青江。”

“啊啊……好困……”

“是你叫我喊你早起的,要不然才懒得喊你。”

歌仙坐在漂浮窗上,借着晨光翻阅手中的一册万叶集诗选。

“今天是有什么好事吗?起来这么早。”

“哦,忘记跟你说了呢,我的梦中情人要回来了~”

“啊?”

“恒次昨天打电话告诉我,说她们家又从国外搬回这儿来了,地址都弄到手了哟~”

“你要去求婚吗?要跟对方说,对不起,其实我在梦里已经上过你很多次了,我要对你负责这种话吗?”

“不不不,先从普通的交往开始~”

“……别高兴太早,人家没准早就不记得你了。”

幼时竹马什么的,长大能成的就没几对。

“开动你的脑筋好好想想吧歌仙,我家恒次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他是怎么知道人家回来的?”

青江今天的心情异常好,就连怼歌仙的语调都比平常欢快了很多。

“就是那个姐姐主动找的他哦,人家主动来要我的联系方式,你还说她不记得我?我马上就要陷入热恋了,再下一步就是求婚,你就捧着你的诗集过一辈子吧歌仙!”

“说得好像我没对象似的!”

“网恋不算哟?”

“行行行,就算人家没忘了你,但不知你考虑过长残的可能性没有?”

“那更不可能。”

洗完脸,青江就飘飘然的飞到了歌仙坐着的漂浮窗边,像只花蝴蝶一样。

“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她将来……啊不对,已经是现在了,她绝对是童颜巨乳的类型,娃娃脸妹妹头,虽然眼睛小了点可是个子又高发育又好,怎么都残不了的啦!”

“……你听说过flag吗?”

“听说过啊,等我回来了买一个给你,随你插在哪儿。”

说完,青江再一次飘飘然的飞了起来,潇洒的背起自己的小背包,冲向了门外,独留歌仙一人在家,无奈的看着青江那嘚瑟的身影消失在门口。

算了,这家伙习惯性的穿一身绿……

要比喻的话还是用菜粉蝶比较合适。

 

像只菜粉蝶一样的青江,此刻正欢快的走在去往三条家的路上。

时不时会入他梦中来的女孩,是他童年时期为数不多的玩伴之一,他到现在都记得那个温柔的小姐姐,梳着平整的娃娃头,笑起来后一双紫色眼睛暖的简直像要将他融化,青江从小就有虹膜异色症,但那个孩子跟别人完全不同,她不仅不会害怕,还会发自内心的夸赞青江的眼睛漂亮。很多数珠丸没空教给青江的事,也是由那个女孩来告诉他的,比如说——

睡觉的时候,露在被子外面的部分很危险哦~

小姐姐奶声奶气的教诲至今都回响在他的耳边,拜她所赐,不论冬夏,青江都会好好的把手脚藏进被子里,最后甚至发展到了连脑袋都不愿意露出的地步,生怕被黑夜中不知名的怪物咬掉身体的一部分。现在长大了,他也清楚那不过是为了骗小孩儿不要踢被子的说辞,但青江已经养成了习惯,不把全身都缩进被子里,他完全无法入睡。

对青江来说,女孩从没搬去过国外,她虽然不在现实,却住进了他的梦里,这么多年来她在他的梦中长大,成人,梦境有些时候会带上些许春色的气息,但青江把那当做是恋爱的一部分,他用梦境思慕现实中无法遇见的人。

不过现在,心中的缺失终于不用再靠梦境来填补了。

青江站在三条新宅的大门前,满怀激动地按下了门铃,不多时就从楼房中走出了一位身着蓝色和服的美人,看到青江后先是疑惑了一下,在发现他的异色瞳后立刻笑容满面的给他打开了大门。

“请问,小石在吗?”

对方用袖子掩住嘴角,一双美目笑得顾盼生辉,指着房间的走廊点了点头,道过谢后青江便向着目的地继续进发,果不其然,走没几步就在庭院里看见了他朝思暮想的那个身影。

“小石!~”

他梦中的漂亮姐姐依旧梳着小时候那种圆圆滚滚的可爱娃娃头,穿着翠绿色的长衫跪坐在修建工整的和式庭院里,听到声响后懵懵懂懂的回过了头,一望见青江就认出了他。

“你来了啊,青江!”

