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基本上所有的ao3链接都补完啦!微博打不开的话请在良好的信号环境下大力戳ao3(*°∀°)=3
如有遗漏欢迎私信(〜 ̄▽ ̄)〜

刀剑万事屋38:孩子都生了那当然得养啊~

土下座道歉!!!X﹏X

因为我个人的原因这次的cp去不了了……万事屋的本子估计也赶不上了……非常抱歉(;´д`)ゞ

不过你们应该也习惯我跳票了吧(滚),虽然没办法参展了,但是最迟六月份一定会出预售,相信我!这次绝对不跳了!(。﹏。*)

 

靠着物吉的幸运,本丸非常久违的吃上了美味的餐点,光忠在第二天的中午做了煎饺,用了新鲜的猪肉还有鲜甜多汁的霜冻白菜,不论刀种如何,每位付丧神都分到了带着水汽花边的三颗饺子,珍贵程度不言而喻,好吃到差点让本丸被泪水淹没。

不过,也不是每把刀都这么开心的,注意到了没有,刚刚的那段话中的前缀定语是本丸,也就是说,因为某种原因不在本丸的某把刀非常不幸的没有享受到这种待遇。

“就说我只是借了一下她的车而已啦!我才没有诈骗!也不是小白脸!更没有破坏人家家庭!我根本不知道她已婚了!!”

直到风波过后的第二天清晨还被扣在看守所的鹤丸,一边进行着自己刃权的抗议,一边不安分的想要搞点事出来,但不知是不是受到了双小姐叮嘱的缘故,西所的公务员们这次非常淡定,没有上他一星半点的当。

“我们知道我们知道,冷静点,我们也是底层人员啊,你冲我们发火没用的。”

名叫佐藤的小警察还贴心的给他端来了早点,简单的红豆汤加年糕,囚犯标配。

“双小姐说把你关上一天,现在还没到24小时,再忍忍嘛。”

“她那是公报私仇啊我要投诉!”

“双小姐是公职人员,你只能申请行政复议了啊,但是等你今天晚上被放出去了,相关部门肯定也已经关门了,明天又是休息日,等下周吧。不过可以的话还是劝你省点劲儿,毕竟你勾搭人妻是事实嘛。”

佐藤君从属于自己的那份早点里拿了块豆饼,放进了鹤丸的碗里算是安慰。

“你还真为她说话啊……当她的手下很开心吗?做那个女人的手下很开心吗?!我跟你说啊,她已经不止一次拖欠我家主人工资了!而且还动不动就坑人!”

“很开心啊,双小姐是很好的上司啦,在政府这种地方。”

“很好???”

“很好啊,虽然为人严厉但是在她手下只要踏踏实实的工作就行了,不需要考虑上司关系或是如何勾心斗角,她很公正,错就是错对就是对,从不偏袒也从不过分苛责,比起其他那些需要花时间精力打点关系的上级来说,简直轻松太多了,所以她很受欢迎哦~”

面貌和心灵一样朴素的公务员小青年向鹤丸比了个耶~的手势。

“在政府最受欢迎女上司的排名中,她能排到第二呢。”

“第二???她居然能排第二??”

鹤丸在脑海中回顾了一下双那张可以与他家主人媲美的阴险笑脸,打了个寒颤。

男人啊……真是只看表面的生物。

“好吧……话说,那第一名是谁啊?”

“哦哦哦第一名啊,是位非常厉害的小姐!身体不好很容易生病但是常年奋斗在第一线上!爱岗敬业的同时还是位温柔可人的千金小姐,家里有钱又知书达理,简直就是我的理想型!”

“啧……这描述我好像也在哪儿听过……”

“是吗?”

“明媚灿烂如诗如画可歌可泣娇艳欲滴的公主大人吗?”

“超贴切的形容啊!!!”

“呵呵……”

男人啊……

“别露出这副表情啦,跟其他人一比你就会发现她们俩超不错的了,你知道吗,以前政府还请过巫女呢。”

“哎?”

“那个女人超级恐怖的!”

