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躺平中,更新不定期哦╮( ̄▽ ̄)╭

刀剑万事屋30:小夜左文字,今天要离家出走

修仙使我心情愉悦_(:з」∠)_


这是在夜半时分发生的事。

本丸几乎很少会开灯,所以严格来讲夜半与刚刚入夜时没有太大的差别,刀剑们全都早早睡觉,利用深度的休眠来遏制住自己内心想要吃饭的欲望。

小夜左文字就是这样睁着眼睛,一直熬到了午夜。身边的江雪和宗三早已缩在被子里睡着,大大的方被外面只露出了一点浅蓝色和粉红的头发,小夜爬出自己的被窝,向着两个哥哥深深的叩了一首。

再见。

小小的少年在心里念出了道别的话语,接着走到一旁捡起自己的斗笠挂在脑后,如此就算是收拾完了全部的行李。他悄悄的推开房门,尽可能的让苍白的月光少漏进来一些,接着在转身而出的同时,认真的跟墙壁上的电灯开关也道了再见。

做完该做的一切以后,灵活的短刀跃过走廊,以极快的速度向玄关奔去。身影被月光附魔,宛若一只迷你的化身野兽穿梭在呼啸的风中,落地稳当轻巧,不仔细听的话这点动静根本连风声的护佑都冲不破了。

小夜就这样站在了刃生的重要交叉口。

他犹豫了一下,在迈出重要一步以前似乎想起了什么,立刻急匆匆的原路返回,又一次轻手轻脚的溜进了左文字家的宿舍,利用短刀的高机动和高隐蔽从门口一直滚到茶几旁边,把江雪委托烛台切偷偷买给他的三个柿子塞进怀里,然后抱着它们缩成一团,快速的滚了出去。

关门前第二次对两个哥哥还有电灯开关道别,这是他所认定的基本礼仪。

小夜左文字就这样顺利带走了他的全部家产,终于得以安下心来继续他离家出走的计划,走到玄关时不知从哪里跑来了一朵云,将月光遮去不少,不过小夜之前一直是夜战编队的主要成员,区区光线影响算不了什么。小小的短刀一手护住怀中的柿子,另一只手高高举起,向着玄关的门把手就开始原地起跳。

本丸虽然穷,可所有的设置都是靠审神者的灵力幻化而成,当年还对生活非常讲究的巫女本着高大上的原则,将本丸的大部分设施都搞成了华而不实的效果,其中就包括这扇对于短刀们来说非常不友善的玄关大门。

小夜站在原地一下一下的跳,一直跳到云朵飞走,月亮重新露出脸来都没能够到那高高的锁,虽然从远处起跑或者借用其它工具助跳的话,那点高度对他而言轻而易举,但是江雪说过,玄关门是很神圣的存在,它保护着家不受外界的侵害,是隔离内与外的第一道结界。

因此,用脚踩它是非常不好的行为,受到如此教育的小夜做不出不敬的事。

抱着柿子跳有点累,所以小夜又将那三个柿子放到了地上,接着继续跳,可结果并没有差多少,不管他怎么努力,那高高的门把手看起来还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这样下去不行……

短刀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最后无奈的向后退去,又一次朝着自己那栋小却温馨的房子跑去,已经折返过一次的他这回更加仔细,先是在门前偷听了一下里面的声音,确认哥哥们的呼吸都还平稳以后才缓缓拉开纸门,从门到茶几大约是两张榻榻米的距离,他以极快的速度滚过这段死亡路线,捧起茶几顶在头上,扣着那个大大的斗笠挪了出去。一走远他就开始加速,收获了工具的小夜一鼓作气的冲到玄关前,放下茶几,踩在上面增加了约莫五十公分的高度以后,开锁变得轻而易举,通往外界的大门终于向他敞开了怀抱。

而此时,站在茶几上的小夜却又一次的愣了一下。

啊……刚刚好像忘记关房门了……

江雪哥和宗三哥会不会着凉?