对方在青江跑至面前时一下子站了起来,用和幼时一样的温柔口吻,低下头,笑着跟青江来了个重逢的拥抱。

“…………”

只是,虽然语气还跟小时候一样的温柔,但那音调听在青江的耳朵里简直低沉得可怕。

“走得累吗?我去给你拿凉茶,我记得你喜欢喝……嗯?青江?”

石切丸好奇的看着青江的一举一动,他看着青江伸出手,大致比划了一下他跟自己的身高差,然后动作僵硬的向后退去,将带来的伴手礼放在地板上,接着维持着僵硬的姿势转过了身。

最后他迈开步子,一溜烟的逃了出去。

 

“歌仙!!!歌仙歌仙歌仙!!!”

“干嘛?梦想破灭了吗?小姐姐拒绝了你的求婚吗?”

“你咒我了吧!?”

“我要是能咒你,你早就死一百回了好吗?怎么?真长残了?我就说嘛,梦境这种东西都是会把人美化的,你也别苛刻了,要是差的不算太多……”

“不不不,这不是长残不长残的问题啊!她……不对,他……这、这个……”

“哪个?对方没有长成童颜巨乳的漂亮姐姐吗?”

“那明明就是身高八尺的童颜巨汉啊!!!”

“啊?”

“发生了什么!你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我不在她身边的这几年里她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嗯……基因突变?”

“核辐射能把人变成这个样子吗?”

“不能,我说着玩的,你确定你没认错人?”

“认错……啊啊对了!”

青江捧着小手机,恍然大悟。

“原来是认错了啊,谢谢歌仙!我懂了!”

“祝你好运。”

得到了友人祝福的青江唰的一下从草丛中站了起来,理了理头上的叶子,目光坚定的再度走向了面前的三条宅邸。

 

之前逃出来的时候门并没有关上,所以这次青江直接跑了进去,他一路走到刚刚的庭院那儿,穿着绿和服的男人还没离开,正捧着他刚刚扔掉的伴手礼不知所措。

“哎?青江……青江君你又回来了?刚刚是怎么了??”

“你有妹妹吗?”

青江径直跑到男人的面前,垫起脚尖想尽可能缩短与其之间的身高差。

“哎?”

“没有妹妹也没关系,姐姐呢?你有几个姐姐?”

“没有啊,我们家全是男的。”

“骗人,我刚刚还在大门口看到一个呢,穿蓝衣服……啊对,就在那里!”

他伸出手,指向正在庭院里剪花枝的蓝衣美人,不久前才为青江开过们的家伙感受到了他们俩的视线,抬起头来回望了一下。

“这不是你姐姐吗?”

“这……”

不等面前的小石做出回应,庭院里那个漂亮的人就明了了一切,笑着向他们跑了过来,赶在大哥给青江造成更深一步的心里阴影之前,石切丸毫不客气的关上了庭院到客厅的玻璃门,随后拉下了窗帘。

室内一下子黑了起来,如同夜幕降临一样。

“抱歉青江,让你见笑了,我大哥脑子不正常不用管他。”

“你……大哥?常年住在国外的那个大哥吗?”

“对,那是我大哥三日月。”

“然后你是……小石?”

“是啊,你还记得我的小名吗?好久没人那么叫我了呢。”

“你也是……男的……”

“哎?”

“抱歉,你先别过来。”

青江再一次僵硬的退了起来,退到门口后一转身逃了出去。

 

“歌仙!!!歌仙歌仙歌仙!!!”

“要真是男的你就嫁了算了!”

友人似乎也被烦到了,一接电话就吼了这么一句。

“开什么玩笑!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几年不见那个小石姐姐居然长成了男人!还是个比我高比我壮的肌肉男!”

“你就不找找自己的原因吗?可能是你小时候眼瞎呢?”

