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基本上所有的ao3链接都补完啦!微博打不开的话请在良好的信号环境下大力戳ao3(*°∀°)=3
如有遗漏欢迎私信(〜 ̄▽ ̄)〜

刀剑万事屋43:大家好我是双小姐

好久不见!这次更新的是万事屋哦~~( ̄▽ ̄~)~

大家好,我是双小姐,一个普普通通平平凡凡整日在政府大楼跌打滚爬混口饭吃的小小公务员。

虽然通过努力,我已经从最底层那种只能拿底薪的小员工升了上来,但是在政府大厅这地方,不是站在最高点那就没有意义,我仍然每天辛辛苦苦坐地铁来到上班的地方,不仅要面对恶毒女同事的刁难,还要正面回怼直男癌同事们的质疑,做一个以事业为重的女强人真的很难,很难。

所以有些时候想一想,可以天天躺在帅哥的大腿上醉生梦死也是一种非常不错的生活方式,只要不介意天天吃白菜……

咳咳,不对不对,如此有上进心的我不可以被那种废柴神棍传染。

我所属的部门叫做紧急事件应急处,是个一听名字就知道非常清闲的部门,紧急事件之所以会紧急就是因为它不多见,属于无预兆或准备时间短的突发性偶然事件,这种事情当然不可能每天都发生,可是真要万一发生了,没点事先准备的话又糊弄不了纳税人,紧急事件应急处就是在这样的前提下建立的。

刚刚上班的时候,我作为新人喝了一个月的茶,看了一个月的报纸,把办公室每个员工的生辰八字家庭状况喜好专长都了解过一遍后,城市里依然没有发生需要我们出动的紧急事件,就连每班地铁都是按时到站没有推迟。于是我又花了一个月的时间进行紧急事件应急准备,还跟气象局警察局交通部卫生处都打好了关系,但是全部搞定后发现,我依然没事情做,东京都风调雨顺,民风淳朴,房价稳定,虽然恶性犯罪一直有,但是东所的条子们全都跑得比我迅速,根本轮不到我登场。

刚刚就说了,混吃等死不是我的风格,更何况冷冰冰的办公室里只有硬板凳,根本就没有帅哥的大腿可以给我枕。

我从小就是个要强的人,既然生活环境如此,那我也只能没事找事,四处混脸熟了。

“佐藤部长好,我刚刚参加完令媛的家长会,小姑娘表现非常不错哦,这是返回来的照片。”

“要举行办公室联谊吗?太好了我早就想这么办了,一会儿就去把大楼里面所有未婚人士都通知到。咦?已婚的也可以去?”

人渣!

“什么?想找个巫女来上班?很巧啊我发小就是巫女而且灵力高超经验丰富除魔反馈好评百分百,人也超级好相处呢~”

“佐藤部长好,没错又是我,令媛的暑假作业我已经全部做好了,另外能和您太太解释一下我不是三吗?她今天都气得说要离……哎?正好你也想离??”

人渣啊!

总之,在熟练拓展了各项业务后,我虽然还是没有摆脱那个闲得发慌的部门,却也在整栋楼里混了脸熟,掌握了非常不错的人际关系,可惜在神棍被开除的时候没发挥什么用处……

但是真不能怪我,我去求情的时候发现那几个主要部门都在开联欢会,其中一个甚至还挂了条“相信科学破除封建迷信”的横幅,那个被变成过水濑的部长看到我来了,红着眼睛问我是不是也来狂欢的。

“咳咳……当然啦那种女人早就该走了我还后悔当初把她推荐过来呢!!”

“没事,别怕!她现在已经不在了我们终于不用……哎等一下,原来她是你推荐过来的?!!”

“…………”

看吧,真的不能怪我,能够从上到下把所有关键人士都得罪一遍,她从某些方面来说确实是天才。

不过抱怨归抱怨,她对我有恩,眼睁睁看着她饿死是不可能的,但是经济资助之类,她家合计一口人五十五振刀剑我也养不起,唯一能有的就是在那个什么万事屋开起来后,我的业务范围又一次得到了扩张。

现在的我,除了每天辛辛苦苦坐地铁来到上班的地方,面对恶毒女同事的刁难,正面回怼直男癌同事们的质疑外,还多了很多其它的东西。

“嗯?想让你的孩子学习剑道?”

