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躺平中,更新不定期哦╮( ̄▽ ̄)╭

【双狐】小王子的狐狸

放弃治疗系列_(:з」∠)_

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_(:з」∠)_

我不管了总之我要看真剑了哈哈哈哈哈哈!!!(๑✧∀✧๑)


第一天的时候,他跟那个男人的距离还很远。

那时的鸣狐刚刚恢复意识,有些迷糊的坐在道路旁的长椅上,身上只有一件宽松得不像话的病号服,但并不觉得冷,也不觉得热。路灯刺眼的闪了几下,他才发现身后的草丛里有个大大的影子。

男人很安静,一动不动的坐着,虽然一言不发,鸣狐却觉得他是在陪他。

第二天,男人转移到了路灯下边,鸣狐得以看清他的长相。对方有着跟他一样的银白发色,可是很长很长,看起来蓬松柔软,就像狐狸的尾巴一样。

狐狸……

啊……我以前,好像也是有只狐狸的。

鸣狐蓦地想起一团橙色的小毛团,软软的,热乎乎,站在他肩膀上的时候还会亲昵的蹭蹭他的脸。

第三天,男人终于跟他一块坐到了椅子上,只要侧过脸去就能看见男人那双金色的眼瞳,竖着的瞳孔仿佛真正的野兽一般,透露着不属于常人的野性。可他看向鸣狐的眼神却又无比温和,就连无法感受到温度的鸣狐都产生了一种被温暖的错觉。

但,错觉终究是错觉,鸣狐仍然触摸不到任何有生命的东西,他穿着单薄的衣服坐在郊外的长椅上,除了身边奇怪的男人,再没有第二个人发现他的存在。

第四天……

男人坐到了他的身边,彼此的距离缩短到接近于无,他们仿佛认识已久的朋友,静静的偎依在一起看车流和碰壁。

男人真的很像只大狐狸,风吹过来的时候会带起他白色的长发,扫到鸣狐的脸上。

说起来,我的狐狸现在在哪儿呢?

鸣狐想起那个小小的身影,橙色的,奔跑起来迅捷得如同闪电一般,就算自己很努力的跟在后面,也很难追上他。

或者说……根本就追不上吧?

模糊成一道橙色线的影子,快速向两边退去的景象,夕阳黄昏,火烧云霞,还有跳跃的红绿灯和车轮胎在公路上一路磨出的黑色痕迹,种种的种种交织在一起,构成了鸣狐最为重要的记忆。

第四天,在化为灵体后的第四天。

鸣狐终于记起了自己死亡的瞬间。

“…………”

啊……难怪这儿一点也不冷。

他盯着自己透明的脚踝,向着身边的陌生人问出了死亡以后的第一个问题。

“……请问,您有见过我的狐狸吗?”

它小小的,很可爱,平常的时候喜欢缩成一团,站在我的肩膀上。

“对你来说,最优先级居然是狐狸吗?”

“…………”

男人看着他笑,温和的样子真的像极了他的小狐狸。

“不过,到底是什么狐狸呢?啊,难道你是被狐狸精害死的?”

并不是。

鸣狐无声无息的摇摇头,伸手比划了一个大小。

我的狐狸大概有这么大。

“嗯……八尺镜??不得了啊这可是玉藻前的武器呢。”

“…………”

鸣狐顿了顿,扯了扯自己的耳朵。

不是的,只是普通的狐狸,有两只大大的耳朵。

“耳朵很尖?我知道的我知道的,这是她们共有的特征。”

“…………”

鸣狐想了很久,最后张开手撑住下巴,比了一个花儿的造型。

它很可爱。

“噗……是很可爱。”

面前的男人似乎忍不住笑了一下,但马上就换回了装模作样的严肃表情。

“咳咳,可爱是吧,那看来绝对是狐狸精无疑了,很棘手啊如果涉及到战斗的话……”

“只是普通的狐狸而已。”

不论对方是不是故意在逗他开口,这都已经到了不出声就不能继续沟通的程度,因此,不爱说话的鸣狐只能选择放弃自己的坚守。

“我在找它。”

“宠物吗?”

“朋友。”

“他怎么不见的?”

鸣狐指了指面前的那条路。

“走在路上就不见了?被宠物贩子拐走了吗?”

“…………”

鸣狐又指了指行驶而过的一辆黑色轿车,没想到男人立刻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做出标准的冲刺准备姿势就要开始百米冲刺。

“就是那辆车对吧!放心我这就去给你追回……”

“我只是想表示车这个概念而已。”

“啊是吗?那么,车怎么了?”

