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基本上所有的ao3链接都补完啦!微博打不开的话请在良好的信号环境下大力戳ao3(*°∀°)=3
如有遗漏欢迎私信(〜 ̄▽ ̄)〜

刀剑万事屋32:来玩狼人杀吧!(中)

貌似真的是写的太多了_(:з」∠)_


“我暴露了……”

狼人游戏开始后的第三夜,石切丸面对剩下的三个同伴,无奈的说出了他被青江查到的事实。

“不管青江是不是真正的预言家,我在被他戳破身份的瞬间做出了最糟糕的临场反应……太明显了,就差没在脸上写我是狼人这几个字了。我果然不适合这种反派身份……”

“不会的!石切丸,当初你一刀切三个的时候在敌人眼里绝对是超级大反派啦!”

“不不不,我这种温和的个性……”

“没记错的话,你受一点小伤就会炸毛吧?”

“那是不洁!身处神事之中必须时刻爱惜自己的身体。”

“前天今剑吃了你的蛋糕,你在宿舍从早守到晚就为了用御币打他的屁股。”

“不然呢?如果我能跑得过他的话就不用守那么久了,我早就追出去拽他的小辫子了!别跟我提这件事!你知道那块蛋糕我藏了多久吗?!就连青江在我房里乱搞那么多次都没发现!”

“不要提到吃的就这么怨念啊!话说你藏那么久干嘛食物就是用来吃的啊!!”

“那是信仰!是精神寄托!”

“你现在已经是生气状态了吧?你到底哪里温和了?杀掉鹤丸和三日月的时候你明明也很开心,你这不良神官!”

“咳咳,现在不是跑题的时候,总之,我被青江发现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石切丸咳嗽了两下,僵硬的转移了话题。

“顺便一提,在我看来青江不像是唬我。利用那个没有跳出身份的预言家来套我的话什么的,感觉不像……他十有八九是真物。”

“嘛,不管他是不是预言家,你的身份被他发现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不算完全的暴露,知道你身份的只有青江一个,仅此而已。”

狼人之一出言安慰,同时尖锐的说出了接下来的对策。

“在今天晚上将他杀掉就是了。”

“哎??”

全场唯一的大太刀愣住了。

“仔细想一下的话,青江今天几乎就没离开过你的视线吧?他没有机会把你是狼人这件事说出去,所以就算杀掉他,医生一定也不会救。”

“可是……”

“如果他是预言家,那我们就是大赚一笔,如果不是,至少也帮你解决掉一个隐患。这是最合适的选择了吧?”

“青江他不是隐患啊……”

石切丸犹豫着摇了摇头。

“你们看,他今天就算知道了我的身份,也没有说出去……”

“然后呢?那又如何?”

狼人组的其余三振目光一致的盯着大太刀看。

“你搞清楚哦石切丸,你的队友只有我们三个,其它的都是敌人。”

“唉……”

“关于他为什么不揭发你这一点,你很介意吗?”

“稍微有点……”

就算发现了自己的身份,青江在看着他的时候也是笑意满满,没有任何的变化,他是不将主人的规则设定当回事吗?又或者是……

“这个简单啦!我知道了!”

最小号的那个影子举起了手。

“关于青江为什么不揭发石切丸,原因肯定是那个!”

“哪个?”

石切丸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同伴咬字清晰的念出他想要知道的答案。

“就是那个啦,是爱——”

然后,在听到第一个音的瞬间他就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御币。

“识相点把裤子脱掉滚过来,不然我就再去你房间里守一天!”

“岩融不会放过你的!”

“安啦今剑,现在是晚上,这傻大个儿打不过你。”

“啊~对哦~”

狼人之二的今剑认真的点点头,接着在转向石切丸的时候立马换上凶狠的表情,朝着大了他不少的大太刀露出尖尖的牙齿。

“今剑有说错吗?才没有!就是因为爱啦,那个黑盒子说了,所有意想不到的情况都可以用爱解释!”

