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基本上所有的ao3链接都补完啦!微博打不开的话请在良好的信号环境下大力戳ao3(*°∀°)=3
如有遗漏欢迎私信(〜 ̄▽ ̄)〜

【石青】当卧底还是当巫女?这是个问题

晚上好!_(:3」∠❀)_

歌仙倚靠在街角的一堵墙壁上,借着打火机残存的油星点燃了一支香烟。

这堵墙不知存在了多长时间,歌仙隐约觉得自己在很小的时候就见过它,如今年久失修,苍白的石灰簌簌的蹭了他一身,搞得他从头到脚灰蒙蒙的,一点也不风雅。

不过歌仙兼定也懒得管这些,他看着远去的晚霞,吸尽最后一口烟后重重的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世间到处都是忧思烦虑,为了明天饭碗而恼的人不止他一个。

可纵使这样考虑,歌仙的眉头也没能舒展开来,在警察局过着朝不保夕生活的他,好不容易忙完了一天的工作后还是得回去那个阴暗湿冷的家中,无处可逃。

啊……若是能变成夜虫随遇而安……

正想着,手机又不知时宜的响了起来,歌仙疲惫的不想睁眼,摸索着按下接听键就送到了耳边。

“喂。”

“……是我。”

“哦,青江啊,最近过得怎么样?”

“你觉得呢???”

远在电话另一头的恶友情绪激动,但是歌仙已经习惯了他的抱怨。

“当初明明说好是三年!可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就快十年了啊混蛋!!”

“冷静点,做卧底嘛,都是这个样子的,我建议你多去看看心理医生。”

“你怎么不去看啊?!你们要的罪证不是都收集差不多了吗!再不让我撤退,我、我……我就要……”

“你要怎么了?”

“……我就要在三条组结婚了啊!!!”

“…………噗。”

“你笑了?”

“哎,糟糕没忍住哈哈哈哈哈!!”

“玩蛋去吧你!!!”

成功帮助歌仙甩开了人生阴霾的青江恨恨的挂断了电话。

仔细想来,青江觉得自己当初就不该同意去做卧底的。

当时区警局人手还不多,只能解决一些偷鸡摸狗的小案子,那个秃了顶的中年局长在苦思冥想了整整一年后大彻大悟,坚持认为人这么少完全是因为业绩不够的缘故。

“再这么下去你们一辈子就荒废了!!你们想这样吗?!”

“不想!——”

在歌仙的带领下,他们这一班当时是口号喊的最高最响的,宛若被洗脑一般为了当月奖金疯狂的给领导捧场。

“要不要出人头地?!”

“要!——”

“想不想干一票大的!!”

“想!——”

“去把那个最大的黑道组织三条组干掉吧!”

“好!——哎哎哎???”

因为惯性原因声音没能收的住,而等大家回过神的时候,局长一只大手已经拍上了歌仙的肩膀。

“太好了歌仙君,有此野心,未来可期啊!好好干!”

“这……这……”

这特么要怎么干?!!

三条家光是一个街道的人数就是警察局的几十倍,内部结构更是复杂错结,外人根本理不清头绪,完全不是说干就能干的。

“都怪你啊我就说了那种糟老头子惯不得的!”

“谁能想到他老年痴呆提前来了啊??”

“要不这个月奖金别要了吧?”

“不行的蜂须贺,我家那个熊孩子快开学了学费还没着落呢!”

“小夜也要升小一了……不知道江雪哥找到合适的学校了没有……”

“唉……”

一群为钱所困的人愁眉苦脸,最后抽签决定先用最老套的卧底法试探一下。

然后青江就中了标。

然后他就被歌仙毫不留情的安排了进去,跟着一群不良整日厮混,为了防止真的被洗脑成不良每晚还要背诵好警员守则。

这特么……当初还不如不要奖金呢!!!

其实平心而论,青江干的挺不错,他会说话,也有脑子,再加上有警察局的幕后支持(虽然是只有十几个人的小警局),带着旁人躲过了几次警局的所谓围剿后,他很快爬了上去,平步青云,步步高升。不仅如此,笑面青江长的也非常好,是非常适合黑道的那种好,一双丹凤眼左右异色,挑眉轻笑的时候邪气得不行,就算日常被刘海遮去了半边的面庞,那阴邪俊秀的形象还是深入人心。

说得再直白一点,长这么婊,一看就不是好人。

第一次听到这个评价的时候,青江表面笑嘻嘻,内里把对方骂了一万遍。

你才不是好人,你全家都不是好人!!

