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基本上所有的ao3链接都补完啦!微博打不开的话请在良好的信号环境下大力戳ao3(*°∀°)=3
如有遗漏欢迎私信(〜 ̄▽ ̄)〜

刀剑万事屋27:你的名字

卡文卡得死去活来……感觉最近写什么都不顺手QAQ

tag是瞎打的,随便看看不要认真…… 


东京都内的看守所有两家,一所在东一所在西,西边那座偏小,不论是占地面积,容纳量还有看守数目都比不上东边的那座,就地位而言两座看守所肯定不可相提并论,即使说出去都是同样的等级,但西边就是低东边一等。

西边的职员们也清楚这一点。

但小也有小的好,因为人手少,设施不及另一个完善,所以很少会有穷凶恶极的罪犯被关到这里来,遭遇危险以身殉职的概率会低很多,东边那所大监狱在半年前就发生过劫狱事件,虽然最后没让主犯逃脱,可还是有几个警员不幸牺牲了。

东所在那场劫难过后,一时间没那么快调整回来,当时不论警员还是前来劫狱的歹徒们都遭遇了重创,整个场面惨不忍睹,血腥至极,光是维修损坏的器械预估就要一年。因为这,很多的囚犯都转到了小得可怜的西所。

本就拥挤的西看守所,上周更是迎来了一大堆的囚犯。

“各种人都有啊,听说都是在政务中心被逮捕的,真的是……简直就像开集会一样,可黑道分子会跑到政务中心开集会吗?”

因为是周末,所以看守所一如既往的少人,担任门卫职务的后辈小职员老老实实地坐在狭小的会客厅里,给面前来探监的男人办理手续。

“嘛,不是开集会啦,他们只是想找人。”

面前的蓝发男子有着世间罕见的漂亮眼睛,虽然穿着朴素,但依旧不影响那精致的容貌,他孤身一人,边上还放着个一看就重的大箱子。

“想找政府的人,结果跑错地方啦。”

“哎?你很清楚啊?”

“哈哈,因为我也参与啦,他们都不是什么坏人哦~能让我快点见到就好啦,不知道我可怜的弟弟有没有受虐待。”

“啊啊这点你放心,现在都是文明社会了,没有严刑拷打这种事的,而且我们这里不像东所那么大,犯人们的活动场所很小,不适宜长时间关押,锁上一段时间就出去了。”

“我懂我懂,需要判刑的对象才会转出去东所,其余暂时收监的就放在你们这儿。”

“嗯嗯……啊不过那堆人里面,我听说有要判刑的哎。”

“啊咧?是吗?太可怜了,是谁啊?”

“嗯……比如说,你接下来想探视的这个。”

门卫小哥说着,合上了登记簿。

“石切丸是吧?好古老的名字……他犯的是诱拐未成年人的罪行,已经确认要移交上级进一步论处了,三年起步哦。”

“哈哈,那还真是倒霉啊,能不能赶在他进去以前让我见他最后一面呢?”

“抱歉,你的手续不全。”

门卫小哥摇了摇头。

“你没有确切的证件证明你跟他的关系啊,虽然说是兄弟,可完全没有能够证明你们血缘关系的证件,不行啊。”

“嗯……那就普通朋友?”

“太随意啦……”

“拜托拜托,反正能见一面就好了,帮我问问呗,反正全程都在你们的监视下不是吗?我们说不了什么出格的东西的。”

“好吧……你是叫?”

“三日月。”

“稍等。”

收到了回复,门卫小哥点点头,迈开步子进去了,五分钟后就跑了回来,无奈地向三日月摇了摇头。

“啊咧?我家可爱的石切丸不想见我吗?他说什么了?”

“他叫你滚。”

“哈哈,跟他说,我把他老婆也带来了。”

“老婆?谁啊?”

“就先这么跟他说啦~”

“啊……稍等。”

尽职尽责的小哥又一次点头,蹦跶着跑了进去,这次五分钟都没到他就又回来了。

“怎么样怎么样?”

“他叫你们滚。”

“哎呀,这孩子真是的。”

虽然感叹着,但三日月似乎并不生气,他坐在座位上认真的沉思了起来,门卫有些同情地看了看他,接着突然想起了什么。

“请等一下,你的那位弟弟,不就是因为想跟未成年人结婚才进来的吗?那他的老婆是……”

“哎呀,这个说来话长,其实……”

“在干什么?探监吗?”