“你到底去和泉守的房间里看什么了啊……那个电视机真的是不能要了!”

“我也觉得呢,开着还费电。”

房门被推开,担任旁观者一职的长谷部捧着被胶带粘得遍体鳞伤的笔记本走了进来。

“商量好了吗?今天晚上要杀谁?”

“…………”

一听到这个问题,狼人组就陷入了沉默,被圈在正中的石切丸成了围观对象,同伴们似乎都在等他开口。

“怎么了?没有想好?”

“嘛……我们是想好了,但是石切丸貌似有异议。”

“这也无所谓,跟外界投票一样,少数服从多数就是了。”

“话虽如此,可以的话还是想统一意见啦。”

“青江死了的话,石切丸也会伤心!”

“我不会伤心的,不如说他死了我会松口气,但是呢……他虽然知道了我的身份却没有拆穿我,而我一到自己的主场却想着杀掉他,这样是不是……不大好?你们懂吗,这种感觉……”

“我懂我懂。”

“嗯,是爱呢!”

“再让我听到这个词我真的要不客气了!今剑!”

“我对于你们的纠结没兴趣,能早点告诉我答案吗?到底杀谁?接下来还要去找预言家,狙击手和医生,很烦的。”

“嘛……算了,让石切丸自己决定好了。”

“嗯,交给他。”

其它三振也是一脸麻烦的样子,干脆将这一晚的权利悉数抛给了石切丸。

“交给我?那……随便谁都可以?”

“随便啦,知道你舍不得青江。”

“这不是舍不舍得的问题……”

“嗯,是爱的问题呢。”

“今剑你给我闭嘴!”

御神刀单方面恐吓了一下才刚刚到他腰部的小短刀,接着深吸一口气,回过头来跟长谷部说出了他的结论。

“如果……”

如果说,谁都可以杀的话……

“那就杀我吧,我选择自刃。”

“你确定???”

就连向来沉着冷静的长谷部都对这个回答感到了诧异。

“你不想玩下去了吗?用主上的话来说,狼人就是要挣扎到最后一刻的,哪怕全世界都怀疑你。”

“确定了,我顺从死亡。”

说出口后,石切丸反而松了口气,他释怀的笑了笑,正准备再说些什么大义凛然的台词时,另一边的三个同伴却都先后为他鼓起了掌。

“是爱呢。”

“果然是爱呢。”

“结论没错的话,我可以继续看电视了吧?”

“你就免了!想都别想!”

大太刀稍稍纠结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了对准自家的短刀来下手。


“第三夜,出现了罕见的情况。”

长谷部沐浴着清晨的柔光,看着台下的众刀剑说道。石切丸紧挨小狐丸坐着,他闭着眼睛,似乎打算以这般平静的姿态来迎接自己的终结。与之相对的,笑面青江远远的斜靠在走廊的柱子上,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笑容,仿佛也在等待死亡一般。

“昨天是平安夜。”

可是,长谷部要宣布的,不是任何一位同伴的死亡。

“平安夜?”

“就是说,没有谁死掉吗?”

“怎么回事??”

参与游戏的刀剑们纷纷私语起来。

“狼人组是不可能放弃杀戮的吧?”

“没错。”

长谷部点点头。

“他们当然选择了要杀死的对象,只是,这把刀最后被医生救了回来。”

解释完毕后,长谷部留意了一下石切丸的表情,御神刀似乎是懵了,侧过头看了看认真听讲的小狐丸,然后又看了看远处的青江,大胁差略微歪了歪脑袋,但是脸上的笑意不变。

“总之,虽然没有出现死亡名单,但是今天的投票还是得继续。昨天预言家们没有验出狼人身份,我能透露的消息就是这么多。”

近侍摊开手,示意众刃开始自由发言的时间。对于信息不全的玩家们来说,现在可以推断出狼人身份的信息简直少的可怜,唯一的关键就是那个验出过狼人身份的预言家,可拥有这一身份的家伙藏的简直比狼人还深,完全缩着脑袋不肯说话。

但不论如何,这是关键。

长谷部看着小声讨论的刀剑们想。

验出了身份却不愿开口,这本身就是一条线索,如果可以好好摸索的话……

“诸位,其实非常重要的线索我们已经知道了!”

