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躺平中,更新不定期哦╮( ̄▽ ̄)╭

【双狐】鸣狐老师好!

 @しぐれ 

你要的双狐师生梗!虽然可能跟你的预想完全不一样呢_(:3」∠❀)_


那大约是一个月前发生的事。

当时,岩融攒了半年的零花钱,给今剑买了一个配置平均的mini手机,终于让幼弟摆脱了外壳花里胡哨的学生机。但是这份来自于兄长的关爱并没有引起其它三个哥哥的共鸣,小小的新手机还没被今剑捧热就被没收了过去。

“小学生还是别用这种功能多的手机比较好,功课会分心的啊……”

这是来自三哥石切丸的关心和担忧。

“下半年的零花钱攒起来后可以把我的老人机换掉吗?我也想要智能手机哎~”

这是来自大哥三日月的……好吧他好像并没有任何的介意。

“对于今剑来说现在的手机只要有电话功能就够了,根本不需要这么大的显示屏,也不需要无线网连接和流量功能。不准嘟嘴!”

二哥小狐丸也难得严肃的敲了敲擅自花大钱的岩融和今剑。

“这手机才买回来一天呢你上面都已经装满游戏了?这都什么啊花里胡哨……哎哎哎打开了?!”

小狐丸大概是不小心按到了图标,开始动画出现后又是一阵乱按,索性直接就进去了快速战斗页面。

“这就打起来了?!怎、怎么办?!要用手戳哪里啊?!”

“左手是方向键,右手可以普攻和用技能哦~”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那这个是什么?啊必杀技吗??”

十分钟后,小狐丸在自己的手机上下载了同样的游戏。

“咳咳我这不是为了玩!这是监督,我已经加了今剑的好友了,这样就可以随时监督他是不是在线了!”

“不用解释,我不想承认有你这样的哥哥……”

“别这样石切丸,我是有苦衷的!”

“我也想玩哎,所以说可以把我的手机也换成有大屏可以联网的类型吗?”

“不可以。”

四个弟弟异口同声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大哥的要求。

“给你智能机你绝对会造反的吧?”

“光是给你老人机就已经很冒险了,想都别想。”

在严苛对待三日月这点上,大家还是可以轻松达成共识的。


就这样,小狐丸开始了自己的手游生涯。

除去上班和家务的时间,他都会捧着手机缩在沙发上忘我的戳着手机屏幕,被石切丸反复提醒了多次以后,小狐丸倒是没再缩成团,他换了个姿势,配以一贯绅士而优雅的表情端坐在沙发上。

然后继续戳手机。

石切丸看他的眼神已经跟看那种网游成瘾的少年差不多了。

好像也确实差不多,不过就是他的二哥早已青葱不在,奔着中年大叔的身份一去不回了而已。

“我也不是一直玩的,我只是看看屏幕罢了。”

穿西装打领带的小狐丸翘着二郎腿,双手优雅的捧着手机如是说道。

“屏幕有什么好看的?”

“等上线啊,半小时内死亡合计超过五次会被系统强制下线冷静一会儿。真是的,我不需要这种冷静方式。”

“你确定你不需要吗?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你好像在磨牙。”

“绝对没有的事。”

“你别找那么强的对手打啊,厚着脸皮打打小学生算了。”

“我刚刚,在和今剑玩1v1。”

“……把你的犬齿收起来。”

小狐丸原本从没想过自己会有沉迷于手游的一天,更想不到的是自己还会有被幼弟摁在地上摩擦的一天,虽然是游戏中的地板,可小狐丸还是感到了彻骨的寒冷。摩擦次数多了,就连岩融和今剑都有些可怜起他来了。

“小狐丸,做饭很好吃哦!”

“嗯,打扫卫生也超干净。”

“写字漂亮!给我签的作业本每次老师都会表扬!”

“赚的钱也是最多的呢!”

“哦,然后呢?”

捧着手机等上线的小狐丸看着搜肠刮肚想尽词汇奉承他的两个弟弟,一脸冷漠。在岩融今剑找到合适的回复说辞以前,路过的三日月直接举手抢答了。

“他们大概是想表示,你的手没问题,只是碰巧玩游戏手残了点而已。”

“…………”

“要不让我试试?说不准我会玩的很好呢~”

“你确定?”

