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躺平中,更新不定期哦╮( ̄▽ ̄)╭

【岩今/三日骨】红之系

【石青】死生契阔

【双狐】小王子的狐狸

【三日骨】邂逅的挽歌

之前的驱魔师家族的故事完结了,四篇都是不长不短,不过足矣_(:3」∠❀)_

前排友情提醒,本篇有虐(。>ㅿ<。)
不过糖什么的也是有的……应该有吧(๑˙ー˙๑)

啧,看来还是只能用电脑端发文,手机端连个分段都不显示要你何用!(๑˙ー˙๑)


过来啊。

记忆里的小小孩子在向他招手。

来玩吧,今天的游戏是翻花绳,谁先让绳子打结就是输了哦~

虽然这么说了,但笨拙的他根本就变不出什么漂亮的花样,就连最简单的绳扣到了他的手中都会打结,越理越乱,越理越糟,最后只能举手投降。

“又是我赢啦,这是第几次了呢?”

“100。”

“早就超过啦,你都不会数100以后的数。”

红绳的两端系在他们的手腕上,中间是被他弄乱的毛线球,扭曲着,突兀着,带动整根绳子坠向地面。

紧绷得仿佛一碰就会断掉。


“第915次!我赢啦~”

连输三局后,大获全胜的今剑高兴的从榻榻米上跳了起来,蹦跶的过程中还一脚踏翻了跳棋的棋盘,五颜六色的棋子撒得到处都是。但是被宠坏了的孩子完全没有要捡的意思,而是绕过狼藉,目标明确的扑向了岩融的身上。

扑通,完美着陆。

“岩融为什么这么弱,不管玩什么都是我赢。”

“哈哈,是今剑太厉害啦。”

身形高大得不像高中生的男人将家里最小的孩子抗上肩头,待今剑坐稳后便蹲下身,开始收拾被弄乱的地板。

“我还有作业要写,接下来去找石切丸他们玩吧?”

今天是三条家族规定的休息日,哥哥们应该全部都在家。

“不要,我可以站在你旁边监督你写作业啊~”

“不行,今剑在边上我会分心的。”

“是你自己不集中啦不要赖到我头上。”

今剑坐在岩融的肩膀上,不安分的颠了颠。

“为什么不肯找石切丸?你跟他玩输了吗?”

“输了就输了,这个无所谓,但是跟他玩一点也不开心,石切丸不管做什么都太慢了,在他同意使用计时制以前今剑都不要跟他玩了。”

“如果他同意了那你肯定要不了五分钟就能赢。小狐丸怎么样?二哥速度很正常而且为人也绅士,去找找他啦。”

“他去找狐狸约会了。”

“啊……也是呢。”

“而且小狐丸只会玩花牌,那个最讨厌了!”

“三日月?”

“他耍赖!”

“也是呢。”

他们那个漂亮又天才的大哥不管玩什么都是一副全面碾压的架势,更恶心是就算获胜率百分百他也还是会出老千,总之就是用尽各种手段让对手不爽。

“反正不要,除了岩融,才不要跟别人玩。

“嗯……一路听下来,感觉你好像也就只能赢一下我呢,对上哥哥们全是输啊。”

“但是今剑可以赢岩融,所以在家里面岩融是最弱的!”

“这个称号真糟糕,我有没有可能在别的地方赢过今剑?”

“要打架吗?”

“好啊。”

于是,地板还没收拾完就又一次被弄乱了。


“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不要宠今剑,你看看房间被你们弄成什么样了!”

约会完毕回到家中的小狐丸望着没有一处能落脚的地板皱起了眉头。

“打架了?谁胜谁负?”

“今剑~刚刚赢了第916次!”

“你还很开心?!你看看客厅这样子,这简直是猪圈啊,我们家何时养猪了??”

“才没有猪,只有大狐狸。”

今剑依然趴在岩融的肩膀上,指着小狐丸不客气的说道。

“大狐狸,今天不带小狐狸回家吗?”

“拜托你搞清楚,现在已经八点钟了,怎么能让鸣狐这么晚了还在外面晃呢?一期君得多担心啊。”

“就算你再怎么为他着想,你在一期先生眼中野兽男的形象也不会变的。”

跟在小狐丸后边回来的石切丸狠狠的用话戳了他。

“奉劝你早做打算,到底是私奔还是强抢呢?早点规划好我们也好做好准备。”

“说什么呢石切丸,怎么可以私奔,这种夹着尾巴逃跑的行为小狐我绝对不要。”

“那看来是准备强抢?没问题,我之前已经把粟田口家的房间分配还有出口位置全部背下来了,这就给你画地图要不要?我去这是我们家吗??我没走错地方吧???”

最晚回来的三日月也紧随其后,玄关一时间挤满了人,可是乱糟糟的大厅依然没有适合踩踏的落脚点。

“今剑干的是不是?给你五分钟时间给我收拾出一条道来,不然立刻祛除你!”

“好啦好啦,知道了,稍等一下。”

“我叫的是今剑,岩融你跑出来干什么?你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像今剑。”

“加我一个可以收拾快一点啦,你们也想早点进来不是吗?话说明明是休息日,你们三个怎么全部跑出去了?”

“约会啊。”

小狐丸理所当然的说。

“约会嘛。”

石切丸抱着青江理所当然的说。

“约会啦~”

三日月理所当然的……哎!?