佐藤说这话的时候还夸张的捂住了小脸儿。

“她倒是没有手下,光杆司令一个,但是听说跟她打过交道的除了双小姐没有不脸色发白回来的,那个女人不仅爱钻空子还特别喜欢占小便宜,一有事不顺她的意就下咒诅咒人,还曾经把违了她意的消防部长变成过水濑,听说那个部长就算变回来了也还是留有心里创伤,一看到形状正好的小石片就想捧在胸口玩,太惨了。”

“…………”

“怎么样?这种的恐怖多了吧?要是她有手下的话,那得多可怕啊。”

“手下什么的,还真有……”

而且还不少,五十五振,能凑好几个部门了吧。

 

看守所里的小公务员们都是听话守法的好孩子,说好的一天就是整整一天,鹤丸直到关满了二十四个小时后才被放了出去,临走时的记录仅仅是打翻了两个盘子和毁了一把锁,这对鹤丸国永来说是绝对的大失败,更可怕的是送他出门的时候,名叫佐藤的小青年还是面带笑容送他出门的,挫败感更胜一筹。

“哈哈,双小姐跟我们说,不管你说什么事做什么事,全部都微笑着不当回事就行了。”

“这处理方式很让人火大哎……”

“因为对你越严厉你就会越兴奋啊。”

“这种评价让人更火大……决定了,下次她再来本丸我一定要吓死她!”

“还请手下留情,换上司很麻烦的。对了,要请双小姐来接你吗?”

“不要,我认得路。”

鹤丸非常有骨气的向外迈了一步,接着很快就停了下来。

他有些意外的看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高的那个身形非常高大,目测将近有一米九的样子,健壮的男人留着稀疏的胡渣子,略长的头发,小麦色的皮肤和隐约可以透过衬衫看到的健硕肌肉都显得他非常的不好惹。对比下来略显娇小的那位则留着长长的头发,虽然体态纤细,但是论身高估计也不比鹤丸矮到哪里去。

这样的两个影子搭在一起,不由得就让鹤丸想起了自家本丸里那两位一见面就要吵架的兄弟。

难道是主人派虎彻家的来接我了?

不对呀,为什么是虎彻?就算真的良心发现要来接我,那也应该是光忠仔他们啊……

想着想着,那两人越走越近,还没来到鹤丸面前他就发现自己认错了。

“你就不能看紧一点吗!每次都是你的错!!败家娘们儿!!”

虽然就跟本丸里的真品赝品一样在吵架,但能听见声音后就会发现,这完全是不同的对象。

“对不起亲爱的……呜……对不起……”

长发的那位还是个货真价实的女人,此刻正捂着脸,在她丈夫的斥责下悲戚的哭着。

“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

“我怎么就娶了你这么个没用还健忘的女人!!!”

“对不起!对不起亲爱的!”

“哇……这边的优劣势跟我们家完全相反哎……”

鹤丸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对小夫妇一路骂骂咧咧哭哭啼啼的跑了过来,近看之后,小夫妻与虎彻兄弟的差异更加明显,脸长得一点都不像。但不知为什么,看着他们俩还是一不小心就会串到长曾祢和蜂须贺身上去。

假如把脸忽略掉,单看模糊的轮廓和外形,然后想象一下蜂须贺被长曾祢反过来责备哭的情形……

“噗~”

鹤丸有点没礼貌的笑出了声。

比起努力憋笑的鹤丸,边上的佐藤警官明显是老手,而且不等夫妻开口他就先一步抢话了。

“怎么又是你们??”

啊咧,听口气还是常客了?

“抱歉警官先生,但是我媳妇她……”

“不要每次出事就责备女方,拜托你也好好审视一下自己存在的问题啊!”

哦哦严厉起来的佐藤警官!长曾祢(伪)的气势被压住了!接下来会有反转吗??

“不警官先生,真的是我的错!请不要怪我的丈夫……”

太温柔了啊蜂须贺小姐,直接一巴掌甩你男人脸上然后吼一句“赝品嘚瑟个什么劲儿”啊!