正想着,一个清脆的声音就蹦哒了出来。

“昨天那位明明发现了狼人却闭口不言的预言家,就是暴露在我们眼前的藤蔓啊,顺着摸上去的话,马上就能发现结果!”

嗯?看来还是有敏锐的家伙想到了啊……

难得露出赞许的表情,长谷部正想看看是哪把刀剑时,一抬头就被和泉守傲人的海拔挡住了视线。

啊……他的话还是算了吧……

“以我家二代目的名义起誓,隐藏在平安夜之下的真相,我已经找到了!”

“我招你惹你了吗你拿我发什么誓??”

看着又一次扑上去的歌仙兼定,长谷部更加确信的摇了摇头。

嗯……绝对算了,没戏了。

而且再不阻止他的话正义一方就要倒霉了……

“用一下没关系啦,别小气嘛二代目,我发现真相了哦~不想听吗?”

“完、全不想,一、点也不想!你绝对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我手里可是有底牌的!”

“哈?!”

和泉守信心满满的样子让歌仙愣了一下,没能来得及堵上他接下来的话。

“总之,通过某个不能说的方法,我知道了昨天晚上的被杀对象。”

“你……你说话能不能动动脑子?!”

歌仙拽着他的头发,一边提防黑脸的堀川一边用力将他往下按。

“还某个不能说的方法?!这事就狼人和医生知道,你直接说堀川是医生算了!”

“好的,总之,堀川昨天晚上救的人是……”

“你特么就只会在我说反话的时候才听话是吧?!”

“那也是听话了哦歌仙先生。”

堀川掐着他的胳膊,硬是把和泉守的头发解救了回来。

“还请务必对兼桑温柔一点。”

“你就不生气吗堀川?你到底是要把他宠成什么样子啊你身份被曝了啊!”

“哈哈,不会的,他们不会相信的~”

“怎么可能,他们全都认认真真的听着呢。”

歌仙指了指对面的烛台切和大俱利,结果只看到烛台切突然回神过来的懵懂表情。

“哎?怎么了吗歌仙?你指我干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你刚才……”

“啊……你们说什么了?抱歉啊刚刚一直在想白菜的新式做法,所以没集中精神……”

“没事……你继续想吧,辛苦了……”

放过可怜的行政总厨后,歌仙又把目光投向了一期,粟田口的大哥哥倒是听的非诚认真,见到歌仙询问的目光后先是恭谨的点了点头,然后才说出自己的看法。

“抱歉,我不打算那么轻易的相信他人,歌仙殿下也说了吧?知道死亡对象的是医生和狼人,既然这样,他们俩是狼人的可能性也必须考虑进去,堀川是医生这件事只是个参考,对我来说构不成既定事实。”

“嗯……我们也这么觉得。”

以小狐丸为首的三条全员也赞同一期的观点。

“不过,和泉守到底发现了怎样的真相,我们还是很想知道的。昨天死的是谁?”

“就是坐在你身边的那一位哦!石切丸,就是你了!”

“…………”

分不清状况的御神刀停顿了两秒钟,接着倒抽一口凉气,倒进了小狐丸的怀里。

“什么?!居然是我?!天呐!是我吗?!”

这演技浮夸的让长谷部根本就看不下去,但是和泉守只是同情的点了点头。

“没错,本应惨死在狼人爪下的,就是你!”

“为何要杀我?!”

“因为他们也察觉到了你的真实身份……”

“哈?”

