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基本上所有的ao3链接都补完啦!微博打不开的话请在良好的信号环境下大力戳ao3(*°∀°)=3
如有遗漏欢迎私信(〜 ̄▽ ̄)〜

刀剑戏话:过往与遥远的彼方

目录:(´∀`*)

本回是推理时间_(:з」∠)_


刀剑戏话:过往与遥远的彼方(1)


“听说你去旅行了?”

“嗯,去了远在太平洋对岸的那个国家。”

物吉跪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将带给审神者的礼物一件一件的拿了出来。

“太平洋真的很大啊,坐飞机都飞了好久,自由女神像也很高很高,跟她比起来,人类真是渺小的可怜。”

“可是,对于虫豸或是卑微的动物来说,人类又是高大的。所以,你不需要想那种事,物吉。”

“我觉得跟动物比起来,卑微的反而是人类呢……啊,抱歉抱歉,我这番发言很有问题吧?”

“像是叛逆青春期的少年都会说的话,不过物吉一直都是好孩子啊。”

审神者温柔的笑了,伸出手去摸了摸物吉的头。

“美国好玩吗?都有些什么呢?”

“有很多很多,多到又杂又乱的地步。虽说是个非常大的国家,可是主流审美实在是无法恭维,到最后也没有找到适合您的饰品或者衣服,还不如京都和奈良的手工店好。”

“呵~因为速度不同嘛,听说美国是个节奏很快的国家。”

“速度?”

“他们活得很快很快,停不下来。”

“啊,确实如此。”

物吉赞同的点了点头,同时将在纽约买的花生派递给面前的女人。

“这个很好吃哦~是我喜欢的味道,所以想让您也尝一下,长谷部先生的份也有。”

“谢谢。”

跟近侍同步的道过谢后,审神者咬了一小口,糊成粉的饼皮和浓稠的花生酱立刻腻了她满嘴,长谷部似乎也不是太好受的样子,感觉就像是单纯将昂贵的东西混在了一起而已。

但是,甜甜的呢……

“怎么样?”

面前,物吉似乎还在期待着她的评价。

啊啊……确实是孩子会喜欢的味道啊……

“很好吃,不过抱歉了物吉,我现在没办法吃太多……”

“嗯,我知道的,您能愿意见我,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这个点心,应该也是机器做的吧?”

“您吃得出来?”

“没有人类手工做出来的温度……我刚刚出生的时候,大器械还没有完全普及,所有的东西,基本上都是用手做的。”

那些东西,很暖很暖。

“不过其实也没什么,说到底,只是我这个老太婆的偏执而已。”

“您看起来可一点不老,不如说,比我想象的好太多了。原本以为您会很憔悴,但看起来精神非常好。”

少年掏完了礼物,紧接着又从背包里取出了大量的照片。

“那么,来看看我的旅程吧!~”

“好啊。”

“除了自由女神,我还去了很多的地方。”

物吉弯下腰,在一堆照片中挑捡着属于自己的回忆。审神者则心不在焉的挑了几张相片来看,一边的长谷部将她的状态看在眼里,用不着主上暗示就开始自觉寻找最佳的送客时点。

“审神者大人去过国外吗?”

“我?没有呢。”

“几百年来都没出去过?”

“我没有想去的地方,或者说……因为即使想走也无法走,所以渐渐的就不再考虑自己想去哪里了。以前,还年轻的时候担心我的离开会对这个国家产生影响,现在的话,我也没这个力气了。”

“这样……那,没事,看我的记忆也是一样的。”

少年说着,大方的把照片往审神者所在的方向推了推。

“怎么样?有想要的吗?”

“哎?”

女人愣了一下,弄明白物吉的意思后礼貌的笑了。

“不用啦,这是物吉的宝贝呢。”

她苍白纤细的手指在照片中装模作样的来回拨弄着。

“就这么拿走可不太好。”

“不要紧的。当然,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家最好,至少我不喜欢美国的穿衣风格,太难看啦,而且他们都太高了。”

“物吉还小,以后一定也会长高的。”

说着,女人装出虚弱的样子,准备让长谷部送客时,不经意间看到了埋没在众多照片中的一张。

“啊啦……”

原本想要收回的手转了个圈,她用看似自然的手法指向了那张照片。

“那么,我就要这张吧。”

“咦?您喜欢篮球吗?”

