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躺平中,更新不定期哦╮( ̄▽ ̄)╭

【石青】命定如此之事

久违的石青小甜饼~

因为是无脑甜所以就不要追究逻辑了……


许下愿望的话,神明真的可以听见吗?

对于这个问题,他听到过很多次,也回答了很多次,那些迷茫的,将全部希冀寄托于神灵的人类期盼着他的答案,但是石切丸大多数时候只会微笑着说一句:

“谁知道呢。”

人间生灵何其万千,而神明身在何方,又有谁能说得清楚。

“不过,如果连祈祷都不试一下的话,那可真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哦?”

他从不给予过分肯定的答案,是非轻重全交由信徒们自行判断,或许对于一个神官来说,这样的言行有些小小的失职,但是石切丸总觉得,这是信徒们应有的权利。

不是被神官巫女引导,而是自发的对着注连绳投掷硬币,双手合在胸前闭上眼睛,用尽全力做好每一个虔诚的动作,许下每一个重要而真切的愿望。

那样的人类看起来渺小,祈求垂怜的样子也低微的如同尘埃,但与此同时,哪怕只是远远的看着,石切丸都能感觉到他们的执念和诚意。想着这样才对的神官,就这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站在神社之中,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他所隶属的神社很小很小,但前来参拜的客人很多很多,两个年轻的巫女有时忙不过来,他还会跑去帮着卖一些御守。

“听说现在流行在御守上留刺绣啊……要不要秀几个花样呢?”

神社百年来都没变更过御守式样了,石切丸坐在小摊边上,想着该换个什么样的颜色和纹路才好。体型高大的神主就算坐着也有不小的一团,远看就像个大大的艾草团子,在这夕阳西下,晚来秋凉之际,突然有什么硬硬的东西砸到了他的头上。

“咦?”

他刚刚疑惑了一声,脑袋上就接二连三的传来了被砸的感觉,神官大人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先是看到散落一地的铜钱币,再一抬头就是毫无疑问的犯罪嫌疑人,穿着深绿和服的小少爷手里还攒着几枚作案工具,正不遗余力的想要把硬币丢到神官的身上来。

“你在干嘛?”

石切丸有点傻眼,他做神官十几年,就算偶尔有点小偷懒或者是说话不过心,但周围的人都对他敬意礼待,从来没遭遇过这样的恶劣行径。

“许愿啊~”

不知哪家的贵公子笑着说完,终于将最后一枚钱币也扔了出去,石切丸略微歪了下脑袋,躲过最后一击后对方还不满意的撇了撇嘴。

“许愿不是这么许的。”

虽然在石切丸心里这形象已经跟熊孩子划上了等号,但是顾客为上,信徒为大,神官大人还是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露出温和的笑脸。

“哎?不是这样的吗???”

而穿成一身绿的小少爷则看起来非常惊讶。

“我错了吗?”

“是的,所谓的祈愿啊……”

“是硬币不对吗?”

“不,跟钱没关系。”

“是硬币的数量太少了吗?”

“不是的,是……”

“是硬币的面额太小了吗?”

“…………”

“还是说我应该直接拿金条过来?”

“行啊有本事你就拿啊。”

有那么一瞬间,石切丸没能绷住脸上的表情,差点把凶狠的虎牙都给露出来。

“哇……”

“咳咳,不、不是的,请听我好好说,许愿跟钱多钱少是没关系的,只是您选择的地点和方式非常有问题,许愿不应该在这里进行我这儿是御守摊子,钱也不应该砸在我身上而是要献给神明大人。”

不知是不是小少爷被他吓到了的缘故,总之这次石切丸没被打断的一口气说完了全部,他努力微笑着拍了拍孩子的肩膀,将不远处的神殿指给他看。

“看见了吗?神明大人就在那里。”

“看见了,神明大人的房间真寒碜。”

“喂???”

“而且啦,我是要许愿哎,许愿的话直接把钱交到神明大人面前不是更快捷吗?”

少年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眼底满满的都是笑意,分不清到底是嘲弄的意味多还是天真的成分多。

“你不是神官吗?帮我把钱直接交给神明大人啦,拜托啦。”

“小小年纪就学着走捷径可是不对的。”

“嗯……分你一半?”

“你还知道行贿???”

不得了啊,大名家的小孩果然不得了。

石切丸连连摆手,将地上的钱全部捡起来后塞回到少年手上,一个都不要。

“祈愿最讲究诚意,像你这样出口不逊神明可是会生气的,到时候别说实现愿望,他不惩罚你就不错了。”

“啧……诚意啊……”

孩子思索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所以说果然还是钱不够?”

“你到底是谁家的孩子?”

石切丸摆出大人的架子,严肃的询问了一下对方,但是少年根本不管他这点少得可怜的威严,只是自顾自的点了点头。

“今天太晚了,还是明天再准备吧~”

“哈?你要准备什么?”

“诚意啊~”

“就说不是你以为的那种意思了!给我虔诚一点啊!”

我都有点想揍你了怎么办!

当然,这句话他也只能想想,真说出口的话那可就不只是问题神官的帽子了,上边搞好不还会调查他的不良记录。万幸的是,少年没再跟他扯钱不钱的话题,而是伸出手指了指石切丸边上的御守摊子。

“这个是护身符?”

