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基本上所有的ao3链接都补完啦!微博打不开的话请在良好的信号环境下大力戳ao3(*°∀°)=3
如有遗漏欢迎私信(〜 ̄▽ ̄)〜

刀剑戏话:秋游的正确姿势

目录:(・□・、*)

突然鹤一期(๑•́ωก̀๑)

对了,有细心的太太指出我之前关于浓硫酸的描写与现实不符合,等回去以后会进行修改(没错我又出去浪了),不过不会影响剧情,万幸……_(:з」∠)_


刀剑戏话:秋游的正确姿势(1)


秋季是个重要的季节。

果子熟透,麦子丰收,可紧跟在繁荣表象后面的是一年之中最难熬过去的寒冬。没有厚实皮毛的怕冷动物们必须进行重要的粮食储备工作。他们得在秋天红彤彤的背景色下将足够的食物藏进洞里,放在家中,以此确保自己不用在今后严寒的天气里外出觅食。

但这只是预设中最理想的情况罢了。

如果食物不够吃了,那不论多糟糕的环境,该出门还是得出门。

动物这般,人类又何尝不是如此……

“来派的消停日子怕是到此为止了吧……”

一期站在自家的后院里,听着鸣狐今天的汇总,跟其它零散的情报比起来,三条怼上来派的消息显得格外重要。

“原本看来,他们是打算抱着那三个御神件就此冬眠的,可少了一个御神件,接下来他们家肯定又要寻人下手……啊不过,即便三日月不出手,我估计来派也忍不了多久,审神者大人上次会议说的话太惹人在意了。”

坐在一期对面走廊上的鸣狐略微歪了歪脑袋,对于小长辈的这点儿举动,一期立刻会意。

“审神者大人不小心将得不到御神件守护会死这一点说出来了……而且同时,她还承认由于灵力的减弱,单单一个御神件可能并不足以保全一条性命,如此看来,来派会再次出动是早晚的事。”

“…………”

“三日月他们只是个导火索,虽然就选择来派下手这一点……我觉得太莽撞了,他还不如来我们家抢呢。”

“若是如此……”

与会的其它家族也应该会有行动。

“没错,伊达组与新选组……这两个散家聚集起来的组织也是麻烦的很……”

“……啊对了。”

提到伊达组。

“鹤丸先生他……”

“不要跟我提他,唯独那个家伙的事我一点儿也不想听。还是先来理清三条跟来派这条线吧,三日月啊……居然宁可去啃来派这块硬骨头也不来找粟田口……”

“…………”

“不过我也知道,他们是没办法。”

三个弟弟都被源氏兄弟拐去了来派大院玩一日游,两个做兄长的不去捧场也着实说不过去。

“源氏兄弟……膝丸的能力真的是很迷啊,他到底是在什么时候查到来派大本营的位置的?居然连他们如何存放御神件都知道,感觉就像是直接听墙角的一样,来派的三个会这么不小心吗?”

“他的气息很难捕捉到。”

“小叔叔也很难发现他吗?”

“嗯。”

不知为何,就是会不小心的忽略掉他,与其说是气息难以捕捉,不如说他根本就是无声无息。

“是吗……总之暂且当他是全天候开启的隐身能力吧,能够让动物、人类这种有意识的视线会不由自主无视掉他的程度。”

再接着,话题转回了来派与三条的上面。

“萤丸君没有有效的解决方法,明石国行和爱染国俊倒是可以击破……那位明石先生的技能,跟萤丸还真是搭呢。”

至少可以让萤丸毫无后顾之忧的撑过各种伤害。

“只是他们之间的交流方式我很在意,不说话的话,单凭心意相通……这八成也是技能特性,有没有可能是萤丸君的二技能呢?”

“我会注意观察的。但是一期……鹤丸先生他……”

“那家伙随便怎么样都好。”

“…………”

“小叔叔你……是在岔开话题吗?你好像很不愿意我提到三条跟来派的事啊?你还好吗?”

鸣狐摇了摇脑袋,但一期还是轻而易举的看穿了他的心虚。

“没事的,小叔叔,你不用介意。”

“…………”

“你向小狐丸通报消息这件事,我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你知道了?”

鸣狐抬起头,看着把一切都挑明了的大侄子。

“那是必须的啊,只要一想就能明白,而且……”

一期掏出自己的手机,笑着指了指屏幕上的邮箱图标。

“就算你把邮件删掉了,我也还是可以通过记忆功能看到哦?下次要记得全部删干净。”

“…………”

“你不大会用手机呢,要不要给你办一个?”

“?”

