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基本上所有的ao3链接都补完啦!微博打不开的话请在良好的信号环境下大力戳ao3(*°∀°)=3
如有遗漏欢迎私信(〜 ̄▽ ̄)〜

刀剑万事屋41:不是所有看起来像家的地方,都能当做家的

久违的万事屋!~来开心一下吧(>▽<)

另外上一篇的评论超多啊超开心!!谢谢~不过实在太多了只能挑一些回复了,对不起(>﹏<)

 

一期难得有睡不好觉的时候。

因为陪着弟弟们早睡早起的缘故,他的作息时间一向非常稳定,从晚上九点半到第二天的六点半,一睡到底,就连梦都很少,即便做梦也是醒来就忘的那种,干干净净一身轻松。

但是这次有些不对。

他原本安安稳稳的睡到了后半夜,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寒意渐渐浸染了他的全身,武器特有的直觉促使他挣扎着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的刹那,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大的“双”字,面容隐匿进黑暗中的女人什么都看不清楚,唯独脑门上贴着的那张纸闪啊闪的发着光。

这都什么鬼……

他按捺住自己想要拔刀的欲望,并且为了弟弟们的充足睡眠就连惊呼声都强行咽了回去。

“这是做什么呢双小姐……现在是几点钟?”

“三点五十四,凌晨。”

“原来你知道现在是凌晨??”

太可怕了,我原本以为这么鬼畜的事情只有主殿才做的出,该说你们不愧是亲友吗?

“没办法啦,你们本丸的刀剑数太多了,如果要把成人外表的刀剑一个个考察过去的话,不从半夜开始开工就来不及了。”

“考察?你要考察什么?”

“关于这点我还制作了专门的评分表。”

说着,双小姐将手里的一叠表格摊开在一期的面前,借着微弱的月光,太刀勉强能看清楚上面写着的选项。

“外表,性格,突发事件处理能力……这些都是什么?”

“唔,我在找相亲对象。”

下一秒,粟田口的大哥哥就向后退出了足足十来米,差不多正好是从宿舍房门到内侧墙壁的距离,而双小姐也紧随其后的跟了进来,还差点踩到睡相不佳的厚藤四郎。

“不要紧张啦,我没有真的打算跟付丧神结婚啦,不可能的。”

“那……那你……”

“现在收集数据只是做个参考而已,我遇到了点小麻烦,等天亮了会再找你家主人商量一下。”

“哦……”

“顺带一提,一期你的得分非常高,各项都是名列前茅~”

“我谢谢您嘞……”

“不过拖家带口太多了,这点在现代女性眼中可是会减分不少的。”

减吧减吧,减成负分最好……

“那么,我继续去下一家啦,晚安哦~”

“……晚安。”

 

“综上所述,经过我一整晚的考察啊……”

“稍等一下稍等一下。”

一大清早,没完全睡醒,甚至还没等到长谷部来收拾房间的审神者睁开眼睛后一看到双小姐就再次闭上了双眼。

“搞什么啊……你胆子又大起来了?这次不怕深更半夜被我家刀给砍了吗?”

“当然怕啊,为了让他们尽快认出我我才戴这个头套的。”

天已经亮了,所以那个用荧光笔写了双字的大纸板也被公务员小姐摘了下来。

“还好啦,一晚上除了山姥切有些反应过度以外,其他刀剑的态度都非常友好哦~我跟你说,根据我的考察结果……”

“谁准你考察的?谁准你给我家可爱的刀剑们随便打分的?而且这份报告也太主观了啦山伏的外表就只值6分吗???你在看脸的时候就不能顺带看看身材吗?他的胸肌怎么可能只值及格线!”

“嘛,因为需要交往对象的人是我啊,所以当然以我的评判标准来打分,不是说山伏先生不好,只是佛教人士一律pass,我总不能跟别人说快看我交了个真言宗的男朋友接下来我就要跟他一起去山上修行了哟!~可能吗??”

“不可能,这不是你会干的事。”

“对吧?所以经过我一整晚的打分,去除掉短刀胁差以后我选出了最符合要求的刀!”

“谁?”

“和泉守兼定,把他借给我两天吧,很快就好我赶时间。”

“哈??”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审神者立刻清醒了,比长谷部喊她起床更有效。

“你确定??你当堀川是死的吗??”

“又不是真的谈恋爱,只是借我充个数啦我有用的!”

“你到底是想做什么啊……而且你确定和泉守的综合评定是最高的?他不是跟三日月还有鹤丸一样除了脸好看以外就没别的优点了?也就堀川那种死忠粉能够从日常行为的蛛丝马迹里get到他一点好。”

“现在就流行他那款啊,热血阳光小青年~”

“为了迎合大众就放弃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这样可以吗?”