本日的第一桩生意,来自我同部门的属下,一个戴着眼镜老实憨厚看起来平平无奇实则老婆漂亮女儿可爱的人生赢家。

“是啊,双小姐觉得呢?虽然跆拳道柔道这些防身术培训更加热门一些,但我觉得剑道可以很好的培养孩子的耐力与耐心。”

“那个确实,比起跆拳道这种主张迅猛出击的运动,剑道的关键却在于观察对手,判断出击时间以及静候忍耐。放心吧,我认识非常厉害的剑术高手。”

从那个本丸里面随便拖一把打刀出来就行了吧?

“虽然不是什么专门的剑术学校,但有本事的大师级人物通常都比较低调,不愿去那种招摇的地方,那与剑术所传达的沉着冷静不符。”

“那是那是,就拜托您了。”

“至于课时费用……”

“您尽管提。”

很好,这样至少能搞定她们家一周的伙食费了吧?

“双,我觉得我的办公室里缺一副画啊,你怎么看?”

“局长您这块墙壁空的太多了,必须挂一副超级大的呢。”

第二桩生意上门了,如果能忽悠那就多忽悠一点。

“但是,且不说找那么大的画有点困难,到时候就算挂上去,一下子全部铺满没有留白的话,感觉也不行。”

“嗯……确实呢……”

“干脆挂四副小的怎么样?选择有所关联的四副小图,就用日本传统的国画之法,佐以墨宝,一定非常风雅。”

“哈哈哈,不错不错,交给你了。”

“好的,那我去财务室申请一下资金。”

能够报销的东西当然不用客气,完成顺利的话搞不好够她们吃一个月,看来今天运气不错呀。

我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去茶水间泡茶,然后就在那儿碰到了我的第三桩生意。

“佐藤部长好啊,令媛最近过得怎么样?嗯?啊啊那肯定的嘛,单亲家庭很辛苦的……什么?让我给你找个新对象?还要年轻漂亮有教养不粘人?挥之即来呼之即去??你怎么不说找保姆呢???人渣啊!!!”

很好,这次终于好好的喊出来了。

还有,这种事拒绝,我也不是不问好歹有钱就干的女人!

虽然神棍可能是。

回到办公室后,那群整日闲的没事干除了八卦就没追求的属下们突然就围了上来,我已经有经验了,通常来讲,这一定是听到了不得了的大消息。

“双小姐双小姐,你知道吗出大事了!”

“嗯?”

女人的矜持促使我气定神闲的捧着茶,可女人的天性还是让我不由自主的竖起了耳朵。

“出现了啊,紧急事件!”

“发生什么了?”

距离我的入职已经过去了很久,在这漫长的时间里,社团火拼斗殴,看守所劫狱之类的我也总算见识过,早就没了当初的期待。

“是不可思议事件呢头儿。”

“搞不好会把那个女人重新请回来啊!”

“哈?让神棍回来?她要是回来的话确实是紧急事件。”

“之前内务大臣为了招待外宾圈了块地准备建招待所对不对?就是那块地出问题了!”

“那地不是圈的是实实在在掏钱买的,说好听点成不成?”

“不管那个啦,听说施工队在地底下发现了骸骨!”

“啧……那不太吉利呢,请个神官来祛除一下污秽吧。”

“现在不单单是这样,自从发现尸首后施工队的工人们就一直遇到怪事。”

“有在食堂发现耗子尸体的,还有深更半夜听到哭声的!”

“啊是吗?”

就我以前跟神棍混江湖的经验来说,这点完全不算什么。

“工地本来就脏,出现老鼠不奇怪,至于哭声多半是心理作用,再联想到挖出来的东西就觉得是鬼怪作祟。”

“双小姐真严肃啊……但是事情已经闹大了,感觉就连媒体都要掺和进来了。”

属下们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我没心情跟他们争对错,但是这件事我不得不留意。

“闹大了?有什么传言吗?”