今夜的风确实非常大,大到吹起斗笠的时候小夜的身体都有可能被直接带走的程度。虽然感冒对于付丧神来说不是什么大事,远强于普通人类的身体也没那么容易就受到病魔干扰,可小夜还是在瑟瑟冷风中打了个寒颤,最后跳下茶几,抱着实心的木头矮桌开始了第三次的折返。

既然要回去,那索性把茶几也带回去的好,不然在外边放一夜,木制家具也有可能被露水泡坏。这回小夜的动作更加迅速,而江雪和宗三也真的是睡的很沉,完全没有在意到幼弟的这些小动作。茶几被送回,房门被关好,小夜心满意足的跑去了刚刚已经打开的玄关。

没错,在他记忆中确确实实是打开状态的大门,在他回到原点的时候却恢复成了闭合的状态,不管怎么推都纹丝不动。

“…………”

小夜忽略了夜风的威力,虽然这是连接次元的玄关,而且门板也又厚又重,可在本丸里还是逃不过被风吹动的命运。他试着又跳了一会儿,发现还是没用以后,只能跑回房间去拿茶几。

搬走茶几,关好房门,跟电灯开关还有哥哥们道别,来到玄关的少年踩住工具伸手开门,这次终于看见了审神者那间灰蒙蒙的现世小屋。

终于……出来了……

小夜擦了擦脸上的汗,跃过界限的同时合上了那扇已然变得普通的小房门。他之前一直跟江雪宗三外出打工,所以对于审神者原本的房子很是熟悉,这里的一切也对他友善不少,基本上都是他能够够到的高度。他从窗户口跳了出去,沿着那根白色的水管滑向地面,以非常标准的姿势落进了草丛里。

如果江雪和宗三能看见的话,一定会给打满分吧?可是小夜已经打定了主意,不会再回去那个地方了。

为了不给大家添麻烦……

小夜低下头,在寒冷的夜中张开双臂,抱紧了自己。

果然很冷啊……可是从今以后一定会更冷……

胸口空空的,我已经开始失落了吗?

小小的短刀脆弱的站在空无一人的草地上。

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哥哥,主人,还有歌仙……又一次失去了。

现在的我,唯一拥有的就是……

就是——

小夜猛的睁开了眼睛。

咦,我柿子呢?

“…………”

在冷风中感怀了不到一分钟的小夜,最后选择了转过身去,开始认命的爬那根白色的水管。等他好不容易爬回审神者的家中,打开身为媒介的房门,见到了自己放在门口的柿子时,终于又一次深深的松了口气。

只是没等他再把这口气吸回来,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就吓了他一跳。

“这不是小夜吗?早哟~”

“哎?”

“早上好,啊,怎么了?被我吓到了?”

穿着花哨外衣的歌仙走过来摸了摸他的头。

“今天怎么起这么早?你带着柿子要去哪儿?”

“歌……仙?”

“嗯,是我,我也起了个大早呢,今天要去帮光忠赶早市,能淘到便宜的食物就好了。”

“歌仙……”

“嗯?”

歌仙这才察觉到小夜的状况有点不大对劲。

“现在已经是……可以起床的时间了吗?”

“唔,其实也不算,不过对于经常早起的刀来说已经可以了哦,像是光忠和我,他要做早餐,我偶尔得赶早市,石切丸应该起的更早。啊不过,冬天天亮的向来都比较晚,看起来还是深夜呢对不对~小夜?小夜??”

“…………”

“哎?小夜?喂喂喂发生什么了??”

“…………”

什么都没有。

虽然很想这么回答,可是白忙活了整整一夜的小短刀还是没能站稳脚跟,扑通一声坐到了地上。

就算平时看起来再怎么淡漠,也还是会有感到绝望的时候呢。


“什么?你被恶灵附身了?”

“嗯。请不要告诉江雪哥和宗三哥。”

“我不会说的,但这是不可能的啊。”

歌仙带着小夜去了人烟稀少的早市,最后唯一买到的便宜货就是一堆小小的竹荚鱼,但是以歌仙的经验来看,将它们处理干净后裹面粉油炸,还是有潜力成为无上美味的。

回来的路上小夜分了他一个柿子,打刀与短刀就这样边走边吃,同时还聊起了小夜今天早上的反常状态。

“本丸是主人用灵力制造的特异空间,即便是曾经和历史朔行军战斗的时期都没有发生过入侵事件,现在更不可能了。”

“那我就是被诅咒了。”

“这……到底为什么会这么想啊?”

