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基本上所有的ao3链接都补完啦!微博打不开的话请在良好的信号环境下大力戳ao3(*°∀°)=3
如有遗漏欢迎私信(〜 ̄▽ ̄)〜

刀剑万事屋35:有人不喜欢粟田口家的小短刀?不存在的!(*°∀°)

想更啥更啥……放飞自我_(:3」∠❀)_


真是美好的太阳啊,冬天里可是很少能看到这样灿烂的阳光的。”

“是啊,在这样的天气里出来走走很舒服吧?”

“晨间散步!~”

前田和平野推着坐在轮椅上的老人行走在阳光之下,所到之处皆是其乐融融的祥和景象。粟田口的小短刀们比哥哥长辈都要专注于工作,除了完成既定的扫除任务,还帮了护工们不少的忙。

“能来这么多孩子真是吓了我一跳,太感谢了。”

“哪里哪里,我们才要感激你们的信任啦!一般来说看见这么多孩子,第一反应应该是担心我们能不能胜任这份工作吧?”

鲶尾带着骨喰,跟这边的护工一起将洗干净的统一睡衣晾到了花园里的衣架上。

“那倒不会哦,老年人都喜欢小孩子,光是看到这么多小朋友就够他们高兴了~”

这里是坐落在偏远郊区的一家老人院,原本是碟子小姐打工的地点之一,但是她在赌场事件中辞了全部工作,经历种种后现在又去了审神者的现世之家抄经苦修,短期内无法重回岗位,于是乎,她向审神者介绍了很多不错的打工地点,其中就包括这家老人院。

工作内容不难,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简单,花费时间也不长。碟子小姐在的时候是做小时工,每天来这儿打扫完卫生就可以换去下一家。

“需要注意的就是好好与老人家们相处,有些爷爷奶奶的脾气很难琢磨,但我觉得,真心相待就没问题了。”

“那个好说啦~让那些可爱的孩子们去怎么样?就算是脾气古怪的老家伙,看到小孩子也一定会开心的!”

“嗯,您这儿的孩子都非常可爱。”

两个女人一拍即合,由碟子小姐介绍,把本丸最大的家族粟田口全员都送了过去。今天是他们上班的第一天,从各方面来看,一切顺利。

确实,看到可爱的小短刀们,没有人会不喜欢吧?

老人院经过一个上午的时间就彻底变了样,从初来乍到时的死气沉沉到现在的欢声笑语,甚至还有几个身板不错的老奶奶久违的跑去了厨房,说是要给后藤和信浓做麻薯吃。还有拿尺子为乱量尺寸的,就连浴衣的款式花样都在已经打好了草图,甚至还有直接想给博多零花钱的,但是被路过的鸣狐拦了下来。厚跟在药研后边,帮他一起为老人们做简单的体检工作,外表最大的一期则跟着负责人去了办公室,听说是要处理一些比较复杂的文件事务。

大家各司其职,一边玩闹的同时一边将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了下去。

“这样很开心呢,原来也有我们可以做的工作。”

“是啦!”

五虎退和秋田拿着从仓库借来的拍子,卖力的将晒在花园里的被子们挨个儿拍成蓬松柔软的样子。

“爷爷奶奶们都很高兴呢,对待老虎们也很友好……原本还担心他们会不会讨厌动物……”

“那是当然的啦,因为他们都喜欢退啊,所以你带过来的老虎他们是绝对不会讨厌的。”

“嗯……嗯!我去把那边拍好的被子收回去。”

“拜托你啦~”

退将手中的拍子放到一旁的座椅上,确认过被子的编号后就捧去了相应的房间。老人院的房子都很矮,宿舍最高也就安排在二楼,五虎退带着几只老虎们啪嗒啪嗒的跑上楼梯,把暖洋洋的被子送进房间后还认认真真的将之全部铺好,小小的身体忙活了有一会儿才把四个角全部抹平。

“这样可以了吗?老虎们,再去搬下一床吧。”

小短刀轻快的跑出房门,正要下楼的时候突然听见另一边的房间里传来了重物倒地的声音。

“咦?怎、怎么了吗??”

