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哎?介绍什么时候没有了?!(#゚Д゚)

刀剑戏话:骤雨狂岚(4)

目录: (ノ`Д´)ノ


从新选组那儿吃饱喝足走出来,再撑着伞回到家,时间上已经差不多到了午后。

“再过一小时就可以吃点心啦~哎呀那是什么?”

三日月的小曲儿没能哼上多久,距家还有一百多米的时候他就远远看到正门被拆成了好几块。

“啊……我的百年老木门……”

三日月有些惋惜,正想绕着看看还有没有其他损失时,头顶上的红纸伞就传来了嘶啦嘶啦的溶解声。

“小狐丸在做什么呀?”

他在雨中奔跑起来,雨伞缓缓的冒着白烟,但真正经受的酸雨洗礼却并不多。这狂风暴雨在他能力的影响下跟小毛毛雨没什么区别,一直到他跑到了门口,雨伞都没有解体,只是被点出了一两个大窟窿,华贵的蓝色和服没遭大难。

刚想从正门进去,三日月却听到了远处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是从后门那儿传来的。

“有种怀念的感觉呢。”

他一步一步的晃悠,踩着炸弹的声响做节奏,缓缓的走到了目的地。

“这还真热闹啊。”

一进门就看到被炸弹炸的满地逃窜的小狐丸,还有活蹦乱跳紧追不舍的鹤丸,和一脸冷漠但是插不进手的一期。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吗?”

“一点都不好。”

小狐丸看到他就跟看到了救星一样,连忙慌不择路的躲了过来。

“鹤丸现在简直丧心病狂,小时候怎么没发现他有这种反社会倾向,这比前段时间闹很凶的那个恐怖分子还恐怖。”

“哎?以前你没发现吗?我早跟你说过心理正常的孩子是不可能一天到晚想着怎么吓人的哦?”

“你有说过吗???”

“有啊。”

三日月游刃有余的将视线转向鹤丸,笑着问道。

“你说对吧?”

“嗯,对。”

一路跟到三日月面前的鹤丸打了个响指,他头上的黄色穗结立刻炸了开来,发出微微的火药味从深蓝色的发丝上缓缓滑落。

“怎么了?”

三日月抬手理了理散掉的头发。

“没什么,就是想看看那个东西会不会是藏在你身上的御神件。”

“怎么可能,谁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顶头上啊?老年痴呆吗?”

“我觉得你搞不好会嘛。”

鹤丸无奈的搓搓手,转身又跑回了自己的同伙身边。

“现在二对二了哎一期君,还打吗?”

一期没有回答他,只是死死的盯着三日月看。

“欺负过我家的狐狸就想跑,问过我这个主人的意思了吗?”

“你什么时候成我主人了?”

小狐丸想抗议,但是被三日月摁了回去。

“而且还砸坏了我家的百年老木门,钱赔过了吗?还有咱家后院里这些被炸掉的东西,不赔钱就想跑路??”

“正门不是我弄坏的!你们家不是很有钱吗?还跟我计较?”

“谁弄坏的都一样啦,我们家情况你怎么知道的?哎等等……”

三日月眯起眼睛,对准鹤丸仔细的看了看。

“哎呀,定睛一看,这不是鹤丸吗!?”

他装作才发现的样子喊了起来。

“没错没错,是我呀三日月哥哥~”

对方也全力的进入了配合状态。

“鹤丸啊~~”

“三日月哥哥~~”

亲昵的表兄弟两人张开双臂,激动的向着对方扑了过去,但是跑到一半三日月就调转方向,毫不犹豫的扑回了小狐丸的怀里,刚刚在他走过的地方精准的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白色正立方体,闪烁两下就炸出一片火花。

“感觉还挺敏锐的嘛老头子。”

“鹤丸你变了,变的不一样了。”

从小狐丸的怀里抬起头,三日月理了理自己的衣服。

“明明以前超可爱的喊我三日月哥哥,现在却叫人家老头子,还想着炸死我。”

“人总是会长大的哦~”

鹤丸伸出手指弹了弹自己的帽子,一个白色的小小方块在他手中转瞬即逝,下一刻,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空气中那浓重的火药味。十来个大小不一的白色方块出现在小狐丸和三日月身后的围墙上,浮在半空,星星一样闪烁不停。

“睁大眼睛看着哦~”

这句是指令,是狂欢开始的信号。

“准备好被吓到了吗!”