“试试嘛~”

小狐丸将信将疑的把手机交给了三日月,想着反正自己的对战胜率已经惨不忍睹,索性就由着大哥瞎折腾算了。结果次日清晨,三日月把手机还给他的时候胜率没变,可是用来购买物品和升级的金币却一下子多出了几百万。

“你、你、你干什么去了?!!”

“刷钱啊,那个超简单的最适合我啦。”

“金币本不是六个小时只能进去一次吗??”

“哎?小狐没发现吗?在结算前那个时间点上选择投降退出的话,出去以后不计算次数还能拿到钱哦,手速快一点就好。”

“还可以这样的吗……”

不,当然不可以,当天下午小狐丸就收到了永久封号的通知。


痛定思痛之后,小狐丸抱着对游戏残存的热爱,抢走了石切丸的手机号开通了第二个账号,重新回到初生状态的时期非常难熬,就算不去找人对决,他光是在经验地图上的阵亡速度都比以前快了一倍,小狐丸根本记不住自己还是个被大蘑菇一坐就会天降墓碑的可怜孩子,连着死了四次以后,他蹲在了无害的花蘑菇边上,开始思考游戏里的人生。

这娃没救了吧……连个蘑菇都打不过……

他在这个世界中一定注定活在最低的底层,干不了两年冒险者就得回老家结婚生孩子,童年的幼驯染肯定已经跟着别的冒险家跑了,他只能跟个没有名字还随时可能炮灰的乡下土妹子成家,久而久之甚至自己都会进入炮灰候选人名单……

天呐……太悲惨了……

小狐丸越想越悲伤,悲伤到忍不住又要去房子后面撞大蘑菇的时候,突然有玩家向他发了组队申请。

“哎?组我?”

不行啊我是个连蘑菇都打不过的孩子……

他拒绝了,可是没过两秒钟,申请就又一次发了过来,还附带了留言。

「一起刷吧,经验可以加20%呢。」

「我再死一次就要掉线了。」

想了想还是决定拒绝的小狐丸,就在刚刚按下拒绝选项的时候,看到了那个向他发出邀请的人。

穿着厚重铠甲的勇者找到了躲在蘑菇下面的他。光是外表就比他威风十倍的人物脑袋上面飘着两个小字:鸣狐。

啊啦,他也是狐狸呢。

小狐丸的新号名叫“谦虚的小狐丸”,或许是名字的缘故,这位鸣狐君对他很是耐心,发出第三次邀请的时候还用人物戳了戳小狐的脑袋。

「起来啦,跟鸣狐去打兔子!」

「我连蘑菇都打不过,你还要我打兔子?」

「你把技能点洗掉重新加就可以了哟。」

「啊?」

「重来吧。」

鸣狐君扯了扯他的衣服。

「你选的职业是要加物理攻击的,加法攻当然打不起来啊。」

「哎?可我是法师啊??」

「你这个法师是加物理攻击的呢。」

强调了一遍后,鸣狐君指了指他手中的魔法杖。

「你不需要念咒语,拿这个直接揍上去就可以了,选职业前要看说明啊。」

「这…………」

后来,小狐丸跟着鸣狐君去了地图二,一棍子下去就敲死了一排的兔子。


小狐丸在游戏里认识了新朋友,会带他一起组队刷经验和下副本的好朋友鸣狐君,有了对方的帮助,小狐丸的死亡速度迅速的降低了。

「太神奇了……我原本想要玩的是法师啊……」

「唤灵也是法师,不过是物理法师。」

「总觉得怪怪的……不过,鸣狐君好厉害,感觉你每个职业都懂。」

「叫我鸣狐就好~」

「鸣狐真的很厉害!」

「因为我每个职业都有玩啊~」

「哈?」

「战士是最后的尝试了,满级了就能大满贯啦!」

「还大满贯??!」

这已经不单单是厉害的问题了,简直就是技术,时间还有执着的结晶!

