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躺平中,更新不定期哦╮( ̄▽ ̄)╭

刀剑万事屋31:勇敢的少年啊,快去参加学园祭!

关于百鬼的二刷,之前联系了代理太太,但是收到了非常不幸的消息……从十一月起,原纸要涨价了_(:з」∠)_

具体涨多少还不知道……因为原本预留的空间就很小,再加上二刷数目少,成本肯定要提高,所以……还是等原纸价格确定了再说吧。゚(゚´Д`゚)゚。



本丸的休眠时间是晚上九点。

因为不能开灯的缘故,所以与其黑灯瞎火的乱摸,还不如收好力气早早休息,这是刀剑男士们能够达成的为数不多的共识。但是,九点钟,对于现世来讲正是狂欢的开始,就连小学生都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睡觉。付丧神们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的主人是个宅到没朋友的宅女,骚扰推销的电话都很少能打到她的号码上来。她是如此,属于博多的那个红色小手机就更是如此。

陷入沉睡,然后在十点整被吵醒什么的,这是粟田口一家从来没想过的事,刺耳的邮件提示音伴随着震动还有屏幕的突然亮起,大宿舍里的短刀胁差顿时醒了一大半。博多迷迷糊糊的爬起来看手机,然后套上外套在一期担心的视线中迷迷糊糊的走了出去。

不知是巧合,还是发件人知道他们家人口众多的缘故,对方非常认真的在邮件开头表明了想找的对象。博多连眼镜都没有带,就这么眯着眼睛找到了安定和清光所在的双人宿舍。

“哈?半夜来委托了?”

“是你们的名字啊……”

博多抱着他们俩的被子,手还在坚强的给冲田组的两位举手机。

「安定清光,我刚刚下定决心了,这次请一定要帮帮我!我认真的!」

邮件内容有些不明所以,但是确确实实的写着他们俩的名字。

“要回复什么?”

“唉……不管它也可以吧?”

“好……”

大家都困的想睡觉,所以敷衍的就把这封邮件给过了,但是没等安定和清光舒服的睡上多久,博多就又捧着小手机来了。

“第二封……到底怎么办?”

小短刀困的半死,直接把手机扔给了他们俩,泛白光的屏幕上,这次依旧写着不清不楚的内容。

「具体方案我已经规划好了,明天可以见面吗?行动快的话应该一天就能完成呢。」

“到底谁啊……到底是要干什么啊……”

“不知道呢……”

“唔……”

“回去吧博多,这种邮件不管就好了。”

“哎?可是是找你们的吧?”

“那可不一定哦,说不准是同名呢?”

“也是……”

三把刀差不多都是睡懵了的状态,几句话就再次把这封邮件给放置到了一边。一蓝一红两把打刀听着博多迟钝的关门声,还有他渐渐走远的脚步声,安详的闭上了眼睛。

再然后。

等到了第三次,房间里充斥的就不再是博多那温和的气息了,惊醒安定和清光的是强烈的杀气,而他们睁开眼后看见的只有手握本体的一期一振。如同王子般温柔微笑的太刀将本体插在地板上,以一种几乎要戳到他们眼睛里去的力度把手机送了上去。

「安定!清光!就这么决定吧!!!」

收到的新邮件一共是两封。

「跟我去征服世界吧!!!」

看到这句话,清醒过来的安定和清光终于意识到是哪个不知好歹的现世人类干的了。

“抱歉……马上处理……”

在一期的目光洗礼下,清光伸出手去,直接拨通了保存在通讯录里的号码。

“喂。”

“怎么样?看到我的邮件了吗?”

话筒对面的人精神的很,这个点对他来说确实远远不到睡眠时间。

“看到了,请用人话翻译一下。”

“征服世界!”

“说人话。”

“那就先……征服学校!”

“说人话。”

“我想参加学园祭啦……”

“说人话。”

“这个已经是人话了啊!!!”