歌仙听的有些哭笑不得,可是小夜说的每一句话都认真无比。

“因为只要抱了我就会遭遇不幸。”

“是之前的政府任务吓到你了吗?但是在我看来那些事跟你都没有关系啊,可能……时间上卡的准了一点。”

“…………”

“别想那么多。”

歌仙弯下腰,原本想牵一下小夜的手,但是被对方避了开来。

“还是先别碰我的好。”

“只是几个巧合而已,为什么要把我们遇到的倒霉事跟抱过你联系起来呢?”

“不,我仔细想过了,我真的会带来不幸。从最初开始就是这样了。”

我的存在导致了初代主人父母双亡,他蛰伏多年后才得以报仇雪恨。

来到细川家以后,也导致了那场大饥荒。

甚至是现在我所处于的这座本丸中,主人她也沦落到了如今的境地。

“所以,综上所述,全部是我的错,我……”

“等一下等一下,你先打住。这范围一下子扩的也太大了,怎么突然就把以前的事全都给揽到你身上来了??”

“不对吗?”

“当然不对,至少最后那条就不对,主人会过成今天这种半死不活的样子有八成原因都是她自己在作。”

“那剩下两成呢?”

“……双小姐偶尔也会来坑她一把吧……总之和你没关系。”

聊着聊着,两把刀踩着终于现身的朝阳之光回到了审神者的家中。

“如果按照你的思路来想,我还可以这么说,那天我们几个倒霉鬼的共通点除了抱过你,还有别的啊,比如说,我们都和长谷部说过话,那长谷部是不是就成了不祥之刀呢?”

“可是……”

“真的只是巧合而已,不信的话我现在再抱你一下试试,相信我,绝对不会出事的。”

“不要。”

小夜想都不想就拒绝了歌仙的提案。

“你会出事的,一定会的,会在吃竹荚鱼的时候被鱼刺卡成重伤进手入室,主人还没加速札给你用。”

“鱼刺而已根本就没有那么重的杀伤力吧……而且竹荚鱼几乎没有小碎骨。”

“大骨头卡住才更容易出事。”

“安心,我还没有饥饿到会连大骨头也一并吞下去的地步。”

“歌仙要是抱了我的话一定会被卡住,就算不被鱼刺卡住也一定会在其它地方遭遇不幸,因为……”

小夜的话没有说完,他在经过香堂的门前时纸门突然被拉了开来,随之而来就是一脚,小小的孩子被一把踹飞了出去。

“哎?!小夜君??”

“小夜!!!”

“…………”

小短刀维持着缩成一团的姿势砸到了走廊外的石子路上,光听声音就觉得疼得不行。歌仙抢先一步冲了过去,想要抱起小夜时却又一次被他完美闪过,小短刀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扑通一声撞上了庭院中的一棵夜樱。

“对、对不起!我最近头很晕所以走神了没听见你们的声音!小夜又太小了没能看到……”

犯下意外伤害罪的石切丸晚了一步赶到,但是小夜已经坚强的站了起来,并且同样拒绝了他的怀抱。

“没事。”

“你确定?!”

歌仙定定的看着他,一边的石切丸更是一脸紧张。

“嗯,柿子没事。”

“这种时候就不要管柿子了啊!!”

“歌仙也没事。”

“我怎么会有事?”

“如果你刚刚抱了我的话,肯定就轮到你被踢出去了。”

“这……不不不先不说我没那么容易被他踢飞出去,光是看到我这么大个块头杵在那里他就不可能踢过来啊,石切丸才没有那么鬼畜!”