「那、那我这个职业你也玩过了?」

「当然,已经满级通关加战斗力32万毕业了哦~」

「师父!!!」

游戏人物没有下跪这个动作选项简直是个败笔,小狐丸一边将就着给鸣狐表演跳高高的同时,暗自在心里腹诽着要将这一点投诉到客服那里去。

「收我为徒吧!」

「好。」

游戏中的战士温和的笑了,举起盾牌小心翼翼的将他保护到了身后。


对于小狐丸居然找到了老师这件事,今剑岩融纷纷表示不可思议。游戏中并没有师生系统,想找人带的话,多多少少总得给点好处才行。

“可是小狐丸完全没什么可以给的啊!”

“是呢,他还能在半个小时里面死掉五次。”

“所以,是我没有给你们好处,你们才没告诉我我连加点都加错了吗???”

“哎?”

“原来加点错了吗?难怪半个小时里面可以死五次啊?”

“不要再给我强调半小时死五次的事了。鸣狐才不会介意这些,有他教导我可是强了不少的。”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要来一下久违的PK吗?”

“好!~”

二十分钟后,小狐丸被系统踢下了线。

“…………”

“已经强了不少了呢!是不是啊岩融!”

“是是是,原来二十分钟就足够死五次了啊根本就用不了半小时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三日月。”

四弟五弟笑趴在地上的时候,小狐丸向路过的三日月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今剑这周的作业还没做完呢,他的手机就交给你保管了。”

“好啊没问题~”

当天晚上,今剑的账号就因为不正当操作被封了。


「为什么我会连我的幼弟都打不过……明明各方面都没问题了啊……」

「小狐丸有弟弟吗?」

「有,有一个哥哥三个弟弟,一点都不省心。」

不刷副本的时候,小狐丸会跟他的战士老师找棵树,往下一蹲聊上好半天。

「真好,鸣狐也想有兄弟。」

「你是独生子吗?」

「是,但是我一直跟侄子们生活在一起。」

「啊……听起来就很辛苦,不过小孩子多了一定会很热闹吧?」

「嗯,很开心呢。」

「有几个侄子?」

「十几个。」

「好多!!!」

多过头了吧?!全部你养吗???

「多一点热闹啊,你不是也这么说吗?」

「不不不你那也太多了啊?!」

十多个???这已经不是热闹的范畴了,会被吵死的吧?

「不会的,不用担心。」

可是……

小狐丸还想再说点什么,但是视线可及的地方三日月正在向他飘来,他连忙打字表示离开一会儿,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断掉了游戏。

“小狐你的游戏账号叫什么名字?”

“你想做什么?”

“想做个测试,把名字还有分区告诉我呗~”

“直觉告诉我最好不要……”

“只是个名字而已有什么好怕的?来啦来啦!”

“不要,你给我回房间去。”

“我还是不是你们的大哥了?你们就是这么对我的吗?想要手机都不买给我,难得有事情求你们都不同意。”

“你没钱吗?!你只要努力一把的话手机公司都能买下来了!还埋怨我们?!”

“我在努力啊,小狐都不给我这个机会……”

三日月凄惨的用手捂住了脸。

“难得认真一次,你却只会让我滚回房间去。”

“这……”

“这样的话,我努力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继续宅在家里,继续做那个不讨你们喜欢的大哥好了!”

“别这样啦……”

一时心软的小狐丸,最后还是把账号和名字交给了悲悲戚戚的三日月。重新登入游戏时,鸣狐还在同一棵大树下等他。

「久等了老师。」

「嗯。我刚刚查了一下你的登记资料,我们俩好像离的也不是很远。」

「是吗?那说不定哪天会遇上呢!」

好奇着想要去看一下鸣狐资料的小狐丸,手指正要往自己脑门儿上戳的时候,一不小心瞧见了自己的钻石数量。

钻石,氪金道具,远远高于金币价值的贵重物品,而小狐丸现在拥有的数量是444444。

“三日月?!!三日月你给我出来!你到底干了什么啊?!!”

吓得当场从沙发上滑了下来的小狐丸,下一秒就是跑去找那个再明显不过的罪魁祸首。

“啊到账了吗?不用客气哦!”

“你做了什么??你把这个游戏的后台给黑了吗???”

“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防护墙给破掉呢,不过进去以后就好办啦,这比刷金币副本还容易。”

冲进房间的时候,三日月还拿着他那台老爷机,利用备忘录飞快的编着程序。

“稍等哦,应该很快就能把等级和装备区找出来了。”

“拿着这种手机你都能搞事情?!拿到智能机的话你是不是真的要上天啊?!你这是违法的知不知道?!”

