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基本上所有的ao3链接都补完啦!微博打不开的话请在良好的信号环境下大力戳ao3(*°∀°)=3
如有遗漏欢迎私信(〜 ̄▽ ̄)〜

【鹤一期】关于一期一振的一切(5)

修仙使我……崩溃……_(:3 」∠)_

谢谢米娜桑之前的关心!我会好好的走下去的!不管怎么样,已经认命的事无法改变,无法改变那就只能尝试接受,我的适应力还是很强的,没关系的哟~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y▽ ̄)~*

今天晚上的事也非常感谢,已经解决啦,对方已经道歉并且撤销了链接,也表示以后不会再做这种事,毕竟不管是谁的本子,都凝聚着心血,祝愿她是真的意识到了这一点。

接下来,久违的正文!


今天是周日,也是三日月和小狐丸来到大阪后的第七天,不多不少,刚好一整周,合计十四个半日,168小时,10080分钟,再算下去的话会没完没了。

严格来说这时间并不长,一年总共会有52周,三条家的两位大佬只是度过了一年中的52分之一罢了。但对于生活总会习惯性感到倦怠的三日月来说,七天已经足以让他在大阪的生活从新奇变成无聊。

周围人聒噪的大阪腔他听腻了,五条家那远不及三条家复杂的家族事物他摸清了,该去游玩的地方也逛了个遍,就连在老家从没坐过的地铁都坐了。

唯一能让他感到些许趣味的就是不知道来自哪个势力的暗杀,对于摸不清底细的东西,他向来都会充满好奇的给予关注,但是上次的那个狙击枪手不知是不是被他们吓到了,一直到现在都没再出手。

“啊……好无聊啊……”

“当初是你说要来大阪的。”

给三日月充当靠枕的小狐丸尽心尽职的替自家大哥处理那摊满了办公桌的文件。

“啊……好想被暗杀啊……”

“现在就去死吧,死得越远越好。”

“就没什么有趣的东西可以玩一下吗?”

“你可以试试看把鹤丸和石切丸找出来。”

“打扰弟弟们恋爱的可不是好哥哥。”

“鹤丸那个信息不明的就算了,石切丸身边的恋爱对象怎么看都不正常吧??”

小狐丸头疼的将文件按照五条家的交易地区进行了分类,鹤丸在的时候貌似都没有好好的管过老爷子留下来的东西,直接乱七八糟的交给了三日月,而三日月又是懒得整理直接上手的类型,最后轮到小狐丸的时候就只能苦了他。

“暗杀过我们不说,现在莫名其妙的把石切丸接回家肯定也没安好心,而且明明有着非常显眼的瞳色,却怎么都查不到相关的信息,这不是非常怪吗?”

“嗯,是呢,一想到这点就怀念老家的情报部门,会连这么点事都查不出来,简直要怀疑手下的家伙是不是在忽悠我们。”

“他们也确实忽悠了,不是吗?直觉告诉我,石切丸跟鹤丸的事件有关联。”

“哦哦出现了,小狐的野兽直觉!”

“你难道就没感觉到吗???”

“嗯?只是觉得有些人……啊不,不行,不能这么说,只有一个人而已。”

三日月伸出手,扯了扯小狐丸白色的长发。

“那老家伙对于我们的到来,真的是非常不欢迎啊……”

“该说我们是来的太巧了吗……谁知道会这样,我们也只是来逃难的罢了。”

谁知道会正好赶上鹤丸被刺失踪的事。

“就连石切丸都被逼出来了呢,看来当初早点跑路是对的。但是啊……现在这状况也太无聊了。”

兜兜转转一圈,最后还是回到了无聊的话题上。

“啊……就不能来点有趣的事吗?上次的狙击手呢?再从某个出乎意料的地方开一枪过来好了。”

“真想死你就出门去吧,在大街上晃一圈就行了,就算没人想杀你,凭着你与生俱来的惹人厌气息一定也能招来仇家。”

“谢谢夸奖,这是个人魅力的体现哦。”

“啧……”

“啊……或者能像石切丸或者鹤丸一样谈个恋爱也好啊,附近有没有可爱的孩子可以撩我一下呢?”