“那看来我们之间的物种隔阂没救了呢,总之听不懂,明天再说可以吗?”

安定抢过手机,单方面终结了这场通话。

“如果我们还能活下来的话。”

态度恶劣的挂掉手机后,两把打刀立刻换上了乖巧的表情,坐在一期对面眨眼睛。

“还有别的遗言吗?”

可惜,效果不佳。

“现在说对不起可以吗?”

“可以,但是我不接受。”

一期将刀架在了他俩的脖子上。

“放心吧,明天我会去跟长曾祢殿下说对不起的。”

这点请放心。


学园祭是什么东西?

如果拿这个问题去问现世的年轻人们,得到的肯定都是不屑一顾的回复,所谓学园祭,就是全校学生聚在一起嬉戏玩闹,展示才华的日子。现如今的社会中会有人不知道学园祭是什么,乍听起来简直不可思议。

不过,总的来说这个论断是没错的,因为不明白学园祭定义的这拨家伙们并不是人类,而是刀剑。

“学园祭?是以学校为主题或中心的祭祀吗?祭品得用什么啊……”

这是本丸一众进过神社的刀剑们的回答。

“听起来像是纪念日?”

长谷部原本离正确答案还是有些接近的。

“某所学校遭遇了大屠杀所以要把那一天当做节日来铭记吗?”

可惜最后还是跑去了莫名其妙的方向。

“是为了祝福学校办的更好而举办的活动吗?比如说,把活动办的非常好的话,一定会吸引社会上的注意吧?然后下一次就能顺理成章的招揽到很多学生!就算趁机提高学费也不会有人介意的!能办成连锁活动的话还可以邀请广告商,吸引更多的人前来参加,然后越办越好良性循环,接着开分园,办更多的活动,最后就可以……”

本丸内某个子不高但是商业头脑强悍,其兄长拒绝透露其姓名的短刀所说的答案,大概就是全体付丧神中最为接近的了吧……

嗯?你问审神者?

哦哦,她当然也回答了,一般来讲关于现世的事物,有不懂的肯定会第一个去问她,只是她所说的答案……

“学园祭啊……学园祭就是那种会让受欢迎的人更受欢迎不被关注的家伙拼死拼活都得不到关注的舞台。是非常残酷非常现实的地方。”

…………

“妖女说的都是什么啊……怎么到她嘴里就成了一点都不好玩的事……还有你们家到底多少人?都是做什么的啊为什么会连学园祭都不知道?”

“难道是很好玩的事情吗?”

“有多好玩呢?在我听来也是像祭祀一样的东西嘛。”

安定和清光坐在连弟的对面,一边面无表情的对人类少年阐述他们对于学园祭这个词的印象,一边快速的用餐厅的不锈钢叉子凶狠的在餐盘中进行演练。

“而且我们还没跟你算账呢,知道我们后来被粟田口家的揍得多惨吗?都已经是可以进手入室的程度了!”

“手入室?那是什么?”

“那个你不用管,你只要明白,我们已经很好脾气了,不仅耐着性子在家里进行了调查,还找主人恶补了一下学校的相关知识。”

“你们不会真没上过学吧……”

“你说呢?”

原本漂亮的草莓芝士蛋糕被他们切的七零八落,散在盘子里的样子就跟他们面前的少年一样可怜兮兮。

“呃……对不起……其实学园祭就是……”

“啊,关于这点,因为主人很多时候都不靠谱,所以我们也没太指望她,比起她的话——哦啦!好机会!”

安定终于拿下了一血,他用叉子强行扣住清光叉子的同时,反应迅速的一把捞起了连的餐具,叉起那颗大大的草莓就塞进了嘴里。

“好甜!~~”

“胖死你!!!”