“嗯?啊是的,是我们神社的御守。”

“帮我挑一个吧~”

“你想护佑什么呢?”

“姻缘。”

“你几岁?”

“比你想的要大哦,各方面都是~”

眼见神官不知想到了哪方面脸红了起来,他掩着嘴角笑得很是开心,交易完成后非常欢快的甩着小辫儿跑远了。

 

“小秋啊,你昨天有没有看见一个穿着绿衣服,梳着长辫子的男孩子?”

次日清晨,睡眼惺忪的石切丸一边喝米粥,一边询问了一下刚来上班的小巫女。

“绿衣服?长辫子?”

小秋重复了一下石切丸的说法,但是很明显不太想得起来,于是石切丸又详细描述了一遍。

“大概到我下巴那么高,刘海很长把半边的脸都遮住了,不过应该是个很漂亮的孩子。”

“完全没印象,真的有这个人吗?老大您怕不是守摊子守晕头了吧?”

“这……”

“只要是从正门进来的美少年,我全都不可能忘记的!不管头发多长衣服什么色,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节我都能说得出来,您现在的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可能。”

巫女伸出两根手指头,摆到石切丸面前晃了晃。

“一,您看花眼或者是遇了鬼。”

“不可能我清醒得很,而且我碰到他了,他还买了御守呢,不可能是鬼怪。”

“那就是二吧,您认定的美人在我看来相貌平平,实在是记不住。”

“你是想诋毁我的审美观吧?啊对了他昨天来的有点晚,小秋你想,有没有第三种可能呢?”

“什么?”

“你昨天背着我偷偷提前下班了。”

“……哎呀我去帮小春扫地,您吃完了就把碗放水池吧~”

“所以果然是提前下班了??你这家伙!”

“别对女孩子用这种称呼嘛,被外人听到了可就糟糕啦!~”

啊啊……小孩子就是麻烦……

看着小丫头蹦蹦跳跳跑远的身影,石切丸叹了口气,将碗里剩下的早饭全拨拉进嘴里,然后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就这么维持着舒展四肢的姿势走了出去,刚迈出大门一步,他就清楚的听见腰部那里传来了咔嚓作响的声音。

“…………”

“哟~”

向他问好的人很高兴,但石切丸只觉得闪到了腰。

漂亮的小少爷今天换了一件稍微浅点儿的和服,不过标志性的发型和主色调还是没变,向着四肢僵硬的石切丸打过招呼后,对方非常豪迈的扯开了自己和服的衣领。

“哎?你要干嘛???”

“稍等啊我给你看个宝贝~”

“我不看!你到底要干嘛!?给我把衣服穿好啊!”

“向你展示一下我的诚意。”

“就说了住手啊!”

石切丸用手捂住眼睛,然后透过手指缝看见少年从里边的衬衣口袋掏出了一根金条。

 

小孩子,真的很麻烦。

 

而且有钱人家的小孩子,不仅麻烦还讨厌。

 

“你到底几岁?”

“我是成年人。”

成年人才不会做这么幼稚的事。

神官在心里腹诽道。

石切丸今天不用帮小春守御守摊子,他改回了之前的游走习惯,随处看看,扶扶老奶奶,帮帮小妹妹,为香客们答疑解惑等等。只是不管他走到哪里,都甩不掉那个烦人的贵族少爷。

“请问您今天又有什么事?如果要祈愿的话,注连绳和神凳在那边。”

“你不能教我吗?我怕我又弄错了什么步骤,神明大人会找我麻烦啊。”

“啊,是这样啊……”

今天看起来很认真嘛。

于是,不计前嫌的石切丸马上热心起来,他带着信徒前往神凳,将那方方正正的钱箱子指给他看。

“将硬币投进去,然后在心底说出你的愿望。”

“好的。”

小少爷点点头,将手伸进口袋里摸出一枚铜币,用力扔进了钱箱中。

“然后将手放在胸前,认真的……”

没等石切丸的话说完,少爷又将手伸进了袋子里,掏出一枚铜币扔了出去。

“然后……”

又是一枚。

“…………”

叮当,还是没完。

神官沉默的站到了一边,看着少年接连不断的从口袋里摸出钱来砸向神社的木质钱箱,掏完一个口袋还不够,他又把手伸向了另一个口袋,就这么从太阳初升扔到日上三竿,眼看着那两个口袋都干瘪了下去,石切丸舒心的以为终于结束的时候,少年把手伸进和服里,这次摸出了一个更大的钱袋。

“喂?!你还没完没了了??”

“哇,神官大人好凶。”

少年做出受惊的样子,扑闪扑闪的眨着眼睛。

“昨天就想问了,身为神官露出那种混混一样的表情不要紧吗?超吓人的,你该不会是不良组织出身的吧?”

“怎么可能,别给我装可怜,明明就是你先找我麻烦。”

“哪有,我怎么敢找四国最大浪人组织‘神剑组’前首领的麻烦。”

“什么鬼,有这个组织吗?”

“没有,我瞎编的~”

“还说不是找麻烦!”

神官大叔真的生气了,非常生气!

