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基本上所有的ao3链接都补完啦!微博打不开的话请在良好的信号环境下大力戳ao3(*°∀°)=3
如有遗漏欢迎私信(〜 ̄▽ ̄)〜

刀剑万事屋40:今天天气好晴朗~~

40了!!!グッ!(๑•̀ㅂ•́)و✧

还有,江苏省作文我有在想,绝对不会食言哦_(:3」∠❀)_

当天气回暖,小区花坛里的第一个小花苞结出来的时候,审神者就将本丸的景趣换成了春樱。外界的春天有没有到来不知道,但是属于本丸的春天是随着景趣而来的,几处上好的景点下都铺上了大大的桌布,专供有闲情逸致的刀剑们前去赏樱。

清酒什么的绝对是没得喝的,不过有光忠特调的绿茶,味道清香宜人,饮一口如穿草入林,配方保密。手头较为宽裕的情况下也会有蓬蓬松松的蛋白饼当点心,配合春樱的景致一同咽下去,就连对未来的憧憬都明朗起来了。

“喂,光忠?光忠,光忠啊~看我一眼啦烛台切!”

嘛……未来明朗什么的,是不可能的。

光忠看着趴在灶台边的审神者,尽可能让自己堆起来的笑容不要太假。

“怎么了主公?”

“今天晚上想吃寿喜锅。”

“把三日月卖掉吧,接下来你要吃整条的鲔鱼都没关系。”

“哎?为什么卖三日月?鹤丸的评级不是更高吗?”

“你太过分了!”

“是你先提出来的哎!”

“我只是随口说说!”

“那我也是!”

占据了主动权的审神者越发不客气起来,就差没有滚上灶台耍赖了。

“我想吃寿喜锅啦!想吃嫩嫩的牛肉,浓稠的生鸡蛋还有又甜又暖和的汤!我已经好久没吃过了!!”

“哪儿来的钱买牛肉?!买100克牛肉的钱够咱家吃几天啊?!而且100克你打算怎么分?换算下来每把刀0.1*2*1.5厘米的一片吗?改刀都要烦死了!”

“那就用猪肉替换一下!生鸡蛋和汤头不准改!”

“这样就够了?你确定?”

“当然还得有蔬菜金针菇和豆腐啦~去买!”

“唉……”

看着巫女任性的脸,光忠非常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很想问一句钱在哪里,买完猪肉以后根本不可能剩余多少,但是巫女不仅一脸期待,眼睛还扑闪扑闪的在那儿眨。

唉……算了……

“豆腐我给你手做吧,厨房里还剩了不少黄豆。”

“可以啊~你做的豆腐肯定比买的还要好吃~”

“一半发豆芽一半做豆腐如何,等过两天豆芽发出来了再吃可以吗?”

“豆芽?”

“金针菇的替代品,反正长的差不多嘛。”

“这明明差多了好吗!”

“不都是细细长长的吗??黄豆芽还营养好呢!”

“口感不对啦!!”

“放心好了,本丸除了你没谁会介意那一点口感的,就这么定了。”

“呜……”

虽然跟预想的有所偏差,但光忠能让到这个份上已经是极限了,巫女也清楚这一点,识相的退出了厨房。暂时的清除掉外来人员以后,光忠继续干起了手上的活,他将搅拌机里的绿色汁液倒进大大的玻璃瓶里,等待沉淀后滤渣。

结果一分钟没过,审神者又杀了回来。

“蔬菜怎么办?我要绿色的蔬菜啦绝对不要白菜!”

“寿喜锅里面的白菜不是非常好吃吗?”

“可是我想要点绿色的呀……”

“那……”

“大葱拒绝。”

“没钱的时候就不要挑食了!”

“才不是嘞!难得吃一次寿喜锅,肯定要弄得漂亮一点吧?!”

“……那也尽可能找免费的吧。”

“免费?哪里有免费菜吗?”

“我听你房间里的碟子小姐说,现在是初春,田里的野菜都长出来了。”

“哦哦哦!!”

“找几个孩子去挖些回来吧,头茬可是很鲜的,放在寿喜锅里煮绝对好吃。”

“明白了光忠大人!等您一声令下就派刀去挖!”

“嗯,就这么定了。”

“好嘞~啊不过……我刚刚就很想问了。”

跑出半步路的审神者第二次扭回来,保持诡异的姿势指了指桌子上的绿色液体。

“这啥?”