三条家的围墙转瞬之间就被统统炸上了天空,扑面而来的烟火气和碎石砖瓦没头没脑的向所有人身上刮来,鹤丸聪明的躲在一期身边,所以没受到什么波及。而小狐丸和三日月就站在爆炸点的旁边,即使有足够的时间反应也还是吃了不少的苦头。

至少鹤丸是这么认为的。

但当硝烟散去时,小狐丸却抱着三日月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怎么做到的?你们吓到我了!”

“跟你的把戏比不算什么。”

小狐丸替三日月拦下了全部的伤害,但自己也并没有多少损失。

“我这是把戏的话,你的就是魔术了哎!刚刚那量明明都够炸死好几个三日月和小狐丸了!怎么可能!”

“是‘太阳雨’。”

一直沉默的一期终于说话了。

“啊?什么?”

“是‘太阳雨’,在炸药爆炸前,小狐丸将后面的墙壁强行酸化了。”

“太阳雨”不仅可以操纵酸液,另一个附加增益就是让自己完全免疫酸性的腐蚀。

“就算被炸开,被硫酸侵蚀软化的墙壁也不会有多少的冲击力,四散的硫酸液更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困扰。”

“原、原来如此……一期君你很聪明哎,真是吓到我了!那个……”

“你能不能先别说话,鹤丸君,好好安静一会不可以吗?”

可惜他的同伴视线根本没在他身上,一期收起手中的太刀,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三日月的面前。

“我之前一直在想,跟你再度碰面会是什么样子……”

青年的表情冷冷的,情绪每走一步就更复杂一分。

“我想过很多种,很多种的可能,你会对我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会讨厌我吗?会跟我兵戎相见吗?还是会觉得无法面对我呢?很多很多,我一直都在想。”

然后直到今天,终于见面了。

“结果,原来是这样啊。”

一期在三日月面前站定。

“原来你只会,对我视而不见啊……”

空气凝住尘埃,雨水将周围的一切也全部冻住,安静的只剩众人压抑的呼吸和杂乱的雨声。三日月安稳的被小狐丸抱在怀里,淡淡的微笑着,许久才对一期的这番话做出回应。

“啊,不好意思~”

他堆起客套的表情,公式化的向他道歉。

“没有打招呼是我不对,太没有礼貌了。对不起哦~还有,下午好,一期一振。”

一期的表情随着自己名字被一个音节一个音节的念出来而变的越来越愣,难堪的氛围扩散的到处都是,正当小狐丸纠结着该怎样替三日月收场时,鹤丸却先他一步行动了起来。纯白色的青年走到一期身边,拽住他的手腕就走向了更为广袤的外边世界。

一期这回没再甩开他,任由他拉着,带他离开他想了很久的奈落之地。

“走啦,回去啦,多谢招待哦三日月,小狐丸,我们还会再来的。”

“慢走不送,可以的话别再来了,下次能约好去外边吗?修墙壁超麻烦的啊。”

被抛在后面的三日月和小狐丸也松了口气,虽然三日月表面依旧不动声色,不过站起来后脸上也缺失了他一直保有的从容和不迫。

“小狐你给我把太阳雨停掉啦,一直下一直下,外边的水泥地都废了。”

“反正肯定得叫人来修了,咱家墙壁都飞了。”

“鹤丸长大了呢。”

三日月看着前面越来越小的两个身影,轻轻的说道。

“嗯,长成一个大麻烦了。”

“不过他确实还活着……挺好的,在看到他之前我一直不敢相信,现在总算是安心了。”

“说的也是。”

活着就好。

小狐丸踢开脚边的碎石块,想回房间看看其他成员的情况,但是他刚迈出步子,边上的一块砖砾就挪了个位,一个大约十厘米边长的白色立方体露了出来,漂亮的闪起了光。

“我错了,他还是死了算了……”

这回真是连采取措施都来不及了,小狐丸扑倒三日月后就滚到了一边,做好心理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强烈冲击。

就算三日月可以用技能帮他回避,估计结果还是够呛。

“啊……结果我不得不进医务室了吗……”

“小狐……”

“别担心,我撑得住,不过咱们家没个医生真是太不方便了,要不出去找一个回来吧……”

“找一个啊……我觉得药研不错呢。”

“我也觉得挺不错的,那你去跟一期说?”