不仅是收拾房间的岩融和今剑,就连门口的小狐丸与石切丸都一脸震惊的回过了头。

“手别停啊快点给我收拾啦,正好想着今天带回来给你们见一下,现在这幅样子要怎么招待客人嘛!”

“什么!?带回家??人呢?!”

“让他去车站边上那家店里买伴手礼了,所以说给我打扫快一点啦还有五分钟他就要到了!还好我先回来看了一下情况!”

“已经到了要带回家的地步了?哪儿来的家伙,今年几岁做什么的谁家的?啊不对,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三日月你快去拖一下,至少再争取五分钟!”

石切丸也撸起了袖子,跌跌撞撞的跟小狐丸还有岩融一起加入了打扫卫生的队伍。

耗时十分钟,不多不少,正正好好。

三日月带着小小的恋人回到家中的时候,地板已经被擦的油光发亮到可以当成是镜子照的地步,上面空荡荡的仅有一张典雅质朴的红木矮桌,和三对二摆开的五张丝绸坐垫,高档的布料配上精致的钿花,将三条家族渲染的低调内敛。

弟弟们也全部严阵以待的换上了庄严的和服,毕恭毕敬的等在玄关处,静候三条当家与未来大嫂的光临。

“您回来了。”

开门的刹那,小狐丸,石切丸还有岩融全都仪态标准的行了个礼,接下来应该是向前来拜访的客人表示欢迎,只是在发现三日月带回来的小人儿以后,弟弟们楞了一下,然后挨个儿炸了开来。

“你居然真的跟鸣狐的侄子搞上了!??”

第一个暴走的是小狐丸,他长长的发尾都蓬了开来,远看就像是狐狸炸了尾巴毛。

“好小……等一下,是鸣狐君的侄子?!未成年!?”

石切丸的声音跟青江的猫叫声连在一起,嘈杂的让人心烦。对比下来,虽然岩融和今剑也非常惊讶,但他们表现出的感觉就显得冷静多了。

“报警吧。”

幺弟如此建议到,并且拿出了手机。

“嗯,报警吧。”

四弟也赞同了这一点。


最后,警当然是报不成的,不仅报不成,三日月还光明正大的带着骨喰坐到了家里,全然一副你们奈我何的样子。小小的少年倒是有些矜持,面色泛红,坐在垫子上也不是很自在,以这样惹人怜爱的样子待在三日月身边,使得大哥的诱拐犯形象越发确立了起来。

“现在已经快八点半了,我觉得再过半个小时就可以告你诱拐未成年人了。”

“就算你在八点钟前把鸣狐君送回家,一期君不也照样拿着刀把你赶出来了吗?”

三条大哥硬气的很,还非常难得的摆起了当家的架子,但是小狐丸磨牙的声音也非常吓人。

“我先跟你说好啊三日月,这桩亲事我……”

“放心啦,在骨喰成年以前不会考虑那方面的事的~”

“是吗那就好……什么的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不对未成年人出手不是常识吗?!不仅是常识,这都已经是道德最底线了!”

“我插一句,一期先生知道你们的事吗?”

“一期君啊,他……”

“没问你,现行犯闭嘴。”

“喵呜!!”

不仅石切丸眼神凶恶,就连青江都示威性的对着三日月挥了挥爪子。

“啊……是问我吗?那个,暂时还没有和一期哥说。”

“那么,骨喰君有考虑过后果吗?这家伙大了你十六岁,就算说他是恋童癖都不为过!不仅如此他还是个老奸巨猾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要脸皮奸诈自私残忍无情还不要脸的家伙。”

“我现在就将你和你的猫扫地出门信不信??骂我就算了还总是把不要脸这个词说两次。”

“要打架吗?干脆发动政变吧,就像你当初把老爹赶出家门的时候一样。”

“不错啊,让哥哥我来教训一下你们的天真,以为两两联手就能打过我?做梦!不,就算做梦也不可能!”

“哎……”

大概是没见过三条家这样的兄弟相处模式,骨喰完全反应不过来,尴尬之意溢于言表。就在三个哥哥吵架的空档,今剑从岩融怀里跳了下来,来到骨喰的面前盯着他看了很久。

“……怎么了?”

“为什么要喜欢三日月?因为收了他一半的灵魂所以觉得过意不去吗?”

“不是的。”

今剑问的很认真,所以骨喰也认真的回复了。

“跟他对我的帮助无关……就是觉得,想待在他的身边。”

“他很坏哦,小心眼还爱欺负人。”

“他在你们面前是这样的吗?”

“咦?难道在你面前不是?”

房间里体型最小的两个家伙同时低下头,沉思了一下。

“看来三日月真的很喜欢你哎~”

最先得出结论的是今剑,而骨喰则又一次红了脸,今剑看着少年的表情,点了点头。

“好吧,如果他将来哪天欺负你了,要跟我们说哦!帮你揍他!”