而跟他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三条家族一把手,大佬中的大佬,三日月宗近是也。所以仔细想想,青江腹诽的一点也没错,三日月完全担得起这句话,而他那同样不是啥好人的二弟,不是啥好人的四弟,还有不是好崽子的老幺一排遛儿的坐在他后边,跟着大哥一起看着青江笑。

虽然这笑看久了让人心里发毛,但是青江很高兴,异常高兴。

能见到大佬只有一件事,他又要高升了。

高升意味着更大的权利,他很快就能把这一家子送进监狱获得解脱了。

“青江君,最近活儿干得不错哟。”

“您过奖了。”

对面笑,他也跟着笑,大家一副和和睦睦其乐融融的温馨表象。

“我特别喜欢你这种类型的孩子,也希望你可以更好的为三条组效力,有没有兴趣玩些更大的呢?”

“能得到您的信任是我的荣幸,在下定会更进一步,不负您的期望。”

“哈哈哈,真会说话呀,我就喜欢听年轻人说些甜甜的,不知是不是因为年纪大了。”

看起来年纪一点也不大的蓝发美人温柔的笑了。

“不过青江君,我可没说我信任你啊。”

什么??

这句话相当危险,青江立刻竖起了全部的警觉。

“抱歉,在下僭越了。”

“你事情办得是很漂亮,但想让我们完全信任你,还需要你解释一下这个哦?”

丢到他面前的,是一份履历,是他就任在警察局里的档案。

“…………”

歌仙啊!!你们怎么做的保密工作啊!!!

“这是怎么回事呢青江君?”

“哈,原来是这个,说来话长了……”

反正最坏就是个死,青江稍稍冷静了一下,接着就开始现编现卖。

“我确实在警局待过一段时间,但是现在早已断了个干净。也是拜这段经历所赐,我才能深谙那群条子们的心思,知道该怎么跟他们绕圈子。”

“哦?是这样吗?”

“没错。之所以瞒着没说……嘛,这种事没什么好说的,说了反而会影响同伴之间的关系不是吗?”

“确实会有影响呢,那么,是什么原因没再继续做警察呢?”

“…………”

爱刨根问底的老大真的烦。

“不值一提的小事罢了……”

他不知道三日月到底查到了什么,所以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是多小多小的小事呢青江君~”

“……跟同事相处不太好。”

“不像啊,在我们看来青江君明明是八面玲珑见鬼说鬼话的好孩子呢。”

是啊我现在就在说鬼话。

“谢谢夸奖,有可能是八字不合吧,这种情况也正常,就算再怎么能言善道,偶尔还是会遇到一语不合就相互针对的人。”

“哦,是这样?”

“没错,就是这样。”

反正,若是卧底身份暴露了,那不管说什么都是死罪,可如果还没暴露,青江只要为自己编出一个合适的理由就还有希望。

“警局里有个叫歌仙兼定的条子,没见过比他更难相处的家伙了,天天到晚念着听不懂意思的和歌,还非要我们跟他一起念。一有加班就借口要照顾自家孩子全推给我,结果几块钱的加班费都要跟我计较!”

一开始是为了让对方相信,说到最后就干脆都变成了青江自己的私愤。

“而且有些事情他较真的不得了!我明明没那个意思他硬要往坏处想,真是一分一秒都不想跟他待下去!”

“哎呀哎呀,这么严重的吗?还是第一次看到青江君这么激动呢。”

“总之相性不合,所以我一怒之下离职了。”

“加入我们之后也有遇到过他吧?”

“有啊,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超开心的。”

“哈哈哈,年轻人引人注意的方式还真特别呐,那么希望他关注你吗?”

“也不是那么说……嗯?什么?”

希望他关注我???

“其实青江君还是挺在意那位警察先生的吧?”

“不不不绝对没有,怎么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的,我刚刚说的都是真话。”

为什么会这么说?我理由编的不好吗??

不至于啊……

“不用辩解了,我可是查得一清二楚呢。”

“…………”

完蛋了。

青江看着三日月逐渐阴险的表情,觉得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说谎可不是好孩子,你离开警局的原因,是这个吧?”

又一叠薄薄的资料被丢到了青江的面前,他屏住呼吸,半天不动一下。

“怎么了?别害羞呀~”

“那、那个……嗯?害羞??”

从资料袋里倒出来的是一张照片和一份报告,照片青江见过,是有一次歌仙穿的衣服小了一号,在做负重训练的时候崩掉了足足三颗扣子,当时他还嘲笑歌仙是大猩猩,躲到身后张开手臂测了一下对方的胸围,刚刚好被宗三拍了下来。

至于边上的通报,他第一次见。

「撤职处分:一班警员笑面青江恶意骚扰男同事,甚至在青天白日众目睽睽之下不顾廉耻强行袭胸,还揉了足足一分钟之久,令对方产生心理阴影久久不能开工。针对此等恶劣行为,现对笑面青江做出革职处分永不录用!还请其他人引以为戒!」

“…………”

“哈哈哈,话说手感怎么样?”