“他们都很阳光的样子,我喜欢这种朝气蓬勃的感觉。”

“原来如此。”

物吉乖巧的点了点头,将剩下的照片收回了背包中。

“时候也差不多了,我该走啦。”

“谢谢你来看我,我很高兴。长谷部,你去拿点点心来给物吉吧,回礼是必须的。”

说完了客套话,女人正想好好放松一下绷紧的筋骨时,物吉却话锋一转,并没有给她缓口气的机会。

“我也是,今天非常高兴,只是,在临走之前想问您一个问题。”

少年与巫女之间,出现了一条闪着光的白线。映照着审神者惨白的脸,还有长谷部震惊的表情。

“物吉贞宗?!你居然对主上使用技能?!”

“我也没想到审神者大人真的会要啊,但是我从没说过照片是送的。”

因为审神者指示的缘故,准备去拿点心的长谷部刚刚好脱出了与巫女的安全距离,就算立刻赶回,他的无效化能力也没能阻止幸运少年的技能发动,少年连线的是审神者,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物吉张开了嘴。

“我的弟弟在哪儿?请您告诉我。”

“…………”

“您应该是知道他的吧?他多半也是能力者,所有的能力者您都清楚不是吗???”

“…………”

审神者微微侧着头,以一脸淡然的神情一直忍到她与物吉之间的白线渐渐消失才开口否认。

“不是啊,那是以前。”

“不等星”的效果消散了,或许是这次的不等价交换无法成立,又或者是……

“我的能力退化很厉害,物吉。我真的不知道你弟弟在哪儿。”

“…………”

这回,轮到了物吉贞宗的沉默。他盯着巫女和近侍看了好一会儿,最后充满歉意的低下头,行了个礼。

“失礼了。”

“无妨。”

“再见。”

说完这句真正的道别语,物吉才退了出去。长谷部没有送客,因为此刻,被她抱在怀里的巫女正在不住的颤抖着。

当物吉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巫女这才一头栽倒在榻榻米上。

“主上!?”

“我没事……这个家伙……”

女人的指甲将和服的袖口抓出深深的皱褶。

“居然把我赐给他的技能用在我的身上?!混蛋……混蛋……一个个的都想着背叛我!!!”

“冷静点主上,我扶您回去……”

长谷部想把审神者从地上扶起来,却被她一把推开。

“到底死了几个啊?!!根本就不够啊!!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灵力,抵消一次那个小鬼的能力就没了啊!这样下去我会死的!长谷部!”

“主上……”

“你最近到底在做什么??他们死得太慢了啊!!!”

“是,对不起。”

“我不要你的道歉!你看看我啊长谷部,我好不容易才好起来一点的……快,正好,陆奥守吉行不是顶了我们的罪吗?想办法杀掉他啊!!!”

“我明白了,我知道的。”

长谷部安慰着还差一点就要歇斯底里的女人。

“您先休息,好吗……”

“休息……我吗?”

耗费了大量精力的女人瘫软在他怀里。

“还不行啊……长谷部……”

“是,我在。”

“帮我给莺丸打电话……”

“哎?”

“莺丸,帮我叫他过来。”

与刚刚的凶狠恶毒完全不同,审神者此刻的表情总算是放松了下来,在长谷部看来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喜悦。

“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他。”


刀剑戏话:过往与遥远的彼方(2)

“综上所述,在审神者大人那儿完全没有收获。”

将新选组总部当成今日第二站的物吉贞宗,叹着气将带回来的礼物分给了大病初愈但还未痊愈的侦探们。但实际上,此刻坐在他面前,疯狂抢夺着曲奇饼干的只有安定和清光两个人。

“你胆子也真是肥的可以,居然对那个巫女用技能,不怕被反杀吗?”

“而且啊,真要问的话也早点问啊,拖到现在干嘛?”

“就是就是,啊!把我的草莓曲奇放下来!!”

“写你名字了吗?!”

“有几块饼干是订做的,上面确实有写你们的名字呢。”

物吉贴心的替他们找出了压在最底下的手工翻糖饼干。

“反杀那么不幸运的事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啦,不过……”

长谷部先生似乎可以让别人的技能无效。

“是我的克星呢。”

“你怎么不说,被别人克制什么的,那么不幸运的事才不会发生在你身上。”

“也是。”

“对吧~”

“话说,今天的人是不是太少了。”

物吉的手指在他们俩中间来回转,怎么数都只有一和二。

“其他人呢?”

