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基本上所有的ao3链接都补完啦!微博打不开的话请在良好的信号环境下大力戳ao3(*°∀°)=3
如有遗漏欢迎私信(〜 ̄▽ ̄)〜

刀剑戏话:一不小心就是死别

目录:( _ _)ノ|

换了新头像!!向你们安利这个可爱的太太!! @毛凉 她超可爱还超好捏!手感爆赞~~(๑•̀ㅂ•́)و✧

以下正文,开虐蓄力中,所以本次还是欢快的基调╮(╯_╰)╭


刀剑万事屋:一不小心就是死别(1)

 

头晕目眩,天昏地暗。

大脑里的每一根纤维几乎都可以感觉到尖锐的疼痛,所有的痛觉交织在一起发生剧烈的膨胀,热浪仿佛是直接透过脸上的毛孔透露出来的。

以上就是鹤丸国永现在所能感觉到的全部。

虽然身体也是滚烫的,但那点热度远远赶不上脑袋里的一团浆糊,连呼吸都带着十足十的痛感,现在直接死掉驾鹤西去搞不好对他来说更为仁慈。

他已经很久没像这样大病一场,先前虽说多多少少会遭到点技能的负面影响,但如此难熬的全面爆发数量不多。因为生病的缘故他自从倒在床上以来就再没有去粟田口家找过麻烦,不知一期现在过得如何。

“放心吧,我觉得他应该开心的每天都在家开party呢。”

浑浑噩噩的地狱中出现了一丝声音,来自于他们家的老大烛台切光忠。

“老实说,看到你这难得的乖巧样子我还挺欣慰的,如果能够一年到头都这么安安静静的话你绝对是个讨人喜欢的正面角色。啊,不是咒你天天生病的意思,可以的话当然还是早点好起来更好。”

光忠似乎将什么东西放到了他的枕边。

“你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快到我忍耐的极限喽?我煮了清淡的白粥,多少吃一点吧。”

“…………”

鹤丸非常勉强的睁开了眼睛,觉得自己就像在看老旧的破电视机一样,密密麻麻的雪花小点糊满了他的视线,许久过后才从中拼中一张熟悉的脸来。

“感觉如何?”

“想死……”

“别为难我啊,你知道我最不擅长做这种事了。”

光忠试着给他垫高了枕头,然后将摆在一旁凉到适宜温度的白粥端了起来。可食用的食物一进到鹤丸的眼里,青年的喉管就剧烈的灼烧起来,胃里翻江倒海一般,奔腾着往外涌。

“饶了我吧……”

“吐出来也没关系,总之你要先给我咽下去。”

“…………”

真的不能饶了我吗……

“全发出来就好了,反正是你自己的技能嘛,等这次好了你就又可以活蹦乱跳到处逍遥了。”

光忠说着,将手按到鹤丸的颈部,简单感受了一下脉搏的律动,轻微而又缓慢的节奏貌似不太乐观。不过这对于鹤丸来说应该算不了什么,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被自己技能的负面作用折磨到半死不活了。

“张嘴,啊————”

“要叫你光忠妈妈吗……”

“如果叫一句能让你吃下饭的话,你尽管叫好了。”

看吧,都已经让步到这个层面了哦。

事已至此,鹤丸只能皱着眉头张开了嘴,由着光忠送了一小勺热粥进来。白粥没什么味道,温度也刚刚好,不会对他的食道造成刺激,但鹤丸还是在咽下的瞬间感受到了剧烈的呕吐感。

光忠拍了拍他的后背,甚至就连垃圾桶都准备好了,大有就算吐出来也要坚持喂第二勺的意思,清楚这点的鹤丸勉强吞下全部的酸水,双眼发白表情木讷的张开嘴迎接了第二口稀饭。

太可怕了……在这种情景下,当真没有比吃饭更可怕的事情了,被一期反复揍个十来遍都比这强。

一直到吞下第三口,光忠才算满意的住了手,而鹤丸已是面色发青,搞不好下一秒就会交代过去。不过至少,现在他的胃袋里有了点内容物,比起之前的一穷二白好了太多。

“一会儿我要出门,听说长谷部回来了,我去看看他。”

重新躺好的鹤丸没法再说话,只能有气无力的做了个永别的手势,被光忠一掌拍了下去。

“只是暂时的而已,放心吧,就算我跟伽罗酱都不在,你也不会有事的。”

哎???

你跟小俱利都不在???