“嘛,这种时候就特许你尖酸刻薄一下吧~别哭哟~”

安定捂着脸,幸福到眼睛都笑成了弯弯的形状,赶在清光爆发以前,人类少年识相的叫来了服务员,给他们又要了一份同样的甜点。

“那个……抹茶也是很好吃的,不用局限于草莓啊。”

“比起寓意不明的绿色,当然是明艳艳的红色更好看啊。”

“比起苦涩的东西,我们还是更喜欢甜蜜的东西呢。”

“好吧随便你们……那把抹茶给我吧,我的橙子冰沙跟你们……”

换……

连没能将那个最重要的动词说出来,他把装满了黄色冰霜的杯子递给了安定,想拿抹茶时被清光一个眼神就吓的缩回了手。

“呃……你们接着说……”

少年抖了一下,选择了喝自己随身携带的矿泉水。

“哦,原本想去问碟子小姐,但是她说她一直在国外上学,那里没有学园祭这种东西。所以……”

第二盘的草莓芝士很快就上来了,但是两把打刀仍旧遵循着武士的天性展开了决斗,叉子在他们手中快到只剩残影,雪白柔软的蛋糕要不了几秒就被戳散,只有草莓完好无损的窝在盘子的正中央,鲜红欲滴,看着就甜。

“所以最后去问了你姐姐。”

“魔女的回答应该更不正常吧……”

身为弟弟,对于姐姐的脾气还是了解的。

“她从初中开始就一直是机关要员,比起那些只看表面只图玩闹的凡人们,学园祭对她来说应该就是重复不断的统御,决断,更换进攻路线等等。还要准备应急计划来抵御世间法则的暴走。”

“唔,确实如此。”

“但是呢,双小姐还是很疼你的。”

清光敷衍的回应了一句,接着终于打掉了安定的叉子。

“听到是你的委托以后,她马上打起精神给我们好好的解释了一遍。”

所谓学园祭到底是什么东西,以及你会希望我们做的事,基本上已经清楚的差不多了。

“要不然谁会在这里……陪你啦!!”

击退了想要反扑一博的安定,清光目标明确的向着草莓叉去。然而另他没想到的是,失去了全部武器的安定,这次居然直接握住了他的手腕。

“什么?!”

“这是夺刀术哦,你忘了吗?”

将向前主学来的厮杀技巧运用在夺食上面的安定,凭借着力道的推动将叉着草莓的叉子完美的运送到了自己的嘴边,少年模样的付丧神调皮的顿了顿,接着在清光惊愕又失望的眼神中又将他的手腕给绕了回去。

“不过你说的也没错呢。”

蓝色打刀笑嘻嘻的把草莓塞进了红色打刀的嘴里。

“要是变胖了就不可爱了。”

“唔……”

“甜吗?”

“超——甜的!!”

“是吧!”

“是啊!!!”

连看了看对面两个笑成了花的男孩子,默默的喝光了自己的白开水。


来自于连的委托其实非常简单,他想参加一个月后举办的学园祭,仅此而已。

只是,由于他平日里言行古怪,所以错过了班级活动的报名时间。

“那群凡人们居然不叫我,哼,估计是怕跟我这样的勇者待在一起,会承受不住我的霸王色霸气吧。”

“只是单纯不想叫个连话都听不懂的人来做帮手吧?话说你能干什么呢?你压根就不能帮忙吧?”

“他们绝对不想叫一个跟桌子对视半天企图用念力来移动它的家伙,换作我们也不要。如果不是主人和双小姐开口的话绝对不要。”

清光和安定穿着一蓝一红的休闲装,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连所就读的高中,今天是周日,学院很多地方都在进行着学园祭的准备工作。所以对于来访者的审核格外宽容,再加上这所学校本来就是允许外校人员参与活动的,所以打扮得比普通高中生还要可爱很多的冲田组完全没有遭到怀疑。

“那个不叫念力!那个是帝赫拉斯精神之力,是通过精神力来分析桌子的结构,了解它跟地板之间的间隙所在,然后……”

“好啦好啦,命名和原理什么的随便你啦,班级活动参加不了的话该怎么办?”