“你到底是谁家的孩子!?你家里难道都不教你礼仪为何物的吗?小小年纪不学好,长大了你是不是要上天??”

“当然有教啊,不过太无聊了所以我都没有学。”

“居然有脸说……就算是有钱人家也不能这么目中无人,目无法纪。”

“我是京极家的,京极贞次,你也可以叫我青江。”

“原来是京极大人家的,失敬失敬……什么的才不对啦,豪族就可以这样散漫无礼吗!?这里又不是你家!”

“说到底我也只是扔了几枚硬币而已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伤天害理了呢石切丸神官?”

“你……算了,你想扔就继续扔吧,恕不奉陪。”

感觉就算再说下去也是对牛弹琴,石切丸非常干脆的扭头就跑。

“哎?等一下,我还有东西没给你呢。”

“还有什么东西?”

神官大叔回头一看,立刻就被明晃晃的金条刺瞎了眼睛。

“……贿赂拒绝,别想用这个羞辱我!”

“这怎么能叫羞辱呢?哎你不要吗?”

“不要谢谢!”

“等一下啦,别走啦。”

不管石切丸努力走得多快,贵族人家的孩子都紧追不放,明明体型差了那么多,跑的却比他还快,简直没有天理。

“真的不要吗?你不喜欢吗?”

“不喜欢,一点也不喜欢。”

青江拽住他的袖子,迫使他停在原地后锲而不舍的把那块金子递给了他。

“我的一点心意嘛,谢谢你昨天卖御守给我,今天还这么热心的陪我。”

“你要是想表示谢意的话我接受,但是礼物不要。还有别扯我袖子了,这让其他信徒看到了成何体统。”

“好吧……不要就不要啦。”

对方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当着石切丸的面撕掉了那层金光灿灿的包装纸。

“…………”

“没想到你会不喜欢呢,我觉得凭川屋家的羊羹很好吃啊,量还特别足。”

“羊羹?”

“对啊,没完全煮烂的红豆粒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哎~”

“为什么要在羊羹上面包这么烂俗的包装纸?”

“因为我喜欢这种风格啊~你没看出来吗。”

“没看出来,但是我看出来了另外一点。”

神官终于褪下了全部的伪装,看着少年露出了凶恶的表情。

你就是想戏弄我,绝对的!

 

“老大,我今天看见您说的那个绿衣服绿长发的美少年了,早上的时候居然质疑您的审美,非常抱歉!”

下午下班的时候,换回常服的小秋特意找到石切丸,围着他不停的转。

“不过我可以问一下吗?为什么您会拎着他的领子把他丢出去呢?”

“无可奉告。”

“唉……那,他是哪家的公子呀?”

“京极家的,跟你天差地别。”

“唉……那您觉得我现在辞掉工作去京极家应聘女官还有希望吗?”

“没有,而且辞工作是不可能的,你忘了吗,咱们三个可是签了工作合同的,全在政府手里捏着呢,你想进监狱吗?”

“也是哦,签了卖身契了。”

“别说这么难听,乖。”

石切丸摸了摸巫女的脑袋。

“你觉得那家伙长得很好看是吗?”

“嗯!”

“等你再长大一点就知道了,男人啊,是不可以光看表面的。”

“我知道啊,可是他不仅有外表,身世家境都非常不错啊。”

“哦,那你觉得一个家境卓越家世优渥脸还好看的公子哥儿到底为什么会被我拎着领子丢出去呢???”

“因为老大您人品有问题?”

“哈!?为什么是我人品有问题???”

“因为您以前是混……我错了,明天见!!!”

赶在石切丸变脸以前,小巫女一溜烟跑出了神殿,拽住前来找她的小春姑娘一起,再见都不说就回家了。

 

之前就说过了,这间神社很小,需要的人手总共也只有三个,石切丸在来这儿之前就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夜间留守正好给了他一个住宿的地方,小春和小秋都还未出阁,自然不可能跟他一个大男人同住神社,所以一到落日就会归家,与市区里的父母同住一起。

石切丸已经很久都没去过市区了,他的活动范围非常小,甚至连神社的大门都没出过几次。听说市区里有各种各样的点心店,其中凭川屋的纸袋他在神社都见过好几次,船饼,和果子和羊羹,什么都有。青江今天手里拿着的那块方方正正的羊羹让他心痒难耐,就算是夜半就寝了也无法将之从脑海中挥散出去。

“唉……要不明天叫小秋给我买一份?”

可是,他并不清楚凭川屋的糕点价位是多少,会在神社中吃这种点心的人大多衣着光鲜,所以想来应该不便宜,生活节俭的贫苦神官怎么也下不了这个决心,不过说到钱……

今天那个让人生气的家伙往钱箱里扔了多少硬币啊?

上一次清理钱箱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这次估计差不多要满了吧?

想到这里,本就没多少睡意的石切丸从床上爬了起来,套上外着准备去钱箱那儿看一下情况,但是才走到半路他就察觉到了不详的气息。

有其他人在,并且不止一个。

空气中传来生人的气味,陆陆续续的重叠在一起随风而动,石切丸非常不喜欢这样的麻烦事,所以一般来讲遇上了就是速战速决。

“偷神明大人的钱可是会折寿的。”

他看着围绕在钱箱周围的几个黑影说到。

“这些可是信徒们为了实现愿望才投下的硬币,虽然今天来了个很明显闹着玩的……不过依然是寄托了大家信念的东西,就这么随便拿走不大好吧?”