鹤丸下意识就要起身,但是被光忠非常直接的按了回去,下一秒,房间的房门被推开,打扮成大人模样的太鼓钟严肃而郑重的走了进来。

“贞酱会照顾好你的,我已经交代过他了。”

你确定??

鹤丸睁大了眼睛表示疑问。

你确定你交代的不是我的后事吗???

但是,没能读懂他高深莫测的意思,光忠转过身跟赶来的太鼓钟拍了个手,接着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取而代之的是抱着故事书的太鼓钟坐到了他的床边,并且完全无视了鹤丸那拼尽全力的摇头。

“要听故事吗鹤丸哥?嗯嗯好的,那么今天就来讲仙鹤报恩的故事吧~听不清的话我可以给你多讲几遍哦!”

等一下!这明明就是报复吧!

而且现在是清晨,根本不需要讲故事!

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的鹤丸,最后还是迫不得已的听起了自己已经给太鼓钟讲过无数次的床头故事。

 

“最后,仙鹤姑娘就这样和善良的樵夫走到了一起,永远幸福的生活了下去。”

讲完第三遍仙鹤报恩的太鼓钟放下手中的书本,抬头看了一下已经裹着被子避难到角落里去的鹤丸国永。

“感觉如何啊鹤丸哥?”

“啊啊……该怎么说呢,小贞的声音有着非常特殊的魔力,以毒攻毒的效果非常不错,托你的福我现在清醒了。”

鹤丸从被子里伸出一个脑袋,额前的头发都已经被汗水粘成了一缕一缕的。

“但是我觉得,年纪这么小就想着报复是不好的。”

“才没有报复呢,鹤丸哥你不是特别喜欢这个故事吗?你亲口说的你最喜欢这个故事了所以才会在我耳朵边上唠叨那么多遍,那这次你生病了,当然就轮到我来关照你啦~”

“你在狡辩的时候不要露出那么奸诈的笑容可以吗?一点都不可爱。”

“不可爱??”

“停停停不要突然大声啊!!!”

太鼓钟虽然位置没变,但声音一下子贴到了鹤丸的耳边,响得他几乎可以感觉到耳蜗的震动。

“对着病人动用能力什么的太过分了!”

“因为感觉你已经活过来啦,按照小光的标准来看,鹤丸哥至少已经恢复到可以作恶多端的程度了。”

“至少?再往上是什么等级?”

“十恶不赦和死不足惜。”

“我有那么恶劣吗?”

见坐在对面的小小少年不再念童话故事,也肯用正常音量跟自己说话,鹤丸总算从被子里爬了出来,回到床铺的位置上捧起光忠留下的稀饭喝了起来。

“啊等一下,这个需要热一下再吃。”

“没关系的你都说我恢复了,吃点凉的不要紧。”

“不可以!!!”

“喂喂喂不要对我用能力啦!”

就算用也轻一点啊,我聋了怎么办!

“谁叫你不听话。”

太鼓钟得意洋洋的从毫无抵抗力的鹤丸手上抢过碗,端进了厨房。

“叮两分钟就好哦,稍等稍等。”

“别围在微波炉前边转哦,会被照出原形的。”

“好————”

听到保证以后,鹤丸伸了伸四肢,趴回柔软的被褥上又躺了一会儿。他浑身都是汗,之前的那些不快与疼痛仿佛都随着汗液的流出释放了出来,虽然还是有些晕晕乎乎,但这样的状态已是万幸,他有了点胃口,也能说出清晰的句子,甚至还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做些恶作剧。

啊,说到恶作剧……

趴在被子上的鹤丸抬起头,正好对上端着热粥回来的太鼓钟。

“小贞,你的儿童手机呢?借我用一下~”

“你要打给谁?”

“一会儿你就知道啦,借我借我。”

顺利拿到手机后,鹤丸想都不想就熟练的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太鼓钟君?有什么事吗?”

“哟!——是我呀有没有吓一……”

接通后不过五秒钟,对面的一期一振就非常干脆的挂断了电话。

“啧啧,居然都不问问我这两天为什么没出现……”

“一期先生应该是知道的,在你病得死去活来的时候鲶尾有打电话过来问,小光跟他说过啦。”

对于此情此景见怪不怪,太鼓钟将勺子放到碗中,递给了鹤丸。

“不过他应该很欣慰你没去骚扰他,粟田口家最近日子不好过啦。”

“因为动物们都死光了?”