他连忙向出声的地方跑去,还没进门就看到了那个倒在地上的老人。

“您没事吧?!”

小短刀吓了一跳,冲进门的时候还差点被门框绊倒,他以最快的速度来到老人身边,想将瘫软在地的老人扶起来,结果手刚触碰到对方的身体,那双苍老混浊的眼珠登时睁了开来,看着他似乎冷笑了一下。

“啊,您还好……哎?”

退的话没有说完,年迈的男人恶狠狠的推开了他。

“小混蛋!为什么推我?!”

“哎??”


在原地好半天也不见五虎退回来的秋田,最后只好将晒完的被子放到一边亲自去找他。进入宿舍还没上楼,远远就传来了兄弟断断续续的抽泣声,一起的还有震耳欲聋的责骂声。

“小孩子果然都是废物!什么都干不好还要来恶意伤人!!”

“我……没有……不是我啊。”

“怎么了?!退?!”

秋田以最快的速度冲上楼梯,闯进房间后一把抱住了因为紧张而瑟瑟发抖的退。

“谁让你进来的?!现在的小孩子连这点礼貌都不懂了吗?”

“对、对不起!可是……”

“哦也是呢,你们俩就是一伙的!”

“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啦!退他不会随便推人的,请您……”

“小孩子真是烦死了!又烦又吵!”

“我们……”

“呜……”

对话根本就无法进行下去,不管秋田怎么辩解,老人都只会不断打断他的说辞,别说解释了,现场根本就是从五虎退被骂变成了他们俩一块儿挨骂。五虎退本来就不善言辞,对这没道理的指责毫无还嘴之力,秋田也被怼的哑口无言,小脸儿憋的通红但就是找不到反驳的机会。眼见老人的手指头几乎要戳到退的脑门儿上去,心里着急的秋田连忙向前拦了一步。

“你!!”

“哎?我……”

明明距离老人还有一段距离,对方却像被他打到似的径直撞向了后边的墙壁。

“你还敢打我?!”

“这……明明没碰到啊!”

“真是不得了了!不得了了!这都找的什么人啊?!我要把你们全部赶回家去!全部!”

“呜……不要……”

“等一下!我们有在好好帮忙啊!”

这是主人分派给我们的工作,而且才第一天!

老人气呼呼的跑出了房间,完全不听两个孩子的请求,退和秋田也跟了出去,想尽可能的做些什么来挽回这有些莫名其妙的局面。

“退,秋田?你们在楼上做什么?”

还好,老人在楼梯口那儿就遇到了被老虎们带过来的药研和退,跟在后面的还有鲶尾骨喰,以及辈分最大的鸣狐。

“这……发生什么了??”

“又来了!没用的小混蛋们!”

而老人就算是看到稍微大一些的药研他们都不肯给好脸色。

“抱歉,不知我们的兄弟是哪里冲撞了您?”

“他们两个人把我推倒在地上!这就算了,还敢打我!”

“没有……”

五虎退鼓起勇气抗议了一下,但这怯生生的声音根本就没起到作用,相信他的只有同为一族的兄弟们。

“怎么可能?!退才不是那样的孩子!一定是你……”

“对不起,请您先消消气。”

药研劝住边上冲动的厚,

“但这一定是有什么误会,退他是个很胆小的孩子,不会做这种事的。”

走上楼梯,药研看了看这一楼的走廊,天花板上安着主人跟他们讲解过的监控摄像头。

“您是在哪里摔倒的,这种事看一下监控记录就可以知道了。”

“别想偷换概念臭小子!就说我是被这两个小混蛋推倒的了!监控?抱歉了这层楼的监控早坏了,但是你们别想赖账!”

“怎么连我都算上了?!我明明是后来的啊!”