“作用有很多,发邮件或者是电话聊天,你想跟小狐丸沟通也很容易。”

“……并不想。”

“今天的事,你从发现石切丸他们闯进来派家,到找我的手机偷偷通报,花了不少时间吧?如果再早一点的话情况可能会完全不同。”

赶在萤丸没有破掉那口钟之前,三日月跟小狐丸就赶到的话……

那么搞不好现在,明石国行已经命丧黄泉了。

“那也是个难对付的家伙……两个技能一旦跟萤丸君的愈合能力配合起来,本就不死的萤丸君怕是真的会变成无懈可击……就算好不容易找到了能够杀死他的方法,明石先生也会立刻看出他的承受极限而采取回避……他们家的话,还是采取逐个击破的方式为最佳。嗯,感觉手机确实是有必要的,去买一个吧?”

“…………随便。”

鸣狐沉默了一会儿,最后算是接受了一期的建议,不过他很快就再度抬起了头,好让一期可以看清楚他眼中的疑惑。

“嗯?你觉得我把来派当成了敌人?那不是必须的吗?”

现在,我们的周围,有哪个不是敌人呢?

“说是结盟关系,但仔细想想除了最开始一起小小的试探了一下三条,别的我们什么都没干。这同盟简直可笑。”

表面上如同过家家一般相互扶持,背地里却比其它无关多少的家族算计得更加厉害。

“同盟关系什么的早就破灭了,比起跟那个打不死的孩子结盟,我更想尽快找到他的弱点……他太不可思议了,照理说不可能有如此无懈可击的存在啊……”

“一期。”

“怎么了小叔叔,你想到什么了吗?”

“不是,鹤丸先生他……”

“他到底干嘛了?又去哪里作死了吗?!”

“……他已经开始翻围墙了。”

“呵呵,果然是去作死了,翻的是谁家的围墙呐?”

“我们家的。”

“哈?!”

说时迟那时快,一期凭着本能解下了系在腰间的佩刀,连同刀鞘一起带着沉重的分量砸向了身后的墙头。不知他有没有发动钟摆游戏的概率调整,但反正那只作恶多端的大白鸟刚一露头就被粟田口大家长的招呼打回了地面。

“哟嚯一期!有没有吓……呃啊!!!”

那白色的影子一晃而过就扑通一声掉了下去,光从声音的重量判断就知道摔得不轻,而庭院内,他的大侄子正在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

“死了没?”

情绪调整失败,一期边说边撸起了袖子。

“没有。”

鸣狐小叔叔如实相告。

“很好,我这就去补刀。”

露出温和的微笑,一期也翻过了自家的围墙,身轻如燕,干净利索。

并且准确无误的踩到了名为鹤丸国永的物体。


“哎?我没偷听啊,我这不是刚刚爬上墙就被你发现了吗?”

被揪到院子里来的入侵者光明正大,二话不说就坐到了走廊上,紧贴着鸣狐的身边。

“我来找你们是有事啦,非常重要的事情呢。”

“谁让你坐那儿的?给我下来。”

一期提着自己常用的太刀,像挥教鞭一样将鹤丸赶了下来。

“我说得很清楚了吧鹤丸君?伊达组要是真的有事商量,除了你谁来都可以。”

“光忠很忙的啦!”

“他到底忙什么啊?我也没见你们伊达组有什么大的动向啊他到底忙什么了??”

“忙做饭啊,我们都是长身体的时候哦~”

“…………”

“我现在已经比你高不少了哟一期~”

“你能要点脸吗?你怎么不看看你的鞋跟有多厚啊??就算烛台切先生没空,那大俱利君呢?”

“哎?小俱利?他不会想跟你们搞好关系的啦,还是我更亲切一点哦?”

“你亲切过头了,太鼓钟君过来也比你好。”

“一期我发现你思想很危险啊,你到底是多喜欢小孩子啊,这样是不对的!这样是要被……”

“滚出去!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我话没说完呢,不要打我后背啦!”

鹤丸在院子里躲了一圈,最后大概是累了,索性原地不动站在那儿任由这家的主人打。

“我是来发邀约的,完全是出于友好的目的。”

“邀约?请容我拒绝。”

“你听都没听呢!”

“你看不出来吗鹤丸君?我压根就一点也不想听你说话。”

“这是光忠仔的邀约不是我的。”

“从你嘴里说出来都一样。”

“去秋游好不好?”

“啊?”

一期暂且停下了敲击鹤丸背部的动作。

“去哪儿?”

“发现了非常不错的地方哦?可以欣赏红叶,很漂亮的~”

“这话为什么听起来有种不祥的预感……”

一期有些复杂的看着笑容满面的鹤丸。

“是什么地方?在哪里?”

“秘、密、哟~”

“滚、出、去!”

快点,别逼我揍你的脑袋。

“哎……别这样啊,真的是个好地方,不论游戏多艰难,适当放松总归是好的嘛。”

“在你来我们家之前我一直很放松,只有在看到你的时候才会觉得头大。”

“所以联络感情才重要啊,虽然你觉得同盟关系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可我们家还是很想跟你们家搞好关系的呀。”

“就算是这样,那……嗯?等一下。”

一期看着鹤丸,眉头皱得更紧了一分。

“你不是信誓旦旦的保证没偷听我们的谈话吗?”

