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躺平中,更新不定期哦╮( ̄▽ ̄)╭

【石青】来自笑面青江的恶戏(3)

非常短小的一更_(:з」∠)_

但是依然拖到了凌晨,我又修仙了……啊啊明天还要上班。゚(゚´Д`゚)゚。



青江的感觉从来没有这么糟糕过。

不知睡到几点钟,他才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从被子里爬了出来,期间还差点因为腰痛而直接从床上滚下去。最后,青江揉揉胀痛到不行的太阳穴,勉强直起身体看了看墙上的镜子。

“…………”

从颈部往下布满了粉色的煽情吻痕,锁骨那里更是可以看见清晰的牙印,上半身如此,再往下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青江选择了别过视线,不再看这让他糟心的标记。

自己是捡了条狗回来吗?

昨天晚上的事确实是他先挑起的,后续的主动权却全部被石切丸抢了过去,青江此前没什么恋爱经历,但就是对自己的主导能力有自信才敢来那么一手,没想到对方居然反将一军,毫不客气的就将他吃了个干净。一想到这里,青江就觉得自己亏的连裤子都不剩。

啊……不过他现在确实是没穿裤子。

他看了看躺在一边睡的正香的石切丸,认识不到一天的男人此刻大摇大摆的占领了他的床,呼吸平稳嘴唇微张,不知是不是还在延续昨晚的美丽春梦。青江缓缓的凑了过去,视线落到男人裸露在外的脖子上。

用手直接掐的话,会死吗?

不,应该不会,这家伙力气大的很,最好还是拿钢丝这类道具一击毙命的好。

他伸出手,轻轻的搭在石切丸的颈部,感受着指尖处传来的有力脉动,男人被他冰凉的温度激的缩了一下身体,此外就再无反应。

连反抗都不会啊……

那么,真的要杀掉吗?

青江稍稍向正中心偏移了一些,食指与中指扣住了石切丸的喉结,微微凸起的致命点此刻就掌握在他的手心里,让他有了一种掌控住全局的错觉。

没错,是错觉。

因为下一秒,石切丸就毫无预兆的睁开了眼睛。

青江吓了一跳,想缩回手时却被对方一把握住,石切丸温和的亲吻了一下他的指尖,随后撑起身体凑到他的耳边轻轻的道了声早安。

啊啦……这也太要命了。

被那低沉而又沙哑的声音撩拨的浑身颤抖,青江也没什么余力再计较自己亏掉裤子的事了。


“嗯?你要给我做早饭吗?”

“确切点说已经是中饭了哦。”

他们俩人一个躺在沙发上,慵懒的像只猫,一个蹲在厨房里,如同大型犬一样用敏锐的嗅觉搜索厨房里所有可以用来吃的东西。

“所以说,你确实要做饭给我吃?”

“嗯。”

“房客不需要做这些哦?”

“那我就以恋人的身份来做吧。”

“好快!”

“哎?快吗?”

石切丸一刀就将青江昨天才买回来的浑圆白菜劈成了两半,回过头看着他笑了。

“好吧,那我收回刚刚那句话。”

“嘛……”

“等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再重新跟你说一遍。”

“这有区别?”

“已经晚了很久了啊。”

切完了白菜,冰箱里其它可以吃的东西也全被他翻了出来,似乎是想做杂烩汤的样子。

“提前说明,我的字典里没有一夜情这个说法。”

“你的字典也太霸道了,哪个出版社出版的?”

“请认准三条出版社哦。”

石切丸的表情在青江看来很是欢快,跟他那正在大刀阔斧剁萝卜的手部动作一点都不契合。

“只有喜欢了才可以做过界的事,而一旦做了就要负责到底,这是我从小受到的家训。”

“真是严肃的家训,可我是不会怀孕的啊石切丸。”

“是吗?那以后如果想要孩子的话就得考虑领养了呢。”

“…………”

这家伙真的超霸道!

老哥给的资料绝对有问题!老实人的设定哪儿去了?!