“哼……区区班级活动而已,我的眼光本来就不局限于此!”

连不屑的说。

“本来嘛,我的征途就是更加宽阔更加缭乱的整个学园!”

除去班级这个单位,社团也是被允许组织活动的。而且不仅是活动,像轻音部和话剧社之类的社团,更是在学园祭的晚间表演会上有着固定的节目编排。

“如果能在舞台上表演的话,大家一定都会认识我的!到时候全校都会记住我的名字,这可比在班级上交几个朋友什么的厉害多了!”

首要目标,就是拿下轻音部的主唱名额。

“虽然我没学过声乐,可是身为勇者,有些事情是不用学就会的!我很认真的给轻音部写了歌,说不定他们会因为看中我的才华而直接录用我。就算他们意识不到我的荣光,那我们还可以去话剧社,演技什么的,这个我绝对没问题!”

“你确定?”

跟在少年后边的两振刀剑一脸不信。

“你确定你真的能上台表演吗?你不会怯场?”

“当然啦!反正还、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呢!我可以练习的!”

“你现在就已经在怯场了啊少年。”

安定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怯场的话你也不会叫我们过来陪你了吧?”

清光也同情的拍了拍他的另一侧。

“嘛,总之就是叫我们给你打前阵,你看对方不难相处和颜悦色的话再把自己送上去,是吧?”

“才、才不是呢!只是你们俩的无能刚好可以衬托我的……呃啊……”

两边的肩膀同时被用力的抓紧了,少年在吃痛的同时看了看安定和清光的指甲,识相的闭上了嘴。

轻音部的教室非常大,教学楼中最大的一间分给了它,足见这个社团举足轻重的地位。社员数量也非常多,而且现在依然开放成员招募,很明显,他们预备好的晚会节目不止一个,这是大社独有的特权。

“哦!面试吗!”

接待他们的是个花里胡哨的家伙,因为周末没有规定必须穿校服,所以整所学校中还是便装的居多。穿着花褂子的人类高中生将站在前边的清光安定还有躲在后边的连仔细打量了一番,满意的点了点头。

“嗯!形象非常不错!就外在条件来说完全合格啦!如果能上台的话一定会有不少迷妹呢,哈哈!”

“虽然听的不是太懂……不过我就默认你是在夸我可爱了~”

“嗯,很可爱哦!你们会唱歌吗?还是擅长乐器?”

虽然衣着品味有点迷,不过对方的审美还不错,讲出来的话也很和付丧神的意。

“我们都可以。”

“哦?!这么厉害的吗!”

“嗯,这家伙还为你们社团写了歌。”

安定将连向前推了推,可是连依旧紧张的缩在他们身后,不肯动一下。

“别害羞啦!现在就害羞的话,以后可不好上台啦!”

似乎比连大一级的少年也鼓励了他一下,接着就带他们去往存放乐器的地方,整间教室的人非常多,基本上都是已经定下表演的成员们,几个一组的商讨着一个月后的演出,看到前来面试的三人组全都投来了好奇的目光,连在这样的视线下缩的更紧了,扯着安定和清光的袖子让他们先上。

“你们学的是哪种乐器?琴?吉他?贝斯还是……哦哦,会弹吉他吗!”

不等负责人介绍,清光就动手拿起了其中的一把吉他。

“来!露一手吧!”

“拨子呢?”

清光伸手摸了摸琴弦。

“什么拨子?”

“弹这个用的啊。”

他做了一个划拨的手势。

“哎?你想弹什么??”

“三味线。”

“…………”

“这个不是三味线吗?”

“一看就不是吧?!”

