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哎?介绍什么时候没有了?!(#゚Д゚)

刀剑戏话:骤雨狂岚(1)

目录:✪υ✪


破解了粟田口家的幼子虐杀案。

还去三条家享用了下午茶并全身而退。

是不是特别有成就感?

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有难耐?

“是不是准备接下来就要上天了?!”

长曾祢站在已经被罚跪了一晚上,睡的歪七扭八的安定和清光面前,毫不客气的把他们俩给揉醒了。

“呜哇!有妖怪!”

“骂谁呢?哎看样子还在做美梦?我说要你们俩反省看来你们是完全没照做啊!”

“别捏脸啦长曾祢大哥!要毁容了!要毁容了!”

“现在知道要脸了吗清光?”

说着,大块头的男子下手更重了。

“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到底招惹了多可怕的东西?!三条家?!我都还没去过呢!”

“那、那要带你去吗?”

清光不知死活的回嘴道。

“羊羹和茶还挺不错的。”

安定也跟着帮了腔。

“……啊是吗?”

长曾祢松开两个小鬼的脸肉,活动了一下手腕和颈脖。

“今天是周一了吧,社会福利院是不是该开门了?”

说完,他继续保持一手一个的状态,把侦探社最小的两个社员拦腰抱起,迈开大步就向大门走。

“比起去三条家,我还是先把你们俩扔回去再说吧。”

“冷、冷静点啦长曾祢大哥!”

“不要这样!!”

“早就交代过你们做事前考虑一下后果了,还这么不让人省心!”

“真的对不起啦……我们知错了!”

“是啊……白忙一天惹一身麻烦,结果最后还忘记要酬金了啦!”

“活该!别想着那点零花钱了,给我忘干净知道不?!”

走到门口,长曾祢两手一松,将他们俩丢了下来。

“接下来给我好好祈祷,祈祷三条也好粟田口也好,一家都不要找上门来!”

他话音刚落,侦探社的门铃就被摁响了。原先还在打闹的三人霎时安静下来,一动不动的盯着大门看。

有规律的门铃持续响了几下,接着门面被敲了敲,还是得不到回应后,来人直接开喊了。

“这里是新选组吗?”

“谁?”

抱着是祸躲不过的心情,作为一社之长的长曾祢站了出来,勇敢的站到了门边。

“有何贵干?”

“在里面干嘛不开门啊?”

“我们家的门,我想开就开。”

“哦那你快递不想要了是吧?!”

“哎?!”

“我这就退回去!”

“等一下!”

“想要你就开门啊!”

被关门外很久的快递小哥脾气相当的不好,门打开了也是顶着一张臭脸。

“外面下雨呢体谅一下我们跑生活的好不好!东西这么重,我还帮着捧了这么久!你们家真是的!”

“抱歉抱歉我们家很少网购没想到会来快递员……”

长曾祢一边道歉一边接过了那个大箱子,但是这还没完,他刚把那重的要死的箱子抱到手上,快递员就给他写了签单。

“快递费付一下谢谢。”

“啊?”

“快递费。”

“还要付钱???”

“到付啊亲!”

就差没把签单贴他脑门上了。

“哦……”

心痛的付了大笔的快递费,长曾祢关上门就把箱子扔到了地上。

“谁的?出来认领。”

“不是我们的。”

还在大厅的安定和清光想都没想就否认了,堀川拉着睡眼惺忪的和泉守从房间里出来看了一眼,也摇了摇头。

“我们也没买过。”

“哇好大一个!”

和泉守倒是一下子就醒了,好奇的冲上来围着箱子转。

“你们买了什么呀?快拆快拆~”

“等一下和泉守,既然没人认领,需要考虑一下会不会是仇家寄来的危险品。”

“哎没事啦,真是炸弹的话早炸了哪有炸弹能扛得住快递员那么暴力的摔打扔砸啊。”

和泉守毫不介意,紧接着就开始扯胶带。

“我看看我看看~会是什么……我去!你们买红薯做什么!”

拆开的大箱子里是塞的满满的红番薯,和泉守立刻失落的坐到了箱子边上。

“为什么突然想吃红薯啊?!谁肠胃不通吗?”

“什么?!”