蹦出去一米都没到的男人立刻转了回来,动作流畅,不差分毫的坐到了之前的位置上,就连跟鸣狐的距离都没发生变化。

“……你其实根本就没打算追车吧?”

“我哪有那么恶劣?”

“…………”

“哈哈,别生气啦!”

“…………”

这态度有点糟糕,但是仔细想想,自己不爱说话的态度似乎也没有好到哪里去,鸣狐只能无奈的摇摇头,继续开口解释。

“他受了惊吓,一溜烟的跑到马路上,我去追他了。”

再然后……

“我就被车撞死了。”

看起来不过十多岁的少年,用一如既往的淡漠表情念诵了自己的死亡。

“这样啊,那还真是悲惨。”

“…………”

悲惨吗……

不过,鸣狐并不感伤自己的死亡,比起这个,他还是更在意小狐狸的下落,那个小东西一定吓坏了,不知有没有找到回家的路。他莫名的将希冀寄托在面前这个看得见他的男人身上,只是没等他再度开口,男人就截断了他的希望。

“我没见过你的狐狸。”

“…………”

想想也是,虽然距离缩短了,可陌生人终究是陌生人。

“除了狐狸,真的没别的想问的了吗?比如说我是谁?你接下来该怎么做之类的。”

“…………”

还要继续问吗?但是鸣狐已经懒得再开口了,他本来就不喜欢说话,更何况坐在他身边的还是个陌生人。

“我叫小狐丸,是个驱魔师。”

等了一会儿,男人索性自顾自的介绍了起来。

“因为是驱魔师,所以当然不能对路边的奇怪孩子置之不理,接下来的话……我会带你去你该去的地方。”

我该去的地方?

鸣狐在心里将这个说法又默念了一遍。

直说好了,反正我也不是很介意,毕竟亡灵的去处……

从来都只有地狱而已。


从这里,到地狱,还有多远的路途要走呢?


“你完全不介意去地狱吗?”

第五天,名叫小狐丸的男人更近了一步,轻轻的揉了揉他的头发。

“难道我还有别的地方可以去?”

“这个要看你自己,你没有挂念的东西?”

“……我的狐狸。”

“还是想找狐狸啊……好吧,那我带你去宠物收留中心看看好了。”

“?”

那儿会有狐狸吗?

“当然,我大哥还在那里找到过浣熊呢。别露出这么嫌弃的表情,浣熊会洗东西,很可爱哦?”

小狐丸说着便站了起来,向鸣狐绅士的伸出了手。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

“鸣狐。”

“哎呀,你也是狐狸吗?看来是奇妙的缘分,这次的工作就是由身为狐狸眷属的我来帮助狐狸眷属们重新碰面啦。”

“嗯。”

“第一步就去宠物收养中心,就算不在的话,我们也可以看看动物们,流浪中心有很多受过伤,或是被抛弃的动物,安慰他们,摸摸他们软软的毛发,光是想想就觉得很开心吧?”

待在他身边的少年点了点头,似乎是认同了小狐丸所畅想的美好未来,他握住小狐丸的手,虽然体会不到男人的温度,但还是可以感受皮肤柔软的触感,正要安下心的时候,小狐丸的另一只手却也张了开来。

“嗯?”

“要不要公主抱~”

“…………”

想也不可能要吧。

“哈哈,我觉得我们已经算认识了啊,联系什么的,已经建立起来了不是吗?”

“可我不是公主。”

“放心吧我也不是王子。”

“…………”

“硬要说的话,还是你更像王子一些,我年纪太大,早就可以去当太上皇了。”

“那个……应该还没大到那种程度。”

“嗯,也是,你是小王子的话,我当狐狸更有趣。”

“??”

“小王子,你看过吗?那本书里面,他跟狐狸也有过一段故事哦。”

“驯服……”

“对,是驯服呢。”


对我来说,你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就像其他千千万万个普通的少年一样。

我不需要你,你也同样不需要我。

对你来说,我也只不过是一只普通的狐狸,和其他千千万万只狐狸一样,没有任何的不同……


“不过我现在记住你了,你叫鸣狐,你有自己的名字,你不再跟其它千千万万个普通少年一样了。”

“…………”

“对你来说,我也是吧?”