“知道,可是拿到钻石的是小狐丸啊。”

“你……”

小狐丸一时气结,大脑一团浆糊根本想不出该说什么,而就在这时,手里的智能机振了一下,提示新邮件接入。

「账号涉及违规操作,永久封禁。」

“…………”

速度真快。

“……这次就连敬语都不用了啊……”

“哈哈,那看来是很生气呢。”

“怪谁啊?!”

在随后的48小时里,手机游戏《命运——永恒的七日制作人》迎来了开服以来最为漫长的一次大维护,官方解释是为了彻查所有的漏洞,以给用户更加优渥的游戏体验,而就在这漫长的等待过程中,小狐丸耷拉着耳朵去了营业厅,重新办了张电话卡。

更新一结束他就注册了新账号,争取把自己拾掇的和以前没什么两样,为了尽快出新手村更是把初始攻略一字不落的背了下来。结果降生到出生地后还不等他去见游戏的NPC,一块熟悉的盾牌就罩了过来,将他整个保护得好好的。

「那个,反正离得不远,不如见个面吧,鸣狐来找你。」

「哎?」

他的老师直接就顺着两天前的话说了下去。

「线下会面嘛,正好让鸣狐看一下你到底是如何操作的。」

「线、线下会面??」

小狐丸有点懵,不知道是被这突如其来的邀约砸懵的,还是因为鸣狐一下子就找到他而高兴懵了。

「对啊。」

「线下会面什么的……」

「不明白的话,理解成约会也可以。」

「约会?!!」

「或者奔现?」

「还奔现?!」

「就定这周六,可以吗?」

游戏中的小战士温柔的笑了笑,见他点头同意后,这才潇洒的离开与自己气氛格格不入的新手村。

「啊,对了。」

蓝黑色的披风随风飘扬,他在地图边界的尽头最后一次回眸,目光正好对上还站在原地的新手法师。

「那个,你是小狐丸没错吧?」

「下次记得先把这个问题问清楚了再说其它话啊老师。」


这一个月中大致就是如此,发生了这样那样各种各样的事,但是经历了两次封号的小狐丸已经不再介意这些了,对他而言,目前最重要的事只有一件,那就是与鸣狐老师的现实会面。

周六,早晨七点。

确认过衣饰,白衬衫和长裤都是昨天才洗过的,熨烫的平平整整没有一丝皱褶,通体只用简单的花纹做了点修饰,不会过于花哨也不会过于苍白。

确认过随身要带的东西,必定会用到的手机,可能会用到的湿巾,还有零钱包和不多不少刚刚好的纸币。

确认三日月宗近的目前状态,房门关着,门口的地毯光滑整洁没有任何封印解除的痕迹,看来老人家睡得很舒服,还不至于这么快就跑出来为祸人间。

最后,确认一下头发的柔顺度。

小狐丸抬起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理了理头发,手感判断OK。

好!就这样万无一失的去吧!

“这就要走了吗?”

下到一楼后立刻就能看到厨房,他的三弟正系着围裙,一手捧碗一手拿筷,熟练的做着充当早餐的炒蛋。

“早啊石切丸,今天就辛苦你了,麻烦一定要帮我看住三日月。”

“这不叫看住这叫献祭,你祈祷一下晚上回来不要看见我的尸体……”

“不会的……咳咳……”

“我有给你做早饭,吃完了再去,保持好自己的状态也是绅士准则之一吧?”

“多谢。”

餐桌上摆好了给他的三明治,小狐丸坐到桌边坐下,一把捞起就往嘴里塞。

“但是为了防止迟到,现在就让我失礼一下吧。”

“吃慢点啊……不过就是见网友而已。”

“对我来说他可不止是网友呢。”

自古以来,于危难之中伸出援手的,不都是英雄一般的存在吗?

“不知道他是怎样的人,从外貌举止到人生经历我这一周以来已经幻想过好几百种可能了!”