正当青江纠结的想要打电话跟京极大吵一架的时候,他突然间想起了别的事情。

“啊……等一下……”

这家伙刚刚说了什么来着?

“喂喂……你刚刚那该不会是表白吧?我好像听见了喜欢这个词。”

“嗯,就是表白。”

“啊,亏大了,刚刚应该录音的。”

他刚说完,厨房里的石切丸就放下了手中的菜刀,简单的用围裙擦了擦手以后就跑到了青江的身边,乖巧坐好。

“准备好了。”

“哎?什么?”

“录音啊,随时都可以说。”

“呃……”

“手机可以录音吗?好高级啊,我可以开始说了吗?”

“不、这个……等、等一……”

“我喜欢你。”

“就说等一下啦……”

“我对青江一见钟情了,虽然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从小到大还没有像这样喜欢过一个人,有点惊喜又有点紧张呢,不知道会不会表现的太过火。”

“你……”

昨天晚上就超过火的了。

“那个啊……我的话……”

“我喜欢你。”

“喂喂…………”

“很喜欢很喜欢。”

“…………”

“可以的话想一直待在你身边。”

“…………”

“我爱你。”

滴的一声,最后那句告白被青江好好的录进了手机里。

貌似再不动手就又要亏大了呢。


青江现在有种掉进了陷阱的感觉。

不是一般的陷阱,是他做杀手这么多年以来从未遇到过的危险陷阱。

吃完了甜到腻人的杂烩汤,石切丸还负责了收拾和善后,而身为房主的青江则继续坐在沙发上,撑着脑袋观察自己拐骗回来的大型动物。

男人的手脚很勤快,厨房打扫的比青江平日里做的还要干净整洁。再加上青江刚才录进手机里的那段话,他觉得自己搞不好掉的是个用饴糖做成的陷阱。

一见钟情……吗……

要说一见钟情的话,其实青江也差不多,他在看到照片的时候听见了自己心动的声音,见到真人后就义无反顾的把他带回了家,激情相拥的时候更是把杀手的任务忘了个一干二净。可是等到石切丸也跟他诉说了同样的情感,现在的他反倒迟疑了起来。

会有这么好的事吗?

上天会对我这么仁慈吗?

在付出爱的同时还要保持疑虑,不能百分百缴纳自己的信任,这是青江从小就被灌输的行为准则,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规划,他不得不理清思路,重新部署接下来的步骤。

原本,他是打算把石切丸带回家来,以温和的手法囚禁他直到五条倒台,三条撤退,到时候只要跟京极说一声留下他的命就可以,或者是发现不对就先下手为强,把男人杀死在家中。

但是现在,他的自信不复昨日。

石切丸看起来确实老实懵懂,像个古人一样对现代的很多东西都不清楚,但这个男人的行为处事有着他无法抗拒的魄力,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早就被牵着鼻子走出了很远。

这样下去不行,绝对不行。

“对了,说起来,你昨天好像说过要我打电话?”

“嗯?啊对,你不说我都忘了,那个是我表弟的联系电话,帮我打一下吧。纸在我的笔记本上。”

那本墨绿色的小本子就放在沙发的角落里,青江不用怎么伸手就能够到,笔记本的大致内容他昨天就已经看过,没什么好留意的,突然提起五条的这个联络号码也只是因为,他准备主动出击了。

不管怎么说,男人不熟悉大阪是真的,等接通电话后他会报上虚假的地址,把那些前来接他的人诱骗到京极家的势力范围中去,能打击多少就多少,这样的话,同时也能阻止男人和五条联系上。

可是等他拨通了号码后,电话那头传来的只有不断循环的关机音效。

“啊咧?”

“咦?关机?”

“这谁的电话?”

“我表弟的……”

“你表弟谁呀?”

“他叫鹤丸。”

“果然,我不可能认识呢。”

“也是……”

青江撒了谎,他当然听说过鹤丸国永这个名字,也清楚的知道他不久前刚刚被五条内部和京极家的刺客联手追杀,下落不明。

原来是那个家伙的号码啊……这样的话,关机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既然拨通不了电话,那青江的初步计划当然就无法施行,不过与此相对的,石切丸现在也走不了,唯一的联络人出了差错,他根本找不到五条的宅邸。

“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有可能是手机没电了才会关机,等晚点再打打看。”

“哦……万一一直打不通的话呢?”