“我的两只眼睛都是2.0,比你个一天到晚看死书的强太多了,他们家都喜欢穿和服,小时候往身上一穿,我怎么看都觉得……在我梦里他也一直是和服呢。”

“算了吧青江,男人就做朋友呗,谁也没说你们一定要做情侣啊,好了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你在春梦里朝思暮想了那么久的恋爱对象成了男人,你现在一定痛不欲生生不如死死去活来……哎怎么说得让我觉得有点爽呢……”

“绝交吧歌仙。”

“可以,把你这个月的房租交完就走吧,随你浪迹天涯。”

占有住宿条件的歌仙硬气的很,直接就把电话给扣了。

蹲在草丛里的青江叹了口气,又一次站了起来,这次刚一回头,他就看见了那个比他还要高上许多的身影。来人就站在草丛外边,见到站起身的青江后,石切丸温和的笑了。

“我二哥做的凉茶很好喝,带点回去吧。”

男人的怀里捧着一堆的点心,小手指上还勾了一大瓶看着就重的沁凉饮料。

“另外,这个是船饼,不知道你吃过没,是在机场免税店买的特产。身为日本人却在机场买日本的特产,想想也是好笑呢。”

他并没有介意青江的态度,而是贴心的替他把礼物带了出来。

“啊,你拎得动吗?凉茶有点重,要不要我去换个小点儿的瓶子?”

“……你还记得我喜欢喝这个?”

“记得哦,我小时候的朋友也不多,青江是记得最清楚的那个。”

“石切丸……”

“嗯,我在呢。”

男人笑着,空出一只手后试探着向他伸去。手指碰到外套柔滑的布料,再往上是青江的肩膀,见青江没有躲闪,石切丸便放心的将手抬起,摸了摸他绿色的长发。

“我回来啦,青江。”

他向他问好,一如幼时的亲密无间。

 

“你受到的打击有这么大吗……”

歌仙回到家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在沙发上买醉的青江,他的损友几乎瘫成了一滩烂泥,软绵绵的卧倒在歌仙精挑细选的沙发上,手中紧握的杯子里还装着大半杯的橙黄液体。

“你要是敢吐在我的碎花沙发套上你就死定了,我认真的。”

虽然嘴巴凶,但此刻歌仙还是有点心疼的,他跑去厨房给青江倒了杯白开水,想递给他喝却被一把推开了。

“那个真的是石切丸啊歌仙……”

“哎?石切丸是全名吗?”

“嗯……”

“那不听名字就该知道是男的吗!?”

你见过哪个姑娘叫这么硬的名字?

“呜……我以为是那个,不是有男孩子为了好养所以给取女孩名字的吗?我以为他是反过来……”

“你说的那种情况是有,可我没听说过反例,好啦,给我把水喝下去,男人就男人呗,好歹也是你的童年玩伴,做好朋友不行吗?”

“说起来……他确实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很温柔……”

不论是摸我头的感觉,还是记住我所有的喜好这点,全部都没变。

“那个确实是石切丸啊……歌仙,那个跟我在梦里睡了那么多次的,真的是他啊!!”

一想到这点,青江还是忍不住要跳起来。

“我把身高八尺的童颜巨汉给睡了啊!!”

“恭喜你,真是太厉害了。”

歌仙一边说一边举起好不容易从青江手里抢来的杯子,凑到嘴边喝了一口。

“以你这身高来说简直是奇迹呢,嗯??这是什么?这不是酒啊?”

“是凉茶,他哥哥做的,他有两个哥哥,大的那个长居国外,略小一点的留在国内照顾他们。小时候我也曾以为,会有那么柔软的长头发,又会做饭又会做点心的一定也是女孩子……当然,听到声音以后就发现不是了。”

“哦,那看来你的性别认知从小时候开始就已经不正常了。”

风雅诗人说着就将那最后一点茶水喝了下去。

“需要给你介绍心理医生吗?”

“不要把我说得像有心理疾病一样,那个时候还小,很正常的好吗?你对小孩子的要求是有多高啊。”

“好吧好吧,那给你降低点要求吧,放心青江,我这就给精神病院打电话。”

“你这叫降低吗??”

“我只是希望你明天可以不在家。”

“哎?”

青江扑到房东的身边,盯着歌仙看。

“为什么?明天怎么了?是什么好日子吗?”

“我要见网友,所以你给我出去,不然的话真送你进去。”

“哎呀哎呀,厉害了啊我的歌仙,你要去见那个一直在网上跟你聊星星聊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理想的网友了?”

“是啊,虽然他的见解都不是太深透,文笔也比较稚嫩,可是却愿意好好听我的讲解,我觉得他是个非常有教养和天赋的人呢。与他神交这么久,我一直想一赌其真容,正好对方也表示想见我,就约了明天来我家。”

“歌仙。”

“干嘛?”