正说着,一个看起来头衔明显高出很多的男人走了进来,男人穿着工整严谨的警服,看向三日月的眼神都跟门卫小哥的不同。不仅如此,男人的小心程度也与做门卫的后辈不可相提并论,三日月仔细的目测了一下男人跟自己这边的距离,最后还是选择了一笑了事,没有进行任何的小动作。

“副长下午好!这两位来探监,但是犯人似乎不想见。”

老实的小职员倒是立刻就站起了身,向前辈致敬,并且简洁地说明了来龙去脉。

“不想见那就不见,叫他们回去。”

“啊好的,请你们回去吧。”

“别别别,等一下啦,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来找他。”

“犯人不想见所以不见,这是规定,你可以走了。”

监狱的副所长毫不留情,挥了挥手就想把三日月他们赶出去。

“再重要都不行,快点出去!你还带了什么啊?这箱子这么沉,我们是禁止给犯人送东西的,全部带走。”

“啊别动箱子,里面装了很重要的东西啦。”

“管你多重要,全部带走。”

“别啊,就不能让他来见他老婆最后一面吗?”

“啊?”

对面的两个男人同时停了下来,三日月则微笑着,似乎很满意他们的反应。

“嘛,他老婆快死了,就想着死前再见他一面呢。”

“这……”

“这好惨啊副长……”

“你给我闭嘴。”

严肃的男人把多愁善感的后辈推到一边,眯起眼睛死死地盯着三日月。

“快死了?想来见最后一面?”

“是啊。”

“那人呢?你说的病危病人在哪儿啊?!”

“嘛……”

“想放人出去是不可能的,你别打那种歪心思!”

副长觉得自己已然看穿了三日月的一切。

“想见面?!可以,把你那濒死的弟媳妇带过来好了,带过来!”

“哎?要带过来吗……”

“副长,带病人过来什么的……”

“你闭嘴,搞清楚你是哪边的人。总之想见人,先把你口中那个可怜的病人带过来,带过来再说!”

“带过来了你就让我见石切丸?”

“行啊,你带过来了我就让你见!”

“哎呀,早说嘛。”

三日月说着就打开箱子,露出了藏在里面的东西。

穿着白色内袴的青江病恹恹地躺在箱子的底层,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血色,就连嘴唇都碎裂干燥得像是一碰就会掉下皮肤的碎屑。

“…………”

“抱歉啦,我们家青江不太舒服,所以就找了个箱子给他躺着了,可以了吗?现在可以让我们见了吗?”

“你……你你……你居然真的带病人过来?!还塞箱子里!?”

“哎?不是你说让带的吗?”

“一般人都不会带的吧!?这是病人啊不是应该好好地放在医院里交给医生吗!?你带来监狱干什么啊!?要死人的啊!?”

“副长!”

“干嘛!?”

门卫君趴在箱子边上,认真地戳了戳青江的脸,接着回过头跟自己的上司汇报。

“他没有呼吸哎。”

“…………”

“好像已经死了。”

“喂!!??”

“哎呀……可能箱子里太闷了?哈哈我应该换担架的哎~”

“你笑什么啊!?你带过来的人死了啊!!”

“是呢,死在你们监狱里了呢。”

“别把责任丢给我!我不背!!!”

“嘛,先别管这个了啦~”

“怎么可能不管啊!?”

“快点让我们见石切丸啦,你说带了病人就可以见,那我也带了啊,可以见面了不?再说不行的话,我要告你们欺诈了哦?”

“人都死了还怎么见最后一面啊!?”

“嗯?别这么死脑筋啊。”

三日月露出慈祥的微笑,摸了摸副监狱长的脑袋。

“快点啦,让石切丸出来看一看,我回去的路上会顺便带青江去火葬场,这不就成了另一种形式上的最后一面吗?。”

“还想直接火化!?你们家是怎么回事?!怎么可以如此对待女性呢!?”

“副长!”

“干嘛?!”

“这是个男的。”

“哈!?”

“虽然脸很漂亮,不过感觉是个男的哎……对吧?”

小门卫跟三日月四目相对,漂亮的老爷爷立刻伸出大拇指夸奖了他。

“聪明的孩子!~”

“谢谢!”

