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躺平中,更新不定期哦╮( ̄▽ ̄)╭

刀剑戏话:幸运降临之夜

目录:.....((/- -)/


刀剑戏话:幸运降临之夜(1)


在处理掉同田贯正国的当天傍晚,长谷部就回到了萧条的东京都内,见到被寄放在来派的审神者时,她正跟来派的两个小孩子坐在长长的走廊上,看着逐渐阴暗的天空和根本燃烧不起来的晚霞。

“怎么坐在外边?太冷了。”

长谷部向着来派的小家伙们道谢告别,同时向审神者招了招手。今天的审神者额外高兴,看到近侍的瞬间就跳下了走廊,跑到他的身边后仅仅的勾住了他的脖子。

“放心啊,我现在很好。”

“审神者大人午睡醒来就特别精神,在走廊上也没有坐多久,不会着凉的,放心啦长谷部君。”

“嗯……谢谢你们的照顾。”

根据萤丸的说辞判断,巫女是从下午开始情况转好的,也就是差不多,在他杀掉同田贯以后……

“呐,长谷部,我想多吹吹风,去散散步好不好?”

“哎?”

他还是第一次从女人嘴里听到这样的请求。

“绕一点远路吧。”

巫女指向未知的方向。

“陪我去个地方……”


“我现在特别高兴。”

返程的路上,巫女坐在后座,蜷缩在长谷部的外套里,倚靠在车窗上缓缓的对她忠心耿耿的近侍说道。

“一个超级大麻烦总算解决了啊……接下来就剩日本号了,那个傻大个儿接下来会怎么行动呢?直接杀上门来吗?如果那样的话要不要在家里布置几个陷阱?”

“我觉得他不傻……您还是注意身体为好,他的事,我会去解决的。”

“没关系没关系,同田贯死了以后感觉心理和身体都轻松了不少,尝试一下施咒应该也没什么要紧。”

“需要警惕的还不止日本号,大和守安定也是重要的不稳定因素。”

“安定?那孩子更不用担心了。”

透过后视镜,长谷部似乎看到审神者冷笑了一下。

“他太计较得失了,当年冲田总司的死对他冲击不小,长曾祢更是致命一击,他已经承受不起任何的失败和失去了,所以只可能一个人埋头乱搞而根本不敢再把新选组拖下水。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的话,那有什么好怕的?”

“主上说的是。”

长谷部一边敷衍应答,一边充满了疑惑的往女人所指的方向上开。

审神者是不可能单纯的想要吹风的,但她具体想做什么,此刻有些身心俱疲的长谷部并不想多问。

“我们要加快节奏了呢长谷部。”

后座上,女人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

“可不能让莺丸的努力白费啊……现在的外患太多了,不早一步消除他们,他们就有可能追查到我们头上来,粟田口如此,来派如此……”

“是。”

总觉得巫女遗漏了什么,但是长谷部也想不起来她少说了谁的名字。车辆缓缓的开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正当长谷部渐渐回想起这是哪一条路的时候,巫女想要找麻烦的对象也出现在了视野之中。

“源氏?”

“嗯,一不小心就把他们纵容成了大麻烦呢……啊,不用开过去了。”

虽然隔得很远,但还是可以清楚的看见髭切与膝丸牵着手,提着空空如也的菜篮子不知要去哪里买些什么,兄弟俩的身影靠得很紧,即使不在周围也能感受到他们的亲密无间。

“是真真正正的一根针都插不进去哦,这两个家伙之间的距离。”

“我记得他们跟狮子王和石切丸关系也不错。”

“再好也只能停留在朋友那个层面上……啊啊我还以为膝丸会经常出门偷听情报呢,还是说今天不赶巧?他们俩在一块的话不方便下手……只能等下次啦,现在就先回家给一期君打电话好了。”

“为什么突然要找他们?”

处理粟田口是早就知道的事,但长谷部不明白怎么源氏也被记到了巫女的本子上。

“因为我觉得麻烦了。”

审神者的回应简直理所当然。

“而且处理掉髭切其实很容易,容易的事情为什么不做呢?”

她就像是在做最简单的计算题一样,通过简单的公式得出自己的利益收益。

“刚刚不是就说了吗,现在这个时候,能杀多少是多少,他们的创造者是我,等我再恢复一些……到时候亲自动手说不定也是可以的。”

“我的创造者也是你……”

“可是你不一样啊。”

近侍无意识中提出的疑问被巫女毫不犹豫的否认了,她从后座向前挪了一些,隔着座椅抱住了长谷部。

“你是不一样的,你是要跟我过完今后人生的人啊。”

“是。”

他回答的声音僵硬,审神者却没有听出其中的不协和音,她依然用力的抱着他,与那些陷入热恋的少女无异。

“你知道的长谷部,我并不害怕死亡,以前是,现在是,今后也是,死对我来说和生没什么区别,只是一种状态而已……”

但是。

“但是现在的我不甘心……我不能就这么死掉啊长谷部……”

“是。”

近侍有些机械化的回应着女人的呼唤,然后伸出手握住了女人冰凉的手指。

冰凉的,但是依然富有生气……

对他来说最为重要的女人,今天仍然苟延残喘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似乎快过圣诞节了吧?