“哦,那我不会弹。”

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清光把手中的弦乐器放了回去,清了清嗓子。

“我们来唱歌吧,安定。”

“好,那个鼓可以用吗?我想有节奏一点。”

“架子鼓吗?稍等我给你找一下……”

原本想给安定找敲鼓工具的少年话还没说完,安定就当着他的面直接上了手。他站在组合鼓中最大的那面边上,咚咚咚的就敲了起来。

“这样、可以、吗——”

“好嘞——准备——嗨咿咻!~”

“啊索嘞索嘞~~”

“打住打住!你们在唱什么???能剧吗?!”

“不是啊。”

站在舞台上的两个少年模样的付丧神摇了摇头。

“是大河剧。”

“坂本龙马之死这一幕。”

“出去!”

我们学校没有唱这种东西的社团!


“我是很想你们可以称托我……但是不要糟糕得连我的机会都给搞掉啊!!!”

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赶出轻音部,连羞愧的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嫌我们不好吗?那你第一个上啊,这不啥事都没有了。”

“我……咳咳,不行,一上来就把我放出来的话,对他们这种凡人太残忍了!凡事都要循序渐进才行。”

“啊啊……懒得听你说话,接下来干嘛?早点完事早点回家。”

清光原本就没什么耐性,对于现世的学校也不感兴趣,陪着连跑上几层楼梯就差不多到了极限。

“接下来……嘛,轻音不行的话,还有话剧啦!让他们见识一下我炉火纯青的演技吧!这可是不被记载于书本的世界之战中,各个国家都谈之色变的头号间谍所传授给我的!”

“演戏就行了是吧?”

“是,但是不准再演什么大河剧!给我好好按照人家的要求来做!”

“知道啦……”

提不起兴趣的打刀组相互扶持着,一路跟到了话剧社的门口。

比起轻音部,话剧社的规模也不容小觑,虽然节目安排没有轻音那么多,但是每一出话剧占有的时间并不少,合计算一下的,他们也是份量十足。

“今年准备排两出,主体是恶搞和互换。”

话剧社的面试官是个小姑娘,从见面起视线就在他们三个的脸上来回转,手指纠结的在裙边上绕啊绕,声音也甜甜的。

“一出是灰姑娘,一出是堂吉柯德,但是准备让女生出演男性角色,男生来出演女性角色。也就是说,加入我们的话,会需要你们出演女性呢,可以接受吗?”

“这个很正常,以前的大河剧全部是男性演的,看起来也没什么问题。”

一听到大河剧这个词,连就紧张的拽安定的衣服,不过,对面的小姑娘完全不知道刚刚发生的事,她在得到安定和清光的同意后就迈着小鹿一样蹦蹦跳跳的步子取来了台本。

“请先试演一段吧~要灰姑娘还是堂吉柯德呢?我推荐灰姑娘哦~”

“随意随意,帮我们挑一个适合的可爱角色吧。”

反正不管是那个什么姑娘,还是棠梨,我们全部都不懂。

“那就灰姑娘的这一幕吧,正好是三个人呢。请饰演一下灰姑娘和她两个姐姐的初次见面~角色分配你们自己定吧,准备好了叫我哦~”

“啊啊不需要。”

“哎?”

“准备什么的不需要啦,这里的这位可是有着神一样的演技呢。”

清光用力的扯了一把,发现连弟死死的黏在安定身上以后,暂且又一次放弃了把他拖到前边来的想法。他们俩快速的把剧本过了一遍,感觉台词并没有什么难记的地方。

“主角是那个灰姑娘吗?”

“没错哟~你们没看过吗~”

“再跟你确认一下而已,主角的话就交给他。”

安定说着戳了戳连弟的脸。

“没问题吧?主角哎,如果表演出彩抢到这个角色的话,你在学校一定会出名。”

然后,还可以交到更多的朋友。

“如何?顺利的话你的本意就达成了吧?”

“唔……随、随便啦。”

“那就这么定了。”

清光啪的一下合上台本,还给了接待他们的少女。

“对了,关于台词,如果可以的话,想自由发挥一下。”

“好~没问题,我会用笔记录下来,说不准能够找到更好的灵感呢!那么,准备好了吗?”