“不记得了……”

“哎呀,没想到青江君好这一口,我这样的没指望了呢~”

“呵呵……您别吓我呀……”

“嘛,不过你没有亲口把这件事说出来,所以诚信监测不合格哦~不应该害羞的呀,哈哈哈!”

“呵呵……是的呢……”

“但是出了这种事,确实没办法再去做警察啦,这个我们还是很放心的,羽入町的工作就都交给你了。”

“啊……非常谢谢……”

“噗~如果有看上的对象不用客气哦,我们不会处分你的哈哈哈哈哈哈!”

哈你妹……

青江毕恭毕敬的鞠躬道谢时在心里骂了一万句道上学来的脏话。

后来,他打电话给歌仙大吵了一架。

“你特么暗恋我吧!?所以才yy出这种通报来黑我!!!”

“没办法啊!你怎么不夸我机智呢!!如果不是我反应快发现你老底丢了,你现在已经躺在东京湾了好嘛?!”

“那也编个正常点的理由吧?!我看起来像是会对肌肉男感到性奋的人吗?!还不顾时间不顾地点一秒发情哦?!”

“哎?原来你不是吗?我记得之前你谈到那方面都很积极的啊?

“我童贞,谢谢。”

“不可愣!!!!!!”

再后来,或许歌仙说的也没错,三条家非常自然的接受了青江日天日地欲求不满的泰迪属性,把他带到一线大佬的位置后放心的给了他一整条街来管理。青江在有了更多机会搜集罪证的同时,也遇到了更多的应酬,几乎每晚,他们浩浩荡荡一波人外出作乐,待在光线昏暗的酒吧里面喝酒胡闹,人人身边温香暖玉,只有青江,左右各坐一个肌肉发达笑容暧昧的绅士先生。

再根据他为了应酬不得不赔笑喝酒的设定,青江觉得自己才是被嫖的那个。

因着这件事埋下了疙瘩,再加上卧底也做得够久了,青江越发萌生了退役的念头。他拼了老命的努力干活,努力工作,努力卖笑,恨不得连三条祖上八辈子的八卦都挖得一干二净,但是证据越积越多,青江在三条组的地位也越来越高,就是不见歌仙他们有进一步的行动。

“你们倒是出动啊,现在警局人数也发展了很多了吧?”

“是啊所以打不打大鱼好像都没差……”

“喂???”

“还有那个……局长他快退休了……”

“所以呢??关我什么事啊?当初是他要干的啊!”

“万一失败了就是他晚节不保……怎么可能干啊……”

“那我……”

“再等等啦……”

歌仙只是个小班长,当然没有下令进攻的权

利,青江也清楚这一点,所以除了敲打歌仙,他也会尝试着算计三条组内部。

“青江君你最近有些懈怠哦?干的活没以前那么漂亮了哦?”

“非常抱歉。”

这是他的第二个计划,把事情控制在一个平庸的水平线上,这样三日月就会因为他的无能而失去兴趣。

“出什么事了吗?感觉你心不在焉的。”

“没有没有……抱歉,下次我一定努力。”

呵呵,下次努力是不可能的,这辈子也不可能的,一不小心做过了我可是要进局子的。

“是因为五月病吗?属下们都汇报说你懒散了。”

“哈哈,是他们年轻人活力太足啦,我正想提拔一些积极的上来呢。”

提上来我就可以下去啦~

“哦哦,青江君年纪也大了呢。”

“对啊,这种打打杀杀的日子估计也过不了多久了,跟我同龄的差不多都成家了。”

“嗯…………”

漂亮的黑帮教父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拍拍他的肩膀后郑重的点了点头。

“确实呢,也是时候了。”

那句话让青江内心舒坦了不少,接下来的日子也尽可能的将偷懒躲事控制在不死罪但也不出众的范围内,三日月貌似对他失去了兴趣,一直没什么大单子交给他,拖了一个多月才再度召见他说让他去接某个人。

“我三弟要来探亲,请务必保证他的安全。”

“明白,请您放心。”

三日月的三弟,青江此前还从没见过,他只听说那个男人与众不同,不仅完全没有沾染家族事物,就连本家都很少回来,躲在没有人烟的小村子里不知在忙些什么。

“这多半是障眼法,兄弟五个有四个都是黑的,剩下那个怎么可能白的了?”

“估计躲在某个小地方洗钱或是种违禁药品吧。”

“那看来可以挖的点很多啊……呵呵呵……”

“你不觉得你笑得很狰狞吗?”

“没有哦,绝对没有哦~”

呵呵,一报还一报,他哥不让我安生,我就搞他弟!

