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躺平中,更新不定期哦╮( ̄▽ ̄)╭

刀剑万事屋32:狼人杀什么的终于完结了_(:з」∠)_

这大概是我目前写的最长的一篇吧……以前时间多的时候还好,现在这……简直是要累死我_(:з」∠)_

另外,百鬼二刷了30本!估计会参加CP21,请多指教~( ̄▽ ̄~)~



“下面是投票环节,你们可以自由……嗯?”

解决掉石切丸以后,回到正厅来的长谷部没看到一把刀剑。

“去哪儿了?这还没结束啊。”

近侍狐疑的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略微探出头去,打算四下张望一番。然而,刚一越过门框的那条分界线,藏匿在两侧的付丧神便蜂拥而上,摁住他的手臂将他按在地上。

“好机会!!!快抢本子!!!”

“明白!!!”

“你们想造反吗?!”

“正是如此。”

为首的小狐丸带着岩融今剑,一块压制住了长谷部的全部反应,而那本黑色的笔记本也落入了今剑手中,小短刀席地而坐,迅速的翻找起记载了关键信息的页面来。

“游戏规则里好像没说不可以袭击你哦,法官大人!那么的话,打败你然后抢走你的本子查出所有人的真实身份,也是可以的吧?!”

“你活腻了吧小狐丸?!你们三条就不能学学别人吗?他们怎么就能那么安分呢?!”

“没办法啊,我说过要继承三日月遗志的!至于他们,我本来就没指望啦,光是说服他们躲起来不要插手就够麻烦了。”

“我看你是想进煅刀室去陪他!”

除去三条的三位,其它刀剑在长谷部被扑倒以后才陆陆续续的从外边跑回来,现场一片狼藉,今剑恨不得将那本本就惨不忍睹的笔记本翻得更加支离破碎。刀剑们看看义正言辞的三条一家,又看看倒在地上面色铁青的近侍,犹豫着要不要伸出援手。

而在他们之中,有一双手毫不犹豫的伸向了长谷部。

“……和泉守……”

只可惜,这个营救对象并不是长谷部所期待的。

“和泉守你特么掀我衣服干什么?!”

而且营救方式也不是那么正常。

“哦,我在找找看有没有其它线索。”

“什么线索??”

“可以找出凶手的线索啊。”

“凶手现在就压在我身上!而且我还没死呢!你也活腻了吧?!你到底是想找什么啊?!堀川不要拍照!再乱来我就要把你们的身份全部曝出去了!”

“小狐丸!岩融!”

正当大家乱成一团的时候,在角落蹲了很久的小短刀终于跳了出来。今剑抱着快要散架的本子,高高的举起了另一只小手。

“我翻完了!”

“哈哈,干的漂亮今剑。”

“翻完了,然后呢?”

小狐丸不像岩融,在夸奖之前还是要先询问一番的。

“然后,这上面的字我看不懂!”

“……看不懂你还抢那么快?!快给我啊时间不多了!”

野兽的直觉催促着小狐丸,他伸出手去,想从今剑那里把笔记本接过来,可是就在指尖接触到纸页的那个瞬间,一股强大的力量揪住了他引以为傲的头发,将他强行从长谷部身上拽了起来。

“我闻到了违规的味道哦。”

从天而降的审神者扯了扯小狐丸脑袋上形似耳朵的两撮头发,露出了凶狠的笑容。


“下面是投票环节,请决定要投的对象,如果有需要发表的言论就举手,给我严肃点。”

紧绷着脸的近侍说着一成不变的发言,看着台下一众憋笑憋得相当辛苦的刀剑们。

“这个时候就让他们笑吧,可能笑一会儿就会舒服了。”

被审神者编了三股麻花辫的小狐丸以一种视死如归的眼神看着面前的同伴们。

“来啊!笑吧!!早在实施那项计划以前我就做好了觉悟!不管什么样的结果我都会承受的!”

“嗯!编辫子的小狐丸也很可爱!!!”

“你给我闭嘴,游戏结束后你不准再去玩!每天给我抄一百个汉字!”

“哈哈,没关系啦,主人是想让我们不要走捷径吧,就这么继续玩也不错,而且不止你的头发有遭殃啦!”

