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基本上所有的ao3链接都补完啦!微博打不开的话请在良好的信号环境下大力戳ao3(*°∀°)=3
如有遗漏欢迎私信(〜 ̄▽ ̄)〜

刀剑万事屋32:来玩狼人杀吧!(上)

周围人都在玩这个,但其实我不会玩……_(:з」∠)_

我的主业是打农药グッ!(๑•̀ㅂ•́)و✧

本篇还有兼桑时隔三十章的中二病大爆发(*°∀°)=3

忘记说了,这个是上篇~


月黑风高杀人夜……

这句常用的话,放到身处时间间隙的本丸来讲,应该换成月黑风高断刃夜更为合适一些,乍听起来有些残酷,但是刀剑男士们接下来数日所要面临的,跟当年的夺命厮杀确实没什么两样……

“想好杀谁了吗?”

身为审神者代理刃的长谷部站在五个黑影面前,用一贯的冷漠语气向他们提问。

“真的……不杀不行吗……”

为首的那把刀犹豫了一下,发出痛苦的声音。

“不行,这是游戏规则。”

“我们明明是同伴……”

“在游戏中就不是了。”

“怎么会这样……”

“下不了手吗?”

“呐,对我们而言,死亡是什么呢?是再也不见吗?”

他不会再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也不会再听见他的声音。

“就此别过,无法相见……”

“至少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是这样没错。”

“那真是……太…太……”

看不清身影的刀剑们颤抖着肩膀,许久才爆发出接下来的话。

“太好了啊哈哈哈哈!!快快快!就是他了,快点弄死他!”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他不在顿时就安心了呢。”

“可以好好玩了吧?期待一下主人的奖励~”

“呐呐下一个杀谁啊~杀谁啊~”

“等明天再说喽~”

长谷部冷漠的看了看在他面前狂喜乱舞的五把刀剑,在小本本上记好他们说出的名字就跑了出去。


“请选择一下,今天晚上你要开枪吗?”

“嗯……所谓的狙击手啊,就是电视上那种趴在地上,扶着杆子很长的枪,千里之外一击爆头的角色对吧?”

“没错。”

“可是枪呢!主殿给我买的枪在哪里?!”

“没有那种东西。”

长谷部打回了那只向他伸出来的手。

“你拥有的是狙击手这个身份,想杀谁告诉我就行了,只是个游戏而已别趁机要求主上给你买玩具。”

“我还只有三颗子弹??”

“你可以选择今天晚上先不开枪,等有目标了再说。”

“哎……无聊。”

“那换其它刀来。”

“啊不要啦不要啦!我知道啦!”

站在长谷部面前的付丧神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接着脱口而出了一个名字。

“就他了,我狙他。”

长谷部则在听见那个名字的瞬间皱了皱眉头。

“……他刚刚被狼人组杀掉了。”

“能死彻底吗?要是复活就不好了呀……”

“不会的,根据游戏规则……”

“保险一点好吧?”

“…………”

“万一他们没刺中要害呢??”

“…………”

“就他了,来一发!~”

“你还剩两颗子弹。”

近侍最终放弃了反驳,反正审神者没跟他交代一把刀不能死两次这件事。冷着脸在同一个名字上划下第二个叉以后,长谷部在年轻狙击手的脑袋上狠狠的弹了一击爆栗。

“别总是跑到和泉守那里看电视!更不准学电视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台词!”

小心我找你哥哥告状去。


“今天晚上,目前死掉的人就一个。”

终于走到了今夜最后一处地点,长谷部看起来也轻松了不少,站在他面前的是被审神者赋予了医生这一“职阶”的刀,可以选择救人,也可以选择杀人,救死扶伤,杀生成魔,全在一念之间。长谷部倒是很喜欢这样的角色设定,只可惜他获得的是旁观者的身份,无法参与其中。

“你是选择救活他呢,还是再另外杀掉一个?又或是静观其变。”

现在,他最为感兴趣的家伙面临着游戏开始以来的第一次抉择,是救?还是杀?根据审神者向他介绍的情况来看,在所有玩家身份都没有明了的第一夜,医生通常会选择放任自流,因为有些聪明的狼人会通过自杀来骗取药剂。

“哎~死的是他吗?真是有趣的结果。”

“是的,你的选择呢?”

“我选择用毒。”

“这样啊,你想杀谁?”

“医生”微微一笑,伸出手去,在长谷部写下的众多名字间转来转去,最后停在了那个已经被画了两个叉的名字上。

“他。”

“你们全跟他有仇是不是?”