“咱家的茶水原料。”

“哎?就那个喝起来很清新的?呜哇完全想不到,这个味道难闻死了好奇怪,就像那种草叶子烂在地里的感觉。”

“嗯,因为就是青草榨汁的产物嘛。”

“what?!!”

“青草汁加水冲淡以后就是你们无比推崇的春天的味道了,碟子小姐教我的。”

“呕——”

所以我才不想公布配方啊……

既然要挖野菜,毫无疑问树林子是最好的选择,山伏常去修行的地方就不错,因此,审神者不多犹豫的将这个重要的任务交给了国广兄弟们。充分考虑过食物的新鲜度以后,巫女在豆芽发出来的第二天把国广三刃全部叫齐到了大厅,当然,集结的时候现场还不止他们三个。

“听说你们要去春游,小夜也很想去看看外面的花。”

江雪左文字说着,将自己的幼弟托付给了山伏。

“咔咔咔,这可不是普通的春游啊,要带着干重活的觉悟跟我们走哦?小夜君。”

“嗯。”

“听说你们要去挖野菜,我家贞次也非常兴奋,希望可以带他一起。”

数珠丸恒次说着,将自家的贞次托付给了山姥切。

“…………”

“哟~请多指教~”

“……哎?!等一下!为什么是我!?”

“啊啦,不管是谁都可以啦!!”

站在一边围观许久的审神者大力拍了拍爱刀的肩膀。

“多个同伴多份力哦!给我听好了!只要是有用的就挖回来!知道了吗!”

“是!”

“我……我……”

“今天晚上的猪肉寿喜锅就靠你们了!”

“好!”

“我……”

在食物的诱惑下,山姥切虚弱的声音被完全淹没,五把刀的出阵小队比之前对付时间朔行军的时候还要气势十足,仿佛不管谁遇上了他们都只有被完胜的命。从本丸到山林的这段路也要不了一小时就赶完了,目的地到达,青江,堀川,山姥切,山伏还有小夜放下手中的篮子和铲子,开始了专心致志的侦查。

初春的天气确实相当不错,山里已经大片大片的绿了起来,中间参杂了不少能够食用的野菜,大致一看就能确定此行收获不会少。

“我记忆里的那个时代,不管大人小孩,一到春天就喜欢跑出去找野菜吃,开春的新菜特别新鲜。”

“是吗?”

“当然,我之前的主人也也别喜欢这些蔬菜,所以我才想跟着出来啦,借此缅怀一下那一去不复返的时光~”

“哦。”

“说起我之前的主人啊,他们就算身居高位,也还是会喜欢吃这些野生的东西呢。”

“嗯。”

“人类啊,自古以来就是如此,总觉得长在野外的东西比自己家种的好,花是野花香,菜是野菜好吃,就连人都是路边偷来的比较……”

“…………”

山姥切默默的缩进了白布里。

“啊咧?不阻止我吗山姥切~我要继续说下去了哦~”

“…………”

“咳咳,所以说这个妻妾不如偷……”

“不对,等一下!你、你给我差不多一点!”

突然,山姥切从白布里探了出来,慌手慌脚的阻止了口不择言的青江。

“呀,我还以为你完全无所谓呢。”

“不要刻意说这种话题啊!!跟我说就算了,你难道一点都没注意吗?!”

本丸内为数不多存有良知的刀剑颤抖着指了指蹲在他俩身边的那一团小小的蓝色。

“小夜君还在边上呢!你完全不在意江雪殿下的感受吗?!”

“嗯?跟我有什么关系?有什么好在意的?”

“你……”

“小夜也不会介意的不是吗?小夜乖~听话哦,关于我刚刚说的话啊——”

“喂!停下来啊!”

“千万别告诉你哥哥们,知道了吗?尤其宗三哦。”

“……原来还是介意的吗……”

“嗯,仔细想想的话山姥切说得对,对不起啦~”

收获到了山姥切不错的反应,大胁差非常满足的笑了起来。

“话说,小夜不应该是山伏先生在带吗?”

“他不知去了哪里……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要跟上他的步伐太难了,在我的记忆里只有同田贯还有蜻蛉切大人能做的到。”

“嘛,毕竟经常一起锻炼呢。”

“还有……江雪殿和数珠丸殿应该也可以。”

“这画风是不是差得太多了?”