“这不太可能吧?他们不知道你要过来吗?”

“不知道。”

“……不知道你就敢过来?”

心也太大了。

“原本想写信给他的,结果老家那边的邮政局不知什么时候关门了,我又急着走,所以打算过来了再想办法。”

“急着走?”

“嘛,老家那边出了点事,不走不行了。”

“哎——是很严重的事吗?”

“不能说严重吧……可是不走不行。”

石切丸纠结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把具体发生了什么告诉给青江。男人收拾完了厨房,将洗干净的抹布晾在窗台上,用一边的香皂简单的洗了洗手。

那是青江随手在超市买的香皂,普通到不行的青柠味,买它或许是因为便宜,或者是因为正在打折,总之,他没怎么在意过那微不足道的日常用品。

可是,当石切丸回到他的身边,向他伸出手时,青江才发现那淡淡的青涩香味真是太棒了,若有似无的味道撩骚着他的鼻腔,如同男人游走在他颈部的手指一样,占有欲望强烈得不容忽视。

不过,青江却并不讨厌这样纯粹的欲望,对方靠近了,他就闭上眼睛,用身体去感受来自石切丸的一切讯息。

这会是爱情吗?

或许会是吧……

他的手指将石切丸身上的毛衣狠狠抓出了皱痕,藏在那层衣物之下的,是心脏所在的位置。

但果然还是不行啊……

体会着爱的同时,又思考着如何才能杀死对方的青江闭上了眼睛。

果然还是无法放弃一切,全心全意的去感受这样的感情呢。


“他手上只有鹤丸国永的号码,现在可以说是彻底断了联系。”

“你确定?现在还有人不会用手机?”

青江在落日前借着买菜的借口又一次出门了,微笑着跟石切丸说了再见,跑远后他就拨通了兄长的电话。

“他随身的行李中确实没有手机,我已经搜过一遍了。”

“一定是藏到什么隐蔽的地方去了!一定是的!这个奸诈的家伙!肯定是放在某个你不常去或者会遗漏的小角落里!”

“我对自己的家可是很熟悉的,而且早就把所有有可能的地方都悄悄检查了一遍,没有遗漏的小角落哦?还有,你最开始给我的资料上面把他写的可是个老实人呢,你果然给错资料了吧?”

“我……只是查不到而已!再说了,当初就跟你讲了!就算查不到证据,这家伙也绝对不可能跟面相一样普通的,三条家的子嗣就没一朵白莲花!他们几个疯起来连自己人都咬!”

“这话怎么说?”

“去年的时候,三条家的两个末子一同离家出走了,这件事传了很远,连大阪这里都知道了。他们俩联手坑了自家老爹一大笔费用,然后头也不回的逃跑了。三条宗近据说被气得差点吐血。”

“因为什么事离家出走呢?”

“家丑不可外扬,所以详细情报没有泄露,不过光是这样就够难堪的了。听说在那之后,三条宗近对留下来的三个儿子也没什么好脸色。”

“没有好脸色吗……”

青江突然想起了石切丸所说的话。

“对了大哥,有个地方让我有点在意。”

“什么?”

“石切丸来大阪的动机,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你的说法是,他是被三日月宗近和小狐丸叫过来一起插手五条事件的,可若是如此。为什么五条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

三条家的少爷于此地失踪了,他们是不是也太安逸了一点?

“这……可能三日月他们在谋划着什么阴谋……我、我一定很快就能想出来的!”

“我对你的智商没有质疑哦大哥,但是呢,你都说了你查不到石切丸此前的记录,说明他没有参与过家族事件吧?一个从来没有参与家族生意的人,现在会被突然叫来帮忙吗?”