“啊?你说什么?”

“双,怎么说我们也算是青梅竹马从小到大都没分开过的,你的想法和爱好,我会不懂吗?”

审神者严肃起来,只见她正襟危坐,用力拍了拍双小姐的肩膀。

“和泉守太高了,你一向不喜欢比你高太多的男生,站在边上显得你像小孩子似的。”

“嘛……”

“而且热血什么的,不嫌吵吗?你很久以前跟我说过,工作太多太累了,能花在男朋友身上的心思少的可怜,所以将来对象一定要是安安静静不吵不闹的类型。”

“确实是这样……但是……”

“跟我就不要客气啦~”

审神者愉悦的打了个响指,专属于她的死忠粉长谷部立刻开门走了进来。

“早上好,主上,双小姐。”

“刚刚说的话都听见了吧~”

“是的。”

近侍深深的鞠了一躬。

“这就把符合您条件的刀找过来。”

 

于是,吃着双小姐带来的早餐,巫女与公务员非常和平的等待了十分钟后,正厅里就传来了摔杯子砸碗的声音。

“你要我进监狱吗???”

“有什么关系,就算真进去了你也有办法出来吧??”

“谁会以进监狱为前提交男朋友啊!?”

双小姐原本捧着一盒饺子要摔,想想又给放了下来,交给了在一边坐着沉默的骨喰。

“吃吧……”

“谢谢。”

“你看,这不是很文静吗?”

审神者也露出慈爱的表情给胁差递了双筷子,接着转过头就继续怼。

“我家骨喰多乖啊又不吵又不闹长得还可爱!最重要的是跟你差不多高啊,完全不用觉得有压力!让和泉守跟你站一起的话搞不好他还会被当成萝莉控吧?”

“那你现在是想让我被当成正太控吗?!这不管怎么看都是未成年啊!!我虽然个子没你高可是我会穿高跟鞋啊!”

“就年龄来说,他早就成年几百回了。”

“在这种情况下跟我谈实际年龄和耍流氓有什么区别!!就说我要赶时间了啦我定了中午的车票啊!”

“哎?不是就是普通的同学聚会吗你要去哪儿参加啊??”

“谁说我要去参加同学聚会了?”

“啊不是吗……我下意识的就以为是你要去参加同学聚会,你以前说过的嘛,毕业后最悲惨的事就是在同学聚会的时候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没谈恋爱没结婚。”

“看来我说的每一句话你都记得啊。”

“那当然啦~”

两个女人相视着笑了两秒,然后继续在骨喰面前撕了起来。

“越想越觉得恶心,你当真是影子一样阴魂不散!!!”

“一般来说有我这么个朋友不是该觉得开心吗?双你就是小心眼!!!”

“如果真是同学聚会的话我才不会来找你借男人!直接要把短刀不是更好吗?看哦老娘连娃都有了你们这群才刚刚谈朋友结婚的迟钝女人,这样的嘲讽度明显更佳吧???”

“哎也是……”

“我吃完了,谢谢双小姐,谢谢主人。”

“啊好的知道了,盒子就放那儿吧。”

“一边的豆浆也可以喝哦,自己找杯子倒。”

“嗯,谢谢。”

和平的处理完骨喰的事,双和审神者继续大眼瞪小眼。

“快点,把和泉守交出来!我赶不上车就把车费全扣在你的工资里!”

“不,打住,不管你扣不扣,我都要先把事情弄清楚,你借假男友到底是要去哪儿?”

“…………”

“说实话,不然想都别想,骗我也免提,他们都是我召唤出来的,就算隔再远的距离我也控制的了。”

“…………”

巫女这回是真的较真了起来,她就连原本推荐的骨喰都护到了身后,大有不坦白就全部从严的打算。双小姐看着她叹了口气,老老实实的坐到了审神者的对面。

“我要回家去……”

“哈?”

“回家啦,我要回家去。”

“按照我的理解你应该是要回你在东京买的房子里去吧??”

“不,是老家,我要回去见老头子和老太婆。”

“你疯了??”

巫女立刻站了起来,扑向面前的女人拽住衣服不让走。

“你当初不是说过再也不可能回去了吗?事到如今回那个地方有什么用??你还要带所谓的‘男朋友’回去?想带回去入赘还是干嘛啊??”

“怎么可能入赘!真要入赘也是入我的赘,跟老家才没有关系!我只是要让他们知道,我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很好就连家庭都有了!已经牢牢扎根的我不可能再回家继承家业什么的趁早死了那条心……虽然感觉他们也不需要我继承……”

“你也继承不了啊你根本就没有我这样的天赋……不,等一下,还是不对。”

审神者原本想松口,但是想了想又觉得有问题。

“你没必要特意从我这里雇把刀回家秀恩爱啊……不如说你完全没必要回去,在我看来你当初跟他们已经断得够干净了,是有什么不得不回去的理由吗?”