“总之,小夜君现在跟我们在一起,还请你谨言慎行。”

山姥切说着,用被子遮住脸后摸了摸小夜蓝色的头发尖,小短刀则听话的用小铲子敲了两下他的鞋子,算作回应。

这交流方式对大胁差来说一百个看不懂。

不过青江就是青江,他多的是给自己找乐子的方法,并且很快就回到了先前的状态,一边用双手撑着下巴,一边观察起了容易紧张的山姥切和木讷的小夜。打刀的手法非常熟练,他快速的用工具铲下绿色的菜叶,每一刀都是下得恰到好处,不伤到根茎的同时取下最多的可食用部分。

而另一把短刀也是安分懂事的好孩子,除了手上的工作外完全不分心其它。

只是说到工作……

“小夜啊。”

青江指了指小短刀那满满一篮子的花。

“你挖这些蒲公英回家是打算下到寿喜锅里面吃吗?”

“哎?花是可以吃的吗??”

“原来你知道不能吃啊。”

那挖这么多花是想干嘛???

“不用你管啦,小夜至少还挖满了篮子呢,你的篮子都是空的!”

“因为我不像山姥切那么熟练嘛,我分不清哪些是可以吃的,哪些只是普通的野草。都过去几百年了,野菜的长相和气味都发生变化啦。”

“那也不至于到现在还空着手吧?凭感觉多少也能挖一点啊。把你觉得好吃的挖进篮子里不就好了。”

“原来如此,山姥切是这种务实派啊。”

而一边的小夜就只是单纯把好看的花放到了篮子里,另一种意义上的务实派。

“有、有什么关系,反正小夜那么小!”

“嗯,也是,毕竟很可爱嘛~”

听到他们的谈话后,捧着花篮有些不知所措的木讷短刀,那呆呆的样子确实很容易激起旁人的保护欲。

“小夜没关系,你想挖什么就挖什么好了。”

而且身边正好跟了一把哥哥系的老实打刀。

“我的话,应该可以把你的份补回来。”

“嗯。”

“那,山姥切哥哥,我的话……”

“自己挖!”

甩开青江后,山姥切就以更加迅猛的劲头干了起来,他分辨野菜和野草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凭借闻上去的味道还有翠绿的程度即可,反正就算挖错了也不要紧,回去以后还有光忠做最后的把关,不用担心吃坏肚子。

就这样,越干越猛的山姥切带着小夜一路直下,将一条道儿上看起来能吃的都铲了个遍。挖着挖着,他们遇到上了另一个同伴。

堀川国广一脸严肃的站在天地之间,眼睛死死的盯着泥土之上的绿草们。

本能告诉山姥切,不要跟那个样子的堀川搭话,但是擦肩而过之际,兄弟那空空如也的菜篮子还是让他忍不住回了头。

“那个,堀川……”

“…………”

“堀川?喂?兄弟?”

“哈??干嘛?”

“是我啊……为什么要用这种小混混一样的语气来喊我……”

“啊啦,原来是山姥切,怎么了?找我什么事吗~”

“现在装可爱是不是有点晚……那个……”

山姥切指了指自己的篮子,然后又指了指他的篮子,希望这强烈的对比足以让堀川意识到问题。

“哇,不愧是我兄弟,挖了超级多呢!”

“…………”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你的篮子为什么是空的?”

“因为我在找东西。”

矮了他一截的胁差回答的理直气壮。

“难道你也在找可以吃的野菜?”

“嗯?这些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吗?”

“那你到底在找什么???”

“我在找兼桑喜欢吃的蕨菜啊~”

“这意思难道是说找不到蕨菜你就不挖了??”

“嗯~”

“不要这么理直气壮的给我回嗯啊!再可爱也没用啊!你就不能先挖一点别的再说吗??”

“哎?如果那样的话,等发现蕨菜的时候篮子已经装不下了要怎么办?”

“你是想挖多少……就算真装不下了你也可以把先前挖好的拿走啊。”

“浪费食物是不对的山姥切!!你怎么能这么想呢?!”

“轮不到你这么理直气壮的指责我!而且你仔细想想啊,找了这么久都没看到蕨菜,说明这块山头根本就没有蕨菜啊!”

“哎?是这样吗?”

“绝对是这样没错了!”

“原来如此!谢谢提醒了山姥切!”

