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基本上所有的ao3链接都补完啦!微博打不开的话请在良好的信号环境下大力戳ao3(*°∀°)=3
如有遗漏欢迎私信(〜 ̄▽ ̄)〜

【乱浦】定亲前请三思哦~

忘记 @春日泽 了!!!客官你要的乱浦!

跟人告白的时候要把胖次交出来才是正确方式啦!!(滚)

别问我第二个老师是谁,该是谁你们自己去想吧 ⁄(⁄ ⁄•⁄ω⁄•⁄ ⁄)⁄

没写过的cp,ooc什么的不负责哟_(┐「ε:)_

啊还有,今天晚上还有别的事!记得来看哦!

刚刚错别字太严重了……咳咳不好意思


对于浦岛虎彻来说,他很少能看见深夜中的世界。

身为虎彻家族的少主,他从甫一出生就接受着所谓的精英教育,每日每夜,全部的生活作息时间都是严格按照《虎彻家族一日流程规划》来进行的。据说这是虎彻家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家族守则,要想改动的话还必须得全部的虎彻大佬到场开会,提出申请,过三分之二票同意才行。

在那本厚厚的流程规划里,排在第一页的就是未成年时的作息时间表,清清楚楚地写着9点睡觉6点45起床。

生长在优渥的环境中,浦岛从小的睡眠质量就特别好,一上床就能睡死过去,也从来不会有人来打扰小少爷的休眠,所以一直到今天以前,晚上9点后到凌晨6点45分之间的世界,对他来说就是一片空白。

不过现在似乎刚刚过了十二点,到底该说是昨天还是今天呢?

“想那么多做什么?反正这一晚还没过去啊。”

“啊……说得也是。”

浦岛看着面前这个在他房间内翻箱倒柜的女孩儿。

女孩留着长长的头发,没有像家中那些年长的女佣一样将头发盘起来,而是就这么柔顺的任由其挂落在肩上,有点像浦岛的二哥蜂须贺,只不过蜂须贺的头发是稍稍偏淡的紫色,小姑娘则是橙黄,即使在夜晚都闪闪地发着光。

蜂须贺有些时候会把长发束起来,浦岛觉得面前的女孩如果把头发束起来一定也很好看。

还有,如果她能更温柔一点就好了。

至少别把自己绑在床上就可以了。

“那个……你到底是想找什么呀?”

“老师说要找到虎彻二当家的虎皮内裤……哎呀烦死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抽到这种作业题目啦。”

女孩似乎很苦恼的样子,但被她绑在床上的浦岛更加苦恼。

“你找错地方了啊……我二哥的房间不在这里。”

“嗯……从你这里偷一条裤子回去复命不行吗?”

“大小不对吧?”

而且我没有虎皮的款式……

不知道蜂须贺哥哥有没有……

“你要是真想找的话,我带你去我二哥的房间?”

“你逃跑了怎么办?我好不容易才潜入进来的。”

“我现在大喊一声你照样会被抓住哦?”

“要把你的嘴巴堵起来吗?”

“拜托了……请别……”

浦岛还从来没受到过这种待遇,就算蜂须贺有时候会责罚他,也从来没对他用过绳子。浦岛在睡梦中没来得及反抗就被捆了起来,挣扎一番后还发现捆他的是条带蕾丝边的绳子,顿时就让他连挣扎的勇气都没了。

他很害怕女孩真的会说到做到,从口袋里掏出一条粉粉的Kitty手帕塞他嘴里。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我真没有你要的那种衣服啊,谁会穿那么羞耻的款式啊……”

“哎?很羞耻吗?老师说在他年轻的时候可是很流行的呢,穿着虎皮比基尼上街什么的。”

“你老师是活在哪个世纪的人啊??”

“嘛,反正比我们大呗。”

女孩终于翻完了房间里所有的柜子,确认没有任何跟虎皮有关的东西以后,一双大眼睛死死的盯上了浦岛。

“为什么啊,你们不是虎彻家吗???”

“谁规定虎彻家就必须有你老师说的那种东西了啊……我的名字还叫浦岛呢,但长这么大了都没去过海边。”

“浦岛和海?”

“听说海里面有龙宫城呢!”