啊不对,现在就连你也是假的呢……

“我对你们家的苦情戏一点没兴趣,自己算算啊!自从我调任到西所以后你们来报了几次案了?!我上次的警告可不是开玩笑,我真的要上报社区和童监会剥夺你们的监护权了!”

“监护权?跟小孩子有关的事吗?”

因为鹤丸疑惑的出了声,所以夫妻俩目光一致的转向了他,就连边上的佐藤都无奈的叹了口气。

“是啊,问都不用问就知道了,肯定是他们俩的孩子又跑丢了!真不知道是怎么当父母的,不想养就别生啊!”

“那可太糟糕了,多大的孩子?”

“两岁多,刚刚学会走路……”

母亲说到这里又难过的哭了起来,而爸爸则在一边双手叉腰气得吹胡子瞪眼睛,明明应该是很不幸的画面,既视感强得却让鹤丸差点又一次笑出声来。

“咳咳,这个……孩子丢了肯定要找嘛。”

“是啊我们已经不知道帮他们立案找了多少回了,他们俩不知道什么毛病丢孩子都丢成家常便饭了!比我每个月加餐的次数都多!这次又是干嘛?带出去吃早点的时候丢掉的吗?”

“不是啊吃完早点还在的……”

“有进步啊……需要我表扬你们吗???”

“呜……然后我带他去超市就……咦不对,后面还去了公园……哎好像咖啡店也有可能,我……”

“那就自己去把这几个地方找一遍!我已经下班了!”

“等一下啊警官先生……”

“宝宝长什么样?”

鹤丸出于好奇问了一下,父母立刻获救似的拿出了孩子的可爱照片,就差没贴到鹤丸脸上去了。

“啊……很可爱呢……”

太刀的付丧神盯着照片上不陌生的小脸蛋看了几秒钟。

“感觉跟土豆一起炖的话会很好吃。”

“什么?”

“没什么,我随便说说~”

只是个恶劣的小玩笑罢了。

 

因为佐藤明确表示了不想立案,而且再次立案留下记录的话,这对夫妻的抚养权搞不好真的会成大问题,所以折腾到最后,鹤丸自信满满的把自家主人的万事屋招牌给搬了出来。

给钱就办事的特质真的是太好用了,鹤丸收下了预付的定金,走失宝宝的照片后还给委托人夫妻拍了张忧郁的大头照,借用佐藤的手机编辑好详情发给了双小姐,再由她转发给巫女。

做完全部的开头工作,鹤丸跟双小姐的小跟班说了再见,然后独自在警局门口等待了一会儿,他的主人在面对有钱可赚的委托时速度从来都是迅速的,大约一个小时以后他就远远看见了被派来执行任务的同伴。一高一矮两个身影远远走来,高的很高,矮的那个与鹤丸自身也相差不大,而且正一脸不满的把视线投向别处,拒绝多看他身边的高个儿一眼。

看来他们的主人也是很懂,反正不知道是怀着恶意善意就将蜂须贺与长曾祢叫出门来了。

“哟,大晚上的加班辛苦啦~”

“没事,既然是主人布置的任务,拥有虎彻名号的我就一定会好好完成。”

“看起来干劲儿满满呢蜂须贺,那么,这里就交给你们俩啦,我先回去了,虽然在监狱里没遭什么罪,但是待了一天一夜也够呛的。”

“等一下鹤丸,走之前可以把任务内容告诉给我们吗……”

“啊?”

长曾祢在他转身离开之前拉住了他。

“主人什么都没跟我们讲,所以……”

“没用的赝品,你怎么不说你什么都没问主人呢!?”

“我问了啊,可是她说让我问鹤丸所以……”

“借口!你就只会找借口!没用的家伙!主人怎么会想到只找你传话!”

“啊行行行是我不好……”

“噗……”

“你笑什么?”

太刀的笑声有些突兀,两把打刀都好奇的看了他一眼。

“没什么,就是觉得有种莫名其妙的既视感~”

“这样……”

蜂须贺对着他明了的点了点头,接着转过身就往自家哥哥的身上招呼了一下。

“都是你!鹤丸大人都开始嘲笑我了!!”