长曾祢也完全没想到。

“是红薯?!谁买的?!知不知道我为了这个到付花了多少钱?刚刚那么多钱都够买好几箱红薯了!”

“长曾祢大哥!”

和泉守把那张签单拿给长曾祢看。

“这居然还是加急单,加了百分之三十的邮费啊!”

“我……你……你们……到底是谁干的!把钱还我!”

“不是我!”

侦探社的三个小号成员异口同声的否认了。一个问心无愧,两个战战兢兢。

“话说,这红薯还能吃吗……来路不明哎……”

“不吃的话,就尽早扔掉吧!”

安定和清光巴不得早点处理干净。

“扔掉?那我的钱呢?!”

“哦……”

“什么表情,别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有话就说。”

“下次再看见陆奥守吉行,我们杀掉他吧……”

“哈?提他干什么?他怎么……”

这回话音未落,门铃又响了。

“干嘛啊又有快递吗?有我们也不要了!”

不知是不是没听见,门外的家伙还是非常坚定的按着门铃。长曾祢深深的叹了口气,跑过去开了门。

“又是谁啊……”

“嗯?看来我不是今天第一个上门的顾客啊。”

门被打开的刹那,一袭蓝衣就飘进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新选组侦探社是吗?你们好。”

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美丽男子收起还在不停滴落水珠的红伞,笑着向侦探社的诸位成员打招呼。

“我名为三日月宗近。”

在他的眼底,一抹沉浸多时的新月称着雨色浮现上来,别致的与笑容交相辉映。

“来自三条,请多指教。”

他向在场的全体社员,深深的鞠了一躬。

 

天空中不断的飘着雨,连绵不绝,想让撑伞的手松下来歇歇,却又不想让这潮湿粘腻的水珠子落到衣服上,整整四十多分钟过去了,鹤丸国永都被困在解放右手还是保住衣服的围城内纠结。

“啊……好麻烦……这附近怎么连个避雨的地方都没有呢……”

“视野很开阔呀~”

“弄个可以挡雨的小亭子也好啊……”

“亭子?往里面一躲不就立马被发现了吗?”

“现在估计也差不多吧……”

“什么什么?”

“现在估计也差不多被发现了吧,三条家不是跟那个叫什么青江的情报贩子关系很好吗?肯定早就知道了。”

“哦哦~”

“包括我们结盟也好,约定了今天来闹事也好,一定全部都被知道了啦。”

“哦哦~原来如此!但是不会啦,一期君说他们现在正在吵架,不会发现的~”

“唉?吵架了?啊这样啊……”

这是个不错的消息。

“不过一期君怎么没告诉我们……”

“不知道呢。”

“话说来派有谁具有情报搜集方面的能力吗?”

鹤丸弯下腰,询问着身边那个比他们家小贞还要矮的小孩子。

“情报搜集?没有吧,我记得没有哎。”

“你们家几个人?”

“三个啊~明石,爱染,还有萤丸~”

小小的孩子笑着指了指自己。

“一共三个哦~”

“没有大人吗?派你这么小的孩子来?”

“明石是大人,但是萤丸猜拳输掉啦。”

“是这么选的吗?!”

这同伴是不是不太靠谱?

“没关系没关系~今天只是单纯的试探不是吗?”

“嘛,说的也是。”

鹤丸赞同的点点头,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了包装漂亮的糖果。

“要吃吗?”

“要~谢谢!”

萤丸开心的接过了那块粉色的糖块,剥开后看也不看就扔进了嘴里。

警觉性几乎为零。

早知道在里面下点药了。

伊达组的方针,光忠早就在此之前跟他阐述过很多次,所谓同盟,就是炮友,不是那种炮,是关键时刻拉出来挡炮的意思。

除了互坑没什么别的用途。尽可能让他人承受损失就好,我们则必须将损失压到最小。

而三条家一旦失去绝对的优势地位,接下来就是他们的内战,眼前的小鬼,早晚也会变成伊达组的障碍。

嘛,话是这么说,就算要下手也不能这么早,先建立些信任关系还不错。

不过看着萤丸那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鹤丸还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我说啊……”

“什么?”

“那个……好吃吗?”

“好吃啊。”

“我在里面放了很多辣椒……”

“哦,是吗?”

“嗯,是的。”

说完,两人又各自撑起雨伞看向了面前的雨。

“你在想什么?”