“能醒悟就好,所以接下来……”

“我这就去别的山头看看。”

“给我回来啊喂!!”

你对蕨菜是有多执着啊?!

或者说你对和泉守兼定是有多执着?!

“在那之前不应该先考虑把主人布置的任务完成吗?”

“这我当然知道啊。”

“那你还……”

“但是目测一下兄弟你的进度的话,这已经是超额完成了吧?”

“是啊,我从刚刚开始就一直……”

“连我的份也解决了呢!太谢谢啦!~”

“喂?!!”

多余的部分是给小夜的!!!就待在我边上捧着花篮的小夜!!!

可惜,在听到山姥切的回答以前,堀川就已经一遛烟的跑远了,剩下他跟小夜站在原地,拎着一篮子菜和一篮子花发呆。

怎么办……

好像突然开始有种不好的预感了……

而接下来,他的预感被接二连三的证实了。

“青江……你有挖到什么……你真的够了啊!往水里扑腾干什么啊?水里有水草和昆布吃吗??”

“哎?我在捉鱼啊,浦岛教过我非常有用的捕鱼技巧。”

“很高兴看到你在干实事,但是寿喜锅里面放鱼不觉得奇怪吗?而且你……”

山姥切走到近处看了一下。

“根本就一条鱼都没捞到啊!”

“嗯!比想象中难抓呢!”

“先去挖野菜好不好??求你了!”

“呜哇有贝壳!!有贝壳啊!!好像可以吃哎!!送给龟吉玩也不错啊!”

“你…………”

“哎不是贝壳是螃蟹?啊啊啊啊手!!我的手被夹住了!!!讨厌啊用那样的姿态夹着人家的手指是想做什么?!救我啊山姥切!!!”

“…………再见。”

笑面青江,沉船。

“堀川……堀川我拜托你了,你挖一颗菜行不行!等找到蕨菜了你就把菜给小夜好不好!”

“山姥切你知道吗……就在你跟我搭话的这一分钟里……”

“怎么了……”

“兼桑他正在本丸里挨饿啊!!!”

“这意思是我连话都不能跟你说了吗???”

“找不到蕨菜的话我怎么有脸回去见兼桑?!他只吃蕨菜啊!!!”

“叫他不要挑食啊!!”

最后,山姥切在稀疏的树荫底下看到了国广家最为高大的山伏。

“…………”

“不错啊山姥切!挖了很多啊,抱歉我这里都没开张。”

拄着空空如也的篮子,山伏不等他开口就先一步承认了错误,认罪态度良好。

但是心死了的山姥切已经感觉不到任何东西了。

“咔咔咔,其实是因为我这里出了点事。”

“啊是吗……”

发生了什么……

“算了,随便吧,怎样都好,不管是认不得野菜,找不到想吃的品种还是单纯偷懒被螃蟹夹伤了手指,我都不会再惊讶了,我……”

“我捡了个人回来。”

“哎!?————Σ(っ °Д °;)っ”

“确切点说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人……放心,还活着。”

“死了的话问题就严重了吧?!”

“嗯,所以非常幸运的还活着呢~”

山伏微微一笑,指了指他安置在身后草丛中的看起来像是流浪汉大叔的不明物体。

“外出挖野菜却捡到死尸什么的,这么不幸的事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哦,咔咔咔。”

“别说了……这种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完全给不了我安心感……”

“啊,是吗?”

因为发现了意料之外的家伙,所以全部的外出刀剑都被召集了起来,一起围观那个睡得半死不活的邋遢男人。

“这是什么东西?”

“这不是东西是人,嗯应该是人……看起来像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吧……”

“他没有家吗……”

小夜蹲下来戳了戳男人的身体,但是得不到任何回应。

“真可怜。”

“接下来要怎么做?”

“看看他身上有没有值钱的东西?”

“你这是抢劫啊堀川?!”

“哎?是吗?可是是主人说的啊,看到有用的东西就挖——回来嘛。”

“这个时候想起主人的任务了?你刚刚都在干什么啊?”

“检查完毕,什么都没有。”

“好快!!”

青江你也太快了点吧?!

“哦,埋掉吧。”

“等一下!就说他还活着了啊……”

“嗯……那先杀掉?”

“也是呢,杀掉就可以埋了吧?”