“出去干活了,托你的福在医院待了太久,最近都没有做成的事。因为你提前打了电话说要来,长曾祢大哥才让我们回来接待你的。”

“唔,那个我应该只需要付一小部分的责任哦?至少我没有剖开安定的肚子,也没有划开清光的手臂。”

“就恶劣程度来说是差不多的。”

“始作俑者不要装可怜。”

“就算我不把你们引出去,来派那个可怕的幼童也还是会找到你们家里来。到时候可能连房子都保不住哎,这么算的话完全就是我的幸运在保护你们。”

“你……”

“不用谢,这是应该的。”

“安定!这家伙几乎跟你一样恶劣啊!!”

“不要用那种贬义词形容可爱的我!”

“那个啊,恶劣的我给可爱的你们带了额外的礼物。”

说着,少年把背包里剩下的东西取了出来,除了沾满糖粉的糕点,包里还有另外两个盒子,装着颜色不同的精致挂坠,一蓝一红,全都闪着晶莹的光泽。

“逛街的时候一眼就相中了,跟你们很配吧?我印象里你们俩总是戴围巾,明明还没到那么冷的时候,把脖子露出来啦。”

“不要。”

物吉话音刚落,留守在家的小侦探门就步调一致的摇了摇头。

“你个挂坠派,根本就不懂得围巾的好!”

“冬天的时候我也会戴啊,但是你们俩是不是戴得也太早了一点??”

“会吗?我们一年四季都用着啊。”

“夏天要怎么过?”

“不出门就可以了,我们俩到夏天就会自动从侦探转职成资料分析员。”

“开着空调戴着围巾,随便分析一下其他人带回来的资料,没有比这更让人舒服的事了。”

“直接说夏天一到你们就成吃白食的了就好了。”

年龄相差无几的少年们聊着乱七八糟的内容,饼干表面的巧克力豆被他们嚼得咔嚓作响。

“不说围巾和挂坠啦,你今天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想到问审神者那种问题?”

“我其实很早就想问她了,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不论是直觉,还是从现实来分析,审神者都应该见过我弟弟才对,不管她再怎么归隐。我们这些人就像是她的孩子一样,早晚都要回去。”

“孩子?这比喻真让人不舒服。而且现在这结果,不是问了也没用吗?她压根就不知道哎。”

“哈~确实出乎我的意料,也有可能,我的弟弟并不是什么能力者吧,他只是普通人。”

“那样的话是好事。”

“普通人可以普通的过完一生,确实是好事。”

安定与清光将他们俩都看上的那块饼干平分成了均等的两半,非常难得的以和平方式解决了问题。

“居然会从你们嘴里听到这种话……难道比起现在,你们更羡慕周围的那些普通人?”

“不需要羡慕别人。”

清光伸出手在物吉面前摇了摇。

“我们羡慕的是曾经的自己。”

“我们能力觉醒很晚,也就近两年的事,在那之前我们一直都是普通人。”

以普通的姿态,过着普通人的生活。

“虽然清光叽叽喳喳的很讨厌,但除此之外真是一段无可挑剔的时光啊。”

“真巧啊,我也这么觉得。只有我和冲田君两个人就完美了。”

“冲田……是谁?”

“我们以前的监护人,已经不在了。”

“呃……抱歉。”

这样的话题不适合进行下去,物吉迅速的致以了歉意。

“没想到会从你们口中听到这样的话,有点惊讶。普通人啊……嘛,无所谓了,只要那孩子过的开心就好,普通或是异常都一样。只是,如果他是普通人的话,是不是不跟我这样的哥哥见面会比较好?”

“能从你嘴里听到这样的话,我们也完全意想不到呢。”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在执着什么。”

物吉双手撑住脑袋,跟对面的两位侦探一起将胳膊搁在茶几上,三双眼睛彼此对望。

“我不适合跟别人长期待在一起,就算找到了那个孩子,我也不可能跟他相认的。”

“即使这样也要找?”

“对,即使这样也要找。”

所以才说……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执着……

“可能我也会怕孤单吧,知道世界上还有一个跟自己有着血缘关系的人在,清楚他的样子,了解他那没有被我破坏的人生……这样的话,多少会觉得安心一点。”

“心里安慰?”

“差不多吧~好啦,把我弟弟的事也丢一边去,聊聊审神者的事吧,怎么说呢,我觉得她有点奇怪。”

“奇怪?”

敏锐的直觉促使安定和清光立刻竖起了耳朵。

“她好像在用灵力抵消我的技能。”

“抵消?难道她没说实话?”