岩融安慰的拍了拍小狐丸的肩膀,接着又指指坐在对面陷入沉思的双马尾青年。

“嗯?怎么了吗?”

和泉守这才回过神来,晃了晃两根长长的辫子。

“抱歉啊刚刚是推理时间,我没太在意周围情况,有什么事?”

“没什么,你在推理什么?”

“哦,我在想今天要排除谁。”

“想出结果了吗?”

“当然啊,我可是侦探啊!”

自诩为侦探的和泉守大手一挥,小辫儿一甩,直接就把矛头对准了吃瓜已久的烛台切。

“就是你了!烛台切光忠!!”

“哎??”

行政总厨略微愣了一下,下一秒,一个紫色的身影就率先一步冲了出去,扑到了和泉守的身上。

“我叫你跳!我叫你跳!!”

歌仙一边打一边恨铁不成钢的喊。

“别揪辫子啊二代目!一会儿主人看到了还以为是我不满意她梳的头发呢!虽然我确实超不满意的……”

“我也很绝望啊!我能怎么办啊?!你给我说话前过过脑子好不好!你别乱来我就谢天谢地谢你全家了!”

“哎?我们不是一家的吗?”

“你给我滚去新选组吧!别再说你是兼定派的!”

“凭什么???”

“是啊凭什么是兼桑走?”

“那我走行了吧?!从今天起我叫歌仙左文字,再见了您嘞!!”

“你们几个冷静一点!”

近侍一声呵斥,总算稳住了混乱的现场。

“和泉守你先静下来好好说,你对烛台切的怀疑有什么根据吗?”

“直觉。”

“我现在真想号召大家票死你。”

刚刚经历过第三次散架的笔记本在长谷部手中哗哗作响。

“可以的话我也想这么提议。”

没有参与讨论,在地板上跪坐了许久的一期也这么说道。

“忍耐了这么久我已经差不多到极限了,你其实就是狼人吧??为了干扰我们的判断一直在搅局。原本还以为昨天青江的事情能让你收敛一点……”

“不不不,别这么想啊一期君,这家伙的脑子做不了狼人的!”

眼见大家的视线都飘向了和泉守,操碎了心的歌仙立刻转过身来,跟堀川一起挡在了和泉守的前面。

“兼桑绝对不是狼人哦我跟他已经互相曝过身份了。”

“这能算什么???你们俩一起说谎的可能性,或者单方面说谎的可能性又不是没有。”

“别这样一期,他完全就是电视剧看多了!喜欢瞎想而已,他最近智商急剧下降你没发现吗?”

“没发现,兼桑明明超聪明。”

“没错,我们以前也是跟他组过队出过征的,他在对敌战略上可是一点都不笨呢。”

“哦!谢谢夸奖啦一期!还有国广!”

“不要在这种时候高兴啊!”

“我觉得说的没错啊,兼桑对于敌人就是很严厉的。所以别想逃哦烛台切先生~”

“堀川你等一下!你给我等一下!”

歌仙夹在和泉守和烛台切的中间,不管舆论转向哪里都能够让他不好受很久。

“堀川你老实说……从游戏开始到现在你有没有动过脑子?!”

“我只是助手,负责推理的是侦探不是吗?”

“别什么事都顺着他啊!烛台切很明显是平民好吗?!”

“哪里明显了?”

编着三股辫的小狐丸在沉默了一阵后终于再度开口了。

“歌仙似乎非常确信烛台切的身份,是有什么原因吗?说出来给我们听听吧?老实说,现在已经完全乱套了,直接抢名单的方法又行不通,只能排除一个是一个……”

“这……这是因为……”

歌仙尴尬的停顿了一下。

“因为?”

“因为……你想啊,他要做饭的啊!如果主人分配给他特殊身份,他做饭肯定要分心的!”

虽然套用别人说辞的做法很不风雅,但比起自爆身份要好上太多,于是,歌仙索性把长谷部昨天晚上说的话全部交代了出去。

“而且,烛台切他一开始很积极的报名参加了,游戏开始后就兴致缺缺什么都不想干,一定是因为无聊,既不是特殊身份也不是狼人,让他失去兴趣了。”

此话一出,全场安静了两秒钟。

随即就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原来如此,这么说来烛台切确实是比较像平民呢。”

“我就知道烛台切殿下不可能是坏人,所以果然是和泉守在误导我们。”

“很厉害啊二代目!果然呢!以你的名字起誓完全没有问题!”

