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哎?介绍什么时候没有了?!(#゚Д゚)

刀剑戏话:倘若月亮死亡3-4

目录:_(:3 」∠)_

以后还是不分段了……虽然还是会按照这样的分段来写,不过一次性一章搞定吧,因为貌似一分段就掉粉,so sad……

万事屋我没忘哦,只是最近脑洞开太多了没想到合适的内容……万事屋是个无底洞,戏话也很长,还打算开石青的新坑,同时守着三个坑的我真是……

棒棒哒!~ >ㅂ<  (脸都不要了)


刀剑戏话:倘若月亮死亡(3)

 

本当如此,且游且饮。

草木逢春发,入秋落缤纷。

“啊,不过现在既不是春,也不是秋呢。”

歌仙兼定惬意的坐在屋宅的走廊上,享受着上午太阳那暖融融的光芒。手里捧着他挚爱的诗集,身边还放有刚沏的绿茶和甜甜的釉色果子,一切都舒心的让旁人羡慕。

“且游且饮啊……虽然现在不是游园的时节,但是像这样且看且饮,也是人生的一大享受呢。”

他所求不多,矮房一座,茶饮一壶,诗卷在手就够了,若还能有上天恩赐的缕缕阳光那更是妙不可言。歌仙喜欢这样宁静温馨的小日子,所以才会把兼定的本家搬到乡下来,远离城市喧哗,远离纷争中心,在没什么人的乡下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余生,这就是他所追求的风雅之道。

“啊,下午去看看后院的蔬菜吧,不知道长的怎么样了呢。”

娴静的时光又过了一会,太阳逐渐飘到了上空,大约是正午的时候,兼定家响起了门铃声。

“这个时候居然会有远客前来?”

歌仙放下手中的书和茶,跳下走廊跑向了玄关,想着会是怎样的客人,抱着这样的好奇心给打开了大门。

“是哪位?”

“哟二代目!我来啦!”

对方的声音一出,歌仙就毫不犹豫的把门甩了回去,将这难得的远客拦截在外。

“干嘛呀二代目,是我啊我是和泉守啊。”

和泉守不愧他的反射速度,赶在歌仙关门前用脚抵住了滑动的木门。

“啊是呢,我居然都忘了,你这家伙昨天刚打过不明所以的电话,给我出去,我一点也不想见你!”

“昨天你挂我电话了所以我才没说清楚啊,本来是可以给你好好解释的。”

“不要扒我的门!给我松手!管你什么事反正都跟我没关系,我没什么好帮你的,也不想回城里去!”

“二代目你这姿势一点都不风雅。”

“啊?”

分散注意的作战计划成功了,趁着歌仙愣神的一瞬间和泉守拨开大门就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哦哦新房子买的不错啊,我的房间在哪儿?”

“没有你的房间,给我出去!啊堀川你好辛苦你了……”

“不客气不客气,您也是。”

跟助理简单的打了个招呼,歌仙就转身又去追他那不让人省心的小后辈了。

“不要喝我的茶,不准吃我的点心,书也不准碰!”

“别小气啦,我们赶了好久的路肚子都饿了。”

“那就别回来,我一个人过的好好的。”

“不可以一个人偷着过好日子哦,要带带我嘛。”

“你不是在大城市过的很好吗?当初我要你走你都不肯走。”

“那是没办法啊。”

和泉守跑到歌仙刚刚待着的地方,咕咚咕咚几口就喝掉了他全部的茶水。

“新选组不能跑到乡下来办案啊。”

“那就给我回到你的城市去办你的案。”

歌仙不满的去厨房提来了刚烧的开水,给茶壶又一次加到满。

“嗯,我在办啊,这次需要二代目出手帮个忙。”

“别拽我下水,我早就不做了,家族什么的政府什么的统统跟我不相关。”

“除了你没人可以哟?”

“那也不干,你给我搞清楚现实。”

歌仙摆出长辈的架势,教训着面前的毛头小子。

“兼定家现在就剩我们两个,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恢复了。说白了我们现在跟散家没什么区别,好好收起能力过日子才是正统,你听到了没有?早点给我把你那个侦探社给退了,回乡下来我还可以给你留一间房子。”

“哎?堀川呢?”

“那留两间?”

“没事没事,一间就够了。”

堀川笑着摆摆手。

“行了我知道啦,二代目一个人很寂寞是不是?需要我常回来看看是不是?”

“哈!?当然不是!”