“不可能啦,那个女人早就已经虚弱到无法做任何事了,而且技能被抵消什么的,这么不幸运的事不可能出现在你身上啦。”

“别总是学我说话啊安定君,我也只是感觉不太好而已。还有她最后选的照片……很意外,我从来不知道她对篮球有兴趣,我以为她会选择我拍下来的农场照片。”

“她有说为什么要那张吗?”

“说是觉得青春朝气什么的……这个确实也有点啦,但还是奇怪,不符合她的性格,比起朝气,那张图里透露出来的更偏向于热血吧……明明教堂里的唱诗班更符合朝气的说法。”

“人之将死,所以会特别羡慕那种能够表现出生命力的东西?”

安定试着提出了一个假设,但很快就被清光否定了。

“如果是我的话,虚弱的时候反而讨厌看到那些,跟自己的无助和濒死比起来太刺目了。”

“小心眼的家伙。”

“这才是正常反应呢,绝对不是什么朝气蓬勃的表面理由啦!那张照片里肯定有审神者的秘密!”

自顾自的驳回了安定的反驳,清光掰掰手腕,情绪高涨了起来。

“好嘞!虽然其他人不在家,但只有我们俩也是足够的!好歹也是解决了粟田口案件的组合呢!”

“是啊,然后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给赔进游戏里面去了。”

虽然被安定泼了冷水,但是清光丝毫不介意他的态度,把注意力全投到了物吉那边。

“大概是怎样的照片?你还有存档吗?”

“就是随处可见的街头篮球啊,花样不少可是专业性不够,没什么特别的。存档的话……我得回去找一下。”

“地点有问题吗?是在哪里?”

“纽约的洛克公园,审神者连国门都没出过,很难说会对国外的某个地点产生感情吧……更何况,还是之前的问题,这么热火朝天的场所一看就跟她不搭啊。”

“那会不会是照片里拍到了什么特殊的东西?比如说,某些能够让她想起从前的事物?”

“除了篮球架篮球还有人以外,啥都没有,这个我可以确定哦,为了把快速运动中的人物拍清楚,作为背景的绿墙焦距糊了,看不清里面混杂了哪些植物。”

“这样啊…………”

“看来你完败了呢。”

安定有些得意的想要拍拍清光的肩膀,宣布他的失败,却在即将触碰到清光的前一刻被他反过来击了一掌,搞得好像安定与他是在拍手相庆一样。

“就是那个啦!没错的!”

“哈?”

“人物也是很重要的一环呢!”

“开什么玩笑??难道从来没有出过国的审神者会认识外国人吗??”

“网友?”

“她连手机都不会用,谢谢。”

“也有可能是偶像啦!她喜欢的国外明星乔装成普通人混在里面打篮球。”

“且不说她会不会有喜欢的国外明星……”

安定终于忍无可忍,他甩了甩被清光拍疼的手掌心,下一秒就揪住了清光的小辫子。

“当红明星街头打篮球??怎么可能瞒得住!难道要带着墨镜口罩打篮球吗!”

“还没红到那个程度啦!一定还只是个十八线小明星!”

“十八线小明星?本国人都不认识的家伙,审神者可能认识吗??”

“那就是其中有个脸特别好看的,她芳心暗许留下收藏了!!”

“她身边的那个近侍怎么办?不是传言说他们俩已经私定终身了吗??”

“嗯,审神者跟长谷部先生的感情非常好,这种可能性比她粉上美国的十八线小明星还要低。”

物吉努力了很久,总算把打成一团的两个人分了开来。

“不过我想起来了,要说人物的话……可能是有点问题。”

“哎?什么问题?”

“你看你看!我就说吧!是什么问题?你想起什么了?”

两个小侦探一起把头凑了过来,眼睛直盯着物吉转。

“我拍的那场比赛里面,有白人,也有黑人。”

然后,比较突兀的是——

“其中还有个亚裔。”

“……亚洲人?”

“中国?韩国?还是跟我们一样?”

“这个不知道啦,我也没跟他说上话,单单从语音上来说的话是很标准的口语,无法判断,只是听了清光君的推测后突然想起来,有没有可能是因为他呢?”

至少,分配给他的合理性要比移情别恋或者发现偶像强的多。

“审神者以前认识的某个人去了美国,然后被你拍到了?这概率怎么想都不正常。”

“拍摄者可是我呢。”

物吉露出了温和的微笑。

“会有幸运加成的哦~”


刀剑戏话:过往与遥远的彼方(3)

“那个麻烦走了吗?”