“饶了我吧……”

只有这个绝对不要,绝对不想。

“唉……”

兄弟二人紧紧的抱着,沉重的叹了口气。

“为什么没有医生啊……”

“不会治愈能力真是抱歉了。”

石切丸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两人的身边,黑着脸踢了他们一脚。

“起来啦,别赖在地上了。”

“你给扔掉了?”

小狐丸这才从三日月身上爬起来,确认了一番。

原先地上的白色方块确实消失了。

“扔哪儿去了?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扔到前面那条大河里去了,有声音也会被雨水盖住的。”

“跑那么远做什么?随手放外边让它炸就好,反正都得修。”

“嘛,我喜欢处理得体一点。”

“省点时间和力气才最重要吧?”

“你也知道要给我省时省力啊小狐丸。”

提到这个石切丸就有些哭笑不得。

“说是让我躲房间里待命,结果反而我是最累的呀,又要去救今剑,又要去大门那儿扶岩融,最后还得来你们这儿处理炸弹,一点都不轻松。”

“岩融和今剑?他们怎么了吗?”

三日月也站了起来,华丽的蓝色和服早在各种折腾下脏的失去了应有的样貌。

“伤的有点重,根据岩融的消息,来派那儿可能有个棘手的角色呢。”

“是吗?我觉得鹤丸也很麻烦。”

“有不麻烦的吗?”

配合着石切丸的步调,三个人一起缓缓的走进了屋子里。

从他们敢跟三条家作对开始,就注定他们不可能简单了。

 

一期漫无目的的在雨里行走着。

没有回避,没有遮挡,任由倾洒的雨水将他从头淋到脚,打湿的头发成了略深的蓝色,黑军装在液体的作用下完全失去了原先笔挺的气势,单纯成了遮体的衣物。

让他从失神中回到现实的是手腕上突然失去的热度。

牵了他很久的鹤丸突然松开了他的手,蹲到地上痛苦的喘息了起来。

“你怎么了?!”

对方白色的衣帽脏兮兮的浸在水里,一边咳嗽一边喘气,像极了被抛弃在雨天的雏鸟。

不管的话一定会死。

“喂!?鹤丸君!?你怎么了!?”

“一、一期……”

鹤丸原本非常漂亮的眼睛此刻却莫名的泛白,白色晶体上满是血丝,他一边咳嗽,一边紧紧的按住自己的胸口,依靠在一期的身上。

“我……心脏病……犯了……”

“你有心脏病!?”

“对……”

“那你有药吗!?”

“我早就……放弃治疗了……”

“药不能停啊!!!不对,等等你为什么要放弃治疗!?你坚持住啊鹤丸!!”

“嘛,因为根本就没有啦~~”

青年精力充沛的坐了起来,大力的拍了拍愣在原地的一期。

“吓到了吗?抱歉啦我看气氛太沉重了想让你开心点,有没有开心点啊?有没有?有没有?”

“没有。”

一期条件反射的拿起刀鞘,对准鹤丸的肚子就将他戳回了地上。

“发你的心脏病去吧大骗子!!!”

重新躺到水床上的鹤丸翻了个身,对着一期气势汹汹的离去背影不断的挥着手。

“记得回去洗澡哦!要感冒的哦!!!”

对方似乎回头瞪了他一眼,不过马上就又恨恨的走了。

“哎呀,好凶,真是吓到我了。”

鹤丸揉了揉自己的胸口,看着眼前水雾弥漫的一片烟雨,空出手来在空无一物的空气中打了个响指,噗呲一声,苍蓝的火苗在某一滴水珠上短暂的亮了一下,在其他的水珠中也深深烙下了清晰的影子。

 

然后便被干脆利落的浇灭了。

 

 

解说时间~

 

鹤丸国永:白色惊吓

制造出白色正方体爆炸物的奇怪技能,爆炸物的大小可以灵活变化,最小的连边长几毫米都能弄出来,极限下能造出十米大的可怕武器,从能量上来说足够炸掉半个城市。爆炸的能量根据大小正比增加,而且爆炸物越小技能发动的时间就越短,因此被鹤丸活用到了吓人上,伊达组的其他成员经常被炸头发炸衣服,不过放心,他们已经习惯了。

此外,有无法避免的副作用,能力使用越多,爆炸的威力越强,对身体产生的副作用就越大。


评论(25)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