“啊……”

“小叔叔。”

一期向坐在走廊上的小长辈挥了挥手。

“这家伙,翻围墙前在干什么?”

“他在围墙外站了大约十分钟。”

“…………”

“我提醒了很多次,但你一直在关注三条,什么都没在意到。”

“鹤丸国永你个说谎精!”

看着又一次乱起来的现场,鸣狐安定的切换回了看戏模式。


“真是的……怎么会有这种人……”

再度将鹤丸扔出了围墙外,一期觉得自己总算是舒了一口气。

“他有好好回家吗?现在在做什么?”

“正在发邮件。”

“还在想什么坏主意?”

“…………”

“也是,发邮件的话你很难看到内容呢……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不打电话,选择发邮件,说明伊达组对于鸣狐的能力短板很清楚。四足类动物的视线很难抬高到那种高度,就算有猫咪可以蹦上大树那也很容易被发现,只要调整好手机角度就可以避免被监测。

还说什么维持关系……果然都是假的,背地里算计的比谁都厉害。

“他还不肯走是不是?看来真是要逼我动真格的了……”

“一期不想秋游?”

“就算想,我也不会跟他一块去,谁知道他会找什么鬼地方。”

“…………”

“小叔叔想去吗?”

鸣狐没回话,不过从他的神情就可以判断出答案。

“小叔叔也很久没出门了呢……好吧,虽然是经由他的提醒,多少有些不甘心……但他说的没错,我们找个合适的地方,一起出去玩一次吧,信浓跟骨喰要不要也去呢……”

“……”

“放心,大家都在一块,不会出事的。”

正说着,远远传来了整齐如一的脚步声,粟田口家的一大群孩子们不知为何全部涌到了鸣狐的房间外,以鲶尾为首的小藤四郎们眨着眼睛将家中年纪最大的两位围了起来。

“明天是要秋游了吗一期哥!”

“秋游秋游!~”

“可以买糖吗?!”

“买糖吧!还有布丁点心!”

“哎?!”

一期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直到被推搡了很久才搞清楚状况。

“你、你们……谁说的?谁说要去秋游了??”

“放心啦一期哥,我会好好记账的!”

“不,博多等一下,这不是记账的问题……”

“小叔叔,骨喰还有信浓可以去吗?可以的吧一期哥……”

“等一下!安静下来!”

一期看着终于不再叽叽喳喳吵闹不停的弟弟们,问出了他觉得最重要的问题。

“谁告诉你们明天要去秋游的?”

“鹤丸哥说的。”

带头的鲶尾对此供认不讳。

“他说的?!他怎么跟你们说的?!”

“用邮件啊。”

鲶尾拿出了自己的小手机。

“他说一期哥已经同意了,叫我们准备好东西~”

“等一下!你、你们什么时候留的通讯地址?!我居然不知道?!”

“鹤丸哥说一期哥不肯给地址联络不方便,我就把我的给他啦。”

“鲶尾你就这么给他了??”

“哎?不可以吗?药研也给啦。”

“药研也给了?!”

“啊,我觉得留个联络方式没什么问题,就给了。”

“你们……”

“鹤丸哥人挺好的呀,他说找了个好地方呢~现在是秋天了,不用怕被晒黑。”

“鹤丸哥说他找的地方,老虎们也可以去……”

“……唉……”

看着弟弟们期待的眼神,一期要不了一分钟就缴械投降,可没等松口放行,他很快就认识到了另一个严重的问题。

“不对!你们喊他什么?!”

鹤丸哥?你们居然也叫他哥哥??

“不可以!他跟我们家非亲非故的,你们这么叫不、不礼貌!”

“哎?我觉得没问题呀~”

后边的围墙上,一个白乎乎的脑袋又冒了出来。

“没关系,我不介意~就叫我哥哥……呃啊!!”

一期的武器再次精准的命中了目标,与此同时他解开外套摔到一边,风一样的杀出去,跳过墙,然后一脚踩到了入侵者的身上。

不过鹤丸国永没那么容易死,所有人都清楚的明白这一点。站在原地的孩子们围着鸣狐,就这么在大哥哥们嘈杂的背景音下憧憬起了明天的秋游。


刀剑戏话:秋游的正确姿势(2)

因为秋游的缘故,粟田口家的孩子们闹腾到了很晚才睡,把一期累得够呛,最后直拖到十二点过才铺好床铺,换上弟弟们送给他的卡通超人睡衣,进入到他自己的休息时间中。考虑到第二天还有一大家子要照顾,自己如果精神不好的话,怕是会很糟糕。

这么想着,一期往手中又多倒了两粒安眠的药片。

他对安定这类药物的依赖性已经越来越大了。

从前只是偶尔,现在吃得却越来越多,药片的类型也在不停的替换,药效不断增强的同时,反应的是他精神衰弱的加剧。

不过,也没必要管那么多……

咽下药片后,一期缩进被子里,很快就闭上了眼睛。

因为我多半是个没有未来的人。

没有未来,随时会死,我除了亲人们,别的都不需要。

半梦半醒之间,一期习惯性的想要握紧自己的右手腕,然而等左手握紧了那里以后才发现,那截露出的皮肤上光滑一片,什么都没有。

啊……对了,我把手链送给骨喰了……

没事,反正是虚假的东西,从一开始就不属于我。

我不需要那个。

我……只是……

“呜……”

一期蜷缩在被子中,不由自主的发出痛苦的悲鸣。恍惚间有人似乎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发,很轻很轻,就跟从前一样。

从前?