“出门去,不要再回来了。”

“不要,已经对地铁还有公交厌烦了。”

“那就闭嘴,你吵到我了。”

“已经对于坐公交然后看小狐烦恼这件事厌烦了。”

“你……”

“对于坐地铁然后看小狐满头大汗这件事也失去兴趣了。”

“再见!!!”

终于忍无可忍的小狐丸站了起来,抓起满桌的文件砸到三日月价值连城的脸皮上,黑着脸跑了出去。

 

“真是的,搞什么啊,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兄长?”

被气的够呛,一路从五条家跑出来的小狐丸就算站在夜风中,也完全没有被吹散一丝一毫的怒火。

“不过要算起来的话,刚刚这个问题我应该已经问过不止一万遍了……”

不管是呐喊向苍天,还是哭诉于神明,三日月照旧活蹦乱跳的杵在他面前笑得花枝乱颤。果然美貌的家伙就是有特权,不管多爱作,多能作,老天爷都不忍心收了他。一想到这里,小狐丸就有些心疼那个遭遇了人祸的表弟。

明明那也是个漂亮孩子,命数却跟三日月千差万别。

从三条家的几位来看,他们跟鹤丸的关系不能说多好,充其量也就是小时候一块玩过,长大后偶尔见面的程度。但若是反过来,从鹤丸的角度考虑这个问题的话,那么搞不好他们是这个远房小表弟跟外界为数不多的联系。

据说鹤丸一直到成年才被允许走出五条的宅邸,五条前主对他极度溺爱,小心到了近乎病态的程度,那个方方正正拼凑出来的房子是他的笼子,他只能从一个格子穿梭到另一个格子,从一条走廊跑向另一条走廊,像是循环不断的连环画片一般,永远也走不出轮回的禁锢。

就像童谣里面唱的,笼子中的鸟儿一样。

不过就连笼中鸟这种游戏都没人陪他玩,用鹤丸的话来说,这个家里除了他没有人。

没错,没有人,那些侍女,婆婆,又或是前来为他授学讲道的老师,在鹤丸的眼中都只是工具罢了。

不是人类,只是工具,是鬼找来束缚住他的工具。

这样想着的孩子,最后长成了漂亮的青年,但是在他的内心深处,一定有哪里是坏掉的吧……

“啊啊……不行不行,现在不能想这些事,不管怎么说,还是得想办法把鹤丸给找回来。”

站在冰凉的风中,小狐丸理了理刚刚被三日月抓乱的头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正当他做好心理准备,打算再度返回处理三日月丢给他的那堆文件时,却意外的发现有人站在他的背后。

一动不动,就这么默默的站在那里,默默的盯着他看。

“…………”

非常罕见的,他那敏锐如野兽一般的直觉失效了,要是在平时他应该会吓的后退一步,并且立刻将自己跟来者拉开到可以放心的安全距离,但是现在不同。

现在的小狐丸,与其说是紧张,害怕,不如说他是疑惑更为恰当。

面前突然出现的长发男人一语不发,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更没有危险的杀气,他只是淡定的站在那里,对于小狐丸的反应不做任何表态。

如果是派来刺杀他的杀手,照理说早就该趁着他没有察觉的间隙偷袭过来才对……

正当小狐丸疑惑着,想要问清楚来者何人的时候,站在对面的男人又一次夺得了先手,抢先一步的张开了嘴。

“要听我念经吗?”

问出来的却是奇怪的问题。

“哎?”

“要听我念经吗?”

“你是和尚?”

小狐丸看了看男人身上的袈裟。

“是要化缘吗?抱歉呐我好像没带钱出来,那个……”

“不是,我不是化缘的,要听我念经吗?”

男人近乎执着的问了第三遍,语气不变,音调不变,甚至就连说话的速度都缓慢的让人听不出变化。小狐丸觉得头有点疼,他不是很擅长应对这些诡异的怪人,但是对方已经问了三遍,绅士如他也只能顺着本意做出回答。

“谢谢,不用了。”

“好的。”

看来对方并没有很坚持念经这件事……

小狐丸松了一口气,但还没等他起步回程,对方就又一次的开了口。

“反正也没什么差别。”

“啊?”