“别擅自跟人家道谢啊,你看清楚情况啊!还有为什么你家的弟媳妇是个男的?!”

“又不是我的媳妇,我咋知道啊,想问的话就去问石切丸嘛,快点叫他出来,除了见最后一面,还要跟他商量孩子的问题。”

三日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小小的相片,上面印着今剑灿烂的笑脸。

“快点啦,总得定一下把这个孩子送去哪个福利院啊。”

“送、送福利院???”

副长看了看三日月,有些难以置信。

“为什么要送福利院??你不是可以养他吗?”

“没钱的事为什么要做?”

“是你弟弟的孩子,是你侄子啊!”

“你不忍心了吗?觉得可怜吗?”

发现了有趣的事,三日月眯着眼睛凑近了副长,对方此刻早就没了之前的淡定自若,在发现死尸后那一张脸甚至比青江的还要白。

“觉得放不下的话,要不你来养?”

“哈?!”

“今剑很乖的,不吵也不闹,啊可能会因为父母早逝而有些心理上的问题,这样的孩子如果去了福利院,确实没办法生存呢。”

“那、那也不关我的……”

“会被欺负吧,会因为遭遇了这种事而痛不欲生,于是以后的人生也被笼罩进阴暗中,一辈子无法挣脱,最后走上变态的犯罪道路……啊啦……”

三日月悲凉的抬起头,看了看一头冷汗的副所长。

“说不定……以后这孩子会进到你的监狱里来呢,那个时候……请您务必要对他手下留情,毕竟,他是因为您的见死不救才会……”

“不关我的事!这、这个孩子……”

“副长!”

“又干嘛!?”

“弟媳妇是男的话,孩子是怎么来的呢?”

“哎??”

对哦……

“哈哈,我、我刚刚就想到了,没错就是这点!这孩子哪里来的!说!”

“嗯……”

三日月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照片,接着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哦搞错了,这是我幺弟啦~~哈哈哈~”

“哈你个头!你被捕了!”

副长一时间气急败坏,掏出手铐就向三日月冲了过去,只是这番行动没来得及做到最后,他在经过箱子边上的时候就被绊倒了。

并不是磕到了箱子,而是被箱子中伸出的那只手挡下了。

“哎!??”

男人摔倒在地,在摔倒的过程中被三日月缚住了手腕,而与此同时,青江从箱子里一跃而起,灵活地抢走了副长别在腰间的自动手枪,接着他伸伸懒腰,向一边的门卫打起了招呼。

“哟~下午好~”

“呃……下午好。”

略微有些看傻眼的门卫小哥最后总算是反应了过来,还算礼貌的回应了青江的问好。

 

有些时候,明知道会有危险,会有漏洞,但人类依旧会放任这种漏洞和危险存在……

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他们懒啊。”

审神者穿着简单的便服,坐在距离西所不远处的长椅上。

“就算是看守所,也会有假期,而只要是假期,那人手就绝对没有平时多,搞起事来会方便不少。”

她远远地注视三日月在看守所门口惹出的全部骚动。

“可以了,三日月完工了,比预想的还要快呢。”

巫女说着放下了望远镜,高高地举起右手指了一下方位,周围霎时间闪过数个敏捷而娇小的影子,目标明确的向着看守所而去。

“不过最重要的点并不是看守所的警员,毕竟,我的刀剑们还没钝到会连人类都打不过的地步。”

“但是对方有枪,会不会……”

“枪这种东西,每个警员都有配,但你真觉得他们会开枪吗?普通的小警察而已,平日里连稍大一点的事件都没见过,就算他们知道枪支的使用方法,也没那个胆子开枪,开枪是要担责任的哟?”

稍不小心就是防卫过当,一不留神就是恶意伤人,而有着警员这个帽子,使得他们在这种事件上可以被容忍的失误范围较之常人更小。

“所以说,重要的是那些监控摄像。”

会将全部的影像记录下来的现世之物。

“有了那个,那你们全员的脸都有可能被录下来,今后再前往现世就会非常麻烦,我可不希望发生那种事,所以在劫持到人质后,第一件事就是——”

 

“把总闸断掉。”

三日月握着自己的本体,刀剑微微出鞘,森森白刃抵在副长的喉咙那儿,威胁效果完全不比那些现代兵器差。

“我们不清楚总开关在哪儿,可以的话能请你们断掉吗?”