在跟歌仙沟通的过程中,青江确定了下一步的计划。等到传说中的普通人三弟前来探亲那天,青江非常殷勤的打扮了一番,守在车站风情万种的张望了老半天,人群差不多都散干净了,他这才注意到身边坐着一个看起来有些腼腆的妹妹头。

“是青江先生吗?”

“唔……石切丸先生?”

“对,是我。”

天惹,这也太土了!

你大哥妖艳贱货二哥狂系野兽四弟胸围傲人幺弟虽然还看不出发展方向但也多半正不了,你居然好意思梳个妹妹头穿着春秋衫就往大马路上走?

“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想到你就坐在我旁边呢,旅途辛苦啦~”

虽然心里腹诽,青江还是笑眯眯的去接行李,结果刚伸出手去就发现石切丸的东西少到一个单肩包就能装下,完全用不着他帮忙。

“不会啊,四个小时的路程而已。”

气氛有点尴尬,正当青江犹豫要不要把手缩回来的时候,身边的男人站了起来,非常客气的挽住了他。

于是,气氛更尴尬了。

“咳咳,四个小时也很累啦,石切丸先生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啊?”

“神奈川。”

“你走路来的???”

从神奈川到东京到底是怎么花掉这四个小时的???

“火车开的有点慢。”

男人一脸温和,说话音调也是低低的非常好听,看起来不像骗人。

“这样……不过神奈川那种地方有什么好的,还不如到三日月先生身边来干呢。”

“我也想,不过不行啊,他安排不了我的工作。”

“哇~是什么样的厉害工作啊?”

“我在神社里面当神官。”

“哈?”

“非常简单的工作呢,让你失望了。”

“……不、不会。”

某种程度上来说一点也不简单。

“没想到你会去做这个……明明还年纪轻轻。”

“我也不小啦。”

“平时也是住在神社里?”

“嗯。”

“除了神事就不做别的了吗?那也太无聊啦~”

“闲暇的时候我会看书。”

“石切丸先生多大了啊,过得都是老年人的生活啦。”

“不会啊,我觉得挺好啊。”

闷葫芦一个,不管青江使出何种手段,问出来的信息汇聚到一起就是——

走在他身边还跟他手挽手的这个男人,是个无欲无求淡泊名利岁月静好的五好青年。

这一家子差别这么大是在搞笑吗???

而到了晚上的接风宴,青江更进一步的确信了,这家人特么的就是在搞笑。

“我家石切丸怎么样啊青江君?”

喝了点小酒的三日月把手搭在他肩膀上,笑得让人毛骨悚然。

“是个非常不错的人呢。”

青江非常客套的说着客套话。

“哈哈哈,你别嫌他不懂情趣就好,我家石切丸可是非常踏实的。”

“嗯嗯,看的出来。”

他在应付的时候眼角瞥到一边的老实人,石切丸貌似也正看着他,视线相交的同时有些开心的笑了起来。

“他以前说想做神官,我原本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真的跑去神奈川付诸行动了。嘛,这样也好,可以过过平静的小日子,青江君也期待那样的生活吧?”

“是啊,您太了解我了。”

不管干什么都好,只要不做卧底就行了。

“哈哈哈,身为上司这点还是要为下属考虑到的嘛~如何?那就定下来吧?”

“哎?定什么?”

“订婚啊,成家之后你就能安下心来好好干活了吧?”

“哎???跟谁?”

“石切丸啊。”

啪的一声,青江当场捏爆了手里的玻璃杯,酒浆和血迹溅了三日月一身的同时还把宴场内至少十来号人惊得拔出了枪,差一点演变成大型骚动。

“……这么激动的吗??”

三日月抹了一把脸上的酒,幸好玻璃渣滓没蹦上去,不然青江可能要当场切腹谢罪。

“我……你……”

“都说不出话来了?不用啦,这是一个合格的上司应该做的,你那么想成家,我当然要成全你啊~”

谁想成家了??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啊!

“我……”

“你的下属们也说你是因为思春期所以才比以前少了那么多干劲儿的,接下来别让我们失望哦~”

“…………”

“不用担心,我刚刚问过小石了,他对你也很有好感呢~我都把亲弟弟送你了哦,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吗?”

“那个,我……高攀不起……”

“怎么会,你可是我重要的部下啊,以后还是一家人了,亲上加亲多好,要永远在一起哦。”

青江只觉得两眼一黑,差点一头栽到三日月身上。

再然后,就有了开头那一幕。

青江已经记不清自己出来了多少年了,他只是委屈的觉得所有人都背叛了他,就连认识多年的好朋友在听到他的危险处境时都能笑出声来,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他把手机扔回口袋里,捂着脑袋跑回会场的时候,再一次的撞见了他一点也不想遇见的人。

“怎么了?喝醉了吗?”

