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基本上所有的ao3链接都补完啦!微博打不开的话请在良好的信号环境下大力戳ao3(*°∀°)=3
如有遗漏欢迎私信(〜 ̄▽ ̄)〜

【鹤一期】恩返

写到最后已经完全忘了我是在写江苏卷作文了……_(:3」∠❀)_
今年实在太难了臣妾做不到啊!。゚(゚´Д`゚)゚。

万物皆有灵。

这句不知来自东方还是西方的理论教诲,一期时不时会想起来,不是因为他受到过这类佛心的教育,也不是他读过类似的书籍,而是粟田口这一门大族坐落的地方,刚好鸟语花香,池绿水凉。

生长在青山绿水之间,思维方式也多少带了点感性的味道,一期总会在恍惚间觉得,那些草木林鸟都有各自的语言,每一次的振翅,每一次的盛放,都是它们想要传递的信息。青年还曾和弟弟们做过实验,每天都对同一株花聊天,像好友一样向它谈吐心意,抒发感慨,最后开出来的花必定比其余的植株更艳更美,仿佛是卯足了劲儿似的在向他们证明着什么。

至于本就能动能跑的动物们就更加不言而喻,虽然无法掌握它们的语言,但一期只要听到鸟鸣就觉得心悦神怡,那是世间最美丽的歌声,无出其右。

只不过今天,当他走出粟田口宅邸的玄关,深吸一口气后想要感受一下山间凉爽的氤氲湿度与鸟语花香,结果耳朵里听到的第一声啼叫居然充满悲鸣。

那确确实实是某种鸟的叫声没错,只是音调罕见,估计不是寻常可见的雀鸟之流,一期寻声走去,没多久就在一棵大树下发现了一只巨大的白鸟。奄奄一息的动物无比可怜的趴在地上,发现有人到来后勉强抬头,嘶哑着叫了一声。

“受伤了吗?”

一期跑到鸟儿的身边,先是摸了摸它的翅膀,见舒展无误后又看了看那纤细颀长的脖子,软软的,感觉也不像折了的样子。

那么,难道是腿或者身体?

白鸟的身体很大,分量也不轻,一期费了不少的力气才把那圆滚滚的身体抱起来,鸟儿立刻把长长的脖子挂到一期的肩膀上,非常乖巧。禽鸟的腿也非常长,如果好好站立的话,估计能跟他差不多高,只是这两条长长的腿晃啊晃的,连破了层皮的地方都没有。

一期找了很久都没发现鸟儿有何不妥,想将其放回地上白鸟却叫得更加凄惨起来,无奈之下,他只能抱着这只粘人的动物回了家。

“这是什么呀?好大一只!”

“好白好白~”

随着时间推移陆续起床的小藤四郎们,一下到底楼的客厅就发现了那只白乎乎的大鸟儿,鸟儿躺在铺了垫子的沙发上,长长的脖子还挂在一期的肩膀上,时不时叫唤两声。

“应该是仙鹤?”

收到病患消息的药研提着药箱走了过来。

“有发现他哪里受伤吗?一期哥?”

“外伤似乎是没有,连根羽毛都没掉下来……”

“嗯,他的羽毛很白,如果受伤了一定能很清楚的看到血迹,但是叫得这么凄惨,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话音刚落,白鹤就非常配合的叫了两声,仿佛能听懂他们的话一样。

“很通灵性呢。”

“好可爱~”

弟弟们对这只大型的外来之客很感兴趣,伸手摸摸那白白的羽毛,鸟儿也没有恼怒的意思,反而展开大大的翅膀,给孩子们展示自己整齐如一的飞羽。

“翅膀能展开,说明没问题,还能飞喽?”

“可是我发现他的时候,他躺在树下面,一副飞不动的样子。”

“没有外伤的话,那应该就是生病了吧?嗯……鸟类的话会生什么病呢?”

药研虽然懂一些医理,但治的都是人,对动物们的病况还是感到有些棘手。他先是摸了摸白鹤的脖子,然后又沿着脖子摸到下边的翅膀,和布满绒毛的肚子。

就是此刻,大白鸟发出一阵悲鸣,抽搐着颤抖了起来,没过一会儿就吐出一滩混浊的液体。

“这、这是……”

“看来找到问题了呢。”

“不愧是药研,我之前都没注意到。”

一期拍拍又一次萎蔫下去的大白鸟,有些心疼的替他揉了揉肚子。

“放心吧一期哥,这个不要紧的。”

“这怎么能说是不要紧呢??”

药研轻松的语气令一期吃了一惊,他指着鸟儿软软的肚子,睁大了眼睛说道:

“怀孕了怎么能说是小事呢???”