“我抽屉里有套子。”

“留着送给你家小石哥哥吧。”

我才不会做那么不风雅的事情。

“第一次见面就选家里,难道不就是为了来一发吗?不就是为了从神交发展成深交吗??啊我说的深交只是普通意思上的深交哦~”

“我不管你说的是普通意思还是衍生意思,我就是那句话,你要是明天敢打扰我……”

歌仙捧住青江的脸,与他面对面的正视彼此。

“我就把你扫地出门,让你去陪你家恒次住佛堂,听见了吗?”

“听见了听见了,但是歌仙呐……”

青江也毫不示弱的回敬到。

“网路什么的,可是比梦还要不靠谱的呢,你能确定显示屏另一边的就是符合你理想的人吗?”

“无所谓,我已经认定了就是他,不论男女都一样,长相更是浮于表面的东西,有是锦上添花,没也无关紧要。”

“……啊,忘记送你礼物了~”

说着,青江从包里掏出一面彩色的小旗子,插进了歌仙脑袋上的小辫子里。

 

氤氲之色,暖香如玉,和着夜中冰凉的空气浸染着他的全身。

青江躺在水波粼粼的河面上,被那双温暖的大手撩拨的浑身酥麻,点点喘息时不时从他口中泄露出来,却缓解不了他那不由自主的战栗。

啊咧?这是在做什么……

我到底是……在哪里啊……

青江在热浪之中勉强睁开眼睛,一眼就看见了倒映在水面之上的全部景色。

哎?

“哎!!?”

他猛地从梦中惊醒,蒙着被子就坐了起来,把前来喊他起床的歌仙都吓了一跳。

“你干嘛??喂喂喂??还好吗?”

歌仙纠结的向那团裹着被子挣扎的不明物体伸出手去,勉强才将束缚在外边的那条空调被给掀掉。

随后他就看见了更加惊悚的青江。

友人平时柔顺漂亮的绿色长发此刻乱七八糟的蒙住了青江的面孔,吓得歌仙差点一口气没接上来。

“是cosplay吗?你要去哪里扮演伽椰子吗?”

“……歌仙。”

“怎么了???”

“如果我跟一个身高将近一米九的男人在床上搏斗……你觉得我胜算有多少?”

“……我还是给你去拿套子吧。”

“就不能考虑给我防身武器吗?”

“这个就是防身用的,比其他任何的效果都要好。”

“我要咒你今天约会失败。”

“谢谢,你最近这么衰,许的愿望肯定都是反着来的。”

歌仙毫不客气的把青江从床上拖了下来,揪着他打理一番就把他赶出了门。

 

青江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暑期工,离开居所后还真有点不知去哪儿为好,他原本想着去学校四处晃晃,结果都走到了门口,却发现学校因为要清点一学期的残留物品而暂时闭校了。

“不是吧……难道真被歌仙说中了?我最近运气很衰吗?”

青江无奈的感怀起自己的运势来,他行走在荒无人烟的小路上,沿着学校的下坡路跑得飞快。

“要不要驱个邪什么的……啊对了对了,附近好像是有神社来着的。”

从大学通道的尽头那里转个弯,走进一边的山路里要不了多久就能见到一座荒废的神社,虽然是荒废的,但青江觉得向里面投个硬币意思一下,说不准反而更容易让神明听见他的祈祷。

他穿过有些歪斜的鸟居,走过杂草丛生的台阶,最后来许愿的钱箱边,摇动绳子以后闭上眼睛许起了愿望。

“嗯,希望可以时来运转!”

说完,他向着钱箱投出硬币,但没想到那处于正上方的小窗突然开了,被他掷出的硬币也没砸准钱箱,而是不偏不倚地砸到了突然现身的男人身上。

“哦呀?青江?”

石切丸跟他一样面带惊愕,许久才回过了神,他将掉落在窗框边上的硬币拾了起来,递还给他。

“许愿顺序不对哟。”

“哎?”