石切丸有些关切的摸了摸他的额头,但是随即便被青江躲开了。

“没事没事,我很好,我非常好,石切丸大人您这样子我会折寿的。”

“嗯?不会啊,这又不是下咒。”

你居然听不出来我在骂你吗???

“那个……我觉得今天的事情……不是,你不觉得今天的事情有点那个吗?”

“什么?”

“……你好像被你哥卖了啊。”

“哦你说这件事。”

老实的男人露出了老实的微笑。

“本来我还在想,他怎么会突然把我叫回来呢,结果是为了你。没关系啊,如果是青江的话,我可以的。”

“…………”

“难道说,你觉得太突然了?”

“我……”

“哦呀,我还以为你已经接受了呢,明明下午见面的时候都主动挽我了。”

“不不不,其实那个时候……”

“还特意打扮过,很好看。”

“这是礼仪……我只是……”

原本觉得石切丸是可以听懂解释的对象,青江正想要全盘托出的时候,先一步看见了从石切丸身后墙壁那儿探出的脑袋。

一,二,三,四,不多不少,正好四个,为首的三日月还伸手比划了一个难看的爱心。

“是啊那个时候我对您一见钟情。”

青江要不了一秒钟就想完了后果,哽咽着说了违心的话。

于是,卧底警员和三条三少的恋爱就这样开始了,青江现在除了要当卧底当黑帮,还得当个嘘寒问暖的好恋人,一天不跟石切丸说话就会有八卦属下给三日月小狐丸他们打小报告,说青江要闹分手,搞得他蔫得更厉害了。

“啊……看见窗外那片叶子了吗石切丸……等到它落下的时候……”

“我们就结婚吗?”

“呃啊!”

“我开玩笑的!别吐血啊青江!”

要不了多久,青江就面如死灰,神采全无,最后干脆躲在家里称病不出。

石切丸来看他,还带了自家神社的护身符。

“看起来很严重啊……到底怎么了?”

“我得了一结婚就会死的病……骗你的。”

“要快点好起来哦。”

前来探病的男人低下头,靠近他后轻轻的跟他蹭了蹭脑门,一副小心谨慎害怕他不适的样子。

“嗯……谢谢……”

这样太犯规了。

心里不满的抱怨了一下,青江刚想将男人拒之门外,石切丸就恰到好处的拿出了自己带来的伴手礼。

“我带了限量版的蜂蜜蛋糕,吃点甜的会舒服很多哦。”

“请进请进,不用客气。”

甜品加上善解人意的微笑,已经连犯规都不算了,根本就是开挂。

更挂的是,这个老实人住下不走了。

打着照顾他的旗子,石切丸霸占了青江家的客厅,除了为他做饭打扫以外,大多数时候都很安静,不吵不闹的在一边做自己的事情。他喜欢坐在办公室的地板上看书,或者摆弄纸片一样的东西,据说是在做御币。独居惯了的青江一时间适应不了这样的同居生活,只能拼了老命的努力好起来,接着废寝忘食的投入到工作上去。

有警局的工作,也有三日月布置给他的清道夫活计。

“我一直做着这样肮脏的工作呢……你真的不介意吗?这与你的信仰有悖吧?”

“嗯?青江指什么?”

“就是……你看,我今天去收保护费了,摔碎了餐厅的盘子,晚上吃饭的时候还没给钱。”

“啊?”

“我还去讨债了,砸了一户普通人家的门,恐吓说要搞他全家。”

“哦,要我帮你祛除污秽吗?”

“这……”

“我经常帮三日月他们祈祷,以后也会加上青江的份。”

也是了,这家伙的大哥二哥十几岁就出来混,这点程度的吓不了他。

“对不起石切丸,其实……我是个警察。”

“哦。”

“哦?没别的感想了吗??”

“啊?我早就知道了啊。”

“什么???”

“青江是警察的事,我知道啊,还知道你因为性骚扰男同事被革职了,没关系,我不介意,我……”

“不不不打住!我不是说这个!”

我是卧底啊!

但是没用,石切丸歪了歪脑袋,貌似没听懂。

“我觉得我不是个好对象,石切丸……”

“为什么要这么说呢青江?”

“我连我自己都顾不好,要怎么照顾你呢?”

“啊……这样……”

“是啊,你将来可是要侍奉神明的人,而我……”

“我明白了青江。”

“真的明白了???”

