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躺平中,更新不定期哦╮( ̄▽ ̄)╭

刀剑万事屋37:因为我是物吉贞宗啊~

非常艰难的写完了……已经不记得最开始那五千多字是啥样,凑合一下吧_(:3」∠❀)_


物吉贞宗,象征着幸运与吉祥的胁差,在曾经的主人德川家中被推崇备至,据说只要将他带在身边就能有接连不断的好运降临。

传说如此,事实如何不得而知,但是至少,物吉的现任主人审神者,自从时间朔行军被清除以后就接二连三的遭遇厄运。

“唉……是我的问题吗?”

对此,物吉也曾迷茫过,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有吃白菜吃到怀疑刃生的一天。

“不是你的错啦,我觉得主上会走到今天这步全是她自找的。”

同族的太鼓钟这样安慰他。

“就算兄弟你再怎么能招好运,如果主人一天到晚待在长谷部大人的大腿上哪儿都不去,不是照样没用吗?”

“是这样吗?”

“绝对的啦!”

“……嗯!”

看着小短刀真挚的面容,小胁差也微笑了起来,充满的自信的点了点头。

嗯,就是这样呢,名为物吉的刀是不可能带来不幸的!

“鹤丸大人你还好吗?手臂有没有特别疼?”

“嘛……还好吧,至少腿还能走路。”

翅膀上打了绷带的鹤丸国永跌跌撞撞的跟在两位少年模样的付丧神后面,让周围旁观的路人们完全搞不清楚到底是谁在监护谁。

“还好就好,唉,真是太不幸了啦。”

“哈哈,没事的物吉,不用为我担……”

“一期大人只是普普通通的出来散个步而已,居然都能被你用石头砸到脑袋,太不幸了。”

“原来你是在关心他吗……”

“话说起来,这样不幸的事,我今天早上见了很多。”

物吉抱着快递箱子一边走,一边在太鼓钟与鹤丸有些好奇的视线中说了起来。

“睡醒以后我出门散步,在走廊上走了一会儿后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似乎是因为冬景的雪太大了,潮气渗入把木板涨起来了。”

“哇……那一定很痛吧?”

“我没关系啊,比较糟糕的是走廊的地板,变得破破烂烂的,可是我也不会修,只能先去主公那里报备了一下。”

“发生了这种事你介意的居然是地板?”

“因为不痛啦,但是今天早上我摔的还不止那一跤,兄弟你应该记得的,我后来在厨房碰见你跟光忠大人,想帮忙搬白菜却又摔了一次,还连带着把好多白菜都摔进了水里。”

“啊,那个也无所谓,白菜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爱怎样怎样吧……”

“是啊……白菜什么的就算了,听到你们说可以有其它菜吃了我非常高兴,分开后就想快点把这个消息传递给其它同伴,结果跑太快了没刹住车,在一个拐角那里把小夜给撞了,害他磕伤了膝盖。”

“哦……难怪,我就说他腿上怎么有绷带而且走路那么不稳。”

“出了这样的事,肯定要去找他的哥哥们道歉,宗三大人不在家,只有江雪大人,他很宽容的原谅了我,并且让我不要放在心上。本来这件事到此为止,但是我在离开的时候不小心擦到了他们宿舍的开关。”

“开关……怎么了吗?”

“开关打开的一瞬间房顶上的灯泡就炸了,玻璃碎片全掉了下来。万幸的是,江雪大人的头发在开灯的瞬间就膨了起来,轻飘飘很大的一团,就算插了满头的玻璃片都没受伤,真是太好了呢。”

“这………”

“哈哈,这么听下来,是不是觉得今天全本丸的不幸都被我给撞见了呀?”

“不不不,你等一下物吉,你等一下。”

“什么事鹤丸大人?”

“这不管怎么听下来都只是你一个人的不幸吧???”

鹤丸在艰难的出声以后觉得自己脑壳都要炸了。

“你是得罪了哪路神仙吗?摔跤撞人就算了,炸灯泡这么赶巧的事情都能给你碰上?”