“不用,我觉得兄弟之间还是和睦相处比较好。”

“放心吧,说说而已,我们家平时都是很和谐的。”

哐当一声,不知是三日月还是小狐丸掀翻了漂亮的红木桌子。

“…………”

“虽然有些时候会吵架,也稍微动一下手,可是很轻的,就跟挠痒痒一样。”

眨眼之间,三个哥哥已经扭打到了一起,互相招呼的力道之大让人怀疑光滑的地板会不会真像镜子一样被砸出裂痕。

“…………”

“哈哈哈,今天看来比较凶,放心啦这只是开玩笑,闹一会儿就停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十分钟后,眼见哥哥们已经从地板的这头打到了那头,岩融终于撑不住了,他揉揉僵硬的笑脸,低下头询问了一下今剑的意见。

“怎么办,我编不下去了啊……”

“回房间去吧,看不见就好了!”

小小的孩子站了起来,拉住岩融的同时也拽住了骨喰的手。

“骨喰也一起~”

“哎?好的,谢谢邀请我。”

“嗯,不要管他们了。”

今剑说着,用力的关上了门,将三个闹哄哄的家伙锁在了客厅。


“已经要九点了哦?这么晚回去不要紧吗?你们家的哥哥听起来还挺关心你们的。”

“嗯,不要紧,已经拜托鲶尾帮我了。”

“帮?难道说……”

是偷跑?

岩融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刚刚好到自己胸口的少年。

“哈哈,这样可不行啦,别跟三日月待久了变成坏孩子哦?”

“不会,就这一次而已,他说想带我见家人……我也想见见你们。”

“那么,现在见到了,感觉如何?”

“不知道该怎么说,与我家的相处模式不一样但是……感觉你们也很开心。”

“嗯,感觉正确。”

“今剑和岩融都很开心哦!”

将小客人迎进他们俩的共同房间后,岩融拿来了今剑最喜欢的卡通坐垫递给骨喰。虽说是共同房间,但是放眼望去全部是属于今剑的东西,玩具书本有些散乱的丢在地上,有些则井井有条的收拾在柜子里,只有唯一的床铺一看就是属于岩融的size,但是套在外面的被套和床单全部是花里胡哨的卡通图案。

“骨喰的身体已经好了吧?”

没了坐垫,所以今剑理所当然的坐进了岩融的怀里。

“嗯,没什么大碍了,一期哥说下周就可以让我去上学。但是我从来没学过东西,课业什么的,要赶上有点难。”

“什么都不会吗?认字什么的呢?”

“常用字词还好,不过我认得的也不多,之前康复的时候试着在家里看了几本书,连蒙带猜的。”

“听起来是有点吃力啊。”

岩融抱着今剑,把下巴磕到了孩子的脑袋上。

“国文都这样,那数学和外语好像更不用提了,为什么不留个几级?慢慢来也好。”

“对啊,骨喰看起来很聪明的样子,多花个几年就行了啦!”

“谢谢……不过,他好像对我说过,要做符合年龄的事情,最好别留级。”

“他?三日月吗?”

“嗯。”

“哦,那就不用担心了,他既然这么说了,那就一定会负责到底。”

虽然对大哥评价不高,但是岩融对此却非常笃定。

“还有,选好的学校是哪间呢?是本地的那所公立吗?”

“是的,我的兄弟也是在那里上的,不过他很聪明,提前跳级毕业了。”

“超巧的,我也在那里!请多关照啦!你兄弟不在的话,有事就来找我吧!”

“真的吗?太好了,岩融先生是老师吗?”

“不不不,我是学生。”

“哎?”

就在骨喰面前,站起来几乎有天花板那么高的巨人豪爽的笑了起来。

“跟你一样是十六岁,高三级哦!”

“…………”

对不起,给十六岁的平均身高拖了后腿真是对不起。


骨喰和自己未来的同学以及同学他弟弟在房间里一直待到了九点半钟,眼见少年有了困意,岩融便适时的提出了送他回家的建议。经过大厅时哥哥们的战争总算是结束了,三个大男人穿着乱七八糟的衣服修补地板的场面真是诡异的不忍直视。

“谁赢了?”

“你觉得呢?”

“三日月吗?但是感觉他这次赢得也挺辛苦啊。”

“石切丸变强了不少,虽然动作慢可是干扰能力太强了,还有啦,我还没适应少了部分魂魄的状态所以稍微有点……啊骨喰!”

前一秒还在抹胶水的三日月,看到骨喰立刻丢掉了手里的工具,站起来理理头发和衣领就恢复成了先前光彩夺目的样子。

“要回去了吗?这两个小的没跟你说什么奇怪的话吧?”

“没有,很开心,我跟岩融……岩融君好像还会成为同学。”

“没错呢,以后有什么事就尽管去烦他吧,这样也省的我在学校里面放式神。”

“不用那么麻烦。”

“不麻烦,这是必须的,我要每时每刻都看着你才好。”

“…………”

少年不知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岩融已经给他们俩打开了玄关的大门。

“嗯,确实是这样。”

高大的同龄人看着他笑。

“对于喜欢的人,能够永远,一直,看着对方的笑脸就最好了。”


接下来的入学比骨喰想象的简单多了,原来上学也不外乎就是早晨出门晚上回来,就像一期哥上班一样。书包里面除了方方正正的书本外还有暖呼呼的盒饭,据说那是在午休的时候坐在阳台上吃的,老师讲的内容他完全不懂,就算想在笔记本上记下些什么也不会几个字,但这并不妨碍他的认真听讲,不论国学还是数学,全都是他以前没什么记忆的新鲜事物。同学关系也是新奇陌生的,会有害羞的女孩躲在角落里偷偷的看着他,一被发现就紧张的扭过了头去,也有学生看他沉默寡言不爱说话,作业又做得一塌糊涂不讨喜欢想要欺压他一下,但是等那个高大到异常的同级生来班级找他吃午饭以后,再没人敢找过骨喰的麻烦。

“学业感觉如何?你来的不凑巧呢马上就要全校小测验了。”

岩融带他去了一处没有旁人的用餐地点,不在天台,在大大的树荫底下,风一吹就有青草和花的香味飘散过来。

“没关系,一期哥说过了,我的成绩不计入班级总分,不会影响老师们的。”

“没说那个啦,你不要总是在意自己对旁人的影响,多看看你自己啊。”

“就是说!”