近侍的手一下子没控制好力道,滋啦一下就将笔记本撕成了两半。

“不要一上来就无视规则啊主上知道了要失望的!给我好好玩啊!”

“嗯?我们是在好好玩啊,公报私仇什么的是绝对没有的哦。”

对方摇了摇头,非常高兴的跟长谷部解释起来。

“不如说,就是这么做,主公她才不会失望啊。”

“为什么?”

“请仔细的想一下,如果是主公来玩这个游戏,她又正好获得了杀人的资格,你觉得她会首刀谁?”

“…………”

“所以嘛,再毒他一下,更加保险哦。”

长谷部沉默了一会儿,捡起本子后在同样的地方划下了第三个叉。


狼人杀,貌似是外界最近刚刚兴起的语言类游戏,可以通过让玩家扮演不同身份,不同功能的角色来达到娱乐的目的。

审神者虽然足不出户,但有的是向她传递外界信息的人,此次,因为双小姐的绝交导致又没活接的审神者,干脆就在本丸里搞了一票大的。

久违的开了全体会议,将全部职业向爱刀们介绍完毕的审神者,最后罕见的遵从自愿原则敲定了十七把参赛刀剑的名字。

三条全员,伊达的鹤丸,光忠还有大俱利,接着是安定清光,和泉守与堀川这两对固定组合,和泉守还拖来了歌仙,以及看到歌仙与石切丸都在就跟着跳下来搅混水的青江,最后则是粟田口的一期,鲶尾还有骨喰。

“十七的话,就设定五个狼人,七个平民好了~嗯,预言家要两个,狙击手,医生,猎人各一个,因为狼人数目劣势,所以第一夜禁止预言家出来查身份哦~”

然后,交代完了全部内容的审神者面向十七位挑选出来的玩家,许下了胜利一方可以获得豪华大礼的承诺。

“这次绝对不会坑的啦!”

巫女拿着几张寒碜的蛋糕兑换券向刀剑们炫耀。

“双走之前好歹还留了点东西给我,拿这个做奖励很不错吧!那么~诸位——加油喽!~”

“明白!”

有了点心券这个目标,全体游戏玩家的热情空前高涨,在经历过第一夜后的第二天清晨,十七把刀全都规规矩矩的跑到正厅,等待长谷部宣布昨夜的结果。

“昨天晚上如期出现了被首杀的对象。死者是——”

严肃的近侍捧起用胶带粘连起来的笔记本,公布了不幸者的名字。

“鹤丸国永,身份平民,被狼人咬死后被狙击手一枪爆头然后还被医生注射了剧毒药水,以上就是昨晚发生的内容。”

“等一下等一下!!!什么鬼啊!!”

成为头号死者的鹤丸在听见自己名字的瞬间就跳了起来。

“全杀我?!我死了三次吗?!”

“是的。”

“不要这么认真的给我点头啊!这绝对违规了吧?!”

“主上也没说不可以杀同一个。”

“拜托你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啊!会有谁对准已经死透的家伙开枪和下毒的吗?!”

“据说在恨意的促使下,有可能做出任何不合常理的举动。”

“我……”

“恭喜,收集齐全部的仇恨了呢,马上就送你去小黑屋。”

“才不想要这种收集成就和奖励啦!”

“距离遗言时间结束还有半分钟。”

“哎?!”

“哎,除了语气词还有别的吗?除狼人外的其它死者都有一分钟的遗言时间,一般来讲可以利用这个机会重点提一下谁最有可能杀死你。”

“…………”

鹤丸环顾了一下四周,看了看在他周围坐的端端正正面露无辜的同伴们。

“……我觉得他们全都长得像嫌疑犯怎么办?”

“我想也是呢,时间到。”

鹤丸国永,猝。


“咿呀,真是残酷呢,鹤丸在另一个世界会过的好吗?”

在解决了鹤丸以后,回到大厅来的长谷部刚进门就看到了向他提问的三日月。

“放心吧,只是象征性的关几天而已。”

“啊咧?居然不虐待一下吗?”

“你想怎么虐待他呢三日月宗近?别那么自信的认为你自己不会进去。老实说,如果不是鹤丸有参加的话,第一个被首刀的绝对是你吧?”

“我有那么遭嫉恨吗?”