“唉…………”

双小姐长长的叹了口气,就连身体都软趴趴瘫到了地板上,她有气无力的举起手臂,将邮箱中保存完好的邮件给审神者看。

【我在老家快救我】

发件人备注是“世界第一可爱的弟弟”。

“坑姐啊这是!!!”

审神者在看清楚全部的信息内容后啪的一下打掉了友人的手机。

“他回去干什么?!他不是也说再也不会回去了吗!!!”

“我还搞不懂到底怎么回事,总之现在就算打小连的电话也不通,他一定是被老头子关起来了!!被关起来还不算老太婆一定会逼着他穿巫女裙!他们要逼我可爱的弟弟穿裙子啊!!还是红裙子啊!!怎么办!?”

“好想看!!”

“是啊!!!”

“咳咳不是的,骨喰你听我们解释……”

眼见一边的胁差面色苍白的想挪到门口逃跑,两个女人立刻换回刚刚的严肃面孔连连摆手。

“我们只是开玩笑。”

“是啊,刚刚的气氛太严肃了需要缓解一下……总之,连如果被带回去了,那我也只能跟着去,像上次一样再把他带出来。”

“有把握吗?”

“万事都必须做到滴水不漏才行,单身就是一个把柄,老头子肯定会以‘你自己事情都处理不好还怎么管弟弟’为由推脱我,虽然推不推脱无所谓但我就是要噎得他无话可说!而且多个人多个保镖嘛,他们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你知道的。”

“嘛……也是呢,我也特别想看一下那个老男人哑口无言的样子呢,说清楚就好了,如果涉及到小连,你确实是无法视而不见,我明白了。”

审神者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后点了点头,一边的骨喰还是能看出来她的担忧和不情愿,但是没有办法。

“如果对手是你家老头子老太婆的话,我觉得和泉守不行,对付那两个人不需要手下留情吧?”

“我觉得他也很会闹腾啊,绝对可以将他们气个半死但是又将事态控制在我的承受范围之内。”

“不不不,这种情况下就是事态超出控制才好玩吧?而且还是之前那句话,和泉守太高了,就算你穿了高跟鞋也还是不配,这点会被你家老头子抓把柄哦?虽然我觉得不管是谁他都能挑毛病找你的茬儿,但是能避免的就避免一下吧。”

巫女说着,站了起来。

“这次我去替你叫,放心吧。”

“这……你要不先说清楚是谁吧?不然我总觉得……”

“而且,你觉得你跟和泉守两个就能正面刚你们家那两个老不死的吗?想得太天真了啦!这种时候就是要多叫人才对!身高比你高但又高不了太多,颜值不低外表乖巧还有家族势力的刀剑我已经想到了,我去去就回!”

“你……”

“而且还有神社工作经验!包您满意!”

“真的?可是……”

“现在还来得及多买三张票哦~”

看着撒腿就跑的审神者,双小姐这次已经没了挽回她的力气,只能任由巫女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嘛……毕竟是关于我家的事,她应该也不会怠慢吧……”

“双小姐跟家里关系不好?”

一旁的骨喰坐到了女人的身边,拍拍她的后背算是安慰。

“感觉你非常不喜欢自己的父母。”

“不,不是不喜欢。”

双摇摇头,然而再次看向骨喰时,那双眼睛暗淡的几乎连瞳孔都寻觅不到。

“我是恨。”

对那两个人没有一丝一毫的爱意,剩下的是近乎纯粹的厌恶与憎恨。

“你要知道啊骨喰……”

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当父母的,也不是所有的家都能被叫做家的。

 

其实,当审神者说出多买三张票的时候,双小姐就应该能猜出来她的推荐对象的。

一家合计四振,其中的某位还要脸特别好看在神社待过的,本丸里符合条件的着实不多,但关键就在于乖巧这个词,乖巧什么的太难了,等见到本尊的时候双小姐才知道审神者的乖巧是包括了不说话不惹事这两个前提条件的。

“鹤丸你把鞋子换一换,跟不要太高啦。”

“好嘞~”

“路上就算想作死也请忍住哦,到了双的家随便你怎么作都可以!”

“明白!”

“这次的对手很难缠,所以见面的时候就要给下马威!给我把脚翘到他们家的茶几上去!”

“是!!!”

“我可以拒绝吗???”

双小姐看了看已经准备万全的伊达组四刃,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咆哮嘶吼起来了。

“不可以,再不跑的话你要赶不上火车了。”

“我会赶不上车完全是拜你所赐吧!??喂!!”