他说一句,就前进一步,只是简单披着外套身穿睡衣的神官看起来可能没太大的震慑力,所以黑影们没一个在乎他的,略微停顿了一会就继续撬箱子。看着这不听劝的行为,石切丸只能无奈的摇头,还有叹息。

等到叹气完了,石切丸便理直气壮的伸出手去,揪住其中一个家伙的脑袋看都不看直接徒手丢到了围墙对面。

我劝过了啊,是你们自己不肯走的。

他已经很久都没有打过架,再加上是夜间战斗,这对石切丸的视力来讲也有点不适,不过他是孤身一人,所以也不用管那么多,待到一个就是一顿暴揍。偶尔就着月色还能看到零星两点的白色闪光,那是敌方的刀剑无疑。于是,一边在心里想着现在就连偷钱都这么猖狂了啊,神官大人一边不费吹风之力的握住刀刃,侧向一个用力就崩坏了刀身。

噫……现在的武器质量真差。

还有,现在的小毛贼也挺不经打的。

 

“您受伤了?!”

次日一早,小春还在烧饭的时候就发现了石切丸手上的刀口,经过一夜已经结痂,不过巫女还是紧张的去取了绷带和药品,打算给他彻底的处理一下。

“发生什么事了?您跟人打架了?”

“昨天晚上有几个贼溜了进来,想要偷钱箱。”

“天呐简直是丧尽天良,居然跑来偷神明大人的钱,不怕被诅咒吗?”

急匆匆跑回来的小秋一进门也听到了这诧异的消息。

“逮到活口了没啊?我们报官吧老大。”

“没逮到,他们跑得特别快,我也没下重手,教训一下就行了。”

“打重一点啦,不好好教训的话下次肯定还会再犯的。”

“事不过三,第一次而已,但愿他们接下来可以向善而行吧……话说你刚刚跑那么快干什么?”

“哦对,都是因为老大受伤的事实太有冲击性了所以我给忘了啦,官府来人了。”

“啊?他们怎么突然来了?”

虽然神社在官府的管辖之下,不过长久以来他们都对这里持放任态度,反正只是给城民们一个信仰罢了,无所谓规矩约束,也不指望他们能赚什么钱。石切丸把裹好绷带的手藏进袖子里,带着两个巫女前往大门迎接上级。

“有说是来做什么的吗?”

“没说哎,不过我觉得他们确实是想来做点什么的样子。”

“哈?”

石切丸没想通小秋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等他跑到了门口,放眼这么一看,那就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京极家的二公子,青江贞次大人。”

“早上好啊~”

已经连续骚扰了他两天的贵族少爷站在政府官员的身后,一看到石切丸就高兴的挥起了手。

“嗯嗯,早上好~”

因为有上司在,所以石切丸也非常温柔的回复了一个可爱的微笑表情。

“这位公子有什么事吗?是要驱邪呢,超度呢,还是下咒呢?”

“都不是,是来进行移交手续的。”

一边的政府官员不知道有没有看出他们之间的紧张氛围,总之非常适时的打断了石切丸的话。

“从今天起,这家神社的所有权从我等转移到京极家,也就是青江大人这里,今后他就是你们的新上司。”

“啊!?你卖了我们?!”

“话别说这么难听好吗石切君,不过就是换个上司而已,你继续做你的神官不会有什么区别的。你看你的手下,她们俩就很高兴呢。”

听到这话的石切丸立刻回过头去狠狠的瞪了一眼巫女们,两个姑娘立刻停止了和青江的眉来眼去,摆正姿态听候差遣。

“总之,记得要听青江大人的话。”

“还说没卖我们!?”

他就算抗议了也没有效果,官府大佬们就像丢烂摊子一样,将他们放手甩给青江后就跑没了影儿,现在是清晨,太阳都没升起来,天际那微微的泛红完全暖不到人,更暖不到心。

然后,石切丸被青江用手指戳了一下,顿时抖得像掉进了冰窟里。

“你到底想干嘛??”

“哦是这样的,其实你昨天的那番话启发到了我。”

“什么话?”

“你说这里不是我家所以不能为所欲为啊,我觉得你说的非常有道理。”

青江点点头,极近的距离下石切丸这才看清他的眼睛还是异色瞳,很是好看。

“所以我就叫老爷子把你们这儿买下来了,现在这儿就是我家了,我想待多久就待多久,某个暴力神官没理由再把我丢出去了吧?”

“我道歉行吗?我为我昨天说的话道歉行吗?您行行好把我们还给政府行吗???”

“不行。”

小少爷这次还理直气壮的带了手下,完全不害怕高出他一个脑袋的可怜神官。

“把这些搬进去,一会儿有用的。”

“这些都是啥???”

石切丸看着那一个个的黑箱子,觉得浑身上下又冷了好几度。

“道具啊,我之前不是来跟神明大人求姻缘了吗?但是过了这么久愿望都没实现呢,我觉得他老人家可能是太忙了没在意到我,所以我打算这次做得显眼一点,显眼到足够能让他发现我。”

“你就不考虑一下是你太不敬所以他懒得理你吗?”