“那也一定会遭遇其它不幸的,比如说不小心被地板间隙绊倒后,石切丸大人正好开门出来一脚就踩到你。”

“这……”

“噗叽一声。”

“这是什么拟声词?宗三教你的吗?我肠子都被踩出来了吗?石切丸哪有这么凶残啊你看他这张老实脸。”

“还有另一种可能,石切丸大人出门的时候被地板空隙绊倒了,而歌仙正好站在那里,结果就被啪叽一下……歌仙绝对会死掉的。”

“抱你的后果已经从倒霉变成了必死无疑吗……这些都是你的推测,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石切丸多可怜呐。”

歌仙同情的拍了拍一脸懵逼的御神刀,可是小夜只是沉默的看着他们,然后渐渐的,暗红色的液体从他红彤彤的鼻子里流了下来。

“哎?!小夜你的鼻子啊啊啊啊!!”

“刚刚被石头磕到了。”

而且磕的还不轻。


“离家出走??小夜吗?”

手入室里,石切丸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他是这么说的,好像是觉得自己的存在会给我们带来不幸。”

歌仙坐在床铺的一边,无奈的看着缩成一团陷入沉睡的小短刀。小夜的鼻子上还堵着药棉,再加上昨天彻夜未眠,此刻的他张着嘴睡的很熟。身为罪魁祸首的石切丸也尽心尽职的守在一边,尽可能的偿赎自己的罪恶感。

“难怪……听说这两天他都不肯让人抱他……”

小夜的异常他早有耳闻,只是没想到小夜的心意如此坚决,居然会自顾自的采取这种行动。

“现在如何是好?听歌仙的意思,他是认定了全部的坏结果都跟他有关了?”

“没错,而且怎么劝都不听。”

“如果这样的话就麻烦了……虽然一直很懂事,可小夜偶尔也是会钻牛角尖的。”

从他执着于复仇这点就可以窥见一二。

“说到底还是因为我们最近都太倒霉了吧……确实很不幸,事情一桩接一桩的。”

“如果本丸可以回到以前那个时候就好了,可以吃饱肚子,晚上也可以开灯。如果这样的话,小夜一定也不会只注意到不幸的一面。”

“唉……所以啊,我刚刚仔细的考虑了一下。”

根据目前的状况来看。

“找把神刀给他祈福一下会不会比较好?”

“哎?我?”

石切丸没想到话题会突然甩到他身上,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对啊。如果小夜认定自己是被诅咒了的话,那给他祛除一下就好了吧?”

“这个……”

“意思一下就好了石切丸。”

歌仙说出了他的请求。

“让小夜相信自己身上的恶灵被赶走就行。他还小,懂不了太多的,先假装为他祛除诅咒,然后我们抱过他以后只要不出意外,这件事就可以圆满解决了。”

“听起来好像是不错……”

御神刀看着热切注视着自己的歌仙,最后无奈的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说,小夜是被他踢伤的,这点错不了,身为肇事伤人者的石切丸怎么也得表示一下。于是,趁着小夜熟睡的期间,他久违的准备了一下神事,为了让一切看起来更加可信,还重新布置了本丸的香堂。

“这是……要给我驱魔?”

“没错。”

大太刀与小短刀面对面坐着,门边则坐着因为担心而围观的打刀。

“这样真的可以解决我的问题吗?我以后是不是就不会给大家带来不幸了?”

小夜歪着头问他,同时脑袋后边的那两撮头发轻轻的抖了一下。

他相信了,这是高兴的表现。

歌仙激动的抓紧了门框,向石切丸打了一个一切顺利的暗号。

“放松一点。”

房间里,御神刀召唤出了自己的本体,装模作样的从雪白的刀鞘中抽出了自己的刀刃。

“我现在,要用这把驱魔之刃斩杀你身边的恶灵。”

“嗯。”

小夜点点头,乖乖的坐正身体一动不动,任由石切丸的刀锋在他身边划过一下又一下。认真的挥刀砍了会儿空气后,他就收回了刚刚的凛冽神情,将本体放了下来,可是没等他把准备好的结束语念出来,小夜轻轻的举起了小手。

“是结束了吗?”

“哦,没错,已经可以了,附身在小夜身上的恶灵已经不见了。”

“可是,石切丸大人砍的那么慢,恶灵不会逃掉吗?”

“哎??”