“听你的描述应该是位非常成熟的人,有着丰富阅历什么的。”

“但是他说话很可爱哦~我感觉会是个幽默风趣的家伙。不管怎么说,这次要抓住机会,让他好好的纠正一下我的游戏方法。”

“你还打算继续玩下去啊……”

将鸡蛋从锅子里盛出来后,石切丸无奈的看了他一眼。

“我原本以为你只是一时兴起……”

“当时确实是一时兴起,但是现在不继续可不行呢。”

我已经不是孤身一人了。

“虽然只是游戏,但是他一直很努力的保护我,不能辜负他。”

“你玩游戏都玩出情愫来了??”

“哈哈,或许吧,真出师徒系统就好了,不过官方处理信件的能力真是有够糟糕,我之前一直投诉的表情包单一的问题到现在都没有解决。”

“这种事情官方根本就不会看吧?你让三日月直接黑进后台搞不好还更快一点。”

“他……快了不止一点……”

“哈?”

“算了,没什么。”

把最后一口面包放进嘴里,小狐丸拿起桌子上的牛奶一饮而尽,推开椅子就跑了出去。


约见的地点是闹市区,周六这个时刻的人流量简直潮水一般轰轰烈烈,小狐丸虽然海拔不错,但是奈何穿着的衬衫并不显眼,很快就被淹没在了形形色色的人群中央。

「你可以来找鸣狐,我穿着黑色的外套,还戴了黑口罩。」

「好的老师,你站在哪里呢?」

「伊势丹百货门口。」

伊势丹的门不大,人流量也相对来说小一些,在这样的地方找一个黑衣服带口罩的男人照理说应该不难,可是小狐丸前前后后绕了两圈,也没找到符合他想法的对象。

「真的是在伊势丹吗?」

他疑惑的问了一遍又一遍,但是得到的只有同样的回答。

「鸣狐就在伊势丹啊,正门门口。」

当小狐丸转到第三圈的时候,他的老师又在游戏里面戳了他一下。

「你的头发是不是很长?还穿着白衬衫?」

「对,你看见我了?」

「就在你后边哦。」

小狐丸立刻转过了头。

「就是我。」

一个个头连他下巴都不到的少年晃了晃手机。

“哎?好小!?”

一不小心就说出了失礼的话,可小狐丸觉得此刻根本找不出其它合适的形容词。

这也太小了?!

男孩裹着的外套松松垮垮,可想而知包裹其中的身形有多纤细,虽然跟他一样有着浅色的头发和浅金的眸子,但那稚嫩的面容看起来比今剑都大不了多少。

「小狐丸也出乎意料的大呢,好高好高,为什么还会取名叫小狐?」

“这、这是谦虚……”

游戏里收到了新的简讯,如果是以前,小狐丸会笃定的认为老师没介意他的口不择言,但是现在结合现实,他根本就摸不准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就算有口罩,他也依然可以感觉到对方淡漠的神情。不出一言,不发一声,小狐丸甚至纠结的担心起了少年是不是根本就不会说话。

“不好意思……可那个……你真的是鸣狐老师吗?”

对方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真的是??”

对方点了点头,继续默认。

“那个……那个……”

见他这副支支吾吾的样子,与他想象中相去甚远的小老师低头在手机上点了几下,接着送到小狐丸的面前给他看屏幕。

「请多指教哦,在下是鸣狐!」

“这语言跟你现在的表情微妙的有些不搭啊老师……”

「鸣狐很高兴。」

“完全看不出来啊……”

「(๑✧∀✧๑)kira!」

“这……”

面无表情的举着手机给他看闪亮亮颜文字的少年,画面违和感简直爆棚。似乎是怕他看着吃力,鸣狐还努力的踮起了脚尖。小狐丸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拍拍少年的肩膀让他重新站好。

“我知道了,那个……鸣狐老师……”

「是。」

“抱歉,因为没想到老师还是未成年,刚刚失礼了。”

「已经成年了,放心,我在读大学。」

好矮!!!

成年人这么矮不要紧吗?!!

不过这次,小狐丸终于成功的克制了自己,没把这句失礼一百倍的话给吼出来。

“大学吗?真厉害,是什么专业?”

「医学系。」

“哦哦,前途无量。”

「将来想在繁华的地方开家宠物店。」

兽医吗?!!

有了经验,小狐丸的抑制力越来越好了。

“那个……老师,一直站在大街上也不好,我们去找个地方坐下来聊吧。”

「好。」

“有什么想喝的吗?”