狐狸温和的看着小小的王子,捧起他苍白的脸颊,似乎是想将自己的温度传递给他。


原本想着见到动物们以后,多多少少能被治愈一番。

然而等到了目的地,鸣狐才发现现实完全不是他所想的那么回事。他不由自主的忽略了最为重要的问题,没有正常人的身体,意味着除了拥有灵力的小狐丸外,他完全触碰不到任何活着的现世之物。

想摸小猫小狗们蓬松的绒毛?不可能的,能看着就不错了。

而更糟心的是,貌似就连单纯的看看都很难做到。

“这位先生,您身上有带什么东西吗——”

“什么——你说什么——”

“这位先生你身上是不是带了什么会让猫咪和狗害怕的东西啊——”

“应该没有啊——”

狗和猫的眼睛往往比人类更敏锐,对于鸣狐这类不应存于现世的灵体更是充满了敌意。在一片尖利刺耳的犬吠和猫叫声中,小狐丸像是早就料到了一样,非常淡定的无视了周围一圈凶狠的动物,用他最大的声音和最简洁的对话,尽可能早的完成了与接待人员的对话。

“你们这儿有狐狸吗!”

“会有人养那种东西吗?!”

“浣熊都有人养呢!”

“浣熊会洗东西狐狸会吗!”

“不会!打扰了!”

谈话结束,看来没什么必要再待着了。


“抱歉,我一时间忘记了。”

“……我觉得你是故意的。”

“怎么可能。”

“你不是经验丰富的驱魔师吗?”

“我上个月才开始干这行呢。”

“实习生?”

“不要根据时间这么肤浅的表象来判断一个人的业务熟练度啊。”

“那你……”

“虽然我确实是实习生没错呢。”

“我想换人。”

“我大哥出差了。”

“…………”

“不错哟,这次说了不少的话。”

看着小狐丸高兴的样子,鸣狐更加笃定了他故意的事实。

怎么办……好像有点生气了……

“啊啊别这样,不论如何去收留中心是必须的,对不对?现在明确了你的小宝贝没被送到那里去,我们可以安心的进行下一步了。”

小狐丸这次很快就察觉到了他的想法,赶忙去火。

“你的小狐狸认得回家的路吗?有没有可能回家去?”

“或许……呃……”

家?

这个概念陌生又熟悉,他停下来仔细想了想,可是脑海中再蹦不出任何相关的讯息。

“你不记得回家的路?”

“…………”

“很罕见啊,只要时间不是太久,怨灵一般不会忘记自己生前相关的事的。”

对现世的留恋就是他们不肯离去的因素,所以……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

“你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鸣狐确定的点点头。

“那还真是奇怪,你真的是怨灵吗?”

“怨灵应该是什么样的?”

“它们很轻很轻,漂浮在空中,有着透明化的双腿,总是在做损害活人的事情,并且拒绝前往地狱接受审判。”

“…………”

感觉我好像除了透明的双腿,都不符合啊?

鸣狐低下头,尝试着跳了一下,结果要不了一秒钟就落回了原地,跟普通人一样没有任何飞翔的感觉。

“你飘不起来?”

一看就知道了。

“哎?怨灵居然会飘不起来?”

“……我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个得问你自己。”

又来了,又是这个回答,鸣狐差点脱口而出甩他一句“要你何用”。不过,这句包含着鸣狐有史以来最大情绪的台词并没有说出口,而小狐丸也很识相的立刻就认了错。

“啊别这样别这样,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帮你的,放心。总之先把你的狐狸找回来,然后再看看情况。收留中心没有的话,接下来我们可以张贴海报来找你的狐狸。”

“!”

“对吧?是个好方法吧~”

“是。”

形体成迷的怨灵暂且放下私人恩怨,跟小狐丸击了个掌。

“时候也差不多了,先吃个中饭怎么样,这附近有家店的稻荷寿司做的非常棒,你喜欢稻荷的吧?”

“喜欢。”

“我就知道!~”

只要是狐狸的眷属,那就没有不喜欢稻荷的理由,小狐丸兴致勃勃的带着鸣狐杀进了目标店铺,除了标准版的稻荷寿司外,还要了一大份包着帝王蟹腿肉的豪华版,以及两大碗的油豆腐拉面。掰开竹制筷子,轻声说了一句“我开动了”以后,鸣狐盯着汤面冒出的热气,就这么保持着开动的前置姿势陷入了沉思。

“…………”

“嗯?”

