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躺平中,更新不定期哦╮( ̄▽ ̄)╭

刀剑万事屋39:2000块可以吃什么?

非常短的一次更新,抱歉拖了那么久_(:3」∠❀)_

谢谢大家的关心,我已经差不多好了,接下来应该可以照常工作和更新,戏话还有之前的天坑都会慢慢补上哒グッ!(๑•̀ㅂ•́)و✧

虽然速度依然不敢保证就是了,咳咳……不过应该也不会再出现这次断更那么久的情况╮( ̄▽ ̄)╭


今天对青江而言,注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

他一觉醒来睁开眼睛的时候,最先看见的是他家恒次那团毛绒绒的紫色头发,等到他揉完了眼睛,视线清晰起来以后,呈现在他面前的变成了两张纸币。

“给你。”

“哎?”

2000元,并不算多,但在本丸内简直犹如巨款。

“主人给我的,但是我没什么用,还是给贞次吧。”

“哎?她给你的?为什么?”

“说是碟子小姐这段时间以来的照顾费。”

今天早晨,人类女子终于抄完了全部的法华经,长久以来盘踞在她内心的阴暗与仇恨也总算消散了一些,于是,在向审神者辞行以后,她便微笑着离开了。

“辞行……她要回她的纸箱房子那儿去?”

“正是,我亲自把她送过去的。”

“哎不要紧吗……那个怎么看都很危险吧?一般房子的量词是栋但我觉得她家只能用个来形容哎……”

“关于这点我也提出了,但是碟子小姐说不要紧,她把房子造得很牢,而且有用胶带做防潮处理。”

“这……可那个门也是纸糊的吧?一撞不就烂了吗?”

“她说她当初选址的时候就特意选了周围摄像头多的环境,就算哪天不幸命丧街头也一定能抓到凶手。”

“不用连这一步都考虑好啊!她在交代后事吗???”

“总之……没办法把她留下来的样子,她的性格其实很强硬,说一不二。现在的安宁也是暂时的,她不是那种抄抄经书就能放下仇恨的女人。”

“恒次这么认为吗?”

“嗯……她是那种,平静的时候很平静,容忍度也比一般人多的女孩子,但是只要触怒了她的极限……”

那她就会倾尽全力去报复,直到把对方毁灭殆尽。

“所以,倒是不用太担心她独居在外会出事,她有她自己的方法和处事原则。”

“可怕的女人啊……”

“回来后,主人就把钱给我了,说是碟子小姐之前就付好的生活费,虽然不多但已经是她能给的极限了,主人一直推脱不想要,可她貌似还是稍稍留了下来,于是,她干脆又给了我。”

“嗯,毕竟这么久以来都是你在陪她嘛,不过……”

为什么要给我?

“我可是什么都没做,无功不受禄。”

青江梳完了辫子,转过头去看着自己的兄弟笑了起来。

“恒次可以拿去买自己喜欢的东西啊。”

“有贞次就可以了,别的也没什么特别喜欢的。”

“直球哎!”

一大早就被击中了心脏。

“我没有可以用的地方,就算偶尔跟江雪殿还有山伏殿去现世,多半也是苦修,苦修怎么能花钱买东西呢?你拿去玩吧,就当是我给你的零花钱。”

“谢谢!欧尼酱!~”

“…………”

“感觉如何?”

“你确定我比你大吗?”

“什么啊居然在考虑这点?怎么样都行啦。”

胁差抬起梳子招了招自己的同族,待数珠丸过来坐定后捧起了他那长长的头发。

“嘛,作为谢礼今天我帮你梳头吧~”

“我已经梳过了。”

“再梳一次喽~”

反正出门一趟已经变得乱七八糟了。


“综上诉述,今天,我应该是本丸中最有钱的刀了!”

青江穿着从主人那里借来的长风衣,骄傲的抬着头说道。

“现在向我俯首称臣还来得及,给你们一个机会。”

“那是数珠丸先生的钱吧?你只是个吃白食的。”

宗三毫不留情的拆了他的底,坐在另一边的两把打刀也表示赞同。

“区区2000块就想收买虎彻的真品吗?我以前的刀身保养费都不止这一点。”

“用金钱铜臭构筑关系什么的,一点都不风雅。”

“啊咧?是吗?我还以为你们会很高兴呢,难得我会想到在有钱的时候带你们一块出去玩啊。”

“带我们出去玩?太会挑时间了青江大人,太阳都快下山了你要带我们看夜景吗?明明早上收到了零花钱,期间这么长的时间都干什么去了?”