“冷静点,不过……看来是死无对证呢。”

药研无奈的拍了拍秋田的肩膀。

“总之,我替他们向您道歉。”

“等一下啊药研!我们什么都没做,反而是他一直在说谎!”

“没事的秋田,还有退,把眼泪擦掉别哭了。”

药研安慰了一下他们,接着向老人走去。

“有什么能为您做的吗?只要您肯原谅我们就好。”

“哼!没什么可说的!你们能全部滚出去我就谢天谢地了!!”

“这也不是我一个人可以决定的,还需要跟这里的负责人讲明情况,我先扶您回去休息吧。”

说着,将礼貌主义贯彻到底的药研向老人伸出了双手,而对方也在意料之中的选择了拒绝他的善意,不耐烦的把胳膊从药研手中抽了回来。

就是那个瞬间——

“呃啊!!!”

药研发出惊慌失措的叫声,随即就从二楼的楼梯上摔了下去,全部动作一气呵成,姿势宛如拍电影一样标准流畅,从厚还有鲶尾骨喰脚边滚过去的时候连顿都没打,直到撞上了鸣狐的鞋尖才停下来。

“痛……这位先生有话好好说啊……”

“哈?!不是我!!!”

“还说不是你?!我们都看着呢!!!”

眼睁睁看着药研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去,又气又心疼的厚藤四郎一个箭步冲上前来,拽住老人的衣服跟他理论。

“先是诬陷退和秋田,现在又打伤药研!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才没有!你们这群小混蛋!我……”

老人想把厚那双拽着自己衣服的手给扯下来,结果刚一碰到小小少年的手腕,厚就发出了痛苦的呼声。

“啊啊啊!!——”

然后,他就用跟药研几乎一致的姿势从楼梯上滚了下去,经过鲶尾和骨喰的一旁,直到撞上鸣狐脚边的药研才算停下。

“痛痛痛!!我的腰!我的腰断了!”

“说脊椎比较科学哦厚。”

“好的是脊椎!我的脊椎断掉了!!!”

“天呐脊椎断了吗!!振作点啊厚!站起来!你一定要站起来!别残废啊!”

“你们、你们这两个碰瓷的小混蛋!!”

“没办法啦,你都说那个叫监控的东西坏掉啦,大多数人都是只看结果的呢。”

看够了弟弟们的表演,鲶尾走上楼梯,笑嘻嘻的面对脸色发紫的老年人。

“暂且先问一句,阁下没有心脏病吧?”

“你想干嘛?!”

“嗯……应该是没有吧?如果有的话早在药研摔下去的时候就发作啦,嗯嗯,那没问题。”

“你……”

老人眼睁睁的看着鲶尾向他伸出手,然后在触碰到他胳膊的瞬间以一种杂技演员才会做出来的华丽姿势飞了下去。

“啊!!!”

没错,真的是在飞。

本丸的胁差之一,跟短刀一样享有机动优势的付丧神凭借着自己轻巧的身形摔下楼梯,不偏不倚正好掉落在厚的身边。

“啊啊……刚才好像看见了秀赖大人……”

说完,他脖子一歪,两眼翻白着抽搐了过去。

“鲶尾?!不要死啊鲶尾!!”

“从症状来看应该是撞到头从而导致脑震荡……糟了!会失忆的!不要啊鲶尾!不要!”

楼梯上的骨喰面露迷茫的观察了一番兄弟们的表演,终于弄懂他们是在干什么以后也学着鲶尾走上了二楼。他来到目瞪口呆的老人身边,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去,扯了一下对方的衣角。

“啊。”

对于音调和情绪的掌握明显没有其他兄弟们好,但至少,骨喰也非常干脆的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

楼底唯一还站着的鸣狐目测了一下上楼的这段距离,嫌弃的摇了摇头,然后直接抱着小狐狸缩成一团,躺到了地上。

“你特么好歹也装像一点啊?!!太过分了!”