物吉站在几乎看不见人烟的街道上,提着空空如也的购物袋这样想着。

如果是往年,这个时候早就已经热闹开了,商场和路边的店铺会开始打折,或大或小的圣诞树也会被搬出店铺,灯光乱七八糟的闪在一起,不漂亮却有着节日应有的氛围。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仅没有商品打折,就连人都没有。

难得外出购物补充家用的物吉无聊的行走在荒凉的街道上,不过,他倒是不担心自己会买不到东西。

家里没吃的了,需要买些大米回去。

刚这么一想,转过拐角他就发现了一家开门的米店。价格适中,米的品质也非常不错,物吉毫不犹豫的要了一小袋,够他一个人吃上很久。

说不定就能撑到游戏结束呢。

接下来是酱油,没有调味品的话,光吃饭也吃不下去啊。

走没几步路,有家小小的杂货铺就开门了,物吉不仅买了酱油,连同糖,盐,胡椒之类的也重新补充了一轮,还买了几包卫生纸。杂货店里可以买的东西非常多,大大的购物袋里终于有了些充足的分量,对过惯了独居生活的物吉来说,这些差不多就够了。出门的时候,杂货铺的门口还堆了不少的纸箱,感觉用作收纳很不错的样子,物吉礼貌的向开店的大婶申请了一下,豪爽的中年妇女立刻大方的大手一挥,让他随便拿不用客气。

物吉无视压在底下又湿又脏还带有腐烂气味的盒子,挑了一个大号但是捧在手里不会太过别扭的纸箱,然后把几个小纸箱折叠好,连同手里的购物袋也一并放了进去。

够了,最好可以再买些糖和点心。

杂货店里的袋装糖物吉自然是看不上的,而只要他想,要不了几步路就能发现大门敞开的面包店。买到了新鲜的牛轧糖,颜色艳丽一看就甜到掉牙的马卡龙,物吉还顺手拿了几瓶棕色的可可牛奶,不用担心高热量,光是贞宗家空荡荡的走廊就够他散步消食了。

差不多了,回去吧。

在眼下选择蛰居潜伏的物吉,除了必须外出购买东西外,其它时候都会待在贞宗家,看看没什么营养的新闻,或者躺在地板上做白日梦。

前不久,新选组非常抱歉的退掉了他的委托,说是在现如今的情况下,没有精力再帮他寻找下落不明的弟弟。物吉在接到电话的时候也没觉得有什么失落,时隔多年他本来就没抱什么指望,两不相见,说不定对那个孩子来说还是幸运之事。

不过,为什么会没有精力呢?有谁死了吗?

他在蜂须贺挂电话前多嘴的问了一句,话筒对面停顿了很久,然后用故作平淡的语调念出了长曾祢的名字。

啊啊……是吗?

看吧,兄弟在一起果然是容易出事的。

在回家的路上,物吉一边走一边想。

那个孩子现在一定好好的活着。

因为我没有出现,没有擅自夺走他的幸运改变他的命运,所以他一定可以过的很好,不用担心被卷入游戏,也不用担心突如其来的生离死别,他只要安静的待在属于自己的角落就好了,战斗什么的,尽管交给我去做就可以……

话虽如此,可是目前自己的业绩是0,好像没什么资格说漂亮话。

之前靠着自己的小幸运和小聪明拿到过两个御神件,但是因为贪心和选人不善全丢了个干净,眼下就算想再次出手,也找不到合适的对象。

算了,再等等吧,我的话,就算某天在路边捡到御神件都不奇怪呢~

对于自己的幸运抱有绝对自信的物吉微笑起来,捧着纸盒继续大步向前。在他的预计中大约还有十五分钟就能回到家里,正好可以躺在空旷的大地板上看太阳西沉,虽然那样的景象对于十多岁的少年来说略显寂寥,但物吉还挺喜欢的。

只不过,就在这里,他的预计出现了偏差。

原本空荡荡的大街上突然传来了重重的脚步声,并不是来者块头大或是怎样,而是奔跑的声音,脚步声的主人每跑一步都用足了力气,不知是哪里来的热血少年。紧接着,道路尽头闪出一个留着夸张发型的男孩,那挑染的颜色正好是物吉非常熟悉的。

哎?开什么玩笑……我没想见他啊……

少年在察觉不对的瞬间就转过了身体,想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快点离开,但是身后越发接近的脚步声提醒着他,他已经被对方看见了。

别过来……别过来……我并不想看见你,一点也不想……

想加快速度,但是脚却一点也使不上力气。

怎么回事,这么不幸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

这么不幸的……

这么…………


这真的是不幸的事吗?


犹豫的瞬间,他的肩膀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

“跑什么呀?好久不见啦物吉!!”

“…………”

“怎么了?我拍重了吗?弄痛你了?”

“……不是。”

物吉看着那张与记忆中几乎没有差别的脸,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只是碰巧见到了而已……

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好久不见了,后藤。”

“嗯~”

后藤藤四郎看着他,非常开心的笑了出来。


刀剑戏话:幸运降临之夜(2)


“不愧是物吉,买了这么多东西!”