“嗯,失去情报能力就跟瞎了一样。”

“那照这么说的话我们家一直都是瞎子啊。”

“会有区别的吧?反正我们一直都是这样,该怎么继续也都习惯了,但是他们家不一样,适应什么的应该还需要很久。”

“也是……情报的掌握对他们家来说是个不小的优势呢,现在如果……”

如果?

如果什么……

在好不容易清醒的现在,鹤丸终于有了足够的脑空间去思考这件事。

如果,按照三日月之前所说,来派一直在透过粟田口获取情报的话,那么现在,失去了情报能力的粟田口……

“没有情报价值……除了大哥只有一群涉世未深的弟弟,就连战斗经验都少得可怜……”

“嗯?你在说什么啊鹤丸哥?”

“……不,等一下,别吵我小贞。”

现在的粟田口,对于强大到没有天敌的萤丸来说,不正是活靶子一样的存在吗??

“……有种不好的感觉,手机再借我用一下小贞。”

“哎?好啦,但是好好说话哦不然这次肯定要不了一秒钟就会被挂掉啦。”

“知道了知道了,我会的。”

鹤丸接过手机选择了重播,话筒滴滴滴的响了一阵后,还是被接通了。

“又要干嘛?”

一期的声音充满了不悦,但还算给他面子。

“你在家吗?我们俩好好的说说话吧。”

“哈?”

“我有事情想跟你商量,你们家现在很危险啊你知道吗?”

“不知道,还有,我现在不在家,你去了也没用。”

“啊?你去哪儿了?”

“跟你有关吗?”

“难道又去找三日月麻烦了?你收敛一点吧你家小叔叔现在那么个状况,你……”

“我没事找他做什么??你们三条五条的脑子都只有一根筋是吗?别烦我了!”

话音未落,通话第二次被截断了,鹤丸有些无辜的放下手机,跟太鼓钟面面相觑。

“好好说也没什么用啊小贞。”

“嗯,因为鹤丸哥自带‘讲话超过一分钟就会惹人暴躁’的特质呢。下次请在一分钟内结束通话哦,还有别提三日月。”

“不管了,不管他去哪儿都没事啦,我们去粟田口家玩吧~等一期回来了就给他一个大惊喜!”

“哎?现在吗?现在就去的话应该要等很久呢,一期哥哥应该是要出城吧。”

“啊?”

“我刚刚有听见报站的声音。”

太鼓钟歪着脑袋仔细想了一下。

“就是背景音里面,很嘈杂但是有报站的声音,开往神奈川县的直通车即将检票什么的,报站后一期先生移动了一步,然后很快挂掉了你的电话,他应该是要去神奈川吧。”

鹤丸愣愣的看着太鼓钟,接着突然凑了过来,抓住了太鼓钟的肩膀。

“能判断出他是在哪个车站吗?”

“唔,第一次时间太短了听不出什么,第二次的话从广播回声判断空间应该挺大的,估计是在总站……哎?鹤丸哥??怎么了??”

原本好好坐在他面前的鹤丸忽的站了起来,因为动作幅度过大的缘故,刚刚有所好转的他明显踉跄了一下。但就算如此,青年还是快速拽着太鼓钟冲出了屋子。

“检票一般是发车前十分钟对吧……算上刚刚被我们浪费的两分钟,只有八分钟了啊……”

“所、所以?”

“要在八分钟之内赶到总站去。”

“喂?!鹤丸哥?!”

“小贞你应该知道总站的大致方向吧?不认路没关系,走地面的话八分钟不可能来得及。”

鹤丸把小贞带到玄关,指示他将车库里唯一的一辆山地车骑了出来。

“我们走直线过去。”

“什么什么??你说清楚啊鹤丸哥,我……”

“然后,给我消个音吧,我的耳朵会吃不消。”

安置好太鼓钟后,鹤丸坐到了他的身后,抱住少年腰身的同时,在身后召出了一排的白色方块。

该说是引爆装置呢,还是飞行装置呢?

不过不管哪个都无所谓了。

随着噼里啪啦的引爆声响起,小小的山地车在太鼓钟的惊呼声中径直升上天空。

“调整好方向啊小贞。”

看清楚总站到底在哪里。

被白色方块包围的飞行自行车,在接二连三的强大推力下飞向了更高更远的地方。

 

刀剑戏话:一不小心就是死别(2)

早上出门的时候,跟弟弟们的告别时间比平时多花了一倍多,一期挨个儿抱了抱粟田口的小藤四郎们,甚至连他们想要什么礼物都仔仔细细的问了一遍。

“为什么搞得像生离死别一样?”