冷不丁的,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骨喰头顶传了过来,少年吃惊的抬头,正好对上小孩子天真的双瞳。

“在我们家,考试成绩好是可以要求零花钱的~”

说完,今剑从树上跳了下来,完美落地后岩融立刻鼓起了掌。

“我……”

“去跟你家一期哥要求一下呗,如果有一门能及格的话就要零花钱加倍!”

“这,会不会太过分?”

“不会,因为他一定会跟你杀价的。”

“还要杀价?”

“先确定好自己的底线,然后翻上一倍再去跟哥哥谈,这样就算他压下来你也还是有还嘴的资本。”

岩融和今剑不遗余力的带坏什么都不懂的好孩子骨喰。

“听起来……很高深。”

“你家一期哥看起来好搞定多了,估计撒个娇什么的就没问题。”

“没错,跟三日月还有小狐丸不一样。”

“嗯……那个,今剑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来陪岩融啊~”

小小的孩子在他们身边跳来跳去,时不时还会往树上蹦一下,就像灵活的小天狗。 

“他看不到我的话就会很紧张。”

“你们感情真好。”

“当然,我之前不是说过吗?”


对于喜欢的人,就是要永远,一直,看着对方的笑脸的。


岩融不知道骨喰后来有没有去跟一期要零花钱,但是小测验结果出来的时候他跟今剑一起偷偷的去看了,少年的国文拿到了及格,比起其它几门的个位数好看了太多。

“国文居然真的及格了,好厉害!”

“我说的没错吧!我就知道骨喰是天才啦!”

“不……都是三日月教我的。”

“那也要学生好才行。”

“谢谢。”

受到了夸奖,所以要说谢谢,骨喰渐渐习惯了这样的客套和礼仪,一同习惯的还有每天放学后,他们三个一起回家的场景,他是安静的,而今剑是嘈杂的,岩融就夹在他们俩的中间,时不时为兄弟的小动作鼓鼓掌。

“今剑不用上学吗?”

有一次,骨喰终于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不用啊,别看他小,他可聪明了。”

“哦,这样。”

“哈哈,你接受的很快嘛,不再问一句,为什么聪明就可以不上学了?”

“因为聪明所以不需要学习就什么都懂,不是吗?”

“原来如此……你是把三日月的经历套在今剑身上了?大哥那种程度可不是聪明这么简单的,他是天才啊。”

“这样啊……那么,今剑到底为什么不去上学?”

“因为看不到他我会不高兴,就这么任性。”

“…………”

是不是有点太任性了?

“别看他很小。”

岩融指着不远的前方,蹦蹦跳跳踩在围墙上走的今剑说。

“他同时也非常可靠,只要有他在我就能很安心,有些时候甚至是他来保护我。”

“真的?好厉害。”

“是吧~我的今剑很厉害吧。”

大声笑着的岩融向前跑去,与小天狗默契的击掌过后就开始了毫无预兆的赛跑,骨喰默默的走在后面,不由得也加快了步伐。临到终点时他踉跄了一下,一股寒意自背脊蔓延了上来。

“啊……”

“怎么了?”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觉得有人在看我。”

“不会吧。”

岩融四下张望,可是周围除了他们什么也没有。

“并没有人啊。”

“嗯……可能我弄错了。”

“看我啦看我啦!934次了哦!岩融又输了!”

确认过骨喰没有问题后,今剑一边开心的计数,一边掰着手指给岩融看。

“就速度来说还是你们这些又小又可爱的快啊。”

“为什么要计数?”

“这个是约定~”

小小的孩子这次蹦到了骨喰的怀里。

“如果今剑能连续赢一千次,岩融就要实现今剑的愿望。”

“什么愿望?”

他有些好奇,今剑却伸手在他面前噓了一下。

“说出来就不灵啦!”

“哦……可是不说出来岩融要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啊。”

一边的岩融走过来,捞起今剑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在骨喰的印象里,这对兄弟几乎什么都玩。他来三条家补课的时候,他们不是在翻花绳就是在下棋,还比赛过叠飞机和剪花边。或许是年龄比三个哥哥差了一大截的原因,岩融与今剑更为亲近些,三日月虽然有时也会来和今剑玩,但要不了五分钟就会被赶出去。

偶尔他也会参与进来,但更多的时候还是要努力学习。

“英文好困难……”

“放心吧,将来在日本还是日语用的最多。”

“数学也是,函数这个概念到底是怎么被提出来的呢?太厉害了。”

“放心吧,只要学会加减乘除保证自己将来不吃亏就可以了,现实生活里不会有人问你工资曲线的切线斜率的。”

“……请问,岩融你上次的测验分数是?”