既然被叫住了,那当然没办法继续前进,物吉坐到了路边的长椅上,任凭粟田口家的前卫少年翻弄他的购物袋。

“我一路走来一家开门的商店都没有看到,你果然很幸运呢!”

“嘛,从小就是这样了。”

他一边敷衍的回答,一边有些心虚的看了看后藤的手臂,他曾经的朋友欢快的把所有能吃的甜食往外搬,看不出有一点后遗症的样子。

似乎没什么大问题……

物吉心里好受了一些,伸出手去拆开了那袋最大的牛轧糖果。

“吃吗?”

“谢啦!”

前前后后只有后藤一人出现,他似乎是独自跑了出来,在战争越发白热化的当下做出如此不知轻重的举措,只能说粟田口的孩子们之前被一期一振保护的太好了。

这种时候跑出来,到底想作什么啊……

“我出来找点东西。”

后藤一眼就看出了他的疑问。

“但是具体要找什么也不知道。”

“这回答也太模棱两可了。”

“嗯……想找可以让小叔叔开心的东西,但是我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可以让他开心,很难嘛……”

后藤从地上站了起来,坐到物吉的身边。

“跟药研他们商量好了分头找,但是从消息来看他们也是一无所获呢。”

“我记得鸣狐先生本来就很少笑吧?”

“是很少笑,但他高兴的时候也是有反应的。”

后藤指了指自己的眼角,眨了眨眼睛。

“觉得高兴的话,小叔叔的眼睛会眨很快,比起普通情绪下要多眨两次到三次,很可爱!”

“你还有专门数过吗???”

“另外,小叔叔觉得高兴的话,耳朵尖会发红,超可爱的。”

说着,后藤举起了一盒小小的马卡龙,手指刚刚好按在一块粉红色的小甜饼上。

“跟这个同样的颜色~”

“你确定他不是害羞吗?还有,想吃就吃掉吧,我请你。”

“谢啦物吉~还有啊,药研说过的,从医学角度来讲,不管是害羞还是高兴,耳朵尖泛红都是有可能的。”

虽然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但是后藤完全不跟他客气,非常干脆的从盒子里拿走了一枚甜腻的杏仁饼干。

“我觉得只要物吉看到了就能明白的,因为小叔叔高兴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就好像是……嗯怎么说呢……”

要想出一个合适的比喻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而当后藤把他苦思冥想的结果说出来的时候,物吉觉得他还不如不想。

“对了!会给人一种他要摇尾巴的感觉!”

“这比喻已经超出人类范围了啊……”

听了这么多只会觉得更加头大,物吉看着坐在一旁的后藤无奈的叹气道:

“最近城里的动物们确实都不见了,是因为这点鸣狐先生才不开心吗?我记得他的能力好像是侦查来着……现在还能获取情报吗?”

“比起技能的话……应该是记忆更糟糕一点。”

“记忆?”

“小叔叔可以获取动物们的视线,也能够听见它们听到的东西,所以……肯定避免不了的吧?”

后藤说着说着,眉头皱了起来。

“那些动物们死时看见的景象,听见的鸟鸣,流血的伤口,小叔叔肯定全部知道了。”

那种事情,怎么想都不可能舒服。

“虽然事后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能力用不了就带了过去,但我们看得出来,他很难过。”

“那个确实……”

虽然不使用能力也可以,但处在那个时点上,鸣狐一定会想尽办法查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多半是眼睁睁的看到了最后。

“物吉物吉,你觉得我去找找看小动物怎么样?如果知道这座城市里还有活着的动物,小叔叔一定会高兴的。”

“那个不可能吧?如果还有活着的四足动物,鸣狐先生一定早就发现了。”

“这样吗……”

“他的技能你应该比我清楚,只要还有四足动物活着,他就一定可以通过那只动物的眼睛看到点什么,根本用不着你们来找啊……所以说,这座城市一定已经死了,动物们要么死掉,要么就是逃走。”

“能逃走是最好的。”

反正肯定比死要好。

“说到动物……我记得退有五只老虎?”

“嗯,不知为什么鸟群没有来我们家,老虎们没事。”

“那还好,如果有想调查的事,派老虎们去不就可以了?”

“不可以哦,小叔叔说过不会把退的老虎们当工具的。”

“这么纠结吗……可是除此之外哪儿还会有动物……”

“嗯……那个,你看,三条家不是还有一只大狐狸吗?我去找他怎么样?”

“呃,等一下后藤,你说的是……”

“把他拖回家去,小叔叔一样会开心的。”

“但是那样的话,一期先生不会被气死吗……”

“难点就在这里。”

“放弃吧这个难点你无论如何都处理不了的。”

物吉被后藤的发言虚惊了一身冷汗,不过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后藤就狼吞虎咽的吃完了他买的全部饼干,干劲儿十足的准备继续活动。

“走吧~”

“哎?”

“一起吧,有物吉在一定可以遇见好运的~”

“不、等一下……”

“接下来去另一条街吧!”

“等一下!听我说话啊!”

“怎么了?”

发现物吉挣扎得厉害,后藤这才松开手,疑惑的回头看了他一眼。

“我不能去……跟我在一起是不可能幸运的,你应该知道吧?”

