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哎?介绍什么时候没有了?!(#゚Д゚)

刀剑戏话:周末开始的游戏(4)

目录: o(*≧▽≦)ツ


 “以上就是小狐丸先生说的话。”

粟田口宅内,安定一五一十的将小狐丸说过的话重复了出来。

“呵,是吗……”

浅色发丝的青年虽然和上午一样端坐于他们面前,但周身散发出来的气息早就判若两人,如果说上午是和煦温暖的朗朗旭日,灿烂但必须保持距离的话,那现在直接就成了燃烧殆尽的太阳,一边急速冷却一边收缩质量将周围的所有吞入黑洞。

安定和清光稍稍向后退了一些,尽可能的避免被一期一振那不见形体的冷气漩涡波及到。

“这是跟我们宣战的意思吗……”

“这点,就得您自己考虑了,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也是,辛苦你们了。”

一期定了定自己的情绪,站了起来。

“我去给你们拿酬金。”

青年走的不急不缓,但是出门的那一刻还是可以清楚看见他紧握的拳头。

不知以这样的力道,他的手心有没有被指甲扎出血。

“一期先生……”

赶在他离开前,安定出声叫住了他。

“什么事,大和守君。”

“您那个叫作退的弟弟,现在怎么样了?”

“怎么样了?”

一期面无表情的看了看以同样神情回望他的安定,想了一下后先退了回来。

“什么意思?”

“退他,好点了吗?”

毫无头绪的对话在清光听来根本就摸不着头脑,但是目前的情况很明显不容他插嘴进来,他只能镇定的摆出跟安定一样的脸,守在同伴身边增加些微不足道的气势。

“先回答我,这是什么意思?”

话语一旦出口就无法收回,这场对话一旦开始也注定了只能向前。

无法回头,就算回了也到不了他们最初的位置。

所以,安定毫不畏惧的说了下去。

“我想问你,他醒了吗?”

“小狐丸跟你说了什么多余的东西?”

“他没说,是我猜的,其他家族是不是不知道你弟弟们的能力?”

在凝固了的氛围中沉默一会,一期淡淡的笑了起来,接着重新坐回到刚刚的座位上。

“他们应该连我的能力都不清楚,除了一两个专门执行政府任务的人以外,其他成员的能力名字和具体内容都是秘密。每个家族都是如此,三条家除了小狐丸和岩融,其他三位的能力如何叫什么名字也没多少人知道。当然,拥有具备情报搜集能力的人才的家族例外。”

这是粟田口的绝对优势。

“然后呢,我解释完了,你们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推理要说给我听吗?侦探先生们。”

“我只是在找,这整起事件中的不协和音在哪里……”

“现在找到了?”

“找到了,最初的最初,让我觉得不对劲的地方,我终于发现了。”

“是吗,是什么?”

“是你弟弟的尸检报告。”

尸体遭到了大面积的损坏,为强酸所致。因为头部遭受的腐蚀最为严重,所以初步断定死因是脑死亡,脑部以下的躯干也有大面积烧伤和溶解,四肢情况略有缓解,但也损毁严重。

安定郑重的将内容背了出来。

“我的疑惑就是从看到报告开始的,那份报告太不对劲了。”

“那是警局检测的结果吧,难道有人做了手脚?”

“没有,他们只是如实的记录了自己眼睛看到的东西而已。但是我跟清光目击全景的时候,那孩子可是已经被硫酸腐蚀到只剩骨头了,除了阴森森仰面朝天的肋骨以外在我和清光的记忆里没有别的。可报告上说了什么?仅仅是大面积损坏?躯干只有烧伤和溶解?这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

“所以,再结合小狐丸先生跟我们提到的话,我就差不多想到了。小狐丸先生说,唯独杀死退这个孩子是没有意义的,这是绝对没有意义的事情,他对你们家的事情很熟悉,为什么他会说出这样的话呢?稍加考虑,就只能往你弟弟的特殊能力方面想了。”

双方都用同样不带感情的骇人眼神彼此注视,像是要看清对方的全部一样。

“那个叫五虎退的孩子,所拥有的是治愈方面的能力吧?我们看到的时候是刚刚受到伤害,随后在等警察前来,再到送去尸检,其中经过的时间已经让他开始慢慢的复原了。”

所以你并没有太悲伤,因为他根本就不会死。

整个家族也没有太大的波动,大家都知道他不会死。

小狐丸说杀死他没有意义,确实根本就杀不死。

“我们来了以后,你说的话也非常奇怪,你从头到尾都没有用过诸如尸体,死亡这类的词,称呼小狐丸时说的也是施暴者而不是凶手,你根本就没把自己的弟弟当成已故者。”

这是整起事件中的第二个不和谐点。

“他现在如何?恢复的怎么样了?”