“哎?”

“刚刚都吐了,怎么看都很严重吧!而且还怀着宝宝,多可怜啊!”

他说一句,白鹤就跟着嘎嘎的叫一句,附和的非常准,而粟田口的其它孩子们也全都欣喜的叫了起来。

“怀孕了!要下蛋了吗!?”

“会孵出鹤宝宝吗!?”

“能吃吗?!”

似乎有个奇怪的问题混了进去,不过心疼鸟儿的一期此刻顾不了那么多了。

“一定是因为怀孕了所以才飞不了……现在天也渐凉了,把他丢在野外不管太危险,要不就养在家里吧……”

“不,等一下,一期哥你可能对鸟类的构造有点误解。”

“难道不是吗?”

“先不说鸟类会不会孕吐……请你仔细看一下。”

药研拍了拍鸟儿的屁股。

“这只是公的。”

“…………”

“所以下蛋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不过类似蛋蛋的东西他有。”

“…………”

“要摸摸看吗?”

“不不不!不必了!哎可是不对啊那为什么会吐???”

一期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挣扎了一下。

“吃多了而已。”

“…………”

药研有些遗憾的打碎了兄弟们的全部期望。

“只是吃多了导致胃不舒服飞不起来而已,吐出来了应该会好一些吧,等我查一下鸟类相关的资料后再给他配一点加快消化的药,放心,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嗯……”

“感觉你们好像已经没那么担心了。”

“…………”

这不是必须的嘛。

虽然明确了白鹤的性别,也知道他没有宝宝不可能下蛋以后,大家的热情至少缩水了一半,但来即是客,更何况还是位肠胃不适飞不起来的病患,所以孩子们还是努力给鸟儿布置了一个温馨舒适的临时窝点。药研的药很快配好了,搅拌进水里混合着喝下后,要不了几天禽鸟就活蹦乱跳了起来。

“是时候分别了呢。”

确认仙鹤已无大碍的第二天,一期将他带出了家门。救治归救治,但动物们是属于自然的,不可随意豢养,这一点,久居山林间的一期非常清楚,虽然白鹤非常的依赖他,一看到他就粘着不想走,可惜分别之时已至……

“你该走了。”

他将白鹤带到初遇时的树下,强行把对方的脖子从自己肩上掰了下来。

“飞吧,有多远飞多远。”

“嘎啊——”

仙鹤的声音和初遇的那天一样,充满悲伤。

“没办法啊,你属于天空,不属于地面,我不能将你囚禁在这里……”

“嘎啊————”

“大型的鸟儿一定很喜欢飞翔吧?”

“谁说的啊我根本一点都不喜欢……”

“外面世界这么大,你想飞多远多高都可以。”

“怎么可能我飞7000米就是极限了啊……而且飞得低了会被人打飞得高了又会撞飞机很烦的啊……”

“是吗……那还真是……嗯?”

不对,刚刚好像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一期低头看了看还想往他怀里钻的仙鹤,有些疑惑的又看了看四周。

没有人,也没什么异样,刚才的话语就好像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幻响一样。

“幻觉吗?啊,可能是相处久了,我也不知不觉把你当成家人来看了吧……”

一期温柔的摸了摸仙鹤身上的羽毛。

“就当刚刚那是你的声音吧,很好听哦,但是……”

分别是没有办法的事。

想到这里,青年坚决的推开了悲鸣阵阵的仙鹤,转过身奔进家门,将想要追上来的鸟儿拒之门外,任凭对方扑翅膀的声音再响,都没有开门。

“再见了!就此别过吧!!”

“嘎啊!!!”

“有缘再见!!”

“等一下啊我不要分手啊!!!”

“对不起可是,我已经留不住你了!”

“不会啊你们家那么大我只要有个窝就行了的!要求一点也不高的!”

“对不起!!”

“慢点啊我还没报恩呢这样不符合规矩啊!”

“哈?”

不对……

这次是实实在在的声音,一期听得清清楚楚,那只鸟在嘎嘎的叫了两声后变成了年轻男子的音调。

怎么回事??

心有疑虑的一期重新开门,打开玄关后最先迎上的是一记硬拳,站在门外的男人原本还在用力的敲门,门开后收不住惯性直接一拳头敲到了一期的肩膀上。

“…………”

“…………”

一期被锤懵了,而行凶的那位也傻了眼,诺大的地盘上除了突然出现的白发青年外空无一物,别说白鹤了,连根鸟毛都没有。

“你谁?”