“不会的啦,我是不会不幸的哟,根据我们之前学过的科学原理,左文字家的灯似乎很久没开了,这几天是冬景温度很低,突然受热导致外边的玻璃套承受不住,所以才炸的。”

“我对走进科学什么的没兴趣啊!就算这样……”

“就是这样,我是不可能遇到这么不幸的事情的,对吧兄弟?”

“唔……”

太鼓钟僵硬着,不知该如何回答在这方面迷之自信的物吉。

不过仔细一想,兄弟的信心好像就是他给的,他也确实说不出什么话就是了。

“当然,要是鹤丸大人觉得我不能担此重任……”

物吉微笑着举起了手中的危险物品。

“现在回去换同伴也还来得及啦,毕竟得要你们安心才好。”

“哎?!”

一听到换同伴,鹤丸就觉得浑身上下更痛了起来,他已经为了这个原本不关他事的快递盒子砸了一期挂了彩,现在再回去换个不知道的谁来更加无法想象。

说不定还不如物吉呢。

“不,不用了……”

“真的吗?不要勉强啊?”

“不勉强不勉强,我觉得物吉你挺好的,再说了只是送个东西而已,我们早点把东西送给双小姐然后早点回来买个菜就好!”

“真的吗?你真的这么想吗?”

“当然当然,我用跟你一样的画风发誓,我……”

“哎呀。”

鹤丸的毒誓还没说完,物吉就一脚踩空,从小花园的台阶上摔了下去。只不过,比起因为发生意外而不由自主惊呼一声的物吉,边上的鹤丸和太鼓钟反应更大。

“啊啊啊啊啊啊啊!!!!”

用凄厉二字都不足以形容的惨叫声差点震坏物吉的耳膜,但是胁差用身体护住了怀中的箱子,经过漂亮的翻滚后稳稳落地了。

“放心啦,不小心摔倒然后弄坏重要物品什么的,我是不可能遇到这么不幸的事情的啦~”

“你确定??”

“刚刚鹤丸大人不是都发誓相信我了吗?”

“我我我当然信,但是这里面装着非常容易碎的东西一不小心连我们都会碎得乱七八糟……所以说,物吉啊……”

鹤丸小心翼翼的建议了一下。

“我觉得现在回去让石切丸给你驱个邪什么的应该还来得及……”

“哎?啊不用担心,只是个小意外而已。”

“你的小意外已经从早晨蔓延到现在了啊!”

“那回去换一下?”

“…………”

“接下来绝对不会啦~对不起。”

物吉这次更加谨慎的抱起了箱子,还为自己刚刚的失误道了歉。

“我会小心的,而且没有传来碎片的声音,肯定还没有坏。”

说着他还把箱子贴在耳边重重的摇了两下,回过头信誓旦旦的向又一次吓白了脸的鹤丸和太鼓钟保证。

“走吧,我很少来现世呢,早就想逛一下啦~我记得往前走一个路口就是现代的大型超市,可以买很新鲜的蔬菜对吧~”

“啊不不不,还是先把箱子送了再回来买吃的!”

“可是,去晚了的话质量好又便宜的蔬菜不是会被挑完吗?”

“…………”

好像是这么个理。

“以前光忠大人做的竹笋特别好吃,现在有没有好吃的竹笋呢~”

提到白菜以外的食物就异常兴奋的小胁差,牵着自家兄弟的手蹦蹦跳跳的跑向了商场所在的方向。


“啊……这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啊!!!”

“我就说先回去找石切丸或者太郎大人驱个邪啦!”

从高到矮一字排开的三把刀站在鲜翠欲滴的蔬菜摊旁边,无不例外的发出了不和谐的声音。

“这家的西红柿要600块?西红柿原来是这么贵的食物吗我怎么记得以前光忠大人经常炖罗宋汤给我们喝?”

“就是说!西红柿就算了,为什么现在连豆芽菜都要250一包了?!上次小光带我来的时候明明100元一包!涨了1.5倍!”

“我觉得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鹤丸颤巍巍的伸出手去,抬了一半发现手臂太痛于是改成朝目标方向踢了踢脚。

“你们看见了吗!那堆白菜们!!!”

“看见了……边上的数字是8吗……”

太鼓钟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

“我是不是瞎了……一颗白菜800块?回去以后一定要叫主人帮我手入一下眼睛我的侦查数值出问题了!”