“嗯,放心吧。”

然后,这次不等青江生病石切丸就搬进了他家。

非常正式且光明正大的搬了进来,理由是照顾青江。

这日子没法过了。

自从石切丸搬进后,青江与歌仙的联系也少了起来,就算偶尔发个邮件也是小心翼翼做贼一样,发完还得秒删,时间一久青江就连邮件都懒得搞了,反正再怎么抱怨警局也不会有所行动。

要等三日月放弃他似乎也没个底,只要石切丸满意,三日月甚至可以把整个羽入町送给青江随他玩,玩坏了都不要紧,不开工更是不要紧,正好多抽些时间陪陪他弟弟。

于是青江现在做的最多的事就是缩在沙发上偷偷的瞄一眼家里从天而降的房客。

好吧,其实平心而论这家伙长的也还可以,是青江喜欢的类型。

眼睛更是罕见的紫色,笑起来很可爱。

唉……如果他不是三条家的就好了。

青江想着想着,拍了拍脑袋,强迫自己快点把这荒唐的念头赶出去。

就算不是又怎样,难道真的要跟男人结婚吗??

不过貌似性别不是大问题,最重要的是喜欢……

嗯……娃娃脸,有着好看的眼睛还好脾气的家伙,怎么可能不招人喜欢呢,太作弊了。

而且会做饭,会打扫卫生,在需要的时候及时出现,不召唤就一声不吭安安静静,当男友简直再合适不过。

不由自主的,青江又一次看向了石切丸所在的方向,男人大概是觉得太热,脱去了外套,下一秒,那暴露在外的胳膊上的肌肉让青江差点自插双目。

根据两人的体型对比,青江可以肯定自己才是被上的那个。

一段时间后,某天石切丸拿着卷尺,说是想量一下青江的衣着尺寸。

“你要做衣服给我?”

“我可不会啊,是要送去裁缝店的。”

石切丸的手指擦过他的腰际,有些痒痒的。

“裁缝店?现在这个年代还有需要专门送去裁缝店做的衣服吗?”

“当然有啊,有很多呢。”

有很多吗??

青江仔细想了一下其中的可能性,然后蓦地惊出一身冷汗。

难道他在说婚服???

“呀……那个,石切丸喜欢西洋风还是和风呢~”

尽管内心慌成狗,青江还是不得不堆起笑容面对对方,试图套话。

“我?我肯定是和风派的呀。”

承认了!要来真的了!

“你不觉得西洋风穿起来更性感吗?”

“和风比较神秘吧?”

“哈哈石切丸真保守。”

不管你给我做哪个我都不会穿的。

等到青江浑身僵硬的给量完了尺寸后,石切丸突然从身后紧紧的抱住了他。

“跟我回神奈川吧?”

“哎??”

一下子离到这么近,近到耳边就是男人若有似无的呼吸,青江的耳朵和脸很快红了起来。

“青江也不喜欢这里吧?你跟我是一样的,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懂了。”

“石切丸……”

“青江不适合这里,三日月说你懈怠了,但其实你是不想这样过下去了吧?”

“…………”

终于有人发现了他的心声。

三年复三年,复完又三年,这么久以来,除了那些知根知底的旧友,只有石切丸准确说中了他的心事。

“所以,跟我回神奈川去吧,在那里三日月管不到我们,也不用担心生活问题,我一直在找同伴,而青江……”

你可以成为我的伴侣吧?

告白来的突如其来,令青江一时无语凝噎,他不知跟石切丸说了多少次不走心的我喜欢你,现在亲耳听到才明白这番话的重量。

“我……”

“当然,你也不需要那么快做决定,先跟我去神奈川住几天怎么样?若是青江也喜欢那里,我们再做下一步打算。”

“你还真是……”

明明可以霸道一点,却温柔似水的等着我投怀送抱。

“有点过份呐石切丸……”

“我想等青江一步一步的爱上我啊,等到你同意的时候,我就把做好了的衣服送给你。”

男人轻轻的咬了一下青江的耳垂,虽然力道不到,青江却觉得那里滚烫的像是要滴出血。

向三日月告过假后,两人很快投入进了行李的整理中,青江什么都没干,全程都是熟悉了家务的石切丸在帮他忙活。

这个时候离开也是件好事吧……

如他所愿的远离了黑帮纷争,而警局那边,反正他们也不愿意出手,有他没他都不差。

干脆等到了神奈川后在给歌仙上个马后炮好了,相比之下还是他对不起我更多一点。

想到这里,青江也越发心安理得起来,傍晚还跟来不及准备晚餐的石切丸出去大吃了一顿,虽然即将前往的是不知哪里的小乡下,青江却没有丝毫的紧张。他其实是个不喜欢挪地的家伙,每次去新环境前都会颠来复去的睡不着,这次却莫名的安心。

或许是身边这个家伙的缘故?

回去的路上,青江靠着石切丸的肩膀想。

自己该不会是……真的恋爱了吧……

不不不,应该不是的……只是相较于黑帮老大和卧底,陪着这个老实的家伙去乡下才是上上之举。

次日一早,属下们就自发安排好了车子,那副喜气洋洋的样子活像是嫁女儿,就差没放两串鞭炮了。

“大哥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办好事情的!”

