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哎?介绍什么时候没有了?!(#゚Д゚)

刀剑戏话:骤雨狂岚(3)

目录:∑(っ °Д °;)っ


“你们俩的任务很简单,我说过很多次了,还记得吗?”

“嗯。”

“不要恋战,也不需要恋战,我们没有义务为这个同盟做多少事情。三日月现在不在,所以你们能遇到今剑的概率从20%提高到了25%,虽然还是不高,但聊胜于无,我有别的事要做所以无法帮你们。不过务必记住——”

避开鹤丸的视线,带着前田和平野冷静的穿过酸雨圈靠近三条家的时候,一期这么交代过自己的弟弟们。

“只有在遇到今剑的情况下才你们才有必要触发战斗。别的人不管是谁都不行,如果不幸遇到了,那就直接逃跑,石切丸,小狐丸还有岩融是不可能对小孩子主动出击的,只要你们不挑衅就不要紧。”

“嗯。”

妹妹头双胞胎点点头,将长兄的话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现在,不知道一期有没有帮忙,但总之粟田口家的两兄弟顺利的遇上了正在屋顶淋雨的今剑。

“啊,你们长的好像!”

“因为是双胞胎啊。”

没见过面的三个小朋友彼此打量着对方。

“那么,今天就是你们陪我玩啦?”

活泼的小天狗一跃而起,将细碎的雨珠和瓦砾踩在脚下,发出叮叮咚咚的悦耳之音。

“应该是了,请多指教。”

前田和平野同时抽出了别在腰间的短刀,然而今剑比他们还快,早在他们拨出武器的瞬间就失去了踪影,视线捕捉不到,可以表明行迹的风声也悉数藏匿进了瓢泼的大雨中,等双子勉强感应到今剑的气息时前田的肩膀上已经被结结实实的划了三刀,而等到这一轮的疼痛蔓延开来,今剑早就在他左侧的手臂上划下了第四刀。

这就是今剑的“紫之上”。

虽然早就知道他的速度可以赶超音速,但亲眼见到这样的攻击方式,还是让粟田口家的两个孩子吃了不少苦头。

“前田!”

平野抱着前田避开了今剑那无法目击的行径轨迹,闪到了一旁的长竹之下,但是刚刚落定,两人头顶的毛竹就发出清脆的噼啪声,一节一节的断了下来,尖端直插而下。关键时刻一阵突然刮起的飓风解了两人的燃眉之急,大风呼啸着将能当凶器的竹子远远的吹到了一边。

“啊啊……好大的风……”

就连腾在半空的今剑都受到了影响,被吹歪身体落了下来。

“好奇怪,是你们干的?”

他随意的站在自家的大院子里,好奇的问了一下面前跟他差不多同龄的孩子。

“是哪一个呢?”

“要不要猜猜看?”

平野捂住前田受伤的左臂,死死的盯着今剑。

“不用猜啊。”

今剑话语的余音漂浮在半空,单单眨眼的瞬间他就再度以快的吓人的速度奔跑了起来,残影都无法被捕捉到,让前田和平野几乎有了一种在跟透明人作战的错觉。不过,刚刚的那阵怪风也同时刮了起来,没有方向没有目标,只是尽可能的吹着面前的一切,想用最大的努力干扰今剑的行动方式。

可惜这次的效果并不明显。

“说白了,也只是风啊。”

孩子的声音从漫天风雨中传来。

“不疼不痒的,就算我的速度慢下来,你们也看不见啊。”

对吧?

凭空出现的今剑降落在平野面前,与他的额头紧紧贴到一起。

“找——到——了——”

他睁大眼睛,满意的看着平野露出惊愕的神情。

“是你在操纵风吧?”

“呜!”

遭受到正面攻击,平野的小腹被今剑捅了一刀,然而还不等他和前田做出什么反应,今剑就再度凭着自己的速度优势消失了。

“这样可不行啊,你们陪我玩不了多久了。”

“平野……平野!”