“52,58和54。”

“好厉害。”

“一点也不厉害。”

拿完点心回来的三日月一进门就听到了这让人哭笑不得的话。

“不及格都是一样的后果。不要以为这家伙能比你强到哪里去。”

“无所谓啦,我也没有继续升学的打算,高中一毕业我就要去干活了。”

“我应该……也升不上去吧。”

毕竟不是天才,数学与英语也不是努力一年就能考过的科目。

“那样的话,毕业以后我也只能出去找工作了?”

“放心吧骨喰,你不用考虑那些,你只要在毕业以后来我们家就可以了。”

“呃……”

“骨喰有什么想做的工作吗?”

“目前想不出什么。”

他跟岩融两个人非常自然的就把三日月的话给带了过去。

“喜好什么的有吗?我看你都没有参加社团,每天都是早早的跟我们一块跑路了。”

“没有人邀请我,我也不知道加入哪个好,就算听兄弟的建议也是一头雾水。岩融呢?为什么没参加社团?”

“我的话,一开始加了一个的,但是不到半个月就被退了,不太适合呢。”

“不会吧?是什么部门?”

“手工部。”

“这……”

真的一点都不适合!

骨喰的惊讶溢于言表,看的岩融今剑还有三日月都笑了起来。

“哈哈,是不是很意外?我想给今剑做玩具才选的手工,但总是弄坏工具,最后就被扫地出门了。”

“还是谢谢你哦岩融!其实给我做普通的折纸就可以了~”

“为什么不打篮球?你的身高优势那么大。”

“投篮什么的学不会啦。”

“跳起来,扣进去。”

骨喰学着电视上看来的动作扣了个篮。

“没错就是这一步,就是这一步我学不会,力道什么的太难控制了,不管尝试着灌几次篮球……”

“投不进也不要放弃,坚持下去的话……”

“到最后篮球架就塌了。”

“…………”

对不起,一不小心就把你当成是普通高中生了。

“不用道歉啊骨喰,岩融一直是这样的!”

今剑以一副长辈的架势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

“如果岩融力气大的话,棒球呢?”

“棒球什么的也不行啦,岩融不行的。”

“为什么?”

“只要他往那里一站……”

“然后扔球或者击球不就好了?”

“然后就被当成冒充高中生的成年人赶出去了。”

“…………”

这还真是不幸……不过仔细想想的话,运动类的部门也不止这两个,他还想再提些建议,但是话没出口就被三日月堵了回去。

“休息时间到。有关社团的话题回学校再说哦,接下来是英语时间,岩融你也过来。”

三日月把英语书丢到了他的面前,一切截止。

骨喰不是看不懂眼色的孩子,于是也很识相的闭上了嘴。只不过第二天吃午饭的时候,岩融自己就告诉了他。

“手臂以前受过伤,所以球类运动什么的还是免啦。”

“要紧吗?”

“没问题的,打架干活什么的都没关系。不过持续性的剧烈运动可能有影响,所以被三日月禁止了,那家伙在某些地方特别的小心翼翼呢。”

“原来如此……那还是手工部更好一点。”

“不想再问一下为什么会受伤?”

“…………”

好奇宝宝的本质被看透了,骨喰有些不好意思。

“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小时候不小心罢了,我当时从月台摔了下去,还被火车碾了一下。”

“被火车碾不会死吗???”

“铁轨跟火车底部还是有间隙的,总之九死一生活下来了。”

“我也记得!”

无处不在的今剑窜出来也插了一句。

“因为岩融跳了,所以当时我也跟着跳了!”

“他是不小心掉的才不是跳的……”

你们在玩电影梗吗?

“不过因为手臂有点受限制,所以关于以后的工作我要好好的考虑一下。”

“啊……对呢你昨天也说不会升学了,但是工作的话,岩融以后不去做驱魔师吗?”

“三日月他们都已经是了,我不做这行也不要紧吧?而且三条家对这点规定的不严,想做就做啦,小狐丸和石切丸也是干了好几年别的工作以后才开始驱魔的。”

这是幼弟的特权,家族使命和传承什么的,有哥哥们在前边挡着。

“所以,要说我的话……我想尝试一下今剑会喜欢的工作呢~”

“我喜欢711门口的轻松熊~”

“好,那就先从布偶打工开始,骨喰也一起来吧?”

“好。”

打工之类的事他还从来没经历过,听起来似乎很有趣的样子,于是骨喰欣然应允,跟三日月请了一天的假,在周日那天前往了岩融找到的打工地点。

只是,事实跟他预想的出入很大,骨喰从小就待在家里,没干过什么重活,生存环境也是优渥的很,从没冷到热到,像这样困在闷热的地方站一下午还是第一次。

说好的打工历练,最后却变成了他一个人的工作,岩融根本找不到适合自己的玩偶装,不管是轻松熊船梨精还是皮卡丘,他高大的身材都能把脑袋和衣服错开一大截,远看就像首身分离一样,别说小朋友们,骨喰看到都觉得心里毛毛的。

最后,被小孩子们抱了一个下午,发气球发到连方向都认不清的骨喰回到休息室的时候,岩融和今剑刚刚完成第952次对决。

“辛苦啦!打工初体验感觉如何?”