“哎?不知道。”

“喂?!”

“你不想去吗?”

“没错,非常不想去,我要回家了。”

“好吧,那换条街吧,往你家那里跑。”

“跟哪条街没关系啊!!”

被气到不知所措的物吉一时间连伪装良好的礼貌都不要了,抬手就敲了一下后藤的肩膀。

“你怎么回事,几年不见而已为什么连话都说不通了啊?”

“唉……时间,是足以改变一个人的……”

“突然间装什么深沉……”

“也可能是太久没见你,我太兴奋了?”

“完全搞不懂你在兴奋什么……”

“哇!是物吉哎!那边的是物吉哎!好紧张啊要不要去叫住他呢?刚才发现你的时候我就是这种心情。”

“骗谁呢明明一瞬间就追上来了吧?”

“嗯,全部的心理活动都是在一瞬间完成的。”

“你……”

“噗呲~”

“笑场了啊!??”

“哈哈哈哈哈哈!物吉变得超可爱!”

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后藤反而越笑越开,丝毫没有收敛的迹象。

“不是……你到底干嘛啊……”

肢体的反抗无用,言语的质问也毫无效果,物吉简直被对方搞得哭笑不得,就在他放松下来的时候,后藤将两只手拼成相框的样子,口中发出“啪嗒”一声。

“嘿~好了!”

“什么?”

“拍照留念,你总算笑了啊。”

“刚刚不就一直……”

“可是现在才算是真的嘛。”

后藤透过手指的缝隙看着物吉。

“再次看到我开心吗?我看到你可是很高兴的。”

“你还真是……”

“我就知道你也很高兴啦!走吧!向下一条街道出发!”

“这……其实我还是不想去啊……”

反抗无用,手和手重新握在一起,粟田口&贞宗合体小队再次踏上了路途。


物吉从来不觉得自己可以带来幸运。

他是很幸运没错,但那份幸运小心眼的只笼罩他一人,而只要他幸运了,那周围的人就一定会走霉运。

所以,硬要说的话,他带来的应该是不幸才对。

“不应该这么想啦。”

走在他身边的后藤如是说。

“对物吉来说,我如果完成了任务,你也会很开心吧?所以啦,你的幸运就是我的幸运,一定会有好事发生的。”

“你还是那么乐观。”

“这是事实嘛。”

但是少年们所面临的“幸运”就是,一路上除了多开了家面包店,除此之外完全没有活着的动物进入他们的眼帘。

“物吉你是有多想吃面包啊?”

“这是生活必需品。”

刚刚买好的马卡龙全被吃完了,于是物吉在这家店里补充了点后续日子里的小甜品。这里没有牛轧糖,但是颜色艳丽的水果糖看起来也非常诱人,不止是物吉,后藤也掏出零花钱买了不少。

“鸣狐先生喜欢甜食吗?如果喜欢的话,你多买些点心回去他一定也会高兴的。”

“嗯……怎么说呢,小叔叔是会高兴啦,但是跟我想要的那种高兴又不太一样。”

“有些时候,浮于表面的东西也不见得是坏事。”

“是吗?但我觉得比较下来,还是物吉现在的笑脸比较好看哦?”

“许久不见后藤你聊天水平高了不少……”

“因为家里的聊天对象很多啊~”

“一定很吵。”

“哈哈,被你看出来啦。”

躲在架子后面的后藤探出头来,笑嘻嘻的回了他一句。

“小乱他们也这么说,说我特别是跟博多还有信浓在一起的时候,太闹了。”

“嗯,你们家真的很热闹。”

原本只是想礼貌的夸赞一下对方,但是话一说完,看着在他面前哼着小曲儿给兄弟们买糖果的物吉,物吉的心霎时就冷了下来。

那个属于他自己的家,上一次热闹是在什么时候呢?

由他而起的贞宗一族的没落似乎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的他就算回到那个大大的家里,也见不到任何人。除了常去的几个房间,其它地方他几乎从来没去走过,不知道庭院变成了什么样子,也不知道房间落了多厚的灰尘……

“喂?”

后藤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

“啊,抱歉……”

“道歉干什么啊,完全搞不懂你哎。走啦~”

“去哪儿?”

“继续去找可以让小叔叔开心的东西!~”

面包店的购物似乎结束了,再留下去也没什么用,太阳已经完全西沉,但是后藤依然计划着往下一条街道跑。

“不回去不要紧吗?一期先生会着急的吧?”

“没事,已经提前跟他说过了。”

“那就好。”

“虽然他没同意。”

“一点也不好,快点回去!”

物吉想把后藤往家的方向推,但是对方灵活的转了个圈绕到了他身后。

“现在回去肯定会被骂的,还不如再继续找找呢,有所收获的话一期哥还会高兴一点。”

“根本不可能找到什么,这座城都已经死了。”

“物吉想我快点回去吗?”

“那当然。”

“但是我不找到东西绝对不会回去哦?想早点回家的话就动用一下你的幸运之力吧!Lucky Lucky~”

“别说的好像我的能力是主动技能一样,如果能自己选择发动方式和发动时间的话我也不会把日子过得一团糟了。”

“你过得很糟糕吗?”