“替我向二老问好,以及感谢他们当年的不杀之恩。”

在审神者以及伊达组的协力下,双被无奈的推出了玄关,结界的另一侧就是现世,是他们接下来要面对的地方。

“嗯……但愿能顺利啊……”

看着刀剑与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审神者喃喃自语道。

“不过不可能吧……只要跟她的本家扯上关系就不可能呢。”

“主上刚才说的不杀之恩是……”

“调侃而已,我可没那么容易死,不过,听双说那两个人当初是真打算弄死我的。”

审神者说出来的话对于长谷部以及站在一边的骨喰来说实在算不上宽心。

“到底是什么样的父母……”

“太难说了,讲简单点就是只注重结果不注重过程,他们是成绩至上主义者,但是对他们来说所谓的成绩可不是学校里的科目分数,双她们家啊,是开神社的。”

非常罕见的,刀剑们听说了双小姐的家世,在政府叱咤风云的女人,怎么看都和神社世家扯不上关系。

“而且是这个时代非常罕见的,真正的神社,她父母都是有两把刷子的人,灵力做法什么的不在话下,一向以正统自居的他们当然迫切的想要将血脉延续下去,一开始选择的继承人是双和小连的姐姐,但是那位姐姐大人十几岁就跟一个外国佬私奔,跑到国外结婚生孩子去了,几乎不回来。”

“接下来就轮到双小姐了?”

“嗯,可是搞笑的是,双她根本就没有一点灵力啊。”

就算是正统神社,偶尔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毕竟遗传不是百分之百的。

“从她上小学开始,家里一直都是强迫她把神社的事放在首位,学习好不好根本无所谓,只要能够驱魔祈福就行。”

“但是完全没有灵力的双小姐……能让他们满意吗?”

这是个揪心的问题,只要仔细想想就知道不可能绕过去,所以骨喰毫不犹豫的提了出来。

“嗯,如果只有双的话那当然不可能满意,只不过我说了,她的父母是只看结果的人,过程什么的他们完全不在意。”

所以说,我是影子啊……

刀剑们的主人,凶恶的巫女露出了凶恶却可爱的笑容。

“最初的时候,我就是因为这点才待在她身边的啊。”

 

“不管驱魔,祈福或是占卜求缘,所有的事情都是你们主人帮我做的。”

回乡的路上,双小姐也跟刀剑们讲起了自己的过去。

“年幼的时候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在我看来这反而是互惠互利的事情,我可以得到父母的称赞,拿到零花钱后你们的主人也能够有饭吃,但是渐渐的,渐渐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感觉就是不对了起来。

“不想当一辈子假货吗?”

“啊啊……确实如此。”

她肯定了光忠的发言。

“这不是我该有的人生,我完全没有那方面的才能,做不下去的。而且围绕着我的一切都是假的,那两个人带我出去炫耀的时候,都夸我是灵力强大的天才巫女,但那个称号不属于我,他们夸的并不是我。反而我带回去的成绩单他们从来不看,明明那才是我真正靠努力换来的东西。”

没有灵力就不行吗?明明我在学校受到的称赞和羡慕更多。

不做巫女就不行吗?可老师们都说我可以考进厉害的大学,前途无量。

“结果确实不行呢,在那两个人眼里,除了神社工作其他都是歪门邪道,我在高三那年拿着好几所大学的保送通知去见他们,全部坦白了。”

“哇……你还真直接,至少也缓一缓啦。”

“当时就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思去的,我想让他们看到我厉害的一面,想让他们知道我就算没有灵力也不会给他们丢脸,可是完全不行呢,知道从小到大的事情都是另一个人帮我做的以后,他们考虑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如何杀人灭口。”

“哈?杀谁???”

“你们的审神者大人啊。”

双小姐非常无奈的笑了起来,充满了自嘲的感觉。

“当时我唯一的感觉就是……太恶心了……”

这个家里所有的一切都无比恶心。

“离家出走后,除了几年前接小连到东京,我就再也没回来过,我也发过誓了,再也不要回到这个……”

让人恶心的地方。

双小姐在一家没有门牌的大宅前停住了,

 

敲门后,过了一会儿门内就传来了急切的脚步声,看起来有些年代的铁质大门被拉开,露出一张细瘦得仿佛猴子一样的脸。

“哎呀哎呀,这可是稀客,二小姐居然回来了?”