“赚钱什么的果然很难……”

“听说这样才会懂得节约呢。”

“有点头晕……啊……”

“怎么了?”

见骨喰突然颤抖着回了一下头,岩融和今剑也都警觉的向后看了一下。

“还是之前的那种感觉。可能是学校里的那个女孩吧,有时候可以看见她,有时候又……”

“哎哟!是女孩子!”

“哎呀!这可是第一次听说!”

两个朋友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告诉三日月的话会怎么样!”

“先把情报卖给小狐丸啦!”

“说的没错!”

“你们……”

那一天,骨喰终于回想起了,岩融与今剑都是三条家孩子的可怕现实。


他们尝试的第二份工作在面包房,又香又暖的氛围里还带着糖果的甜甜气息,只要是小孩子就没有不喜欢的理由。

虽然空间有点小,不过也不妨碍骨喰勤快的干活。

“岩融,往边上站一点,那边的客人想要甜甜圈。”

“好。”

岩融艰难的挪了出来,骨喰打开玻璃柜的瞬间,借着反光又一次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女孩子。

她站在门后,一看见骨喰就笑了起来。

“又来了。”

“谁?”

“算了……没什么……你能再绕回来一下吗?我出不去。”

“哦。”

“……空间是不是真的太小了?”

“哈哈,没错呢。”

岩融光是往两排面包柜中间一站,其它客人就只能望而却步的转向其它店面。

“这个样子似乎没办法打工啊……”

“哈哈,确实呢。”

于是,骨喰又独自一人打了一天的工。


第三次,岩融跑去了游乐场,想要凭借着高大的体型当一名保安。

“这次绝对没问题,论保安我看起来比骨喰可靠多了。”

“嗯,加油。”

“骨喰有来过游乐场吗?喜欢什么样的游戏呢?”

“我病好后鲶尾带我来过一次,都很有趣。”

“是吗?我最喜欢的是云霄飞车。”

带着今剑站在云霄飞车入口处的岩融说道。

“嗯,我也最喜欢~”

“你们喜欢刺激类的游戏吗?”

“也不全是,只是坐这个会有一种在天上飞翔的感觉。”

“原来如此。”

“嗯,就是这样~”

“没错就是这样~”

“那个……”

骨喰看着他们,觉得自己应该已经看穿了他们的真实意图。

“工作人员好像是禁止玩游戏的。”

“哎?!”

“什么?!”

看吧,果然是猜对了。

“员工手册里写了,就算是没人的时候也禁止玩,工作人员主要负责的是……”

“好吧,回家吧。”

“嗯,回家啦~”

“放弃得真快……”


不知道失败了多少次以后,打工都打出经验来的骨喰也有些看不下去。不过,在岩融与今剑的赌约到达第986次的时候,学校也即将迎来重要的期中测验,什么都不懂的骨喰自然没时间再去打工,所以也无从得知岩融后来都去尝试了哪些工作。

只不过,不管做什么,他最后貌似全部是无疾而终。

“他可能并不适合做那些吧?”

“嗯?你说岩融?”

休息的时间里,他试着跟恋人沟通了一下。

“三日月觉得岩融适合做什么呢?”

“如果要我给答案的话,三条家的人当然只能做三条家人可以做的事。”

“驱魔师?”

“没错,躲不掉的哦。”

三日月用叉子叉起一块羊羹,大口的塞进了骨喰的嘴里。

“小狐跟石切丸也曾经试着逃避过,但最后只能回来呢。三条家与那些不祥之物打了太久的交道,这样的我们想要摆脱驱魔师的身份去做正常人的工作,谈何容易?时间一久,对于异界和现世的不适应性就会显露无遗。好吃吗?”

“太甜了……”

为了能将点心咽下去,骨喰被迫喝了很多的水。

“那为什么不告诉岩融?”

“他想逃就让他逃好了,在他彻底的误入歧途以前,我都不会干涉他。”

“彻底……误入歧途?”

“放心吧,他也迷茫了够久的了,早晚有一天会出来的。”

迷茫?

那天,骨喰一直想到了最后,甚至到和三日月分别,踏上剩下的那半段路时都没想出这个词所代表的确切含义。

迷茫啊……

他也曾迷茫过,最严重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存在为谁,如此负面的情绪,他想象不到会出现在岩融的身上。感觉他的心就跟他的身形一样大,宽广到什么都可以包括,不管发生什么都只会爽朗的笑着,身边还跟着可爱的幼弟。

比起记忆零碎的我,他明明在这个世上存活了更久的时间,一定比我有着更加明确的目标和执念。

因为生存是件美好的事。

“能够活着是幸运的,你也这么觉得吧?”