“哈哈,那你要去吗?会变成老爷爷回来的啦。”

“就算那样也想去,但是现在不行啦,守则上说了,未成年以前不准离家太远。”

“那是什么东西?听起来好死板。”

“嘛……”

“唉……不过现在也没空管你的事啦……”

女孩一下子想起了自己的作业,顿时就跟泄了气似的,没精打采的扑到了浦岛的床边。

“我要不及格了,要被老师挂了啦……”

“我觉得出这种题目的老师问题更大吧……话说可以先把我放开吗?”

不以这种方式见面的话,我觉得这初遇还挺浪漫的……

“嗯……我在想啊,”少女抬起头,趁着月色打量了一番被她先手逮住的浦岛,“如果把你带回家去的话,是不是多少也能证明一下我的实力呢?”

“哎?”

哎哎哎!?

“你还要绑架?!”

“噗,逗你的啦!”

赶在浦岛真的呼救出声以前,女孩噗呲一下笑了出来,她解开捆住浦岛的绳子,随后灵活的跳到纸门前,门被拉开的同时倒进了一地的纯白月光。

“再见啦,下次再见~”

说完,她便跃进了夜色之中,这是浦岛第一次没能睡到天亮,也是第一次审视漆黑的深夜,而掺杂在其中的那个娇小的身影并没有因为背景的黯淡而模糊,反而在月亮的照耀下更加清晰了起来。

 

“哦,粟田口的孩子昨天晚上来找你玩了?”

早晨吃饭的时候,蜂须贺听着浦岛的描述,并没有很惊讶。

“这是他们家的传统,布置下来的作业十有八九是跑到我们家来拿些没什么大用的东西,一期也跟我打过招呼,反正来完成任务的都是小孩子,不需要多计较。”

他给浦岛的碗里多夹了块鱼,接着突然想起了什么。

“等等,这次跑到你房间去了??这可有点过分了啊……”

“哎?啊还好啦。”

浦岛没把自己昨天晚上的遭遇说出去,既然涉及到粟田口,那两家还是以和为贵的好,而且昨天晚上的女孩也确实可爱的紧,现在光是一想起来就让他的胸口犹如小鹿乱撞。

“我们玩的很开心,也没发生什么其他的事,就当我难得一次晚睡吧。”

“你还在长身体,睡眠不足可不行,而且他们以前都是只去仓库厨房随便拿点小玩意儿就行了的,再不然就是去阿姨们的卧室捣个乱,还从来没这么放肆过……啊,不过听说不久前换了个老师。”

蜂须贺说着,捧起自己面前的碗又夹了口饭。

“可能是教育方针变了?但不论怎么说,在其他地方闹就算了,打扰你睡觉可不行,我一会儿给一期打个电话。”

“不用不用,我睡眠什么的很好,没事啦,电话就不要打了,万一一期先生处罚那个孩子怎么办……”

但那个老师问题真的很严重,最好还是换掉吧……

他在心底嘀咕了一句,可没敢说出来。

 

有些时候,浦岛会觉得自己的性格跟长兄长曾祢一样,得过且过,没吃大亏就不过多计较。因为比起自己的得失,他们俩都更害怕惹上更大的麻烦。但蜂须贺就不同,他是有可能认死理认到底的类型,如果告诉他有人觊觎他的虎皮内衣,那二哥搞不好赶在吃中饭之前就能征集完人手,然后一窝蜂的杀到粟田口家去。

想想就可怕……

不过二哥真的有虎皮的衣服吗???

这个问题困扰了浦岛一个上午,最后他匆匆吃完午饭,找了个借口溜了出去。市中是灰色地带,不属于任何一个黑市家族,而就在这个说不上危险还是安全的地方,住着他孤身在外的大哥长曾祢。

长曾祢的身份有些特殊,他不像蜂须贺与浦岛那般名正言顺,所以在成年之后就离开了虎彻家,居住在外,从不回来。浦岛一直清楚自家大哥二哥之间的尴尬,但他还是喜欢往大哥那儿跑,没法跟蜂须贺说的话,在长曾祢那儿总是能说的。

虽然每次,长曾祢都忙得很,几乎没空理他。

“大哥你什么时候回家?”

“这个……”

“你到底还回不回来了啊,二哥一个人也挺孤单的。”

“唉……”

“大哥我好像又长高了哦?”