啊啊……又是梦啊……

还是个噩梦。

可即便是噩梦,他也选择了依靠。他的梦境跟现实混为一体,杂乱无章,一直到天际泛白,一期遵循着生物钟醒来的时候,他的神志依旧处在含糊不清的状态。

“……早上好。”

一期礼貌的跟坐在他床边上的鹤丸打了声招呼,接着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抱歉等我收拾一下,很快就好。”

“…………”

在洗手间刷过牙洗过脸,一期理了理有些凌乱的短发,回到寝卧中开始找衣服。终于,在他即将把睡衣脱掉的最后一刻,本能促使他猛地回过了头,终于看清楚了坐在他房间里的鹤丸国永。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凌晨四点。”

“我说……鹤丸君……”

你真的没有常识是不是?!

那把太刀的作用已经从武器降级成了普通的殴打工具,只是这次鹤丸没有躲也没有逃,他好好的坐在原地看着一期的怒容,然后举起了手中握着的药瓶。

“你在吃这个?”

“怎么?不行吗?”

一期很想把这个擅闯民宅的家伙拖出去,可鹤丸沉沉的坐在地上跟生了根一样,就是不起来。

“太危险了,戒掉吧。”

“跟你有关系吗?”

“你这根本就不是睡觉。”

鹤丸拿着瓶子,摇了摇里面已经所剩无几的药片。

“你知道我溜进来的时候你是什么状态吗??你那已经是昏迷了,怎么喊都不醒,要是让人知道粟田口的一家之主是这么睡觉的,你还能活几天??”

“所以说!到底跟你有什么关系?!”

清晨的风吹得一期有点凉,但并没有让他进一步清醒,安眠药的残余作用在鹤丸的刺激下反而扩散了开来,让他头疼的更厉害。

“把东西放下然后出去!”

“我不觉得以你现在这种状态可以打赢我。”

“你说什么?”

一期看着鹤丸,鹤丸也在看着他,用略带嘲讽的笑容。

“精神状况糟糕到这种地步,我要杀你根本就是一瞬间的事——”

话音未落,那瓶攥在他手中的药片就被抛至半空,在白色的微光中炸成了碎片。鹤丸跟着准确的节奏,在灰烬落下以前弹跳起身,卡住一期的脖子后借着冲力直接将他摁到了地板上。

“咳!!!”

“你看,我就知道你反应不过来。”

“松开!呃……”

喉咙那里一瞬间的收紧让他慌乱了一下,不过幸好,这真的只是玩闹,鹤丸在让一期明了他所谓的危险状况后很快就松开了手,想要坐回去时看了看因为痛苦而条件反射蜷缩起身体的一期,又凑过去摸了摸他的头发。

“你晕晕乎乎的时候,是不是看见三日月了?”

“…………”

躺在地上的一期没有回应。

“我知道,你肯定看见他了,不过他并不在啊……你对我那个大表哥还真好,他有那么讨人喜欢吗?啊啊说的我有些不爽了呢,要不干脆改变行程去他家闹一场怎么样?他家院子里的枫树也非常不错哦?”

鹤丸给一期拖来了被子,尽可能周到的把一期整个裹了进去。

“当然,我开玩笑的,别被吓到啦。”

“…………”

“也是,你没那么容易被吓到。”

“…………”

“再睡一会吧,我去照顾小可爱们起床,放心!”

“…………站住。”

在鹤丸离去前,一期总算又一次开了口。

“啊咧?还有什么吩咐吗一期大人?”

收到指令的鹤丸立刻往回退。

“被子不够暖?要把你抱回床上去吗?还是需要摸摸头服务呢?”