“别听他的!!!”

虽然喉咙被凉薄的刀刃给抵住,但副长依然不屈不挠地反抗着。

“嘛,不断也没关系,我们照样可以进去啦。”

青江不知何时也召唤出了自己的本体,大胁差以不逊色于太刀的威力出鞘,在青江手中花式转起了圈。

“主人说了,最坏的打算就是以后再也不出门,我是无所谓啦,不过这位副长大人的命可就一条哦?”

“哎?你要杀了副长??”

“啊不会不会,我们没那么残忍。”

三日月对他回以真诚的微笑,接着抬头找了找审神者口中所说的名叫摄像机的现世之物,拖着副长就往镜头下面跑。

“来,青江,帮忙把他的衣服全部脱掉~”

“你、你们!?”

“脱上面还是下面呢~”

“随便啊,我不介意的,或者你问问副长大人的意见?啊当然,如果不想被摄像机拍下来的话,早点断闸就好啦。”

“想都别想!你们不会得逞的!你……”

可惜的是,在他义愤填膺义正言辞的时候,整个大厅的灯一下子全部灭了,到处都是电器们泄了气的声音,嘀嘀作响,全部的摄像头闪了一下后,便再也亮不起来。

“好的,已经关掉了。”

“乖孩子哟~”

“你特么到底哪边的啊!?”

“哎?可是……”

门卫小哥指了指自己的上司。

“他们说不关就要脱光前辈的衣服……”

“脱就脱啊!都是男人怕什么!?”

“哎???但是……”

“脱下来也没关系!都是男人有什么关系!”

男人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伸出勉强还能动的双手就自己解起了衣扣。

“这种时候就是要强硬一点,这样对方才会不知所措,才会自乱阵脚!”

他脱掉自己的外套和上衣,露出锻炼过后的精壮躯体,以为能打乱三日月和青江的步调,三日月和青江也索性乐呵呵的放开了手,任由他以凶狠的眼神,潇洒的姿态将衣服全部甩开。

然后,下一个瞬间,大厅的灯又一次全亮了起来。

全部的摄像机嘀嘀嘀的开始了固定的工作,将光着上身放浪形骸的副长全部拍到了镜头里面。

“…………”

“我把总闸开了,副长!”

“…………”

“下一步该怎么做啊副长?”

“…………”

“你还是关掉吧,乖孩子,没看到他快哭了吗~”

青江走到门卫小哥往返两次,明显到再明显不过的关键位置,伸出手去拉掉了电闸。

 

“关掉总闸以后,基本上就可以安心了,兵分两路进行就好,三日月他们继续救人,短刀胁差组去二楼的办公室毁掉全部的资料,这样就行。”

“听起来真是很简单的方法啊……”

“本来就不难,从那种地方逃出去并不是什么难事,关键是后续的事项要处理好。”

从出门到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审神者的气色明显没有刚出门时那么好,她被大太阳晒得有些萎蔫,即使躲在阴影里都没什么作用。

“要把全部的监控资料给毁掉,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我们的损失,但愿短刀和胁差们一行顺利。”

“把那些名为监控的东西毁掉的话,他们以后也还是可以继续来现世活动?”

“嗯。”

“可是那么多警员,一定都把同伴们的脸给记下来了。”

“记就记呗,有什么关系。”

“哎?这……”

“你觉得那么多警员里面,有几个会画画的?”

就算有会画画的,画出来的又能跟真人有几分相似?

“咱们家的刀,除了你们几个特别高的,还有同田贯那个脸上有伤痕的,其他又有几个是有明显特征的?三日月漂亮吧?可除了形容他漂亮,其他的呢?,眼睛瞳色特别?他们不可能跑到大街上一个个看瞳色,至于剩下的……”

还不都是一个鼻子一张嘴。

“见到了,如果再次会面确实是会被认出来,所以以后要注意少往西所这儿跑,但让他们形容,描绘,然后出通缉令,那是没可能的,电脑还原都没那么厉害,这点不用过分担心,这次事件过后老老实实在家待个一段时间就是。”

最重要的,依旧是存在电脑中的监控资料。

“把那个解决掉了问题就不大,虽然电脑中肯定还会有其他的资料,但是西所这种小地方,资料都是要交到东所去的,那里有备份,我们只是正常的营救,才没有干扰社会稳定哦~”

“短刀还有胁差们确实是有着在下无法企及的敏捷呢,相信他们一定可以完成任务。”

“嗯,我的选择是没问题的~三日月他们不是我选的,是自荐而来,不过应该也没差。”

“那么……主人,我还有个疑问。”

太郎看了看坐在他身边,开始活动关节的审神者。

“你带我出来做什么?”