“有。”

坐在三日月旁边,与他同属三条的其余四振异口同声的拆了他的台。

“三日月的话,只要不是狼人身份就绝对会被狼人组给杀掉呢……”

“怎么看都是不洁,尽早祛除比较好。”

“三日月,就算是狼人也活不下去啦会被开枪打死然后再被针扎。”

“哈哈哈,就比鹤丸好了一点点哦~啊不过,就算这一点点可能也没用吧?也没规定狼人就不能杀狼人啊。”

“你们的意思是就连队友都会嫌弃我,对吗?”

三日月笑眯眯的挺起身子,吃力的摸了摸巨型薙刀的脑袋,然后一使劲儿把坐在岩融肩膀上的今剑给拽了下来。

“就不能考虑一下我的积极影响吗?”

“三日月的积极影响?”

摔在地上的今剑打掉三日月的手,缩回岩融怀里认真的想了想。

“怎么办?想不出来啊。”

“无解的题目怎么想都不会有结果的,今剑。”

“至少我的观察能力还不错啊,等到明天应该就能揪出一两条狼尾巴了。”

在强调自己优势的同时,三日月还悄无声息的将自己和狼人划清了界限。

“如果这样还是不要我的话,那我就改籍去粟田口家。”

“滚。”

“别过来!”

“…………”

这句话简直堪比死亡宣告,粟田口家参与游戏的三把刀立刻紧紧的抱在了一块。身为大哥的一期在保护身后胁差双子的同时,用眼神狠狠的将三日月怼了回去。

“好了好了别闹了,不是还有最后的一个环节吗?早点投票,我还要去做饭,今天主食依然是白菜,你们别看我了!”

光忠带着大俱利坐在角落里,开场伊达组就去了一个,看得出他心情不怎么样。见此,长谷部拍拍手,示意在场的刀剑们可以选择投票了。

“嘛,反正是第一天,大家随意。”

“我记得除了票数最多以外,同时还要达到半数或以上才行吧?”

“嗯,毕竟有十七把刀参与了……啊对,现在是十六。”

长谷部敷衍的回应了一下石切丸的提问,接下来开始挨个儿询问刀剑们想要投给的对象,统计票数。

第一天的投票照理说应该是分散的,因为被选择杀掉的是鹤丸,从这点来看根本找不出任何的线索,付丧神们要么弃权,要么就是恶作剧的投给某一位同伴,反正对结果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投票完了的话,接下来就是自由时间?”

“是啊,要去打劫长谷部吗?”

听到三日月的声音,小狐丸条件反射的就想明了他接下来的打算。

“把他的笔记本抢过来。”

“然后我们就能知道全部的身份了。”

“没错。”

“就是这样。”

三条家的两位默契的击了个掌,随即就把脸扭向了不同的方向。

“才不要陪你呢。”

“我想也是,石切丸更听话一点。”

“他的打击数值也比我高了不止一点哦。”

“这样的话敲晕长谷部不是很方便吗?”

“你确定他不会先敲晕你?”

“哎~别这样啦,我们换个话题好不好?小狐你刚刚投给了谁?”

“你先说。”

“我弃权了。”

“真狡猾啊……”

“哈哈,这不是必然的吗?”

三日月看着长谷部忙碌的身影,难得认真的说道。

“我们都很久没吃过点心了吧?如果能赢到点心券的话,就可以泡着茶好好的过一下午了,所以我得小心点,随便投票可是会误杀的,现在线索太少。”

“喂喂……别说这种话啊,你、你认真的吗?难道三日月你是认真想玩这个游戏的?自从时间朔行军被剿灭以后我就没见你对事物有过干劲……”

“难道你不认真吗?”

“我的话……”

正说着,远处的长谷部似乎完成了投票这个繁琐的环节,他重新回到房间中心,打开了笔记本。以为他是要宣布解散,三日月放松的伸了个懒腰,准备跟小狐丸好好规划一下接下来的对策时,近侍开口叫了他的名字。

“三日月。”

“嗯?”

“三日月,八票。”

“哦那还挺多呢,哈……啊咧?”

美丽的太刀笑了一声,表情随之僵硬了起来。

“多少?我多少票?”

“八票,数目最多,而且——”

二八一十六。

“票数达半,你被票死了。真可惜啊,没能活到明天呢。”

长谷部说着合上了本子。

“三日月宗近死亡,身份平民,接下来是遗言时间。”

“等一下等一下,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吧?我有那么遭嫉恨吗???”

“有啊,这个问题刚刚不就提出过了吗?”

“谁投的我??”