“……把盖在我脸上的枕巾拿走。”

“噗~”

“别笑。”


一期并没有睡着,不在药物的助力下主动进入休眠,那种情况几乎不存在于他的记忆里。

而且冰凉的地板确实很冷,冷的他没过一会儿就瑟瑟发抖。鹤丸走的时候也没给他关门,太阳升起的时候红光狠狠的刺痛了他的眼睛,综合起来,这完全不是一个睡觉的好环境。

可一期还是在地上躺了很久。

喉咙那儿非常的疼,鹤丸的那一击丝毫没有手软,如果他不松开而选择继续,自己绝对会在那个瞬间被他杀掉。反击,技能发动,一样都做不了,他会被干脆利落的拧断脖子,或者被鹤丸用技能炸的身首异处。

鹤丸国永……到底是想干什么呢……

伊达组也是,完全搞不懂在想什么……

最终,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偷懒够了的一期从地上爬了起来,换好衣服,重新整理过头发,走出房间后不久就看到了伊达组的其它成员。笑着打招呼的烛台切光忠和太鼓钟贞宗,跟一边冷着脸的大俱利伽罗,又过一会儿就是带着大部队出现的鹤丸,老远就跟着弟弟们一起向他挥起了手。

“有两个孩子不肯来呢。”

“骨喰和信浓吗?他们俩昨天晚上就说过了,不愿意出门就不要勉强了……”

“放他们两个在家不要紧吗?”

“没事,小叔叔会随时注意情况的。”

“真的没事?”

“没事,只要三日月一出门,小叔叔立刻就会察觉到。”

“结果只针对大表哥吗???”

“不然呢?”

一期一边说,一边拍掉了鹤丸企图再次摸他头发的手。

“那察觉到以后呢?该怎么做?”

鹤丸试着从多个角度下手。但都被一期躲了过去。

“信浓会保护好骨喰的。”

“小信浓这么厉害?”

“我每个弟弟都很厉害。”

“哦,这样啊~”

“数目你点过了?除了骨喰跟信浓,要是把我其它的弟弟落下了我饶不了你。”

“不会的啦,我都点过了。鲶尾,药研,不动,小乱,小退,小厚,前田,平野,秋田,博多,后藤,还有你们的小长辈鸣狐君,一个都没少哦~”

“嗯……”

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的样子……

一期最后一次耐着性子躲开鹤丸的爪子,一刀鞘拍到他身上以后满意的看了看面前那一堆的孩子。

啊啊……

没什么问题,刚刚一定是自己多心了。

今天的弟弟们也是一样可爱呢。


关于秋游的选址,鹤丸难得靠谱了一次,那个偏僻的小公园游客很少,安静祥和,就连其它地方到处可见四处霸巢的流浪猫狗们都没有,正好空出了大片的地方给粟田口家的孩子们还有太鼓钟奔跑嬉闹。烛台切也大方的带了不少的吃食,足够他们一群人吃上一整天。一期给每个弟弟都买了他们想要的零食,可光忠那边准备的手工点心明显更加美味,就连一期都被那清爽细腻的口味吸引了过去。

“怎么样?我家光忠仔是不是超级厉害?”

“是呢,伊达组最废的就是你。”

“你还真是偏见,我也是会做饭的啊,而且做的还很好。”

“…………”

“别不信啊,你现在在吃的盐渍樱花味道如何?是我做的哦~”

“……还行吧。”

咸味刚刚好,把樱花的香气称托的浓烈无比,一期本想再多吃几朵,可看着鹤丸得意洋洋的脸就皱着眉放下了签子。

“觉得心情舒畅心里高兴的时候,会觉得活着是件好事呢。”

“哦,是吗?”

“比起靠疼痛什么的提醒自己还活着,我更加倾向于用开心的事来提醒自己。”

鹤丸仰卧在枫树下,视线被层层叠叠的叶片染的通红。

“一期是哪种?”

“…………”

“安眠药什么的,戒掉吧?”

“跟你没关系。”

一提到药片的事一期就觉得心烦,他已经吃了那么多年,要断掉根本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鹤丸将其说的轻松简单,更加剧了他心底深处的抵触情绪。

“怎么没关系了??”

“那你倒是说说看有什么关系啊?”

“以后我天天晚上去你房间晃你也没意见吗?”

“你敢!!”

“所以嘛,戒掉吧~”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你又凭什么来安排我?”

“就凭我可以潜入你们家。”

“那边的烛台切先生,管管你们家的人可以吗??”

“他不是我们家的,他是五条家的。”

烛台切明显是见惯了这种场面,一句话就把关系撇的干干净净。

“如果不开心的话,你可以揍他的,一期君。”

“我已经揍累了……”

“哈,那要不要休息一下吃点东西?”

穿着围裙的烛台切将刚刚烤好的一堆蔬菜拨拉到大俱利的盘子里,转身就去包里给一期拿甜点。

“感觉你很喜欢我做的盐渍樱花呢,要不要再来点?”

“你做的?”

“嗯,是啊。”

“你做的?!”

“嗯,我做的。”

烛台切拧开盖子,趁着一期转身去追鹤丸的时候给他的盘子里又放了好几朵。

“哈,年轻真好啊。”

盖上盖子,烛台切微笑着回到烧烤架前,将大俱利偷偷放回去的蔬菜又一次放到了青年的盘子里。

“…………”

“全部吃掉,没得商量。”

“……你不去管管鹤丸?”