“传言是圈地过程太过血腥,惹怒了怨灵啊。”

“就说不是圈地了……”

“还有说是因为政府人员想着自己吃喝玩乐惹怒了地藏呢。”

“那是招待外宾用的啊,也不能太过寒碜吧?”

“说的也是……面子工程也不止这一处,所以果然还是圈地惹了鬼怪……”

“不,我都说好几次不是圈地了我们实实在在付了钱的好嘛??一分不少全给他们了我不过就是还了点价!”

“…………”

“……原来是头儿你负责的地?”

“……是啊。”

这也在我拓展的业务范围里嘛。

“我看一下……今天的事情不少呢,首先是剑术老师的委托。”

下班后,我在回家前先去神棍那儿晃了一下,虽然打电话也可以,但我是个严谨的人,今天任务太杂了,话筒里可能说不清楚。

“我的部下想让自己孩子学习剑道,他的女儿今年大约十岁,身体素质一般此前也没有剑道基础,需要从头开始教起。”

“这个好说啦!”

神棍趴在她家近侍的大腿上慵懒的眯着眼睛,看着就让人生气。

“咱家最不缺的就是刀啦!想要多少都可以!”

“在你决定人选之前,有些要求我必须说一下。”

虽然老实人什么都没讲,但作为中间商有必要对他宝贝闺女的身心健康负责。

“第一,现在剑道比赛中打刀用的最多,长度也比较适合小姑娘现在的身形,所以最好从打刀中选人。”

“可以啊,本丸的打刀质量绝对放心。”

“然后,安定清光那种类型的小恶魔免谈!请给我积极向上充满阳光待人温和彬彬有礼又有责任心的老师!”

“这……”

“还有还有,最好看起来再可靠一点,喜欢小孩子亲和力强,耐心也要足够,剑道一学就不能放弃,要做好长时间工作的心理准备。”

神棍听完了我的讲话,抬起头跟长谷部君对望了一下。

“咱家有这样的刀吗?”

“在我的印象中好像没有。”

“你听见了吗双,你刚刚把我家的打刀全刷下去了。”

“咳咳,部分条件可以适当放宽啦,当然,耐心和亲和力是绝对的!要是都没法让小孩子喜欢上自己那后续课程没法进行。”

“行吧行吧,那样的话没问题。”

“接下来,第二个委托。”

谈话进行很顺利,我也就加快速度说了下去。

“我上司的办公室里需要挂四幅画,请歌仙君给我画一下吧,尺寸大概是这样。”

我给她比划了一下最佳大小。

“时间方面越快越好,不过质量也要保证。”

“四幅不少哎……歌仙一个肯定快不起来啊。”

“主上。”

长谷部君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们四个恶友不是天天粘在一起吗?正好一振分一幅吧。”

“哦哦哦不错呢!别小看了蜂须贺他们啊,都是大家族里待过的书画功底肯定不会差,就这么定了怎么样?”

“嗯……”

歌仙,蜂须贺还有宗三我倒是不太担心,不过……

“青江没问题吗?”

“你在质疑京极家的眼光吗??”

“不不不我明明质疑的是他的眼光!”

“没关系的啦,青江也是有非常靠谱的时候的~他画画非常好看哦!啊啊对了,干脆就让他们四个以花鸟风月为主题各画一幅吧,这四种事物连在一起不是非常风雅吗?”

“确实。”

听起来貌似非常不错。

“最后一件事,我之前负责的土地出了问题,找把神刀给我,我要去驱邪。”

“出了问题?”

“是啊,挖出了尸体,我去查了一下东所的资料,骸骨貌似是真的,是身份不明的无名尸骸。”

“呜哇,感觉会很麻烦,不过深山老林这种空地上挖出骨头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吧?”

“不管真相如何,总之先把表面仪式做一下,我会尽快跟工地约时间。”

“不愧是双呢,真是老道的官场处理方法。为了安抚人心所以要跟我借刀?”

“嗯,在神社待过有经验就好。”

“安啦~”

那个女人爬起来,郑重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没问题,全部放心的交给我吧!”