“说这话之前先想一下你们到底做了什么事吧,我不回来可不行。”

“话虽如此……”

苍老的奴仆始终扒着门缝说话,都不舍得把门再打开一些。

“但是老爷下过令啦,谁来都可以,除了大小姐和二小姐,你们俩不受欢迎呢。”

“啊是吗?也好。”

说时迟那时快,双在点过头的下一秒就一脚踹上了门把,女人虽然是铆足了劲踢的,但门板的重量不可小觑,躲在门后的仆人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

“脚不疼吗?这么多年下来您真是野蛮了不少,看来东京那地方去不得,人都变坏啦。”

“不疼,我没用力,我也没指望自己能踢开,不过是个信号而已。”

“信号?什么信……”

“嘿呀!!!”

在那张精瘦的脸没来得及缩回去以前,厚重的大门这下被硬生生踹开了,不只是踹开,往严重了说这根本就是直接拆开,本就有锈迹的门框裂开一条细缝,撞到佣人的猴子脸后掉下一半,晃啊晃的看得人心惊胆战。

最先闯进来的鹤丸非常得意的伸展了一下筋骨,看到佣人吓呆的脸以后还仁慈的摸了摸他的头。

“哎呀秀吉你怎么在这里?被我吓到了吗~~”

“你猜对了呢,他真的叫秀吉,虽然我觉得这名字跟猴子差不了太多。”

双小姐带着自己的后台们,昂首挺胸的走了进来。

“你有五分钟的时间去告状。”

她伸手指向前方深不见底的院子。

“既然你们没把我当客人,那么我也不需要跟你们讲什么礼仪,我在正厅等,不想老头子的藏品被我全部摔烂的话就快一点。”

听到这里,吓得半死的猴子立刻爬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向着另一边跑去了。

伊达组的四振刀剑虽然见惯了双小姐向审神者发火的样子,但是像现在这样完全抛弃礼仪之心还是第一次。人类女子甚至没脱鞋子,直接穿着高跟鞋就踩上了正厅的榻榻米,完了更是把脚翘在了雕刻满花纹的红木茶几上,见此鹤丸和光忠他们默默的看了看自己的鞋子,然后默默的估计一下榻榻米的价格,脱掉鞋子后安安分分的坐到了垫子上。

“我跟你们说,一会人来了,千万不要被表象给骗了。别客气,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呃……”

“设定就是我带着男朋友一家回门吵架,光忠大哥还有俱利二哥以及小贞弟弟明白了吗?”

“是是是……”

“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只管维护我就是了!”

“是是是是……”

这座宅子的正厅比本丸的还要大上两倍,从榻榻米到茶几再到用高档丝绒包着的坐垫,每一样都是精致无比,价值不菲,墙壁上满是充满年代感的写意书画,下边则摆设着镇纸花瓶之类的小玩意,就算真要摔,估计也要摔上一段时间。

而双小姐并不是说着玩的。

在第五分钟刚过一秒的时候,她收起脚站了起来,快步走到墙壁边上拿起一枚不知是水晶还是玻璃的镇纸就往地上砸,透明的碎片撒了一地,也是刚好,这时纸做的隔间门被推开,一个穿着色无地和服的贵妇走进来,差点一脚踩到渣滓。

“哎呀,你怎么……你怎么脾气又变坏了啊……”

女人在看见双的第一眼声音就哽咽了,围观的刀剑们排排坐好,看着面前这“感人”的母女重逢。

“你变瘦了啊,一个人在外边果然很辛苦吧,有没有人欺负你啊……别生你父亲的气了回家来好不好?”

疑似是双母亲的人一边指示侍女快点把镇纸的残渣收拾掉,一边哭唧唧的跑向了双的身边。因为有双的描述在前,所以在刀剑们的想象里她的母亲应该是那种面相严肃不苟言笑的古板女人,跟面前这位哭着关心女儿的妇人完全没有重合的地方。

唯一不变的是双小姐,她冷冷的看着女人的脸,听着她轻柔的声音,只是在女人走向她的时候向后大大的退了一步,再明显不过的拒绝之意。

“有必要弄成这样吗……真的有必要吗我们明明是一家人啊……”

见到女儿这副表情,女人哭的更凶了,但是双完全不买账。

“你家老爷呢?还是不想见我所以派你来应付我?”

“话不是这么说的……”

“可以啊,如果能不见他的脸就把事情全部办完的话我也要烧高香拜神佛呢,把连还给我我就走。”

“连好好的,你不用担心……”

“怎么可能不担心?把他放在你们这里我怎么可能不担心?快点把他还给我,学校课程很多的补习很辛苦啊你们知不知道。”

“呜……”

“你除了哭就没别的话了是吧?”

“就跟你父亲认个错,好不好……”

“给我住嘴啊老太婆!!!”