“死不了,没关系,他乐在其中呢。”

“一期先生拔刀了。”

“那真是太好了。”

咱们家要恢复宁静了呢。


“你个骗子!!很好啊鹤丸国永,我想起来了,第一次见面你就在骗我!”

“哎?有吗?”

“你骗我你有病!啊不对……你真的是有病!脑子有问题吧?!”

“哼哼,别看我这样,我可是有茶道跟花道证书的,脑子有问题的人能拿到吗?”

“那算什么啊?那种证书三日月都有!能说明什么??”

“说明三条跟五条都注重这种东西啊~别打我了,要打也用刀鞘打啦!”

真的会出人命的!

“喂喂喂?没人帮我吗?你们几个!”

鹤丸向一边围观的药研等人喊道。

“你们大哥都这样了,你们没反应吗??”

“嗯?反应?”

药研听见后,立刻拍了拍手。

“来,准备好,一!二!三!”

“加油啊——鹤丸哥——要努力活下来啊——”

坐在枫树下休息的年长组敷衍的用棒读音给鹤丸打气。

“这样如何?”

“有什么用???”

“加油啊鹤丸……嗝……努力……”

“还混了个压根就没跟上节奏的啊!”

“不用管他,他是例外参数。”

药研说着侧过头去,看了看满脸绯红的不动行光。

“你现在已经发展成喝果汁都会醉的程度了吗?长谷部老爷到底是拿什么养的你?”

“啊~你说什么啊……嗝,药研你……”

“算了我什么都没说,你继续喝吧。别神志不清一不小心对我用技能,我会拿刀捅你的。”

不再管身边瘫成果汁状的小酒鬼,药研跟其它兄弟们继续回过头关注起自家大哥的战斗状况。

“你这家伙真的很讨厌!从现在开始不准再去我家!不准!”

“你晚上磕完药后啥感觉都没有,你还能管我?”

“你!”

“戒了呗~”

绕来绕去,最后还是回到了这个话题上,一期头都大了,看着鹤丸得瑟的身影恨不得直接怼死他,那蹦来蹦去的白色影子在不知不觉间产生了色差,渐渐跟他脑海中深埋的另一个身影重合到了一起。


你不吃药就没办法睡觉吗?

试试看别的呢?听歌怎么样?我给你唱吧。


一期一振在众人的面前忽的停下了脚步,握住刀柄的手心用力,苍白的骨节突出而又明显。


别唱了……难听死了……

哎?不好听吗?

谁会把化作千风当成催眠曲唱啊?!

哈哈哈!


那把太刀在虚无之中连砍数刀,割破不存在的蓝色幻影和空气后被一期收回了刀鞘,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转身就走。

“哎?一期?你就这么走了?”

一期不再管鹤丸,连回复的声音都没有,他向着鸣狐所在的地方走去,头也不回。


啊啊……差点就被骗了……

不愧是表兄弟……骗人的手段都完全一样……

三条跟五条,果然没一个……


“累吗?”

“…………”

鸣狐站了起来,他先一步握住一期的手,小心的将其掰了开来。

“休息吧。”

小小的长辈有些心疼的揉了揉一期手心那一片几乎穿破皮肤的痕迹,同时轻轻的向站在不远处的鹤丸摇了摇头。

不要过来了。

鹤丸原本赶着的步子停了下来,他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一期的背影,最后沉默着离开了。

“天气真好。”

鸣狐拉着一期坐到另一棵枫树下,红艳艳的色彩将他们俩拢在里面,像染色了一样。

“我好久没出来了。”

“抱歉小叔叔……一直让你待在家里面。”

“有你们在就行。”

“…………”

一期不愿意说话,鸣狐也是话少的类型,叔侄之间陷入了沉默,虽然不尴尬,可也没什么意思。

搞不清过了多久,一期突然听见了一个让他熟悉的声音。

“…………开心点啊一期。”

“哎?!”

“难得的出游,这样可不行,会让大家担心的啊!”

坐在他面前的鸣狐提着衣领,将一半的脸埋进了领口中,空出的另一只手上中指无名指与食指指尖相合,在光影之下宛如狐狸的脑袋。

“看,药研他们也在看呢!”

那是一种孩童般的语调,有些奇怪,却让一期无比的怀念。

之前那只小狐狸还在的时候,鸣狐一直是这么说话的。

“小叔叔……”

“嗯!吾跟鸣狐都在!”

鸣狐的手指点了一下一期的额头,让他真的有种被动物舌头舔舐的错觉。

“太消沉就不是一期了啊~”

“啊……对,也是呢。”

一期的手停在鸣狐的手上,想像自己在摸那只小动物的脑袋。

“好久不见……你去了哪里?”