“等我一下。”

突然出现的男人打乱了青江的全部计划,他原本打算扔完硬币随便许个愿望就跑,现在却莫名其妙的开始上起了与神之事有关的民俗课。从小小神殿里跑出来的石切丸带着青江认真的过了一遍拜谒的全部流程。从摇绳的角度方向还有次数,到投硬币的方法,还有最后许愿时的噤声和拜谒手势,他都认真的给青江讲了过去。

就像小的时候,认真而又专注地告诉他,睡觉时要将四肢全部好好的收进被子里一样。

“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直到最后,青江才想起来问这个问题。

“这里……已经荒废了啊……”

他看着身着神官服饰的幼时竹马,疑惑地问道。

“还没有完全荒废呢,神还在这里。”

石切丸一边说一边擦去钱箱上的灰尘。

“只要整理完了,渐渐又会有信仰的。”

“感觉石切丸……从小就对这种事情很在行呢。”

“哈哈,这是工作啊,等青江毕业了,也会对自己从事的工作熟能生巧的。”

“嘛,那还远着呢。”

“是啊,还很远,所以最需要考虑的是当下,青江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什么?”

太阳已经正正好好的升至了最高点,标志着一天的正午时分来到了,青江确实有些饿,于是没有犹豫的点了点头。他原本以为石切丸会跟他一起去树林外找间合适的快餐店吃些东西,却不曾想,神官洗过手后直接捧出了大小程度让他合不拢嘴的双层饭盒。

“正好,小狐丸做了很多呢。”

“这是一周的量了吧???你要住在这里吗?”

“哎?青江怎么知道?”

“还真是要留宿??”

“整理工作没那么快完成啊,还有,这个只是一天的份,包括早中晚饭哦。”

石切丸说着打开盒盖给他看,被划分为早饭的那一块已经空了。

“好嘞,这一半是青江的。”

男人将青江最喜欢吃的几样挑了出来,大方的划拨到了属于他的范围内。

“剩下就是我的啦。”

“我吃掉了,晚上你吃什么?”

“我还有额外的点心,而且这样的饭盒我带了三个呢。放心不会坏的,后面有小溪,可凉了,饭盒放在里面比冰箱还保险。”

“你也太拼啦。”

青江说着,坐到了石切丸的身边。

“不过也是,好像小时候就听你说过,你长大了要去神的身边……石切丸的身边是有神存在的呢。”

“你对小时候的事记得也很清楚啊。”

“嗯……我记得很清楚,只是搞错了最重要的环节……”

“啊?”

“其实我一直以为你是女生。”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青江索性直接把自己的误会说了出来。

“哎??”

“都怪石切丸小时候一直穿和服啦,还留那么让人误解的娃娃头,我辨认不出来。”

“哎……”

“有些时候我会梦见你,但是梦里面你都是女孩子,虽然跟现在一样很高,也穿和服,但我都把你当女生看。”

最后,那些异色的梦境他没说出来,因为光是讲到这里,对面的男人就一脸惊异,克制不住的握住了青江的手。

青江原以为他会生气,但没想到对方说出的完全是意料之外的话。

“真巧啊,我也是。”

石切丸捧着青江的手,不仅没有生气,反而非常高兴的样子。

“其实我也一直以为你是女孩儿呢。”

“哎??”

“青江小时候也是长头发,梳着辫子,我一直以为只有女孩儿才会梳辫子,而且你眼睛那么好看……”

“哎……”

“离开以后,我也时不时的会梦见你,梦里你随着时间渐渐长大了,跟现在一样,只是没想到你会是男孩,从数珠丸先生那里听来的时候,我一开始还不敢相信呢。但是一看到你,我就知道,没错了,这就是你,是我梦了很久的青江。”

“……石切丸。”

“嗯,我在呢。”

男人又一次说出了这让人安心的句子,但是青江并不安心,他一点也安不下心来。

“你说实话,你在梦里面上过我吗……”

“哎???”

石切丸犹豫了一下,只这一瞬间的犹豫就让青江从他的手里挣脱了开来。

如同那天在三条家时一样,青江僵硬地站起身来,僵硬的向后撤退,拉开一定的距离后转身就逃跑了。

 

青江一路不停的奔回了歌仙的小公寓,跑到门口才想起来喘口气,他拿出钥匙打开房门,想跟室友说一下自己今天了不得的巧遇时,一进去就发现自己忘记了重要的事。

歌仙有交代过他自己今天要约会,而他现在明显是回来早了。

更神奇的是,歌仙说他要见的网友只有一个,而现在坐在他家客厅里的外人,有三个。

两大一小,小的那个让人禁不住怀疑他有没有上小学,而那两个大的……

一只苍蓝色的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似乎是在念经,另一只粉红色的则坐在歌仙的旁边,安静的削铅笔。

咦?为什么要削铅笔?