“…………”

“喂,物吉。”

后藤似乎想要握住物吉的手腕,但是看清他伸过来的是曾经受伤的那只手臂后,物吉想都不想就回避了。

不敢被触碰,甚至连多看一眼都做不到……

“你不会还在介意吧?都过去这么久了啦。”

见握不住,后藤改为用手拍了拍友人的后背。

“你看,我的手好得很,一点毛病都没落下,这肯定也是拜物吉的幸运所赐。”

“应该是多亏了药研君的能力吧?一直以来你都把我看得太好了后藤。”

我的幸运根本就不是那么善良的东西……

少年的脸隐匿在最后逝去的一丝太阳光线中,天空完全黑下来的瞬间,路边的灯火发出滋滋的电流声,亮起一条昏黄的光带。

“我是靠吸收周围人的运气而活的,我的存在只会让你倒霉,根本就没有幸运可言,选择我做你的同伴,你大错特错了。”

跟我在一块,你什么都不会找到。

“趁着没有倒大霉以前快点回去吧,如果让一期先生知道你现在跟我在一起,肯定会担心到极点,所以你……”

“是吗?稍等一下。”

后藤突然打断了他的话,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儿童型的联络手机,亮屏的一瞬间物吉就看到了十几个未接电话,想也知道是谁打来的。后藤顺着通话记录拨了回去,只响一声就迅速接通,一期一振焦急又生气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到哪里去了后藤!?我说过不准出去的吧??”

“抱歉啦一期哥,我还是想出去转一下……不过也不止我一个人出门啦。”

“药研他们刚刚都回家了,就剩你了,已经吃晚饭了啊你肚子不饿吗?在外面有东西吃吗??你不冷吗??”

“好的很呢一期哥,就让我稍微晚一点回去嘛好不好?我遇到了物吉啊~”

他带着欢快的语调很轻松的就说出了物吉的名字。

“哎?遇到了物吉君……他……”

粟田口的大哥哥似乎犹豫了一下。

“嗯嗯,你知道的啊,我们好久没见面了。”

“这样吗……但是!太晚回家也是不行的!你们可以约好了下次再玩。”

“马上啦,马上就回来啦!”

“真是的……”

一期最后那声无奈又宠溺的叹息伴随着扣电话的声音消失殆尽,后藤打完电话,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高高的昂起了头。

“你看,一期哥完全没担心啦!”

“明明就有吧?!”

“跟物吉在一块是可以的哦?因为你是我的朋友,所以哪怕你欺压新选组打击国广家,他都不会说什么的~”

“原来我做的坏事他全知道?啊也是呢鸣狐先生之前的侦查能力那么强……但是……”

物吉似乎还想反驳什么,却被后藤抓住了机会,这次使劲握住了他的手腕。

“还有,受伤这种意外,根本没必要算到你头上。”

“…………”

“你要这么想哦物吉,这对我来说是很幸运的事呢~”

说什么蠢话。

他很想反驳,但是后藤接下来的话让他彻底噎住了声音。


“那个时候,因为你一点也没受伤,所以我超高兴的!”


少年有些诧异的抬起头,挚友的面旁近在咫尺,在灯火的照射下,眼底似乎有光在闪烁。

“这不就是我的幸运吗?对我来说你是更为重要的存在,所以,只要你没事就好啦!”

完全不用内疚,也根本不用内疚和恐惧。

“我从来没有因为当初受伤的事就责怪你,硬要说的话反倒是你突然退学消失不见这件事更让我生气,很过分啊,而且今天见了面你又想逃跑,连个道歉都没有,太过分了!”

貌似是在喋喋不休的自言自语中发现了让自己火大的点,后藤少年的脸还真的皱了起来,念叨到最后不忘恶狠狠的敲一下物吉的头。

“给我道歉啦!”

“啊,对不起……”

“我跟你讲,你这样自怨自艾以为对不起所有人的态度才是最糟糕的,你想想啦,伯父伯母虽然以保护你弟弟的名义把他送走了,但随后他们俩还是回来了吧?回来陪伴你一直到最后哦?对他们来说肯定也是一样,物吉很重要,只要你能开开心心的活着就是他们的幸事了。”

“不要一下子跟我讲这么多,脑子都乱了……”

“哼~从以前开始我就觉得,我比你聪明多了。”

“就自信程度来说你确实比我厉害多了……不过,我也有自信的时候。”

代表幸运的少年揉了揉自己的头,深呼吸后仔细想了想今天从出门到现在所经历过的种种。

“可能……没错呢。”

“什么?”

“没什么……只是大概,今天可以遇到后藤确实是我的幸运也说不定。”

虽然一直压抑着,但我或许,真的打从心底渴望和你见一面……然后在发现“那个”的瞬间,这种思绪一下子就爆发了。

“找到小动物然后送给鸣狐先生什么的,确实是个好主意,我之前也有想到过。”

“嗯?是吧!很不错的主意吧~物吉是什么时候想到的?”