暴怒至极的老头子气的声音都抖了起来,不过,在他身边的两个小家伙爆发出的哭声比他的控诉音波更强。

“呜……鲶尾要失忆了……厚的脊椎断掉了……”

“呜哇!——骨喰和小叔叔要死了啦!!”

先不论他们到底有没有看懂年长组刚刚的行为,光是这番哭声就已经足够把其它所有人都吸引过来了。


“哎?打工第一天居然就遇到了这种事吗?”

“是的,说实话我非常生气。”

当晚,在审神者的现世家中,一期严肃的向审神者汇报了今天发生的一切。

“但是因为对方已经年迈,实在不好说什么。”

“是呢如果是鹤丸的话早就被你吊到房檐上去了。”

“鹤丸至少没做过这么颠倒黑白的事!退不可能推那位老先生,秋田也不可能袭击对方!没有必要!”

“这我当然知道,我家本丸出来的孩子怎么可能做那种事。”

“是住在西区二楼的一位老先生吗?”

一边的碟子小姐总算又抄完了一段《法华经》,停下笔来开始休息。

“那里有一位老人,我打工了那么久也没能顺利说上话,他似乎比其它人都要孤僻一些。”

“以今天的事件来说,这已经不是孤僻了,随意冤枉人真的很过分。而且秋田说了,他的冤枉充满恶意,秋田甚至都没有碰到他,他却一口咬定受到了秋田的加害。”

“什么呀,老年痴呆吗?”

审神者没有在场的付丧神和大小姐有礼貌,一开口就是恶意满满的词汇。

“他思路清晰着呢,绝对是故意冤枉秋田和退的,老年痴呆能做到这个程度吗?”

而且一期的礼仪观念也在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丧失。

“真是抱歉,我也不太了解那位先生。那么,请问负责人最后是怎么处理的呢?”

“他让我们别放在心上,说是老先生原本就讨厌小孩子,发生点误会也很正常,以后那栋楼交给别人负责就好。这样的处理态度也让我有些不满,只字不提秋田与退被冤枉的事,光想着如何糊弄过去!”

“嘛,因为连个监控都没有,事实到底如何谁也不能证明啊。不过一期说的不错,一直这么不清不白的被冤枉着让我也觉得不舒服。”

审神者伸了伸懒腰,站了起来。

“真巧呢,我本身也是个恶劣的人。”

讨厌小孩子?可以啊……

“一期,明天尽快把全部的工作干完,然后全给我去找那个老爷子,让他享受一下粟田口全员的专业服务。”

“是,明白!”

“哎呀,这报复手段也太可爱了。”

一边的碟子小姐不由得笑出了声。

“不过感觉不错呢,我还是觉得,没有老年人会真的讨厌孩子的。”

“同感哦~”

说着,审神者带着一期大摇大摆的跑进了那个藏着秘密的小房间。

“那么,晚安啦小碟子!”

“晚安,祝您好梦。委屈你们那么多人睡一个房间了。”

碟子姑娘礼貌的欠身鞠躬,向他们道了安好。


“你们又想干嘛?!”

原本以为第二天不会再看见孩子们的老人从清晨开始就不得安分。粟田口家不论大中小号全部挤在他的房间里,放眼望去就连活动空间都被收缩的所剩无几。

“这是早餐,要吃饱了才能有力气对我们发火哦~”

小乱元气满满的替他端上了漂亮的早点,从清淡的味增汤到容易入口的软糯饭团和无刺煎鱼,全部食材都经过了粟田口一家的精心修饰。饭团包得圆滚滚的,还剪了火腿片和海苔装饰成小猪仔的样子,味增汤里面的萝卜海带还有煎鱼碟子里的配菜都被雕成了漂亮的花朵,整体摆盘精致又可爱。但是,对他们本就有着诸多不满的老人看都不看一眼,嫌弃的挥挥手就想让乱拿走。

“不吃不吃!谁让你们给我送饭的!?昨天不是都说了叫你们别来了吗?!”