我跟她算得上是发小,从小到大这么多年也算是知根知底,一般来讲,当她信誓旦旦做出保证的时候,多半是她要坑的时候。

这不是说她故意坑我,当然她故意坑的时候也不少,但绝大多数情况都是由于她的思维方式异于常人导致的,我已经习惯了。

没错,我习惯了,几天后我那老老实实的部下找到了我,给我看他闺女这些天的练剑视频。

“该怎么说呢……双小姐你帮我请的老师水平确实非常高,小奈奈也很刻苦,现在已经可以在规定时间里完成面部攻击的招式了。”

视频上,穿着防具的小女孩保持着持刀的姿势一动不动,在经过长达一分钟的沉寂后,她突然猛地向前,竹刀迅速在训练用的草垛上击了两下,全部动作一气呵成,出刀后的动作更是只闻其声不见其影,太快了。

成效非常不错呀!

我由衷的感叹着,想说些什么来夸一夸小孩子的天赋异禀,视频里的小人儿却在完成动作后摘掉了自己的头盔。

接着露出来一张凶神恶煞的脸。

“奈奈酱超厉害的爸爸好开心~”

这是部下录在视频里的声音。

“蛤?!这样你就满意了??”

哎??

虽然确实是小女孩糯糯的音调,但是这个语气貌似不太正常。

“这还差的远呢!你是想让我松懈训练吧混蛋!蛤?!”

“哎哎哎?爸爸没有啊爸爸只是为奈奈酱感到高兴……”

“你当我不知道吗!你已经准备给我塞饮料和点心了吧!不要麻痹我的神经啊!!”

“是是是那就不吃了!”

放到这里,视频结束了,但是小奈奈那可怕的三白眼深深留在了我的心里。

“就是这样……那个,你也觉得有哪里不对吧双小姐?”

“呃……可、可能是大师的精神训练吧……你看,学习剑道很辛苦,如果连这点诱惑都抵挡不了,坚持不下去的吧?”

“话是这么说……但我总觉得小奈奈在往奇怪的方向发展啊……她以前从来没对我翻过眼睛,不对,她根本连白眼是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这个应该是上战场后震慑敌人的一种方法……通过眼神让对方害怕……”

“确实非常可怕呢……”

“……换个老师吧?”

“唔…………”

安慰过老实人后,我在我的小本本上用力记下了一笔,今天事情太多,只能晚上再找她算账。上次委托歌仙他们画的画也到了,四幅画给的都是行家价格,但愿不要让我和上司失望。

“哦哦哦很快啊,是哪位大师画的?”

“是个藏名很深的画作团体,他们作画不喜署名,因此都称自己为无名。”

“哎……这样的画有价值吗?”

“放心吧,正因为无名,去掉了那些浮夸的附属物后,剩下的才是画作本身的价值,值不值您一看就知道了。”

上司被我的话忽悠住了,而展现在我们面前的第一幅卷轴打开后,也确实不负众望的开了个好头。

“哦哦哦这是!”

“是牡丹与蝴蝶呢。”

长方形的卷轴上画着极为艳丽的牡丹花,不论是花朵与叶的交错,还是蝴蝶飞舞其上的点缀,布局都可谓精巧大气,飘落于一角的花瓣更是另画面平添了几分徐徐微风之感。

“虽然有蝶,可主题还是绿意花色,完全没有喧宾夺主。”

“是啊是啊!”

第二幅画的是一只巨大的鸟笼子,不见鸟儿,只有一根玫红色的羽毛掉在了里边。

“逃出来了啊,真是包含了自由的深意。”

“是啊是啊!”

接下来的风是无形之物,非常难表达,但是蜂须贺不愧是贵族出身,画作同样没让人失望。

“以飞云翠柳的摆动来提现风的质感,实在是妙。”

“是啊是啊!”

“最后是月了。”

我满怀期待的拆开包裹,只一眼就看到了整幅画作的精巧布局。这幅是人物画,朗朗皎月之下,有一美人,婀娜潇袅,没穿衣服。

我刷的一下又将画塞了回去。

“嗯?怎么了?”

“……没什么……”

“你这样子不像没什么啊?”

“那个……我好像拿错画了,抱歉……”

“啊?”

“抱歉,我回去换一下。”

还是请您明天再挂画吧。

最后,累了半天的我为了工作不得不继续跑外勤,在约定好的工地上看到从旁边草丛里蹦出来的鹤丸国永的时候,我一点都没有惊讶。

一、点、都、没、有!