“就在不久前……虽然没看仔细,但我想应该不会错……”

这次,换他主动拉起了后藤的手。

“回去吧。”

他指了指来时的方向。

“我记得,那家杂货铺的门前堆了很多的纸盒子。”


少年在收拾纸盒的时候闻到了腐败的气味。

是正在腐烂发酵的野兽尸体的味道,物吉就是在那个瞬间想到了鸣狐,然后在惋惜鸣狐再也无法使用能力的同时,联想到了曾经的朋友。

思念或许就是在那个时刻爆发的?不过,具体的时点如何并不重要,反正他现在已经如愿以偿,和后藤站在了一起。

“是底下这个吗?”

“嗯,虽然从气味上判断应该已经死了,但是……”

放心吧,我可是幸运的物吉啊。

“白跑一趟什么的,这么不幸运的事情应该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哈哈,也是呢,嘿咻!”

等到纸箱全部被拨开,最底下那个破破烂烂的箱子也露了出来,原本以为盒子是被水浸湿所以颜色才会较深,近看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浸湿盒子的不是水,是野兽的血迹。打开盒子的刹那,浓重的恶臭袭来,惊得物吉和后藤一起捂住了鼻子。里面躺着一只死去多时的小动物,身上布满可怕的划痕。

“耳朵好大,好像是狐狸呢……”

“我以为除了你们家和三条,没人会养狐狸了。”

“很可爱啊,耳朵又大,尾巴摸起来也舒服……真可惜……”

就算有物吉的幸运加成,死成这样的动物也绝对不可能复活,这是现实不是恐怖电影,而少年们也知趣的保有对生命的尊重。

“把它埋了吧,一直躺在纸箱子里好可怜。”

“嗯……”

物吉双手合十,对着尸体鞠了一躬后想伸手将它从箱子里捞出来,手指穿过冰凉的毛发后,却意外触到了一小团还温热的东西。

“啊,还活着……”

“哈?!怎么可能!!别吓我啊喂!!!”

“不是的不是的。”

他将小狐狸的尸体抱了起来,露出了底下一只更加小的狐狸崽子。

“看,活着呢。”

毛秃了不少的小动物不仅眼睛睁不开,左边的耳朵也没有了,但万幸算不上致命伤,被物吉用手指戳到以后微微挣扎了两下,很快又不动了。

“虽然快死了,但是活着。”

“嗯!!”

后藤脱下自己的外套,毫不介意的把虚弱的小家伙包了进去。

“活着呢……太好了啊……”

“眼睛不知还能不能睁开 ,听力估计也会有问题,就算带回去也帮不了你家小叔叔的忙……”

“没关系,只要能活下来就好啦!”

少年站起来的同时,小狐狸似乎也感觉到了生的希望,抖抖索索的伸出舌头胡乱舔了几下,后藤安慰似的摸了摸它残存的那只耳朵,然后看着物吉开心的笑了出来。

“谢啦!我就知道跟着你会有好运!”

“嗯。”

被那股情绪感染到的物吉点了点头,也跟着笑了。

“因为我是物吉啊!~”

若你能感到高兴,就是我最大的幸运。


刀剑戏话:幸运降临之夜(3)


后藤到家时,指针已经过了九点,过了粟田口的休息时间,只有一期还生气的守在门口等他回家,门铃一响就开门将他拽了进来。

“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啊??这次绝对不是道歉就能了事的!”

“惩罚什么的一会儿再说啦一期哥,我这里可是有紧急情况的!”

“啊?”

“药研呢??药研在哪里?!”

顾不上自家大哥的一脸懵逼,后藤抱着团成一团的外套就往里冲。

“药研!——快出来————”

已经回到房间睡觉的孩子们听到后藤的叫唤,又全部跑了出来,院子里一下热闹了起来。

“怎么了?有哪里受伤了吗后藤?”

“不是我。”

他径直冲到药研的房间门口,给他看了一下怀抱里奄奄一息的小东西。

“病人它、它快不行了啊!!”

“明白,急救开始。”

药研也立刻进入状态,跑回房间扯出了厚藤四郎的滑板。后藤将小动物轻轻放到滑板上,药研则用绳子系住顶端,拖着就往医务室跑去。

“请让一让,不要堵塞急救通道。”

“嘀—都——嘀—都——嘀——”

“厚你好吵。”

“我在给你配音啊。”

“比起用嘴我更希望你来点实际行动。”

“明白医生!”

说完,厚便身体力行的冲到了前边,把前来围观的弟弟们赶到走廊的两边。

“让一让,让一让,不要影响了急救哦,啊一期哥也是,闲杂人等让一让。”

“我也算闲杂人等???”

“目前算是哦。”

好不容易赶到医务室,药研将小动物放到病床上,打开外套后严肃的看了后藤一眼。

“你是病人家属吗?”

“是的!”

“不保证可以救活。”

“没关系!这孩子是有幸运加成的!”

“厚,注意稳定家属情绪。”

“明白医生!”

首先是最简单的伤口清理,小狐狸的身体上没多大问题,虽然毛毛掉了很多,但只有一些较浅的擦伤而已,比较严重的是耳朵,断掉的裂口处已经腐烂化脓,还有不少虫卵堆积在哪里,脏的无法直视。而药研才刚刚把水擦到伤口上,小狐狸就哀泣着叫了起来。

“它很痛吗……”

“肯定的吧,我除了退的老虎没治过别的动物,不知道怎么给这么小的动物打麻醉药,只能请它忍住了。伤口清理是个大问题呢。”

“一定要撑住啊……话说厚你抱着我干嘛?”