“帮恒次梳头啊。”

“…………”

“我想帮他换个发型,梳啊梳的就过了好久。”

“…………”

“怎么了?”

“……没什么,理由太充分了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

“总之,去不去嘛?晚上也挺好啊,我们去外边吃晚饭~”

已经全副武装准备完毕的青江坐在地板上,用手弹了弹另一只手里捏着的钞票。

“准备时间一刻钟,超过时间的话我就去找别人,想约的话就快点哈~”

“一点都不想,再见。”

蜂须贺第一个转过了身,用眼神表达了他对钱财的不屑一顾。

“我去看书了,再见。”

歌仙也毫不留情的离开了。

“宗三你呢?”

“我?我的话……”

左文字家的老二看了看侧卧在走廊上风情万种的笑面青江,想了一会儿后解开了身上内番服的围裙,同时放下了袖子。

“你觉得我这样去现世可以吗?”

“不错呀,和服贵妇的气质。”

“啊啦,多谢夸奖。”

说着,宗三坐到了青江的身边,以跟他一样慵懒的姿势靠到了柱子上。太阳正在逐渐西沉,不过两振刀剑等待的时间也不算太久,十分钟后,身穿金色羽织的蜂须贺出现在了走廊尽头。

“呀,一点也不感兴趣的家伙来了。”

“因、因为想到宗三和歌仙可能去我才来的!只是陪同而已!”

“你也要穿内番去吗?虽然是没什么违和感啦,但是……”

青江指了指走到他面前来的蜂须贺,打刀虽然已经穿好了颇为古风的衣服,手里却还带着审神者之前给他的现世常服,外套,毛衣加长裤的组合,简单但是保暖。

“为什么要带这个来?”

“因为我比你们深谋远虑的多啊。”

正说着,最后一个成员红红火火的登场了。

“诸位!那个那个……我把书看完了所以跟你们去也不是不可以哦!”

歌仙套着大花棉袄出现在视线中的时候,青江和宗三一下子就明白了蜂须贺的意思。

“不愧是蜂须贺!”

“相当的深谋远虑呢!”

“啊?你们在说什么?”

一路小跑着来到同伴面前的歌仙兼定,还没站稳就被蜂须贺揪着呆毛强行剥掉了衣服。

“全部换掉!就连裤子都是印花的你想羞死我们吗??”

时值傍晚五点,大约在五点十分的时候,准备充足的刀剑们雄赳赳气昂昂的捧着2000元的巨款走出了本丸。


“该吃什么好呢?虽然2000块对我们来说非常多,但实际上在现世买不了什么吧?”

“能买很多啊,不要小瞧了2000块!”

身为领队的青江四处张望着,寻找适合他们的用餐场所。

“你们有什么想吃的吗?”

“对我来说只要好吃就行了。”

“问你等于白问,宗三你就是那种聚餐前怎样都好一旦同伴们敲定了就开始各种拒绝各种作的家伙。”

“反正我再怎么作你们也照样可以吃得很开心啊。”

“这倒也是……蜂须贺你呢?有什么想法吗?”

青江又咨询了一下看起来金碧辉煌贵气十足的虎彻少爷。

“嗯?我吗?那就和牛吧。”

“你是不是对我手上的2000块有什么误解???和牛的话100克都买不到的吧?!”

“那就别问我!”

“不问就不问!歌仙你……你还好吗?”

“哈……”

被点到名字的歌仙兼定艰难的抬起了头。

“干嘛……话说我有点呼吸困难啊这衣服胸那里勒好紧……”

“别呼吸了,眼一闭就过去了很快的。”

对同伴彻底失望的青江收回视线,又一次在繁华的街道上望了一圈,这回终于发现了感兴趣的东西。

“那个怎么样!?”

胁差所指的是一家挂着红底黄字招牌的快餐店,那个像双拱门一样的标签在场的刀剑们全都见过,几乎所有的电视剧动画片插播广告的时候都会放到他们家。

“广告上的看起来超好吃,对吧?!”

“我记得好像也不是很贵……2000元应该能买一些,就这个吧?”

“以前我就觉得这家的招牌颜色选的很有品位。”

除了面色发青的歌仙外全员通过,晚餐地点确定。走进门后那从未有过的香气更是让刀剑们打起了精神,正值用餐时间,店内挤满了大大小小的人类,青江先在距离柜台较近的地方选择了一张四座的餐桌,随后就开始合计要点些什么。

“饮料什么的就算了吧?把钱全用到吃的上面!”