“到底为什么会出现杀掉埋掉这样的选项??不管对方是不是人都太过分了!”

堀川就算了,青江你是怎么回事?!原来你也是黑的吗?!你们胁差都怎么了?!

“冷静下来好好处理行不行,从早上开始到现在我头都快炸了,就没一个让我省心的。”

“对不起……要花吗?”

“啊谢谢……不过不用,小夜君一点错都没有。”

山姥切将小夜那一篮子蒲公英退了回去。

“那么,要螃蟹吗山姥切哥哥?”

“不要!我也不是你哥哥!”

而且我真的无法想象你会是数珠丸殿下的兄弟!!

“早知道不带你出来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拒绝你,大不了回去听数珠丸殿下念法华经!!”

“念经?哦哦哦也就是说,需要拙僧超度是吧?”

“超度?太麻烦了直接拜托他往生吧。”

“嗯,来世投胎个好人家吧~”

“需要报仇可以找我。”

“才不是,不需要超度。”

心累到极点的山姥切抬手拦住了已经准备摆架势的山伏国广。

“还有!别倒土了堀川!我要生气了!我现在就已经很生气了!”

“哎?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还活着怎么可以这样!不是应该快点弄醒他叫他离开吗?!”

然后大家继续做主人布置的任务啊,现在这点东西根本就不够吃!

“弄不醒的,从我发现他开始就是这样了。怎么叫都不起来,没办法只能将他带走了。”

“山伏大哥……我觉得那种情况下把他放在原地不去管才是最好的……”

“咔咔咔,是吗?我没想到啦。”

“弄不醒?怎么会这样?生病了吗?好可怜!”

“哎?原来是生病了吗?太可怜了给他个痛快吧?”

“喂?!!”

山姥切一把拽住堀川的手,以非常罕见的凛冽姿态瞪视自己的兄弟。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吧?!别闹了!”

“没有啊我很认真的。”

堀川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完全看不出你有认真的地方!”

“我非常认真的想要解决掉他然后去找蕨菜啊。”

胁差漂亮的大眼睛继续眨。

“为了蕨菜你要牺牲掉一个无辜的人吗?!”

“你怎么就能确定他是无辜的?说不定就是他把这片山上的蕨菜挖光的啊!!”

“怎么想都不可能啊!”

“怎么就不可能了!他都吃蕨菜吃到不省人事了!”

“谁说他是因为吃、吃了蕨菜……啊啊啊你够了!!”

终于,在对视了一分钟后,山姥切哀嚎着败下了阵来。

“不要对我眨眼睛!不要看着我说话啊!你这是作弊!!”

“没关系的山姥切,你已经进步了呢这次好好的看了我的眼睛一分钟,鼓掌鼓掌~”

“不需要!”

在其它同伴都拍手庆祝的时候,只有小夜走到蒙着白布的山姥切身边,用小铲子拍了拍他的球鞋。

“不过,既然山姥切都这么要求了,我们就试着先把这位大叔给唤醒吧?”

还好,拍完手后的青江还算说了句比较有良心的话。

“已经试过推不醒他了是吗?”

“没错,拙僧刚刚摇了他很久,一点反应都没有。”

“该不会就是给山伏先生摇晕了吧?”

“咦?会吗?”

“嗯,总之就目前来看,只能借助超自然的力量了!”

“你要干嘛……”

没等山姥切问完,青江小手一指,指向了距离他们最近的一棵树。

“山伏先生可以帮我把那根树枝折下来吗?对哦对哦就是又细又长的那根~”

“没问题,折下来以后呢?”

“做御币~”

“现场手工???等一下,别真的去折啊山伏大哥!”

“原来如此,是要祈祷做法吗?我也来助你们一臂之力吧~”

堀川也非常懂事的点了点头,用铲子铲起大块的土堆后,这次没有落到可怜大叔的身上,而是在大叔面前干脆利落的堆了个小土包,看起来非常的不祥。

但是他总算没把土砸到人家身上去,所以失去了全部力气的山姥切缩进被子里,坐到了流浪汉的身边选择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啊……不想再理他们了……随便吧。

不管是野菜也好,流浪汉也好,不过就是漫长刃生中的一环,忘记就一切都好……

没错,削树枝的山伏,折树叶的青江,堆土包的堀川还有做花环的小夜,全部都……

嗯?不对!等一下!!!