“嗯?稳定你的情绪啊。”

“一点用也没有!”

后藤挣扎着把厚推向了一边。

“很羞耻好吗??门口还有那么多兄弟在看呢!”

此话不假,就连骨喰和很少出门的信浓都堆到了外边的走廊上,扒着门缝向里看,时不时还有小弟弟们的窃窃私语。

“那个是什么呀?”

“小狐狸!!”

“真的吗是狐狸吗!!”

“老虎们可以有朋友了?”

“可是它叫得好疼……”

在药研的努力下,伤口周围的寄生虫算是暂时清掉了,包扎的时候小狐狸倒是没怎么叫,只是就连挣扎都微弱了下来,仿佛死掉了一样。

“没力气了,估计处在半休克状态吧……”

“要试着唤醒它吗医生?!”

“它有名字?”

“没有!现在取吧!”

“就算喊了它也不知道是在叫它吧??”

“撑住啊宝宝!厚你不要抱上来我很镇定的!”

“也没什么,反正能做的都做了,上天要它活的话那就一定能活下来,如果不行,只能说天意如此。”

“不会的,一定可以活下来的。”

后藤捏了捏小狐狸的爪子。

“它跟死去的妈妈在纸箱里待了那么久都活下来了,一定没问题的,而且它还是被物吉开过光的!”

“在你眼里物吉是活佛吗?”

“原来你们今天见面了?怪不得啦回来那么晚。”

“嗯,见面了!交换了新的邮箱!还约好下次一起玩!”

“叫他来我们家呗~”

“一期哥会同意的吧?”

“我是没什么意见……话说你们忙完了吗?怎么样了?”

站在走廊上的一期稍微拨开了点门,除他以外还一下子钻进来四五个脑袋,乍一看有些渗人。

“怎么样怎么样?小狐狸活下来了吗?”

“是什么品种的狐狸啊??”

“老虎们可以进来玩吗?”

“现在还不行哦,它好像睡着了。”

“就算活下来,估计也是残废了。”

药研对于小动物的未来前景并不看好,他用镊子拨弄了一下它的眼皮,叹了口气。

“眼睛多半是瞎的,睁不开了,耳朵的损伤程度也没法判断……就是因为这样小叔叔才没有察觉到它吧?听不见又看不见……抱歉啦,我的能力只能对人,动物什么的,只能到此为止了。”

“已经很好了,药研,谢谢你。”

后藤抬起头,非常认真的道了谢。

“反正我最初的想法就是,只要能找到一只活着的动物就行,它的存在至少证明这座城市没有死绝呢。”

“真乐观的想法啊。”

“嗯,这是我的优点~好嘞,都进来吧!”

将医务室的大门打开后,没睡着的藤四郎们一窝蜂的涌了进来,全部围到了可怜的小动物身边。

“来,给它取名字吧!!”

“它的毛差不多掉光了呢,叫阿秃吧?”

“我把你的头发全部剪光然后叫你秃尾藤四郎可以吗?毛还会再长的!你这只看外表的家伙!!”

“开玩笑啦别那么凶,要不叫小六?退的老虎们有弟弟了~”

“按……按照名字来的话应该是超虎六号……”

“你什么时候给老虎们取了那么傻的名字??”

“呜……厚硬要这么叫……”

“药研。”

“知道了,厚你给我过来一下。”

暂且先帮弟弟处理了一下爱欺负人的兄弟,后藤将狐狸宝宝装进干净的被子里,抱出医务室后继续募集姓名。

“小六一票,还有别的吗?”

“桃桃!~”

“不要给它取那么女性化的名字啊小乱,刚刚我们已经检查过了它是男孩子。”

“小判!”

“它不会给咱家招财的博多,pass。”

“切,后藤你只会否定别人,自己怎么不取一个?”

“我?嗯……我的话……”

如同慈父一样将小狐狸抱在怀里的后藤认真思考了一秒钟。

“那,物吉……”

“人名和私心全部禁止,pass,一期哥怎么看?”

“哎?叫、叫小玉?”

“好普通!”

“也可以啦,小玉一票!骨喰呢有没有什么想法?”

“…………”

沉默寡言的哥哥盯着光溜溜的小狐狸看了很久,然后才轻声的开口道。

“油豆腐……”

“哇这个可爱!”

“我也觉得~”

“一听就有种想要一口吃掉的感觉呢~~”

“嗯……我有点饿了……”

“啊??”

在家人们的注视下,骨喰木讷的又重复了一遍。

“肚子饿了,想吃油豆腐拉面……”

“啊这么一说我也有点……想吃清汤乌冬……”

鲶尾很快响应了骨喰的诉求,高高的举起了手,其他孩子们在他的带动下也立刻喧闹起来。

“这么晚了真的可以吃东西吗?好好玩啊!~我要炒饭!”

“哎?要吃宵夜吗???现在??”