对于突然出现还打人的陌生人,一期的态度没有对待小动物时那么友好,他马上警觉了起来,但是很明显,面前的青年受惊更严重,他在一期突然出现后猛的后退几步,接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还有身体后尖叫着逃走了。

还是用非常诡异的姿势逃跑的,青年一边跑一边伸着双手瞎扑腾,就像在做预备起飞的动作一样,只是一直到他身影消失,他都没能离开地面一寸以上。

什么啊……

一期傻傻的站在原地,过了很长时间才因为肩膀的痛感回过神来。

这人力气真大……

回家后,一期没跟弟弟们提早上放飞时遇到的怪事,他只和弟弟们说仙鹤送走了,已经回去了属于他自己的地方。

“不要紧吗……他不会再生病吗?”

年纪较小的几个弟弟对此都表示了担忧。

“只要吸取教训不乱吃的话就不会吧……”

老实说,吃成这副样子的鸟儿他还是头一次见,这生病的缘由与他那仙气满满的外表完全不符。

“总之,不用担心啦,就这么让他回归大自然吧,那才是他的归宿。”

摸了摸弟弟们的头,一期走去了厨房,开始忙活今天的早餐。粟田口家人口众多,所以每餐的量都不少,今天的菜单是和式的,在煮完满满一锅乌冬面和十来份盐煎鲑鱼后,一期习惯性的切了一盘水果,摆满了一大盘子。

“啊,糟糕……”

他都忘了仙鹤已经放走了。

虽然药研查阅到的资料显示,仙鹤可以吃鱼虾贝壳,但寄宿在他家的那只却对水果情有独钟,而且胃口大的很,长嘴巴下去啪嗒啪嗒半天就能啄干净一盘。

“真是疏忽了……要拿去当早饭吗……”

不过,水果跟和式的早餐似乎不太搭。

想了想,一期最后给盘子封上了保鲜膜,准备等吃完饭后再想办法处理。他将盘子放到料理台后,叫来骨喰和鲶尾就把大份的早餐端去了餐桌。

不管怎么样,早餐还是最重要的。

客厅里面,还有几个弟弟围在仙鹤小窝的边上,似乎有些恋恋不舍,直到他喊了好几声才肯跑来吃饭。这个用棉被还有木板搭建起来的小窝也确实需要处理,拆掉有点舍不得,给其它鸟类用的话又太大了。

毕竟,像仙鹤那样的大型禽类是少数,他们不仅罕见,传说还能带来吉运。

只不过仔细想想,那只大白鸟目前带给他们的好像只有惊吓。

这一想法得到了验证,当用过早餐,一期端着吃干净的盘子和晚回到厨房的时候,还没进门就差点把手里的盘子摔个一干二净。

早上见过的那个奇怪青年又出现了。

而且此刻,他以奇怪的姿势坐在餐台上,捧着他刚刚放好的那一盘水果吃得凄惨无比,就差没有嚎上两声了。

有那么好吃吗……

更可怕的是,青年在看到站在厨房门口目瞪口呆的他以后,放下盘子就扑了过来。

“别那么绝情啊好事要做到底的啊一期!”

“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到底是谁???”

一个闪身闪进厨房放好盘子,一期躲过了青年的飞扑。

“不可以这样,你都救了我了那当然要把流程全部做完啊,我们仙鹤也是有规矩的!”

“你们仙鹤??你不是人吗?”

“当然,我是仙鹤啊,在下名叫鹤丸。”

叫作鹤丸的男人扑了扑双手,不过并没有如愿飞起来。一期这才耐下心来将他打量了一番,他的脸还算漂亮,几乎可以说是从头白到脚,不仅衣着皮肤,就连头发都是白的,对方穿着白色的上衣白色的裤子,套着白色的披风与兜帽,只有脚上的鞋子有点黑。

而且……

“你变异得很彻底啊,就剩兜帽上还有点毛了。”

“要摸吗~”

“不了谢谢。”

“跟我肚子上的绒毛触感一样哦,你不是很喜欢我的肚子吗?”

“没有没有您误会了。”

槽点太多他差点不知如何应付。

“那个,你刚刚说了流程……是还有什么事吗?做完了你就能走了吗?”

“是的!是这样的!”

一见一期有松口的趋势,鹤丸立刻将盘子里最后一颗果子塞进嘴里,恭恭敬敬的来了个土下座。

“我们仙鹤一族有着非常严谨的规矩,如果被人类所救的话,必须要报过恩情后才可以回归族群,不然就会像我这样只能以人类的形态存在。”

“原来如此……要报恩吗?只是,我当初救你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要回报。”

“回报什么的请务必想一下,像你这样不求回报其实是不对的,对你来说可能是善心,但对接受恩惠的一方来讲绝对不是好事,搞不好就会发展成好吃懒做等待救济了此一生的状况。”

“这……我觉得只要不是废柴都不至于走到这一步吧?总之,你突然跟我说报恩什么的,我也实在想不出该要什么啊,要不你帮我把这堆盘子洗了?”