“他敢,我明天就把这所神社的本尊换成我家老爷子。”

“京极大人还活着吧??你这是要一下子得罪两个的节奏吗??”

“哎呀~你担心我吗~”

“不……”

我比较担心这家神社的未来。

“今天闭社一天,把门堵上不准人进来哦。”

“喂?你凭什么剥夺人家的朝拜权利啊?”

“因为现在这里是我家咯,我给你做了新的神官服,要试一下吗?”

“不要,谢谢。”

“你再说一遍。”

“…………”

石切丸在心里默默的将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念了有十来遍,然后接过了青江递给他的黑色新服。

 

“小秋,小春,这衣服虽然挺合身的但是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啊,这真的是神官的衣服吗?”

“挺好看的啊老大,您穿这种正装意外的还挺好看。”

“一会别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叫我老大,他们真把我当混混了怎么办?”

“好的老大,知道了老大。”

“第一次见您穿这种式样的衣服,很好呢。”

就连原本沉默寡言的小春都开口夸赞了他,看来青江给他的衣服确实不错,但这依然没有打消石切丸的疑虑。

“我没见过这种狩衣式样,而且为什么没有冠帽?是没有准备吗?那我要不要带着之前的冠帽出去?”

“不用吧,这种衣服不需要带帽子,我觉得您现在这样就挺好的了。”

小春伸手给他理了理胸前的白球球。

“好吧,既然小春都这么说了……那我就这样出去了。”

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石切丸提起裤脚站了起来,鼓起勇气冲了出去。

然后刚一开门他就怂了。

“我去啊!!!小春!小秋!!”

不仅连混混才会说的感叹词都飚了出来,还非常没出息的向两位巫女求救了。

“那家伙穿了白无垢啊!怎么办!?”

“那就……成亲吧?”

“嗯,成亲啦。”

“才不要咧!你们到底是谁的手下?!”

“青江大人的啊。”

“现在应该算是青江大人的了吧……”

“…………”

前后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他就被亲手带起来的下属给背叛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

石切丸非常别扭的穿着新郎装,和打扮得跟新娘一样的青江四目相对。

“是因为这样啦,我不是跟你们家神明求姻缘了吗。”

“是。”

“然后求姻缘嘛,肯定是奔着结婚去的喽。”

“是。”

“所以我现在在结婚。”

“结婚找我干什么啊!?”

“演练一下啊,这样不仅能提醒没眼色的神明大人注意到我,还能提前预习一下流程,免得等到了真结婚的那天不知所措。”

“你说的真有道理,但是结婚那天你应该当新郎而不是当新娘吧???”

“啊啦……”

青江睁大眼睛,面露欣喜的点了点头。

“没错呢没错呢,你提醒到我了,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换一下吧。”

“啊?”

“放心好了,我准备的超级充分。”

“啊??”

坐在他面前的青江打了个响指,立刻就有两个属下给他送来崭新的新郎服,一看就比石切丸穿的小了两号。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是吗?那要不要做个祈祷呢?”

下一秒,比青江那身大了两号的白无垢就送到了他的手上。

 

石切丸思前想后,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招惹到了那位少爷。他明明前两天的时候还只是一个普通的神官,吃着政府的饭活的逍遥自在,结果现在沦为了私人贵族家的可怜职员,穿着白无垢上班还要跟人家行夫妻礼,从来没听说过神官还需要负责角色扮演这种事。

更可怕的是,行完了夫妻礼还不算完。

“你现在又想做什么?”

“嗯……有点想睡觉。”

“那就睡啊!”

换回了常服的石切丸将白无垢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回你家睡去!你别告诉我你还想在神社留宿!”

“在神社留宿不行吗?现在这儿也算是我家嘛。”

“那也别睡在我房间啊!”

“还有别的地方可以睡吗?这儿那么小。”

“有本事你就扩建啊,反正这里是你家。”

“可以啊,在周围多圈点地盖个几间大房子怎么样?最好有书房卧室和客厅,外面还要有小花园~”

“你在建新婚用房?”

“嗯,被你看出来了。”

“我可以辞职吗?”

反正你们家不是政府,我炒你们家鱿鱼应该没什么问题。

“唉……真的要辞职吗?石切丸不做了?不要啦你不在这里就没有意义了。”

“我理解不了你的行为逻辑,我们很熟吗???”

“都成亲了啊。”

“那是陪你玩!我不记得我们俩的关系好到可以住同一间房!不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的话,我绝对不要再陪你闹,有目的就说出来!”