“嗯嗯我超放心的。”

我都不干活快半年了,交给我做事才该不放心好吗?

“大哥你啥时候想通了,说一声就好,兄弟们份子钱都存下了,一分都不会动的!”

“不要准备的这么快啊!”

好不容易上了车,结果只开到半路就又一次遇到了不顺心的事,三日月的豪车们在路上一字排开,排场大的跟家里孩子娶亲一模一样。

“可以的话还是希望你们可以留在我身边啊……”

“我们只是去神奈川玩几天没说定居……”

“也是呢,拜托你了青江,如果你能帮我把小石劝回来的话,我可以连朝阳町也送给你的!”

我可以不要吗??

甩掉烦人的三日月后,青江再次坐回车后座时已是汗流浃背,面色惨白。

“有完没完啊,至于吗……”

“哈哈,他们确实是夸张了。”

“太夸张了。”

青江回过头,还能非常清楚的看见三日月在跟他们挥手道别。

“你大哥还真挺喜欢你的。”

“他对每个家人都这样。”

说着,轿车发动了起来,只是这次连二档都没换上去就来了个急刹,非常非常急的那种,害的青江差点撞上前座。

“又怎么了?真的没完没了了??”

他捂着鼻子抬起头来,惊恐的发现四面八方涌来了大量的警车,将他们团团围住后堵死在内,那副架势完全就是要抢亲。

“怎么回事???”

“来抓三日月的吗?”

石切丸一副并不怎么着急的样子,但是青江在看清来者的首领后差点瘫倒在座椅下。

“混账三条组!!!”

歌仙穿着紧绷绷的警服,一边握着手枪一边带领大量警务人员从车上滚了下来。

“啊咧?警察?勇气可嘉啊。”

随着三日月的示意,早就严阵以待的黑帮成员们也纷纷掏出了家伙。

“敢在我弟弟的大日子里闹事,光是你们的命可不够赔呢。”

“废话少说受死吧!今天就用你们的性命为我家青江殉葬!!!”

“怎么?冲着青江来的?啊等一下你不就是那个被袭胸的条子吗?原来是想打击报复?别想了青江已经有石切丸了,他的胸肌比你强一百倍。”

“没想到你让自己弟弟接近青江是出于这种打算!亏我还以为你弟弟查不到案底可能是个老实人,居然趁着我们的松懈下此毒手……可恶啊!青江我对不起你!干掉这群人我就以死谢罪!!”

“你们俩有好好听对方说话吗?!为什么身为旁观者的我一句也听不懂?!”

拼着最后一口气从车里爬出来的青江挡在了两波人中间。

“歌仙你什么意思??我死了???”

“啊……恍惚之间好像看见了青江的灵魂……”

“脑子坏了就回家睡清醒点再来啊!谁说我死了?!”

“哎难道你没死吗?你都失联那么久了啊不管怎么发邮件都不回……昨天晚上宗三去你家结果只看到几个箱子,大家都以为你被分尸了……”

“他都到我家去了就不能把箱子打开来看看吗?!不过我要谢谢你啊歌仙……你们是一听到我死了就立刻行动了吗……”

顶着如芒在背的压力,青江在处理完了歌仙这边后才敢回头对上三日月冰冷的表情。

“哈……真是没想到呢青江君,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三日月的眼睛微微眯着,让人不由得感到恶寒。

“我低估你了……”

“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辩解什么……”

“骚扰了男同事还能继续在警察局工作,真是好手段啊!怎么办到的?”

“出乎你意料的是这件事吗!?”

“啊啊……我也有失策的一天呢。”

三日月摆摆手,属下们立刻抬起了手枪,而歌仙一方也不甘示弱,纷纷进行了瞄准。

“都到这个地步了,不打一架也说不过去吧?”

“等着进监狱吧三条老贼!”

“喂喂喂你们……”

虽然此前青江一直期待着三条被端掉的一天,但是现在……

现在,实在不是个好时机。

拜托啊,别在石切丸面前……

至少也不要在他的面前……

就在刚才,他的卧底身份被爆了个一干二净,如同被剥去了全部的衣服一样,他的形象在石切丸面前彻底破碎,散落成齑粉。

“…………”

青江绝望的回过头,发现石切丸也正看着他。

他们俩一直是这样,默默的,默默的,用眼睛专注的追着另一方的身影。

原来不止石切丸是这样,我也是这样啊……

他很想再笑一次,但嘴角怎么都上不去,身后战事一触即发,面前所爱也即将……

“你不走吗?”

眼睛被蒙住了。

“哎?”

“青江不走吗?围观很危险的吧?”