“如果不快点砍的话,它们肯定很轻松就回避了。”

“哎??这、这个……”

御神刀被这尖锐的问题搞得顿时语塞了一下。

论速度的话,小夜虽然是短刀垫底,但石切丸更是全本丸垫底的那个,他的疑问不无道理。面对幼童的质疑,石切丸在回过神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立刻切换成了神刀特有的威严表情。

“对于恶灵的事,我懂的比你多,小夜君。”

“是。”

“所以,你这是不相信我的眼睛吗?在我的眼中看来,你的身边的的确确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唔……”

面前御神刀的权威确实不可置否,就算速度不快,可他毕竟是在神社中存在许久的神刀,几百年来的祈福和神事从未出过错。想到这里,小夜终于点了点头,弯下腰向石切丸道了谢。

“谢谢,麻烦你了。”

“不客气,如果你能让那一切都能释怀的话,我的本意也达到了,如何?现在可以让我抱你了吗?”

将刀收好的石切丸重新露出了温和的微笑,而坐在他面前的小短刀犹豫了一下,可随即就点了点头,乖巧的走向了大太刀的怀抱中。

“好,那么,来吃点点心吧~我这里还有一点偷偷攒下来的面包屑,不要告诉主人哦?”

“嗯。”

“你要不要也来一点?”

石切丸向门外的歌仙招了招手,不过大概是觉得自己也分不到多少,所以歌仙礼貌的拒绝了。再度转过身去的石切丸抱着小夜走到柜子前,缓缓的打开了沉重的柜门。

就在那个瞬间——

面色惨白,双眼无神的青江失去了可以支撑的倚靠,非常干脆的摔了出来,裹着血迹斑斑的白衣,不偏不倚的正好倒在石切丸脚下。

“…………”

整个香堂短暂的沉默了一秒。

“青江?!青江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死!不要死在我的柜子里啊啊啊啊啊啊!!”

再然后就是某大太刀的凄厉悲鸣。


“果然没有祛除干净。”

回家的路上,小夜跟歌仙的距离更远了。

“我还是早点走的好……歌仙,江雪哥和宗三哥就拜托你了,记得给江雪哥整理经书,还要给宗三哥抱,不然他会很无聊的。”

“你宗三哥不会想抱我的……有没有其它可以缓解无聊的办法?他无聊了会四处招惹麻烦倒是真的……”

“我们房间里还有个小茶几,踩在那个上面就可以和电灯开关说话了,每周都要用布给它擦一次。”

“先别跟我交代后事啊小夜,还没有结束呢!一定还会有其它方法的!”

“不会了……刚刚的石切丸大人,好可怜啊。”

“是呢,不过我们已经替他收拾过青江了,想必他会从中得到宽慰的。”

歌仙把自己的指关节掰的咔嚓作响,似乎还没有打够的样子。

“青江那厮,还真是会挑时候闹,这都谁教他的……啊不过放心吧小夜,石切丸不行也不要紧。”

比起追究恶友的过错,他的首要任务还是处理小夜的心病。

“本丸里还有其他的神刀呢,先别想着离家出走!我们再试试!”

“其它的?”

“是啊,我觉得太郎就不错,他也是正规神社出来的,肯定跟石切丸一样具备祛除之力。”

“嗯。”

两个付丧神说着就前往了大太兄弟所在的房间。


“请我驱魔?啊……我倒是很久没做这种事了。”

见到歌仙和小夜的太郎有些惊讶,不过还是很快就取出了自己的御币,和新的一样。

“祛除的话……我看看,到底是要祛除什么?我觉得好像没什么奇怪的……咦?”

坐在小夜身后的歌仙拼了命的给他打起了手势,先是不停的摆手,然后不断的指着小夜,想让太郎明白他的意思。

“呃……小夜君的……脑袋,有问题?”

“你才脑袋有问题!啊……咳咳,抱歉抱歉,我什么都没说。”

可惜效果一点也不好,大太刀完全没搞懂,就连小短刀也疑惑的回过头看他,歌仙立刻端正坐好,等小夜转回去以后才继续做手势。

假装一下就好啊!

“把……小夜的……脑袋??啊不是脑袋……那……把头发剪掉??”

“驱魔需要把我的头发剪掉吗?”

“当然不需要!!!”