身边的前田紧张的想去看他的伤口,但是被平野挡住了。

“没事,就保持这个姿势。”

双子靠在一起,前田的后背则贴在围墙上。

“一期哥说的不会错,他说我们可以克制就一定可以…冷静下来,必须察觉到他的行动轨迹……”

肚子上传来剧烈的疼痛,平野从小到大都在一期的保护下生活,从来没吃过这般的苦头。眼下,他与前田聚在一起,暂且停下了自己操纵的风来储存体力。

不知道一期哥看到他们受了伤,会是什么反应……

“放弃了吗?”

声音无处不在的今剑依旧保持着肉眼看不见的高速,对于前田和平野的反应似乎还有些惋惜。

“没有,我们在做准备而已。”

“要给我惊喜吗?”

“嗯,大惊喜呢。”

双子保持着同步的频率,感知着周围那不断跳跃的隐形身影,随着时间的累积和身上伤口的增加,他们对于今剑的预判也越来越接近。

“是什么呢?”

“应该是你……从来没有感受过的疼痛吧?”

就在那里!!!

两人连眼睛都没睁开就同时发动了能力。

一时间狂风大起,呼啸着对准高速中的今剑就扑面而来,除了将他吹的有些步伐不稳外并没有其他效果。

“就说没用了,不疼不痒的。”

“是吗?”

“哎?”

三条么子的动作在下一刻就停住了。

“什、什么!?”

无法形容的感觉从各处传来,衣服转瞬之间被无数的细小砂砾割成了碎片,更不用提暴露在外的皮肤了,稚嫩的身体被切割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痕,血痕之上复又被叠加上新的伤口,接连不断,宛若凌迟,将今剑全身都封印到了浓重的血色之中。

“我是风,这点没错,但是你忘记前田了。”

他是砂砾。

与风合在一起的话……

“逆风的状态下再加上你的超音速,这和往刀山上冲没什么两样。”

不过这番解说已经无法传递给今剑了,这漂亮的合击直接就夺走了他全部的意识,小小的身体上到处是血,伤势比起前田和平野有过之无不及。

“赢了……”

“嗯,前田,你去看一下他身上有没有有可能是御神件的东西。”

对比下来前田的伤势较轻,双子立刻默契的开始了分工,可还没等他上前触到今剑伤痕累累的身体,一个高大的男人就挡在了他们的面前。

“到此为止。”

石切丸挡在他们和今剑的中间,冲双子友好的笑了笑。

虽然温柔,但不知为什么就是颇具恐吓的意味。

“今剑得休息了,你们俩也是吧?”

“你是……”

“可以的话,我不想杀小孩子。”

这句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相对成熟一些的平野自然也清楚,他拉住想要追击的前田,缓缓的向后退去。

“可以了前田,一期哥的话不能忘记。”

“但是小叔叔说过,这个人没什么特殊的能力……”

“小叔叔说的是看不出来,可没说他没有。”

关于三条,无论如何都是谨慎为上。

“那么,告辞。”

拖着伤口跳上围墙顶端,平野痛的咧了咧嘴,石切丸对于他的这番脆弱也有些不忍,一直到目送着两人离开才抱着昏迷不醒的今剑去了医务室。

 

另一边,三条家的后门可谓是今天最不太平的地方。

“讲真我有点后悔自告奋勇来后门了。”

小狐丸无奈的握着自己的佩刀,看着来人。

“原本以为某只鸟会飞进来,结果却看到一期你在闯后门,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那你现在可以退回去。”

一期也保持同样的架势,丝毫不敢松懈。

“三日月去新选组侦探社做什么?”

他开门见山的问出了今天最主要的目的。

“你说呢,他还能干什么呀。”

“我应该警告过你们很多次了,不要再想着把骨喰带出来。”

“我也跟他说过很多次啦,不听有什么办法……”

“你们同族,我可以算你们同罪吗?”

“不可以,抗议!”