他看着凭空出现在面前的少女,面容就跟语气一样平淡,只是在对方微笑着向他飘来的时候,骨喰敏感的后退了一步。

“我不会给你的。”

曾经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想不起来的时候很想死,但就是因为存活了下来,现在的我有了不同的未来。

所以,他交给我的,重要的灵魂,我绝对不会放手给任何人。

“不过……你也称不上人。”

死灵在存在被否定的那一刻笑得更欢了,笑到嘴角眼角一并裂开,血色的条纹横更满她的整张脸颊,怪异又恶心。

第一次遇上这种事的少年很想逃跑,但是融合在他体内的那一半灵魂却叫嚣着,留下来。

不可以把后背暴露给“她”。

啊啊……没关系。

不论如何,三日月一定会保护我。

相信了这股直觉的男孩站直身体,正面对上了咆哮而来的怪物,那开裂的血盆大口对准他的喉咙,只一下就能轻松绞断他的喉咙。骨喰闭上眼睛闻到血的腥味,耳边是穿涌而过的狂风,一直冷进他的骨髓深处。

但是风过了,一切也就散了。

睁开眼睛的男孩站在原地,什么也没看到。


“晚上好,三日月的特制点心起效果了?”

“是点心的缘故吗?我确实每次来你们家都会吃东西……”

飞快的回到家后,骨喰立刻给三日月打了电话,恋人并没有一如既往的等他报平安,电话接通后传来的声音是岩融的。

“嗯,因为咒符奏效了的缘故,三日月有点累,小狐丸让他去睡觉了。”

“他很累?”

“最近一直都累啊,为了帮你补课他还积了一大堆的活没做,小狐丸和石切丸都快愁死了。”

“对不起,我……”

“不需要道歉,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比起考虑别人,你更应该考虑自己。”

“可是他对我来说,比自己更重要。”

这句坚定的话让岩融笑了出来。

“三日月如果知道了一定很开心。”

“我第一次跟你说那个女孩的时候,你就察觉到了吗?”

“比察觉更明确,我是看到了,当时我讲的只是没有人,可没说没有其他的东西在啊,不管怎么说也是三条的血脉,这点能力我还是有的。倒是你,我们都比较担心呢。”

“为什么?”

“你在有了三日月的灵魂后,似乎也能看见那些脏东西了,如果习惯不了,无法分清现世和往世的话,会对今后的人生产生影响。”

“岩融你知道?”

“嗯?”

“你知道,看见这些东西会对生活产生影响,却还是想去过普通人的生活吗?”

“…………”

这次,罕见的轮到岩融沉默了。

“是因为今剑喜欢?”

“嘛,也不全是……是因为我比较任性吧。”

“在我看来,岩融应该很适合当驱魔师。”

“哦?为什么?”

认识好久的朋友,第一次像这样在夜半长谈。

“你其实很聪明,比我要成熟的多,而且还有天赋,只要你肯学,就会有三个哥哥不遗余力的指引你,这可是幼弟的特权。”

“哈哈,别把我说给你听的话回敬到我身上来啊。”

“只是这么想而已,如果你成为了驱魔师,也一样可以将今剑带在身边,照顾他保护他。”

“是吗?”

“是啊,你其实不用那么刻意的去做今剑喜欢的事。”

骨喰终于,把自己的认知一字不差的说了出来。

“他最喜欢的不是熊娃娃,也不是蛋糕点心,而是你,只要是你就可以了,所以不管岩融做什么,他都会喜欢的。”

“……嗯。”

岩融在最后,只给了他这么一个模棱两可的语气词作为回答,但是骨喰却觉得自己仿佛看见了他的点头。

“快考试了,我想按照你之前教我的,去找一期哥……那个,撒个娇什么的,虽然可能不是太会……”

“哈哈,可以的可以的,想跟他要什么呢?”

“想要迈出非常重要的一步。”

“原来如此。那么,我也要努力了。”

努力着,让自己停滞了十年多的步伐向前迈进。


“一期哥,如果这次期中考试我的国文可以过80分,你能同意我去当驱魔师吗?这样的方式……可以吗?”

骨喰瞪大了眼睛,有些僵硬的向坐在他面前的小叔叔以及鲶尾询问了一下感想。

“我觉得不行。”

“一期会疯的。”

兄弟和小叔叔双双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那么,有没有什么可行的,又不至于让一期哥生气的方法呢?”

“没有。”

又是一次连口否决,骨喰有些被折了信心,但是很快又再次抬起了头。

“我真的想去做……那个,我现在可以看见不干净的东西,如果不做驱魔师,以后混在普通人群里面也会不自在,会过不下去,所以……”

“这个不是真实想法。”

鸣狐跟小狐狸一起端详他的眼睛,认真的仿佛要把他看个透。

“骨喰真正的理由是什么呢?”

“因为……”

是因为什么呢……

可是我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

“是因为,没办法呢。”

“没办法?”

“我是他的另一半啊。”

这辈子都不可能分离了。

“他残缺了,只有我在他身边,他才能重新变回完整的一个。所以,没办法啦。”

说着,想着,骨喰不由自主的露出了最简单的纯真笑颜。


“我被三条家的大少爷框住了,飞不走了。”


“就这样吧。”

“嗯,我也觉得这样挺好。”

鲶尾走过来,抱住了与他面容相似的骨喰。

“把真实的想法告诉一期哥的话,他一定可以理解的,因为他是一期哥啊~”

“鲶尾……”

“啊不过,结婚什么的一定要等成年,还有成年以前(哔——)禁止!”

“……你真的要比我成熟好多。”

“这是社会经验哦~不过骨喰不用做那种普通的职员,所以不用考虑这些呢,真好。”

“嗯,以后,如果岩融也能成为驱魔师的话,我们就还可以像现在这样,他带着今剑,我们三个一起。”

“今剑?”