歌仙跳起来就护住了小夜的脑袋,趁着蒙住小夜眼睛的机会快速的用口语向太郎传递了一下这次委托的核心思想。

“啊啊,原来如此,我知道了。”

于是,短刀被放开,仪式也得以继续了下去。太郎没像石切丸那样使用本体,他一手拿着御币,一手接了碗水,轻轻的将水珠洒在小夜身上的同时用御币仔细的清扫了一遍。

“可以了,全部的不洁已经被清除出去了。”

“真的?我不会再招致不幸了吗?”

“没错,小夜君是很乖的孩子,大家看到你都很高兴。”

太郎亲切的伸出手,无视孩子的拒绝之意,直接就把他抱了起来。

“所以,请开心一点吧,没有谁会导致其它人的不幸,世间一切,自有其因果定律,怎么可能因为一个拥抱就决定其它人的未来呢?”

“嗯……”

“感觉如何?”

“好高好高。”

“想再高一点吗?”

“想。”

小夜的脸微微泛红,说不上是害羞还是别的什么,总之在歌仙的眼里,这是终于释怀的表情,于是他也露出了释怀的笑容,看着太郎将小夜高高举起,同时听见了门外的急促脚步。

“不、不好了!!”

门没敲就被推开,眼眶都红了的不动行光冲了进来。

“次郎先生他进手入室了啊!!!”

“哎???”

太郎的动作在一瞬间僵硬了一下,不过身为兄长,自然也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他有些抱歉的将小夜放了下来,摸了摸他的脑袋后提起长长的裙裤就跑向了手入室,出门时还撞坏了宿舍门檐的一角,但是这丝毫没能阻止太郎的步伐。

“怎么回事?为什么好端端的会进手入室??”

歌仙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

“次郎先生和日本号先生找我去喝酒……结果那根本不是酒!是药研的医用酒精啊!!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拿到的!”

不动急的连酒嗝都忘记了要打,讲完话就追着大太刀跑远了,留下他与小夜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

“…………”

“歌仙……”

“先别提离家出走的事。”

我不想给江雪理经书,更不想给宗三抱。

“还、还有别的办法啊!我已经想到了!真的!我已经考虑好下一步找谁了!!相信我啊小夜!”

“找谁?”

“仔细想想的话……鹤丸那家伙也是在神社里待过的吧……”

“以毒攻毒?”

“没错就是这样!”

虽然这说辞听起来怪怪的……


寻找鹤丸的路上,小夜与歌仙的距离已经远到无法用正常音量交谈的地步了。

值得欣慰的是,喜欢惹是生非的大白鸟这回好找的很,居然乖乖的躲在房间里哪儿都没去。

“啊咧?找我驱魔?”

缩在角落里的鹤丸认真的观察着外界的情况,确认没人在才回过头看了他们一眼。

“这可吓到我了,为什么要找我?”

“说不定恶灵看见了比自己更恶的家伙会直接吓跑……”

“你在骂我?”

“绝对没有。”

歌仙尽可能的向鹤丸露出真挚的眼神。

“拜托了,请帮助一下小夜。”

“可以啊,我最喜欢听话懂事的小可爱了。”

说着,鹤丸突然就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小小的短刀。小夜原本条件反射的想要逃走,可是因为歌仙挡在后面,一时间没能找到撤退的路径,就这么被鹤丸一把擒住。

“放……放开……”

“安啦,这是我的驱魔方式哦。”

鹤丸一边说一边蹭了蹭小夜的脸蛋。

“如果有恶灵的话一定会被吓一跳吧,绝对有效~”

“唔……”

“你看你看,什么事都没有哦~”

鹤丸得瑟的抱着小夜转了个圈,然后静止了足足一分钟,期间确实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没有不幸,没有意外,正当歌仙松了口气,准备从鹤丸手中接过安下心来的小夜回宿舍时,门外又一次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这次,歌仙直接挡到了鹤丸的前边,替他拦下了破门而入的一期一振。

“鹤丸呢?!你给我出来!!”

“呃啊!糟糕了忘记看外边情况了!”

“冷静点!冷静点一期!”

先不要在这个时候发飙啊!这次有特殊情况请一定要放过鹤丸!!

“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嘛小夜也在这里呢!!”