“哎?不吃吗?不可以的啦早饭很重要的,药研可是有在好好给您记录糖分和钙质的摄取量呢。”

说着,乱又把餐盘往前推了推。

“叫那个碰瓷我的小混蛋有多远滚多远!!你也是!是想毒死我吧?!我才不要吃你端来的早饭!”

“不是我就可以了吗?好的,后藤你来。”

“哦~爷爷好,这是你今天的早饭。”

“你们全都不可以!我不要吃早饭,端走!”

可惜,老人依旧面露愠色的拒绝了。

“一口也别想我吃,爱怎样怎样!”

“哎?真的吗?真的要这样吗?”

“是!随你们便!”

“谢谢招待!我们开动了!!”

“哎?”

下一秒,老爷子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早饭被瓜分殆尽了。

“饭团好好吃!火腿应该多切一点的啦!”

“给一期哥留一口,他也好久没吃到这么高档的早餐了。”

“嗯!”

“我没事的,不用给我留啦。”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分掉了他那份量不算太大的早点,并且吃的满脸幸福。

“什么啊……你们是饿死鬼投胎吗?!”

“嗯?啊抱歉,因为已经快一个月没吃过除了白菜以外的东西了,所以,非常感谢您愿意跟我们分享早餐!”

“才没打算跟你们分享!对、对了!是你们抢走了我的早饭!太过分了十几个人欺负我一个老头子!小孩儿就是不靠谱!我要投诉你们!”

“对呢,老爷爷都没有吃早饭,这下会糖分摄取不足的吧?”

对于老人虚张声势且颠倒黑白的功夫早就有了心理准备,鲶尾完全无视了他刚刚的控诉,转过身询问了一下药研的意见。

“糖分的话其实还好,他现在十分精神,不像是会突然低血糖的样子,不过需要防止钙质过低,以防万一请您跟我们下楼去晒晒太阳。还有,您从刚刚开始吼了我们足足十分钟,我觉得有必要给您测量一下血压。”

“不要!我不要量血压!也不要出去,更不想跟你们这群小混蛋出去!”

“哦,腿脚不便吗?没关系,厚,去准备轮椅。”

“好嘞~”

“谁腿脚不便了?!我能走得很呢!我就是不想跟你们一块,小混蛋!”

“嗯?可以走吗?要不要下来走两步?”

“走就走,看见没?!”

老人说着就从床上翻身下来,硬朗的走到了药研的面前。

“老夫身体好的很,从来没有缺钙过。”

“每个老人都会这么说,但事实上人一上了年纪就会缺钙,等到不慎脱臼或者骨折就糟糕了。”

“对哦爷爷,今天天气超好的出去走走吧,我们推你。”

前田和平野也懂事的凑了上来,尽管对方看都不肯看他们一眼。

“不要!我不要出去!小混蛋们!”

“称呼什么的真的不改一下吗?感觉一期哥快拔刀了……”

这样下去就不是碰瓷了,搞不好会真的变成人身伤害也说不定。

“还想威胁我?真该把你这句话录下来,拿去给院长一听你们就可以滚蛋了吧?!你们……”

“轮椅来了!”

老人的话说到一半被打断了,厚藤四郎元气满满的推着轮椅冲了进来,一路畅通无阻行无障碍,轻轻撞了一下老人的小腿就让对方一屁股坐到了轮椅的软座上。

“干、干什么?!”

“准备就绪!粟田口全员——”

出动喽!——

随着厚的口号,小短刀们一溜烟的全跑了出去,给厚挪出足够的空间好让他推着老爷子顺利转弯。出门不远处就是楼梯,没有设置专给轮椅滑行的区域,但是这点小问题难不倒付丧神们。

“喂!你们接住啦!”