大太刀指了指自己高大的身形。

“我外表显眼,也不够敏捷,我……”

“嗯嗯,太郎不用出任务啦。”

巫女活动够了,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带你出来是有别的事。”

“别的事是指……”

太郎话还没说完,审神者身体一倒,准确无误地趴到了他的腿上。

“呜啊……活过来一点了……啊啊没有大腿抱我快死了……”

“…………那个,主人?”

“嗯,我听着呢。”

审神者枕着新上任的膝枕,睁开眼睛看了看远方。

“这就是我的任务吗?”

“嗯,负责让我高贵的脑袋有个安身之处。”

“…………”

大太刀沉默了一下,接着想了想,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把话题又绕回到了营救上。

“你不考虑一下对方叫救援的事?”

“考虑啊,但是救援没那么容易联系啦。”

“没那么容易??”

“总闸断了的话,那座机是打不通的,网络邮件发不出去,联络警报器也响不了,这是断掉总闸的另一个好处哦。”

“但他们还有您所说的那种现世工具,用那个联络的话,并不需要电吧?”

“嗯,不需要,但是看守所的警员随身禁止携带移动电话。”

除非外出任务,不然的话,值班巡查时手机都只能随着换下来的衣服放在衣柜里。

“他们拿到移动电话,然后求救的话,最近的支援赶过来只需要五分钟,很紧的时间对吧?所以为了避免这点……”

双今天在政府召开了巡查所大会。

“以翻查警局过去几年的资料为由把大部分的警员都召集过去开会了,现在留守警局的根本构不成战斗力,得知出事后再从会场赶过来,估计要过二十分钟吧,这时间足够了。”

“全部在你们的掌握之中呢。”

“嗯,就当是回到青春年少时……”

再狂欢一把吧。

 

前往关押区的路上断断续续遇到了几个手持枪械的警察,他们拦在三日月和青江的面前,企图从极近的距离发动攻击,可站在他们对立面的根本就不是常人可比的刀剑付丧神,就算他们敢开枪,对面前的太刀和胁差都构不成威胁,青江尽职地完成了辅助的工作,由他在前边开路,三日月在后面挟持住人质,很快就顺利地进到了看守囚犯的区域内。

人质君变成了两个,尽职当导游的门卫君和光着上身印堂发黑的监狱副所长,三日月和青江连束缚都懒得弄,单单几下的展示身手就足以让他们明晰彼此的实力差距。副长不肯说话,门卫倒是很热心的把他们带到了同伴们所在的位置上。

 

最先到达的牢房里面,传来有如碎碎念般的可怕声音,像是野蜂乱飞,又像是专门干扰大脑的可怕电波。

“是不是有念经的声音?”

“嗯,没错呢。”

三日月点点头,跟青江一起站在了江雪的所在地外——

并不是。

牢房里只有一个捂着耳朵躲角落的长谷部,还有趴在他边上不停背《金刚经》的宗三左文字。

“你够了!你够了!!我不过就是说了一句没跟你哥分到一间太好了而已!!你用得着在我边上一天念到晚吗!?我要生气了!我已经生气了!”

“哦,那你生气吧,于是佛子菩萨大士。其圣慧意。巍巍无量。如是行业。乃至第九。严净道地……”

“宗三你、你……我从以前开始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

“嘛,我觉得从目前来看长谷部你精神状况还算正常,所以宗三手下留情了哦?”

青江趴在牢房外边,乐呵呵地替宗三辩解了一句。

“还有,除了金刚经,他还会念往生咒呢。”

“再不开门的话,晚上我就去你床边念七佛灭罪真言,循环到天亮。”

宗三把长谷部从地上拽了起来,第一组逃出了监狱。

 

“其他同伴都没有反抗的吗?难道都像你一样安心的等着我们救?”