一期一下子成了视线交汇的中心,搞得他措手不及。

“这么晚了还吃碳水化合物不健康啦,而且你们都刷过牙了。”

“可以再刷一次啦!我们保证~清汤乌冬一份谢谢!!”

“我要加油豆腐……”

“我要加草莓蛋糕~”

“甜食禁止!绝对禁止想都不要想,汤面什么的也不能有面,只能给你们蔬菜和汤哦?炒饭也是,吃点鸡蛋炒蔬菜就够了。”

“啊那可以要厚蛋烧吗一期哥?我都没有吃晚饭真的超级饿啦。”

回家最晚的后藤可怜兮兮的举起了手。

“啊不行了……啊啊……快要饿死了……”

“你没吃晚饭!?怎么不早说啊!!”

为了弟弟们几乎操碎心的大哥立刻跨出门外,沿着走廊跑了起来,但是,就连视线所及尽头处的那个拐角都没有跑过,一期就停了下来。

穿着睡衣的鸣狐站在那里,有些好奇的看着心急火燎的大侄子。

“小叔叔你怎么起来了?啊……我们吵醒你了?”

“…………”

“抱歉抱歉,后藤回来的有点晚,而且从进门开始就一路闹哄哄的,我应该注意一点的。”

“……我听到了声音。”

“果然是被吵醒了啊……”

“不是。”

鸣狐摇了摇头,继而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是从耳朵里传来的声音。

“声音都是从耳朵里传来的啊。”

“不是。”

很轻很轻,轻到几乎听不清在讲什么,但就是有声音……

“只有右耳……”

“只有右耳能听见?”

“嗯……”

“过来一下小叔叔。”

等不及鸣狐回应,一期就抓住了小长辈的手,将他一路带去了医务室的方向,孩子们还聚集在那里围着小狐狸转,看起来喜欢得不行。骨喰第一个发现了鸣狐,拽拽鲶尾的手腕传达了信息以后,孩子们很快让开了一条缝隙。

那只受伤严重的残疾狐狸就躺在后藤的手腕上,呼吸微弱得不易察觉。

“啊……活着。”

“嗯,还活着呢!只要活着就好,对不对!~”

后藤将狐狸递给了鸣狐,小长辈立刻小心翼翼的抱稳了它。

“果然还是要交给小叔叔!要给他取名字吗!~”

鸣狐看着怀里的狐狸宝宝,用手拨了拨它还存在的右耳,小东西立刻受惊似的扇了一下耳朵,还打了个喷嚏。

还活着啊……

这座城市里,还有活着的动物……

“取名字?”

“嗯,就由小叔叔定啦,想让它叫什么呢?”

比后藤大不了多少的少年低下头去,用脸蹭了蹭小狐狸光溜溜的身体,闭上了眼睛。

是呢,得给你取一个响亮的名字啊……就叫你……

“小狐丸。”

………………………………………………………………………………………………………………

连同一期在内全场都沉默了下来。

“不行?”

“不,这个……跟人重名不太好吧……”

“小狐丸二世。”

“二世三世什么的不是这么用的啊……”

“那,油豆腐……”

“咳咳,算了,还、还是叫小狐丸二世吧!好名字呢!”

“嗯嗯没错。”

“不愧是小叔叔,很好很好。”

鸣狐向着周围一圈给他鼓掌的小侄子们鞠了一躬,以示感谢,然后将视线投给了站在身边的一期。

“我肚子饿了。”

宵夜可以吃油豆腐拉面吗?


最后,一期在厨房忙到了十点整。

“辛苦啦一期哥,大家从来没在这么晚的时候吃过东西,都很兴奋呢。”

“以你医生的身份好好劝劝他们啊,对身体不好。”

药研一直等到安顿好了狐狸才跑来帮忙,一期已经在装盘蔬菜和油豆腐了。

“以我医生的身份来说,偶尔放纵一下有益身心。”

“别太过分了。”

虽然不满,但是大哥也无可奈何,将分量轻一些的那份交给药研后,一期自己捧着最重的托盘走出了厨房。月色正好,但是走在走廊上的两个人并没有看月亮的心思。

“药研……”

“嗯,有事就说吧一期哥。”

“我想出去一下。”

“去哪儿?”

“去城外,傍晚的时候审神者大人给我来过电话,她建议我去城外找一批动物回来,尽快恢复这座城的生态系统。你是医生,生物上的事应该多少也懂一点吧……如果完全不管的话,这座城市要过多久才能变回以前的样子呢?”

“至少……几十年以内不可能。”

“审神者大人也这么说,所以她建议我自己动手,你也听到了,小叔叔能够听见小狐狸听见的声音,他的能力是没问题的,只要……”

这座城市的动物重新多起来,就算多不到以前那个数量,也足够了。

“所以我要外出一下,不会太久,一定会尽快回来。”

“为什么要跟我说?”

“因为你现在正好在我身边啊。”

一高一矮两个人影站定在走廊上。

“我会等一切确定以后再出去,争取早上出门晚上就回来,一定不离开你们太久……毕竟在这个时候,任何松懈都有可能致命。”

“嗯。”

“我不在的时候……”

家里就拜托你了。 


评论(14)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