“好,长高了好……”

“二哥也长高了。”

“嗯……”

“我有喜欢的人了。”

“嗯?”

埋首于工作的长兄终于抬起了头,看了看坐在对面一脸认真的幼弟。

“不错啊浦岛,认识多久了?谁家的姑娘?叫什么?”

“居然是先问这些吗?如果是二哥的话一定会教育我太早了哦?守则上写的可是未成年之前不准谈恋爱。”

“守则什么的,那都是几百年前的老古董了,除了表面上遵守一下作息时间,别的蜂须贺也不会太当真,守则上还写虎彻当家每天都必须穿那件闪瞎眼的金色盔甲到处跑呢,你有见蜂须贺天天穿吗?”

“重要节日什么的会穿啦,不过他平日里的穿着也够闪瞎眼的了……”

“就是啦,大事件的时候意思一下够了。所以呢?对方叫什么名字?”

“名字什么的还不知道……”

“不知道就要问,不然你二哥连该帮你找谁都不清楚。”

“你的意思是,我能去跟蜂须贺哥哥讲?”

“当然可以,我觉得没什么问题,他毕竟是你二哥嘛,很多事情肯定都是站在你的角度考虑的,如果你跟他说你有了喜欢的女孩儿,他一定会很开心的感慨一句浦岛长大了,然后乐呵呵的去给你定娃娃亲。”

“真的?”

“嗯,真的哦。不过身为男子汉,跟人家结了亲就要好好的负起责任,不能到时候又说不要,听见没?你要是成了始乱终弃的家伙,别说蜂须贺,我都不会放过你,听见了吗?”

“嗯!”

“那就成了。”

说着,长曾祢又把头埋了下去,继续在电脑上噼里啪啦地打了起来。浦岛看了看大哥认真工作的样子,想想还是又打扰了他一会儿。

“不论是谁家的孩子都可以吗?”

“嗯……”

“二哥他不会介意?”

“嗯……”

“大哥?”

“嗯……”

“二哥有虎皮内裤吗?”

“哈!?”

长曾祢受到了惊吓,差点没把手里的电脑给砸掉。

浦岛赶在大哥回过神来以前,捂着嘴偷笑着跑走了。

 

当天夜里,小小的侵略者又一次跑来了。有了前车之鉴,这回浦岛睡得小心翼翼,没让对方占到一点的便宜。

不过女孩今天也没打算玩捆绑play,什么都没带,只是气呼呼的来找他诉苦。

“我被老师批评了……他说就我没完成作业……”

“就不能炒了那个老师吗?你要是去跟你家哥哥说,老师让你去偷虎彻当家的内衣,一期先生绝对当场就把他沉进东京湾啊你信不信?”

“东京湾是你家用的,我家一般都是沉多摩川的啊。”

“啊……也是。”

不管关系多么的和睦,两个家族的地盘分的还是很清的。

“而且老师布置的题目不是虎彻当家啦,他让我来拿虎彻二当家的内裤的说……”

“有区别吗……”

二哥现在不就是当家吗?

“还是有点的吧……嗯……好麻烦……”

女孩子趴在他的床上,一脸的无奈。

“老师说,再给我两天的时间,还拿不到就要算我这期的课不及格了啦……”

“真就没有把他沉到多摩川的选项吗?哪怕是换题目都成啊……”

“感觉要是要求老师换题目,那不就是在跟他说,这题太难了我完成不了吗?太丢脸了才不要,其他人都能完成的,凭什么我做不到。”

女孩的内心并不像外表那般柔弱,反而要强的很。

“话说之前的老师为什么要辞职?而且你们家找老师的标准是什么呀?为什么会找一个这么奇怪的……”

“嗯?之前的三日月老师不是辞职啦,他被一期哥扔到多摩川去了,因为他想带着骨喰哥哥私奔。”

“呜哇……感觉好悲剧啊,想带着心爱的人远走高飞什么的,结果最后还是落入了封建大家族的手中惨遭杀戮,太可怜了,你家的骨喰哥哥还好吗?”

“很好啊,前几天刚刚过了16岁生日,还收到了三日月老师的礼物,我就知道他不会死的啦。”

“原来比我们也大不了多少……哎等等!?未成年!?”

“唔。”

“你们家找来的老师真的没问题吗??”