“青江你……你回来了啊……”

歌仙面色并不是太好,但貌似原因并不在他,从风雅诗人额头的冒汗程度来看,早在青江返程之前,他就是这么个状态了。

“什么情况?为什么来了三个?哪个是你的小情人啊?”

“喂!?”

青江话音刚落,坐在歌仙身边的粉毛就迅速将手中的铅笔调转了方向,被削得又尖又细的笔尖径直朝歌仙的喉咙戳了过去,歌仙连同椅子一起猛地向后退了一大步,这才堪堪躲过那不妙的凶器。

“抱歉,手滑了。”

梳着公主头的粉红男人笑着看了青江和歌仙一眼,收回手,继续用美工刀将铅笔削成更加锋利的形状。

“……没事。”

歌仙缓缓的将椅子挪回去,更加的汗如雨下,而坐在桌子对面的蓝发小男孩此刻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认真地向青江打招呼。

“您好。”

他鞠了一躬,脑袋上的两撮头发跟着抖了两抖,很是可爱。

“您就是歌仙先生的室友吧?常常听他提起您。”

“你是……小夜君?”

“是的,这是我的哥哥们。”

他指了指打坐的和削铅笔的,两位兄长听到弟弟的介绍,步调一致的抬起头来望了望青江,一个眼神淡然像无机质的冰块,另一个则危险的比起他手中的铅笔有过之而无不及。

“因为我太小了,哥哥们不放心我出来见网友,所以就请他们陪同了,抱歉。”

“嘛……你真的是小夜君?”

“嗯。”

“这么小上网没问题吗?”

“嗯,认识了很好的歌仙先生,他什么都会教我。”

“这样啊……歌仙?”

青江从口袋中掏出电话,征询了一下友人的意见。

“需要帮你报警吗?”

“哎?不可以!宗三先生他只是……只是手滑罢了!我也没有受到伤害,不用了……”

“你搞错了啦,我是在为你着想啊,自首的话,猥亵幼童罪应该是可以轻判的。”

“信不信我把你赶出去?喂喂喂宗三你那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喂!?喂不要真的报警啊!!!”

青江在一片混乱中找到了自己昨天刚买的小彩旗,他送给小夜,还亲昵地摸了摸他的头。

 

当天,青江毫不意外的被歌仙赶了出去。

房东这回真气得不轻,青江估摸着自己两天内是回不去了,他原本打算去老家找恒次,但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快要到黄昏了,现在去车站,到了再买票等电车回乡下,到家怎么着也得很晚很晚,青江在前往车站的路上一直考虑要不要狠狠心砸钱打的士,不经意间又经过了中午时分他逃脱的那个路口。仿佛被看不见的什么指引了一样,他只是就那么抬头草草看了一眼,提着便利袋,穿着神官服的男人身影就又一次映入了他的眼帘之中。

“啊……又见面啦。”

石切丸也发现了他,向他招了招手。

“这么晚了要去哪儿?”

“嘛……被房东赶出来了。”

虽然白天的事还是有些尴尬,但青江转念一想,自己的梦似乎也没好到哪里去,干脆两相抵消算了。

“有地方住吗?”

“正在考虑要不要回老家找恒次,有点晚了。”

“从这儿去车站就要花将近两个小时吧?然后再坐新干线……太晚了点呢。”

“是啊,所以在纠结。”

青江靠近石切丸,打量了一下他手中提着着的袋子,里面装了满满的清洁工具,还有除草用的小型镰刀。

“真打算一个人整修吗?要过很久才能处理好吧?”

“没关系,可以慢慢来。”

石切丸说着,从袋子里掏出了一盒还冒着凉气的牛奶布丁,递给了青江。

“考虑好了吗?如果要回家的话得赶快了,我打电话让小狐丸开车过来送你吧。”

“哎?那也太麻烦啦。”

“不然的话,你得十点多才能见到数珠丸先生,不是也很麻烦吗?”

“嗯……”

这抉择有点难,青江一边想一边拆开了布丁的盒子,才挖一口就听见了石切丸提出的第三个建议。

“或者……今天晚上在神社凑合一下?主殿我已经打扫出来了……”

他的竹马之友在向他发出邀请的时候,语气轻轻的,没了先前的那番稳重与温柔,反倒是不大自在了起来。石切丸的侧脸正对着太阳西下时的光线,晕出的一圈光晕使得他看起来宛若神明。

而存在于青江记忆中那个小小的,穿和服的孩子,也曾在他独自在家的时候,背对着昏黄霞光向他伸出过小手。

 

来。

如果是独自一人的话,青江可以到我身边来啊。

 

独自一人……

不就是现在这个时候吗?