「油豆腐。」

那个能喝吗?!!

提到食物的时候,男孩眼底终于有了些许闪亮的色彩,见到此景的小狐丸,犹豫了一下以后还是把鸣狐带去了自己常去的拉面店。


或许是搭了名字的关系,一大一小两只狐狸都特别喜欢油豆腐制品。小狐丸最喜欢的拉面店距离他上班地点不远,除了会卖油豆腐拉面,还会做稻荷寿司和表皮炸的酥酥脆脆的嫩豆腐,堪称是狐狸们的天堂。然而等到点完了餐食,小狐丸却又纠结了起来。

糟糕了……如果吃东西的话,就不得不脱口罩了吧?

他看着鸣狐露在外边的白皙皮肤,心里一个劲儿的打鼓。

他一直不说话,只会打字,那么口罩下面会不会有他不愿露出的伤痕?会不会是遭受了什么无法挽回的……

油豆腐上来了,少年非常干脆的摘掉了口罩。

“…………”

“?”

“啊……嗯,这家的油豆腐特别好吃。”

鸣狐的脸庞非常干净清秀,没有任何的不妥,五官跟本人一样精致小巧,心满意足嚼着豆腐的样子在小狐丸看来简直可爱的不行。

我刚刚在瞎想什么啊……真是的,从见面开始脑子就一直没转过弯来。

他伸出筷子夹走属于自己的那份,时不时偷看一眼小口嚼豆腐的鸣狐。

这就是我的老师啊……

这就是那个在游戏里面一直保护我的人。

“有些奇妙的体验呢。”

“?”

坐在对面的少年歪了歪脑袋。

“光是看外表的话,绝对不会想到我才是被保护的那个吧?哈哈,有点不甘心呢,我也想帅气一些的,但是一到游戏上手指头就不灵光。”

鸣狐听完似乎想说什么,于是又一次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但这次没能顺利登进游戏,七彩斑斓的登录界面上排着简单的公告——

紧急维护。

“…………”

“…………”

双方同时沉默了一下,接着小狐丸也不露声色的掏出了自己的手机,装作查看游戏的样子,实际上却偷偷的点开了邮箱。

“啊啦……真的维护了,最近到底怎么了?”

「三日月在做什么?!帮我看着点他啊石切丸!!!」

“上次甚至维护了两天,到底是出了什么漏洞才能修那么久。”

「把他的手机丢出去!最好连他的人也一起丢出去!!!」

如果让鸣狐知道了他此刻在发的内容,估计也会由衷的感慨他心口不一吧?不过鸣狐并没有发现小狐丸的小动作,他只是非常认真的回答了小狐丸的疑问。

“有人突破了防火墙,然后黑进后台刷了四十多万的钻石。”

“是吗那真是太可……哎?!”

小狐丸差点把手里的手机扔出去。

“你会说话?!”

“我会啊。”

男孩嗓音清冽,语调就跟他的表情一样波澜不惊。

“那……你刚刚……”

“能在游戏里打字为什么要说话?”

理直气壮理所当然。

“是吗……哈……哈哈,没有了符号和颜文字,我都没办法判断老师的情绪了呢。”

“…………”

鸣狐死死地盯着小狐丸看了一分钟,然后缓缓抬起右边的胳膊,伸到面无表情的脸边比了个剪刀手。

“kira。”

见小狐丸呆若木鸡没有反应,男孩想了想又抬起了左手,跟右手一起凑到头顶上招了招。

“咪?”

“可以了老师。”

小狐丸一把抓住鸣狐的手,将其按回了桌子上。

可以了……

我知道你现在很开心了,真的已经可以了……


店里的油豆腐确实非常美味,两个人不消半刻就吃完了全部的食物,下午的时间还很漫长,但是因为临时维护的关系,两个人原有的计划被打乱了。

“原本还想请你给我纠正一下操作呢,现在看来不行了。”

“模拟一下试试吧。”

鸣狐将手机屏幕按灭,放到了小狐丸的面前。

“想象一下你的面前有一只扎昆。”

“哦哦,那可是不得了的大家伙呢!”

小狐丸也立刻配合了起来。

“是这样吧,先想办法躲在角落里,然后……”

“你已经死了。”

“好快!!”

这就要天降墓碑了吗?!