“走了,还掉落了一堆补给物品,全都给你们收好啦~”

“处理掉吧,吃了他的东西搞不好今年一整年都要倒大霉。”

“哎?!”

“你们已经吃了是吧?”

这是不用动脑子都能想出来的结果,堀川现在出声提醒也是于事无补,他重重的叹了口气,向回家留守的两位后辈送上了真诚的祝福。

“安啦,搞不好你们命硬呢?”

“你这根本不算安慰吧???”

“本来就不算,我凭什么要安慰在家吃独食的人?继续吃去吧,甜点很容易发胖的哦。”

说着,堀川就干脆利落的挂掉了电话,将视线投向了坐在一旁的和泉守,高大的男子即使坐着也不比堀川矮多少。此刻的和泉守单手撑着下巴,完全沉浸在思考之中,都没注意到堀川已经单方面结束了通话。

“兼桑,接下来要去哪里?”

“嗯……去哪里啊……”

与往日的元气满满有些不同,和泉守有些失神,甚至还将问题反问了回去。

今天的新选组分成了三组,原定计划是虎彻一家继续调查物吉弟弟的下落,安定清光还有和泉守与堀川则分头追踪藏匿起来的陆奥守吉行。犯下了有史以来最为骇人的恐怖袭击案件后,那个操着一口浓重土佐音的乡下人趁着浓烟重雾,在慌乱的人流中不见了踪影。新选组向来跟警局有联合,长曾祢也向后到的警局旧友承诺了会协同作战,但不知为何,从案件发生后到现在,和泉守一直云里雾里的,根本拿不出干劲。

“陆奥守习惯性躲藏的几个地方我们已经找过了,安定和清光不知道还会不会来,要不要再去他们负责的区域找找看?”

“嗯……去也可以啦……”

“兼桑?如果有疑惑的话就说出来吧。”

“疑惑什么的,难道国广没有吗?”

“有啊。”

堀川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站到了和泉守的面前。

“疑惑什么的当然有,兼桑。”

“你觉得陆奥守他……”

“他不像是这起事件的犯罪者。”

“果然你也这么觉得吧?!就我个人而言的话已经不是像不像的问题了,我可以肯定,这不是陆奥守干的事。他一没准备时间,二没作案条件,硬要说的话,就连作案动机都很薄弱,倒像是我们硬塞给他的那样。”

已经停止恐怖活动几个月的家伙,真的有可能重蹈覆辙,策划这么可怕的大型袭击吗?

“那天安定不过就是随口开开玩笑罢了,他虽然装模作样的跑了出去,但哪儿来的这么多炸药给他炸?事先藏在车上吗?”

“就算藏在车上也不可能,他没办法携带那么多的炸药进都政府厅,除非开车硬闯。”

清楚的知道和泉守接下来想说什么话,堀川主动接了过来。

“开车硬闯也不可能,那太危险了,陆奥守是个惜命的家伙。”

“我知道,我都知道的,兼桑。只是,长曾祢大哥定下的方案是先找到陆奥守吉行,我觉得这个思路也没什么问题。”

如果是他干的,那找到他就算是万事已了。

如果不是他干的,他也是案发现场的重要目击证人,能够提供重要的线索。

“现在的话,只要能找到他,多多少少还是能问出点东西来的。”

“居然要靠问他来搜集信息……都政府厅附近没有监控吗?”

“有,但是怕政府资料外泄,影像没有存在交通局,而是保存在政府大楼内部的,现在整栋楼都被炸掉……”

“一群脑子有坑的家伙,搞那么保险做什么!”

和泉守气的一拳砸向侧边的墙壁,赶在水泥砖石遭受灭顶之灾以前,堀川及时出手拦下了他。

“可能他们也没想到,大楼会有整栋都被毁掉的一天吧……”

天灾不可能,人祸更是难以预料……

“谁给他们的自信啊??这栋楼又不是铁做的,真不担心恐怖袭击吗???”

“据说比铁还要厉害呢,建筑材料里面甚至连航空母舰级别的资源都动用了,一般爆炸其实真的奈何不了它。”

但可怕的就是,爆炸根源是地基。

“地基炸的太厉害了,那栋楼又高,根本撑不住。”

“居然用造航母的材料去造大楼……谁那么天才想出来这种主意……”

“织田信长啊。”

“…………”

这个名字的出现让现场冷了一会儿。

“那个……异能者收藏家?”