 

“你有准备床吗?”

“有被褥哦,虽然只有一套啦,不过我可以用垫子凑合一下。”

男人对于他的同意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欣喜,他带着青江走进那条小小的山路,沿途在两边洒上刚刚买来的花种。

“大概秋天就能长出来了,到时候两边都是花,中间的路就算建好了。”

“这条路是不是有点偷工减料?”

“越自然的东西神明会越喜欢哦。”

“神明也太容易满足了。”

“容易满足是好事呢,我也是。”

“我记得你小时候,只要送简单的糯米团子给你你就能很高兴。”

“哦呀,青江这不是也好好的记着关于我的事吗?”

“没办法啊,印象太深刻了,有一次我偷偷把家里的曲奇饼拿给你吃……”

“哦对呢,我一个不剩的全部吃掉后跑去你家里道谢,跟你妈妈说她做的软曲奇特别好吃,结果把她吓了一大跳呢,哈哈。”

“谁知道那个女人会把没熟的曲奇面团放在烤盘里啊……做好了东西就及时烤掉啦,结果让我拿着生面团去送人哎。”

“不过真的很好吃,在我的印象里。”

石切丸带着青江,在夜色彻底降临之前顺利回到了神社,主殿如同男人所说已经清理完毕,干净整洁的被褥放在一旁,铺开摊平,安置上枕头和被子,全部流程要不了一分钟。为了迎接青江,石切丸大方的开了准备第二天吃的便当盒,将里面的美味食物一股脑的划拨给了青江。有些是小狐丸做的,味道跟童年记忆里的别无二致,其余也有石切丸的作品,分量足调味简单但吃到嘴里就是有着舒服的满足感。天黑下来的时候歌仙有发过一条短信,问他是不是回去了老家,青江只告诉他自己找到了住宿的地方后便将手机扔到了一旁,他倚靠在主殿内的柱子上,看着门外渐渐挂起白色的月亮,而他所熟知的男人坐在他的身后,用美工刀将白纸裁成工整的条状,串成好看的条形安在木棍上。

说晚安的时候,石切丸看着青江把身体全部缩进被子里,不由得笑了起来。

“你还变本加厉了啊?我可没说过连头也要塞进被子里啊。”

“不夸我听话吗?”

他闷在里面,就连声音都是闷闷的,但是跟之前一直以来的紧张不同,青江现在是完全放松的状态,他躲在薄薄的被子中,团成一个小小的团,就差没滚来滚去了。

“不觉得热吗?虽然林间是比较凉的,但是好歹把脑袋露出来透透气啦。”

“要说热的话,我觉得石切丸的样子更热哦?你穿那么厚的和服呢。”

“我习惯了,而且其实宽松的衣服是很穿风的,并没有很捂人。”

“想脱你的衣服都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哎?要脱吗?”

“嘛~”

我在梦里都脱过你很多回了哦。

青江在心里恶意的吐槽。

“不过呢青江,有些时候是不用担心的,有些情况下就算手脚伸到了被子外边,也不用担心会被黑暗中的怪物咬掉哦?”

“咦?是吗?”

“是啊,就是在你……身边还有别人的时候。”

暂时没有睡意的青江从被子里探出脑袋,看着只穿了单薄里衣的石切丸,对方明明背对着月亮,那双紫色的眼睛却仿佛在微微闪光。

他甚至能从中清楚看见自己的脸。

“当你不是孤身一人的时候,就放心大胆的睡吧,夜中的怪物不敢出来找你的麻烦,因为他还要顾虑另外一个人是不是醒着啊。”

紫眸中的脸越来越清晰,清晰到最后,青江看见自己异色的双瞳,在那潭紫色的湖水中闪烁如倒映下来的彩色星星。

石切丸不知不觉间凑近了他,在近到危险的距离下摸了摸他散落下来的头发。

“我曾经很多次的梦到青江,梦见我好好的陪着你,在你身边看着你进入梦乡,聆听你的呼吸确认你是否睡得安稳。”

而在你真的陷入沉睡以后,我就会从深沉的梦中醒来,回到你不在我身边的现实之中。

“今晚我应该会做个好梦,因为我很清楚,这次醒来以后,青江依然会真真切切的在这里,你存在于我的周围,没有比这更能让我安心的了。”

所以啊……要不要试一下呢?