这句话不知为何让双直接炸了毛,她反手抄起一个瓶子想扔,一回头看见伊达组诸位惊恐又心疼的眼神迟疑了一下,咬紧牙关放了下来。

“行吧行吧,我知道了,我也早就料到会这样,所以不会不做准备就来。你去告诉他,我今天不以女儿的身份来见他,我是来自政府的负责人,如果他连政府的帐都不买,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刚刚秀吉是怎么来告状的?”

双重新回到原来的座位上,以变扭的表情和姿态学着鹤丸坐了下来,对比起来的话今天的鹤丸真的特别乖巧。

“他怎么说的我猜猜看,是不是说我想拆了这个家?八九不离十吧?”

“不管他怎么说我都不会相信的,我知道,你一定……”

“不,这回你最好相信他一下。”

女人咧开嘴笑了,那副可怕的样子就算是面对审神者也从来没有过。

“我真的会拆,而且明天就能把施工队叫过来。”

她从随身的背包里掏出一份文件,重重的拍到了茶几上。

 

“你妈妈给人的感觉还挺正常啊……”

“我刚刚说什么了?不要被表面现象迷惑。”

重新进入等待时间,伊达组的四位还是没能跟上这家的故事发展。

“她从小到大都是那副哭不完的样子,是,她不会跟父亲一样苛待我们,但是她一边哭一边做帮凶的样子你知道有多恶心吗?当初就是她,她哭着握住我的手,用万年不变的音调跟我说——”

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啊……怎么能让人家知道之前的一切都是假的呢?这样你的一生不就毁了吗?

太残忍了……这样的结果对你来说太残忍了……所以你……

去把那个流浪巫女杀掉吧?

“每次都是这样,每次都是这样……以为她是来救我的,结果只是哭着袖手旁观或是把我往深渊里再推一把。”

“以弱者之姿行凶,肆意妄为吗……”

“对,就是光忠说的那样,太符合她了,还有,我之前都忘记提醒你们了。”

双小姐说着,一手扫过鹤丸他们面前的茶杯,将里面清香澄澈的茶水全部倒在了榻榻米上。

“不要吃这里的东西,就算要喝水也只有井水可以喝。我行李里有带吃的,够撑好几天。”

“难道他们还要下毒???”

“这可说不定呢。”

回答过太鼓钟的话以后,双将视线投向了刚刚的隔间门。

“这里的人,可是什么都做得出的。”

语音结束之时,纸门刚好打开。

可以称之为梦魇的那个男人一脸严肃的登场了。

 

双小姐父亲的形象倒是和刀剑们想象的差不多,父女俩长得有点像,此刻咬牙切齿的凶狠样更是如出一辙。

“东京政府的使者来到此地,有何贵干?”

“呵,使者,什么年代了还用这种说法,怎么?谈不拢的话你要杀了我算做开战讯号吗?”

双把那一纸文书丢到老头子的面前。

“政府有意将这片地方纳进周边规划,你们家是这里占地最大的,可以的话请在期限到达以前搬迁走,补偿费用里面也写好了。”

“出去这么多年,别的没学会,倒是学会了滥用私权。”

“我学会的东西多了去了,不止这一点。总之一句话,把小连还给我这份文件就不算数。”

“你以为我会怕这点威胁?!”

“谁管你怕不怕!在把小连还给我之前你每多说一句话我就在文件上多加一块地方!”

“你试试看!”

“很好!你最宝贝的神社也一起拆掉吧!”

“反了你了!!”

“我要把周边的田地也加进去!!”

“再加啊!你还有什么可加的!!!”

“啊啊干脆在这里开度假村吧,把整个镇子都拆掉你觉得怎么样亲爱的?”

“哎?我?”

突然被点名的鹤丸立刻坐直身体。

“度假村什么的不赚钱啦,这里风水不错的样子把房子拆光当墓地卖吧。”

“天呐亲爱的……”

双小姐跟双爸爸一起夸张的睁大了眼睛。

“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聪明?!可以啦就墓地了!”

“我看谁敢!!?你谁啊居然想在我们家神社周边卖墓地!?这是大、大不敬!神明会降罚于你!!”

“哎可是,卖之前会先把神社拆掉的,不算不敬吧?”

想起自己男友身份的鹤丸和双小姐靠到一起,勾肩搭背的看着怒不可遏的男人与泣不成声的女人。

“忘记介绍了,这是我男友,后面是他的家人们,我们已经在东京买了房子,光是一平米的价格就够在你这里买一间宅子。”

“还是精装修附带家具哦~”

“跟这种小白脸交往你也真是堕落到极点了!早点分手我还能看得起你一点!”

“哎呀我没听错吧?你看得起我?你居然会看得起没当成巫女没继承神社的我??”

“神社的事不劳你操心!反正还有连在。”

“抱歉,他也有自己的理想,我不会让你们就这么轻易剥夺他的希望!”