“好像有反抗过吧?嘛,我记得御手杵装死过呢。”

“啊,那三个大高个是吗,我也听说了哦~”

门卫君表示也有所耳闻,他带着青江一行来到三名枪的牢狱里,救出了那三个挤成一团的大个子。

“今天早上还刚刚来过一次呢。”

“是他们说装死可以蒙混出去……我也不想的啊,我猜拳输掉了……”

稍矮一些的御手杵有些不好意思。

“然后就失败了……”

“这不是废话吗?!你们连人都不换的,天天早上跟我喊‘哎呀警官先生他又死了’,你们不是在耍我玩吗!?”

副长一见到这三个男人就来气,总算是再度开口说了话。

“啊就是这个人,今天早上也是他来看我的,对着我就开了一枪,还瞄准了身体打,一点都不留情……还好我闪得快啦……”

“呜哇,这家伙是魔鬼吗?”

宗三感叹着,戳了戳人质气呼呼的脸。

 

“我跟他抱怨了一下牢房的伙食,因为那根本就不能吃啊,早上煮的粥没熟,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煮粥煮成这种样子的,另外我觉得咸菜再咸一点的话比较好,前天晚上的茄子没有去皮,油也放少了,但是昨天中午的炒饭又太油了,我觉得他们的食堂可能缺乏一个合理的规划,我这么说有错吗?我很认真的在提建议啊,结果他直接禁止我吃晚饭。”

“还有我,我问他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结果他回了一句让我等死刑,这是什么说法?就说我是冤枉的了,放在以前还能申诉堂审呢,这个人真的一点都没王法,他还连坐我让我跟烛台切一样不准吃晚饭。”

关在一块的烛台切光忠与歌仙兼定,被解救出来的时候早没了刚进去时风度优雅的样子。而被他们俩指责没有人性的副长,立刻炸毛的反驳了起来。

“我没说让你等死刑!我说的是三年起步最高死刑!恋童癖还想无罪释放!?”

“啊是吗?可是不给晚饭吃很过分哦?虽然也不好吃就是了。”

青江感叹着,戳了戳男人的脸。

 

“晚饭?那是啥……咱怎么从来没吃到过呀……”

“堀川呢……堀川没有来接我吗……”

被关在一间的和泉守兼定与陆奥守吉行,明显受到了更加糟糕的待遇。

“堀川去二楼销毁资料了,这会儿应该完成得差不多了,他们只要把每台电脑都泼上开水就成,很快的。”

青江心疼地替同僚安抚了一下和泉守。

“你们俩又是怎么了?没给你们饭吃吗?”

“他们俩天天打架呢,按照规定就是没有晚饭吃的哦?”

“对啊,天天打,我给长谷部念经的时候都能听到。”

宗三也附和了一下门卫君的说法。

“哦,那活该呢。”

一行刀点点头,全部表示了谅解,但还是习惯性的戳了戳副长的脸。

 

“抱歉,居然要烦扰你们搭救,实在是太不应该了……我居然会又一次进来……”

“没事的一期,和泉守也进来两次了,你不是第一名,你……等等,你的脸也太白了吧!?”

一期面如死灰的出场,让在场的同伴们都有些心疼。

“啊,坐久了不知道,确实有点……头重脚轻的感觉呢……”

“一期先生在牢里面很忧虑,可能累着了?”

跟在后面走出来的狮子王如是说。

“嗯,可能吧……”

“没受虐待就好,我们还以为这家伙也不给你们饭吃呢。”

“饭是有,就是太难吃啦,放心放心,我们这间除了同田贯先生因为长太凶了被叫出去问过话以外,别的什么都没发生哦~”

“没事就好,不过能说明一下你脖子上那是什么东西吗?”

歌仙指了指一期脖子上那一大团黑色的毛球。

“这个?我很怀念小叔叔,狮子王殿下就把鵺给我了……”

“哦……”

同伴们点了点头。

“…………”

最后出来的同田贯正国看了看,黑着脸把一期脖子上的鵺给扒了下来。

“哎?啊啦……”

“…………”

鵺被挪开的时候,一行人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一期的脖子上留下了一滩红色的血。

“……你被咬成这样了都没察觉吗!?”

“啊……”

“别晕啊一期!撑住!!狮子王你别跑!!你是主人!你给我回来负责啊!!”