知道一期去做什么的药研看着这样的场景有些想笑,但是哥哥随即就站到了他的面前,用力搂了一下他的肩膀后摸了摸他的头发。

“没什么,只是觉得我好像已经很久都没有出过远门了。”

“一期哥要出远门???”

“多久回来啊??”

一听到这话,站在药研身边的五虎退和秋田骚动了一下,但是很快就被药研压了下去。

“也不能算出远门吧?只是今天事情有点多,一期哥要到晚上才能回来而已。”

“是这样啊。”

“要早点回来哦!!”

“如果出什么事的话也要尽快跑回来哦!!”

“嗯,会的。”

本就抱着速去速回打算的一期非常笃定的点了点头,最后一次回望了一眼排排站好的弟弟们,还有抱着狐狸的小长辈。

 

这个时候如果拍照的话,一定会是张非常不错的全家福。

 

“那么,我走了!”

“再见!”

整齐的道别声过后,一期掩上门,开始了自己为期一日的紧张日程。

首先是要赶去东京总站,坐上九点那班开往神奈川县的快车,因为东京都的大量人员流失,现在别说新干线和JR了,能坐到火车都非常不容易。到达神奈川后,他需要尽快找到此前联系的动物救助站的工作人员,接着乘坐他们提供的动物专用巴士回来,这比特快列车还要慢,想要在天黑前赶回东京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过,就算这样,一期也要尝试一下,哪怕只恢复一小部分,鸣狐也一定会高兴。

而且……有动物存在的城市,总不至于那么死气沉沉……

一路上,一期将全部的流程在脑海里反复了无数次,连同跟对方接线的步骤都演练的完美无缺,充分考虑了各种可能发生的意外因素后,再用自己的技能“钟摆游戏”将其一一减少到最低,他要的是一次完美无缺的外勤,只要有一点可能干扰到结果就必须毫不留情的排除干净。

当准点到达东京总站的站点,看着寥寥无几的几辆特快信息闪烁在大屏幕上时,青年总算放心的松了口气,坐在了距离检票口最近的位置上。

就是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的是伊达组的太鼓钟,这让一期有些意外,但出于对小孩子的宽容和礼貌他还是很快按下了通话键。

“喂?太鼓钟君?有什么事吗?”

“哟!——”

那个元气满满的作死声音响起的瞬间,一期就条件反射的挂掉了电话,甚至差点把手机都给甩出去。

糟糕了,之前从没考虑过的例外因数出现了。

他不是生病了吗?这么快就好了??居然还没死???

比较麻烦的是,因为鹤丸从来不按套路出牌,所以就算是与他相处了有一段时间的一期也预测不出他会干什么蠢事,想要消除概率也无从下手。

要把他所有可能干的事情一一进行排除吗……还是说干脆把鹤丸国永这个存在的可能性也给排除掉算了……我的钟摆游戏能做到这一步吗?

不不不,冷静点冷静点,那个家伙现在根本不知道我在这里,他只是身体好了所以按捺不住的想要给我打电话恶作剧罢了,没关系的,他绝对绝对找不到这里来,绝对概率的事情根本不用浪费能力去干扰。

想着想着,手机又一次响了,一期看着屏幕上大大的太鼓钟三个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又要干嘛?”

想骚扰我也换个日子吧今天恕不接待。

“你在家吗?我们俩好好的说说话吧。”

“哈?”

太可怕了!名为鹤丸国永的家伙居然想跟他好好的说说话???可能吗??

事实证明果然不可能,对方绕来绕去不知说了些什么以后,话题就带到了他最为痛恨的三日月宗近的身上。

这对表兄弟简直胜似亲生,要不了多少工夫就能激起他最大的怒意。

冲着电话不顾形象的大吼了一阵后,一期适时的听到了列车检票的声音,于是毫不犹豫的挂断电话,并且连同太鼓钟的手机号也一起拉了黑。

对不起了太鼓钟君,等今天的事情忙完了我一定把你加回来。

没有晚点一分钟的列车很快进站,距离最近的一期也第一个检票完毕,一帆风顺的冲进他所在的那截车厢,距离发车还剩下五分钟时间,一期专心致志的坐在车上,利用能力挨个儿排除存在影响的因素。

检票口可能会因为拥挤发生意外,需要注意。

这一班车的乘务员状态非常重要,务必要保持八成以上的精神力。

站外的交通状况保持畅通,这样就不会有人因为晚点一两分钟而耽误火车发车……

没了吧?这样应该就可以了吧?