太刀看了看现场,第一眼就发现了缩在他身边不言不语的四把刀,短刀薙刀与太刀和大太刀两两一组,全部把头埋得低低的。

“看着我。”

“…………”

“你们看着我的眼睛好好说话,看着我的眼睛!”

“这个……我觉得只有我一票的话没啥大问题啊……”

“我也是……”

“我也这么想的……”

“然后你们就这样投了我四票?把我难得的干劲还给我!”

三日月伸出手去,在他们四个的脑门上挨个儿敲了一遍。

“别生气啦三日月,仔细想想的话,四票也没问题啊不可能过半的……应该……”

“事实不就是到半数了吗?还有谁?还有谁投了我?”

“那边的一期和鲶尾。”

甚少能欣赏到三日月这样的蒙圈表情,近侍看起来还挺享受。而被点到名字的太刀和胁差则摆了摆手。

“只有我们两票的话不会有问题的啦!才两票而已。”

“是啊,而且骨喰最后还选择了弃权,连三票都没算到呢三日月殿下。”

“刚刚叫我滚的就是一期你吧?现在肯好好用敬语了?”

“嗯,对于死者要抱有敬意。”

一期微笑着向他鞠了个躬。

“话说,长谷部殿下,一分钟早过了吧可以送他去陪鹤丸了吗?”

“啊,也是。”

“等等,还有谁?还有哪两个投了我?”

“看见那边的安定和清光了吗?”

“我跟他们完全无冤无仇吧?”

三日月宗近在被拖走前,最后的看了一眼乖巧坐着的两把打刀。

“这个……大概算了算,感觉三日月大人的票数会不少哎~”

“好像很好玩的样子,哎嘿~”

安定和清光步调一致的对着手指,看起来楚楚可怜。

“不是故意的哦。”

“绝对不是故意的哦~”

“你们两个……喂喂!小狐你看见了没有!”

天下最美的太刀被越拖越远,声音也越来越飘。

“就他们两个!他们俩绝对有问题啊平民会在这种时候算票数吗?!这两个小狼崽!”

“跟鹤丸要好好的啊……别打架啊……”

小狐丸,石切丸,还有岩融和今剑,四振刀剑带着悲壮的表情站了起来,向他们家阵亡的首位行注目礼道别。


第二夜。

夜晚终究是不平静的,再加上两个预言家开始了权利行使,长谷部忙了不少,但与之相对,游戏看似步入正轨,渐渐精彩起来。

“这次被杀的是特殊职业。”

次日清晨,长谷部如同庄严而神圣的牧师一般,向房间里一众不知自身死活的刀剑宣布结果。

“昨晚的死者是加州清光,身份猎人。”

“啊?!我?!”

“是,你被狼人组杀掉了。”

“为什么是我?!”

“问狼人们去吧,如果你能找得到的话。”

昨天还被三日月判断为狼人的清光,今天就惨死在了对方的手下,正当众刃纷纷感叹三日月爷爷果然是年纪大了脑子不好使了的时候,长谷部又多说了一句。

“不过,加州的身份并不是平民,我刚刚说了,这次死的是特殊职业,而猎人的能力,正好是在死了以后才能使用的。”

你要带走谁?

“猎人可以选择一名玩家同死,如果你有怀疑的对象,现在就可以带走他。”

“怀疑对象……怎么可能有啦,从昨天到现在完全没发现有用的线索嘛!”

嘟着嘴的清光不高兴的甩了甩小辫儿。

“也是呢,嫌疑最大的就是因为恶作剧而票死了三日月的你们俩。”

“哦,那我带安定走好了。”

“哈?!”

一边的大和守安定顿时就跳了起来。

“你干什么啊喂?!”

“不是你说要死一起死的吗?!”

“那是以前!玩个游戏而已啦谁要跟你一起死。”

“比起一起死,你的理想状态是坑我对不对?”

“对。”

“真巧啊我也是。长谷部先生!就他了!我现在就带他走!”

“好的,安定是吧。”

“别拽我衣服啦你这个一点儿也不可爱的猎人!你就不怕误伤平民吗?!”

“误伤你一个也不要紧的,走啦!”

“喂?!!”

“大和守安定死亡,身份狼人。”

“…………”

“…………”

整个房间的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

“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可以吗?”

清光的声音有点低沉,拽住安定袖子的手指也越发用力起来。

“先恭喜你一下吧,虽然他不是游戏中第一个被确认身份的狼人,但确实是第一个被杀掉的。你们两个的话该怎么说呢……阴差阳错的连续巧合……”

“你杀的我?”

清光立刻明白了长谷部的意思。

“你现在不是也杀了我吗??”