山姥切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见了把白蒲公英往流浪汉身边摆的小夜,还差一点就能围成个整圆了。

“等一下小夜!不要跟他们学坏啊!!”

“哎?”

小短刀很明显愣了一下,在确定山姥切话语中的责备之意以后,犹犹豫豫的指了指自己刚摆的花。

“不好看吗?”

“不,不是好不好看的问题……”

“…………”

“…………”

“……这个是做给你的。”

小夜捧出了一个白色的小花环,就颜色和外表来说真的是非常的不吉利,但是看着小夜小心谨慎的表情,山姥切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选择。

“啊……谢了……”

于是,打刀低下头,红着脸套上花圈后摸了摸短刀的头发,而对方则找来小铲子敲了敲他的鞋子。

依然是意义不明的交流方式,但是气氛正好。

算了,寿喜锅什么的……算了吧……

坐在流浪汉大叔的身边,山姥切捂着自己的被子还有头上的花环,木然的注视眼前的一切。

野菜什么的根本无所谓……主人的任务也算了……虽然对这位大叔不太友好,但是他们开心就行……

想着想着,对于视线这种抽象之物异常敏感的山姥切,突然察觉到了让他恶寒的气息——

他转过头去,流浪汉那大到异常的黑眼珠子正以近到贴面的距离死死地盯着他看。

“啊啊啊啊啊啊啊!!!”

当其它正玩在兴头上的同伴听到声音反应过来的时候,山姥切的手指已经笔直的伸了出去,当着他们的面戳到了那对诡异的大眼睛上。

本丸的好孩子,害羞,不善言辞却绝无害人之心的山姥切国广,成为了当天加害无辜的最大容疑者。

“啊啦~你们看到了春神了吗?超好运!!”

傍晚时分的本丸笼罩在寿喜锅暖洋洋的蒸气之下,不论刀还是人的脾气都缓和了下来。审神者在看到满满五个大篮子的蔬菜时更是笑得连眉毛都要掉了。

“春神是非常温和的神,跟其它掌管季节的神明一样只在特定时间出现,只要是遇见他的好孩子都可以得到礼物哦~”

“咔咔咔,原来如此,所以他才送了我们这么多蔬菜吗?”

“超神奇,就连原本没有的蕨菜都能变出来。”

“嗯,我也想见一次啊~可以告诉我山间埋藏的宝藏就太好了~”

“是吗?原来是神明啊……怪不得我们都觉得他的气息有点怪,只不过完全没往神明的方面想,太险啦差一点就玩过头了呢~”

“玩?青江你玩什么了?”

“呀呀,没什么没什么~”

“居然会有长得那么寒碜的神明吗?春神不应该是漂亮的小姐姐吗?结果看起来像是可怜的流浪汉大叔。”

“也不是每个神明都长好看的啊,至于衣着的话,体谅一下啦,现在科技这么发达,真正的神明不管到哪里都讨不了好,勉强混个日子罢了。”

话音刚落,塞满了绿色蔬菜,黄色豆芽,还有白豆腐的寿喜锅热乎乎的端了上来,被所有食材围绕在正中心的粉红色猪肉随着褐色汤汁翻滚飞舞,光是看一眼就让人受不了。

“啊啊啊啊我开动了!!!”

一时间抄筷子的声音此起彼伏,伴随着厮杀声和碗筷的碰撞,整个大厅混乱了大约有十来秒,但马上就随着审神者的一声悲鸣冷静了下来。

“好苦!!!”

在近侍帮助下顺利抢到肉的审神者眉毛鼻子都皱到了一起,苦不堪言。

“怎、怎么回事!为什么是苦的?!”

“苦的?不可能啊厨房里又没有味道发苦的东西。”

光忠连忙把筷子从鹤丸的兜帽上拔下来,也顾不上干不干净就夹了块豆腐送进嘴里,接着露出了跟审神者差不多的表情。

“不可愣……”

苦到连话都说不清楚的光忠本着负责任的精神将锅子里的食材挨个儿吃了过去,在咬下野菜的瞬间,同伴们似乎隐约看到有眼泪从他的眼角流了下来。

“你们……去哪儿挖的野菜……”

“…………”

一下子成为了视线焦点的五把刀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山姥切还将一边的小夜裹进了被子里。

也是啦……

就算是再怎么温和的神明,也还是会有生气的时候的。


评论(12)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