绞尽脑汁想到太阳穴发胀的一期,在感知到列车缓缓的开动后,终于微笑着睁开了眼睛。

然后下一秒,他就听到列车的前端传来了一声巨响。

哎??怎么回事??不可能,我已经把恐怖袭击都排除掉了啊,所有入口都是安全的,安检也不可能有问题,怎么回……

事…………

快车已经开动了,没那么容易停下来,一期顺着缓缓前进的轨迹往前看,要不了多久就发现了被一大群乘务员围观的事发现场,一辆已经摔得看不出原样的自行车将大理石地面砸出了龟纹一样的裂缝,一个身形还小的少年站在一边哭得脸都快花了,比起受伤反而更像是受到了惊吓。在他脚边有个奄奄一息的白色影子,狼狈但依旧样貌清秀的青年好不容易睁开眼睛的时候,正好对上一期逐渐远去的视线。

只那一眼,就是万年……

个鬼啊!!!!!

发现鹤丸的同时一期的身体就做出了反应,他迅速拉上车窗的窗帘,不仅自己这边,连同前后两扇窗子也全部罩了起来,然后迅速回到座位戴上帽子和药研给他准备的口罩,就差没问乘务员小姐要副眼镜来把自己伪装得更彻底一点。但是没用,等他反应过来眼下最重要的不是变身而应该是修正鹤丸可能跟踪上来的概率的时候,火车末尾处又传来了两声爆炸声响,似乎还有什么沉重的东西砸到了火车顶上。

……完蛋了。

一期抱着膝盖,在周围人古怪的视线下缩到了座位底下。

那货追过来了……

刚刚也是骑着自行车通过爆炸从天上飞过来的吗?!太狡猾了!

谁会想到坐个火车还要关注空行状态啊!?

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头痛到几乎快要炸裂的一期不断揉着自己微微隆起的神经。

干嘛啊,到底干嘛啊有什么重要的事非得逼着那个家伙追到这个地方来??我欠他钱了还是我上辈子造了他的孽被他这一世想起来了!??

话说……鹤丸他现在算是扒在列车的车顶上?

虽然特快的速度赶不上新干线,但时速应该也能达到一百公里……不会窒息吗?

想到这里,一期略微抬了抬头,看了看自己头顶上的天花板。他当然什么也看不出,也不知道鹤丸现在到底在哪一节车厢上,甚至连他到底趴没趴得稳都不清楚。

没准已经被风刮下去了吧……抬头的时候撞上电线或者隧道墙壁的概率也是有的……

“啊啊……好麻烦……”

原本预定刚刚上车就要联系神奈川县负责人的一期,此刻已经把自己最初的规划忘了个一干二净。

 

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停的第一站,一期赶在列车停稳以前就守到了门口,视死如归的神情让人看了还以为他是要跳车。下车后,一期沿着印象中爆炸传来的方向往回跑,要不了多久就发现了粘在列车顶上半死不活的鹤丸国永。

太好了……这下可以继续准时发车了……

他把鹤丸拽了下来,原本想着就这么丢在看台上,然后联系烛台切来接他回家,但是看着青年迷迷糊糊的样子,像极了脆弱的幼鸟。

没人照顾的话就会死掉。

他确实是大病初愈的样子,刚才的剧烈运动还有持续不断的技能使用早就耗尽了他修养多时积攒的精力,此刻的鹤丸神志不清,就连眼睛都睁不开,丢下这样的家伙自己抽身离去,似乎有点不够道德……

而且说起来,他似乎是为了我的事才追过来的,虽然不知道到底想干嘛……

就这么思考到了最后,一期踩着列车发车的讯号,将摊成一滩烂泥的鹤丸拖上了自己所在的那截车厢。

“抱歉……我给这家伙补个票。”

“…………”

乘务员小姐看着这两个古怪的家伙,大气都不敢出。

“还有,医务室可以借我一下吗?”

接受了沉默小姐姐的指路后,一期鞠了一躬,背起鹤丸沉重的身体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向了空无一人的房间。

 

刀剑戏话:一不小心就是死别(3)

鹤丸感觉自己又一次掉进了地狱里。

混沌和窒息的感觉在他第一次引爆炸药的时候就开始了,但是铆足了劲想要把一期追回来的他完全没有顾虑这些,等到一头栽倒在火车顶部,然后随着高速行驶被剥夺了正常呼吸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有多莽撞。

但愿别撞上电线和墙壁啊……

小贞好像不知道被他丢到哪儿去了……

光忠仔和小俱利如果看到他这个样子也一定会生气……

嘛,不过,这些都算了。

如果他还能活下来的话,到时候只要借着病弱的身体装一下可怜,他们一定都不会生气的。

一定是……这样……

“醒了?”