“你来干嘛???”

心中刚好怨愤难平,可以先冲他发泄一下。

“哎?主人叫我来的啊,你不是有委托吗~”

站在我面前的美男子无辜的眨了眨眼睛,看上去简直就是个岁月静好不食人间烟火的可人儿。

“是啊我是委托过她要驱邪……但是你会吗?!”

“我在神社待过的啊,双小姐你不可以以貌取人的你知道吗?”

“我没有以貌取人,我如果以貌取人的话你不会在我的评分表上排倒数,这怎么看都轮不到你吧?!”

哪怕是喝醉酒的次郎君看起来都比你靠谱!!

“你不是要做表面功夫吗?主人觉得单论表面而言我比较好看~”

“所以说她果然是思维又跑偏了吗……但是抱歉呐我反而更喜欢太郎那款……另外如果门坎仅仅是在神社待过的话骨喰也可以。”

“啊啊所以说你果然是正太控?”

“当然不是,我只是喜欢跟我差不多高的男孩子而已。”

“那不就是正太控吗?”

“滚!!!”

不准变着法的嘲笑我矮!!

“我要退货!!!现在就退!”

“可以啊,那约明天吧。”

“慢着慢着!明天??”

“重新定刀很慢的吧?”

“慢什么啊给我直接把石切丸太郎送过来啊!”

跟施工队约时间很难的!更何况现在因为意外进度本就落后了。

“石切丸跑过来估计要明天了哦?”

“给我开传送啊!!!”

“那个好烦的啦,与其重新选不如先让我试试呗,反正是表面的啦!”

鹤丸不由分说就往工地上跑,一边跑还一边换上了大概是神棍给他准备的正装,看着还真有那么点样子。

表面功夫什么的,他如果好好做应该是能混过去……

可是他会好好做吗???

“这就是尸体吗?哇已经腐烂得只剩骨头了。”

“就是因为只剩骨头才更瘆人啊,又不能对死者不敬,这样下去根本就没法开工。”

被外表完全蒙蔽的包工头子无比信任的看着鹤丸,我则在一边默默冷笑。

“嗯……但是发现的还算完整呢,交给我吧!~”

鹤丸认真的伸手拨弄了一下凌乱的骨头。

“好了!这样怎么样?”

“哎?!这就可以了?这么快?”

一群人围上来看了看尸骨。

“这……没什么差别啊大师?”

“没看出来吗?你们没有一个人看出不同吗?”

鹤丸非常遗憾的叹了口气。

“我刚刚啊,可是很认真的把他的手给摆成了耶~的姿势啊。”

“哈?”

“怎么样?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了吧?是不是看起来非常开心非常可爱呢?带着幸福感死去的人是不会作祟的,事件已经解决了哦!”

“哈???”

解决泥煤!

我在心里诋毁了一下,不过这只是开始,我知道的。

“大师您开玩笑吗……”

“哈哈被看出来啦,有没有吓到?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就当作是我的坏习惯吧,我在正式开工前都会像这样放松神经。”

“原来如此……真是吓到我们了……”

“通过刚刚观察骨头的表面,我已经有了结论。”

刀剑的付丧神顶着自己的漂亮脸蛋一秒就进入了严肃模式。

“结论?”

“是啊……这个人——”

气氛有点阴森,仿佛周围的空气都被他给带冷了下来。

“已经死掉了呢!!”

“这一看就知道啊大师!!!”

“完全没有抢救回来的可能了!”

“没人想要抢救他啊!!!”

“死亡时间已经超过二十四小时了!”

“必须的啊肉都烂没了!!!”

“死因是头部受到了重创。”

“哎?怎么看出来的?”

“你们看这里。”

鹤丸招招手,吸引够了视线后指了指骸骨头顶的一道裂缝。

“凶手非常狠呢,居然砸出了这么大的伤口。”

“呃……这是我在挖到他的时候,铲子碰到的……”

“哦哦哦原来你就是凶手啊!!”

“关我什么事啊啊啊啊啊!!!”