歌仙眨了很久的眼睛,一直眨到连自己都觉得快瞎掉的地步,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一期也没看懂他的暗示。

“你要我怎么好好说啊!他在乱的香水瓶里放红花油啊!还偷走了药研箱子里的酒精!为什么要护着这个家伙!歌仙殿下!?”

“这是因为……因为……哎等一下,药研的医用酒精是他拿的?”

“对啊,次郎殿下和日本号殿下现在还躺在手入室呢!不仅如此,我早上还看到他跟青江聚在一起,一定是在商讨着要怎么……”

“原来全是你干的?!!”

不用一期说完,歌仙转过身来对准鹤丸就是狠狠一抽。

“我打死你个惹事精!!!”

你就不能不惹事吗?!


风雅这种东西,某些时候是可以不要的。


“啊……”

歌仙坐在走廊上,看着正升到最高点的太阳感怀刃生。

“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手呢……”

“是啊,为什么你会这么生气?”

鼻子里塞着药棉止血的鹤丸看看歌仙,又看看远远躲在庭院草丛里的小夜。

“这是干嘛?小夜在跟我们玩捉迷藏游戏吗?我要不要去抓他?”

“想抓你也抓不到……完蛋了,这下他走定了……”

“走?去哪儿?”

“唉……”

歌仙叹着气,把今天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的告诉给了鹤丸,刚刚被他揍过的太刀倒是不计前嫌,很快就给他想出了终极的解决方案。

“要说祛除的话,本丸里不是有个最大的权威吗~”

“嗯?你说的是?”

“她是哪儿都不会去的呢,现在一定也正躺在长谷部的腿上吧。”

虽然当过公务员,还带着刀剑男士们一起上过战场,不过说到底,那个女人是有她自己的本职工作的。

所谓的最凶巫女,绝不是浪得虚名。


“哈?祛除?祛除什么?”

如鹤丸所说躺在长谷部大腿上的女人睁开眼睛,扫了一眼端坐在大厅中的两把爱刀。

“我什么都没看见啊。”

“小夜觉得,凡是抱过他的人都会遭遇不幸。”

“什么呀,付丧神终究不是人类,不可能和人类一样带有这种命数的。而且命数这种东西,大多数时候也不能当真,我小的时候也被人嫌弃过,说我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不幸,可双那家伙到现在不都是活蹦乱跳的,还总是升官呢。”

不过……

巫女终于从歌仙的脸上看出了点苗头。

“嘛,谨慎点确实也是好事,我就帮小夜做个仪式好了。”

“谢谢。”

“麻烦您了!!”

歌仙恨不得以头抢地以示尊敬,随后趁着主人给小夜驱魔的空挡,他一个人守去了门外,虎视眈眈的注视着一切风吹草动。

果不其然,根据这个故事的尿性,房间里的仪式即将结束的同时,歌仙第三次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

别想靠过来!!

歌仙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直接在走廊转角处截下了神色有些焦急的烛台切光忠。

“歌仙?你在这里做什么?麻烦让一下啊,我找主公有……”

“有天大的事也不行!”

歌仙掏出本体就插进地板,粗犷的举动把光忠吓了一大跳。

“抱歉光忠,现在不能让你过去!请回吧!”

“这……可是我真的找主公有急事!”

“就算有急事也不行!至少给我等够半个小时!”

“那么久?!”

“二十分钟!不能再少了!”

“你到底怎么了?你的事情能比我的还重要吗?”

“那当然!这可关系到我的未来!”

“哈??”

“小夜如果走了的话……小夜如果走了的话……我不知道又要等几百年才能再见到他啊……”

“小夜?”

“而且!我也不想给江雪送经书!更不想被宗三抱!”

“他抱得动你吗?!你确定你不会反过来压到他吗?!”

“不管!总之立入禁止!二十分钟以后再见!!!”

“你…………”

虽然弄不清歌仙为何如此坚决,可光忠也只能无奈的选择了放弃,还好,二十分钟并不算漫长,审神者也像踩着点似的,约定的时间一到就抱着小夜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已经搞定了,什么事都没发生哦~”

“嗯。”

小夜也点了点头,似乎是认定了这样的结局,审神者将他放到地上,接着看了看跟歌仙站在一起的光忠。

“怎么了?这个时候来找我。”

“哦。盥洗室的洗衣机好像有点问题,你要不要去看一下?”