“我就说过别让他们带危险动物进去!你看!出事了吧!?囚犯出事我们也是要受罚的!”

“是!知道了!前辈!”

“我不是你前辈!”

副长在痛苦的哀嚎声中,继续被无聊的宗三戳了脸颊肉。

 

“一期怎么了?”

“被狮子王的鵺给咬了。”

“哦——”

趴在牢房上的小狐丸和岩融看着三日月。

“那这两个男人呢?”

“导游和附赠品。”

“哦——”

牢门被打开的瞬间,闷了许久的小狐丸和岩融立刻冲了出来,舒展着吸了口气,只有石切丸还留在牢房里面,动也不动。

“小石怎么了?”

“他之前声称自己是冤枉的,结果被告知不论主动还是被动结果都一样,他要上法院去啦,然后就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哎~是吗?可是按年龄算我其实成年了啊~”

“那你那天登记的时候怎么不说啊!?”

一听到青江的这句话,石切丸就挣扎着跑了出来。

“为什么不说!看我被掳走你很开心吗!?”

“没有啊,没有的事啦,没有的,当然没有呼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三日月你跟着笑什么??”

“啊好了好了,别生气了石切丸,快点把这儿的事处理完出去吧,”一边的小狐丸走来劝架,这才看清了被他们拐在身边的那个附属品,“啊咧?这不是那个不给我们晚饭吃的警官吗?”

“又来了,他对晚饭是有多苛刻呀。”

“他还问了我们为什么要集中去政务中心呢,跟他说我们其实是要找政府的双小姐以后,他给出了很有趣的答案哦?”

“嗯?”

“啊那个,我好像也听到了,说政府没有姓双的女人是吧?”

烛台切也戳了戳附属品副长,但被对方非常嫌弃的避开了。

“对,是没有。”

政府没有姓双的女人,但是有一个双小姐。

“她不姓双,她有一个非常奇怪而且难听的名字,因为不喜欢那个名字,所以她一直让别人叫她双,啧,搞不懂你们为什么会跟那种女人扯上关系……她身边就没几个正常人!”

副长莫名的怨念暂且不提,听到名字这个词,周围的几个刀剑男士顿时竖起了耳朵。

“她的原名是廿貮,不仅难听还不知道该怎么念,作为姓氏的那个字据说还是从中国传过来的,是二十的意思,所以她的名字实际上是二十二,真的太二了,要是我被取这么个名字我也要炸,叫她双也没什么问题……等等,你们笑什么???”

以三日月为首的几个家伙正全部捂着脸,憋笑得非常辛苦。

“噗……二十二……”

“双小姐……廿貮……为什么会有这么傻啊不是,这么实在的名字……”

“所以她弟弟的名字是廿连吗……为什么不叫廿叁啊哈哈哈哈哈!!!”

“不过警员先生居然对政府的高层这么熟悉……你也很厉害嘛,怎么还不高升上去?”

“对啊,前辈为什么没有高升呢??”

“我倒是想啊!可还不是拜她跟她那个巫女朋友所赐!?啊一说这个我就……我特么洗了那么多年的黑历史,好不容易要过去了,今天给你们一闹全部打回原形了!!!”

一提到往事,副长更加的暴跳如雷,差点连烛台切都压不住他。

“那个流氓巫女!以前天天在外面招摇撞骗,抓进来要不了一会就逃跑,不抓又不行!到后面简直变本加厉,居然会为了吃顿晚饭而故意进来,然后第二天一早就跑路!我当年还是总所长呢!硬生生让她给折腾成副长的!”

“呃……”

“不管是西所东所她都住了个遍!不信你们去问问东所的所长!谁不认识她!?就是这么个女人,最后居然还靠着朋友关系进了政府,不知道政府怎么想的,这种骗子居然能要!”

“因为她不是骗子啊。”

三日月露出善意的微笑,开心地戳起了他的脸。

 

江雪和山伏的牢房非常和平,两个僧人安静的靠在一起打坐,不惹事也不多话,一看就是模范囚犯,伙食估计也比其他人要好很多。

“非也,牢房里的饭食都是同样的。”

“同样?昨天宗三的饭里就有烧茄子,我的就没。”

“咔咔咔,拙僧的饭里有西红柿,长谷部殿应该也有吧?”