“其实仔细想想……我家小叔叔也受你照顾了……”

咬牙切齿的说完这句,弹指之间一期就抽出刀冲了上来。

政府隶属下的家族们大多有着百年的历史,相比起近现代的便利武器,这些依靠着特殊能力在世上站稳脚跟的人大多喜欢更富质感的武士刀,粟田口和三条都是如此。两人对于太刀的掌控不相上下,唯一能分出胜负的就是在近战过程中对各自能力的运用。一期快速的改变着场地的位置,每块地方几乎都是没能站稳就不得不立刻跨开大步跳到远处。三条后院的泥地不停的改变着性质,上一刻还是咕咚冒泡的酸性沼泽,下一刻就平稳的返璞归真,变回最初普普通通的黑色泥土。

反之亦然。

因为强酸的干扰,一期的出刀也变的断断续续,失去了连贯性。不过蓝发青年对此一点不慌,步子摇摇欲坠的同时还小有所成的刺伤了小狐丸的手臂。

“你这是作弊哎。”

小狐丸站在一片酸沼之上,低头看了看手臂的小伤口。

“这种情况下都能被你刺中,反而我一刀都打不着你,不是吗?”

“将自身的异能运用进表面普通的争斗中,我们两个彼此彼此。不过,就这么下去的话可要抱歉了。”

我赢定了。

对于自己能力无比自信的一期一振没给小狐丸休息的机会,乘胜追击,两人比试的场地上除了脚下的泥土,再无其他可供小狐丸发挥的物件,眼看着一期步步为营,而他落入穷地,小狐丸索性放弃了用泥土干扰一期的方案,有些自暴自弃的任由一期进攻。

“这是认输了?”

虽然表象上来看是这样,但一期并没有放松下来。

他太熟悉三条了……

这家的每个人都是,年幼的今剑可能好一点,但是大人没一个省油的灯,即使看似步入绝境,他们到最后也一定会瞄准可能的空隙企图翻盘转胜。

所以他不能手软。

不能手软,然后……

然后……

名为小狐丸的影像在他面前闪了一下。

“怎么!?”

没有改变位置,没有改变形态,对方依旧站在那里,但是却让一期产生了强烈的违和感,这股不详的预感从他的心中扩散开来,很快就蔓延到四肢百骸,他努力站定,刚想稳住自身小狐丸的影子就又出现了断片。

他记得自己明明站在小狐丸的正面,回过神来时却连自己都发生了位置的变化,已经随着小狐丸跑到了走廊的旁边,尽管依然是属于他的全面优势,对方依旧放弃抵抗的徒劳躲闪,但是记忆的断断续续让一期渐渐产生了眩晕的感觉。

天地在转,自己跟着小狐丸不停的瞬移。

“你……删了我的记忆?!”

终于明白过来的一期摇摇欲坠的扶住围栏,手中的太刀也吃力的放下了。

“将自身的异能运用进表面普通的争斗中,彼此彼此。”

小狐丸毫不客气的将刚刚的话回敬给了他。

“只是个小伎俩罢了,习惯就没问题,一期。”

但可惜的是,这个习惯的过程,小狐丸是不可能给他的。

“我可以控制别人关于我的记忆,这点鸣狐应该告诉过你的吧?但是刚才那个是我最近才想出来的应用哦,只消掉一小点关于我的记忆,就能让人产生强烈的违和感,进而影响神经和身体的协调性。”

小狐丸一脚踢开了他那把握在手中摇摇欲坠的太刀,冲击之大连一期都摔了下去,无力的跪坐在地面上。

“你们三条,果然都……”

“都什么呢?反正都是为了胜利不择手段而已,哪儿还分什么高低贵贱。”

小狐丸的刀刃直指一期的鼻尖。

“反倒是你,你的坚持在我们看来都太过奇怪了。现在对你来说已经是穷途末路了吗?没有吧?你明明跟我一样,也是拥有两个技能的不是吗?”

“那个我已经忘记了。”

一期抬起头,与小狐丸视线相接。

“我早就忘记了,那个能力,我这辈子也不会再用。”

“哪怕是现在这样的生死关头?如果你用了,那么我们俩的立场搞不好又会反转呢。”

“那也不会,我说过了,我早就忘记那个了。”

“所以说我搞不懂你的坚持。”

小狐丸的眼睛里有一丝怜悯。

“我也永远,理解不了你们……”

即使曾经以为能理解,现在的这点自信也早就被摧残殆尽。

“那么,再见了。”

太刀随着话音一起落下,但还没逼近青年的脖子就被远方传来的爆炸声吓的偏离了路线。

“什么东西?!”