“这个还是算了!你给我安分一点不要再……”

“那么,如果不是烛台切的话,就是大俱利啦。”

“哈?!”

事实证明,想让一个侦探老实安分是不可能的。

“不管怎么说,他跟烛台切曾经都对鹤丸起过杀心吧?”

“本丸里有谁不希望鹤丸死吗?”

“可是真的动手把鹤丸扔水里去的只有他们两个啊。”

“这……”

更可怕的是,想找话把他反驳回去还不是件容易的事。

“再说啦,你想想嘛二代目,你刚刚说了烛台切是平民,而之前的鹤丸也是平民,主人可能偏心到给伊达组全分平民吗?”

最糟糕的就是……当听完了他全部的发言以后……

嗯?居然好像真的有那么点道理??

鹤丸的平民身份是毋庸置疑的,烛台切的身份也是歌仙亲自查出来的,仅剩的大俱利伽罗怎么着也得是个特殊角色。那么,撇开狼人来看的话,还活着的特殊身份是预言家,医生和狙击手。

预言家就是歌仙自己,堀川不可能欺骗和泉守,他的医生身份也不用存疑,最后剩下的就是狙击手了。

大俱利伽罗,到底是狙击手,还是……

“如果还有什么想辩解的话就说出来,身为侦探,会认真聆听每一个嫌疑人的台词的~”

和泉守刚一说完,堀川就认真的拿出了纸跟笔,准备记录。但是大俱利伽罗的表情与以往没有任何的不同,他黑着脸,在烛台切紧张的催促下,过了很久才说出来一句话。

“没什么好说的……才不想跟你们搞好关系。”

大俱利伽罗,猝。

身份平民。


“长谷部你跟我保证,你跟我发誓……你真的没有骗我是吧?和泉守那个小兔崽子真的是平民是吧???”

“小兔崽子这个说法可不风雅呢,歌仙左文字。”

“我说说而已的别真那么叫我啊……”

歌仙兼定完全失去了前几晚的气势,软趴趴的倒在茶几上迎接了长谷部的到来。

“怎么了?你在为杀死了大俱利伽罗而忏悔吗?”

“不是我杀的!不是大家一起票死他的吗??”

“剩余十一票,他的票数刚刚好达到六票的致死票,最后一票是你投的。”

“我……”

“烛台切弃权,粟田口三票全给了和泉守,如果你也弃权的话……”

“别说了……我当时真的是被那家伙迷了心窍了……”

原本以风雅著称的打刀越发萎靡起来。

“啊啊……你不可能骗我的啊……和泉守应该就是平民没错的啊……”

“你今天晚上要验谁?”

“我现在大脑一片混乱,让我好好理一下好吗……”

“可以,姑且给你两分钟的时间。”

“就我所知道的……和泉守平民,烛台切平民,一期平民,堀川医生……”

“就这么相信堀川?”

“不是说相信他这把刀,而是相信他对和泉守的执念,这个我可以打包票,哪怕是输掉游戏他也不可能对和泉守说谎,所以他只能是医生,不会是狼。剩下的……三条和粟田口啊……”

歌仙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三条已经走了两个,其中石切丸是狼人,按照剩下三个狼人一个狙击手的配置来看他们家肯定会再出个什么才对……但是他们今天那么卖力的打劫你,感觉也不像混了狼人的样子……然后粟田口嘛……啧……”

“想到什么了吗?”

“想到了,我今晚还是继续验粟田口。”

“哦?为什么?”

“伊达组已经全体白板了,粟田口总不可能再来个白板吧?在骨喰鲶尾中间二选一的话,概率高过三条的三选一呢。而且很有可能鲶尾与骨喰的身份都有猫腻,一期是个好哥哥,他绝对无法怀疑自己的弟弟,这是个得天独厚的伪装!”