“…………”

“还活着吗?”

“…………”

总算睁开了眼睛的鹤丸,第一眼看到的是捧着盒饭吃到一半的一期一振。

“要吃点东西吗?我给你要了容易消化的汤面,多少吃一点吧。”

他们所在的地点有点像是医务室,到处都是白乎乎的一片,隐约还有点消毒药水的味道。那刺鼻的气味混合着饭菜的味道一并袭来,恶心得不行。

但是一期还是像没事人一样,继续扒着自己手上的那份和式餐盒。

“因为药研的关系,我们家的人经常会在医务室吃饭,早就习惯了。以前还练习过用手术刀切菜呢。”

是吗……那还真是学到了非常了不起的技能……

“一期……”

鹤丸尝试着动弹了一下,还好,还能坐得起来。

“现在不是坐在医务室里面安心吃饭的时候……”

“是吗?那要回车厢吃吗?还是说你可以在下一个中停站就滚下去?如果那样的话我会很开心的。”

“不不不,跟我在哪里没关系,最重要的是你,你不可以把弟弟们丢在家里然后自己出那么远的门,他们遭到袭击怎么办?就算以现在的距离来算,你赶回去也要过一个多小时吧?”

鹤丸一口气说完了自己的想法,非常坚强的撑到话音落定才倒回枕头上。

“多谢关心,但那是不可能的。”

一期将手里的盒饭丢到一旁,还算贴心的给鹤丸垫了垫枕头。

“除了药研,没人知道我会在今天跑这么远的路,就连其他弟弟们都不知道。至于你……我刚刚算是想清楚了,应该是太鼓钟君的听力帮到了你?”

“我怎么知道的无所谓,但是……但是万一呢?万一有哪个不怕死的家伙正正好好选择在今天突袭你家……”

斟酌了一下用词,鹤丸还是没把三日月的推测说出来,一是没有确凿的证据,二是来自于小贞的告诫,眼下还是别在一期面前提三日月为好。

“我在走之前用过能力,已经把那方面的可能性降到最低了,所以没事。”

“你就这么……”

“已经将所有可能的危险降到最小了。”

或许是看在他那么拼命就是因为担心自己的份上,一期难得耐心的跟他解释道。

“我不是那么莽撞的人,这次外出是隐蔽性的,一路上各种被目击的概率我降低了,各家各族前来偷袭的概率也被修改过,这一路上的意外我都考虑了进去,虽然我能修正的数字不算多,但是这么多项重合下来,弟弟们遭遇危险的概率早就低到近乎于零了。”

“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但我这不就……”

“啊是呢是呢,鹤丸君你是例外参数,在概率副本中就是应该被排除删掉的那种,你的存在会破坏整体的规律性。”

“这话说的很过分哎……不过,如果你真的能确定?”

“我可以确定。”

“真的真的……”

“真的可以确定,你安点心好不好?”

“行吧……就当是我多操心了。”

面对一期如此自信的样子,三日月那毫无根据的猜测似乎也没那么重要了。想到这里的鹤丸重重的松了口气。

“话说我们现在在哪里?”

“大约再过半个多小时就到神奈川了吧。”

“去那里做什么啊……”

“你连我去做什么都不知道,直接就用这种自杀一样的方式追过来了??”

“嘛……直觉告诉我你不能离家太远……万一出事来不及赶回去不就麻烦了吗?”

“纯粹是杞人忧天,我去神奈川接一批动物回来,审神者大人说得没错,除了这个方法,没有其他可能帮助小叔叔快速恢复能力了。”

“哎?你要了什么动物?”

“猫狗都有,城市里本来就有流浪猫和流浪狗,选择他们不会对城市的生态造成太大影响。”

“哎……这个时候不应该要老鼠吗?繁殖多块啊要不了多久你家小叔叔的眼线又可以遍布全城了。”

“你想什么呢!这种违背自然的事情怎么可以做!到时候就算游戏结束了这座城也不能住人了吧??”