“一定是我们走错了!这里才不是什么平价蔬菜店,这里是精品进口店!!”

“真抱歉啊我们家已经是方圆十里内卖价最便宜的了。”

一边穿着工作服的营业员大妈用嫌弃的眼神的看他们。

“我们老板可是放过话的,要是能找到比我们更便宜的,双倍差价补给你们。”

“但这只是白菜啊!?”

鹤丸又朝着大妈站的方向踢了踢脚。

“我们家里一大堆啊!500块一颗卖给你要不要?要不要??”

“不要,现在上市的都是过冬才收下来的白菜,可甜了,谁知道你们家的是哪个年代采下来的品种。”

“那西红柿为什么这么贵!?明明只是普通的西红柿吃了又不能飘花!”

“飘什么花?完全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还有豆芽菜!凭什么卖250啊买点黄豆回去发一下就出来了!”

“那要买黄豆吗?300一包。”

“…………”

“黄豆还可以做豆腐和豆浆呢,300一包不算贵哦,这都买不起你们可以走人了。”

大约是看透了面前三个孩子的穷困本质,顾客为上的营业员也毫不客气的开始了赶人。

“这段时间的价格就是这样,现在流行素食,你们不要有的是人要。”

“等一下阿姨!我们……”

啪,物吉拍了一下鹤丸的腰。

“姐姐~”

“哎,小弟弟,打折是不可能的。”

“那,姐姐,能不能告诉我们现在最便宜的菜是哪个??”

“现在便宜的好像只有青椒了呢小可爱,喏。”

大妈也学着鹤丸的样子踢了踢脚。

“青椒很便宜了,这么大一包200块。”

“青椒啊……”

“你们有多少钱?2000块?买10包的话可以送你们一包。”

“嗯……可是青椒可以包饺子吗?”

“不知道,随便喽。”

“这样啊,那容我们再考虑一下。”

说着,物吉将那两张珍贵的纸币收了回去,拉着汗涔涔的同伴们出去了。


“这运气超背的!好不容易跟主人要到了钱……”

结果居然赶上食物们集体涨价???

“是啊,居然连白菜都要800块,太不幸了呢鹤丸大人。”

“快点给我意识到是你的问题啊!你真的需要好好的驱一下邪啊!”

“接下来要不去双小姐家附近再看看?”

可惜,物吉依然没听进鹤丸的话,转而把目光投向了太鼓钟。

“不可能的,她住的地方貌似是高级小区,那里连200元一包的青椒都不会有。”

“这下要怎么买够一周的食材呢,好难。”

最向往的事被兜头泼了冷水,这下三把刀的步子都慢了下来,双小姐的家看起来也远得遥遥无期。 

“要不我们退后一步想,多买些糖和酱油之类的调味料?再买些米,做白糖糕也很好吃啊。”

“听起来不错……刚刚没注意大米是多少钱。”

“稻米应该不会贵吧?这种每天都要吃的食物没什么升值空间的啦,放心放心~”

“真的吗?”

“当然。”

物吉甜甜的笑了起来。

“你们从早上到现在已经经历了不少的事了吧?放心,不幸一定已经到底了,接下来就是幸运的开始了!”

“谢谢你能为我们打气,但老实说从现在的你嘴里说出来一点信服力都没有!”

“不要这么没自信啊鹤丸大人,像你这样不幸反而会持续不断的缠上你哦。”

“恐吓我也没用的!我才不会相信呢说到底幸运还是不幸都只是心理作用罢了!”

“但是心理作用有些时候也是很重要的啊。”

走在前方的物吉回过头来,怀中抱着重要的快递盒子。少年身形的付丧神就这么站在夕阳的余晖下,融进橙黄的背景色中看起来神圣不可逼视。

不,其实鹤丸和太鼓钟只是被刺目的太阳光闪到了眼睛。

只是这短暂的失神,下一秒就发生了让他们悔青肠子的事。

一辆白色的面包车正好开过来,目标明确直冲物吉而去,经过的瞬间从敞开的车门中伸出好几只手,抢了物吉怀中的快递盒就死命拽。

“哎?”