“对,就是他。”

昔日政府的最高权利者,几乎包揽了全部荣耀与光辉的男人。不过在现在的这个时间点上提到他,能够说起的都不是什么正面信息,男人早在数年前就身败名裂,遗留下来的最为重要的印象,就是他对超能力的可怕执着。

“他没有超能力,但是对我们这样的异能者有着浓厚的兴趣。听说他登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访审神者,知道审神者能力日渐低下,已经没办法再赐予他什么了以后,他就干脆……”

把拥有超能力的人像收藏品一样,一个一个的收集起来,关进家中。

“……我记得他,他曾经要求兼定家也送人给他,但是最后看不上我跟二代目……所以放了我们一马。”

“我们家也是如此,织田信长对于技能的喜好还挺挑剔的,我记得当时,左文字家的宗三,粟田口的药研,还有后来成立了伊达组的烛台切光忠,都曾在他那里待过,伊达组的鹤丸国永也差点过去呢,此外应该还有其它的一些散家。”

“把人当收藏品,不恶心吗?”

“他人都死了,我们也评价不了什么。都政府厅是他掌权最后几年建造的,当时很多官员都已经对他的专政有所不满,他就大张旗鼓的造了这栋楼,说是为了给政府工作者提供最优渥和最安全的工作环境,据说是想笼络一下自己失去的民心。”

“那么,有用吗?”

和泉守掏出手机,重新查看了一下大楼完好无损时的相片,越看越觉得像是一座超大型监狱。

“没用,他最后依然死于暗杀,而且没有人怀念他曾经掌控的那个时代。”

“失败者。”

“没错,绝对的反面教材。”

以政客身份来说,这个结局简直失败透顶。

“但是……不论如何,那个男人的气魄还是够的,审神者是为数不多对他评价不错的人。”

“是吗……那个巫女居然看好他吗?”

和泉守看着大楼的全景照片,在超高清的图片下恨不得把每一个角落都给看进去。

“嗯,织田喜欢异能,自然也对堪称异能之母的审神者礼遇有佳,他掌权的那段时光,大概是审神者能力渐失后过的最顺心的一段日子了吧……啊,对了我想起来了,审神者身边的长谷部先生原本也是跟着织田的,听说就在织田死前不久,他把长谷部送给了审神者。虽然送这个词用的不是太好……但当时的情况真的跟送没什么差别。”

“………堀川。”

“怎么了兼桑?关于织田的事听腻了吗?”

“不,恰恰相反。”

和泉守关掉了手机,猛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我刚刚,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愿闻其详。”

身为首席助理的堀川也站到了和泉守的身边。

“这次恐怖袭击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炸弹的安放问题,这是整起事件的中心,也是大楼倒塌的根本原因。”

地基被毁,直接坍塌。

“要怎么样才能把炸药堆到那种地方去,还不被人发现呢?一次性送进去然后立刻引爆?就算犯人不怕死,这个方法从现实来说也实现不了,正门距离大楼还有很长一段路,而门口的保镖和探测器绝对会探测出来。”

“没错,这个不可能,但是分批次送入或者组装也很麻烦,只要是能够爆炸的东西,门卫肯定都可以查出来,可以躲过监控的只有杀伤力不足的普通焦油,大楼的建筑材料也非易燃易爆品,临时组装制作的炸弹炸不出这个效果。”

“所以,就只剩最后一种方法了。”

听起来不可思议,却实际可行,并且最容易被忽略的一种方法。

“你刚刚说,织田建造这栋楼是为了挽回民心,为了给职员提供最好最安全的工作环境?从你的叙述来看,织田信长这种枭雄不会干这么没骨气的事,讨好他人?不,我觉得完全相反。”

“那么,是报复?”

“没错,就是报复。”

和泉守回复的异常坚决。

“周围反抗他的人那么多,他不可能看不见,他也应该知道自己命不久矣,这栋看起来坚挺安全的大楼,实际上是他建造起来的死亡地狱。”

高大的侦探私自定下了调查目标,并且确信自己正在朝正确的方向前进。

“炸药如果从外界进不去,那就只可能是从一开始就存在于地基上了,这是唯一的方法,虽然听起来骇人,但却实际可行。”

织田信长在建造那栋大楼的过程中,在底部偷偷埋藏了大量的炸药,等着将来,他死去之后的某一天,某个知晓这一机关的人前来,替他启动那个致命的定时装置。

“把所有跟织田信长有过关系的家伙调查过去吧!”

他们之中的某一个人,一定在那天早上去了都政府厅。



评论(27)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