“没什么差别的,您不用介意。”

男人说着,绕紧了手腕上的佛珠。

“生前念诵是劝诫,死后念诵是超度,没有什么差别。如果您现在不想听的话,在下就等您死后再念。虽然这样做有违和睦之道,但是我别无选择。”

“…………”

相对于现代的先进武器来说巨大且不合时宜的太刀就这么被抽了出来,毫不顾虑的折射月亮的银光,刺的小狐丸眼睛一阵生疼,但是他没有缓冲的时间,甚至就连准备的动作都来不及准备,站在他面前,光明正大堂堂正正进行偷袭的杀手就这么冲了上来。

“您是在下需要超度的第104位。”

请多指教。

 

属于粟田口家的清晨总是热闹的。

小号藤四郎们整整齐齐的排着队,挨个儿跟站在玄关处的大哥还有吃白食的房客进行友好的道别,说完再见后就可以出门前往学校。而稍大一些的中号们则麻烦一些,他们需要认真记录今天要买的东西,包括一期核对过营养表后确定下来的晚餐食材,还有白食君钦点的诸多零食。

“萝卜,蘑菇,甜葱,牛肉,还有两个南瓜对吗?这是一期哥要的东西。”

“对,如果南瓜很大的话,买一个也可以,反正是用来做布丁的。”

“然后是可乐,薯片,poky,巧克力,鱿鱼卷,跳跳糖,牛奶冰……”

“啊啊稍等一下,骨喰。”

一期温柔的打算了弟弟的背诵内容。

“这些东西是超纲的,不需要浪费时间在上面哦。”

“可是……”

“哎?不买吗?没有这些食物我会死哎。”

“那就请你去死吧,越早越好,感激不尽。”

“至少把poky给我带回来吧骨喰弟弟。”

“好,那么……”

“不跟这个东西交谈也可以的哦骨喰。”

“呃……”

被夹在两个大人中间的骨喰有些尴尬,但是被鹤丸一路带偏的一期一不小心就忽视了弟弟们跟小叔叔围观的眼神。

“最原始的巧克力味就好,要十盒。”

“居然还想要那么多?!”

一期的表情终于绷不住了,专属于家人们的温柔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有满满的嫌弃。

“那就五盒吧。”

“一盒都没有!昨天不是才让小叔叔给你买过吗!”

“今天就能吃完了啊。”

“那今天就别吃了!那种饼干的糖分都是超标的,是违禁品!光是让骨喰鲶尾还有小叔叔伸手去拿那么罪孽的食物,你就已经可以判死刑了!”

“那给我可乐吧。”

“无糖型,一瓶限定。”

“薯片?”

“在家就能做的东西为什么要买?你知道一包薯片的钱能买多少个土豆吗?”

“冰激凌?”

“今天晚上有布丁。”

“我讨厌南瓜。”

“那就别吃。”

“小可爱们要错过班车了。”

“哎!??”

被大人吵架耽误了时间的少年组,下一秒就被大哥推出了家门。

“一路顺风,早点回来!”

“嗯,那我们走啦!一期哥,白食哥!”

“一路顺风哟~下次能换个更好听的称呼吗~”

鹤丸穿着白色的围裙,像个温柔的妈妈桑一样站在门口目送少年们的离去,赶在那几个小小身影消失以前,他还比正牌家长多添了一句话。

“早点回来,不要跟漂亮的小妹妹偷偷约会哦!被对方家长发现了可是会被逼婚的哦!”

“好,知道啦!~”

“不要这么认真的回复这家伙的话啊!”

一期直接狠狠的拍了一下鹤丸的头。

“什么意思,我的弟弟们还有小叔叔看起来像是会早恋的人吗???”

“嘛,以我的经验来看,青春期的少女们应该是很喜欢你们家这几款的。”

清晨的送别会结束,鹤丸轻快的跑回了厨房,继续他还没完成的特制早餐。

“特别是鲶尾,又帅气又阳光,体育万能成绩优异,简直就是少女漫画的标准男主角,被塞小纸条也很正常。”

“以你的经验?你这家伙的青春期到底经历了什么啊?”