“为什么啊!?”

“哈哈哈长曾祢你也硬气一点嘛,吼一句‘我怎么了娶了你这么个没用的弟弟’试试看嘛~”

“哈?”

“没什么没什么,哈哈哈哈!!!”

眼见太刀差点笑到地上打滚,蜂须贺和长曾祢的表情越来越莫名其妙。

“到底、到底主人是怎么把你们俩叫出来的啊,她真的什么都没说吗~”

“她只找到我简单交代一下说有任务就让我找蜂须贺出去了……不过我现在记起来了……”

长曾祢指了指笑容满面的鹤丸国永。

“她跟我说话的时候也是像你一样,笑得超级烂俗超级诡异。”

“哎呀哎呀怎么可以这么形容主人和同伴真挚的笑容呢?”

鹤丸揉了揉快要笑僵的脸颊,咳嗽两声好让自己看起来正经一点。

“不过你们的指责也不无道理,眼下有个小生命正在经历磨难,肆意嘲讽是不对的可我就是有点忍不住……咳咳!总之,有对夫妇不小心丢了自己的小宝宝,所以需要你们去找一下。”

“又有人丢孩子了?啊我为什么要说又……”

“是啊你为什么要说又?哎不管啦,那个妈妈说自己似乎是在咖啡店超市还有公园丢掉的孩子,地址我都记下来了,你们照着去找一下吧,快点哦~宝宝已经不见一个白天了,这样下去很危险的。”

“已经不见那么久了??多大的孩子啊。”

“两岁多,刚刚学会走路。”

“明白了,知道孩子的样子吗?”

“就是为了这个才等你们的啦,我有留照片~”

说完,鹤丸严肃的捧出小小的照片,扣着交给了长曾祢和蜂须贺。

“这个孩子的安危,就拜托你们了!”

“是,请放心,以虎彻的名义起誓,我一定完成任务。”

“我们得加紧时间了蜂须贺,入夜后天气就冷了,这个孩子一定……”

长曾祢说着翻开了相片。

哎……

“鹤、鹤丸!?等一下!!!你……”

“哈哈哈哈哈哈!!!”

“别跑啊!!!”

鹤丸的矜持在长曾祢翻开照片的那一刻破了功,他飞快的笑着转身逃跑,留下虎彻家的大哥和二哥在风中凌乱。

“别跑啊!!!这是什么情况!?你们是不是对我们两个有什么误解啊!?”

“干嘛?发生什么了?”

蜂须贺也疑惑的凑过去看了一眼相片,照片上的孩子虽然比他记忆中的大了一点,不过模样还是能够辨认出来的。

“……呵。”

“你除了呵呵就没别的感想了?”

“有啊,要听我骂人吗?”

“不用了……”

“拒绝无效!给我好好听着!!”

面对接下来的狂风暴雨,长曾祢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虽然心中有着一万个不情愿,但事关一个小生命的安危,长曾祢和蜂须贺没鹤丸和巫女那么没良心,苦着脸也只能硬上。鹤丸给出的第一个地址是下一条街道上的一家咖啡馆,兄弟俩一个走在路左边,一个走在路右边,沿途询问可以看见的行人,就连看见花台里稍微高一些的草都要拨一拨看看会不会有小宝宝藏在里面。

不过想也知道没那么幸运,他们俩一无所获的在道路尽头汇合了。

“这种事情明明应该让物吉来啊。”

“赝品的能力就这么差吗?一点小事情都办不了还想着推给同伴?”

“说实话吧,别的都还好,但是这次的任务……”

“干不了就回去,我一个也可以,有你在反而会干扰我。”

嘴上丝毫不留情的蜂须贺从他手中抢过孩子的照片,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咖啡厅。虽然已经入夜,但是咖啡厅的生意还算不错,蜂须贺找了一个站柜台的服务生,将刚刚拿到的照片递了过去。

“请问,你们有见过这个孩子吗?”

“哦哦,见过啊。”

“在哪里?!”