“唔……好啦,我知道啦……”

小少爷终于第一次在他面前服了软,石切丸看着那蔫下来的表情意外的还挺有成就感。就在他昂首挺胸,想着等对方公布答案后要用什么样的方式原谅青江的时候,青江已经下定了决心,目光坚定的说出了他的答案。

“石切丸,关于一见钟情这种事……”

“不信。”

果然还是在胡闹。

神官这次的底气非常足,全然不顾后果的离开了房间,把与他朝夕相伴十多年的小床让给了突然闯入他生活的不速之客。

 

神社确实太小了,除了唯一的一间寝室外,石切丸完全找不到有哪里可以睡。不过还好,神官的身体素质不错,裹紧衣服的话就算在外边撑上一晚应该也不成问题。只是长夜漫漫,坐在台阶上睡又睡不着的石切丸无事可做,只能睁大了眼睛看星空。

啊啊……这份生计他也已经做了十年了。

这十年间他从未再受到过外界侵扰,无拘无束独来独往的度过了那么久的时间,这段日子说不上有多好,但是难得的安稳,石切丸觉得自己就适合这样的生活。如果安宁不在,他实在想不出自己还可以去做些什么。

时光荏苒,业已经年,他早就不小了……

身躯虽然依旧高大,但是肌肉的密度不似往昔,手指久未握刀,指间的厚茧不知何时只剩下了薄薄一层,奔跑的速度更是不及当年……

啊不是,以前貌似也没多快,他是力量型选手。

但反正,身体素质的下降是毋庸置疑的,现在的石切丸,就连风中渗透的气息都很难察觉,迟钝得不行。

咦?等一下,风……

他被晚风吹出了一身冷汗,站起来后立刻跑向了神殿的正殿。

又来了,第二次。

与上次入侵神社的是同一拨人,不过这次的位置改在了更为庄严的正殿之上,其所代表的不敬之意也更加明显,而且匪徒们的目标依然是钱,钱箱空了,他们居然直接找到了正殿里收纳香客钱财的地方,位置准确的让石切丸不由得怀疑是不是小春小秋出卖了他。

但是神社本来就这么点地方,放眼过去一目了然,好像除了正殿也没别的可能了……

“嗯……肆意揣摩他人是不对的呢,我要好好反省。”

神官一边念叨着反省,一边抬起手臂撂倒了两个蒙着脸的窃贼,这次下手明显比上次狠了很多,差不多每一下都能听到骨骼碎裂的声音,但是石切丸依然没有挑对方的致命点进行打击,他依然很收敛,尽可能的争取在放大疼痛感和不给身体造成永久性伤害之间找到平衡。

不过,这份平衡在发现青江也掺和其中后稍微倾斜了一些,虽然看不清楚,但是石切丸非常确信那就是小少爷的身影,贵族小少爷不知怎么被掳走做了肉票,正被为首的那位拽着头发,一把长刀横在颈间,像是要在他的喉咙上舔出血。

“不想我杀了他的话就把刀放……”

“吓!!!”

神殿里的光线真的不太好,从偷窃犯升级成绑架犯的首领根本就没看清楚石切丸在哪里,惯例台词还没喊完就被他一脚踢掉了武器。

“我可没拿刀。”

石切丸接过衣着单薄的青江,估量了一下自己刚刚的脚力后觉得不要补第二下,这才带着受惊的小少爷离开。身后呻吟声一片,石切丸估摸着安定好青江后,他还需要回来点个灯收拾一下残局,万一有谁流了血,拖到第二天早上小秋可就不好拖地了。

但是事不如意,青江像只八爪鱼似的的吸在他的身上,怎么扯都扯不下来。

“别害怕啦已经没事了。”

“呜……我看你不回来,就想去找你,结果……”

“……没事,我现在就在你边上呢。”

看着着实受惊不浅的少年,石切丸也觉得有些心疼了起来,他抱着青江坐在床上,捡起一旁的被子罩好了他,想让他暖和一些。

“你不适合住在这里,这里连个保护你的护卫都没有。”

“嗯,明天我就带佣人和侍卫过来。”

“你就不能选择回家去吗???”

“不能。”

说着,青江反而抱得更紧了,还若有似无的蹭了蹭石切丸的脖子。

“石切丸……好暖啊。”

见他没反应,亲昵似乎更过了一步。

“…………”

颈部痒痒的,还带着温热的气息,从小到大,石切丸还从来没跟谁如此的亲近过。

“而且好厉害,那么多人你都打得过……”

“还好啦,我也有点生气,居然第二次来神社偷东西,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一般的神官好像不可能同时打过那么人哎。”

终于在神官的脖子上留下了足够深的记号,少年这才原形毕露的抬起脸,不怀好意的舔了舔嘴唇。

“所以你果然是前……”

“我不是混混!不准那么说我!”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武士这个头衔可比混混高级多了,对不对?”

“你……”

“我有调查过哦,我对于感兴趣的事物都会好好调查一番的。”

“………………”

“但是失去了主人,没有效忠对象的武士,说实话跟走街串巷的小喽啰也差不多,你真的想一直待在这间神社里做神官吗?”

“……我觉得挺好。”

石切丸抓住青江那只不停在他胸口游走的手,将其扯到了一边。

“别擅自揣摩别人的想法,这是对别人的不敬,虽然我已经不指望从你身上看到礼貌这种积极向上的东西了,但是别来猜我的想法。”

我会生气。

“啊啦……会有多生气?气到要把我一口咬死的地步吗?”

这点威胁根本算不上威胁,甚至在青江看来与调情差不多,他更加紧密的贴到神官的身上,这次伸出双手钩住了他的脖子。

“你说我没礼貌,是吗?那么这次我好好的向你道歉,对不起,石切丸。另外……一些最基本的礼仪我也是懂的哦?”