歌仙差点把水全浇在地板上。

“我只是叫你小心点罢了,毕、毕竟外面那么凶险,现在又不太平……”

“嗯,是挺不太平的,政府不知道在玩什么,那些大家族们一个个都急着冒头呢。”

“果然……你们也被游戏波及到了吗?”

歌仙将新端出来的点心碟子推给和泉守和堀川,表情沉重了起来。

“果然,只要待在那种地方就不可能不被影响,不要多说了,你们现在就给我在这儿落脚下来!不准再回去!”

“别这样啦二代目!”

“我可是很认真的,跟那些大家族闹你们玩不起的,不管是一间房还是两间房,我马上给你们收拾出来!”

“至少现在不行啦!”

和泉守一把拉住了急忙赶去收拾屋子的歌仙。

“至少这件事我们侦探社已经接下来了哎……现在逃跑算什么,要我丢下其他的同伴苟活于世吗?才不要,那比弄死我更难受。”

“到底什么事啊……你们别什么活都接啊!”

“就这最后一次,好不好?”

和泉守把歌仙拽了回来,笑着蹭了蹭比他矮一些的歌仙的肩膀。

“等把这次的事情办完了,我就带堀川回来住你这里,再也不出去了。”

“你当真?”

“当真啊,我发誓。”

和泉守认真的举起了手。

“所以现在先帮我们把这件事办完好不好?”

“那……好吧……”

得到了保证的歌仙兼定总算是松了口。

“需要我帮你去封印谁?”

“就是那个,三条家的当家。”

“谁!?”

歌仙立刻又跳了起来。

“三条家的当家啊。”

“三条家……当家有换过吗?”

“嗯?没有吧?应该没有吧?”

和泉守向堀川确认了一下,看到对方点头以后也跟着点了点头。

“嗯,没有哦~”

“要我去找三日月宗近的麻烦!??”

滚回你的城里去吧!

“别拖我下水!!!”

“你是唯一克制他的人啦!”

“我谢谢你啊!别给我扣这么吓人的头衔,也别随便给我安排这么可怕的任务!不干!”

“你不干谁干!?”

“谁爱干谁干!”

“好吧好吧,堀川,那我们回去吧。”

和泉守意外的干脆了起来,没再胡搅蛮缠。

“如果二代目不做,那也没办法啦,我们只能回去硬上了。”

“哎……可是如果遭到三条家的围攻……”

“那也没办法,只能认命了呗。”

“兼桑……我会保护好兼桑的!”

“对不起堀川……本来还想做完了这票就带你回这儿安度余生的……”

“兼桑……”

“想和你一起,再带上二代目,三个人幸福的生活在这里,多好啊……”

“我说,你、你们……”

一分钟不到就换上歌仙去拉和泉守的袖子了。

“刚刚说的,是真的吗…这次没骗我吧………”

“当然是真的,你不在,我们只能硬碰硬啊。”

“不是,我说的是,这次任务做完你们就洗手不干乖乖的回我这儿?”

“啊啊当然是真的。”

和泉守再度对天发誓。

“反正不论如何我最后都要回到二代目这儿来啊。”

兼定家是我最终的归宿。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保证了……”

拿他没什么办法的小长辈最终缴械投降,乖乖捧着他的小碎花布包收拾东西去了。

“兼桑,真的很了解歌仙先生呢。”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坐在走廊上,背着打包行李的歌仙说悄悄话。

“因为我们是一家的啊~虽然他辈分比我大很多,但总归是从小一块长大的。”

“不过你做的承诺没问题吗?这次结束,我们真的要丢下长曾祢大哥,安定还有清光,回这里生活吗?”

“你在想什么呀堀川。”

和泉守坏坏的笑了。

“安定还是清光说的来着?”

男人的承诺不要太当回事啦。

 

“来了吗?”

“嗯。”

夜幕降临的时候,一期前往鸣狐的房间,看到坐在走廊上的小叔叔就直接发问了。

“歌仙兼定,来了?”

“在车上。”

鸣狐闭着眼睛,却依旧给人一种他在眺望远方的感觉。

“没想到会进行的这么顺利,让我反而有些不安呢。”

一期走到鸣狐身边找了个地方坐下。

“?”