石切丸抱着小狐丸的膝盖,张了张嘴却想不出该说些什么,不止是他,其余同伴基本上也都是一副不知所云的样子。

“关键就是昨天长谷部透露的信息啊,预言家验到了狼人的身份,却没有透露一丝一毫的信息,这是为什么呢?是因为害怕吗?不!不是的!绝对不是这么肤浅的因素!”

“那、那是因为什么?”

小狐丸试探着问了一下,同时还给石切丸理了理掉下来的帽子。

“这全部的全部,都是……”

和泉守深吸一口气,大声念出了接下来的话。

“因为爱啊!”

啪嗒一声,小狐丸手里的帽带应声而断,如果不是他跟今剑拦着,石切丸可能已经用上毕生最快的速度冲到了和泉守的面前。

“可不可以不要看电视了???”

“这跟电视没关系,这是来自我的精彩推理!”

“哪里精彩了啊??”

“爱这种情绪可是很重要的!就是因为对方是重要的存在,所以就算发现了他凶狠的一面也无法将其拆穿,这种无奈之情,我们是可以理解的。”

和泉守环视了一下还在场上的刀剑们。

“也就是说,这位预言家跟被发现的狼人,关系一定不一般,昨天晚上我把在座各位的关系仔细理了一遍,心中大致定下了候补人选,然后在得知狼人组选择杀死石切丸的时候,结论一下子就出来了。”

威风凛凛的推理之刀走到目瞪口呆的石切丸身边,摸了摸他圆圆的脑袋。

“不得不独自背负这样的事,辛苦你了……接下来,也要作为预言家好好的活下去啊。”

“我……”

“我早就应该想到了啦!石切丸的神刀身份跟预言家很合拍啦,肯定就是因为这样,主人才会选择这么温柔的你来守护我们。”

“谢谢你肯夸我温柔,但是我……”

“不要难过!青江身为狼人,一定也有他的苦衷的!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他一定也不愿意辜负你的这片真心的!”

这下不止是石切丸,青江也陷入了彻底懵逼的状态,他看看义正言辞的和泉守,又看看周围一圈全盯着他的刀剑们。

“啊啦……我接下来是不是应该辩解一下?”

“啧……虽然我不是很想相信和泉守的话,但貌似昨天你也控票了吧?”

小狐丸回忆了一下昨天投票过后的场景,盯着大胁差的眼神越发充满了怀疑,他理理石切丸的头发,小心翼翼的把同族的大太刀保护到了身后。

“一边是三日月,一边是歌仙,你跟安定联手,无声无息的将本应分散的票数聚集到了一起,因此,他们俩被票死的几率会远远高于其它同伴。”

“这个……我觉得光是你们那四票下去三日月就已经拔得头筹了好嘛?”

“那么,歌仙殿下的票数你要怎么解释?”

处事谨慎的一期经过了仔细的思考,最终还是选择站到了青江的对立面上。

“他本应是完完全全的散票吧?你还拉上了烛台切殿下他们……怎么想都不正常。”

“因为很好玩所以想吓吓他,这个理由……好吧看来你们也不会信呢。”

“而且,你昨天一直跟石切丸待在一起,是在威胁他吗?”

“嗯?没有啊,只是去他房间里做了一点湿漉漉的甜蜜体验,我是说喝茶吃点心哦~”

“骗子……”

烛台切突然压低了声音,连带着整间正厅的气压都低了下来。

“哎?光忠你怎么了?”

“你这个骗子,本丸里……现在哪儿来的点心啊?!”

“原来你是在指这个吗???”

“说谎!还甜的?!你就是在说谎!哪儿来的糖啊你告诉我,我把厨房摸了个遍都没发现一粒糖!”

“你的关注点在这儿吗???你是不是做白菜做傻了??”

“别跟我提白菜了!你们这群白菜精!法官大人,他绝对说谎了!”

“你还有别的话要说吗?青江。”

“这……好吧,说吃点心是假的。”

“别的呢?”