灰姑娘与两个姐姐的第一次会面。

“就是这一幕,开始啦——”

话音刚落,站在她面前的,面相上成的两位美少年姐姐一把就将“灰姑娘”推到了地上。

“哎?”

坐在地上的连也是一脸懵逼。

“我还没说台词啊!”

“谁准你站着说话了啊垃圾。”

“反正都已经灰蒙蒙的了,跟地面更配不是吗?”

安定的手搭在清光的肩膀上,清光则一脸不屑的弹着指甲,由内而外的散发着反派相。

“不不不,这是初次见面!这个时候我还不是灰姑娘呢!我是正常时期的辛蒂瑞拉啊!”

“哦,那反正早晚都要灰蒙蒙的。”

“早晚都一样咯。”

“你们会预知未来吗?!?”

“你很烦哎!有没有好好揣摩角色心理啊!姐姐们肯定早就打算欺负主角了!我们说这番话是完全合理的!”

“你……你们……”

“啊,你的衣服很漂亮嘛,归我们了。”

“如果姐姐大人们喜欢的话……”

“身上那件也不错。”

“直接扒吗?!!”

“有什么关系?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父亲大人在家的啊!!!”

“哎?居然在家吗?”

“难道不是跟着后娘跑出去潇洒了吗?他只是负责把两个欺负人的姐姐送过来啊。”

“太黑暗了吧?!”

“啊,你的房间不错嘛,以后也是我们的了。”

“如果姐姐大人们喜欢的话……”

“说话态度注意一点!你是在施舍我们吗?!”

简直就是在本色出演的两把刀同时弯下腰来,一左一右伸出手臂,把可怜的灰姑娘壁咚在了狭小的范围内。

“对不起!!请姐姐大人们拿走吧!我去穿破衣服!我去睡灰堆!!”

“啊,那块草莓芝士蛋糕很好吃的样子。”

“点心也是姐姐大人们的!”

“很好,一会儿记得去买,打包七份带走。”

“来真的吗?!不是演戏吗?!”

“啊,你的钱包也很漂亮。”

“你们是想要钱吧?!已经开始明目张胆的打劫了吗?!”

“哎呀,你的银行卡也很漂亮。”

“你们居然知道银行卡?!妖女教给你们的吗?!不过没用的,我的银行卡可是被魔女附魔过的,她早就施加了无法破解的……”

“密码是你的出生日期还是她的呢?我觉得应该是你的吧?把学生卡给我们看一下。”

“喂?!!等一下!这已经不是演戏了!”

可怜的灰姑娘似乎想跑,但是没用,表情恶毒的冲田组早就把他框在了原地。

“你们别这样!我也不是好惹的,我将来可是要嫁王子的!”

“哎?这种时候居然不是依靠超能力,而是王子吗?”

“那个、那个王子可厉害了是个盖世英雄!会踩着七彩的云朵来送鞋子的!到时候你们俩的脚就不保了!”

“啊啊真遗憾,到时候就麻烦你把脚送给我们吧!一人一只刚刚好。”

“住手啊灰姑娘才不是这么血腥可怕的故事!”

“确实不是呢,卡!——”

突然插入的男声算是拯救了不知所措的连,面容严肃,就连周末都穿着校服的男孩走到目瞪口呆的面试官身边,伸手推了推眼镜。

“你们刚刚演的是什么?”

“灰姑娘。”

安定和清光拉着连站了起来,拍了拍手。

“有问题吗?我们这不是很完美的表演了灰姑娘被欺负的那一幕吗?”

“嗯,是很完美。”

严肃的人类小哥点了点头,接着用手指了指门口。

“接下来请表演一下完美的从这里滚出去的姿势。”

走好不送。


“都怪你们!这下全部落选了啊!!!”