蜂须贺的声音登时就高了起来,连带着刚刚进门的长曾祢也兴奋的跟了过来。

“怎么样怎么样?有消息了!?”

“见过是肯定见过的啦,单单这个月你们就拿着这张照片来问了两次了,没印象了吗?”

“啊?”

“你们来问了两次,警察也来问过两次,搞得我们店里像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一样动不动就来警察!其中第二次是真的把宝宝丢在了我们的洗漱间,其他三次貌似都是在别的地方找到的,我说你们啊……”

服务生罕见的没有贯彻自己的服务精神,他在自身正义感的趋势下恶狠狠的白了他们俩一眼。

“不想养就别生啊!!生了孩子还到处丢是想干嘛!?”

“你在说什么啊……不是我的孩子啊!”

“不是你的?你当我眼瞎吗??你觉得我会记不住你这种人的嘴脸吗!?明明长得人模人样的怎么就不干人事呢?!”

“我……”

“不是的,这位先生你真的弄错了!”

眼见蜂须贺目瞪口呆的被怼了一脸,长曾祢勇敢的站了出来,挡在前面。

“首、首先我们不是夫妻,我们……”

“哎哟还是未婚先育!?难怪不想要孩子!!!”

“你看清楚啊!蜂须贺是男孩子啊!!!”

“什么居然是男的!?哦哦原来孩子不是你生的!我就说呢要真是你生下来的那怎么忍心!但是不想养当初就别领啊!!!”

“我们是兄弟啊!!”

“乱伦吗?!骨科吗!??”

“你给我差不多一点!”

蜂须贺赶在长曾祢再次开口争辩前狠狠的朝他胸口砸了一拳,接着面无表情的回过头去,拿着照片最后问了一下正在气头上的服务生。

“我是问今天的事,他在不在你们店里?”

“不在!”

“告辞。”

若是如此,根本就不用浪费那么多的时间。

 

有了这个开头,再加上鹤丸和审神者的诡异微笑,长曾祢和蜂须贺再怎么迟钝也能察觉到不对,但是任务不得不做,孩子也不得不找。

下一个地点是超市,为了避免蜂须贺再次脸黑,这次长曾祢拿着照片主动上阵了,他先是在门口观察了一会儿,然后挑中一个看起来面善的营业员走了过去。

有些微胖的姑娘貌似友好了不少,看到长曾祢更是笑开了花。

“你好……我想请问一下……”

“孩子又丢了吗?”

“这、这……”

这个都会抢答了!?

“不过抱歉呐,这次不在我们店里哦?”

“啊……是吗……那我再去别的地方找找。”

他想转身去找蜂须贺,却被营业姑娘拽住了手。

“我说你啊。”

她神秘兮兮的凑上来,指了指站在门口,只能看见背影的蜂须贺。

“还没离婚吗?”

“啊?”

“你每次来都这么说啊,回去绝对要休了你们家那个有健忘症的女人。”

“不不不你搞错了我没有!啊不对,我不是!我不是孩子父亲你认错人了!”

“哎呀讨厌啦~你当我瞎吗~”

“有些时候我真的怀疑你们是瞎的……总之这不是我的孩子,我只是被委托了出来找他而已!门口那个也不是我妻子,他是我弟弟!”

“哎?你喜欢男人?!”

“怎么跳到这个结论上来的啊!?拜托你好好听我说话好吗!??你……”

话还没说完,长曾祢突然感到了一阵刺骨的视线,他向超市门口看了一下,顿时觉得自己从头凉到了脚后跟。

原本背对着他们的蜂须贺不知何时转过了身来,现在正死死的盯着他,杀气四溢。

“…………”

就连扒着他胳膊不放的女孩也识相的松开了手,站在他身边挺直脊背来了个僵硬的站姿。

“我记得她以前没这么凶的……”

“就说你弄错人了啊……”

 

“那个,我应不应该解释一下?”

“呵,解释什么?”

从超市出来前往公园,一路上蜂须贺都一言不发,快到目的地的时候长曾祢试探着开了口,但果然只能得到这样冷淡的回应。

“也是呢,没什么好说的。”

“没什么好说的???”