“说白了,你还是在揣测主上的想法?我应该已经提醒过你了……”

“不用说了,今晚就让我再博一次吧!鲶尾和骨喰,挑哪个好呢……”

“你最好慎重一点,真的。”

长谷部于心不忍的看着垂死挣扎的预言家。

“搞不好明天你就死了,珍惜每一次机会吧……”

“明天?不会的,青江走前保护了我,他们票死我的概率不大,就算因为我今天的失言,狼人组想杀掉我的话,堀川也会救我。”

在生存能力上无比自信的歌仙又想了一会儿。

“好了好了,决定了!就骨喰吧!”

“为什么是他?”

“他看起来不爱说话,能够很好的隐藏自己的身份。”

“嗯,看起来确实如此。”

“那结果呢?怎么样??怎么样?他到底是……”

“平民。”

长谷部说着,拍了拍歌仙的肩膀。

“恭喜你,不管怎么说,你把剩下的所有平民都验出来了呢。”

“…………”

“另外,就让我违规一次吧,提前告知你一声,医生每晚只能救一个。”

“这个我知道啊,主人在说规则的时候我可是有好好听的。”

“今天晚上死了两个。”

“哎???”

“你觉得堀川会救谁呢?”

近侍遗憾的看了他一眼,说了晚安。


“第五夜,死了一位。”

天亮后,仅存的十把刀剑聚集在房间里,等着长谷部的宣告。

“死者歌仙兼定,身份预言家。”

话音未落,全场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身着牡丹披风的歌仙兼定,打刀端坐着身体,在听见自己死讯的瞬间叹了口气。

好吧……果然啊……

长谷部似乎也惋惜的看了他一眼,可是无可奈何。

“另外,因为现在人数降到了十以下,所以不再遵从过半数的守则,票数最高即死。”

“万一同票呢?”

“重新投,投到出现差异为止。”

“这样啊……那你们要加油了。”

说着,歌仙兼定站了起来,向着小黑屋迈出了第一步。

昨夜,长谷部向他剧透以后,他就差不多猜到了这样的结果。

如果他死了,堀川是一定会选择救他的。

若是堀川不得不放弃他,那只能说明,和泉守也在昨晚被杀了。

狙击手也忍不了这家伙了吗……

“唉……烛台切,和泉守,骨喰,一期,这四个是我验到的平民。剩下的……三个狼人一个狙击手一个医生,你们分去吧。堀川的医生身份我没查到,是推断出来的,但我觉得不会错。总之……”

好自为之吧……

“眼下这个时刻,就算全部自曝也不打紧。除去平民,剩下的五位到底如何,分辨起来应该不难。”

加油了。

“我去小黑屋陪石切丸,如果他还活着的话。”


在歌仙兼定的预想中,依然是正义一方的赢面比较大的。

 不管怎么说,狼人只剩了三个,而他们这边还活着六个,其中四个的平民身份他都验了出来,剩余的两个只要悠着一点就可以。

可惜,他没能想到的是……


先不说后续步骤了,结局在他离开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


“我对歌仙的预言家身份没意见,但是他说和泉守是平民,我绝对无法相信。”

最先对歌仙遗言提出质疑的,是已经对和泉守零容忍的一期一振。。

“和泉守从开始到现在,已经带着我们票死两个同伴了,这怎么看都不正常!”

“但是歌仙没必要骗人啊,他是预言家哎,不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吗?”

今剑有些诧异的看了一期一眼。

“他都死了,犯不着包庇敌人啦。”

“但是今剑,在我看来歌仙殿下是有包庇和泉守还有堀川的可能的,他对这个同刀派的后辈完全没有一点办法吧?完全就是听之任之放任自流的态度,助纣为虐也不奇怪,另一个预言家青江不也想过帮石切丸吗??”

将事件想到了这一步,足以看出,他真的对和泉守怨念到了极点,即便自己被歌仙算在了安全范围内,他也不打算放过他。

“不管怎么说,你带偏舆论是不争的事实,先死一下再说吧和泉守兼定。”

“等等一期,刚刚那句话我可不能听过就算了。”

和泉守貌似也不打算束手就擒,换回清爽直发的他目光如炬,死死地盯着面前对他身份生疑的一期一振。

“你的真实意图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你是想号召大家把侦探给驱逐出境吧?!”