“都很厉害啊,现在的老师也挺厉害的。”

“不是厉害不厉害的事……这个……癖好没问题?”

“听不懂你说什么呀……话说那个,今天能带我去你二哥房间看一看吗?”

女孩提出了自己今天的请求。

“我二哥警惕性很高的哦?”

“我知道,我进去翻一翻就好,也没抱什么指望啦……带我去呗,麻烦了!”

浦岛看着对方水波灵动的大眼睛,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不知道现在的指针指在哪个位置,有没有过十二点。

如果过了的话,现在是今天,还是明天呢……

 

他带着小小的女孩穿过走廊,绕过守夜的佣人们,将她送到自己二哥的房门前,最后放手的时候,浦岛轻轻问了一句。

“你叫什么?”

“我?我叫乱啊。”

“乱……那个,我是浦岛。”

“我知道你是浦岛,早就懂啦~”

“那……等以后,我可以出远门了……”

“嗯?”

“…………”

浦岛纠结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红着脸把话咽了回去。

“没什么,祝你好运啦。”

“好!~”

名叫乱的孩子笑嘻嘻的跟他摆摆手,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潜了进去。

 

“昨天晚上,粟田口家的孩子又来找你了吗?”

次日的清晨,蜂须贺脸色不是太好看,他严肃地看着在他面前捧碗喝汤的浦岛,似乎要把幼弟的表面跟内在都给看个透彻一样。

“嗯?昨天晚上怎么了吗?”

浦岛选择装傻,他一滴不剩的把碗里的味增汤喝了个精光。

“有只猫溜进了我的房间,把我的衣柜全给翻乱了。”

“哎?没少东西吧??”

“没有。”

“哦哦那就好。”

反正二哥衣服那么多,真少了一两件他估计也不会记得……

正当浦岛这么暗自庆幸的时候,蜂须贺又补充了一句。

“每件衣服,不论我穿没穿过,我都记得。”

“呃……”

“装里衣的柜子被翻得特别厉害,等我听到声音跑出来的时候,那个小家伙逃的比猫都快。看来这次没找你,是直接找到我头上来了?”

蜂须贺眉头紧锁,似乎是因为昨夜的事而有些耿耿于怀。

“不论如何都得找一期谈一下,连我的卧房都敢进,这已经过分到极点了。”

“二哥你要打电话吗?”

“不,直接去。”

“哎?”

“正好有些别的事情要谈,索性就面对面全部说完吧,可以的话还是希望保持和平,但放任族弟随意闯进别的家族家里,总是要给个说法的。”

蜂须贺将碗放下,准备收拾收拾就走,浦岛却快速地跟他同一时间放下碗筷,从垫子上跳了起来。

“我也去可以吗?”

“你要去粟田口家?为什么?这么突然?”

“……因为大哥说,你会帮我提亲的。”

“哈?”

“定娃娃亲也行!”

“等、等一下浦岛!你才几岁啊!?而且你是要去粟田口家提亲吗???”

“我会好好负责的,二哥。”

少年浦岛一把握住二哥的手,信誓旦旦地向他保证。

“虽然我的年龄还不到,但我是认真的,从第一次见到那个女孩子开始……”

“女孩子??”

“对,粟田口家的小乱……昨天晚上是我带他去你房间的,对不起……可我觉得他只是找件衣服而已,我也知道你很快就会醒的啦,所以才……”

“等等!等等!你说得太快了!”

在蜂须贺眼中,浦岛还是个幼小到不行的孩子,突然比他还快地走向了订婚程序,让他无论如何都来不及反应。

“你想要我帮你提亲??”

“嗯……二哥能同意吗?”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订婚不是过家家,你……”

“我知道,我会负起责任的。”

“你……”

“守则上说未成年前不可以恋爱,但那只是因为担心当事人年龄过小会无法处理关系吧?我已经明白了的,从见到她的第一次起,我就认定是她了,我会好好负责的,以后一定也只爱她一个人,我要带她到龙宫城去!等我们都长大了,一定要带她去海边!”

“……可以是可以……”

“真的?真的吗!?”

“真的……”

蜂须贺看着弟弟那难得认真和祈求的表情,犹豫着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告诉他真相。

“可是粟田口家没有女孩子啊……”

“……啊?”