男人捂着他的眼睛,将他抱上了车。

“走吧,再不走的话,到神奈川又要晚上了。”

“你不管你哥了?啊不对,你没搞明白状况吗我是卧底啊,我害了你们三条组……”

“放心吧三日月没那么容易被搞死。”

“这……”

“而且,青江是警局的卧底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没犯法啊。”

“不是,但是三日月他……”

“他的生意从来都跟我没关系。”

关车门前,石切丸远远的跟三日月打了声招呼。

“老样子,一会儿在车上给你做祝祷啊。”

“好,多谢了。”

“别欺负青江的朋友。”

“放心,随便玩玩而已。”

“嗯。”

关上车门后,石切丸摸了摸青江的头发。

“听见了吗?所以放心吧。”

“不不不这完全放心不了啊好嘛?!!”

你们在干什么?过家家?

石切丸伸出两根手指,一左一右按着青江的嘴角抬了上去。

“青江还是笑起来更漂亮哦~”

“…………”

“好了,接下来是祝祷的时间。”

男人拍拍手,从包包里掏出了御币。

最后还是等入夜深了才到达的目的地,青江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路上车仿佛开的特别的慢,搞得他听着石切丸念诵的声音就睡了过去。

醒来时,歌仙刚刚好给他打了电话。

“完全打不过啊……我还算好,那群新手根本不是训练有素的黑帮对手,别说抓人了连三日月宗近一根头发都没碰到。”

“……哦。”

“不过万幸我们也没啥损失。”

“……哦。”

“你很生气吗青江?都不肯跟我说话。”

“你觉得呢???”

我被你坑得还不够惨吗?

“咳咳……可是我一听说你出事就立刻带人来啦!都为你抗命了!”

“哇太感动了歌仙,那么请问你什么时候被革职呢?”

“革职不会的啦,这辈子都不会了,三条没把这件事闹大,老头子也想保晚节,所以大家全当无事发生过。”

“很好,我会去举报你们徇私枉法加渎职,等着吧。”

挂掉了电话,青江看了看守在一边等他下车的石切丸。

“到了吗?”

“嗯,这里就是我工作的神社。”

宁静肃穆的神社看起来不大,但是五脏俱全,该有的都有,即便很久没有住人,鸟居下的石板路也是一尘不染。

“看来还是有参拜客来过的,钱箱里的钱变多了。”

向里走了几步,石切丸捧起钱箱摇了摇。

“怎么样?是不是比你想的小了很多?”

“比起神社,我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你的事。”

“哦呀,我的荣幸。”

“我说你啊……”

“还在觉得不可思议吗?但我跟三日月他们就是这样的相处模式啊。”

说好的不插手就是完全不插手,他那里发生了什么事,遇见了什么人与我无关,我只在意自己的所遇所求。

“青江就算在三日月那里变成通缉犯也不要紧,他是不会来我这里抓人的。”

“如果我害死了你大哥,你就不可能这么淡定的跟我说话了吧?”

“要是真有可以害死三日月的存在,我倒想看看呢。”

钱箱后面就是注连绳,石切丸摇了一下后恭谨的鞠了个躬,然后示意青江也做同样的动作。

“他可不是一个区警局就能撼动的,不过青江的卧底工作做的真好,难得看到三日月震惊的表情。”

“这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他向来都习惯把所有的一切掌握在手里,但是我不喜欢那种感觉,所以离开了他,现在青江也是了。”

等到青江也鞠躬结束,石切丸这次挽起了他的手。

“我就说过吧,我们俩是一样的,青江不适合那样的生活,我也是,所以……”

可否与我在这神社中度过此生呢?

“……这种氛围下也没法拒绝吧?”

果然是个爱犯规的家伙。

“这是同意了?”

“别逼我说那么清楚啊……”

话虽如此,青江还是渐渐偎依了上去。

有了依靠的感觉,很温暖。

“呐,把你准备的衣服送我吧。”

“你愿意穿吗?”

“反正也不得不穿了吧?”

“哈哈,是呢。”

来到房间,石切丸郑重的从背包中取出了那套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衣服。

“试试看吧,一定很合你。”

“嘛,毕竟是你亲自量的尺寸呢,怎么样?我不小吧?我是说体型哦~”

带着一点羞涩和一点甜蜜,青江一点一点解开了那个包裹,捧起了通往幸福的……

“哎?”

等一下,好像不太对。

包裹里面装着的是一套白绔红裙的巫女服。

“这啥?”

“巫女服啊,如何?和风款很神秘吧。”

“为啥给我这个?”

“我的神社里还缺个巫女,青江这么漂亮,一定没问题的~”

“你缺的就只是巫女吗?!”

把我的白无垢交出来!!

青江捧着裙子就扔到了男人的脸上,一副气势汹汹不给说法就离家出走的架势。

不过貌似,他已经走不了呢。





评论(12)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