一提到弟弟,双小姐立刻又进入了炸毛模式。

“他?理想?他能有什么理想,像他那种废人只要能有口饭吃就不错了!”

“拯救世界怎么就不是理想了!?想跟金发巨(哔——)的魔法少女一起拯救世界顺便开开后宫不算理想吗?!你别给我笑!!”

她一边开火一边狠敲了在一边偷笑的鹤丸的脑袋。

“不管他今后做什么都好!变成只会写网络小说足不出户的废宅也好,变成普通的上班族只敢在公文包的角落里放吧唧手办也好!那都是他喜欢的,只要是他喜欢的我就会支持,你们没权利剥夺他的人生!”

“你这是放纵!我们的教育才是对的!”

“呵呵,你这样正确的教育不是也教出了我这样的下贱女儿吗?”

“你……”

被这句话噎到了的老爷停顿了一下,而双小姐则乘胜追击的将文件甩到了他的眼前。

“反正,继承神社是不可能的,要么现在把连还给我,要么我就让你的宝贝神社尸骨无存!一砖一瓦都不给你留!”

“你……你……”

气到说不出话的老头子见怼不过女儿,眼珠一转就瞄到了鹤丸身上。

“都是你教的吧……这种事情都是你教的吧你这个只会吃软饭的小白脸!!!”

“嗯……比起软饭我更喜欢米粒硬一点的哎,顺便今天晚上吃什么?你们家应该有备饭吧?”

“一口都别想吃!!!快点跟这个死丫头分手啊混蛋!!”

“你确定吗父亲大人?你真的要逼我跟她分手吗??这样吃亏的可是你女儿啊。”

眼下,已经熟悉环境,变成了可靠队友的鹤丸一脸认真的说道。

“毕竟,我们已经连孩子都有了,你确定要逼我们分手吗??”

“哈??”

这次不仅是父女俩,就连双小姐的妈妈都跟着同步了一下表情,但是伊达组不愧是伊达组,经历过时间朔行军的风霜任然面不改色傲立于世间的刀剑们,不管是肉体速度还是反应速度都远远超过了凡人们,其中,机动最快的太鼓钟贞宗立刻插进了鹤丸与双小姐之间,牢牢抓住了两人的手指。

“爸爸,妈妈不是说不要把这件事讲出来吗?”

“没办法啦,你外公逼着我们俩离婚啊……虽然结婚证没领似乎也说不上离婚……”

“什、什么!?居然还是未婚先……先……孩子都这么大了啊啊啊!!”

双妈妈已经有了嚎啕大哭的迹象,而双小姐也在此时缓过了神。

“不、不管啦!我不会离开你们的!绝对!死老头子别想拆散我们!!”

“你们俩不结婚就同居!?廉耻为何物都不知道吗??你父母呢?!都是死的吗!?”

“阿爸!这个老头子说你是死的!!”

双小姐一回头就跟光忠对上了视线,光忠爸爸立刻挺身而出,挡在了“儿子”“儿媳”的面前。

“亲家啊,话不能这么说的,我们家只是比较开放而已。”

之前的设定是什么来着?算了不重要了……

“而且怎么能随便咒人死呢?我跟我老婆都活得好好的啊。”

他回头看了眼大俱利,他的伽罗酱此刻正僵硬的站在角落里,素来死板的面孔上难得的写满了惊恐与拒绝。

啊,算了……太可怜了放过他吧……

“你说是吧伽罗酱,妈妈好好的活在家里啊。”

“…………”

“这也是你儿子??”

“是啊。”

“骗谁呢一个这么黑一个这么白!一看就有问题!”

“我就不能有两个老婆吗?”

“人渣啊!!!”

“不是,他妈死了。”

大俱利非常勉强的用一句不知是不是骂人的话送上了助攻,手指了指鹤丸后就继续恢复了嫌弃的表情,而鹤丸明显对这个结论有点不满。

“哎?不是你妈死了吗?”

“不要,你妈死了比较好。”

“到底谁妈死了?!”

“都一样啦反正死了一个,时间太久记不得了。”

“这不还、还、还是人渣吗?!!”

被气到眼珠子都突出来的老头子,最后差一点一头栽倒在地板上。

伊达组&双小姐,降临民宅后的第一战,顺利告捷。

 

是夜,不受欢迎的一行人当然没被安排住宿,但双小姐也不是省油的灯,她直接带领伊达组闯进库房抱走了好几床崭新的羽绒被子,软绵绵的被面就算没被晒过也舒服的不行。而作战据点就被选在了那间最大的正厅里,作为整间宅邸的正中心,来来往往几乎都要经过正厅的门口,双和刀剑们就以最碍眼的姿势横在那里,不达目的就不走。

“双姐姐,那个拆迁文件能起到作用吗?”