下一秒,弟弟的手指头就恨不得戳到他的脸上来。

“那个女人是谁啊?!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什么时候发展成这种关系的!?有这么多可以说的你跟我说你无话可说?啊啊也是呢这意思是默认对吧!你已经默认你在现世混得风生水起连女人都有了!?”

“等一下等一下!你说的太快了我跟不上啊!我这就解释,我跟她……”

“不听!”

“有完没完了??”

寒风飘逸洒满我的脸,吾弟叛逆伤痛我的心……此刻被夜风一下一下打脸的长曾祢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

“我对现世的认知跟你也差不多啊,刚刚那个小店员也是认错人了,我根本不认得他,就跟之前的服务生认错你一样的。”

“你还提!?”

“事实嘛……”

他们俩站在偌大的公园里,看着宽敞的空地不知下一步该如何是好。

“你想过没有蜂须贺,根据鹤丸和主人的笑容还有刚刚那些人的反应来判断,我们会不会跟那个孩子的父母长得很像?”

“早就想过了,但是一点也不想承认。”

“哎?”

“一想到有个跟我长相相似的女人跟你结婚了就觉得讨厌。”

蜂须贺说的毫不留情。

“只要是跟你有关的东西都觉得讨厌,你不是很行的吗?说什么对现世的认知跟我差不多,你出生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近代时间了吧?跟着新选组的家伙们活跃了那么久,见到的东西肯定也不少吧?还说什么认知差不多的话,你是在嘲讽我吗??”

“我没那么想……只是那么短的一段时间,在我们的总寿命中根本算不了什么吧?”

“啧,明明年龄最小居然还自称哥哥,哪儿来的脸啊?”

“呃……可能因为我其他方面都比较大吧。”

“你是青江吗?要我甩你一巴掌吗?”

“你们平时就是这么相处的??都没谁找数珠丸告状的吗?”

“明明只是赝品,还敢自称虎彻……你从头到尾尽是让我不快的东西,光是跟你站在一起这么久就要让我窒息了!”

说道这里,蜂须贺向前迈出一步,甩开长曾祢就走。

“喂?”

“别跟过来!这片地区这么大,各找各的!”

“我们俩走散就麻烦了。”

“那你就待在原地别动呗,呵,说不准你就在这儿站着,要不了十分钟那个孩子就会爬到你腿上来了。”

“哪有那么好的事……”

话虽如此,蜂须贺当然不会听他的挽留,还是自顾自的跑远了。长曾祢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他身上还放着主人给他的红色手机,回家不成问题,但是蜂须贺那里什么联络工具都没有,万一走丢后果不堪设想,可若是就这么追上去的话又会惹他不快,而且有一点他说的没错,这座公园太大了,不分头寻找的话不知要找到几点钟。

已经这么晚了啊……再这么下去的话……

想着想着,长曾祢的腿上突然传来一阵温温的热度,伴随而来的还有软软的触感。

“嗯?”

这感觉好像有点熟悉?

于是,高大的打刀低下头,正好与脚边那个脏兮兮的小东西对上了眼睛。

“爸爸!~”

“儿子!?”

真、真的出现了啊蜂须贺!!!别说十分钟了五分钟都没过就爬出来了!!!

长曾祢一把捞起脏得不成样子的小宝宝,向着远处那个模模糊糊的长发身影就追了出去。

 

“哈哈哈哈哈哈你真的喊儿子了啊??哎呀干脆带回来养算啦,搞不好你们更有父母的样子呢!”

“对啊对啊带回来算啦,我想吃土豆炖小宝宝~”

“别作死啊鹤丸,爸爸会撕了你的哈哈哈哈哈哈!!!”

回到本丸的时候,只有长曾祢独自一振去复了命,而巫女和鹤丸非常罕见的勾搭在一起,享用着光忠特制的美味宵夜。

“请别开玩笑了主人……我当时只是太激动了脱口而出……”

光着上身坐在大厅中的长曾祢,看着笑到东倒西歪的审神者与同僚,内心已经没有一丝波动。

“不过,可以的话我想抗议一下。”

“什么?”