“嗯,虽然他还小,但我觉得他搞不好比我跟岩融都要厉害呢。”

“唔……那是谁啊?你们的共同好友吗?”

“哎?”

骨喰愣了一下,但不仅是鲶尾,就连鸣狐都摇了摇头。

“不是啊,是他们的弟弟啊,三条家最小的那个。”

“三条家最小的不是岩融君吗?”

“怎么可能……小叔叔?小叔叔你也见过的吧?你之前去过他们家一定看到了,就是坐在岩融身上的那个小孩子,啊有些时候也会跑到别的地方去,还很爱往岩融的肩膀上爬……”

“我是去过。”

鸣狐点了点头,可说出的却是否定的结论。

“但是他们家只有四个人。”

那个高大的,总是爽朗微笑的男人,不管是身上,肩膀上,或者是旁边,什么都没有。

他是孤身一人,周围没有任何的存在。


“999连胜!还差一次了哎再陪我玩好不好~”

“可以啊。”

他看着趴在他身上的今剑,郑重的点了点头。

“来玩翻花绳吧。”

“好。”

今剑转身去找绳子的时候,岩融注视着他的背影,说话的声音也轻了下来。

“骨喰说,还是觉得我最适合做驱魔师。”

“嗯,很好啊,岩融一定能做一个厉害的驱魔师!”

“成为驱魔师的话,我该做什么呢?”

“超度亡灵啦,驱散怪物啦。”

“听起来真复杂,你说,我要过多久才能开张?三日月用了十多年,小狐丸用了一个月,石切丸则是三个月,我会是多少?”

“岩融一定比他们都强哦!肯定要比小狐丸还快~”

转过身的今剑,手里拿着红红的绳子。

“开始吧~”

“嗯,开始了,哥哥。”


不论过去多久,岩融都玩不来这两根细绳编成的游戏。

他已经长大了,早就可以越过100数到后面更大的数,他也早就已经超过了今剑的身高,不再是那个跟在今剑身后,懵懂的需要保护的幺弟。

三条家最小的孩子,明明一直是他才对。

“如果我当初没有摔下月台,一切会不会不一样?”

手腕的旧伤在隐隐作痛,提醒他最初的根源和开始在哪里。

“或许吧,可是那个如果不会发生了,所以就算想也没用啦。”

今剑认真的将编好的花样过到了岩融的手上,但是岩融的手太大了,就连最简单的翻转都做不到,红绳系成一团,变成难看的结挂在他的手上。

“你输了。”

“是吗?”

在一千的终点到达以前,岩融抽出书桌上的美工刀,将那个绳结一刀两断。

“如果输的原因是因为打结的话,那只要这样就能解决了。”

红色的绳子缓缓散开,分成乱七八糟的短线掉落到桌面上,再也连不起任何的东西。

“这次你赢不了了,今剑。”

他那小小的,永远也不会再长大的四哥看着他,歪着脑袋,认真的问:

“这次不让我了?”

“嗯,不让了。”

“不用我陪你了?”

“不用了,谢谢你。”

“已经,不需要我了吗?”

“…………需要。”

但是你该走了。

在听到答案的瞬间,今剑笑了出来,他义无反顾的跑向岩融,就像当初毫不犹豫的跳下月台时一样。

“抱抱我啊。”

“好。”

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抱紧在人间逗留了十多年的亡灵,今剑渐渐发出度化的光芒,越来越轻的身体看起来虚幻无比。

“要好好的哦。”

“我会的。”

“就算我不在了也不可以不开心。”

“是。”

“岩融如果不笑的话,那就不是岩融了。”

“哈……我记住了。”

“然后,一定要遇到喜欢的人。”

“…………”

不可能的。

岩融抱着四下飘散的光芒,闭上了眼睛。

唯有这点是不可能的。

我这辈子的至爱,已经遇到过了。


三条岩融,在决意成为驱魔师后的第一个小时,就成功超度了某个迷茫徘徊的灵魂。


“但这并不是什么好事,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

“驱魔师都是这么痛苦的吗?”

“骨喰不用担心这点。”

在今剑散去后的第一个周末,三条家的四位全都好好的待在了家里,哪儿也没去,他们仿佛在祭奠什么,又仿佛什么都不是,鸣狐带着骨喰前来拜访的时候,他们正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看电视,梳头发,撸猫,还有一个新手正在努力背咒文。

岩融看见骨喰的时候爽快的挥了挥手,看起来就跟从前一样。

“真的不要紧吗……”

“当然,他可是我的弟弟呢。”

三日月不知为何,就是对家人们有着迷一样的自信。

“期中考试如何?”

“国文有89分。”

“呀!~真不愧是我的骨喰!”

“嗯,不过因为对今剑的事太过吃惊所以忘记提前跟一期哥要奖励了……但是,不要紧,他这两天都很开心,今晚再说也一样。”

“好,我等着哟~”

“我们……要不要也来玩游戏呢?如果我能赢一千次……”

“这可太难了。”

三日月凑上来,从骨喰手里接过成绩单后挡住两人的脸颊,在其他人看不到的背面轻啄了一下少年的嘴唇。

“而且,我跟你的愿望,应该已经实现了吧?”

“嗯……”

我们现在,在一起呢。


这是不论以后,也不管过往的执念,我们被命运的绳索连在一起。

此时此刻。

评论(27)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