“啊啊这么说起来昨天也是你跟我说三日月票数会多的!安定你……”

得到确切回答的清光把视线投向了安定,对方咳嗽两声,拍了拍他的肩膀。

“嘛……设身处地的想一下啦清光,如果你是狼人的话,你绝对也会杀我的吧?”

“……好像也是哦。”

“对吧~”

“对呢~”

清光笑了笑,下一秒松开安定的袖子,腾出双手就跟他扭打到了一起。

“但、是、啊!你在被我坑了以后,绝对也会像这样打我的吧?!”

“呵呵……你个一点也不可爱的家伙!出局活该啦!!!”

“你才不可爱!你不是也出局了吗?!”

“是呢,你们两个都出局了。给我到地狱里纠缠去。”

长谷部把两个推推搡搡的小家伙拉到一起,麻利的拖了出去。


“现在的话,狼人剩四个,平民是五个,狙击手,医生和两个预言家还活着。”

“以外界标准来评断的话,这样的局面到底是对哪一方有利呢?”

在听完长谷部的总结后,歌仙皱着眉头举手提问。

“老实说,我真的不太擅长这样的游戏啊,晕乎乎的,比起这个还不如让我去翻花牌。”

“根据主上的说法,这其实是个文字游戏,只是玩到现在,我觉得你们全都在乱搞私人恩怨就是了。”

近侍严肃的看了看还处在“存活”状态的十三把刀剑。

“这个游戏的真意是用语言和文字巧妙的隐藏自己的身份,从而达到引诱他人相信自己或者怀疑他人的目的,又或者是通过分辨旁人语言中的矛盾所在来识破身份。”

“太难啦,这样揣测同伴很讨厌哎。”

“那就试试看用语言引导对方吧,你们中的某一位……”

长谷部扫视了一下大厅。

“昨天晚上,两位预言家的其中之一验到了狼人。”

“哎?!”

此话一出,房间里的刀剑们几乎一片哗然。

“不是安定,是另外一个,但是如果直接指名道姓的说出来,那这位预言家怕是活不过两晚吧?而且还有被狼人组倒打一耙的可能。所以,用语言引导他人,这就是我刚刚说的……”

“我明白了!”

长谷部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某把干劲十足的刀给打断了。

“诸位,其实我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和泉守兼定说着站了起来,以一副顶天立地大义凛然之姿直面全场的目光。

“和泉守???”

“难道他是预言家吗?他要指出是谁了吗?”

“就算站出来也不能全盘相信,也有可能是狼人组出来干扰视线的。”

其它的付丧神们窃窃私语,但这丝毫不影响和泉守的气势,以及在他身边不断拍照的堀川。

“那个,你想说什么?”

最后,还是小狐丸鼓起勇气提出了问题。

“我要说的,是关于整起事件的真相。”

“你是名侦探???”

“江户川兼定是也!”

“滚出兼定派好吗?!别把我的名字也给带进去!”

歌仙兼定想都不想就冲了过来,揪着他的头发就往下摁,想把他塞回到原座上。

“你们新选组这次来了四把刀是吧?安定和清光一个狼人一个猎人,都是特殊身份,以主人的个性不可能再给你们分配特殊身份了!别乱来!”

“歌仙先生可以对兼桑温柔一点吗?我的手在蠢蠢欲动呢。”

“你也说说他啊堀川!一个平民跳什么跳!想被杀掉吗?”

“谁说我是平民了??”

“你……”

歌仙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和泉守又一次站了起来。

“我是——名侦探和泉守!”

“肯改名字真是谢谢你了!!!”

“不客气啦二代目~”

“不过你不还是个平民吗?没有侦探这个职业啊!”

“哦,我自创的。”

滋啦一声,听到这句话,长谷部那本贴着胶带的笔记本又一次被他撕成了两半。

“没有这个职业,和泉守兼定。”

“哼哼,害怕了吧长谷部。”

“什么?”

“你在害怕我的真实!”

“比起你,我现在更害怕你们房间里的电视机,需要我找个机会去把它撬掉吗?废铁还能卖点钱呢!”

“卖了钱就可以买菜了吧?!”

“别激动烛台切,在你把那堆白菜煮完以前主上是不可能买新食材的。”

“你们一个个全都白菜中毒算了!”

无视掉光忠的诅咒,长谷部把头转了回来,继续跟和泉守进行可怕的对视。

“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其实是一个骗局。”

和泉守用手指推了推鼻梁上根本不存在的眼镜。

“其实……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狼人组!”