“硬要比喻的话应该是浓郁奶酪加上热气腾腾的厚蛋烧吧。”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黑暗料理呢。”

这对话太无聊了,无聊的让一期懒得再理他,赶在厨房里令人作呕的浓郁气息传出来以前,一期冲上二楼,躲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但是这份安稳从来都超不过五分钟,很快,做好了早饭的鹤丸端着一大盘特制厚蛋烧就冲了进来。

“给,这是今天的新版本!”

“居然真的做了……这是超进化了吗?”

从只是普通的鸡蛋口味叠加进化成了浓郁鸡蛋味加浓郁奶酪味。

“没错没错,这是完全体~”

“往上还可以有究极体是吗?下次准备加什么?”

“撒糖浆怎么样?”

“自己吃去吧。”

“那撒poky吧?”

鹤丸拆开了一盒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红色poky,轻而易举的撕开了包装袋,看来真的是打算一大清早就吃甜饼干。

“巧克力加鸡蛋?”

“是啊,你觉得怎么样?要来一点吗?”

鹤丸咬住长条饼干的一头,笑着就将脸凑了过来,一期淡定的看了他一会儿,伸出手去掰断了裹满巧克力酱的前端。

“你要是真能混合着厚蛋烧吃下去,我也没意见。”

他把短短的一截poky扔进嘴里,咀嚼着离开了几分钟前还是安定天堂的房间,他被停职到现在不过短短两天的时间,从一开始的完全拒绝到现在的惹不起躲得起,变化快的连他自己都瞠目结舌。

但是没办法,规避风险是生物本能。

换句话说,跟鹤丸待久了真的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今天预订的任务是给弟弟们还有小叔叔换一下床单,最近的天气不错,一期难得的休假算是赶上了好时候。从前田和平野的房间开始,一期一路帮着弟弟们收拾被单加整理房间,同时还要忍受鹤丸时不时的骚扰。

“不把我的被单也换一下吗?”

“你是非永久住民,没有这个待遇。”

“我觉得小可爱们的被子还很松软啊,没必要一直晒。”

“太阳光对于他们的身体有益处,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晒被子跟太阳光没多大关系啦,我小的时候家里的家伙们动不动就给我晒床单和被子,结果睡起来热死了,导致我动不动就踢被子,得重感冒的概率会大大增加哦?”

咔吱咔吱嚼着饼干的鹤丸守在阳台那儿,看着忙碌的一期来来回回的搬着被子。青年在猛烈太阳的照耀下白的几乎发光,自然的高温要不了多久就让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巧克力酱化了开来,黏糊糊的挂在手上。如果用这样的手去碰小藤四郎们的被子,他被一期直接从楼上丢下去的可能性大概会高达百分之八十。而且一期也根本不给他碰的机会,虽然青年表面上淡然如水,实际的防御却严密的可怕,鹤丸一直用眼角余光观察着他的同居人,看着一期动作流畅按部就班的进行着自己的计划,打扫,整理,还有清洁,弯下腰去清理地板的时候不能看到腰线有点可惜,不过一个背影也足够了。

……

嗯?

鹤丸盯着一期半跪在地上的背影看。

啊咧?怎么僵住了?

右膝着地的一期一动不动,仿佛石化了一般,许久之后才在鹤丸疑惑的眼神中缓缓回过了头,滴水不露的防御早就不知丢去了哪里,剩下的只有对一期来说非常罕见的惊慌失措。

“这……这个……”

他的手上抓着一张纸。

“哎?这是什么?”

鹤丸走近一看,发现那是一张粉红色的小信封,封口处还贴了非常写意的和纸胶带,漂亮的不得了。打开后,装饰着小碎花的信纸内容相当简洁,短短只有一句话。

[可以跟我交往吗?]

“哦,是情书呢,这是鲶尾的书桌?”

我刚刚说什么来着?

“漂亮的小妹妹主动出击了。”

“No!!!”

晒被子任务,暂时中止。

 

“我要打电话!我一定要打电话!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可以做出这么不矜持的事呢!?”

“等一下啦别这么反应过度,就说青春期的孩子们都……”

“都?!小叔叔和骨喰难道也有被骚扰吗???”