“这不是废话吗??我完全没有隐瞒的意思,我就是想尽快把你踢出去啊你个狐狸精!”

“一期哥,是狼人啦不是狐狸,小狐丸殿下很无辜的在看你呢。”

“无所谓!都一样!总之和泉守你快点退场就没事了!!!”

“想都别想!我要跟你们粟田口恶势力斗争到最后一步!!”

“喂喂喂别在这种时候开战啊……歌仙走的时候不是教育我们要团结一……”

“谁要跟这种家伙团结一致?!你不觉得可怕吗烛台切殿下,你压根就不知道你身边的所谓同伴到底是什么身份啊!!!”

“我……”

“如此执意的想要置我于死地,一期你……明明是平民为什么要这样?!”

“你说呢?你觉得我为什么要这样?还不是因为……”

“是因为骨喰和鲶尾是狼人吧?!”

“哈?!”

一期一口气没接上来,差点被自己呛到。

“你说什么??”

“因为两个心爱的弟弟都是狼人,所以你打算叛变革命是不是!”

“兼桑,歌仙先生说了骨喰是平民哦。”

“哦,那就是鲶尾,没差的,反正还是因为爱啦。”

和泉守拍拍胸脯,接着高傲的抬起了头。

“要动鲶尾,必须先过你这关是吗?我明白了一期!我接受你的挑战!”

“你想干嘛??”

“就我跟你,来投票吧!”

“可以啊!你死掉的话我们绝对是必胜呢!没有票数过半这个限制保护的你已经完蛋了!我们家可是有三票的!”

“现在就开始号召弟弟们追随你了吗?不要紧,我相信其它同伴的眼睛都是血亮的!”

“你等死吧!”

“来啊!”

“来就来!”

被和泉守气到智商爆降的一期一振,个子虽矮却没有在气势上输掉一丝一毫。


只是……有些事情,真的跟气势没有任何的关系。


“和泉守,堀川投给了一期,粟田口则是投给了和泉守,这个没问题吧?其它的话……烛台切你自投是想干什么??”

“我不想玩了……我现在就想乖乖的回厨房料理白菜去……”

“做梦吧你。”

近侍毫不留情的打碎了光忠的幻梦。

“然后岩融也投了一期啊……小狐丸和今剑……”

他的笔在纸上点了两下,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没错,就连平日里最铁面无私的长谷部,此时此刻都看不下去了。

“小狐丸和今剑……全部投给了一期一振。”

“哎??”

“结论就是,一期五票,和泉守三票,烛台切一票。一期一振死亡,身份平民。”

一期愣了一下,他充满震惊的看了看三条家的三把刀,可是全无歉意的薙刀太刀加短刀步调一致的别过了脸,只招了招手算是告别。

“你有遗言吗一期一振?”

“鲶尾……”

“我在,一期哥。”

“鲶尾啊,你看清楚了吗?”

一期悲愤的抬起手,指向了站在对面的和泉守兼定。

“就是他了!总之今天晚上继续狙他!知道了吗!!”

“好的一期哥!没问题一期哥!”

“游戏可以输!和泉守必须死!!!”

“我懂的!!”

看着被长谷部越拖越远的一期,鲶尾以悲壮的目光为自己的大哥送行。

“以骨喰的名义起誓!今天晚上就是他的死期!”

“哎?”

沉默的胁差回过神来,看了看自己的兄弟。

“可是……已经结束了吧?”

“没有啊,狼人还没被揪出来呢。”

“他们已经控场了啊……”

骨喰的手挨个儿数了过去。

小狐丸,今剑,岩融,和泉守,堀川。

“五个,从歌仙先生死掉开始就已经控场了,不管我们怎么投都投不过他们的……”

“嗯?狼人总共才五个啦,已经死掉了安定和石切丸殿下,剩下三个才对啊。”

“但是他们的行为跟狼有差别吗?”