“粟田口家没有女孩子。”

“……那、那难道不是粟田口的?她……他……她说他叫小乱……”

“乱藤四郎是吗?我知道,确实是粟田口家的。”

“可……”

“他是男的。”

蜂须贺一句话就将浦岛拍死在了沙滩上。

“跟你一样货真价实的男孩子。”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后来,赶到目的地的时候,浦岛站在粟田口家的地板上,真的看到了一群的男孩子。

“啊咧?你怎么也来了??”

他的小乱依旧穿着短短的裙子,混在一堆或大或小的男孩中,笑着向他招手。

“浦岛君来玩吗?”

“我……”

“啊,要不要去我房间玩?来嘛来嘛~”

后方正厅中的两个大人已经坐下商讨家族事项,乱藤四郎则像招呼认识许久的老友一样,拽住浦岛虎彻就去了自己的房间。

“那个……乱君?”

“嗯?昨天不都直接叫我名字了吗。”

“抱歉……那个,小乱啊……”

“是,什么事~”

如同少女一样漂亮的少年微笑着将他迎进来,然后一反手便锁上了门。

“我二哥说……你们家没有女孩子……”

“嗯,对啊。”

“那你是……”

“男孩子哟。”

小乱毫不留情的说出了打击人的事实,接着在浦岛还没缓过神来的时候稍稍的撩了一下裙子。

“不信吗?不信的话要看吗?”

“哎??!”

“哈,骗你的~触摸禁止哦,总之我确实是男孩子,有问题吗?”

“…………”

“我是男孩子的话,就不能跟浦岛做朋友了?”

“没有没有,当然不会……”

“那还会带我去龙宫城吗?”

“哎?你愿意吗!?愿意跟我一起……”

“愿意哦~”

愿意……啊……

浦岛看着面前这个让他一见钟情的人,内心如同初见时一般混乱,扑通扑通的闹个不停。不久前还在纠结性别的问题,现在却因为对方的一句愿意而彻底沦陷,分不清方向。

就、就算是男孩子……男孩子的话……

面前确实是未成熟的少年,与他一样,差不了几岁。

浦岛的内心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他还年幼,不懂取向之类的问题,喜欢的女孩一下子成了男孩,这点确实让他有些懵懂……

而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乱藤四郎走到了他的面前。

“呐呐,浦岛可以帮我的忙吗?”

“哎?什么事?”

“老师把作业难度降下来了哦。”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题目有多变态了吗……”

“他说只要是内裤就行了,有没有虎皮花纹无所谓。”

“就不能请他放弃内裤吗?!!”

“当然最好是红色的内裤,他比较喜欢深一点的颜色。”

“喜欢红色就自己去买啊!!!”

“然后啊……老师还说了哦~他说虎彻家只有两个当家呢。”

乱笑着,与他靠得更近了一分。

“现任的大当家蜂须贺虎彻先生,还有拥有第二继承权的二当家浦岛虎彻君……就是你呀。”

“哎?说我是二当……啊,这样啊,把长曾祢大哥剔除在外了吗?好吧,这么算也没错,大哥确实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他也从来没提过……嗯?”

浦岛看着几乎将脸贴到他面前的乱,在闻到对方泛着糖果甜气的呼吸的瞬间就红了脸。

而更让他脸红的还在后面。

“所以,就说我第一天找的房间没错啦浦岛~”

美丽的少年向他伸出手,勾起了他穿在身上的衬衣。

“能把你现在,穿在最里面的裤子借我一下吗?”

作业记到分了就还给你哦?

 

蜂须贺当时在客厅跟一期商量自家两个弟弟的事。

他找一期本不为此,但既然弟弟提出了请求,为了虎彻家的正牌后代着想他当然选择优先处理弟弟的青春期情愫。虽然浦岛连对方是男是女都没分清,可从见面后两个小朋友的亲昵程度来,蜂须贺觉得没什么问题。

问题比较严重的是一期。

他似乎完全接受不了自己的弟弟被同性给看上的事实,一直强调着弟弟的性别问题并且拒绝联姻,眼见拒绝不了就开始了深入的交涉,两个大人一路从浦岛和乱今后的交往谈到在床上的位置问题,可以说是为了弟弟全豁了出去。

一期和蜂须贺自己都没上过床,就这么在空旷的大厅里努力的为幼小的弟弟争取可能的优势位置。只是讨论声刚入高潮,他们俩就听见了楼上传来的惨叫声。

“浦岛???”