小胁差吃了一惊,但是他的力气也不小,怎么说也是当年干过检非的刀,就算突如其来的遭遇了袭击,物吉也不曾有一丝一毫的松手。

最后的直接结果就是,物吉连同快递盒子一起被掳进了车里,抢劫犯们对于多了个人质的事实也没什么不满,车门一关油门一踩就嘟嘟嘟的开走了。

剩下鹤丸和太鼓钟在原地愣了两秒钟。

是实实在在的两秒钟,两把刀甚至能清晰的听见脑壳里有什么东西准确的撞了两声。

“刚刚发生了什么?”

“你兄弟好像不见了。”

“啊是吗……真不幸呢……”

“是啊太不幸了……”

太刀与短刀长叹一声。

“开什么玩笑啊啊啊啊啊啊啊!!!”

夭寿啦!光天化日之下抢劫加抢刀啦!!!!!


而此时,不知来往哪里的面包车上,几个面目狰狞的匪徒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刚刚被他们拽上车的少年。

“哼,小子!”

“是,有什么事吗?”

“不错呀装作这种完全不怕的样子!”

“这……本来就没什么可怕的呀。”

即使遭到了不怀好意的围观,物吉也仍然没放开手中的箱子。

“被绑架或是被抢劫,这么不幸的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哟,真自信呐,但是不好意思了。”

为首的那个抽出一把反着寒光的匕首,凑近后将凉薄的刀刃贴上了物吉的脸颊。

“先不管绑架,抢劫什么的老子是做定了,把你怀里的箱子交出来!听话的话,下个路口就把你丢出去!”

“你们要这个?”

物吉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箱子。

“为什么?”

“明知故问!”

首领跟手下的小弟们得意的笑了起来,笑完以后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我的这双眼睛,可是比蛇还要毒的!”

“蛇的毒液不是都聚集在牙齿那一块吗?”

“说什么呢!没听懂我们的话吗?!从你家那个大人出来的时候开始我们就已经盯上这个箱子了!哼哼……”

匕首在男人手里漂亮的转了个圈。

“这里面……装着价值连城的宝贝吧!?”

“没有啊,只是一点火药而已。”

“骗谁呢!这种东西有什么好紧张的!”

“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那么怕,明明好好拿着的话根本就不会炸啊。”

话虽如此,但是物吉依然没有松手的打算。

“不过,我收到了委托,那就一定要将它顺利的送到对方的手里,这是我的第一次现世任务呢,可不能搞砸了。总之,这里面的东西不值钱。”

硬要说的话是违禁品,危险品,实际价值跟它的重量运费还有糟心程度远不成比例。

“可以的话还请放我下去,太阳都快落山了。”

“小子……”

首领这次改将锋利的刀剑对准了物吉的脸。

“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你想说我的推断错了,我眼瞎吗?!”

“那个……至少蛇的毒液不在眼睛上。”

话音刚落,对方便示威性的出了刀,宛若慢动作回放一样的镜头在物吉眼中缓慢进行着,力度不够,角度也偏,对方应该就是想在他脸上浅浅的划一道当做威胁。不过物吉不想被毁容,但出于礼貌他也没有还手,轻轻一侧就躲过了对方的攻击。

“真的没什么东西,论价值的话可能也就值一筐大白菜,难道你们连白菜也吃不起吗?”

他很想把快递盒扒开来给对方看一下,但又觉得这样做是侵犯了女士的隐私,有点不够绅士。

“你!”

对方扑了个空,顿觉在一众小弟面前丢尽了脸,很快就挥舞着匕首开始了二度进攻。面包车的空间本来就不大,给他们俩这样你来我往的招呼了几个回合,就连车身都禁不住晃了起来。

“别这样,太危险了,万一车子出事怎么办?”

“别吓人了,我的司机可是老手,已经开了很久的车了!”

他话音刚落,整个面包车就震了一下。

“我去!给不给面子啊你怎么开车的!!”

“我不知道啊震感是从顶上传来的……”

司机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无辜,没过一会儿,车顶上陆续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响,动静向前蔓延,最后在前车窗那里停了下来。

男人跟手下们向车头方向望去,只一眼就跟那个倒霉司机一样噤了声。

有张几乎扭曲了的脸,以极近的距离贴在前车窗玻璃上,不知从哪里跳过来的小男孩看起来比人质少年还要小一号,他瞪大了眼睛,握紧手中的短刀扎进了窗玻璃中。

透明玻璃顿时裂成蛛网,碎散渣子洒了司机一脸。

“你干什么?!”