“我们只喝了白开水。”

“那看来对于自己身份的事,你完全没话说呢,准备遗言吧。”

用不着统计票数,除石切丸以外的全员都已经将矛头对准了他,青江的出局已是定局。

“笑面青江死亡,身份预言家。”

“嘛……”

青江在紧接而来的一片哗然中无奈的耸了耸肩。

“抱歉咯,我是没打算好好玩游戏啦,从一开始就抱着搅局的心态来的,如果能帮某个爱吃甜食的家伙赢一块可以充当信仰的蛋糕回来那再好不过。”

他在走到长谷部身边时突然想起了什么,还是给他的退场宣告又加了点话。

“啊对了,还是得说一句的。”

歌仙兼定是平民。

“虽然与他的风雅个性一点也不符合,但就让他这么下去吧,别冤枉他哦~”

带着这般满不在乎的态度而退场的青江,非常自觉的进了代表地狱的小黑屋。而活下来的刀剑们差不多都是傻眼的状态,不论是谁,全部被青江真实的身份冲击到大脑发白,许久之后,和泉守兼定才用自己元气满满的声音把大家叫回现实。

“他就这么走了呢……果然是爱啊!”

“你丫给我闭嘴!!!”

歌仙这回用力跳了起来,狠狠的打了他的头。


第四夜。

“这……感觉又是歪打正着啊……”

狼人组看着前来统计的长谷部,充满疑惑的问他。

“和泉守真的不是我们派出去的卧底吗?”

“不是,他跟你们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现在形式一片大好哎,预言家都少了一个。”

“不过石切丸会遭怀疑吧?原本以为他是预言家,青江是狼人,现在青江的身份已经公布了,他们会不会猜到真相其实是反过来的?”

“一期多半是发现了,他看我的眼神都很不对,我估计是活不过明天的票选了。”

石切丸耷拉着脑袋,今天白天的一连串事件让他几乎耗尽了精力。

“嘛……死了也好,可以替你们再多争取一晚的时间。”

“别丧气啦石切丸!还是有转机的!”

这时,一边的今剑举起手,用力的拍了拍他。

“我已经想到办法了!”

“是嘛那真是太难得了……还有别在晚上拍我,很痛啊你想杀掉我吗。”

“嗯,你再死一次就好啦。”

“哈?”

狼人组的其它成员全都愣了一下。

“什么意思?”

“再死一下啦,和泉守一定会认为你是重要角色,会把你救活的!”

“这……然后等明天他又会保我?”

“没错!”

“反其道而行之吗……以和泉守那膨胀的认知来说……搞不好真的会这样哎!”

“对啊而且堀川根本就不会反驳他,太聪明了今剑!”

“谢谢~”

“等一下等一下,你们确定吗?真的决定就这么送我去冒险??”

“有问题吗?”

“你昨天不就选择自刃了吗?”

“此一时彼一时!你们……为了博这种乱七八糟的可能性就要放弃杀掉其它威胁的机会吗??歌仙很明显有问题吧?他在判断和泉守和堀川身份的时候直接说出堀川是医生,其中一定有猫腻。”

“可是青江都说了他是平民啊,而且和泉守可能把身份告诉他了吧?他们毕竟是一家的哎。”

“那三日月跟我也是一家的呢。”

大太刀还想争辩什么,但是这回,他的命已经由不得他了。

“少数服从多数哦,长谷部~就他了~”

“石切丸是吗?知道了。”

近侍冷漠的在纸上写下石切丸的名字,然后在临走前给了狼人们致命一击。

“对于不好好听主上讲话的家伙,我一般是懒得提醒的。不过为了防止明天你们因为太过震惊而全部露出马脚,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们吧。”

同一个对象,医生只能救一次。

“这点主上在介绍医生这个职业的时候绝对有说吧?不好好听话怪不得别人。”

他看着一下子傻眼的四振刀剑,反手甩上了门。


“今晚你要验证谁?”