“呵……”

一期无所谓的笑了起来。

“借你吉言,已经完全恢复了。”

“果然呢……”

安定总算在这针锋相对的格局中暂且稳住了脚跟,松下一口气,随后跟守在他身边的清关悄悄的击了个掌。

“退现在确实好好的,虽然因为惊吓还不能说话,但是全身上下都恢复了,不过——”

没等他们俩把手拍完,一期的声音就再度冰冷了起来。

“那又如何?”

他恢复先前的冷漠,追问道。

“那又如何呢?”

这对于结果有何影响?

“我的弟弟遭到过那个家伙非人虐待的事实,会有改变吗?”

“改变什么的,我无法断言,但是一期先生,你应该考虑下另一种或许会让你无法接受的可能。”

“哪种可能?”

“说到底,你并没有亲眼看到小狐丸动手吧。”

“小叔叔看到了,不是一样的吗?”

“不一样,如果他骗了你呢?”

“你说什么?!”

安定和清光同时听到了骨节咔擦作响的声音,清晰到就像贴在他们的耳边响起一样。清光的手立刻按在了刀鞘上,随时准备进攻或防守。安定放心的将一切交给他,尽心尽力的对付眼前的人。

“小叔叔会骗我?这是你们的推理吗?”

“是。”

“简直可笑,鸣狐有什么骗我的理由!”

“因为他不得不骗,不论真凶有没有收买他,他在亲眼目睹了那残忍至极的场景以后都只能做出这样的决议,只能将这一切嫁祸到使用硫酸的小狐丸身上去。”

“不可能!没有这样的人,没有谁可以让鸣狐不顾退的安危去反帮真凶!”

“你错了,这样的人是有的。”

“谁?你告诉我!”

是谁!?

谁会对幼子做出这种事,还一手遮天的让粟田口家的长辈来替他瞒天过海。

“你告诉我,是谁!”

“就是你的弟弟,五虎退啊。”

安定的声音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击中了一期一振毫无防备的内心,将他的表情震成了惊愕一样的一片空白。

脑海暂停了运转,思维僵硬在原地。

刚刚处在盛怒之下的青年蓦地失去全部的声音,只剩下双唇徒劳的张着,却再也说不出半个清晰的字眼。

“他自己,将硫酸从头浇到脚的可能,你考虑过没有?”

子夜无人的深巷中,胆小脆弱的少年捧着高强度的酸液,哭泣着全部倒在自己的身上。

“他知道自己不会死,所以愿意去冒这个险,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你以为是小狐丸下的手。小孩子的心思很简单,他想不出什么高明的嫁祸手段,觉得只要将硫酸浇到身上,再让老虎把装酸液的容器扔到远处消灭证据,就一定能把矛头引向小狐丸,或者说是引向三条家。这就是全部矛盾点产生的原因,主谋只是个尚不成熟的孩子,而且还是这起案件的被害者,所以一切的一切才会那么勉强而不连贯。”

太过一目了然的模仿,幼稚到可笑的手法串联起了全部的事件。

“只是因为他的模样太过凄惨,再加上目睹到全部过程的家人不得不替他隐瞒真相,这才让事件变的复杂起来。你们的那位小叔叔也是身不由己,他眼睁睁看着小侄子做出这样自残的行为,却无能为力,而唯一能做的,只有顺着对方的意思去栽赃给无辜的人,这是退期望的,也是最让你纠结疑惑的一点。你说的没错,小狐丸没有理由杀死你的弟弟,他根本不需要做这种事。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在听说鸣狐先生指认是他以后,毫不犹豫就承认了……”

但是这也从侧面说明,你们两家的关系就像古树的根结一样错综复杂,从数年以前开始,蜿蜒相绕至今。

“我不知道你们两家发生过什么,也不知道接下来游戏的具体内容,但是你弟弟这么做,应该是希望你向三条家宣战吧……”