“你们干什么?!土匪!绑架犯!快点放了他!”

“这样做很危险啊小心一……”

敲掉了玻璃的太鼓钟想钻进来,但是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也缓过了神,硬是顶着一头的碎玻璃来了个大幅度摆尾,将小短刀甩到了左侧边的门框上。

“喂?!”

这一下总算让物吉变了脸色,得意洋洋的绑架犯们回过头来,向着他伸出了手。

“东西,交出来!”

“…………”

“别闹了好吗?这种游戏一点也不好玩,我们所有人都扑上来你还会有好日子过吗?!快点!把东西交出来!”

“…………啧。”

“干嘛?!”

“不干嘛,就是突然想起来,好像少了一个。”

“哈?!”

紧接着,面包车又震了一下,不过这次的震源不在车头,而是来自车身的右侧。

“哟!吓到了吗!”

站在一辆红色敞篷车中的鹤丸向着他们踢了踢腿。

“小贞呢?我看他刚刚跳得挺准得啊一下子就蹦到车顶上了。”

“他在左边,轻一点可以吗?我觉得你再这么撞下去可能会伤到他。”

“哎?!”

鹤丸顿时吓得坐回了车中,左边的太鼓钟状况也不算太过糟糕,他反而扣住了车门,正努力贴在车窗上跟绑匪进行角力。

“该死的小鬼!!”

“不管怎么说,绑架和抢劫都是不对的。”

更何况你们还挑错了对象。

“还有,刚才那句话说的不错,这游戏一点也不好玩,我也差不多受够了。”

物吉将快递夹在腋下,空出手来召唤了自己的本体,小胁差一出现就露出了银白的刀身,而将武器对准惊愕的敌人以后,物吉这才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露出天真的表情笑了一下。

“主公好像说过不要拔刀的话,不过这种情况我应该算是正当防卫哦?毕竟面前可都是一些想要咬我喉咙毒死我的蛇呢。而且啊……”

让她发现我不守规矩破坏规则什么的……

我是不可能这么不幸的哦~


最后,在围观群众的惊呼声中,面包车剧烈摇晃着一头撞进路边的小花坛,残掉了半边的零件。太鼓钟早在发现物吉动真格前就跳了车,始作俑者的物吉当然也没受到什么损伤。鹤丸在确认过已无大碍以后,跟跑车的女车主进行了友好的道谢。

“那个姐姐是哪儿来的啊?”

“鹤丸哥手断了跑不了路啦,所以他就站在路边踢了踢脚。”

“然后?”

“然后她就停车了。”

“原来如此,鹤丸大人果然可以靠脸吃饭呢。”

物吉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但是随后看着周围的一片狼藉以及越来越近的警笛声,罕见的叹了口气。

“真麻烦啊……天都已经黑了,但快递还是没能送到双小姐手上。”

“关键是……我们现在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

“是呢……”

“兄弟你偶尔也是会不幸的啊。”

“哎?怪我吗?”

“刚刚被绑架的是你哎……”

不然的话,按部就班的走我们现在至少也快走到双小姐家门口了。

“以前小光也教过我,不可以妄自菲薄但也不能妄自尊大啊,你今天绝对是自信过头了,从任务开始我们就没遇到过好事。”

“啊啦……你也这么认为?”

“事实如此的说……不过,你也不要太过自责了,我还是很相信你的运势的!”

“是吗?那太好了,我也相信着呢!”

贞宗家的小胁差伸手指向前方。

“我就说啦,这么不幸的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哎?!”

站在他们面前的是穿着正装的双小姐。

太鼓钟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而人类女子也很快发现了他俩,面带欣喜款款走来。

“双小姐!!!”

“快递!!!”

“眼里都没有我们吗!?”

正主要不了一秒钟就从物吉的手里抢过了沉重的盒子。

“哦哦哦晚上好啊小钟,物吉~太巧了哎在这里遇到你们!这辆车跟你们有关吗?”