“什么问题?”

“它一直在发出奇怪的噪音,以前从来没这样。”

“可能是有硬币之类的东西掉进去了吧,没关系,取出来就好。”

大方的表示没关系的审神者,自信的和午后艳阳融为一体的审神者,没过几分钟就让全本丸都听见了她那凄厉的尖叫。

“No!!!!!!”

她似乎忘记本丸的那台洗衣机已经上了年纪了,长时间的滚筒失衡足以让它解体散架。

“为什么不早点来找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歌……啊算了,我错了!!我不知道这个样子会解体啊啊啊啊啊啊!!!”

躲在盥洗室门口的歌仙听着主人和挚友的对吼声,抬起头看了一眼正在与他拉开距离的小夜左文字。


啊……貌似,真的是没什么办法了。


“嗯?小夜要走?去哪里?”

“哪里都可以。”

“何时回来?”

“再也不会回来了。”

最后,在歌仙的极力劝说下,小夜听从了他仅剩的建议和希冀,去跟自己的哥哥们亲口道别。

江雪和宗三是歌仙唯一的期望,也是小夜最放不下的家人。

“为什么会突然想离开呢?”

宗三有些疑惑,不过并没有一上来就否定掉幼弟的想法。

“我的存在会给大家带来不幸,为了避免这样的结果,我必须离开。”

“不幸是指什么?”

江雪问道。

“就是……你们都抱了我,所以上一次,你们全都进了监狱。”

“原来如此,你觉得那个跟你有关系吗?”

“嗯。”

小夜看着哥哥们点了点头。

“今天也是这样,抱过我的,全都遭遇了不好的事。”

“啊,那还真是不幸。”

宗三居然认可了这个说法。

“被惊吓,亲人生病,被狠揍,还有破财,确实是很倒霉。”

“所以小夜是想通过离家出走来挽救我们?”

“嗯。”

“但是,小夜走了以后,我们虽然不再不幸了,可我们也不会幸福的啊。”

“为什么?”

“因为小夜不在。”

江雪与宗三异口同声的说到。

“小夜在,我们会遇到麻烦事,小夜不在,我们会不高兴,如此一想的话,小夜的离家出走根本就没有意义嘛。”

“但是……”

“而且,消除这种不幸影响的办法,我也有一个。”

江雪打断了小夜的话,也引起了歌仙的兴趣。

“啊!难道说,佛教上也有驱魔仪式?”

“驱魔?没必要那么麻烦的。”

江雪看着歌仙摇了摇头,接着跟宗三一块默契的伸出了双手。

“来。”

“这样就好啦。”

因为是哥哥们,小夜似乎没办法拒绝的样子,就这么乖乖的被江雪和宗三同时抱住了。

“如果说,抱着小夜会不幸的话,那我们俩就一起抱你好了。”

这样的话即使有糟糕的事发生,一边也只会分到一半的坏运气。

“但是小夜存在在这里,带给我们的喜悦不会减少哦,这样的话,算下来是不是很划算?比你离家出走划算多了吧。”

“啊……好像是。”

小夜还没怎么学过算术,但是这命题对他来说并不难懂。两个哥哥认真的抱着他,动作温柔的仿佛在拥抱他们最宝贵的宝物。许久过后,小夜也伸出手,分别拽住了灰色与粉色的袈裟。

什么啊……原来这样就能解决吗?

头疼了一天的歌仙看着抱在一起的兄弟三人,想想也跟着走了过去。

因为太过简单了,反而让他禁不住的有些自嘲,他张开双臂,搂住江雪和宗三后不可自制的笑了起来。

“仅限今晚。”

耳边,宗三轻轻的跟他说了这么一句。

真是小气鬼。

歌仙点点头,而存在于他视线中的小夜低下了头,看不见脸,窥不见神情。

不过一般这个时候……

他多半是在笑吧。


这样就够了吗……


是啊。

这样就可以了呢。



评论(29)

热度(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