“好!~”

厚推着轮椅,丝毫不减最初的速度,冲到楼梯口后翘起轮椅的前端,一个大力推送就把载了人的轮椅抛了下去。

医疗专用器械在空中划了一个漂亮的弧形,在冲击地面之前被早就准备好的短刀们一起接住,整个过程没有一点波澜,可谓是顺畅到底。

但是被安放到地上的时候,老人还是流了一大堆的冷汗。

“你们到底是怎么把轮椅拿上来的……不知道边上有货梯吗……”

“货梯?那是什么啊完全不知道呢。”

“我觉得我心脏病要发作了怎么办……”

“哦,放心吧,我看过您的体检记录,您没有这种病哦。”

“那量血压呢……”

“刚刚那样您都不要量,现在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药研又仔细的核对了一遍手中的资料。

“比起这个您还是更应该注意缺钙和高血糖呢。”

“我……”

“好了,上路吧。”

“你说什么啊?!”

说的当然是晨间散步的事啊。


就算有一百个不乐意,老人还是被孩子们架在轮椅上,推了出去。

今天的天气依然很好,出来晒太阳的老年人为数不少,很多都是孩子们昨天才照顾过的,一见到他们就打起了招呼。

“啊啦后藤酱!还要吃团子吗~”

“谢谢奶奶,不过可以给这位爷爷也来一点吗,我今天得照顾他!”

“哈哈,奶奶我要嫉妒啦,不过认真工作的后藤也很可爱,要好好照顾这个老家伙啊。”

“不!我才不需要他们照顾!我……”

“小乱,浴衣给你赶工做好了哟,来试试看好不好?”

“好!谢谢!”

接着十分钟不到,乱就穿着蓝紫色的漂亮浴衣回来了。

“好看吗爷爷~”

“不好看!一点也不好看!大冬天的穿什么浴衣啊你脑子有病吗!想被冻死吗!”

“好,那就暂且先换回来吧。”

“博多啊,我昨天说的那枚编号特殊的硬币找出来了,要看吗?”

“哦!多谢!我要看!~”

“哈哈,喜欢就送给你。”

“别随便给小孩子零花钱!要惯坏的!”

“信浓君,今天要抱抱吗?”

“要啊,不过今天是这位爷爷的专属哦!”

“我才不需要!离我远一点!”

一圈逛下来,回到宿舍楼下时老人的手上已经拿满了东西,有用来吃的白麻薯,还有用来穿的可爱浴衣,腿上还坐了一个不停往他怀里钻的信浓。

“很好,这下就算没吃早饭,也应该可以多多少少补回一些钙质了。”

“就说老夫不缺钙了!还有你!给我下来!我要自己走!”

赶走了信浓,把团子和衣服还给后藤和乱以后,老人噔噔噔的上了楼梯,力道之大恨不得每走一步就跺一个坑出来。小短刀们也理所当然的跟了上来,只是,才刚一响起脚步声老人就带着凶狠的眼神回过了头。

“不准跟过来!!”

“呜哇!!”

位置靠前的五虎退吓了一跳,一个没踩稳就向后倒了下去。

“退!?”

“小心!”

这样的高度对于刀剑的付丧神来说其实不成问题,退就算没能及时调整回来,身后也还有哥哥们等着接他。离他最近的厚与鲶尾就首当其冲的伸出了手,准备接住不慎坠落的五虎退。

然而小家伙摇摇晃晃,就是没有掉下来,

“你这死孩子!”

“谢……谢谢……”

五虎退受宠若惊的向拽住他的老人表示感谢,然后紧接着,整个楼梯间的人都再清楚不过的听见了咔嚓一声。

清脆的,充满了不祥的声音。

“…………”

“啊啊啊对不起!!!”

“我就说了要注意补钙啊……”

脱臼什么的可是大麻烦呢……


“别碰我!都是你们的错!我要投诉你们!”

“请好好躺好,刚刚才给您把关节接上呢不要再脱臼了。”

“痛死了!你个小混蛋冒充什么医生啊?!”

“哎很疼吗?我觉得还好啊,不是咔嚓一声就又给您接回去了吗?”

如果是换作本丸的其它刀,那可能发出的就不是咔嚓声了。

“请好好休息,其它的事就交给我们,接下来是打扫卫生的时间。”

“喂?!别给我擅自决定啊!”