“啊不是,我不是在担心小叔叔侦测到的结果,你肯定不会找错人的,至少在目前监测到的所有家族中,歌仙兼定是唯一有办法遏制三日月的人,这点我是绝对相信的。”

“…………”

“必须得好好利用才行啊……那个吵吵闹闹的大个子,真是完全没脑袋,想都不想就上钩了。啊,当然,至少在接下来的计划中,他们是不可或缺的。”

一期读着鸣狐的表情,即使对方少言寡语他们也能顺利的交谈下去,跟兼定家的简直完完全全的两极分化。

“而且关于答应他的事,我也没打算食言。”

“真的?”

“嗯,不动。”

一期摸了摸鸣狐的头发。

“如果我没估计错的话,其他家族应该也在找机会下手了,除了不可能直接参战的左文字,剩余的伊达组,来派,还有散家们,都会纷纷去找方便下手的地方捏,不是吗?”

等到被其他家族吞并掉,我们再去解决就是了。

这是最有效,也最省时的方法。

 

“感觉才过了一天你们这儿就多了不少人啊。”

第三天再度登门拜访的一期,刚刚还在门口的时候就听到了嘈杂无比的喧闹声,被请进门一看更是乱的一塌糊涂,还有个黄头发的孩子围着他转来转去,一边看一边喊“哦哦这就是粟田口家的人啊原来长这样啊!”,幸好在他无比困惑和犹豫要怎么处理的时候,看似孩子监护人的长发男子一把拽走了他,经过长曾祢虎彻身边时还恨恨的打了一下这位倒霉社长的肩膀。

太乱了……

“在办家族聚会吗?把山伏国广和山姥切国广也一起叫过来算了。”

“这个不用你费心……”

长曾祢的黑眼圈重的不行,脸色也相当的不好看,身为社长他理所当然的坐在沙发上,但是不知为什么蜂须贺也冷着脸跟他坐在一起。

好吧也不算一起,两人分别坐在沙发的两头罢了。

然后其余的六个人都站在沙发的后面,按照大小一字排开。

“我们还没给电话,你就来了。”

“不需要,你们想让我知道的事情,鸣狐会在第一时间告诉我,你们不想让我知道的,反正鸣狐也能知道。”

“这海口夸大了吧?如果我们躲在家里办事呢?鸣狐的‘狐狸戏话’只能通过动物的眼睛和耳朵观测外围的世界吧?”

“这话的定义有问题,对小叔叔而言,只要是这座城市内有四足动物的地方就行。”

“那也……”

“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弟弟养了什么?”

听到一期的提示,房内的其他人顿时齐刷刷的看向了浦岛怀里的小乌龟。

“呃……哎!??”

“浦岛你能把那个丢掉吗……”

“为什么啊不是龟吉的错!”

“你这是替人放窃听器在咱家啊!”

“嗯,还附带摄影功能。”

一期帮着加了一句,丝毫不介意。

“可是!可是!”

“啊……够了,以后就把龟吉放你房间养,要放出来就事先知会一声,这个可以吧?”

蜂须贺替弟弟提出了暂时的可行性建议。

“待在房间里,就看不到我们在其他地方的行动,乌龟的听力很糟糕,想听清楚应该也很困难。”

“那不就没有人身自由了吗???”

“浦岛,在你为乌龟申诉人身自由以前先考虑清楚,它只是只乌龟,你再闹,我就把他扔到海里去。”

“哦……”

蜂须贺的话远比长曾祢的管用,浦岛只能闷闷不乐的接受这样的调解结果。

“那么,来说一下计划吧。”

将话题转回到狩猎三日月上面,一期坐正身体,注视着面前的一大家子。

“歌仙兼定,是吗?你的能力发动需要什么条件?”

“进入范围就好。”

歌仙指了指自己。

“在我周围五米内,一旦进入就可以锁定。”

“锁定时间是多久?”

“三十六天。”

“可以持续这么久??”

“对,如果我不暂停控制的话,会一直持续到时间结束,不管他有多少技能都会陷入发动不了的状态。锁定期间我无法再使用技能,但是解除以后可以立刻执行。”

“真是可怕的能力啊。”

一期虽然发出了赞许的声音,但放在双腿上的手心还是微微有些出汗。

这能力简直是他们所有人的克星。

“那么,多人的状况下也可以发动吗?”

“我一次只能针对一个,不过可以选择目标。”

“所以说只要把三日月引入你的攻击范围就可以了?”

“对,我跟三日月宗近从未见过面,兼定家也一直不怎么起眼,青江他……应该没有监视过我们,也没有介意过我们,所以他八成不会记得我。只要你们顺利把他带过来就可以了。”

“他记不记得你无所谓,关于诱导他的方法非常容易,这点我已经准备好了。”

“看来你也是准备了很久啊。”

“我?准备?”