小狐丸咽下了第一口寿司。

“…………”

“啊,抱歉,我不小心又忘了。”

“我要换人。”

“这块地盘是我们三条家的,除了我你只能找到我大哥,但是他现在出差中。”

“要你何用。”

“嘛……”

“道歉。”

面无表情的鸣狐,把脑海中所有可以表达情绪的台词都搜刮了出来。

“只是个实习生真是非常对不起。”

“说对不起有用吗?”

“你让我说的啊。”

“不开心。”

“对不起啦,我把头发给你摸,好不好?”

“好……不,才不好,不要。”

“真的很对不起。”

“跪下吧。”

“好啊,要嫁给我吗?”

“不要。”

“天魔抱歉,幻想下跪!~”

“别闹。”

这个梗一点也不好玩。

“哈哈,好啦好啦,可以先把筷子放下吗?”

在旁人看来筷子一直浮在半空中呢。

“…………”

鸣狐如梦初醒,啪的一声将手里的筷子扔到了桌上,周围人倒是没发现什么异样,除了感叹一下小狐丸的饭量,还有他莫名其妙糟蹋筷子的行为以外再无其他。

“你吃吧。”

鸣狐深深的吸了口气,要不了一分钟就平定了自己的情绪,他在小狐丸的对面端正坐好,示意他继续吃不用介意。刚刚那几句活着时绝对不会说的台词从他嘴里念出来,意外的还挺有趣,而小狐丸似乎也是这么认为的,男人虽然刻意的开着他的玩笑,但只要看清了他眼底的那份温柔,成为被他捉摸的对象也没那么讨厌。

只是,看着面前的精致餐点,鸣狐感受到了名为无奈的消极感。

“你又忘记了吗?关于自己的事实。”

“嗯。”

一不小心就忘了自己已经死去的事实。

这应该也是,唯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实才对啊……

“我真的是怨灵吗?”

鸣狐看着小狐丸的眼睛,又一次问出了这个问题。

虽然我不会飞,但……

现在的我,感受到了悲伤。

活着的时候没什么感觉,死后才发现,不能再去做那些早就成为习惯的事,是多么令人难过。

能活着就好了。

如果我还能活着的话……那就太好了……

少年闭上了眼睛,要不了多久就感受到了小狐丸掌心的力度,男人似乎靠了过来,柔软的头发丝扫着他的额头,痒痒的可是很舒服。

他们俩现在的距离,似乎又一次缩小了。


不知何时起,鸣狐那毫无生气,察觉不到任何生机的身体渐渐对一个特定的时点起了反应。

当他坐在长椅上,开始感觉焦躁不安的时候,再过五分钟就是小狐丸的出现。


狐狸说,你下午四点钟来, 那么从三点钟起,我就开始感到幸福。

时间越临近,我就越感到幸福。到了四点钟的时候,我会坐立不安,我会发现幸福的代价。


第六天,看着又一次准时出现的小狐丸,鸣狐禁不住发出了疑问。

“我跟你,到底谁是狐狸,谁是小王子?”

“都一样吧?”

绅士有加的高大男人站在他的面前,又一次温柔的伸出了手。

“所谓的驯服,其实是相互的呢。”

那么,今天要公主抱吗?


一个小时后,小狐丸背着鸣狐,走到了三条家的大门前。

说是背,但其实这个动词用的并不准确,坐在小狐丸肩膀上的鸣狐,此刻的姿势更接近于小孩跟父亲之间的那种过山车模式。风光了五天的小狐丸在这一刻终于败下阵来,他踌躇着,在开门前又一次询问了少年的意向。

“我们真的要这么进去吗???”

“?”

“对不起可是我真的觉得公主抱比这个好多了。”

“我不是公主。”

“但我可以做你的王子啊,真的……”

“你之前说我更像王子。”

“那我做公主好不好??”

“好。”

鸣狐毫不犹豫的跳了下来,向着小狐丸张开双臂。

“来吧。”

“……你想干嘛?”

“抱你。”

“…………”

沉默了很久很久的小狐丸,最后替鸣狐理了理宽大的病号服,将他抗上肩膀后昂首挺胸的走进了门。


“稍等一下,我记得弟弟是把动物图鉴放在……好像是这个位置?”

“为什么不去图书馆?”

“嗯……为什么呢?”

小狐丸一边答非所问,一边继续弓着身子在书架上找他想要的书本。

“我也可以直接画。”

“是吗?你画画很好?”

“……”

至少画只狐狸是没问题的啊。

“我弟弟画画也很好呢,就他这个年纪而言的话。”

“嗯。”

“虽然脑子笨得可以,但在动手方面有着绝佳的天赋,是吧今剑?”