“所以说这其中肯定有阴谋!故意叫一个看起来没什么用的人来,然后来了又不去找他什么的……一定是……一定是想……”

“在我看来这与其说是故意把他找过来的,不如理解成不请自来更好一点。”

他是在没有提前打招呼的情况下,只身一人就到了这里。

“这样的话全都可以解释吧?没人找他也好,他所发挥的作用也好,这样都可以说通。他原本就不在三日月宗近他们的计划里。”

“不请自来?”

“他说是老家出了事,所以他才会到大阪来逃难的。”

“三条本家能出什么事啊……仅剩的三个继承人全跑我们这儿来才像是要出事呢!”

“嗯……我问了他,可是他也没告诉我,欲言又止的样子呢。之前不管对他做什么,他的回应都干脆的可怕,只有在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稍微的犹豫了。”

“你对他做什么了???”

“关注点错了啊大哥,能好好听一下别的地方吗?”

“别的?他对你的回应吗?!那他对你回应什么了?!!”

“…………”

照这个架势要是说上垒了,话筒那边的男人搞不好会直接带人杀到家里来吧?

“嘛……算了,我直说吧,听好了大哥,去调查一下三条家发生了什么事。”

“……他绝对是骗你的!”

“嗯……怎么说呢,直觉也告诉我他有在骗我,可是他骗的太合理了我目前找不出破绽啊……”

没错,那个男人的城府肯定要比那副单纯的外表深很多,但他到底哪里是真的,哪里是假的,青江分辨不出来。

“反正你很闲嘛,去干点正事喽。”

“我一直有在干啊!我才不像你是吃白饭的!之前好不容易说服了警局帮我们干掉那两个家伙,后续进展我在跟进啊!”

“哦,那有杀掉吗?”

“…………”

“警局的杀手也不过如此嘛。”

“至少警局的杀手不会像你一样把危险分子养在家里!!”

“这可说不准呐,像石切丸那种听话的危险分子养起来还是很轻松的,而且就说我也有在警戒了。爱上的同时不放松警惕,这是父亲从小就教我的。”

“所以说你果然是喜欢上了?!!”

“我一开始就说我喜欢上啦,求祝福哦~”

“不准!我一开始也说过不准了!!!快把那个恐怖分子从你家里扔出去!他绝对不安好心,绝对是想欺骗你然后把你的家当据点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

“嗯……已经从危险分子升级成恐怖分子了吗?他来了以后好像只帮我干了厨房的事呢,干的很不错哦~”

“肯定没安好心!这套路我再清楚不过了!表面上看起来是对你好,实际上心怀鬼胎!把你家变成了据点就可以安心的为所欲为了!他……”

“知道了知道了,三条那边的事就拜托了再见。”

觉得再说下去也没意思,青江毫不犹豫就将兄长大人的哀嚎隔绝在了手机里。

好啦!

买晚饭买晚饭。


石切丸似乎对于蔬菜不太感冒的样子,所以青江这回买了肉食来投喂他。照例买的不多,他跟石切丸的说法是为了保持食材的新鲜,不能因为有冰箱就放松了对食物的要求。

实际原因当然是他需要足够的私人时间去跟兄长汇报信息。

不过,当他做着小动作的同时,家中的石切丸可能也正在做着什么,不能时时观察到他的状态,青江还是有些不放心。

早知道就在家里装摄像头了……

啊可是那玩意儿会把自己的日常也拍下来吧?太恶心了……

回到家的时候,石切丸还是那副好好先生的样子,穿着围裙恭候多时,一边给青江回家吻,一边就接过了他手中的便利袋。

“辛苦了,下次我去买吧。”

“不用不用,房主怎么能让客人做这些呢?晚餐我来吧。”

“我是个还没付账的房客啊,多干点活是不是可以抵扣费用呢?啊……有牛肉,做酱汁蛋包饭可以吗~”

“可以哦。”

面前的男人有种高兴的要飞起来的感觉,看来食物买对了。

“对了,我刚刚又按了几次那个号码,还是关机,被你言中了。”

想也知道不可能开机了,鹤丸国永现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那我是不是得一直在这儿了……在他开机以前……”

“房钱可以等到最后一起结。”

“多谢啦。”

“或者你也可以回家去,回去以后再想办法联系他。”

“回家啊……那里暂时回不去呢。”

“是吗?”