“小乱???”

“不不不那明明是我家浦岛的声音啊!!!”

两个哥哥拼了命的爬上楼梯,用比侍女管家都快的速度冲到了乱藤四郎的房间,一推门就看到了无比骇人的场景。

浦岛被乱骑在身下,衣服和裤子已经被扒的所剩无几。

“哎??浦岛?!这是什么情况!?”

“二、二哥……呜……”

“乱你做什么呢!?太无礼了快从浦岛君身上下来!!”

“哎……还差一点就能把内裤脱下来了啦……”

“怎么可以这样对浦岛君呢?!对自己未来的对象好一点,听到没有?”

一期说着,拽住了一脸焦急的蜂须贺。

“哎呀我家小乱有点太热情了呢,别介意啊浦岛他哥。”

“哈?”

“以后就是亲家了,请多指教哦~”

“……谁、谁要跟你家定亲啊!?”

 

最后什么事情都没谈成,虎彻家的二位继承人反而全部黑着脸回来了。

与之相对的,粟田口家倒是很热心的开始张罗起了与虎彻二少爷的联姻,一期彻底放下了心事,在问过乱藤四郎的意见后更是喜上眉梢,扬言明天就要去准备聘礼。

“一期那个家伙……现在很得意啊……”

“大人的世界好可怕…………”

“给我打起精神来浦岛,你这样还能算是虎彻家的孩子吗?!”

“可、可是……”

“想来求婚是吧……想来定亲是吧……”

“二、二哥你在磨牙吗?”

“没有,我只是在清嗓子……”

蜂须贺即使咬牙切齿,都维持着虎彻一族的优雅和高贵,他清够了嗓子,下一步就拨通了他许久未拨的电话。

“嗯?”

电话那头,很明显的,长曾祢非常意外。

“蜂须贺?你怎么会……”

“今天晚上就给我回来。”

“哈?”

“给我回来。”

“哎哎?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突然叫我回……”

“你到底回不回!?这次要是不回来,你就永远也别回来了!”

“我本来就打算永远也……”

啪的一声,蜂须贺摔掉了手中的电话,他甚少做出这般无礼的动作。站起身来的虎彻当家活动了一下手腕和脚踝,回过头冲着幼弟温柔的笑了。

“乖,早点睡哦。”

“那、那个……二哥……”

“不要害怕,浦岛。”

“唔……”

“无论如何,我一定不会让你在下面的!”

“我压根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啊!!!”

 

不知道蜂须贺做了怎样的努力,总之第二天,浦岛从床上起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带着黑眼圈的长曾祢。

蜂须贺的情况也没多好,眼眶黑黑的,感觉兄弟三人都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浦岛到现在脑子的都是蒙的,他完全想不通为什么厌恶大哥的二哥会主动把大哥拖回来,不过无论如何,虎彻家还是难得团聚了一下,久违的凑到一块吃了个早餐,虽然二哥的表情还是黑得吓人,但浦岛很享受这类似于一家三口的时光,他没有睡好,头还疼得炸裂,但依旧津津有味地将早饭吃了个精光。用过早点,再往后就是主动出击了。

蜂须贺拖着长曾祢,拽着浦岛,又一次赶在中午时分杀到了粟田口家,站在大厅里,看着也准备向他们家而来的一期一振,蜂须贺冷笑着坐到了厅堂之上。

“看来正好呢,一期君也准备来谈联姻吗?”

“哈,正是呢,没想到蜂须贺君会主动前来。”

两个家族当主都是皮笑肉不笑,彼此间的空气很快冷了下来,让一旁的浦岛不由自主地打个冷战。

更凄惨的是长曾祢,他就坐在蜂须贺的边上,冷汗直流。

“我也很喜欢乱那么可爱的孩子,如果能要回家当然是好事。”

“我也是,浦岛君真的非常可爱,如果娶进家就再好不过了。”

“关浦岛什么事?一期君不是想与虎彻家的二少爷攀亲吗?”

“哎?”

一期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蜂须贺再明显不过的用手指向长曾祢,他才明白这到底是何意思。

“你……你居然为了这种事利用自己的兄长?!”