第二次被赶了出来,连的脸色终于憋成了红色,再差一步就要哭出来了。

“你真的是很奇怪哎,叫我们来帮忙的是你,现在又怪我们没用的也是你。真觉得我们碍手碍脚的话,开口让我们回去不就好了?或者说,你自己一个人进去吧,不管是表演还是唱歌你都很行的不是吗?”

“一个人的话……”

“要是认死了你一个人不行,就算初试过了你后面也不可能行,趁早回家算了。”

“不行!我跟魔女说好了的,我一定会在学园祭找到朋友的!!!”

“要交朋友很简单啊,没必要等到那个什么学园祭吧?”

安定一把拉过哭唧唧的人类少年,指着走廊上,操场上,还有教室里熙熙攘攘的人群给他看。

“你周围的人一直很多,走上去打个招呼,告诉他们你不小心错过了班级活动的报名时间,问问他们需不需要人手不就好了吗?就算失败也没关系啊,你们又不是一个班级的,这所学校又这么大,以后都不一定会再碰面。”

“我……”

“去吧,去试一下。”

清光从后面推了他一把。

“大活动参加不了的话,就从其它的小活动开始吧,我们也不会走远,就站在一边等你。”

“呜……”

“加油哦~”

“不要放弃啊。”

两把刀难得露出了温柔的表情,轻轻的将他推到了最近的一间教室前。人类少年透过窗子看了看里面忙碌的景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听话的推开了门。

“你、你们好!”

连一进门就紧张的来了个深度鞠躬,想说的话也一股脑儿的全倒了出来。

“你们这里还缺人手吗?!需要帮忙吗?!我、我……那个……如果可以的话能够让我加入……吗……”

越到后边他的声音就越低,好不容易讲完了台词的勇者少年鼓起勇气抬起头,发现整间教室的女同学全都一脸惊讶的望着自己时,吓的他差点又一次躲回安定清光的身后。但是两把刀死死的堵住了门框,让他进退两难。

“你……想加入我们?”

貌似是主策划的女孩子总算开口了,她好奇的看着连的脸。

“嗯……可以吗?”

安定和清光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后背,感觉到鼓励的高中少年彻底豁了出去。

“无……无论如何我都想参加学园祭!请让我帮忙吧!不管是什么样的活我都会做的!”

“人手的话我们确实是不足,因为今年把男女生分开办活动了……你……什么都可以做?”

“是!”

“嘛,感觉看脸也可以……这样啊,多加你一个可能顾客们也会觉得有趣吧。”

“有趣?”

“嗯。”

女孩点了点头,转身去给连弟拿衣服。

“我们今年的主题是女仆咖啡。”

“哎?”

“给,这是最大码的衣服~”

“等、等一下!”

“感觉会很可爱呢~所谓万红丛中一点绿,别害羞哦~”

“不不不!这跟我想的不一样啊!!!!”

“啊咧?难道你不是因为想穿女仆装才进来的吗?”

“不是啊啊啊啊!!!”

抗议无效。

鼓起勇气迈出了重要一步的少年,要不了多久就被笑嘻嘻的女孩子们给淹没了。


“噗哈哈哈哈哈!!!居然真的进去了啊!!”

“那么明显的异样居然会看不出来,你以后要怎么拯救世界啊哈哈哈哈哈!!!”

“你们果然是知道的?!”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嘛,只有这间教室里全是女生啦。”

为衣衫不整的少年充当人工隔板的付丧神笑到身子都抖了。

“其实我们也没想到你会进去啦!怎么说呢,你的勇气总是来的莫名其妙呢,噗~”

“呜……女人好可怕……太可怕了……”

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的少年哭丧着脸整理衣服。

“而且明明是你们叫我进去的!都说到那个份上了!我当然要试一下!”

“好了好了,不错,这是个好开头呢,既然如此,再去试一次别的怎么样?”

“什么?”