“嘛……我觉得你应该优先考虑如何赢……或者就这样当个瞎子也没问题啊,反正大家都一样。”

“也不全是为了小叔叔的情报侦查,只是……”

动物们几乎死绝了的城市,对鸣狐来说就跟坟墓没什么区别。

“如果能多少恢复一点生气的话,哪怕只有一点也好……小叔叔他一定会高兴的。”

“一期……”

没想到青年如此在意家人的感受,感触颇深的鹤丸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想要触碰一下那微微颤抖的肩膀,但是还没得逞就被对方下一句咬牙切齿的语调吓了回来。

“然后就不用你那烦人的二表哥过来安慰他了……”

“呃……”

“呵呵,隔三差五就翻墙过来真当我看不见吗?!我只是为了小叔叔在忍而已!等这次的事情完了我绝对要在每一堵墙壁下面放捕兽夹!”

“捕兽夹对他应该也没用吧……他皮超厚的……”

“是呢,你们三条五条家都一样,不管脸皮还是哪里的皮都厚到令人发指。”

“连我也算进去了?哪里啊,我除了脸还有哪里厚了啊你说啊。”

“你……这脸皮厚度真的是非常可以了!”

将放在一边的汤面扔到鹤丸的床头,一期的耐心也终于到了极点。

“吃不吃?吃完了就快点在下一站下车,别耽误我做事,我今天晚上还要赶回东京的。”

“不吃了……可以拿远点吗我闻到味道就想吐……”

一秒钟立马变回病弱青年的鹤丸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就连皮肤都比平时白了好几个色号。

“你今天有吃过东西吗?”

“有,吃过光忠煮的粥……”

“要不我去问问乘务员有没有白粥吧?”

“不要了啊我不想吃了……”

眼见一期伸手要去按铃铛呼叫乘务员,不想被打扰二人世界的大白鸟一个翻身就拦腰抱住了他,力气虽然不大,但是想也知道顾虑病号的一期不可能强行扯开他,双方就这么纠缠到了一块,差点把堆在柜子上的午餐盒都给打翻掉。

“喂??你又想干嘛?你病好了是吧?!”

“我不要吃饭啦!有一期就够了!”

“别说的好像我是食物一样!松手!!”

“不要对病人这么暴力啊……啊疼疼疼!”

鹤丸难得听话的松开了手,但是紧接着就转过身来捂住了脸。

“怎么了??”

“嘶……被你衣服上的拉链划到了脸……”

“给我看一下?”

一期捧着他的脸仔细看了一会儿。

“放心吧,已经帮你把破相的可能降到最低了。”

“也就是说还是有可能破相了??!我的脸要完蛋了?我浑身上下唯一的优点都要离我而去了?!”

“你也知道是你唯一的优点啊!?松手啊不要一逮到机会就扑上来啊!!”

不知是不是因为生病的缘故导致今天的鹤丸异常粘人,上一秒他刚刚表达了对于自己破相的担忧,下一秒就豪迈的用手抹了抹脸上少的可怜的血迹,再次蹭到了一期身上。青年的长外套都被蹭得翻了起来,隔着薄薄一层衬衣可以感觉到内里带着热度的皮肤,有些许腹肌的小腹似乎是因为紧张,起伏的频率相较于正常状态下快了不少。

“再这样我让你百分百破相信不信!?”

“嗯……你说什么啊我头好痛听不懂。”

一期尝试了一下言语威胁,但是占到了便宜的鹤丸完全不为所动,甚至还得寸进尺的想把他仅有的一层衬衫给掀起来。

“这种时候还给我装病???”

“不是装病啊我今天本来身体就不好,为了追一期还用了那么多次技能,能活到现在都已经是奇迹了。啊啊别扯我头发!”

鹤丸的力气确实不大,比起以往甚至可以说软趴趴的,但也正是如此,一期在下手的时候不如以往那么肆无忌惮,如此顾忌反而导致了他们俩势均力敌的这种现状。

就当鹤丸如愿以偿的扯出了一期的衬衫时,医务室的大门突然打开了。

刚刚给一期指过路的乘务员妹子依然沉默着,低着头,沿着地板的纹路走到柜子那边,收走吃剩的饭盒和一口没动的汤面后,又一次低着头,沉默着,原路返回并关上了门。

“…………”

“…………”

“……所以说别扯我头发啦。”

“别想装做没事人一样糊弄过去啊!!!”

一期彻底生了气,不再顾虑鹤丸病号的身份后直接一手肘敲到了他的脸上,姑且不论这一举动能不能增加青年破相的概率,在被揍后那张漂亮的脸不可自制的歪到了一旁,直接埋到了更深的腰际。

“……啊咧?”

一期被突如其来的呼吸热度吓了一跳,用力推开鹤丸后总算顺利逃到了一边,而被他一掌推到墙角的鹤丸却在疑惑的看着他。

“干、干什么……”

“你居然有纹身啊。”

“啊??”