一期尽可能的挑选了容易实现又不废功夫的活,但是鹤丸听后依然摇了摇头。

“这点小事跟你对我的帮助比起来完全不对等,差太多了,仙鹤只能回报恩人更加重要的事物,不然我还是变不回鸟的样子。”

“还要更加重要?”

“是啊,如果用洗盘子来折算的话,估计我要洗上一百年。”

“这么久???”

仙鹤一族也太严格了。

“可是我真的想不出什么……”

“如果那样的话……要不要按照我们家的家训来呢?有很多选项可供选择哦?”

“你们家还会把这种事情写进家训??”

太厉害了……不过搞得人家回不了家也不太好,姑且还是听听吧。

想到这里,一期将跪在地上的鹤丸扶了起来,带他去了自己的房间进行详谈,至于盘子什么的,一会儿跟弟弟们换一下值日时间就好。

“说吧,到底要做什么才行?”

“按照家训来说,我比较推荐第一个选项,这是最好的报恩方式。”

“请讲。”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一期关上房门正想好好说话,一回头发现青年又一次跪下了,而且表情严肃。

“跟我结婚吧。”

一期差点也跟着一起跪下去。

“哈?你再说一遍?”

“结婚吧,这个是最受欢迎的了。”

“到底受谁欢迎了???”

“反馈满意度十成十呢。”

“先不管这个满意度怎么查出来的……”

一期指了指他。

“你是公的啊……”

“是啊,没能怀孕真是不好意思~辜负了你的期待。”

“不不不那个我早就不期待了,只是……你是公的啊……”

一期努力的又重复了一遍。

“嗯?公的怎么了?公的就不能结婚了吗?”

“我也是男的啊这怎么结?”

“在我们仙鹤一族,同性是可以结婚的呀,想要孩子的话去帮母仙鹤们孵蛋就可以了,谁孵出来算谁的。”

“你们仙鹤一族的社会有点危险啊……”

不仅危险,听起来还非常头大。

“那个……我觉得结婚就算了,有没有别的……”

“哎不要结婚吗……”

不知是不是错觉,鹤丸看起来非常失望的样子。

“也行啦,那我给你织布吧。”

“哦哦,就跟传说中的那样吗?”

“嗯,需要点时间,不过不会花费太久的。”

“那样最好。”

“大概一个月,等我把毛全部拔光就好了。”

“什、什么?!把毛全部拔光??”

“这个是正常用量啊,跟传说完全一致哦?”

“不用连这种地方都一致啊!拔光什么的……拔光了你要怎么办?!”

“运气好的话过几年就能长出来了,运气不好就……秃一辈子吧……”

“…………”

“放心啦,这是值得的,仙鹤羽毛织出来的丝绸可是极品。”

“但是说实话……给我那么多布也没用,我家不缺钱做衣服。”

“哎?是吗?啊等一下……”

鹤丸突然凑了过来,仔细研究了一下一期身上的衣服。

“这个布料的质感……居然比我的毛还要舒服!!!”

“嘛……毕竟不是传说中的几百年前了……”

“怎么可以这样!这样我织的布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是啊没有意义,别织了……”

而且拔毛什么的太残忍了……

“那接下来就只能让你骑在我背上,带你去找宝藏了。”

“可是你现在能飞吗……”

“不能。”

“也是呢……”

一看就知道了。

“可是家训上就记录了这么多啊……你对我是救命之恩,其它的小事根本不足以报恩啦!”

“救命之恩?有这么重吗你不过就是吃撑了而已。”

“是啊新结的甜果子太好吃了一个没忍住就……如果没有你的话我可能已经胀破肚子了。”

“还好啦你的肚子揉起来软软的,没有胀坏的迹象。”

“是啊你都揉过我的肚子了……居然不肯跟我结婚……”

“难道在仙鹤一族的社会里摸了肚子就要结婚的吗??”

你们求偶不是靠跳舞的吗???

“肚子也是很重要的啊!”

鹤丸说着扑倒在地板上,一边说一边打起了滚。

“被绒毛覆盖的地方都是很重要的,肚子也好羽根也好,你全都摸过去了居然不结婚!!”

“别说的我像占了便宜的负心汉一样,我哪知道那是重要的地方啊觉得很好摸就、就摸了一下呗……”

“不止一下啊!”