“哈?”

近侍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所有同伴都是你杀的吧!长谷部!假装成游戏的主办人,然后向我们定下不公平的规则!引诱我们在你的掌心挣扎起舞!”

“我的手掌心塞不下你们这么多刀,光你一把就已经塞不下了。”

“而且刚刚安定就不是他杀的啊。”

歌仙扶着额头,拼命扯和泉守的衣角。

“不止安定,昨天的三日月也是被我们票死的……虽然我是弃权票……”

“哦,我投了你啊二代目。”

“你想干嘛?!!”

“哈哈,没关系啦没关系啦~不是很有趣吗?就我一票的话不要紧的~”

“是两票哦兼桑~无论何时我都跟兼桑一起~”

“哦!谢啦国广!”

“我现在特别想揍你怎么办?比那边的长谷部更想揍你啊怎么办!”

“啊啦~很巧哎。”

突然,从游戏开始至今都在沉默的青江开口了。

“其实我也投了你,歌仙。”

“…………”

“本来是想投石切丸的,但是感觉你票数会多一点,比较刺激哎。”

“绝交吗?”

“你要跟所有投了你一票的同伴都绝交吗?”

“没错!”

“那烛台切先生和大俱利君也投了你哦。”

“哎?!他们投我干嘛?!”

“什么?我投了吗?”

被点名的烛台切也是一头雾水。

“我不是让伽罗酱帮我弃权了吗?我当时忙着做饭提前退场了啊。”

“嗯,然后大俱利君不想说话,我就替他说了。”

青江对着手指,一脸乖巧,楚楚可怜。

“等等……这么说的话我是五……五票??”

“嗯,安啦,远远够不上致死数呢。”

“离我远点啊你这把破胁差!你想吓死我吗?!我现在浑身冷汗啊我去!!!如果安定瞄上的是我的话那我绝对会完蛋的吧?!”

“哦,这次会注意的,哎嘿~”

“你干嘛笑得跟安定一样??你到底是打算注意什么啊?!”

“反正你现在还没事啦二代目,有我呢!我现在正在揭露长谷部的阴谋,很快我们就可以全员逃生了!一定让你风雅的退场!”

“退场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

“总之!现在我们共同的敌人就是他!压切长谷……”

“别用全名叫我。”

凭借超高机动瞬间闪现到和泉守面前的长谷部抄起笔记本,对准他的脑袋就打。

“我不说话你还得意了是吧?!看在堀川和歌仙的份上我就只揍你这一下!还有——”

打完和泉守后,长谷部低下头,跟他那坐在一边的助理进行了友善的沟通。

“这个月不准再开电视机,他怕是要看傻了!”

“哎?我觉得兼桑的推理很好啊~身为助手的我非常认同。”

“敢问阁下尊名。”

“堀川.H.华生。”

“先把你们俩的国籍统一了再来指责我黑幕吧!”


“啊……好累……”

“累就回宿舍躺着去吧。”

在结束了乱七八糟的第二轮投票以后,青江在回去的路上缠上了石切丸。

“恒次没玩游戏,我想找个同为玩家的对象好好聊聊目前为止的情况嘛。”

“有什么好聊的吗?我的脑子一团糟,除了蛋糕券比较诱人以外其它全部都不记得。”

“也是……”

刚刚的第二轮投票,在歌仙的极力游说之下以散票结束了,大家各回各家,什么都没有发现,也什么都没有查到,长谷部所说的语言诱导根本就不存在。

“话说就你一个?跑太慢被小狐丸他们给甩了?”

“别跟我提小狐丸,他说他要继承三日月的遗志以后就跑去找长谷部作死了。不知道会不会被直接判出局。”

“太可怕了……呐,石切丸是什么呢?”

青江趴在大太刀的背上,跟着他缓慢的步子一摇一晃。

“你怎么不先告诉我你是什么呢?”

“我说了你会信?”

“会啊。”

“真自信啊~不愧是我看上的第一把刀~”

“再乱说我要让你下来了。”

石切丸觉得有些头疼,可是又无可奈何,而接下来青江所说的话更是让他停在当场,不知所措。

“你瞎想什么呀~我指的是,你是我向长谷部求解身份的第一把刀哦~”

“…………”

“御神刀大人啊。”

青江欢快的从石切丸背上跳了下来,绕到他的面前直视他的眼睛。

“当狼人好玩吗?”



评论(28)

热度(201)

  1. 思幽狩Angerbod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