“反正也回到最初的原点了呢。”

安定指了指走廊的尽头,不知何时他们又绕了回来,那间最大的社团教室就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把你刚刚的干劲儿拿出来吧,这次我们俩不进去,但是会在门口看着你。”

“…………”

“走吧。”

清光替连弟理了理衣服,半拉半扯的把他带去了轻音部的门口,安定则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他精心准备的曲谱,塞到少年手中后就将他推了进去。

已经是黄昏时分,社员们也陆陆续续的回家了,人数所剩无几的教室里,连碰到了先前给他们面试的高年级学长。

“嗯?今天好像见过你啊?”

“我……这个是……”

“啊!曲谱?!哦哦哦原来是你啊,我正后悔没把你写的歌要过来看一下呢,完全被另外两个怪人绕晕了!”

“请过目……”

“谢谢啊!”

他写了很久的曲谱交到了对方手上,而应该说的话,最后也总算磕磕巴巴的说完了。

“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来定节目吧!~”

“哎?这就……完了?”

“嗯,没问题!”

学长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得跟夕阳一样灿烂。

“写得非常不错哦!!”

其实,等到全部搞定的时候,会意外的发现这些事情也没想象的那么困难呢。


“怎么样怎么样?!这样可以的吧?”

“可以了可以了,你别紧张啊。”

一个月后的学园祭当天,安定清光又被叫来了现世,作为亲友还被特许入了后台,围观一下连的准备工作。

“才没有紧张呢!我已经练习了一个月了,没问题的!而且轻音部里都是很好的人!”

“赶在他们没发现你是神经病以前多交几个朋友吧。”

清光嫌弃的瞥了一眼少年身上那花里胡哨的衣服。

“对了,因为双小姐意外出差了,所以是主人代替她来的,这点你知道了吧?”

“嗯,魔女昨天晚上找我哭了好久呢,明明不是什么大事啦,还是可以通过魔术刻录来观看我的英姿的嘛。”

“那你就好好表现吧,我们替你录像。”

时间临近,刀剑们拍了拍人类的肩膀,算作最后的鼓励。

“别一上场就软了腿脚哦。”

“主人为了你可是难得的出了家门呢,还给你带了应援团,觉得害怕的话就一直看着他们吧。”

“嗯!”

对于未来充满了希望的少年点点头,道过别后就跟着同社团的乐器手们走进了幕后,他站在话筒前边,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而随着红色绒布的慢慢拉开,连一眼就看见了在观众席上显眼到不行的那拨家伙们。

“啊啊小连出来了!!小连小连!看这边!!”

审神者兴奋的拼命挥手,少年却只想大吼一声让她滚回家去。

你真的是来应援的吗?!有必要带这么豪华的应援团吗?!!

不仅是帮她举应援牌的禁欲系长谷部,审神者几乎把本丸里所有愿意出门的大型刀剑们全都带了出来。光是一个三日月宗近就吸引走了大量的目光,此外还有不说话不乱动就是文艺美青年的鹤丸国永,绅士风度十足的小狐丸和烛台切,王子般微笑着的一期一振,风雅博学的歌仙等等,就连石切丸和岩融都受到了女孩们的热烈欢迎,被投喂了不少的点心饮料。而完全没有意识到不妥,把本丸颜值担当几乎全部拖出来组团的审神者还在疯狂的喊着加油之类的话,可惜连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

硬着头皮开唱以后,就连自己亲手写下的台词他都忘了个一干二净,唱到高潮处还哭丧着脸喊破了音,但是这些都不要紧。

因为根本就没人在看他。全场的视线焦点都聚集在那一大拨空降的人身上,不管男生还是女生,全都热切而执着的追寻着符合自己审美的那一款,疯狂的拍着照片,录着影像。舞台上的状况到底如何,早就无所谓了。


听说事后,审神者又被双小姐绝交了一个月。



评论(17)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