一期一振的脸孔有些苍白,有些残酷的表情占据了他的面庞,不过只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

“根本就不需要准备……”

“哎?”

“我不是说了吗?诱导他很容易,因为有一件事,就算明知是陷阱,明知会有危险,他也还是会义无反顾的跃出水面,咬住饵食。对他而言见到那个人是最重要的事,只要有机会,有可能,他绝对会来见他的。”

粟田口家的大哥哥恢复了微笑,隐藏起他全部的杀机。

“没有比这更简单的事了。”

让骨喰久违的出个门就可以做到。

 

 

解释时间~

 

歌仙兼定:三十六和歌

    锁定一个目标并强制封印对方的技能三十六天。但是一次只能对一个对象使用,而且使用过后在期限解除之前不可以再次使用技能。攻击范围是进入以歌仙为中心的半径五米之内。相当可怕的能力,堪称其他所有异能者的克星。

 

 

刀剑戏话:倘若月亮坠落(4)

 

“我可以出去了吗?”

骨喰藤四郎站在粟田口家的大门前,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哥哥。

“嗯,对不起……”

一期一振为他推开大门,露出外面那久违的世界,亮堂的太阳光虽然与粟田口大宅内的并无差别,但是它所照耀的那条小路,骨喰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走过了。

至少,一定比他记忆里的时间更久,更久。

因为骨喰没有几年前的记忆。

或者说,从他记忆中的初始开始,他就一直待在家里,从未出去过。

“把你关了这么久,对不起。”

开门后,一期把手放在骨喰的肩膀上,轻轻的把他推了出去。

“去玩吧,四处看看。”

“可是,我不知道该去哪儿啊。”

骨喰并不记得自己对外界有多么的渴望,不如说,现在这样反倒让他有些恐慌。

他不认得任何地方,也不认得除了兄弟们以外的其他人。

“啊,也是。”

一期拉起骨喰的手,带他迈出第一步,踏出了大门。

“你看到那边了吗?”

他给骨喰指了指右边的那条小道。

“往前走,然后左转,再走一段路就能看到非常漂亮的大楼,那儿有很多的小商店,有吃的也有玩的,去那儿看看吧。”

“一期哥,为什么会突然要我出来呢?”

即使被指明了方向,骨喰的脸上也依旧是迷茫的。

“抱歉,你是诱饵。”

一期将头埋在他的肩膀上,想想还是交代了自己的目的。

“抱歉,照理说我应该继续把你保护在家,但是这件事,只有你可以做,也只有你能成功,对不起。”

“我是……诱饵吗?”

“对……”

“我会遇到谁呢?是我认识的人吗?”

“你会遇到一个……蓝头发,蓝衣服,非常漂亮的人,他会很开心的和你搭讪,会牵你的手想带你走。”

“我可以跟他走吗?”

“没必要,等他出现以后差不多就结束了。”

“好,我知道了。”

骨喰点了点头,苍白的发丝随风飘动着。

“我只要,装作没什么事的随便逛逛,就可以了对吗?”

“嗯,没错,这样就行了。”

一期摸了摸骨喰的头,依依不舍的跟他告别。

“那么,走吧。”

“一期哥……”

“不要害怕,骨喰,你小时候,也是经常跟鲶尾出去玩的。”

“可是一期哥……”

“不要担心,我会等你回来的!”

“一期哥……”

“骨喰……”

“你能把钱给我吗?”

面无表情的白发少年像他伸出了手。

“买东西是要钱的吧?”

“……”

啊,也是。

一期乖乖的掏了腰包,把里面的纸币全部给他。然后眼看着骨喰再度踏上艰难的旅途,一期站在后面,许久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对着骨喰喊了起来。

“骨喰!”

纤细的身影转回来,骨喰看着他,依旧没什么过多的表情。

“你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即使有突发情况,也不需要你去解决。”

“嗯。”

“所以……”

一期看着弟弟,郑重的跟他说道:

“绝对不能用技能,记住了吗?”

 

宽敞的大道,两边高耸的大楼,这些从来都只在电视中出现的东西第一次清晰真实的印到了骨喰的视网膜上,他好奇的看着那些新奇的事物,过红绿灯时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如同幼稚园的孩子一样,还会天真的学电视上举起手再穿马路。

“一期先生的弟弟,看来是真的从没出过门啊……”

“让这么纯洁的孩子来完成这么邪恶的任务,不知为什么心里涌起了强烈的负罪感……”

歌仙捂住自己的心口,看着前方少年那小小的身影很是不忍。

“冷静点二代目,等三日月那个家伙一出来,我们就上去干掉他!”