反抗无用,小房间里的人个个撸起袖子扎上头巾,全副武装准备干活。

“感觉您这儿很久都没人打扫了,那边的柜子上面还有灰。”

“不要你们管!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我……”

他话还没说完,厚就把他抽屉里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

“哇……全部是垃圾哎……”

“才不是呢!不要动!”

“好啦好啦不会扔掉的,不过就算要留也要整理好才可以嘛。”

不仅是抽屉,老人柜子里的衣服也是一团乱,有些甚至因为存放不当而上了霉,角落里面甚至还有一看就知道长时间不用的钢笔和纸张。

“哎?这个字超漂亮!是你写的吗?”

“不要随便看人家的东西啊你这小混蛋当真是一点礼貌都没有!!”

“这个是糖纸吗?这个也好漂亮!”

“不准碰!”

被清空了的抽屉里倒出了大堆的糖纸,有些整齐的铺开压平了,有些还是皱成一团的状态,秋田和退小心翼翼的把皱在一起的部分张开,压好,弄平整后再跟整齐的那摞放在一起。

“为什么要留糖纸……”

“哼,我的折纸手艺可是很好的!”

“哎?那我要小船!”

“才不给你折咧!那么简单的东西自己玩去!”

“我要衣服!”

“刚刚不都有新浴衣了吗!”

“给我折个秀赖大人!”

“什么鬼啊完全不认识!”

“我要贞观元年的古钱币!”

“居然还要我折古董?!”

“我想要老虎……呜……”

“…………”

老头子狠狠的瞪了五虎退一眼,接着从中抽了一张糖纸,仅用完好的单只手就叠了起来。

“哼!就给你们露一手!”

虽然年事已高,但老人的动作依然很熟练,受伤也没对他造成多大的影响,不多时就从手中变出一个小玩意儿来。

“看见了没有!这可是……”

“好丑……”

但可惜,诚实是小孩子的天性,粟田口家的孩子们尽管实际年龄都不小,可大多数依然没学会阿谀奉承这项本领。

“居、居然说不像……”

“是不像啊,哪里像老虎了啊?”

“这是兔子还是老鼠?”

“怎么会看成兔子和老鼠?!兔子的耳朵都没有啊!!!”

“光看背面的话有点像垂耳兔呢~”

“我想要垂耳兔!”

“不给!不准再碰我的纸!!!”

“我想要血压计。”

“就不能要点正常的东西吗?!”

“啊不好意思,刚刚那句话是对我兄弟说的。”

药研一边解释一边从骨喰手中接过了血压计。

“请坐好,我觉得有必要记录一下您的情况。”

“啧,多此一举,你们全部从我房间里滚出去就万事大吉了!”

“哎?这里还有糖!”

整理事项进行到一半,前田又在床底下发现了了不得的东西。

“好多呢。”

“爷爷也喜欢吃糖吗?”

“别装模作样的看我!才不会给你们吃!”

“您私藏了那么多?那可不行,我现在有足够的理由怀疑您有高血糖,请配合我们调查。”

“你是哪里来的小民警吗?!”

“罪证什么的全部充公。”

“果然这才是主要目的吧?!谁都不准碰我的东西!”

老人张牙舞爪的回过头去,发现除了稍微年长一点的几个,其它人都在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盯着自己。

“…………”

鲶尾拽着骨喰和鸣狐也加入了进来,虽然另外两个都不太明白楚楚可怜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

“算了……随便吧……反正我不吃糖……把糖纸留给我就行了。”

“谢谢招待!我们开动了!!!”

久违了的甜食要不了多久就被分去了一大半,药研的血压检查也差不多到了尾声。

“还好,您的身体确实非常健康,如果继续保持开朗乐观的心态一定会更好。”

“才不需要你来教训我!小混蛋!”

“啊啊床底下还有东西哎!这个箱子里面是什么呀?”

“该死的不准乱动!!!”