 

比如说,吃东西前要认真的讲一句——我开动了。

 

“我开动了。”

青江露出尖利的牙齿,金红异色的双瞳闪出诡异的光芒。

 

“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简直乱七八糟啊……”

大清早赶来上班的两个巫女,先是看到了满是血污的神社正殿,继而又找到了寝室中衣衫不整眼圈深黑的神官与老板。

“打架了,而已。”

石切丸虽然衣服凌乱,但是比起边上衣服完全没穿的青江简直正常了太多。

“跟谁打架啊老大……”

“之前偷钱的人又来了,打了他们。然后回到这儿,跟这家伙一直打到你们刚刚来为止。”

“要紧吗……有受伤吗?”

“很好哦小春姑娘,另外我觉得你们俩就算留宿不回家也没事,这位处男神官没救了啦,投怀送抱都不为所动。”

“你再多说一句我就撕烂你的嘴。小秋小春,现在去收拾正殿还来得及吗?”

“放心哦老大,绝对没问题。”

带着小春信誓旦旦离开的小秋,出门后还不忘多嘴一句。

“趁着这段时间你们俩好好打理一下,应该也是来得及的哦~”

“……这点不用你说也知道。”

 

经过了一天的闭社后,神社今日的人流量大了很多,人们熙熙攘攘的前来祭拜,跟熟悉的神官巫女一一招呼,甚至看见青江也大多温和的问了声好。

虽然石切丸觉得这家伙一点也配不上信徒们的信任。

但就算他再怎么不满意,少年还是光明正大的以主人的身份住了下来,期间石切丸想过辞职,可是卖身契捏在人家手上,而距离他刑满释放还有好几年的时间,被小秋和小春一劝,他也就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把心爱的床和房间让给霸道不讲理的少爷,自己搬去书房弄了个狭小的简易卧铺。贵公子和相比起来更像不良少女的小秋很快打成了一片,吓得石切丸都不敢多和小秋说话,生怕巫女哪天抵不过利益诱惑就将他的底细全招了出去。

“小秋哪有你说的那么糟糕,人家清清白白正经人家的姑娘,凭什么要被你恶意揣摩啊,这是不敬哎神官大人。”

“是吗……”

“是啊,羊羹要吃吗?凭川屋的哦。”

“她真的什么都没跟你招吗?!”

不过,羊羹他还是吃了,而且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吃一百倍。

某天早晨,石切丸黑着眼圈去叫青江起床的时候,意外发现小少爷不在床上。被吓得顿时清醒的石切丸以为青江遭遇了不测,跑遍神社的每个角落后终于在厨房发现了线索,凭川屋的羊羹被完整的放在盘子里,下面压着一张小纸条。

[老爷子叫我回家去,这几天别想我哦~]

看来不是绑架,只是单纯的回家探亲。

石切丸松了口气,将羊羹分成两份以后吃起了自己的那份,他坐在厨房里,从太阳初升一直吃到日上三竿,结果发现不仅青江不见了,就连小春小秋还有参拜客都没了。

这实在太不同寻常了,神官有些紧张,但是又不清楚自己该去做什么,要出门吗?他已经很久都没出过门,根本认不清路和街道,也说不出小春和小秋的家在哪里。

可是不出去不行……

连同小春小秋的那份点心也一并吃完以后,石切丸终于受不了了,他蹒跚着从神社跑出来,想着先到山下去找几户人家问问,结果跑到半路终于看见了那两个熟悉的身影,小春小秋奔跑着来到他面前时,石切丸差点禁不住抱着她们俩转几个圈圈。

不过圈圈没转成,因为小秋抢在他有所行动前开口了。

“青江大人有过来吗?”

“哎?”

“他在不在???”

“不在。”

石切丸给出的是否定答案,而两位巫女的表情一下子凝重了。

“京极家出事了,有人造反……”

“什么???”

“现在大家要么躲在家里,要么就暂时出城去避风头了,京极家太大,听说是连政府都被牵扯了进去,还有人看见了京极家长子的军队。”

…………

长子,次子,权势之家似乎从来不缺这些争斗之事,石切丸这才惊觉,他与青江相处得太过轻松,以至于从来没考虑过这点。

“他说他父亲传召他回去……”

“一定是陷阱啦老大!!!”

小秋急得拽住了他的衣服。

“青江大人一定是被骗了,他那个哥哥一定是想借机会杀掉他啦!他……”

不等巫女说完,神官就跌跌撞撞的跑向了市中,然后没走几步又折了回来,用尽最快的速度冲到神社的注连绳那里,抽出藏在绳结后面的大太刀就跑。

“你们也回家去。”

他想把跟过来的两个小巫女推走,但是少女们一脸疑惑的样子。

“回去?为什么?”

“有人守着比较好吧?万一青江大人回来呢?”

“也有可能先来的是敌人呢?”

“那就来喽,放心啦老大。”

小秋拉着小春的手,看着他笑了起来。

“我们可是您带出来的巫女啊,虽然共事时间不多,但这点小事情都解决不了的话,不是砸了您的招牌吗?”