嚼完了特制糖块的萤丸问他。

“啊没什么,我在想,粟田口家真的会来人吗?”

“一期君说会来的啊。”

“也是……你猜会来谁?”

“不知道,他们家人太多了名字我都记不住。”

“唉,其实我也记不太清楚。”

看来没有交换情报的必要,所以鹤丸选择了装傻。

不过对方是小孩子,所以另一点没准可以试一下……

“萤丸君。”

他装作有意无意的提了起来。

“是~鹤丸君。”

“你们来派有几个御神件?”

“一个。”

看吧,果然毫不犹豫的回答了。

“你们家呢?”

“也是一个。”

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同伴间的知根知底,不过谁都搞不准对方说的是不是真话。

总之,先以来派这里有一个为前提来准备今后的行动吧。

接下来又陷入了沉默,等待的过程有些无聊,这对多动症的鹤丸来说简直生不如死,他一会掏掏衣袋,一会摆弄雨伞,一会又把脸别过去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怎么了鹤丸君?”

“啊……有点无聊……”

“也是呢,打电话问问一期君他们到哪儿了吧?”

“哦不错的提议。”

鹤丸立刻欢喜的转过了头,带着一副恶趣味十足连幼儿园都懒得再用的惊吓眼镜直视萤丸。这番诡异的场景印在来派小成员的眼里,没有惊起一点点波澜。

“一期君的电话是哪个呢~”

“那个,萤丸?喂萤丸?”

“嗯?怎么了?”

鹤丸尴尬的指了指自己的脸。

“这个……”

“这个?”

“对,这个……”

“这个怎么啦?”

“呃……”

就在鹤丸尴尬的停顿了很久以后,萤丸突然恍然大悟。

“哦!眼镜很可爱哦~”

这不是他想要的效果。

鹤丸国永觉得,先不管今天他们在三条家的收获如何,光是这点就已经够让他觉得失败了。

“刚刚的糖能再给我点吗?”

“哦,都给你……”

这点也是,大失败,双重失败。

“一期君的电话找不到了哎……”

萤丸一边吃一边说。

“没存吗?”

“嗯好像忘记啦。”

“那就算了,慢慢等呗。”

“嗯~”

萤丸顿了顿,接着继续提起了刚才的话题。

“鹤丸君觉得粟田口跟三条会有几个?”

“他们?他们两家至少各有两个吧?”

“藏在谁身上呢?”

“这可不好说,三日月宗近和一期一振身上应该会有吧?”

“哦……”

“你觉得呢?”

“我觉得孩子们身上应该会有~”

“为什么?”

“因为一般来讲小孩子容易丢东西啊,萤丸和爱染就很容易丢东西,特别是爱染。”

“所以说……从正常思维来讲,敌人不会去怀疑小孩子?”

“对的,就是这个~”

“哦哦,不错的逆向思维。”

“鹤丸君家里最小的孩子是谁?”

“我们家啊……”

“啊一期君!”

没等他做出回答,萤丸看着他的身后喊了起来,一同传来的还有青年淡淡的声音。

“不好意思,来晚了,弟弟们都想出来所以犹豫了很久。”

“啊总算来了,那我们……”

鹤丸刚一转身,跟在一期身边的那对双胞胎就发出了凄厉的尖叫。

“妖怪啊啊啊啊啊!!!!”

“一期哥!!!!这是什么东西!!!!!”

“等等!冷静点前田!!!不要哭啊!!”

啊……惊吓眼镜忘记摘了……

“哈哈吓到了吗?抱歉啦,别怕别怕。”

他想摸摸哭的正凶的那只妹妹头,但是还没上手就被一期一振凶狠的眼神逼退了回去。

“不、不是故意的……”

“果然跟传闻中一样啊,鹤丸国永……算了,前田你不要哭了。”

想想还是以现在的局面为重,水蓝发色的青年弯下腰去安抚自己的弟弟。

“以后要勇敢,不要被这点小事就吓哭,你看,平野就很坚强哦。”

“嗯……知道了。”

双胞胎的其中之一总算止住了哭泣,红着脸向鹤丸和萤丸打了招呼。

“你们好……”

“你好你好,哎呀,没想到粟田口的大哥会亲自来呢。”

“我认为作为家族的负责人,亲自上场是对盟友的尊重。”

“呃……”

这话怎么听都像是在讽刺他,鹤丸只能尴尬的找萤丸做挡箭牌。

“哈哈,我们也没想到这么多啦,你说是不是啊萤丸?”