“赞同,我想要那个长长的土豆条,以前刚在电视上看到就想试一次了!”

“那个叫汉堡的东西呢?我记得这一季的最新款是带起司和烤肠的,特别大的一个。”

“那个新品要950块一个哎……分四份吗?”

“可以!”

“可以!”

“我可以把外套脱掉吗进来以后感觉空气更少了……”

“我算一下,土豆条,汉堡……土豆买小份吧这样剩余多一点,我们再买个鸡肉块或者红豆派什么的。”

“要鸡肉吧,一盒有八个,非常好分。”

“就这么定了!”

“好!”

确认以后,青江兴高采烈的跑去了柜台,剩下蜂须贺宗三还有半死不活的歌仙留在座位上。

“你还行不行啊……为什么明明身高跟我差不多胸围却跟赝品一样宽?你是大猩猩吗?”

“你怎么不说是你太瘦了,我明明是标准身材……”

“你说我瘦??你居然说我瘦??那宗三……”

“不要带我,不战。”

宗三非常明确的表示了拒绝。

“我可以把里面的毛衣脱掉直接穿外套吗?这样别说吃晚饭了我觉得我会直接死在这里……”

“那样的话可以以你死于食物中毒为由敲店主一笔吗?”

“别总是这么恶毒宗三,学学江雪先生。”

“那你也别学青江乱穿衣服啊,太色情了。”

“我这是逼不得已好不好!我跟青江那个家伙是有本质区别的!”

“嘘,别说了青江回来了!”

在蜂须贺的提醒下,宗三和歌仙都听话的闭了嘴,青江确实是回来了,但是他并没有买吃的回来,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有。

“你们看那里!!”

他激动的指着柜台的方向,在大门边一块不起眼的地方,贴着一张色彩斑驳的小广告。

「儿童套餐500元——包含小薯条,土豆泥,香辣鸡块和迷你汉堡,还有可爱玩具赠送哦~」

广告背景上印着的应该就是赠送的玩具,分不清是哪部动画片里的蓝色塑料猫,刀剑们也不关心这些,让他们震惊的是这份套餐包含的可怕内容。

“薯条,汉堡,土豆泥还有鸡肉……全部包括进去才只要500块?!”

“没错啊!!凭什么对小孩子那么宽容!?大人光是汉堡就要950啊!!”

“500一份的话2000块正好4份,不用担心分赃不均引发血战……”

“是的我刚刚就一直在想汉堡分不均四块的话要怎么办呢!!”

“可是这个只能小孩子买吧……怎么办……”

“你们觉得我的体型还能装小孩子吗?”

“青江你就算了,骨喰和鲶尾他们来了还有点可能……”

“那要怎么办!?这个社会太不公平了!!”

“不,我想到办法了。”

突然,宗三站了起来。

“诸位……等我一下。”

“哎?你干嘛?”

“我也……先回去一下。”

“喂?蜂须贺??”

“太好了我回去换个衣服……青江你就坐在这里等等我们吧……”

“你们要干嘛?这么放心把我独自一个留在这里吗?我被奇怪的大叔搭讪怎么办?”

“如果真有的话,替我们向那个有勇气的倒霉鬼大叔表达一下同情。”

宗三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第一个跑了出去。


青江等待的时间并不长,半个小时后宗三就第一个跑了回来,这么短的时间里他根本就没有被搭讪的机会。

“您好。”

而带来了秘密武器的宗三理直气壮的来到了柜台前,手里抱了一只蓝色的小夜。

“儿童套餐一份谢谢。”

“好的,小朋友想要哪一款玩具呢?”

备餐的时候,营业员妹子微笑着把四款塑料机器猫摆到了小夜的面前,沉默的小短刀脸颊微微泛红,不好意思的指了指其中一个抱着任意门的模型。

“请收好,用餐愉快。”

崭新包装的玩具跟全套的儿童餐摆上餐盘,左文字家的点单时间结束。

“居然回去找小夜……宗三你为了食物居然如此不择手段!”

“有问题吗?正好带小夜过来一起吃,这家店他也在电视上看过不少次了,对不对?”

“嗯。”

小短刀点点头,乖乖的被宗三抱到腿上,手里还紧紧拿着那个看起来廉价的塑料玩具。

“这个也很可爱……”

“你喜欢小叮当?”