漂亮的青年就连衣服都滚乱了,滚到一期身边后整个人都蹦了起来,还像白鸟形态时那样伸着脖子就往他身上蹭。

“给我负责啊!不然就让我摸回来!”

“你要摸哪里啊?!”

“不负责就算了给我想个报恩的方法!难道真的要我给你洗一百年盘子吗?那还不如结婚呢!”

“如果真那么重要的话两相抵消行不行???我救了你,但是我也摸了你重要的……重要的部位,抵消行不行啊???”

“不行,一码归一码。”

太严格了!!

仙鹤一族的社会真的太严格了!!你吓到我了!

而更可怕的是,鹤丸现在完全是成人体型,重量远非鸟类形态时可比,之前一期还能勉强抱着他,现在招架不过一分钟就毫无防备的被扑倒在地,动弹不得。

然后——

房间门毫无预警的打开了,挤在最前边的几个弟弟因为失去支撑全摔了进来,让后排个子略矮的弟弟们也将房内景色一览无余尽收眼底。

“…………”

“一期哥被推倒了?!”

“怎么回事??”

“鲶尾说你带着一个年轻男人鬼鬼祟祟进了房间……我们还不信……”

“从生物学角度来说,有些时候同性之间也会发生……”

“给我打住!药研!!!”

强烈的责任感促使一期爬了起来,并且毫不留情的一脚就将鹤丸踹了出去。化为人形失去飞行能力的青年短暂的在空中停留了一会儿,接着就重重的栽在了地板上。

对于那只大鸟的行为有些生气,一期将其赶出房间后就用力锁上了门,不再管他,就连鸣狐他们做的午餐都没肯吃,一直待在办公桌前工作到日落西山。

天黑了,一期的气总算消了不少,他下楼走到客厅的时候,鹤丸正乖乖的蹲在他的窝里,静静的看着小藤四郎们做游戏。

那个窝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实在是太小了,以至于鹤丸缩在里面的样子显得有些滑稽。听到楼梯上传来的动静后,鹤丸第一个发现了他,就像之前一样开心的拍了拍手。

“你来啦!~”

“嗯……”

一期实在没办法像他那么高兴,但是见到他安静乖巧的样子又拉不下脸,只能略显尴尬的坐到了沙发上。弟弟们对于突然出现的仙鹤哥哥倒是接受很快,没有任何意外的样子,就跟鹤丸之前在粟田口家养病时一样对待。

“那个啊,我刚刚被你踢了一脚以后想通了,既然你没想好的话,那就慢慢想吧。”

“慢慢想?你不要紧吗?”

“我可以在你家里洗盘子啊,除了盘子,其它打扫卫生的活我也能做,因为要在你家吃东西,所以得尽可能的加多恩返的内容嘛,不然会被抵消。”

“总觉得有点对不起啊……这样的报恩也太沉重了。”

一期终究还是心软,想到仙鹤要被迫禁锢在自己家里这么久就觉得抱歉。

“不会啊,你就慢慢想嘛,想要什么都可以,不管是结婚啊恋人啊男朋友啊,都能满足你哦!~”

咔嚓,一瞬之间,一期的同情心就碎了个干净。

“炮友也不要紧的!我都可以!”

“我不可以,再在我的弟弟们面前说这种话,我就把你丢出去,不准再进来!”

“没关系啦,我觉得小可爱们懂的不少哎。”

“你怎么得出的结论?!污蔑我的弟弟们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对不起我错了!”

鹤丸立刻正襟危坐,缩在小窝里给一期行了个道歉礼。

“唉……”

叹过气后,一期又变成了心疼他的状态。

“这个窝太小了,你去睡客房吧。”

“客房?不要啦那张床太大了没有安全感。”

“但是这里这么小你也睡不了啊。”

“嗯……我有个非常不错的折中提议。”

“是什么?”

信以为真的一期非常期待的凑了过去,然后听到了让他差点杀人的答案。

如果面前这厮还是鸟儿的样子的话,应该非常容易就能拧断他的脖子吧?

不过白鹤样子的他也比现在可爱多了,肚子看起来也好揉很多。

是夜,入眠时间。

“你还真的来了?!我不是说了不行吗??”

“我觉得正好啊,为什么不行?”

鹤丸扑在一期的床上,还把被子堆成了鸟窝的样子。

“单独一张床太大了,有人陪我睡的话那就刚刚好了哟~”

“你……”

“不然你挑一个,我跟你弟弟或者小叔叔睡去。”

“你敢!!”