“但是感觉跟你一点也不搭,为什么会想到在身上纹这种图案?”

“说什么呢?我从来没有弄过那种东西。”

一期将手够到身后,揉了揉刚刚被鹤丸碰到的地方,那一片温度高了不少。

“哎?可是我看到了啊,你不然你再让我看一次?”

“想都别想!!”

“我真的看到了,不是诓你啦!就在腰上,把你手机给我,我拍给你看。”

鹤丸说的信誓旦旦,甚至真的拿了一期的手机准备自证清白,于是,一期一边安慰着自己他再说谎就彻底拧断他的脖子,一边脱掉外套,掀开了自己右侧的衬衫。

“呜哇……看清楚以后更不适合你了,这表情好狰狞,你信佛的吗?”

“没有,我也没有弄过纹身。”

“我拍给你看你就知道了,稍等……啊!??”

鹤丸的惊呼声从身后传来的时候,一期突然听见了异样的声音。

哈哈哈……

像是大声的嘲笑,又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愤怒的吼叫一般,听不清具体的内容,但单单那可怕的语调就能让他汗毛倒竖。

更可怕的是,这短暂的声音不是从别处传来的,而是直接从他身上发出来的……

“……跑掉了。”

“什么?”

“那个东西跑掉了,突然就不见……等一下!我不是在骗你!刚刚真的有个东西在你背上!像纹身一样!!”

“长什么样子……”

一期幽幽的回过头来,看着在他身后面带惊恐的鹤丸国永。

“那个……貌似是佛像,我以前有在哪里见过画成这副样子的佛……长得特别难看,凶凶的,浑身发红还有六只手,坐在莲花上面……我肯定见过的,到底是……”

三条和粟田口都没有信佛的人,所以绝对不是常见的佛像,而如果只是堪堪一眼,留给他的印象也不可能那么深……

“有三只眼睛是吗?”

“嗯……你也知道??”

“因为有点在意所以查过资料……你难道不是吗?”

遍体通红,一面六臂,头戴狮子冠。

鹤丸随着一期分毫不差的复述逐渐睁大了眼睛。

是的,没错,他也去查过资料,因为在意敌方的身份或者动静,而专门去查了与那个名字有关的神佛,他所见的,是画在古籍上,三只眼睛怒目世间的大贪染三昧明王。

那是爱染明王像。

“为、为什么你的身上会有……不不不先不管这个!你之前说过的,你已经用钟摆游戏降低过概率了吧?!今天会袭击你家的人应该……应该……”

不存在……

对吗?

 

“不对啊,不仅不对,而且大错特错。”

明石国行带着爱染国俊坐在高高的房顶上,眺望远方。

“钟摆游戏是影响不了绝对事件的,不论是发生率百分之一百的既定事实,还是发生率百分之零的不可能事件,都不在这个技能的干涉范围内。所以说我们……”

已经将军了哦?

毕竟,选在今天进攻粟田口一家是毫无疑问的绝对事项呢。

“不过,没想到他们会发现我留下来的标记……这下偷听不到一期先生的想法了,怎么办?”

“没关系,已经足够了。”

明石摸了摸爱染的头发。

“反正接下来,他们两个应该会拼命往回赶吧?但是也没用了。”

就连通知萤丸小心一点的必要都没有,这里已经结束了。

连同天边的晚霞一起,距离他们远远的那片宅邸,变成火红的颜色灼烧了云朵。

 

火焰,又一次燃烧了起来。

 

久违的解说时间~

爱染国俊:爱染曼荼罗

让两个目标单方面心意相通的能力,说白了就是可以让一方听到另一方内心想法的能力,相当恶作剧的技能,实施方法为身体接触。活用起来非常方便,可以通过偷听敌人的心思收集情报,也可以让萤丸远远在外的时候听到明石内心的声音,从而收到他传递来的关于自己或敌人界限的信息。被偷听的一方会在身上出现爱染明王的佛像,佛像即等同于爱染本身,所以一旦被敌人发现就要及时逃跑。另外,偷听的一方则可以随意由爱染选择,他可以自己偷听,也可以交由他人听取,明石身上的佛像管理权就交给了萤丸。

目前能力可以同时控制两个佛像,萤丸和明石是固定组合,剩余的那个他趁机放到了一期一振的身上,借此探听鸣狐所搜查到的全部情报,并且对于一期内心的所有想法都非常清楚,是个隐蔽在暗处的情报家。

 

 


评论(25)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