“呃……”

鲶尾回过头,看着骨喰淡然的面容。

“你说什么……”

“行为跟狼没有区别的话,说他们是狼人也可以吧?虽然原本的身份可能并不是……”

“嗯,确实不是呢,我是个普通的平民啊。”

对面的和泉守点了点头。

“我也不是啊,我只是个普通的医生哦~”

堀川也配合着和泉守的节奏,乖巧的点了点头。

然后,跟三条家残存的三位一块,五把刀在灿烂的太阳光下露出了灿烂到可怕的笑容。


“游戏规则可没说不能联手哦~”


“…………”

“…………”

“…………”

被大部队排除在外的三把刀看了看他们,下一秒,距离小狐丸最近的烛台切就后退了一大步。

“开什么玩笑?!你们昨天才刚刚抢过长谷部的本子啊!!”

“做戏啦,反正说今剑看不懂字的话你们不会怀疑的。”

“嗯!因为我真的看不懂!”

“那杀掉石切丸是怎么回事?!”

“那个是失误,我们全都忘了堀川同一把刀只能救一次的设定啦,本来如果成功的话,昨天就可以控场了呢。”

说到这里,小狐丸绅士的微笑了起来。

“所以说,已经放任你们活到现在了啊~”

“what?!!”

光忠顿时浑身一凉。

“离我远点!亏我还一直坐在你边上啊小狐丸!”

“可恶!这是违规吧?!而且都控场了为什么还要杀一期哥?!”

“你哥直觉太准了想整他一下啦,没有恶意哦~而且没想到骨喰的直觉比一期还要厉害,但是你都很乖的不说话,一会儿把三日月的点心分你一份。”

“谢谢。”

“不要道谢啊骨喰!!”

“唔……啊,等一下……”

从游戏开始,直至最后才终于开口说话的胁差,突然发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事实。

“这么说起来的话,你们家有……四个狼人?”

“我们也没想到主人会这么分,一不小心就把名额占掉了八成,哎嘿~”

“那……三日月殿下他?”

“哎?他……这个……”

他难得的成为了三条家唯一的良心呢。


“嗯?你问我为什么要把你们家真么多刀都排成狼?这个简单啦,我是想看看三日月知道真相时候的表情啊~但是意外的并不是很有趣。”

正殿里,听完了游戏全过程的巫女趴在榻榻米上,看着获胜且存活的三条三刃组与近侍君。

“啊……对了,我好像还嗅到了违规操作的味道?”

“非常抱歉主上……属下监督不利,居然没发现他们跟和泉守还有堀川勾搭到了一起……”

“没事没事,至少过程很有趣啦!而且我从一开始就没指望他们能完全遵守规则。”

“我们只有五个,要赢十二个太难了。当然要瞒过长谷部也很难,但相对而言会简单一些。”

“啊啦,但是钻空子以前也要好好考虑一下其它同伴的感受啊,烛台切跟我说他现在都不想从厨房出来了,一想到每次坐在他身边的小狐丸是杀人犯,他背后就直发凉。”

“唔,这不是很好吗?白菜还剩下不少,叫他快点煮掉算了。”

“还有歌仙好像真的收拾床铺准备入住左文字家了哟?”

“和泉守说等歌仙愿意见他了以后,会给他蛋糕当做给左文字的见面礼。”

“啊啦,和泉守意外的很宽心嘛。”

“倒不是他宽心,反正想也知道啊,歌仙要不了一个小时就会被宗三赶出来的。”

“那清光呢?多可怜啊,他被其它三个同伴一块背叛了呢,这对于他们的友情来说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

“让安定拿块点心哄他一下就好了。”

“你确定?”

“如果不好的话就狠心一点拿两块,然后附上‘清光世界第一可爱’的称赞。”

“但愿这个方法能对三日月奏效。”

“嗯?”

正说着,正殿的门突然开了,湛蓝色的美丽太刀站在门口,向他们挥了挥衣袖。

“呀~全胜而归啊。”

然后,同样华丽的本体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三、三日月……”

刀鞘与榻榻米摩擦出难听的噪音,一步步被拖着向他们而来。

“嗯,是我,需要来个skin ship吗~”

“等一下三日月!是主人她……”

急中生智的小狐丸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更加急中生智的巫女早就带着她的近侍跑路了。

“需要我等你们吗?可以的啦。”

三日月认真的指了指挂在正殿里的时钟。

“一分钟,来。”

遗言时间开始。





评论(40)

热度(170)

  1. 思幽狩Angerbod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