“先不说你们俩对我们有多过分……在这件事上抱着这种玩笑的态度是不可取的吧?一个两岁的孩子被独自丢在外边到深夜,太危险了,可是你们还笑那么开心……”

“哎呀,生气了吗?对不起对不起,不过呢,我跟鹤丸那个只图眼前开心的家伙是不同的,我可是经过精打细算以后才能这么坦然的笑出声的!”

“说得好听,但你其实跟我一样恶劣好吗?你明明是在我回来以后才去查那个孩子的出生日期的,我看着你跟双小姐打电话的,你忘了?”

“有些事情不用调查也能猜个大概啦,调查是为了更加确定。总之长曾祢,不用担心你儿子的状况,他已经被丢了这么多次了,最后都化险为夷了不是吗?”

“不,就说不是我的孩子了……”

“我看了一下他的出生日期,然后算了一下他所谓的命数,这个孩子不管被丢掉多少次,最后也一定能回到最初的地方,他的终点与起点是一样的。就算不是你去找,换成他的亲生父母也能找回来。”

“原来如此……我放心些了,但是就没有办法让他不被丢吗?”

“命运这种东西啊……”

“好吧好吧,就这样吧……”

“长曾祢的问题问完了,接下来可以换我们来提问了吗?”

吃完了全部煎饺和白菜包肉的鹤丸举起了手。

“什么问题?”

“你的衣服呢?”

已经从进门裸到现在了,完全没办法移开视线啊。

“要是长谷部洗完碗回来看见了,搞不好会以勾引主人为由把你刀解哦?”

“我一会儿就回去穿……我的衣服给蜂须贺了。”

“啊?”

“找到那个孩子的时候他已经在外面待了几乎一天了,貌似是因为一直待在草丛里才没有被别有用心的人发现。不过也是因为这样,他浑身上下脏的不行,所以蜂须贺把他的尿布和衣服全丢了,用自己的衣服把他包起来送回家去的。”

“哦——”

“虽然他好像不觉得自己不穿衣服有什么问题,但我看不下去,就把我的衣服给他了。”

“哦————”

“你们很懂啊??”

“哈哈哈没有没有,是长曾祢你太爱操心了啦,蜂须贺以前真剑的时候不是也脱的很彻底吗?你什么时候见他害羞过了?”

“是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跟浦岛在脱衣服这点上这么果断……每次一受伤就全部脱光,搞得我这个做大哥的不跟着脱都不行……”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别笑啊我很认真的……我知道的,在短刀中都有传言了,说什么爱脱衣服是虎彻家的特点。”

“但是你不脱也没事啊。”

审神者凑过来揉了揉他的脸。

“可以的话,我想尽可能的向他们看齐。”

“为什么?不觉得累吗?年纪最小的大哥哥~”

“累什么的……或许吧。”

话语的最末,长曾祢蓦的想起了前主豪迈的笑脸。

但是……这种事情以前就说过啦。

“只要主人认为我是虎彻,那我就必须是虎彻……而且啊。”

虎彻家的大哥站起身,露出了一样豪迈的笑容。

“就是托他的福,我现在的历史价值可是比蜂须贺还要高的哦!”

“呀!帅气的发言!~”

看着自信满满的打刀,审神者和鹤丸也由衷的鼓起了掌。

“真是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呢~”

“超级帅气,今后也要这么保持下去哦长曾祢,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吧!”

“嗯!没什么好怕的!!”

“哪怕蜂须贺就站在你身后也一样吗?”

“嗯!哪怕他……哎?”

光着身子的长曾祢回了下头,他的弟弟不知何时站在那里,已经换回了常穿的羽织内番,手里还提着他的衬衫。

“呵……好厉害啊,历史价值比真品还高的赝品。”

“等一下蜂须贺,我可以解释!!”

“不听!!!”

被自己的衬衫甩了一脸,长曾祢站在敞开了大门的正厅中,觉得自己的心就跟外面的冬景一样寒冷。

看来真的是没完没了了。

 

 


评论(16)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