发现箱子的前田原本并没有打开它的想法,但是因为惊慌而扑上来的老人根本抓不牢盖子,里面的东西反而全部掉了出来。

说是全部,但其实东西也不多,只有一张照片,和几封薄薄的信。

“是全家福呢~”

“你有孩子的吗?”

“当然有!”

老人捡起照片,塞回了箱子里。

“我跟其它的老东西才不一样,我可是有家的!”

“那你怎么不回家呢……”

“哎?”

“有家的话肯定还是要回家嘛。”

“对啊,虽然我们家很穷连灯都不能开,但只要回去了就很开心。”

小短刀们嘴里还塞着糖,提到家的话题就叽叽喳喳讲了开来。

“就算只能吃白菜,我们也还是觉得家里好啊,你为什么不回家呢?”

“……暂时……的,暂时住在这里而已!”

“暂时是多久?你还要多久才可以回家呢?”

“我……不、不告诉你!”

老人的气势逐渐逐渐弱了下来,他把为数不多的东西重新塞回箱子里,拍拍箱子表面的灰尘。

“大概等那个小混蛋长大了就会接我回去了吧……所以说啊!最讨厌你们这种小孩子了!”

他将箱子重重的丢回了床底下。

“明明之前都好好的,我一个人把他带大成人,他也顺利的入职和结婚了,到这一步明明都很正常,结果一生孩子就全变了!”

家里多出了新的人口,可是喜悦之情没过多久就消散殆尽。

“我年纪大了,没办法再帮着带小孩了,可我也很安分守己的没给他们添麻烦!真是搞不懂!说什么没空照顾我只能把我送到这里来,生孩子以前也没见他们有多照顾我啊!突然间这么说,搞得好像我是累赘一样!”

“累赘?您这样的累赘也太厉害了,还请不要多想。”

药研的话说不上安慰,但他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个话题的不稳定性,想将老人从回忆里拉回来却没多大效果。

“才不是多想咧!总之就是讨厌你们这些小孩子!我原本的地位就已经很尴尬了啊……”

垂垂老矣,不复当年,没办法像儿子一样为家里赚钱,也没太多精力像儿媳一样整理家务,大多数时间都是透明的。

结果,那个新生命的诞生就连这最后的一点存在感都夺走了。

“因为要照顾小孩子所以没空照顾我,哼!老夫没有他们的照顾也可以过得很好!不回去就不回去!我也懒得回去看他们围着小孩子转!”

“那您还写信?”

“写了几封就不写了……现在已经没人会用信件了……”

科技进步的太快,早就没人欣赏我的书法和落款了。

“我不喜欢手机……啊,想想也是我自作自受,如果有手机的话,就能跟他们多联系了……哎不对!无所谓!我才不要去找他们呢!”

“是啊,感觉您这样的老先生活的很潇洒哦!”

鲶尾笑嘻嘻的赞扬了老人,就连一边的骨喰都跟着点了点头。

“嗯……很帅气。”

“会折纸说明您的手还很巧,在同龄人中真的很厉害了。”

“突然奉承我干什么啊!小混蛋们……”

“不过,如果可以,您还是去学学手机吧。”

一期从博多那里接过小手机,给老人看了一下上面的按键。

“其实并不难,您一定可以很快就学会,觉得生气的话,就去发邮件将他痛骂一顿好了。”

就像从前独自扶养他的时候一样。

“…………”

老人低下头,盯着粉红色的手机看了很久,最后才被一张橘黄色的糖纸拉回现实。鸣狐拿着刚刚压平的橘子味糖纸,递给了老人。

“我想要狐狸。”

打刀发出轻轻的声音,跟肩膀上的狐狸一起期待的眨了眨眼睛。

“……哼!你都求我了,我、我就满足你一下!”

老头子从鼻子里哼出一团白气,快速的折了起来。


碟子小姐跟主人说的果然没错呢。

没有哪位老人是真的讨厌小孩子的。



评论(16)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