在一旁的我,这下用力捂住了耳朵。

看吧,我就知道他不可能好好干的……

“今天的事情依旧很多,首先是剑术老师的事。”

“那个小姑娘很有天赋哦!”

“废话不用多说。”

我的心情很糟,看到神棍的脸后更是糟上了一个档次,但是女人的矜持告诉我,要忍耐,不要动手。

就算要动也最好趁着长谷部君不在了再动。

“我先问一句,你选择的老师是谁?”

“同田贯啊。”

“到底为什么是他啊!?”

“你不是说要最大程度符合你的要求吗??他最符合啦!”

“我当时说了什么了?我特么当时都说什么了?!”

“安定清光免谈。”

“是啊免谈了!然后呢?!”

“积极向上充满阳光有责任心啊,我跟你讲!我家同田贯很积极的!就算现在没有了时间朔行军他也从来没有松懈过锻炼,天天去道场手合,本丸里找不出比他更积极的打刀了!”

“那他阳光吗???”

“阳光啊,一看到他留着汗的肌肉就让人浑身燥热把持不住好吗!”

“谁跟你要这种阳光了?!”

“那你没说清楚啊!”

“行这点算我让你!那其它的呢?彬彬有礼待人温和呢?”

“真正的礼貌不是体现在嘴上的,同田贯只是傲娇而已!你仔细盯着他的眼睛看会发现他的温柔之处的!”

“那还有喜欢小孩子亲和力强???”

“他很喜欢小孩子的啊,就说他只是看起来凶而已,那小丫头跟他处的可好了!”

“已经好到会回家冲自己老爹喊混蛋的地步了!人家是送女儿来学剑道的,不是送进来做黑社会的!”

“那你想怎么样!你自己说的标准嘛!”

“鸣狐不行吗?!”

“没有狐狸他不肯说话啊。”

“和泉守也可以啊!”

“堀川会吃醋的,哪怕对方是幼女,那也有危险的嘛!”

“陆奥守呢?”

“他普通话不准,十岁还是学发音的阶段吧?学剑道的同时学出一口土佐腔怎么办?”

“蜂须贺呢?!”

“太闪了影响孩子视力发育。”

“长曾祢?!”

“太高了小妹妹要抬头垫脚才能看到他,影响骨骼发育。”

“合着你比我考虑的还要充分啊?”

“应该的,不用客气。”

“滚!给我换掉!!!”

“打刀里没备选了!”

“那就给我把太刀和胁差也加进去!一星期后一定要让奈奈酱变回原来的样子!”

“切……”

“这个就先到这里,第二件事,先给我把青江带过来。”

“行啊,长谷部你去。”

“是,主上。”

我闭上眼睛,听着近侍离去后的声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青江带过来了,主上???你们打架了?!”

“没有没有。”

我跟神棍非常同步的理着衣服。

“什么都没有发生哦。”

“是啊不用担心。”

“……青江带到了。”

虽然有些狐疑,但他也不好说什么,把一脸微笑的笑面青江领进来后坐回了自己原来的位置,而大胁差一见我就开心的凑了过来。

“双小姐,我的画怎么样~”

“你问我???”

好家伙!我还没开口,你自己倒提出来了!!!

“青江君的画技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好的不行。”

“哈哈,谢谢夸奖~”

“不、过!”

我从包里掏出他画的卷轴,甩到了他的面前。

“还是请容我说一句!你这画的什么玩意儿?!”

“哎?”

“我是要给上司挂在办公室的!他办公室是要接待人的!人来人往你画这种东西让他挂?!”

“我画的东西怎么就不能挂了??我光是构图就想了好久呢!”

“不是构图的问题,这幅画从思想上来说不适合办公室那种正式场合啊!”

“哪里不适合了?在京极家很流行的啊!”

青江委屈的把画卷捡过来,才一打开就甩了出去。

“这不是我画的啊!!!”

“哈?”

“双小姐你这是以貌取人吗?!凭什么一看到全裸就觉得是我画的?我在你眼里除了裸体就不会画别的了?这女人还没我好看呢有什么好画的,我画的是花和蝴蝶啊!”

“不、不可能!!那幅不应该是歌仙……吗……”

“这幅才是啦!太欺负刀了双小姐!”