“你如果就这么光溜溜的冲上去绝对会被反杀的你信不信?”

“我有穿衣服啊?”

和泉守完全听不懂自家二代目的比喻。

“啊算了我不想跟你讲,话说来保护我的就你一个吗?”

“当然不是啊,不过没办法啦,堀川因为会涉及到国广家被禁止参与了,长曾祢大哥的两个弟弟也被他想办法留在了家里,但是为了二代目的安危,其他人也是很拼命的!”

“其他的?其他的不就剩下那一红一蓝两个孩子了吗?他们去哪儿了?”

“粟田口应该也会来人吧……嗯……如果说安定和清光的话,他们应该在不同的地方密切注视着二代目吧?啊看到了!”

和泉守指了指路对面的一家露天商铺。

“就在那儿啦,这两个家伙隐藏的很小心嘛~”

“这就叫小心了!?”

歌仙顺着他的手看过去,一眼就找到了那两个活力四射偎依一起的身影,两个人堵在指甲油摊子前不知在买些什么。

“他们根本就没把我的人身安全放在心上吧!”

“没事不是还有我吗?放心啦,只要察觉到有可疑物品我就会给你击落的,二代目你有我呢!”

“直觉和经验不管哪个都在告诉我你不可信!你连个锁定都不会!完全就是范围内无差别群攻嘛!你是想击落可疑人物的同时弄死我吗???”

“不然怎么办……哎没办法啦,谁叫二代目你的自保能力有点糟糕呢,除了技能锁定你就只剩肉搏了。”

“那还真是抱歉了!”

“没事没事,我没嫌弃你啊。”

“你到底哪儿来的脸嫌弃我啊!?”

“嘛,不是你先说……啊等等!二代目!”

和泉守拉着他缩回了大楼的背光处。

“真的出现了……”

前方,穿着一袭深色和服的三日月,真的如同一期一振预想的那样站到了骨喰藤四郎的面前。

“骨喰?是骨喰吗?”

刚刚跟少年描述过的对象出现了。

骨喰睁着迷茫的眼睛,认真的将三日月打量了一番。

“太好了,刚刚我一直担心是看错了,所以都不敢向你打招呼……就这么从粟田口家到这儿跟了你一路……啊不过我绝对不是跟踪狂哦,你不要害怕!那个……那个……”

“你是谁?”

反复确认过记忆中没有这样的蓝发蓝衣和新月双目后,骨喰问出了让他疑惑的问题。

“啊,对呢,你现在不认识我……”

三日月清清嗓子,搓搓手,接着向骨喰深深的行了个礼。

“你好,我是三日月宗近,隶属于三条家,从前与你见过面,虽然你现在不记得,但是不要紧,一切都是可以重新开始的哦!”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三日月这才完成任务一般的放松下来。

“总算好好的说出来了……”

“总算?”

“嗯,为了能跟你再见的时候做好自我介绍,我在家练习了很多次呢,总算好好完成了!”

“哦……你好,我是骨喰藤四郎。”

“嗯,我知道。”

三日月拉住了骨喰的手臂。

“跟我走吧。”

“哎?”

“我带你走。”

“不,等一下……”

三日月的力气似乎出奇的大,少年一个不防就被他拽到了怀里。

“我带你离开粟田口,你也不想一天到晚被关在那儿吧?虽然我知道一期的本意是保护你防止你用技能,但是这样不自由的人生你不会喜欢的。”

三日月把骨喰紧紧的抱着,抚摸他白色的秀发。

“你以前……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是很爱笑的,第二次也是,你喜欢往外跑,跟鲶尾一样都是活泼又可爱的孩子,就算要保护你,一定也有很多别的方法,不是把你圈养在家就可以解决全部问题的。”

“不可能,我不要离开一期哥……我……”

“我知道,我不会让你离开他的,骨喰,你听我说,”三日月将骨喰的挣扎尽数压了回去,“我们家只有五个人,就算加上你,一期还有鸣狐,鲶尾也才九个,我们都是可以活在审神者残余灵力保护下的,我们不会有事的。”

“我们……”

“对,我们会在这场浩劫结束以后,继续生活下去……到时候谁都伤害不了你,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会永远陪着你。”

“可是,药研呢?”