“不是。”

小夜摇摇头,然后又一次指了指模型上的那扇门。

“这扇门超厉害,打开可以去任何地方。”

“哦哦任意门啊,但是你知道吗小夜,其实穿过任意门也是需要代价的。”

“哎?”

“据说任意门会把穿越对象的灵魂留下来哦?一不小心还会出现半截身体在这个地方另外半截就已经去了……哎呀好疼!!!”

“嗯,不好好吃饭或者乱讲故事就是这样的下场。”

“宗三你好狠……不要用木屐踩我啊超级痛……”

“看在你请我吃饭的份上就说一句对不起吧~来小夜,你想先吃哪个呢?”

“一点也没有道歉的诚意啊你……”

这个时候,第二把刀剑也回来了,蜂须贺仍然是贵气十足的打扮,不过站在他边上身穿运动外套的浦岛看起来就现代了很多。

“你们已经买好了?真快呢。”

“喂喂喂蜂须贺你作弊了吧?!浦岛看起来根本就没有比我小多少吧?”

“说什么呢你有长度优势啊大胁差先生。”

无视掉青江的抗议,虎彻家的两位径直排去了柜台前,轮到他们的时候由浦岛元气满满的举起了手。

“姐姐我要儿童套餐!”

“好的~请稍等哦。”

“玩具,我想要那个时光布~”

“知道啦。”

一帆风顺,波澜不惊。

他们端着餐盘回来的时候,青江缩着身子趴在餐桌上,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用同样的方法去买一份套餐回来。

“放弃吧青江,你比人家小姑娘还高,喊姐姐太违和了。”

“就不能有我这种发育超常的个例吗?”

“就外表来说你已经是高中生的水准了,认命吧,再超常也不可能超成你这样。”

“不,有可能呢。”

“咦?”

“哎?宗三你在鼓励我吗?太好了这种时候你比蜂须贺体贴上一百倍!!”

“不,不是鼓励你,我只是想说,比蜂须贺还不要脸的家伙回来了。”

沿着宗三所指的方向望去,打刀和胁差一眼就看见了身高傲人的和泉守兼定,还有站在他身边的,换了身衣服的歌仙兼定。

“那个笨蛋想干嘛?”

“办不到的吧?!就连我家浦岛都已经很勉强了!”

“喂喂喂他动了啊!”

就在他们觉得诧异的瞬间,和泉守理了理头发,向前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真的要去吗??他是真的打算去要儿童餐吗???”

“就年龄来说好像也没错,本丸里面找不出比和泉守更小的了吧?”

“现在是看实际年龄的时候吗?重要的是外表啊!他有一点小孩子的样子吗?”

正说着,和泉守已经来到了柜台前,他潇洒的抬起手,撑在一边的盒子上摆了个帅气的造型。

但是重心没掌握好,下一秒盒子就掉到地上,散了一地的吸管。

“抱歉,忘记封印我手臂上的力量了。”

“…………”

不止柜台妹子愣住了,就连坐在座位上吃东西的刀剑们都愣了一会儿。

“噗……我觉得歌仙已经想打他了。”

“哈哈哈哈至少就智商来说确实是小孩子呢!”

“至少也捡一下吸管啊,独自一人跪在地上捡吸管的歌仙太可怜了啊哈哈哈不行了我怎么这么想笑呢?”

但是,想让帅气又高傲的打刀屈膝捡东西是不可能的,和泉守直视着营业员小姐的眼睛,说出了他此行最重要的目的。

“来!把儿童套餐交出来吧!”

“哈?”

“那个那个,不好意思!”

检完吸管的歌仙跳起来狠狠地打了一下和泉守的头,然后帮他修改了一下刚才的请求。

“请给他一份儿童套餐,拜托了。”

“哦……那玩具要?”

“saber!”

“没有saber,caster可以吗?”

“嘛,也凑合吧。”

“好的。”

柜台小姐从剩余最多的一款玩具中拿了一个给他。

“给,这是他的A级宝具——bamboo dragonfly,使用后可以自由在空中飞行哦。”

“啧,听起来不怎么厉害。”

“一共500日元,请结账。”

“哼哼……”

“这位先生?”

“哼……钱这种虚幻的东西……”

“是一定要付的!!”

在揪和泉守辫子的同时,歌仙努力向不远处笑得东倒西歪的同伴们使眼色,总算把意识还算清醒的青江招了过来。

“这样也可以吗?”