石切丸替他把被子拉低到胸前,躺倒在他的身边。

“试着用你最舒服的姿势睡一觉吧,跟你保证。”

绝对不会有事哦。

 

是夜,青江刻意的将手和脚全部伸到了被子的外边,自由得无拘无束,甚至恨不得连被子也一起掀掉。后半夜稍稍有点凉,半梦半醒之间,就在青江纠结着要不要起身把被子拉上来的时候,紧邻着他的身边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声音,神官醒了,看了看他的状况后小心翼翼的替他盖上了被子。

青江蜷缩在温暖的薄被里,悄无声息的笑了起来。

 

“啊啦,你居然没进监狱?”

“呵呵,你居然还活着呢。”

第二天一早,青江没吃早饭就先回了家,跑进那栋小小的公寓楼,来到熟悉的门牌号前打开房门,青江一眼就看见了脑袋上插着小旗子的小夜,还有坐在一边捧着书卷的歌仙。

“这么看起来,你是通过家长关了?准备养到成年就领证吗?”

“只是家教而已啦!家教!之前跟小夜在网上聊天的时候我就发现他很容易写错别字,当时还奇怪呢……啊不过,以你的年纪来说已经做得很好了哟,小夜。”

“嗯,谢谢歌仙。”

小朋友坐在椅子上晃着小腿,虽然跟他那个蓝白色的哥哥一样表情不多,但青江能感觉出来他很高兴。

“你呢?是怎么回事?昨天晚上睡哪儿去了?”

“我恋爱了歌仙,准备同居一段时间。”

“把抽屉里的那玩意儿带走吧,祝你性福。”

“抽屉里的什么呀?说清楚啊歌仙,不然我不知道要带什么哎~”

“……走好不送。”

捧着诗集的教书先生不再理他,由着青江乱来,直到那只菜粉蝶拎着一堆的生活用品出了家门,他这才回头看了一眼,算是送别。

“真是让人操心的家伙,别撑不了几天就被甩了。”

“青江先生人很好,一定不会的。”

“乖啊小夜,千万不能被表象给蒙蔽了,要看到更深层次的东西,知道吗?”

“唔……”

“他向来都是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家伙,不管我给他什么劝告都不肯听,一点都不符合好人的标准。”

“但是青江先生很听话的把你抽屉里的东西拿走了啊。”

“啊是吗,他还真拿了……”

哎?等等……

“我的抽屉?他刚刚翻的是我的抽屉??”

歌仙说着就看向了自己的房间,他的储物柜里已经空无一物,昨天刚刚为了小夜而采购的零食没一包剩下。

“那个混账!!!”

“混账?那是什么风雅的称呼吗?”

“咳咳……不、不是,算了不说了……”

“嗯。”

“一会去超市好不好?”

“好。”

小夜说着,小腿踢得更欢了。

 

青江带着简单的生活用品和一堆从歌仙那儿搜刮来的零食,赶在正午之前回到了神社。石切丸的新御币已经做完了,正放在太阳底下晒着,等着做最后的处理,看到青江抱着东西跑回来的时候,神官也并不意外,笑着过来接走了他手里的东西。

“你要在这儿陪我吗?”

“陪你?我可没那么闲啊。”

青江跟着一起走到昨晚睡过的主殿里,看着石切丸将他的东西跟自己的放在一块儿。

“我还想打个暑期工呢。”

“是吗?准备找什么样的工作?”

“帮死板神官一起打扫神社的话,工资能拿多少?”

“嗯……这个得看青江要多少了哦?”

“我来定吗?”

“嗯,交给你。”

“那我全部都要。”

他江观察着男人的反应,看着男人在听到回答的瞬间抬起头来,脸上挂着和小时候一样傻傻的表情。

“全部哦,关于石切丸的全部,我都想要。”

傻傻的,但是又单纯得可爱。

很快,石切丸反应了过来,男人缓缓走近他,一把将青江抱进怀里,出声应允。

“好。”

 

那就把我的所有……

全部都送给你。

 

 


评论(55)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