“作用肯定有,但是老头子也不是省油的灯,绝对会在这里跟我拖着时间背地里私下行动,我们也要主动出击才行。”

双小姐第一个给太鼓钟铺好了床,然后回头看向了也准备拍被子的光忠。

“去做点饭吧光忠,床就交给我来负责。”

“好,麻烦你啦。”

“切记啊,调味料之类的也别用,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做手脚……水的话直接从厨房门口的井里面打,这口井是共用的,他们不敢动。”

“知道了。”

跟战友们短暂的告了别,光忠带着从箱子里找出来的豆苗蕨菜还有金针菇和牛肉,准备去厨房做个正宗的寿喜锅来犒劳大家。厨房距离正厅并不远,早就过了饭点的现在也没什么人在用,这点让光忠舒心了不少。

双小姐说的确实不错,冷兵器的直觉在提醒着他,这个家里面,哪怕是佣人都不太正常。

几乎所有人都是一副自视甚高的样子,看待他们就像看待蝼蚁一样,不知在得意些什么,唯一能联想到的就是双说过,因为父亲的缘故,所有的人都对于继承了正统神社血脉的他们家抱有敬意,而能够接触神之一族的血脉,或许这就是他们趾高气扬的原因。

但是啊……

为了所谓的血脉,把亲生的孩子逼到现在这样反目成仇的地步,真的好吗?一共三个孩子,全部选择了远走高飞,并且对家没有任何的留恋,这怎么想都是父母的问题,但是双的父亲意识不到这点,他就像个高高在上的大家长一样,自己的一言一句都是铁律,容不得违背。

连君会被藏在这个家的哪里呢……

想着想着,锅子咕噜咕噜发出了的烧开的水声,与此同时,光忠身后也响起了略有节奏的步伐,他回头向门那儿看了一下,不多时双小姐的妈妈就怯懦谨慎的走了进来。

“您、您好……晚上好……”

“哦,您好。”

女人说话的声音都细细的,看起来真的弱的不行。

“太好了您在这儿,我想……我想跟您商量点事……”

“请讲。”

是想说什么呢?请我帮她把女儿劝回来吗?还是为了下午拆房子的事说情呢?当然,如果能把连君的所在地告诉我们就再好不过了。

烛台切想了很多,然而女人一开口,说出的却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话。

“那个孩子,你们会抚养的吧?”

“啊?”

“我们家可以给赡养费,只要……只要你们把那个孩子带走就好了,就是我女儿跟您小儿子的孩子。”

“这,你的意思是……”

“未婚先孕这是绝对不可以的,那个孩子不懂事做下这样的错事,我们一定要帮她改过来才行啊,不然让人家知道了会笑话死的……所以拜托您了,快点让你儿子跟她分手吧……”

然后把那个孩子也带走,我们家绝对不能要这样的孩子。

“没关系,她那边我会再劝的,放心吧,我已经全部考虑好了,我一定会找到愿意接收她的寺庙……”

“寺庙?去寺庙做什么?”

“好好反省终此一生啊……如果不愿意去寺庙也没办法,接下来怕是真的要彻底断绝关系了……”

有着母亲身份的女人哭了起来,哭的情真意切楚楚可怜,光忠却觉得寒意渐渐袭上了背脊。

“要不然怎么办,只有这样才能洗净我们家的门面,做出这样的事都是没有办法的……我早就跟她说过不要跟老爷顶嘴,结果弄成这样……老爷都快被气死了,我以后该怎么办啊……”

“你怎么办……好像跟我没关系哦?”

“哎?您说什么……”

光忠揭开锅盖,将处理好的食材一一放了进去,然后将自己的话重复了一遍。

“你今后会怎样,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当然,跟你的女儿也不会有关系。我现在算是明白了。”

为什么看起来温柔慈爱的你,同样在她那里得不到好感。

“说你是以弱行凶,太轻了。你属于那种,眼里只有自己看不到别人,只在意自己处境却不会为他人设身处地着想的类型。所以女儿出了事,你的第一反应是家族蒙羞,连带着你也丢了脸,女儿被父亲责骂,你只会想着让她早点认错好博丈夫欢心,这样你也能有好日子过。并且因为自己一直扮演哭泣着,同情着孩子们的角色,所以你有恃无恐,问心无愧,在你看来施暴者是丈夫,而你只是个无助得只能围观的可怜母亲对不对?”

女人在光忠的诉说中睁大了眼睛,而光忠却懒得再看她一眼。

“真是活该。”

 

会变成今天这样,全是你们自找的。

 

评论(54)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