“我才不笨!”

“哎?”

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书房里的孩子吓了鸣狐一跳,小家伙尖声表达了他的不满,同时抬起手狠狠的打起了小狐丸的脑袋。

“我才不笨!”

“那看来对动手能力强这一点没有需要反驳的呢,可以停手了吗?你再打一下试试,等岩融回来了我要加倍揍到他身上去。”

“小狐丸是大坏蛋。”

虽然还是很不满,可幼童依然乖乖的停了手,转而拽住了鸣狐的病号服袖子。

“不要跟这家伙扯上关系啦,他会欺负你的。”

“…………”

他已经欺负了,从昨天开始。

“喂喂喂别挑拨我们俩的关系,我跟鸣狐好着呢用不着你管,把你的动物图鉴交出来。”

“不给。”

“我要把岩融下个月的零花钱全部扣光。”

“本来就不是你给的,你这个工作连一个月都没满的实习生。”

“哎?原来连一个月都没满?”

“咳咳!我要叫三日月把他下半年的零花钱全部扣光!”

看着小狐丸一脸嫌弃的样子,对比起来鸣狐觉得自己已经是被善待的那个了。

“现在求饶还来得及,把你的书交出来。”

“不要理你了。”

幼童从最底层的书架上抽出一本大书扔到了他的脸上。

“你敢动岩融的零花钱,今剑就把你今天偷偷带小哥哥回来的事告诉三日月!”

“你以为他不知道吗?咱家到处都是他的眼线啊。”

“那我就把你这几天查到的资料全部告诉你边上的小哥哥。”

“很好,从这一刻起你不是我弟弟了,出去!”

小狐丸只用了一秒钟就将今剑推出房间,上锁关窗一气呵成,完全不给他泄密的机会。

“他刚刚说……”

“我们来看狐狸吧~”

“……你们家没问题吗?”

“能有什么问题?放心吧我们一直这样。”

“不,我是说你弟弟,他……”

“他早就习惯了,我们家的孩子都是这么养大的,很不错啊,独立能力超级强。老三上周就离家出走了,到现在都没被大哥抓回来呢。”

原来出差是为了这个??

“兄弟间不应该这样吧?”

“那应该怎么样?”

小狐丸将手中的书翻过一页又一页,最后抬起头,看着鸣狐的眼睛笑了。

“你觉得应该怎么样呢?”

“彼此包容,相互体谅。”

就算争吵在所难免,也应该在气过之后站在对方的角度好好想一想。

“说的不错,你就是这么跟兄弟相处的?”

“我?没有,我只有侄子,他们……”

啊咧??

鸣狐猛的停下了话语。

我的……家人们?

对啊……我是有家的……

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刚刚面前发生的争吵场景成为了导火索,将他脑海中的记忆炸开了一轮又一轮,孩子们的面孔从稚嫩到成熟挨个儿在他眼前排列,家族的名字,比他年纪还大的那个晚辈,所有的所有,全部翻涌着冒了出啦。

“你记起来了?”

“我有很多的侄子,他们就是这么相处的。”

“不错,很大的进步,终于想起家人啦~那么住址什么的应该也很快了。”

“你是为了让我想起这些才带我回家的吗?”

“或许吧。”

“可是,就算想起来也没什么用。”

我已经死了。

“想见他们吗?”

“当然。”

但是啊,他们能看见我吗?

“就算想也没什么用。”

我已经……没办法再见到他们了。

“难受吗?看样子终于动摇了呢。”

“……”

淡漠的,始终没什么表情的少年,这次终于在驱魔师面前流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脆弱。

“我要是……没死就好了……”

要是还活着的话,就可以再见到一期,可以继续陪着鲶尾骨喰他们一起上学。不论是吵吵闹闹还是相互偎依,只要在一起就已经足够。

每一天,想到的时候就摸摸心爱的狐狸,吃想吃的东西,尽情去做所有想做的事,放手去爱想爱的人……

“他们现在……一定很担心我。”

“担心?”

“找不到我的话,难道不会……”

啊,不对。

这个时候应该用担心这个说法吗?