“扎昆的死光是全地图,躲不掉的。”

“这个技能太过分了……让我先从简单的开始好吗?”

“好,那么来打时间城主。”

“明白了!正面突破,然后……”

“你已经死了。”

“…………”

“一般来讲是站在背后打他的,正面伤害会特别高。”

“啊好像是……你之前为了救我还掉了大半管血……”

“来打血魔吧。”

“这个我会,先给他加上减暴击的debuff然后随便打!”

“你会减暴击吗?”

“呃……”

对哦,这个debuff貌似一直都是鸣狐在加的。

“又死了呢。”

“是啊我又死了呢……去打蘑菇王可以吗?”

“可以,直接操作吧。”

“好!”

说完小狐丸就抓起了手机,像平时玩游戏那样操作起来,左手方向右手技能,左右开弓双管齐下,仿佛黑色的屏幕中真的有一只奇大无比的蘑菇在怼他一样。

只不过,他的老师依然不觉得满意。

“回避键在哪儿?”

“左边,稍等我这就回避。”

“回避过程中按攻击键是可以额外攻击的。”

“啊对对对,攻击键……攻击键是右边……”

“这两个技能连着出可以造成大段硬直。”

“这、这个吗??还是这个?!”

“大招接回避可以让对方浮空。”

“浮空??还可以浮空。回、回避……”

要不了一分钟小狐丸的界面就乱了套,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按什么。

“你刚刚按了技能后立刻接了普攻,会把技能抵消掉。”

“普攻?普攻在哪……”

咔嚓一声,小狐丸听见了自己手指头的悲鸣,与此同时还有从鸣狐口中轻轻飘出的“啪”的一声气音。

“这是……”

“墓碑掉下来了。”

“我想也是……”

“去打品克缤吧。”

“直接就去打世界boss???”

“试试吧。”

“好,那么……”

“咔嚓,您已被系统踢下线。”

“我还没进副本……”

“秒杀太快的话确实会有还没进去的错觉。”

“…………”

总而言之就是,大失败呢。


“啊……果然不行,我的手……”

“多了解一下职业技能吧。”

从拉面店出来,鸣狐艰难的踮起脚尖,摸了摸小狐丸的头发。

“还有对手的特性。”

全部理解了的话,一定没问题的。

“可能我真的对游戏不擅长。”

“不擅长你也坚持到了现在。”

“嘛……”

那是因为你在陪我……

小狐丸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这句话咽了下去。

吃完了东西,鸣狐也重新戴上了口罩,说话声音更轻了一些,飘进耳朵的时候总是刺得小狐丸痒痒的。鸣狐想回到伊势丹买点东西送给侄子们,小狐丸也欣然应允,跟着前去了。

“鸣狐真的很厉害,虽然你跟我想象中完全不一样,但是一旦确定是你,不知怎么就安下心来了。”

“是吗?”

“嗯,虽然看起来小小的,但是比我这个大块头有用多啦。”

“这也是谦虚?”

“哈哈,不是不是,是真心话。”

“…………”

他牵着男孩走在街上,不由得将对方的手越握越紧。

“一开始觉得不可思议,熟悉后却越来越高兴了,在游戏里引导我,保护我的人是你真是太好了。”

“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哦?哪里?”

“都这样了还不放弃,还在坚持学着操作的小狐丸很不可思议。”

“哈哈,是吗?”

“嗯,不停的被踢下线,还被封过两次号,但即使是这样也依然在玩。”

“我想变强一点。”

“大家都这样,战斗力和操作升上去了,周围的人就会很羡慕。”

“嘛,这个倒无所谓。”

小狐丸侧过头,看着鸣狐笑了。

“我是想,如果我变强了,说不定哪天可以反过来保护鸣狐。”

“哎?”

鸣狐蜡像般凝固的表情终于波动了一下。

“我?”

“嗯,一直以来都辛苦你了。”

虽然只是游戏,但我想好好的报答你。

“结果,就这么不自量力的撑到了现在呢。”

“是……这样吗?”

“是啊,有些痴人说梦是不是?”

“小狐丸……真的也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

“哈,那么,鸣狐老师以为我是那种人?”

“有着油腻腻的头发,穿着脏兮兮的衬衫,戴眼镜背着登山包,不善言辞,表情阴暗,会对未成年人上下其手的那种。”

“啊?”