“吾哪里都没去,只是在过去那段时光中多待了一会儿。”

鸣狐垂下了眼帘。

“再等等,吾或许就会回来了吧。”

“真的吗?那太好了……”

“在那之前,一期要好好的打起精神。”

“抱歉让你担心了,我会的。”

他的手扣在鸣狐的手上,仿佛挽留。

“弟弟们……长大了很多……”

“吾知道。”

“你不在,小叔叔的很多话都没法告诉我们了……”

“呀呀~知道吾的重要性了吧!”

“嗯,你一直很重要……”

“那就对啦!那么,我回去了!”

“再见,早点回来……”

道别过后,鸣狐抽回了手,也松开了自己的领子,两个人就像之前那样坐着,不再动一下。

仿佛是静止了的相片一般。

药研他们偶尔望过来,一期就微笑着回应一番,几个年幼的孩子玩在一块,前田还利用搜集到的细沙做了个小小的沙坑,大家玩的浑身都是灰蒙蒙的尘埃。

确实是个很不错的秋日……

跟鸣狐久违的说了那么多的话,一期发自内心的冷静了下来,他将从一早就开始的压抑强行的塞回了心里,不再去想曾经发生过的,那些让他纠结已久的思绪。

只是,正当他终于调整好自己面部的表情,站起身来准备去陪一下弟弟们的时候,草丛里传来了几声尖利的叫声,把全部的表象都给打破了。

受到惊吓的是秋田和五虎退,此外的一大群人全部迈开步子跑了起来,冲向两个小朋友的身边。

“怎么了?!”

“一期哥……”

秋田和五虎退扑进一期的怀里,瑟瑟发抖。

“那里……那里边有……”

顺着秋田颤抖的手看过去,一期很快就发现了草丛中藏着的惨状,伊达组的几个大人反应也很迅速,一把就拦住了后面的孩子,将一切格挡在了他们的视线之外。

“看来好时光真是持续不了太久……”

鹤丸走过来,无奈的摸了摸退的脑袋。

“做这种事,也不知道掩藏好。”

“……没有掩藏的必要。”

“为何?”

“因为警察不会管。”

一期看着草丛中那具身首异处的尸体说道。

“烛台切先生应该也能认得出来。”

我们……都曾在审神者大人家中辨认过那看似凶恶的长相。

“这是同田贯正国,其中之一的分身。”

看来狩猎什么的,还是有人在尽职尽责的做的。


刀剑戏话:秋游的正确姿势(3)

因为发生了让人厌恶的意外情况,秋游被迫中断,大家草草的收拾了一下就踏上了回去的路。

“你说会是谁干的?”

“我又不是侦探。”

虽然对过去放下了一些,可一期仍旧不大想搭理鹤丸,他走的很快,想要甩掉对方的意图很明确,但鹤丸速度也不慢,跟着他越跑越远,反而把大部队扔到了后边,他们俩成了单独的一组。

“就那么死在草丛里,也挺可怜的。”

“我会通知新选组的,他们是侦探,由着他们处理好了。”

“侦探啊……靠谱吗?”

“就智商和人品来说比你靠谱很多。”

“哎——是吗?真想找他们玩玩看~”

“…………”

加州君,大和守君……

总之先跟你们说抱歉吧……

“那个,一期。”

“干嘛?”

“今天晚上还可以去你家……”

“不可以。”

“我还没说要去干嘛呢。”

“不管干嘛都不可以!你禁止再去我们家!你真的是……啊对了烛台切先生在,我现在就去跟他说,叫他别再把你放出来祸害人间了!!”

一期掉头回去,想认真仔细的跟烛台切光忠探讨一下鹤丸国永的教育问题,但是没等他喊出烛台切的名字,鹤丸就先一步拽住了他的手。

“你还喜欢三日月吗?”

他换了个话题,只是突兀到了极限。

“哈?”

“你还喜欢他吗?”

“不喜欢,你能松手了吗?”

“不喜欢的话,那我可以来追你吗?”

“你……”

鹤丸在一期的视线中笑了起来。

“我说的追是追求的意思哦~”


“好玩吗?”

“好玩啊。”

“你很开心?”

“当然开心啊~”

“……痛吗?”

“超级痛的。”

鹤丸的左脸高高的肿了起来,连带着吐字都有点不清楚。

“我会不会破相啊光忠仔?”

“破相了是好事,可以让你长点记性。”

“呀……我还以为他会扇我一巴掌,没想到是直接上拳头哎。”

“你当一期是女人吗?”

烛台切在心里默默回想着家中医药箱的摆放位置。

“我肚子上也被他踹了一脚,内脏会不会裂开呢?”

“他没直接挥刀把你的肾脏捅穿就是对得起你了,八成是看在我们的面子上才放了你一马,记得下辈子化成白鹤来报我们的恩。”

嗯……消毒水可能不够了,去便利店买一瓶好了……

“鹤丸哥真的喜欢那个一期哥哥吗?”

一边的太鼓钟扯了扯鹤丸的袖子问。

“你喜欢他?”