“我不吃那种东西……话说我想起来了,正好还有件事。”

长谷部总算从宗三的3d环绕音里面缓过了劲儿,想起了重要的东西。

“话说你……你既然知道双小姐的名字,那么……”

他看着面前脸上被戳出红印的男人,问了他最为重要的问题。

“关于那个巫女的名字……应该也还记得吧?”

来……

“告诉我们吧。”

这样的话,我们会尽可能给你减少损失哦。

 

“都回来了?”

双小姐站在本丸中,久违的见到了挚友脸上的笑颜。

“嗯,总算可以安心地睡个好觉了~~”

审神者悠闲地跟着双小姐一路晃过自己的本丸,见到迎面而来的爱刀们也难得温柔地打起了招呼。

“哈哈,听说他们还见到了那个小哥,他还在做副长啊,真是太可怜了~”

“你怎么有脸笑?还不是被你给坑的。”

“哎~感觉他们去监狱过了一遭以后,成熟了不少,最近见到我都笑得一脸灿烂。”

“有什么事让他们高兴吗?”

“谁知道呢,估计是那个吧……”

“哪个?”

“话说,他们从那个小哥那儿知道了你的名字哦?”

“哈!?”

审神者刻意的绕过了话题,并且顺利地转移了双小姐的注意力。

“他们在考虑以后要不要叫你二小姐……噗……二小姐……哈哈哈哈哈哈!!!”

“不准笑!我也不想要这么个名字啊!”

“二小姐哈哈哈哈哈哈!!!好久没那么叫你了啊贰姑娘~”

“是廿貮啊!!!”

“不是更难听吗哈哈哈哈哈哈!!哎呀哎呀廿姑娘~一想到这个我就心情愉悦~”

愉悦的审神者说着拉开了客厅的纸门,她一脚踏入其中,誊写在地板上的法阵就发动了起来,周围满是耀眼到睁不开眼睛的光芒,巨大的契约在瞬间便被结下。

“成功了吗!?”

“好嘞!抓到大将了!”

“可以把主公永远留下来了吧?!”

藏在周围的几个刀剑男士们发出了雀跃的欢呼,他们的计划是完美的,没有给巫女一丝一毫的反应时间。

只不过,她也并不需要反应。

“好吧,我就知道会这样。”

隶属于政府的前巫女轻轻松松地踩过了他们写下的契约阵,走到目瞪口呆地刀剑们的面前,带着轻蔑的微笑撕下了他们贴在法阵中间的那张纸。

“热田遥啊……好久没看到这个名字了呢。”

热田遥,是遥远的时间以前,她曾经用过的名字。

“嘛,也是,能够问到我的名字,那多半也能问到你的。”

双小姐也跟在后面走了进来,安慰地拍了拍合不拢嘴的长谷部的肩膀,她并不担心暴露本名的自己会不会被神隐,对于这类神神道道的事情早就看开了全部。

“毕竟那个小哥,多半现在还对你恨得咬牙切齿吧。不过没用的啦,长谷部君,这女人从前用过的名字多得数不胜数,你去问东所那儿的局长的话,他告诉你的会是不同的名字。会取热田的姓氏,也不过是因为想跟热田神宫搭上关系,方便她招摇撞骗罢了。”

“居然……会这样……”

“这女人狡猾得很,她都没个正规户口还能在东京生活这么多年呢,名字什么的只是符号,她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才没有,名字是很重要的哦~”

审神者将算计她的刀剑们的脑袋挨个儿敲了过去。

“只是对于巫女来说,出生时的那个名字才是真名,后面的,全部是伪名啊。还有,我才没有招摇撞骗,我可是有真本事的。”

“主上……居然……”

她在最后来到长谷部的面前,捏了捏近侍的脸。

“我什么?”

“主上居然……这么厉害啊!!!”

“那必须的嘛!我是你主上啊~~”

“能够有你这样的主上真是太好了!!!”

“能够有长谷部这样的近侍真是太好了!!!”

“原来根本就没有伤心吗……”

双小姐看着重新趴到长谷部腿上去的巫女,无奈的叹了口气。

而且对你来讲明明膝枕最重要吧???

识相的人类女子招呼着剩余的刀剑们撤出了大厅,为终于可以好好躺着休息的巫女大人拉上了房门。

 


评论(32)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