“把歌仙也叫过来问清楚就好啦。”

神棍夹在我们中间一道儿顺了顺毛,并且五分钟后,歌仙也被叫了过来。

“哦,月亮是我画的啊。”

“为什么你可以理直气壮气定神闲的说出来……”

“就画一个月亮的话太单调了,自古月与美人都是联系在一起的哦?”

“连就连了好歹给件衣服吧??”

“怎么了?有问题吗?不要觉得不好意思啊要从中发觉人体的美妙之处。”

“我应该有说过这是挂办公室的吧?你考虑过场合吗??”

“艺术品是不分场合的。”

“我求你了分一下吧!重新画拜托了!单单月亮也可以啊,宗三的画还没有鸟呢,一样可以表达出自由至上的高远意境啊!”

“啊?宗三是想表达自由吗?”

“难道不是吗?”

“他明明跟我说他画的是那只鸟死在笼子里面没人发现,最后骨肉全部烂掉只剩根毛的场景。”

“…………”

我什么都没听见。

“啊……头好痛……”

“安啦,已经叮嘱歌仙重新画了,这次一定没问题的。”

“不对,问题还有。”

我勉强支撑着爬了起来。

“地的问题还没解决,更麻烦的是鹤丸今天去过后,施工队更加坚信有妖孽作祟了,说明天绝对不开工,但他们也不肯放弃任务,场外还总是有报社记者想要挖消息。”

“那怎么办?”

“问你啊!你让他去现场折磨人的啊!!!”

“唔,现在表面功夫做不起来了?”

“晚了,没用了,虽然可能本来就没用。”

“知道啦,那就把本丸里那两把专门驱除妖邪的刀给你吧,绝对治得根根本本,不管有没有鬼,是人祸还是妖物,全部处理干净。”

“这还差不多……”

被折腾一番后总算得到保证的我,回到家后久违的睡了个好觉。可惜好景不长,次日醒来,洗漱过后我对镜梳妆时,看着镜子里面憔悴的女人突然莫名的出了一身冷汗。

她昨天,好像没有明确说那两把刀的名字……

“早上好双小姐!”

“早呀~”

来到已经停工的工地后,看着前来赴约的兄弟刀,我一点都没有生气。

一、点、都、没、有!

“啊……突然间觉得,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世间太繁杂,我选择充耳不闻……

“他们怎么了?为什么都不干活?”

膝丸大致扫视了一眼死气沉沉的工地,今天虽然是开工日,却没有一个工人动手,大家全部坐在工地的一角混吃等死,离那具零散的尸骨远远的。

“如果不干活就能拿到钱的话,我也不想干活呀工丸。”

“兄长觉得麻烦的话就交给我吧!你好好休息!”

“哎呀哎呀~”

“还有,我是膝丸。”

“都差不多啦~”

髭切笑得眯起了眼睛,长长的太刀就挂在他的腰间,完全没有收敛起来的意思。

不过这家伙跟别人的禁令不一样,貌似只要不出人命怎么都可以的样子……

叫他过来到底是驱鬼还是驱人啊……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髭切已经开始了行动,他小跑着来到工人中间,弯下腰温柔的询问了一句:

“今天怎么不干活呢?”

“……出了那种事,谁想干啊?”

包工头有气无力的说。

“那种事?因为挖到骨头所以就不想干吗?那个简单啦,弟弟~”

“是的兄长!”

心灵相通的太刀弟弟立刻会意,将全部的骨头聚到一起后干脆利落的点上了火。

“烧掉就好啦,眼不见为净。”

“喂?!!你这是不敬吧?!”

“咦?为什么要对已经死掉的东西怀有敬意?”

“死者为大啊!!”