“不敢啦……”

鹤丸说着就可怜兮兮的缩进了被子里,团成一团,不过还是留了足够大的空间给他的,也不是不能睡……

然后,上了床的一期发现自己又一次想错了。

“你干嘛???”

“白天不是说好了吗?一码归一码啊。”

鹤丸一边说一边将手强行往一期的衣服里伸,冰凉的手直接按在了他的肚子上。

“什么时候说好的?!!”

“你不是觉得摸肚子很正常吗?那让我摸回来你也不亏啊。”

“之前是因为我以为你是鸟啊!”

“嗯嗯放心吧我们物种不一样,所以不用害羞哦~”

“不、不是害羞的问题!”

鹤丸的手就算摸到了想摸的地方也还是不安分,又痒又麻的感觉刺激着一期的神经。

“不害羞吗?可是一期的耳朵好烫,应该红了吧?”

正因为是禽类所以可以厚颜无耻到这个地步吗?

被咬住耳垂的同时,一期伺机揪住了鹤丸的头发,摸着黑强行将他拽到了地板上。

“你等我一下。”

接下来,一期开灯,找被褥,铺床做窝一气呵成,这还不算完,他特意跑去书房找到了前任当家的藏品,回来的时候鹤丸原本又赖到了他的床上,一见到一期还有他手中的东西后立刻吓得滚下床来,蹲进被子做的窝里变回了一只安静乖巧的好鹤。

还算识相……

庆幸自己不用开杀戒的一期就这么回到床上,抱着鬼丸留下来的猎枪睡了一夜。

与枪同眠的感觉并不好受,不过总好过一只不安分还对自己动手动脚的禽类。次日一期睡到很晚才醒,简单打理后来到楼下时,鹤丸已经在厨房洗碗了,一边的桌子上留着给他的早饭,烤面包加花生酱,牛奶热一下就可以。

“需要煎蛋和培根的加餐可以叫骨喰弟弟来帮你做哦~”

“不用……这样就好……”

“那太好了,我不能看到敲蛋那么血腥的场景呢。”

说完,他继续洗碗,围着小围裙欢快的唱着不着调的歌曲,一期则坐下吃饭,简单的面包加牛奶。

这样的光景一下子就持续了很多天。

粟田口向来衣食无缺,事业上做到极致的一期也早就失了野心,能跟弟弟们平平安安度过一生就是他最大的追求,所以根本没必要像那只不靠谱的大鸟许愿。

鹤丸倒也过的安稳,完全不见那天的惊慌失措与凄惨,他换了一种方式来和一期相处,平时安静的做个除做饭以外全能的执事,晚上去到一期给他做的新窝里睡觉,接着只要主人手里没枪就想尽办法往他床上钻。

有几次一期嫌烦了,懒得踢他也懒得拿枪就由着他去,看他能无耻到哪一步,可鹤丸就只是从背后抱着他的腰,时不时摸摸他的腹部,然后将头与他的靠在一起,耳鬓厮磨。

鸟儿的思维方式其实很简单……对他来说,这或许就是最越界的举动了吧?

但是不回去真的不要紧吗……

在一期的潜意识中,他还是觉得鸟儿应该归属于天空,不管待在他家的青年有多不可思议,他也只是一只行事作风有些奇怪的鸟而已。

这样的想法持续着,他们之间那不清不楚的关系也持续着,刚刚捡到鹤丸的时候一期很喜欢抱着他,去哪儿也都带着他,现在仿佛颠倒一样,鹤丸抱着他的时候多了起来,并且依然喜欢把下巴磕在他的肩膀上。

大约是一个月后,天气越发转冷,粟田口宅邸迎来了冬天的第一次停电。

“这是常事了。”

入夜后的天色对视线不太友好,在一期的指示下,鹤丸找到了收在抽屉里的蜡烛。

“电线被冻后很容易发脆,那种状态下随便一点外力都会让它断掉。”

“那不是很不方便吗?”

“只有冬季这种持续的冷天才会这样,第二天请人来修就好。”

“真的好冷啊……”

鹤丸在所有需要照明的地方都点上了蜡烛,手指凑近跳动的火苗取了会暖。

“我一点也不喜欢冬天,太冷了,花啊草啊什么的都被冻没了。”

“不过雪景很美啊,我还算不上讨厌。”

烛火光线不算明亮,一期早早就打发弟弟们回了房间,剩下自己与鹤丸收拾晚餐残局,以及卫生打扫。

“如果下雪的话,这座山会变得非常漂亮。”

“想象不能哎……我连雪是什么样的都不知道。”

“啊……对了我忽略了一点……”

因为鹤丸的存在太过理所当然,所以一期都忘记了查证。

“仙鹤是……候鸟吗?”