青江一边听着他的台词,一边在心底小心翼翼的琢磨他所说的话。

三条回不去,说明三条家的危机还在持续着……

可是本家有难,三个继承人居然全都跑了出来?到底是什么情况啊……不回去支援一下不要紧吗?三条宗近老爷子还真是有点可怜。

他盯着男人在厨房忙碌的背影看。

不知道大哥能不能查到点什么……那家伙最好发现些什么吧,不然怕是要被他唠叨上很久,京极当主一急起来什么话都说的出口,烦人又烦心。

居然会想出把我家当据点这种说法,我像是会连窝都丢掉的人吗?

石切丸做的蛋包饭非常美味,比起中午乱七八糟的杂烩好了不少,口味也没那么甜了。青江在心里又庆幸了一遍自己买对了食材,然后懒散的看着新上任的家庭煮夫替他收拾桌子和盘子。

流动的水花,还有绿色的青柠香皂,石切丸的身影仿佛融进了厨房一样,没有任何突兀的因子。

融为一体……

青江看着那高大的身影出了神。

据点啊……

一般来说,人类只有在自己的地盘上才能安心做事。

啊咧?等一下,我上一次去厨房是什么时候……

石切丸熟练的使用着厨房的一切,抹干全部的水渍后将抹布挂在了窗台上。在青江的印象里,昨天晚上的时候,石切丸也像这样处理了厨房的一切。

昨晚的晚饭是青江做的,但是因为要检查石切丸的包裹,所以他非常随意的做了顿简单的大阪烧,在厨房手忙脚乱赶工的时间不超过一刻钟。

再往后呢……

大哥还说了什么来着?不小心漏掉的地方什么的……

“热水烧好了,青江。”

“啊,你先吧。”

“我以为你会跟我一起呢。”

“聪明人是不会重蹈覆辙的哦?更何况距离我被你推倒还没超过二十四小时。”

“哈~好吧。”

石切丸被他的说辞逗笑了,眼底满满的都是对他的包容,随后男人拿起简单的换洗衣物,独自一人就进了浴室。

青江不止一次想溺死在那耀眼的紫色瞳孔中,但现在不是他沉没的时候,男人走进浴室以后,他就缓缓的去了厨房。

因为不需要做饭,也不需要洗碗,所以青江完全没有前往厨房的理由,他从昨晚开始,确实把这里的据守权给丢弃了。

但是……应该不会吧……

青江轻手轻脚的打开一个个柜子,检查那些他码放得整整齐齐的厨房用具。

应该不会吧……所以只要把这里大致看一遍就好了,算是宽慰一下自己的疑心病。

要是他真敢这么做,就得算到自己昨天晚上会花很长时间翻他的包裹,从而没时间发现厨房的异状才对。

那样的话……那样的家伙实在是太可怕了……

柜子被打开,关上,跟浴室的水声合在一起,莫名的让他心烦,检查完了下层的柜子,青江在检查上边的两个橱柜时,想了想还是搬了张椅子。

毕竟他的猎物很高,而以他的视线,站在地板上似乎看不完全。

而看不完全的话,还是无法消除他的疑虑。于是,抱着打消自己疑心这一目的的青江站上了椅子。

再然后,抬高了自身高度的他,看见了那个被藏在陶瓷罐子底下的手机。

“…………”

白色的手机和白色的罐子,不仔细的话很容易遗漏掉。但是不管怎么说……


那绝对,不是他的手机。


啊啊……父亲的教诲果然是对的。

青江默默的收拾好了一切,站在浴室门前等着石切丸的出现。

自己骗回来的果然是个可怕的家伙。

无论何时,哪怕身陷爱河都不能放松警惕,不能把全部的信任都交出去,这样的话……

只有这样……

他看着男人从氤氲的水汽里走出来,握紧了藏在口袋里的枪。


只有这样,被欺骗时才不会觉得痛苦啊。





评论(16)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