“嗯?我是我们家最强的啊~”

“哎?!”

可惜萤丸压根没给他机会。

“没想到,萤丸君这么小就能挑起一族的大梁呢。”

“一期君才厉害啊~要照顾那么大的一家子~”

“那个……我……”

“哪里,萤丸君过奖了。”

“是一期君谦虚啦!要吃糖吗?”

“等等,我、我应该也是伊达组……最……比较强的吧……”

为什么啊,这种孤立无援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打比方的话就好像到了新地方周围人都交上了朋友唯独自己孤身一人接下来还要面对被霸凌被欺负被穿小鞋的境遇!

不过鹤丸的胡思乱想没有继续下去,他很快又被一阵高过先前的哭声震回了现实。

这回平野和前田一起哭了起来,模样比起刚才简直惨上千倍百倍,一期两只手都快抱不下了。鹤丸刚想上去询问发生了什么,但没走两步萤丸的小手就指了过来。

“啊抱歉,我忘了糖是鹤丸君的了。”

哎?

“等、等等!一期君听我解释!别这样看我!!!”

怎么办光忠?

同盟好像没撑过一天就濒临解体了呢……

 

“我说……小狐丸啊,他们真的不要紧吗?我们要不要出去看看?”

三条宅内,岩融,石切丸还有小狐丸无奈的守在门后,听着外面传来的乱七八糟的声音。

“这真是来偷袭的?哭的也太大声了。”

“应该……是吧……”

小狐丸也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

“别问我啊……我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青江又不在,没法准确知道……”

一提到青江,石切丸的脸上就露出了尴尬之色,小狐丸也立刻识相的打住了话题。

“要不我们出去看看吧……”

“不必……算了,主动出击好了。”

小狐丸抬头看了看漫天不断的阴雨。

“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不是吗?”

 

“虽然早就知道你的名声,但真没想到你会恶劣到这个地步!”

“不是故意的啊!我是给萤丸的没想到你弟弟会吃啊!”

“居然特意给萤丸君吃这种东西?!”

“不、这个……”

“啊啦~下雨了~”

原先一直沉默的萤丸突然打断了两人的争吵。

“下雨?”

“你说什么?不是一直在下吗?”

萤丸放下了伞,任由黑色披风被水打湿,渐渐泛起不祥的白烟,而原本红扑扑的健康小脸上也和着雨水留下了浅浅的红色血迹。

“这就是太阳雨吗~”

经过提醒,一期和鹤丸这才感觉到头顶上方的伞正在溶解,空气中也渐渐弥漫起了难闻的酸味。

是酸雨。

与立刻撤退分散的同伴不同,萤丸冷静的目送其它四人散开的身影,接着抬头望了望天空。

“可是现在根本没有太阳呢。”

这笑话真冷。

 

 

 

解说时间~

 

小狐丸:太阳雨

使用强酸的能力,自身也可以免疫酸性的腐蚀。攻击方法是将触目可见的现有物质转变成酸性,必须看见才可以,且只对无机物有效。

 

御神件与游戏

御神件是包含了审神者最后灵力的物件,一共被审神者分成了十份,根据游戏参与人员的意见封印进了不同的物体之中,目标物体越大成功率越低,所以基本上都是些相当小的小型物体,成为御神件的物品强度会比之前有着极大的提高,简单来说就是不易损坏,可以通过这点来判断是不是所要寻找的标的物。审神者一旦死亡,就无法再用灵力维持现状,所有拥有特殊能力的家族或者散家都将遭受后果不明的冲击,御神件是可以保证他们在审神者死亡后维持现状的关键物品,也是游戏争夺的关键。

游戏规则很简单,在审神者死亡前将御神件聚集到一起就可以获得审神者最后的全部灵力,审神者会根据胜利者的愿望选择要保护的对象。但因为她的力量已经十分微弱,根据交代,即使全部聚到一起也只能让十个左右的异能者保住现状,而且如果御神件遭到了损坏,人数还将下降。


评论(13)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