“我觉得这个不能算骚扰哎……”

只是小女生的爱慕而已,并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事。

“身为家长,不应该为自家孩子的优秀感到自豪吗?情书什么的,在学校里可是人气魅力的一种证明呢。”

“我为什么要为某个来路不明的女人企图入侵我家这件事而感到自豪?”

可惜一期丝毫不为这种自豪而动摇。

“这话说的太过分了啊,说不定是个非常漂亮的小姑娘呢?人美成绩好性格又好的那种。”

“会有这种天使吗?”

“按照比例的话大概有百分之一的可能会出现在现实中吧。”

“你觉得鲶尾怎么样?”

“长得可爱成绩好性格也好,啊……按照比例的话你家鲶尾就是那奇迹般的百分之一呢。骨喰和鸣狐其实也不错,就是话少了点。”

“所以说,百分之一什么的确实有可能,但是身为这百分之一的家长,对方肯定也在跟我一样警戒这种事的发生啊!怎么可能还把宝贝孩子放出来?所以这一定是百分之九十九,是企图把鲶尾拖入早恋深渊的危险因素。”

“你在某些点上强词夺理的能力真的是无人能及……”

鹤丸有点头疼,但是一期明显头更疼,已经疼到让他无法正常干活的地步了,鹤丸看了看自己那沾上了巧克力酱的手指,最后选择了去认真洗手。

“他已经上初中了,漫画里的初中生们都在拯救世界啊,所以这个年纪谈个恋爱什么的也不算出格的事情。”

他一边说,一边用擦干净的手去抱剩下房间里的被子。

“就算跟老师沟通也不会有效果的,现在的老师们可开放了,最多把小姑娘叫到办公室里谈心一通就算完事,搞不好谈到最后还会发展成撩汉教学大会。”

“那样的话就连老师也一起投诉掉,没关系,反正现在的老师我本来就不是太满意,教学效果还没我好。晒被子的时候要把被子铺平的啊。”

“好好好,这就给你弄平整。你要是真那么介意,索性把小可爱们接回家算了,反正你也说了,功课什么的你自己就能教。”

“啊,这个好像可以。”

“喂?我说着玩的别真的考虑啊!”

鹤丸把鸣狐的被子抱了出去,整个天台都铺成了白色。

“比起被关在家里什么的,还是出去看看的好,对吧?”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上学比不上学要好,只是……我也没什么经验啊。”

一期看着外边满满的白色,说话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我没上过学,不知道学校里会发生什么,只是凭直觉认为这件事很严重。”

“哎?你没上过学?”

“没上过,我的家境不算太好,因为人口有点多。”

“多的不是一点……”

“所以,就算到了上学的年纪,我也没去学校。”

虽然不会收学费,但是用来上学的时间,如果用到其他的地方就能赚取生活费。

“不用那么拼吧……”

“工作的地方还好,没有活的时候我可以自学。”

会收纳年幼孩子进行“工作”的地方,从小就生活在黑社会圈子里的鹤丸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少年兵这种东西不管在哪个时代都是出奇制胜的法宝,能养当然要养,而一期活过了早夭的年纪,现在能有这样的身手自然是理所当然。

“抚养人过世后更要努力,至少得让他们都进学校……我是这么想的。只是,现在生活确实好起来了,但上学读书到底是什么样子,我还是想象不出来。”

“其实早点恋爱也没什么不好,积累经验咯。”

“经验这种东西……”

“我也没上过学。”

“啊?”

一期终于抬起头看了看他。

“你说什么?”

“我也没上过学,不论是小学,初中,高中,还是大学,全部都没读过。”

“你……”

“我们家是请家教的。”

“有钱人。”

“所以我直到成年以后才被放出去。”

“…………”

“刚刚说的那么多全是从漫画上看到的,是我构想出来,我自以为是的初中生活。”

“我就知道不能对你报希望。”

“别这么绝情啊,虽然上学什么的是假的,但是关于恋爱经验的论题我可没有作假哦,我是认真的,恋爱啊,还是早点谈的好,早早的试过,往后遇到一见钟情的时刻才不会自乱阵脚。”

鹤丸从阳台上走了回来,笑嘻嘻的跟一期说。

“这是来自花花公子的论题吗?”