“嗯……怎么说呢……比起这个,小贞有没有被我吓到啊~”

“说实话……超惊吓……”

“bingo!要的就是效果!我想看你们被我吓到的样子啦~”

“乖,贞酱,离这个人渣远一点。”

消毒水什么的就算了,一会回去直接把这家伙浸到水里淹死就好。

“别这么说我啦,今天还是玩的很开心的,不是吗~托那具尸体的福,情报方面也有所收获。”

“开心?你昨天晚上突发奇想跟我说秋游,全部的准备都是我一个人通宵完成的,你个吃白食的当然开心啊!还有情报方面的收获?我怎么不知道。”

“光忠仔真是年纪大了思想僵化,被吓到的可是粟田口家的小朋友啊,他们那个情报家叔叔就在一边,居然没有阻止?”

“……”

接收到提醒的烛台切停下脚步,稍稍的想了一下。

“他也不知道草丛里有死人??”

“不然的话,他在我们进入公园以前应该就会出声提醒。”

“他的‘狐狸戏话’没有监测到吗……啊不对……”

联想一下当时公园周围的情况,光忠很快就明了了一切。

“原来如此,是没有动物啊。”

“嗯,那里的区政府此前有处理过流浪动物,再加上地理位置偏僻,家养宠也很少会带到这里来散步,那块地方,是鸣狐君的死角。”

没有动物,没有媒介就无法发动的情报侦查技能。

“再扩散一下的话……如果要废掉粟田口的情报来源网,只要把附近的四足动物们全部清除就好。”

“就是如此,不过应该不会有那一天吧。”

“你很有自信我们不会跟粟田口开战吗?”

烛台切皱着眉头看了看不让他省心的鹤丸。

“嘛~也不一定啦,我随口说说。”

“你开心就好……”

“仔细想想啊光忠,还有地上的小贞和天上的小俱利,听好了哦?”

三条家的四个御神件,来派的两个御神件,还有粟田口的两个御神件。

“哪边的最好抢呢?”

“粟田口。”

烛台切与太鼓钟异口同声的回了话。

“哎……真过分哎,我们才刚刚跟人家搞好关系哎……”

“那是你以为的搞好关系,在我看来简直糟糕得一塌糊涂好吗?”

“那好吧,我们现在就掉头回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驳回,打了也没用,我们并不知道御神件在谁的身上吧?”

那家的孩子太多了,完全分不清会在哪里。

“一期的身上会有吗?”

“嗯……我今天早上很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感觉没有疑似的东西……唔,不过睡衣超可爱~八成是他弟弟们送的~”

“啧……你今天早上起那么早,到底是干嘛去了?”

“哎呀,一提到没有疑似标的物,我就禁不住要想起我那个大表哥哎。”

“你把话题岔到三日月身上去做什么?”

“我很确定,他身上一定有御神件。”

可到底在哪里,也是没人知道。

“完全发现不了疑似的东西啊……”

“哦?你也把他浑身上下都看光了?”

“这倒没有,我还是惜命的。”

“你就在一期一振面前不要命是吧?”

果然还是回去后淹死你吧,还能给家里省点米!

“鹤丸哥,光忠!”

一边掰着手指头算了很久的太鼓钟举起了手。

“请讲,小贞。”

“御神件不是十个吗?为什么我算来算去只有九个?”

“很不错哟小贞,发现了盲点呢~”

鹤丸笑眯眯的给小朋友鼓起了掌,光忠则是继续叹气。

“确实是盲点……可也太盲了……”

第十个御神件,如今根本就没人知道在哪里。

“这个所有者也真的是很奇怪,能把消息压到现在……”

“一片空白的话,说明还有很大的可能性可以去挖掘啊,加点油啦光忠仔~”

“什么加油?”

这突如其来的说辞让烛台切有点懵,他立刻跟鹤丸拉开了距离,警惕的看着不怀好意的鹤丸。

“你想干嘛?”

“你不是可以走后门吗?”

“你把长谷部想的太好了,我给他送了那么多次饭,你有见他给过我好处吗???”

“那就叫他吐出来,全部吐出来还给你!”

“我才不要!再说了,我也不是为了要好处才去照顾他的,我跟他毕竟在一起共事过。”

“我懂啊,织田家嘛,我也差一点去呢。”

“啊……行行行我错了,那个时候的事就不要提了……”

“明明是光忠仔先提的哦~”

“啧……”

“来选择吧,说错话的光忠仔,你是要去偷三日月的胖次呢,还是去找长谷部打探第十个御神件的下落?”

“怎么就轮到我头上来了?而且三日月的胖次那是什么鬼?!!”

“我想了想,他全身上下也就那个可能了啊。”

“谁会提着内裤去找审神者说拜托了请把灵力封印在这里面……长谷部早就弄死他了好吗?!!”

“你对长谷部很了解嘛?”

“…………”

“拜托了哟,光忠大人~”

钻空子什么的交给你了~


评论(53)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