近侍站在剩余的一位预言家面前问道。

“第一晚查了和泉守,发现他是平民,第二晚查了烛台切,发现他也是平民,已经平民二连击了呢,歌仙兼定。”

“不要对我用这么不风雅的说辞啊,我可是一直在好好考虑主上想法的。”

将身份巧妙隐藏至今的歌仙兼定沉着冷静的看着近侍的脸。

“没错,我的切入点跟其他人不同,身份什么的全是主上来定的,换句话说,只要能猜出主上的意图,就能明白其他人的身份!”

“可你验到现在不全是平民吗?比起青江一个狼人一个预言家的战果,差了不知道多少。”

“我知道我知道,他在走之前还特意保了我一把,我不会辜负他的。再说了,才两晚而已!确切点说这个模式方法我才用了一次,和泉守那家伙……不清楚他的身份我没办法安下心来玩游戏啊……”

“我觉得你现在就算清楚了他是个平民,也完全不可能安心吧?昨天为什么会想到查烛台切?”

“烛台切……我就是觉得主上对他很看中,一定会分配个特殊角色给他啊。”

“烛台切那家伙,一开始冲着蛋糕券参加了,结果参加后一直忙着做饭,根本就没好好思考过,这状态一看就是觉得无聊不想干了。”

“……嘛,光忠先生的话,当然是你比我清楚!”

“主上的事我懂得也比你多,你觉得主上会让本丸里的料理负责人抛弃厨房一心一意玩游戏吗??总之,今天晚上要查谁?”

“哼……关于这点,我今天已经思考了整整一天,正可谓是……”

“少废话,名字。”

“一期一振。”

“平民。恭喜达成三连击。”

简短的对话过后,长谷部转身就走,不再看歌仙兼定的郁闷脸。


“昨天晚上死了一位。”

又是新一天的开始,长谷部站在正厅的中央宣布结果。

“石切丸死亡。”

听见大太刀的名字,其余死里逃生刀剑们纷纷向他投以或同情或惊讶的眼神。

“身份狼人。”

而在听到他身份的瞬间,同伴们的眼睛里就只剩下了震惊。

“我去……你们狼人组会玩啊,这是干嘛呢?”

“就不能干点有逻辑的事吗……我从开始到现在都没弄懂你们在干什么……”

随之而来的还有不解和疑惑,只是,这些情绪停留的时间都不长,很快,体贴的同伴们就纷纷换成了善解人意的注视。

“是爱吧!”

这声音一听就是和泉守,即将退场的石切丸恨不得把御币扔到他的头上。

“绝对是爱呢!”

鲶尾你为什么也要插一脚啊??你也跟过去看电视了吗??

“是殉情哦!”

最后,石切丸听见了今剑的声音,想着太好了终于不用顾虑监护人感受的他,抬手揪了一把今剑的小辫子,而对方毫无还手之力。

啊,白天真好,赞美太阳……

如此歌颂着光明的石切丸,在艰难的跟随着长谷部的步伐跑了有一会儿后,突然想起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那个……长谷部?”

“嗯?”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现在那个小黑屋里面,关着的应该是……”

“三日月鹤丸,安定清光,再带一个青江。”

不等他说完,长谷部直接就说出了答案。

“这是货真价实的地狱啊?!!行行好送我去刀解吧!”

“可以。”

近侍绷着脸点点头,走到一扇集满了灰的门前解开门锁,将大太刀丢了进去。

“因为不想动用其它房间,所以主上把以前的锻刀室给开了。”

出现在石切丸眼前的,是五张洋溢着不同笑容的脸,聚集在一起宛若可怕的鬼之般若。

“刀解池就在后边,要跳请随意,如果你能跑到那儿去的话。”

在心底默默的为石切丸点了柱香后,长谷部重新关上了房门。

“啊对了,请小心一点。”

打闹的时候别把锻刀匠的灵位给撞掉了。





评论(28)

热度(171)

  1. 思幽狩Angerbod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