“嗯,不过已经过了迁徙的时间啦。”

洗完盘子以后,鹤丸跟着一期来到了客厅,要收拾的东西不多,他们也能很快回房了。

“放心吧,以前也有放弃迁徙的仙鹤,找个温暖的地方过冬就没问题了。”

“我没担心你。”

话虽如此,等明天来电了就早点开暖气吧……

“嗯嗯,我待的地方一直都很温暖~”

身后的鹤丸又一次扑了上来,分量重得让一期举步维艰,但他这次忍住了没有推开他。

“其实,不迁徙也没关系,不回家也没关系,说是报恩,其实是在给自己找归宿……因为,肯对鸟儿温柔的人,一定是值得共度一生的人对吧?”

“那你们也要考虑一下对方愿不愿意啊……”

一期的耳朵红了起来,总觉得有些热。

“一般来讲都会同意的啊!仙鹤都长那么漂亮,肯定二话不说就同意结婚了啊!为什么到我这里就不行??因为我不是母的吗?因为我不会下蛋吗?还是说一期的审美有问题??”

“你还真是会找原因啊!”

虽然长得确实是不丑。

“为什么不行呢……即使过了这么久也还是不行吗?我们不能在一起吗?”

属于鸟儿的思维方式真的非常简单,鹤丸直接一根筋的说到了底。

“……如果我一直想不到让你报恩的方法会怎么样?”

“我会洗盘子洗到老死。”

“那就先这么着吧……”

“哎?一点同情的感觉都没有吗??一期你真的是负心汉吗?!不可能吧你吓到我了!”

鹤丸把抹布甩到地上,抱着一期用力摇了起来。

“明明我们已经是互相摸过肚子的关系了!”

“完全搞不懂你说的是哪种关系啊!”

想要挣脱却被鹤丸从背后猛地一把抱紧的青年有些慌神,只是这次的拥抱转瞬即逝,下一秒鹤丸就推开了他,自顾自的向着走廊深处奔去。被他一番动作和话语搞得莫名其妙的一期,抬起头向鹤丸所在的方向望去时,刚刚好看到那个白色的身影消散在烟雾之中,如羽化登仙,兀自西去。

有什么东西烧起来了,就在这个家中。

微小的火苗是不容易发现的,等到彻底烧起来的时候,火势早已失去了控制,一期和鹤丸把所有的孩子叫了出来,一个接一个的赶往大门口,万幸因为天冷结冰,火苗多多少少有些收敛,但最大的问题并不是大火,而是随之而来的浓烟,一期勉强带着最后出来的药研跑到了楼梯口,他捂着弟弟的鼻子和嘴巴,屏住呼吸踩到最后几节台阶时还是被黑烟迷伤了眼睛,一脚踩空后带着药研就摔了下去,没能控制的气息一下子涌入大量的杂质,带着灰烬的雾霾堵塞了一期的气管,他拼尽全力也只能做到在摔倒时避免药研受伤。

快走啊……

一期在恍惚间努力推着药研的手臂。

鹤丸一定已经带其他人出去了,你要赶上……

他什么都看不见,除了堵满鼻腔和喉咙的焦糊味以外什么都闻不到,他只想在最后一刻尽到兄长的责任。

快去啊……

终于,属于药研的触感消失了,他一定安全的离开了……

一期匍匐在滚烫的地板上,觉得自己的皮肤全都燃烧了起来。这样的痛感太过强烈,以至于有人将他从地上拽起来的时候,他居然有种完全得救的错觉。

有人从背后抱着他,将下巴磕在他的肩膀上。

这样的环境是不是太过温暖了呢?

就算是你也不会喜欢吧……

他想最后看一眼那张漂亮的脸,但是被烟迷住的眼睛根本就睁不开。

因为粟田口家座落在山上,即使报了火警消防车也还是姗姗来迟,但是当救护人员赶到的时候,除了吸入浓烟的一期略有危险以外,全员平安。

这是不幸中的万幸,灾难之下的奇迹。

一期在医院躺了两天,醒来的时候看着将病床围得水泄不通的弟弟们还有小叔叔,问的第一个问题只关于那只大白鸟。

“鹤丸呢……他去哪儿了?”