骨喰看着三日月和服上的迷宫纹样,轻声的问他。

“哎?”

“药研呢?还有,还有厚,还有退,还有……”

“骨喰……”

“你能把他们全部都保护下来吗?”

三日月的怀抱似乎松了一下,骨喰趁机挣脱了开来。

“果然……不行吧?”

少年跟他之间恢复了陌生人应有的距离。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我不会跟你走的。”

不记得,不认识。

彼此之间就应当是纯粹的陌生人。

三日月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怀抱,有些失落,不过这难受的表情只短暂的停留了一瞬就消失无踪,他再度温和的笑了起来,想进一步跟骨喰说些什么,但是踩着木屐的脚刚向前踏出一尺的距离,一圈不详的蓝光就围着他霎时升起,连同空气尘埃都被隔绝在了这个小小的隐秘空间之外,什么都不剩,什么都没有,只有名为三日月宗近的人被圈在其中。直觉感知到危险,全身上下的毛孔都在提醒他发生了不妙的事情,然而无用,一切的一切都尘埃落定,光芒散去后虽然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但三日月自身却无比清楚的感受到了他的无助。

全身的力气都还在,没有任何受伤的迹象,但唯独找不回任何使用能力的感觉。

“很轻松就完成了啊二代目。”

“嘛,我都说了只要进入范围就是很容易的事。”

前方,骨喰的身后,和泉守兼定从边上走了出来,陪到了刚刚就在那儿的一个紫发男子的身边。

“啊咧,原来是和泉守君啊,我就说这里除了骨喰,还有另外一股熟悉的气息呢。”

三日月熟络的跟他打招呼。

“话说现在这是什么情况?我还有没有权利知道你们对我做了什么呀?”

“就是把你那乱七八糟的作弊技能封印起来罢了,这是公平竞争哟?”

“哦哦,是按照计划封了我的‘高台之阙’吗?可以啦随便啦,但是能把另外两个还给我吗?”

“哼哼,想得美哦,二代目的能力可是很完善……等等,你居然有三个能力!?”

“啊咧?一期没告诉你们吗?”

“我向来都是不多话的,你应该了解我。”

不知何时,一期一振也出现在了现场。

“你从哪里过来的?完全没感觉到啊。”

“无须在意。”

“给你一说我更在意了好吗……”

“嘛,又是借用了某个弟弟的能力吧?什么时候开始在的?”

三日月悠闲的站在原地,似乎完全不在乎自己正身处极端劣势的情况。

并且目光也一直追在骨喰的身上。

“从我送骨喰出门开始。”

“啊……你们一家子的能力合在一起真可怕……”

“是吗?我们的能力你不是都靠青江调查的很清楚吗?”

“那是石切丸跟小狐的事啦,我什么都记不住呀。”

“那要不要告诉你一个更可怕的事实?”

“什么?哎,别欺负老爷子了。”

“这个不是欺负哦。”

站在三日月对面的骨喰说话了。

骨喰的脸庞,身体,甚至是所处的空间都开始了不同程度的崩坏和溶解,少年白色的齐肩长发不见了,冷漠又迷茫的表情不见了,甚至是身高,都在幻觉的坍塌中矮了下去。

“这是狩猎啦~”

现出原形的乱藤四郎站在三日月的面前,露出大功告成后的微笑。

“不好意思骗了你哦?需要我把这番感人的告白回去告诉骨喰哥哥吗?”

“呀,原来是乱酱。”

三日月将手抱在胸前,无奈的苦笑了起来。

“我还真是大失败呢,从一开始就玩脱啦,不过那个,带话就不必了。”

“啊咧?不用吗?”

像女孩儿一样漂亮的少年疑惑的看了看阶下之囚。

“嗯,不用哦。”

三日月依旧坚决,认同并接受了他接下来可能要面对的命运。

“总有一天,我会亲口去跟他说那些话的,你说是吗?”

他笑着,向一期一振说到。

 

 

解说时间~

 

乱藤四郎:姬百合

巴啦啦能量!

沙罗沙罗~小魔仙!!!全身变!

不好意思画风错了,咳咳。

将自己伪装成他人的能力,不论是身高,还是外形,声音,甚至衣服都能完整的模拟出来,就像是可以触摸到的幻觉一样,没有时限,仅对自己生效,不可以协助他人进行伪装。

 


评论(15)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