“……”

人已经死去的话,亲友是不会有担心这种情绪的,他们只会伤心欲绝,被极致的痛撕扯成支离破碎的欠片,就算外表仍旧完整,内里也早已溃败成军。

这就是死亡啊……

这就是,鸣狐一直没什么实感的死亡……

“对,这就是死亡,非常绝望且没有任何挽回余地的事情。不过在你身上,也还没到那个地步。”

小狐丸说着,将那本厚厚的书合上了。

“似乎不用画遗失启事了,应该快结束了。”

“…………”

“你的潜意识一直没问题啊,既然都已经回想到这个程度了,就再加把劲吧。”

人类是不可能为已经死去的人担心的,死亡是绝对的事,对于无法挽回的结局,担心这种说法已经用不上了。

会担心,就说明一切还有挽回的余地。

“觉得后悔的话,那就努力不要让自己后悔。

还有想做的事的话,直接去做就好了。”

毕竟,你的话……

“我……”

其实……


我其实还还活着,对吗?


说出正确答案的一瞬间,坐在对面的狐狸笑了起来。

“正确答案~”

驯服时间结束了。

王子该回到他自己所在的星球去了。


“然后呢?你就这么把他送回去了?”

“不用我送,记起全部的生灵自己就可以飞回本体身边去。他虽然被车撞成了重伤,但清醒后康复的很不错呢,不幸中的万幸。”

“你怎么知道的?”

“在他飞回去之前我就查到医院地址了啊~当然要躲着偷偷观察,确认无误啊。”

“偷窥狂。”

“恋猫癖没资格说我。”

“咪!”

趴在石切丸脑袋上的猫咪不满的叫了一声,听到声音的石切丸连忙把小猫撸下来,小心翼翼的抱进怀里。

“乖,青江,不理他了我们去散步。”

“这就走了?不继续听哥哥我传授经验了?”

小狐丸拦在了石切丸和猫咪的前边,不满的小猫伸出爪子想挠坏他的高级西装,全部被小狐丸用手指头弹了回去。

在大街上看到这样的风景,还挺新奇的。

“你不是已经说完了吗?如果遇上生灵就得故弄玄虚把对方狠狠地欺负一通才好。”

“这也是没办法的啊,我不能告诉他正确答案,对待他这样的孩子,只能一步步引导才行。”

“是吗?三日月说,直接把它们揍回无意识状态然后塞回本体也是可能的。”

“咳咳!那个操作要求太高了,我当时只是个实习生,紧张的很。”

“真的只是因为没经验而紧张?”

“嗯?什么意思?”

“在我看来,驯服的另一层意思是爱情,狐狸可是爱上了小王子的啊,不是吗?再说了……”

石切丸跟猫咪同时眯起了眼睛。

“你会那么耐心的对待一个幽灵孩子?不可能的,别装了小狐丸,你从看到那个孩子的第一眼开始就已经被驯服了吧?”

“不可以对驱除对象产生感情,这是驱魔师的重要守则。”

“我觉得,咱们家好像没资格谈遵守守则这种事。”

“也是。”

跟青江喵玩够了,小狐丸趁机抓住他的爪子捏了捏肉球,然后赶在三弟变脸以前收回了手。

“但是,就像他变为生灵时会失忆一样,等他回到了身体里面,当然也不会记得魂飞时发生的事,与其自找没趣,不如不去打扰。”

“意外的在感情方面很胆小啊小狐丸。”

“这不是胆小,是绅士。”

“啧,真无聊呢,是不是啊青江?”

“咪!”

“听见没有?青江都听不下去了。再见,我还要干活呢。”

“再见,祝顺利哦。”

送走了出任务的三弟和猫咪,小狐丸在路边找了张长椅坐了下来。面前依旧是川流不息的车辆与人流,天色渐晚,黄昏将至,即将到来的时点让他有些坐立不安。

可是,仔细想想,也没必要这样。

他早就不用掐着点去路上找那个迷路的孩子了,也不用再担心他会不会半途就在医院中停止呼吸,或是遇到其它的情况直接死去。就算风景相差无几,这条路上也没有那个让他一见倾心的生灵。

也是时候该忘记了吧?

从那之后到现在,到底过去了多久啊?属于他的这个过程,也早就已经……

“你好。”

“嗯?”

正当小狐丸转身要走的时候,有人叫住了他。

“你好,请问你有见过我的狐狸吗?”

回过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银发的少年,他带着口罩,穿着简单的便装,肩膀上立着一只小小的狐狸。

“不是就站在你的肩膀上吗?”

“是另外一只。”

他很大很大,有着又长又软的白色毛发,金色的眼睛潇洒帅气,笑起来又很温柔。

“我一直在找他。”

现在,时间快到了。

少年向着小狐丸伸出手,一如他很久以前常做的那个动作。


“你有见过我的狐狸吗?”




评论(12)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