“可是死者又不会盖房子搬砖头,就算跟他们说话也没什么反应。”

髭切学着他们一样坐了下来,反手撑住下巴,不住的盯着工人看。我虽然望不见他的眼神,但直觉告诉我他绝对在笑。

“不像你们,至少还能听见我的声音,多有趣啊~”

非常自然随意的口气,仿佛并没有把那些人当作是人一般。

“还会闹情绪,还会跟我说你们害怕,还会想着办法拖工期,超有趣的~”

完全不懂他觉得有趣的点在哪里,工人们面面相觑,禁着声大气不出。

“对了,你们最有趣的一点,就是居然会害怕死掉的东西呢,明明动都不会动,完全干扰不了你们啊。”

“听说有个非常有效的治疗恐惧的办法哦兄长。”

站在远处烧火的膝丸回望了髭切一眼,兄弟俩的笑容如出一辙。

“如果觉得恐惧的话,把恐惧源头吃掉就好啦,这样就不会害怕啦。”

“好主意呢弟弟。”

点头同意后,髭切又看了看已经差不多完全傻掉的工人们。

“听见了吗?吃掉就不会害怕啦,一会儿等骨头烧完了……”

你们要把留下的灰烬全部吃下去。

“开、开什么玩笑?!”

“没开玩笑啊,混着水,一下就喝下去了,就当是吃了份过期的猪骨罐头,虽然可能会腹痛恶心,但是死不了的。”

“凭什么要我们吃那种东西!?”

终于有人受不了,站了起来。

“你们是谁啊?!凭什么要求我们做那种事?!”

“嗯?因为说害怕而不敢开工的是你们啊,明明拿着钱却不做事,想要占着这样的好处却不付出代价,没这么便宜的吧?再说啦……”

髭切指了指我,全场的目光一下子全聚集到了我身上,不过没什么关系,我已经习惯这样的眼神了。

“那边的双小姐超苦恼的,如果不想干害怕的话就别干啦,政府也不愁找不到人嘛。”

“哼……出了这种事你们以为还能找到人吗?!不可能的了!只要我们一宣扬出去,这块地就再也卖不出去!也不可能建什么……”

噗叽一声,刚刚还在慷慨激昂的包工头低下头,看见了插在自己手臂上明晃晃的刀刃。

“你刚刚说,只要你们一宣扬出去?那就是还没来得及宣扬了?太好啦松了口气呢~”

看来只要杀掉你们,灭口工作就算完成啦~

“弟弟,早点完事早点下班哦,我们跟他们可不一样,不会借着各种由头偷懒的。”

“没错兄长,今天的兄长也是干劲儿满满呢!”

看着纷纷拔刀的兄弟俩,我捂住了耳朵,闭上眼睛,心中默念六根清净。

唉,差不多也猜到是这结果了。

暴力虽然不被提倡,但有些时候是真的有用。

“什么?结果只是碰巧挖出了骨头,施工队就想借题发挥多要些钱吗?!”

“太无耻了!”

“我当时就说了,不可能有鬼怪作祟。”

换了施工队后,招待所得以继续建了下去,我也松了一口气。

“不愧是头儿啊,眼睛就是亮!”

“也只有双小姐能搞定这种事情呢,有些人就算看出来也只能束手无策啊,人家就是赖着不走,也不说要加钱,不断找借口拖着,想想就麻烦。”

“这种时候狠一点就好了。”

“狠有用吗?一不小心还会被捅给媒体,说政府仗势欺人吧?”

“真的是,肯定会这样!”

“那是因为没狠到底啊……”

源氏兄弟直接将恐吓威胁动手一条龙服务全包了,一点没让我操心。总之最难搞定的事情搞定了,我的日子好过了很多,领导办公室的画挂上了,钱也给到了神棍那儿,可以有一阵子不用去烦她的事。一想到这里,我惬意的伸了伸懒腰,不再去管碎嘴的部下们,拿起杯子去了茶水间。等水的间隙里,我有些意外的看到了老实人和小奈奈。

“咦?今天不用去上学吗?”

“双阿姨好,今天是建校日休息半天。”

小女孩奶声奶气的跟我解释道。

“我跟爸爸一起来上班~”

“真乖啊奈奈~”

听着她可爱的语气,我也由衷的感到高兴。

是嘛,这才是小孩子该有的态度啊。

“对了,新换的剑道老师怎么样?还习惯吗?”

“嗯!那位老师也很好!”

“那就好那就好。”

“咔咔咔,让您费心啦!”

啪的一声,我手里的杯子砸到地上,碎了个一干二净。


评论(20)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