“……也是呢。”

你们都是我带出来的啊。

 

从神社到京极家的路并不算远,而且因为京极家的楼最高,地盘最大,也避免了他跑错路的风险,因此石切丸跑个小半天就到了。

城内果然是乱了,而且乱的一塌糊涂。

石切丸恍惚间觉得看到了自己的过往,他抽出大太刀,站在那家豪族的门口,以雷霆万钧之势挥舞着他的旧武,只一击就砍掉了一排的普通刀剑们。

“现在的武器质量真的很糟糕。”

刀不沾血,却将握他的神官渲染成了神明坐下的使节,石切丸犹如天降之兵,冷颜冷语之间就将敌人们逼退了一大截,为首的那个更是吓得丢掉了武器。

“……你好像有点眼熟?”

神明质问着,疑惑着,接着不等对方战战兢兢地做出回答就想到了因果。

“哦……来我神社打过两次招呼的就是你吧?!”

万事,可一可二不可再三!

这是第三次,你完蛋了!

将多年来的涵养和温和全部抛到脑后,丢弃了一切禁锢的石切丸实力可怕自不用说,他抱着将敌人杀戮殆尽的觉悟冲开一条血路,刀刃近在咫尺,敌人眼底的恐惧也清晰可见,不过,在石切丸将那一刀挥舞到底以前,有个熟悉的声音中止了他的进攻。

“哎呀哎呀……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出什么意外了呢。”

他想找的那个人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他的视野里,绿色长发一如既往的扎在脑后,双瞳异色且妖冶,如果说石切丸是神明客兵,那青江就是群妖之首,他们彼此相异,却又致命的吸引着对方。

“青江你……没事?”

“没事,在你到来之前都是一帆风顺呢,不过你能来我也很开心哦石切丸~”

石切丸大致思考了一下这番话的意思,然后又看了看周围一圈收起武器的剑客,最后将目光投向了青江。

“你们家不是有人造反吗?”

“是啊,不好意思呢我就是那个造反的人。”

“这……但是有人看到你哥的军队了啊。”

“嗯嗯我跟你说啊那个才是最精彩的一环呢,看起来是我哥的军队对吧?但实际上呢,他们早就是我的人了啊哈哈哈我哥刚刚的表情就跟你现在的一模一样哦!~”

“…………”

“啊啊啊不过你肯过来找我我超高兴的,虽然看起来你把我的首席护卫吓得不清呢,他已经被你摔过两次了,基本上现在一听到你的名字就会打啰嗦。”

“你的人?”

“对啊。”

“那之前在神社里怎么回事?”

“他们帮我找东西,我见钱箱子空了就带他们去正殿找了啊。嘛……现在我哥已经解决掉了所以说出来也不怕隔墙有耳啦。”

青江欢快的蹦到了石切丸的面前,而周围的手下们已经非常听话的散去收拾善后了。

“其实,我那天扔硬币扔得太开心,一边扔一边观察石切丸的表情结果把老头子给我的家主徽章也扔进去了,一不小心就玩脱了呢,哎嘿~”

“所以,全部是你的人?”

“对啊~”

“你还假装被绑架让我救你?”

“那个时候……没办法啦。”

“我很认真的跟你说,我现在……”

超生气的!

气到脸色都发红的神官恶狠狠的把刀往地上一丢,发狠要走,结果因为刀刃太大韧度太高弹了回来,刀柄不偏不倚了砸中青江的脑门儿,害的他又跑回来多看了两眼。

“啊……这是我今天受得最重的伤了。”

“意外而已我是不会道歉的。”

虽然已经错过了最佳的离去时机,不过石切丸还是气呼呼的要走,想也知道,没走两步他就被青江拽住了袖子。

“别生气啦,我全部交代哦?”

“抱歉,我不会再相信你了。”

“之前说的一见钟情是骗你的。”

“是吗我就知道,我一点都没相信,一点都没有!”

“我是先查到了你的身世,觉得这么厉害的人应该可以好好利用,然后发现你居然就在离我家不远的神社当神官,所以特意来找你的。结果发现你这完全就是资料欺诈,跟纸上记载的一点也不同,说你凶狠恶毒,结果拿硬币扔你都要好几下才能反应过来,太可爱了啦,忍不住就想再多陪你一会儿。”

“…………”

“刚开始的时候确实只是这样,但是啊……”

青江从背后抱住了他,紧紧的不愿松开。

“我真的有非常认真的在许愿哦?”

每扔一次硬币,我就看着你的脸在心里把愿望重复一遍。

“你说,我这么虔诚,神明一定会听到的吧?我可是连家主证明都扔进去了,相当于把京极家都送给他当聘礼了哦?问他要个神官,他不会舍不得吧~”

“……谁知道啊。”

不论是脸颊还是心都热得发烫,想要掰开对方的手,石切丸却在低下头的时候看见了青江手中握着的御守。


祈求姻缘,愿结安好,寓意如此的护身符上有着神社几百年来不变的纹路和刺绣花样。


“……下次设计个新的吧?”

“嗯?什么?”

青江把脸埋在他的背上问。

“我想给御守换个花样,感觉……”

 

你们家的家徽就很好看呢。

 

 

评论(15)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