“怎么了?有问题吗?总之虎彻家的二少爷是我,就算是赝品,这种时候也是可以充数的。”

“你自己都说了是充数吧!?”

“那又怎么样?!你不是想嫁弟弟吗?!来啊!我收了!”

“收什么收!我家乱要娶也是娶你们家浦岛啊!”

“请别把这样词用在我弟弟身上!再说了,以后到底会怎么样还不知道呢!”

“你敢赌吗?!敢就定下来,以后随便他们去!”

“可以啊!定就定!”

这些话的信息量太大了,浦岛听着就觉得头疼,他原本只是想谈一场略早的恋爱,结果现在,对象成了男孩子,家长们还要为了乱七八糟的东西而争吵。

可能也不是乱七八糟……

好像事关他今后的未来,但是那种事情,说出来浦岛也是一知半解,完全不知道两位哥哥在说什么,他那同样可怜的大哥好像懂,但同时欲言又止地不敢跟他多说,很是尴尬。就当他揉着太阳穴,想找个借口溜走的时候,一抬头发现乱正趴在楼梯上,偷偷地看着他笑。

“啊,小乱……”

乱藤四郎向他招招手,示意他上来,迫不及待想要逃离兄长们的浦岛立刻忘记了自己昨天受到的欺压,毫不犹豫的就向着心仪的对象跑了过去。

“来,浦岛。”

乱一把拉住他的手,又一次把浦岛带进了自己的房间。

“有东西送你哦~”

“哎?送我?”

“嗯,昨天对不起啦,一期哥和老师都教训过我了,我也反省过啦,所以想送你礼物来道歉。”

等进了房间后,乱收拾出垫子让浦岛坐在榻榻米上,接着就去一边的柜子上取下了他准备的礼物。

“就是这个~你有养过宠物吗?”

被美丽少年捧在手中的,是一个小而透明的玻璃缸。

“哎?宠物??”

“去龙宫城的话,得有乌龟吧~”

玻璃缸内只装了浅浅的一层水,有只不大不小的乌龟舒服地半泡在水中,时不时探出脑袋来张望一下,龟甲上的花纹规则又美丽,放在太阳下似乎能反射出金色的光芒。

“这个,送我吗?”

“对啊,是道歉礼物,还有谢谢你。”

“谢谢我?”

“谢谢你喜欢我啊~一期哥说的,浦岛君喜欢我哦?”

“呃,我……”

情愫什么的终归是情愫,一下子在当事人的面前挑得如此分明,浦岛的脸顿时就红了起来,可否定也没可能,楼下的哥哥们在吵什么内容,他虽不清楚细节但也懂个大概。

乱看着他红扑扑的脸颊,不由自主的又一次笑了出来,他将装乌龟的玻璃缸放在桌子上,转身又去拿了另外一个小盒子。

“刚刚的是道歉礼物,现在的这个就是爱意的礼物啦。”

“还有?”

“嗯,本来想自己做,可老师说我做的话绝对没法穿,于是就带我上街买了一条。”

躺在小盒子里的是一条浅蓝色的沙滩裤。

“特意挑了弹性很好的款式哦,老师说可以用很久,等到以后你可以去海边的时候就穿上吧~”

说好了哟!

“要带我去龙宫城啊~”

宽敞的房间里,两个小小的少年紧贴在一起,狭隘得找不到一丝缝隙。

“呐,浦岛……现在……”

“小、小乱……”

乱将嘴唇轻轻地贴在浦岛的耳边,暖暖地说出了他最后的请求。

“现在……可以把你的裤子给我了吗?”

“哎??”

哎!??

 

最后,被这次惨叫声惊到二楼来的三个哥哥,一打开们就再一次的看到了被乱压在地上的浦岛,还有一脸无辜天真单纯的小乱。

但是哥哥们的呼唤,浦岛已经不想再听了……

算了,不管是嫁还是娶……

不论是东京湾还是多摩川……

“总之把那个老师给我干掉啦!不然我不要啦!!”

被初恋的甜蜜与苦涩折磨得半死不活的浦岛,在倾洒着阳光的地板上捂住乱七八糟的衣服,将头埋了起来。

就跟一边的,那只以后会跟他们同去龙宫城的小宠物一样。

 

 


评论(34)

热度(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