一期和小狐丸同时看向远方,还没等找准那阵黑烟是从哪个点冒出来的,又一波爆炸就袭了过来,这次距离近了不少,伴随黑烟升起的还有一个白白的人形。

“哟——嚯——”

套着不知从哪儿捡来的雨衣,鹤丸国永被炸弹的冲力推到了半空,还飘着的时候就迫不及待的向小狐丸和一期招开了手。

“吓到了吗!~”

有些灰不溜秋的大白鸟准确的落到了院子里,抱紧一期就滚到了一边,漂亮的脱离了小狐丸的攻击范围。

“比起吓到,不如说有些怀念呢,你还是学不会怎么走正门是吗?”

“走哪儿不都一样?反正都得从你的酸雨里面冲进来。”

“算上你的话,同盟军是不是都进来了?”

“嗯……应该是吧?一期君你弟弟呢?那两个小可爱进来了吗?”

“放手……”

一期低着头,声音也跟着被压低了不少。

“哈?你说什么?”

“他叫你放手。”

小狐丸也好心的替一期重复了一遍。

“你到底要抱到什么时候啊?”

“啊,哦……”

鹤丸这才察觉自己还抱着粟田口家的大哥没松开,于是赶紧撤掉自己的爪子,还客气的替对方理了理衣服。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过手感挺好的。”

一期本来已经准备收刀站起,一听这话刀都懒得收了,抡起刀鞘就抽了鹤丸的肩膀。不过这仅仅是起警告作用的行为而已,下手当然不会重,从鹤丸的表情来看他也根本没当回事,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怼小狐丸。

“现在可是二对一了哦小狐丸,你不要紧吗?”

“就算我说要紧,你们俩也不会放过我吧?啊不过有件事还是得提前说一下,我身上可没有御神件呐。”

“是吗?那我们可以考虑绑架你然后跟三日月换,他身上肯定有吧?”

“有是有,但我不觉得他会给哎……你懂的啦,年纪大的人脑子总要有点拎不清的。”

“那就是你们家的事了,我们只在乎结果。”

“鹤丸你变了,你变的不一样了,明明以前还会跟在我后面喊我小狐哥哥,现在直接叫我小狐丸,还满脑子怎么弄死我。”

“哦,那个啊,你说的那个鹤丸早就死了哦~”

白衣白帽的青年站在雨中,跟小狐丸一起露出了同类才有的笑容。

“早就跟着五条家一起被埋了。”

你们不是知道的吗?

 

 

解说时间~

 

小狐丸:曾经存在的千重鸟居

可以消除掉别人对于他的记忆,仅限于跟小狐丸有关的记忆,抹去了就无法恢复。

 

平野藤四郎:道之雪

操纵风的能力,控制风向,风力等等,但是在无风天气不能平白无故的造出风来,也就是说,其实这项能力是对现有风力的修改,原有的风越小,平野可以修改的范围就越小。因为年纪尚幼,所以对于能力的掌控还不是很熟练,假以时日应该会变成非常厉害的技能。

 

前田藤四郎:利之政

控制细小砂砾的能力,能够察觉空间内存有的微小碎片,并将之聚集到一起。一般的作用是配合平野增强风的威力,或者是进行视线的干扰。不过目前用的最多的还是在跟兄弟们玩堆沙子的时候。

 

今剑:紫之上

速度可以快到超过音速的程度。并且由于体型娇小的缘故可以自由的飞檐走壁,如果在古时一定会成为出色的忍者。现在借着能力的优势穿梭在城市之间紫云之上,那快速闪过的身影即使被目击,大家也只会以为是天狗怪谈罢了。

 

考虑今剑技能的时候单纯觉得天狗速度都很快于是就这么上了……并没有考虑机动问题,博多和爱染会有别的能力的,咳咳……

还有,鹤一期好像确实可以呀 ⁄(⁄ ⁄•⁄ω⁄•⁄ ⁄)⁄

评论(20)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