“完全没有。”

贞宗家的两位立刻节奏一致的摇了摇头,双严肃的盯着他们看了一眼,接着很快就笑了起来。

“佐藤君,这两个孩子跟这群家伙一~点关系都没有哦!我这就带他们回去啦,不过边上那个看起来翅膀受伤胡乱勾搭的小白脸你可以处理一下。”

跟下属打过招呼,双姑娘立刻跑路,带着两个小小的孩子离开了是非之地。

“我今天正好去下边视察,顺路坐他们的车回来。”

“居然这么巧……”

“是啊,简直就像小贞你们特意等我一样~谢谢啦,我等这个等好久啦~”

“双小姐为什么……唔……”

“嗯?什么?”

太鼓钟吱唔了一会儿,还是没能把那个问题问出来。

“双小姐为什么要买火药呢?”

“喂?!”

“哎呀,被发现了。”

反倒是物吉问得轻松自在,不过双也没有秘密被戳破的恼火样。

“其实是那个啦,我想试着自己做一下烟花。”

“啊?”

“现在除了庙会,其它地方都是禁放烟花的,卖烟花的铺子也几乎绝迹了,只能自己做啦。”

“那……那你是想……”

“去你们本丸放!”

“好吧,果然呢……”

“总之,你们辛苦啦!这是委托费~”

豪气的公务员小姐甩手就是两张万元大钞,而从没见过如此大面额纸币的两个孩子眼睛都差点直了。

“别跟你们那个坑货主人说哦~买完吃的再先斩后奏吧~”

“是!”

感觉别说是两星期了,这下两个月的食物都没问题!


更意想不到的是,有了两万两千元后底气十足的付丧神回到了本丸附近的大型超市准备买米买糖时,发现了让他们下巴都差点掉下来的情况。

“这、这是什么?!”

“是幸运哦!”

刚刚买菜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了啦!

“流行素食就说明肉类需求下降了哦,从科学角度来讲的话——”

也就是肉类大减价呢!


最后,买足了两万多元肉类,迈着沉重却轻快的步子回到本丸的时候已是深夜,同伴们早就用过了晚饭,各自散去了宿舍。烛台切和大俱利倒是一直在等他们,看到丰富的肉类食材时全都吃了一惊。

“这是两千元?!”

“不是,是两万元!双小姐给的小费!”

“是因为物吉把好运带到了吗?感觉今天本丸里多了不少好事啊!”

“真的吗?还有什么事啊?”

“主公她居然捡到钱了!”

“哎?多少?!”

坐在餐桌边等晚饭的太鼓钟一听就兴奋的跳了起来。

“多少啊,怎么捡到的?”

“说捡到其实也不合适,那就是她自己的钱啦,以前钱多的时候随便乱放,好像想模仿电视里那样埋宝藏就塞到走廊的缝隙里面去了,这么久过去她自己都忘了。如果不是这两天潮气重木板上浮,又有刀剑弄乱了地板,她可能永远都找不到那五千块。”

“五千块?!”

“很多吧~感觉今天一天下来,倒霉的也就只有鹤丸了。”

“双小姐应该只是开个玩笑,他明天一定会回来的。”

“嗯,那样就好,明天做有肉馅的白菜卷给他吃吧。”

光忠一边说,一边给他们盛了满满的白菜汤。

“接下来又可以过一段好日子啦~别看到白菜就皱眉头,喝一口看看。”

“哦。”

勉强闭上眼睛,努力咽了一口白菜下去,但是入到嘴里的却是又甜又鲜的绝对美味。

“咦?这个白菜——”

“这难道是传说中800元一颗的白菜吗??”

“什么呀,怎么可能有那么贵的白菜,这是今天早上滚进池子里的白菜,我们也没想到呢。”

光忠说着摸了摸物吉的头发。

“被霜冻了一下的白菜会变得特别甜,如果不是物吉把它们掉进池子里的话,我都发现不了,你果然会带来好运!”

“啊……那是当然的~”

小胁差笑了一下,一口喝掉了碗里剩下的白菜汤。

“因为我就是幸运本身啊~”


这是你们给我的自信哦。 


评论(12)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