“如果你们两个大家族打起来,就算是我们所处的表象世界也会引发混乱吧,看来好日子要到头了。”

清光拉着安定站了起来。

“一期先生给我的印象,真的是对三条家非常的仁慈,即使在确定小狐丸就是犯人的情况下,你也没有立刻下手,反而是委托我跟安定去替你调查对方的真意,你从潜意识里无条件的相信着三条,我想你应该是不愿意开战的,但如果是这样,就得跟你的弟弟们好好说清楚啊,来这么一遭,虽然死不了看着也挺疼的。”

“他不是死不了……”

一期的缓冲终于结束了,他看着清光微微恢复了一点早晨的笑容。

“算上这次已经是第三次了,他已经死去过三次了,那些疼痛感对他来说,都是无比真实且存在的,做出这样的事,退比我还要有勇气。”

“那看来,你无法辜负呢。”

安定向他鞠躬道别。

“你们家的事,还是得由你们自己解决,我们就此告辞。”

再度拉开门时,倚靠在门边的一个幼小的身影被他们吓了一跳,有只前腿绑着绷带的小老虎匍匐在他脚边,看见清光和安定时低低的叫了一下。

“哟,又见面啦。”

清光冲小老虎打了声招呼,随后又打量了一下边上那个紧张到发抖的孩子。

“原来你长这样吗,很可爱啊,现在这个样子就很好。”

他拍了拍五虎退的肩膀,接着替他将头上的军帽重新戴好。

 

“你全部听见了?”

“嗯……嗯……”

“怎么又哭了?”

“一……一期哥……”

“终于能说话了,太好了。进来呀,退。”

安定和清光的脚步声远去后,坐在房间里的一期向着门外说道。

“乖,进来。”

五虎退缓缓的走进来,眼眶还是红红的。

“来。”

年长的大哥向幼弟张开了双手。

“我好久没有抱抱你了呢。”

“呜……一期哥!”

五虎退哭着奔进了哥哥的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我做了这种事,对不起……”

“要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啊,退,是我不好。”

青年一边拍着孩子的后背,一边紧紧的将他抱在怀里。

“有个像我这么优柔寡断的哥哥,让你们也担心了吧?”

我被过去束缚,迟迟下不了该有的决心。

“是我不对,所以退不要再哭了,你很痛吧,逼迫你不得不去做这样的事来叫醒我,我太失职了……”

“一期哥……我知道一期哥放不下……但是……”

“不用说了,我知道的。”

一期摸了摸五虎退的头,将脸贴在他软软的发丝上。

“你们考虑的没错,伊达组跟来派的同盟邀约,我会同意的。”

从此刻开始,就将过去的一切斩断吧。

门外再度传来轻轻的脚步声,一个略高一些的身影出现在房间外。带着面具,留着苍白短发的少年默默注视着面前的一切。一期也看着鸣狐的眼睛,凄凉的笑了笑。

“小叔叔,你也辛苦了……”

鸣狐摇摇头。

“小叔叔也是主张开战的一方吗?”

“你问我?”

那隐藏在面具下的嘴终于张开,轻轻的发出了声音。

“不回答也不要紧,毕竟,对你来说太残忍了……”

“对你也是,一期。”

少年扶着门框走进来,跟他一起安慰着哭泣的孩子。

“另外,既然你想下定决心,那就告诉你吧,青江最近似乎跟石切丸闹翻了。”

“哎?”

“他们现在断了全部的情报来源,跟聋了瞎了没两样。”

“这样啊……”

“对,就是这样。”

“那看来,真的不得不做了呢。”

这是战争的宣言。

“粟田口对三条,开战吧。”

 

 

解说时间~

 

五虎退:天人五衰

    允许死亡五次的特殊技能。不过因为本体太弱,没能起到太大的效果。幼时因为身体太弱的缘故已经死亡过两次,此次为第三次。


下周开始就正式发啦,这是第一章的内容~

这章里退并没有真正的退场,是不是松了口气呢?不过因为是彼此相杀的游戏,所以该来的早晚会来,至少在我目前写到的地方,首杀已经出现了……不过就算是让刀男们退场,我也是无比认真的给出他们结局的哦

谢谢给我回复和点赞的你们~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把这个长篇写完的!

评论(22)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