等一下,这是在说什么???

“为、为什么会是这样?这不是典型的死宅变态吗?”

“一期说,黑客都是这样的。”

脚步不知不觉中停了下来,将小狐丸带进窄巷中的鸣狐指了指挡在他们面前的青年,继续说了下去。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大侄子一期。”

“比你还大呢……”

“嗯,我只是辈分大而已。”

“那个……”

“他是做编程的。”

“…………”

“负责网络游戏的防火墙安全。”

“…………”

“对不起……其实,我是个卧底。”

“不用说了,鸣狐老师……”

看着面色冷峻向他们快步走来的青年,小狐丸深吸一口气,赶在被揪住头发以前抢先一步跪了下来。

“万分抱歉!请您原谅!!!”

不管在哪里,道歉的时候要土下座确实是常识呢。


那一天的最后,小狐丸在警察局蹲到了很晚,还是岩融和今剑来接他回家的。

“怎么就进局子了呢小狐二哥?你被仙人跳了吗?”

“没有……虽然整体而言还挺像的……”

“岩融,仙人跳是什么?”

“就是像石切丸那样穿着神官服在街上跳大神,最后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被抓了起来。”

“别教给他奇怪的知识,他会当真的……”

无精打采的从警察局出来,小狐丸觉得自己已经去了大半条命,就连毛发都没有早上的时候那么有光泽了。

“你的老师欺负你了吗?”

“不,本来就是我们不好,而且鸣狐他……后来一直在为我开脱呢。”

从三日月第一次犯案开始就已经锁定了他们家的全部手机号码,到后来的刷钻维护还有今天的表情包大混乱全部都在一期所属游戏公司的监管之下,每次出事的都是三条家的账号,可谓证据确凿……

但即便是这样,鸣狐也依然坚持着跟他那个大侄子说,小狐丸是好人,一定不是他。

“多亏他了……我自己都已经放弃抵抗,做好替三日月背黑锅的准备了……”

“单凭几句话就放过你了?”

“当然不是,只是在鸣狐的坚持下,他们又去查了一遍后台被攻击时扫到的网络地址,结果发现距离我们家十万八千里。”

三日月果然还是有数的,在这点上伪装的非常之好。

“所以,虽然很可笑,但他们也只能接受我们一家是被恶作剧了的说法……再说了,也没我这么傻的啊,封号三次还一个劲儿的开账号玩游戏,确实少见……”

“哈哈,那么,还要玩下去吗?”

“你说呢?”

小狐丸掏出手机,开着流量下好了今天的更新包。

“老师都没有放弃我的话,那我当然也不可能放弃自己啊。”

“听说今天更新了表情包。”

“到底是我投诉信起效果了还是三日月的作死起效果了呢……”

不过,反正都没差,如果有了可以下跪的新姿势,那么至少要把先前的拜师礼给补回来。

屏幕亮起,伴随着登录音乐开启了地图,小狐丸没跑多久就发现了游戏中那个熟悉的身影。

「鸣狐。」

他跑过去,点出菜单就按下了那个新出现的下跪图标。

还没想好是要道谢还是继续说对不起,但是游戏中那个小小的人儿单膝下跪,后面的背景板上直接就开出了大大的字。

「嫁给我吧!」

“哎?!!我去这什么鬼?!!谁设计的表情包啊?!这、这、这……”

正当他语无伦次不知所措的时候,手机开始了持续振动,一个不知名的电话打了进来。

谁啊这个时候……

直觉促使他选择了接听,清冽温柔的嗓音从听筒中飘了出来,有些痒痒的。

“可以。”

少年只应了一声,接着就扣掉了电话,像是有些羞涩。

“…………”

“喂?小狐丸?还好吗?”

站在原地彻底傻掉的小狐丸,直到岩融来敲他的脑壳儿才勉强回神。

“那个,岩融啊……”

“什么?”

“游戏里可以同性结婚吗?”

“好像不行哎,我跟今剑的结婚申请一次都没通过。”

“是吗?那看来又得写投诉信了呢~”

或者是向三日月求助一下?

“总之就先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吧!”

迈开步子,小狐丸这次精神抖擞的走向了回家的方向。



评论(13)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