眼角笑出眼泪的青江揉了揉眼睛,从和泉守身上获得了莫大勇气的他在递出1000元纸币后,也毫不犹豫的要了一份儿童套餐。


“原来不是儿童也不要紧的吗……”

“好像是的呢二代目。”

“给我闭嘴,我不想再听到你嘴里发出一点儿声音……”

歌仙穿着从长曾祢那儿借来的衣服,一看见和泉守就满脸嫌弃。

“如果不是宗三不肯把小夜借给我的话,我是绝对!绝对!不可能带你出来的!知道了吗!”

“…………”

“只是叫你普通的去要个餐而已!你以后不准再跟短刀们看动画片了!知道没?!”

“…………”

“和泉守你出息了啊都敢无视我了?!!”

“不是你叫我别出声吗??”

“还敢顶嘴?!把你刚刚吃下去的东西吐出来!”

“啊我给你留了哟歌仙,没有全部吃掉。”

“废话!敢动我那份你就死定了!”

“嘛,消消气啦,不管怎么说,东西很好吃呢~”

吃完了薯条的青江看了看剩下的东西,将盒装的土豆泥还有用纸包好的汉堡放到一边,选择了小份的鸡肉。

“虽然量都很少,可是味道不错~”

“嗯,本来也没打算吃饱。”

宗三抱着小夜,看着幼弟把盘子里剩下的东西认真的摆在一起。

“这些要带回去吗?”

“嗯,给江雪哥。”

“好,我们去要包装袋吧。”

“帮我也拿一个,剩下的带回去给恒次和石切丸。”

“好。”

“蜂须贺哥哥,我们要不要……”

“全部吃掉!”

“…………呃!”

似乎是被二哥突如其来的凶恶表情吓到了,浦岛被鸡肉噎到了嗓子,锤了好久的胸口才缓和过来。算上孩子,他们这桌一共挤了七个人,在不大的餐厅里本来就够瞩目的了,加上浦岛的咳嗽,看过来的人类不在少数。

渐渐的,青江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

身边有了孩子的宗三和蜂须贺似乎被定位为名花有主,所以就算有轻浮的目光飘过来也只是一晃而过,不会停留太久。女孩子们都在偷偷的看和泉守,长发帅哥那豪迈的吃相完全挡不住她们充满爱意的眼神。

有几个妹子似乎还想要搭讪,走下位置跑到了和泉守的身边,然后话还没说就突然变了脸色,别扭的离开了。

如果硬要形容的话,就好比发现自己暗恋的白马王子其实是个笨蛋一样的表情。

“哦,形容的很贴切。”

宗三听到青江的小声报告后,对他做出了肯定的评价。

“那是为什么啊?我觉得和泉守的颜值不管哪个角度都没问题啊,近看远看都一样嘛。”

“平时的话确实每个角度都没问题,但是今天不行。”

“啊?”

“刚刚点餐的时候你没看见吗?啊从青江这里只能看到和泉守的侧面是吗?”

说完,宗三突然伸手指了一下窗外。

“哇,那个是什么??”

在那灯火空明的夜色中,高空除了隐约光点之外什么都看不见。但是惯性使然,毫无防备的刀剑们全部转过了身体,一致的盯着窗外。

青江这才看清楚,在和泉守兼定的背上贴着一张纸条。

非常简单的白色纸条,上面用马克笔恭恭敬敬的写着:

「交往中♡」

下面还标注了一排小字:

「再看就给我小心你的眼睛(๑•́ω•̀๑)」

“…………”

颜文字好可怕!!!

没见过比这更可怕的颜文字!!!

青江咽了口唾沫,而没看到东西的同伴们也七嘴八舌的摆回了最初的姿势。

“根本就没有东西嘛。”

“可能我看错了。”

宗三说着看了看青江,心灵交流。

懂了?

懂了……

低头将鸡肉全部吃完的青江,收拾完要带回去的餐点后还非常好孩子的将餐盘送去给了服务生,宗三看着胁差离去的身影,跟一边的蜂须贺交换了一下眼神。

要告诉他吗?

说不说无所谓……不过还是算了吧。

明明对同伴的事那么上心,一轮到自己就傻了呢。

算啦算啦。

餐厅里,对青江侧目的家伙其实也不少,但是意图搭讪的人们一靠近他就全部面色复杂的离开了。

在大胁差的背上粘着两张纸条。

「南无妙法莲华」和「祛除灾祸,清净身心」。




评论(51)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