“不不不,这是来自我的亲身经历。”

“亲身经历?在你走出房子以后?”

“不是,是现在。”

“哎?”

空气中短暂的沉默了一会儿,一期看向鹤丸的眼神有一瞬间失去了焦距,虽然很快就调整了回来,但是鹤丸的停顿也只有那一个刹那,紧接而来的就是属于他的趁胜追击时间。

“现在正在热恋中。”

他复又强调了一遍。

“……跟谁?”

“跟你。”

“一见钟情?”

“下雨那天的你很帅气。”

“那你有自乱阵脚吗?”

“我乱到现在啊。”

“骗谁啊……”

“是啊,我在骗谁呢?”

尴尬的氛围,随之而来的是又一波的沉默,一期似乎完全没经历过这样的现场,鹤丸倒是完全豁出去的态度,游刃有余的观察着他的反应。

如此说来,刚刚的论题还真的没错,跟鹤丸一样错过了思春期的一期一振,因为经验的缺失被鹤丸的一套连击打的措手不及,再加上刚刚发现的情书影响,现在的他完全失去了还手能力,全部的思维都被用在了如何撤退上面,生物的本能提示着危险,提示着他再多待一会儿,搞不好会连自我都丢个彻底。

“叮铃——”

“我去开门!”

刚刚好,就卡在这个时点上,楼下的门铃响了,听到救命音符的一期完美的找到了借口,想都不想就跳了起来,冲下楼梯跑去开门。接触到玄关把手的一霎那,一期甚至都想好了该向这位客人致以怎样的感谢,只是随着门缝的推开,他看见了鲜红的血迹。

站在门口的人满身是血。

这是第一印象,糟糕到让他差点就凭着条件反射将门重新关上。只是除了血迹,一期的视线同时还敏锐的捕捉到了别的痕迹,对方那被血浸红的底衣似乎是灰色的,除此之外还有长条花纹的袈裟。

袈裟……

一期咬着牙打开家门,迎接了浑身是伤的江雪左文字。

“怎么回事?”

他让伤痕累累的同僚躲了进来,立刻关上了门。

“任务失败了,我没办法去医院,警局和家也太远了我撑不住……”

“我去拿药箱。那两个人,连你也不行吗?”

“原本遇见了一个落单的,处理还算顺利,可是随后赶来救场的另外一个,我对付不了。”

江雪的声音低低的,大量失血对他造成的影响不小。

“然后,我就被那个……那个……”

他的话断了一下。

“我就被那个车撞飞了出去。”

“这什么车啊?还能把人划这么多道??”

促使江雪改口的家伙非常适时的出现了,鹤丸站在楼梯上,看到受伤的江雪时皱了皱眉。

“这是直接把刀绑在车上面了吗?”

“嗯,绑了很多。”

“哈?警察不拦吗?刀具管制法肯定是禁止这种造型出门的吧?不可能是真刀吧?”

“嗯,道具而已。”

“为什么会把道具刀绑在车上?难道是拍电视剧?”

“对……电视……剧……”

“可是电视剧的车真的能撞到人吗?而且撞到了也能索赔的吧?”

“我……”

“不用跟这种东西说话也可以的!”

提着药箱回来的一期瞪了鹤丸一眼,但是被打断了告白的后者很明显不欢迎家中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

“抱歉,我忘了你家里还有人,当真是被打糊涂了。”

“是我不好。”

我就不该听莺丸的话,主动在家里养这么大个儿的麻烦。

“居然没有准备见面礼……太失礼了……”

“抱歉的是这件事吗??不需要啊!”

“作为弥补需要听我念经吗……”

“你还有力气念?”

“关于佛主阐述情爱相关的经文……”

“江雪大人。”

一期捧住江雪苍白的脸,微笑着将他按到了沙发上。

“你一定是被道具车撞坏了脑袋,所以产生了奇妙的误解。”

“我……”

“请别忘记你因为体力不支才会半路转到我这里来的设定。”

“唔……我睡一会儿……”

“好。不过……”

就算梦到三途川也不要过去哦?

 

 

评论(15)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