如果没有遇到我的话,他现在应该在南方,跟随同伴们一起住在鸟语花香,温暖如春的地方……

但他就是不幸的遇到了我,要被迫经历寒冷的冬天,还有剧烈的大火。

“他不见了。”

最后,只有鸣狐敢开口跟他说话。

“应该是他把你拖到门口的,他没出来,但是也没发现他的尸体……”

总之就是不见了。

哪儿都找不到。

即使一期病愈出院,重新回到山上的时候,他也没有出现。

名叫鹤丸的家伙失踪了。

房子修缮的时候,一期在一边搭了个简易的小棚子,继续工作的同时关注着周围的一切,他跟弟弟们一样确信鹤丸不会出事,他一定只是飞走了。

救人性命,这是绝对的报恩了吧……他达成了任务,所以获得了变回鸟的能力,在那场冲天大火中逃出生天。

一期一直冷静的等待着,看着施工队在自己家进进出出,清理烧焦的杂物或是找出维修一下就还能用的东西,直到某天,他在一堆黑炭中看见了烧剩的羽毛。

残余的部分是非常纯粹的白色,白得就像当初的那个青年一样,他曾经抱过他,他也反过来抱过他,就是没有一次是他们俩面对面互相拥抱。

这是无可挽回的遗憾啊……

回到房间收拾行李准备离开的一期,默默的将为数不多的东西塞进包里。

他并不是无情,也不是负心汉,只是个无法说出心中所想的胆小鬼。

“……如果我一直想不到让你报恩的方法会怎么样?”

“我会洗盘子洗到老死。”

那样,不也是一生一世在一起了吗?

他是这么打算的,可鹤丸却理解不了埋藏那么深的意思,他后来断断续续的话语,回响在一期的耳边仿佛悲鸣一般。

“嘎啊——”

鸟类特有的叫声响彻耳际,一期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他一定是生气了,绝望了,才会在死了之后都怨气深重。

“嘎————”

这熟悉的声音,以后怕是再也听不到了吧……我……

嗯?不对,等一下。

一期把手里的行李一丢,想都不想就冲了出去。

一只巨大的白鹤蹲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对着进进出出的施工队鬼哭狼嚎,意义不明,在发现从小房子里跑出来的一期后更是尖叫一声,扑腾着翅膀就要飞走。

他现在是完好无损的飞鸟状态,想飞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而目睹了一切的一期却格外冷静,知道自己出声叫唤也没有用的一期,跑回去提着鬼丸的猎枪又冲了出来,对着天空连放三枪,就连施工队的工人都被他吓得愣在当场,几秒钟后天上还砸下来一只仙鹤,工人们差一点连下巴都脱臼。

“不要在意。”

一期走过去揪住了鹤丸长长的脖子,这才舒心的转过身,对着工人们展露笑颜。

“你们继续,我处理点家事。”

说完,他揪着大白鸟就这么跑进了树林。

“你居然随身带枪!还真的开枪打我!!”

“我根本就没瞄准,你也没中啊。”

“我的心中了一枪啊!快吓死了啊!吓得都从天上摔下来了!”

被一期丢到树下的仙鹤可怜兮兮的缩成了一团。

“我可是救了你的命哎,不能对我好一点吗?”

“你不本来就是来报恩的吗?正好给了你机会变回去。”

“哇你真的超绝情!我当初怎么会看上你!”

“我还想问你为什么玩失踪呢,既然没事为什么不来找我?”

“…………”

“说话。”

“…………”

鹤丸沉默了,而且有越缩越小的趋势,只是固有体积在那儿,再缩也缩不下去。

“难道是因为你以这种方式报过恩了,就不能再跟我一起了?”

“那个不会啦,我们家族也不是那么死板的,就是……”

“就是?”

“……我在救你的时候被火烧到了。”

鹤丸不知下了多大的决心才把真相说出来。

“严重吗?果然是受伤了??”

“肉倒是没被烧到……但是我的毛被烧秃了一块太难看了!根本没办法见人!会被你笑死的!所以在毛长齐之前绝对不能被你看到!”

“……先不说我会不会笑死……我现在特别想对着你的脑壳开一枪怎么办?知道我等了你多少天吗?!”

一期举着猎枪,恨不得当棍子敲到鹤丸的头上去。

“我也很绝望啊……很想见你又不敢见你,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回来只看到一堆不认识的大叔在你家进进出出,我还以为你跑路了!幸好一期你还在啦。”

鹤丸抬起头后,没多久就变成了人类时候的模样,白白的头发还有些长短不一,杂乱无章,但是配上微笑的脸庞意外的有种可爱的感觉。

“而且!我也想通了!”

“想通什么?”

“给你洗碗洗到死也没问题哦!因为那也算一生一世在一起啊~”

面对着扑上来的青年,一期这次没有躲开,他乖乖的被抱住,松开握住的枪杆后终于回抱了对方。

是啊。

接下来就是一生一世了呢。



评论(14)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