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躺平中,更新不定期哦╮( ̄▽ ̄)╭

漫才 其之二(一期&鹤丸)

就当今天的我打了鸡血吧!(≧∇≦)/

本篇是模仿东方M-1漫才大赛的刀男漫才,但是主持稿和评委评分环节太难写了所以全部略过,观众和评委都请靠脑补(。>ㅿ<。)

组合随机,完全看我开了什么脑洞( ´艸`)


对了说一下关于笑场~这在东方M-1里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点,表演者在台上的时候偶尔会笑场或者忘词,很可爱哦~虽然我这里没有画面一切都只能靠脑补_(:3」∠❀)_



一期:大家好,我是一期!

鹤丸:大家好,我是鹤丸!

一期:我们俩合在一起就是这个系列的第二组,一期一……

鹤丸:鹤!~

一期:哎?

鹤丸:一期一鹤啦。

一期:不是一期一会吗??

鹤丸:改名了。

一期:什么时候的事?

鹤丸:刚刚。

一期:给我滚下去!!!(动手)开什么玩笑?!你一开场就要给我搞事情是吧?!是不是接下来的剧本也要面目全非的搞一下??

鹤丸:没有啦没有啦,但是你不觉得一期一会这个名字很有问题吗?只有你的名字在,我的完全不包括在内哎。

一期:那难道怪我吗?这不是你取的名字吗?要改可以,我对名字本来没什么执着,只是你要有什么改动的话能不能事先通知我一声???身为拍档啊当然了,我一点也不想跟你做组合,如果不是弟弟们帮你说情的话我绝对不会跟你凑到一块!但既然都组到一起了,作为同伴的我理所当然的有权利知道你的一切打算吧?

鹤丸:……啊!说的是呢!

一期:这番突然醒悟的样子是怎么回事?你真的很让人生气啊!

鹤丸:别气啦,我只是认真思考了一下你说的话,觉得非常对,所以决定跟你坦白……

一期:哎?坦白什么?

鹤丸:那个啊,其实我连我这部分的剧本也全改了。

一期:不玩了!再见!!

鹤丸:这不是跟你坦白了吗?!为什么还是生气了?而且一边说再见一边踹我是什么意思??

一期:就是叫你离我越远越好的意思!现在坦白有用吗?!有你这么挑时间的吗???假如我把刀架在你的脖子上,然后一脸歉意的说对不起鹤丸君,我要砍你了,你会怎么想?!

鹤丸:嗯……

【沉思一会儿】

鹤丸:唉,当然是选择原谅你啊。

一期:耍什么帅!

鹤丸:不过并不会有那种场合啊,一期没有杀我的理由吧?

一期:杀你的理由是没有不过杀你的冲动非常有。

鹤丸:……噗~

一期:笑什么笑??别给我笑场啊!

鹤丸:哈哈哈哈哈!不过现在这种场合笑不笑场其实也没差了吧?

一期:我跟你说啊鹤丸,我非常认真的告诉你,假如说我跟你现场表演一下临时手合,然后顺利把你打到碎刀的话,那么……

【一期指了指在坐评委】

一期:我绝对能拿五百分的满分呢。

鹤丸:哈哈哈哈快住手啦这根本就不是漫才!别说打分了这都要成播放事故了好吗?绝对会被nice boat然后……哎?!你们鼓掌干什么?!真的要给满分吗?!

一期:既然这样那就回应一下大家的期待。(拔刀)

鹤丸:等一下等一下!我不想死得那么平庸

啦!至少给个惊吓点的死法吧?

一期:惊吓?啊啊确实是你的风格呢,是想被吓死吗??

鹤丸:也不是那么直接的方式,我希望曲折一点,离奇一点,然后高潮到了就戛然而止的那种方式。

一期:比如说?

鹤丸:嗯……比如说,在光忠生日那天,我出本丸给他买礼物……

一期:啊?这听起来像是会转变成悲情风啊。

鹤丸:一路上,我冒着被人类认出的危险,小心翼翼的行走着。

一期:嘛,确实呢,身为付丧神的我们虽然外表与人类无差,但是如果无意中拔了刀或者移动速度过快什么的,还是会引人注目呢。

鹤丸:对啊,所以我一路上都裹着盔甲小心翼翼的走。

一期:直接穿了出阵装就出门了吗?!被发现也是活该吧你到底是想多显眼啊?!

鹤丸:总之我就这样来到了百货商场,家居区的东西超级多,床柜,台灯,茶几,果盘,甚至连那种带录音循环功能的向日葵播放器都有,厨卫展示那儿我还看到了一口非常漂亮的小煎锅,光忠一定会喜欢的!

一期:说的跟真的一样……话说前置剧情那么长吗?你什么时候可以死啊?

鹤丸:惊吓是需要铺垫的哦?总之快了啦,正当我捧着挑好的礼物……前往柜台结账的时候……

一期:哎……这个时候,怎么了吗?

鹤丸:我突然发现了一件非常惊吓的事情……我……

一期:你……

鹤丸:忘!记!带!钱!了!!!

一期:给!我!去!死!吧!!!

鹤丸:真是吓到我了!这可怎么办?!

一期:还能怎么办?!回本丸来拿钱啊!谁让你钱都不带就出门!

鹤丸:只能回去了吗……话说我那两枚宽永通宝放哪儿了来着?

一期:古钱币??这用个毛线啊拿现代的钱币来啦!

鹤丸:哈?

一期:圣德太子!拿圣德太子来!

鹤丸:哎——才不要啦,谁会收那种手办啦!

一期:谁说手办了我说的是一万日元的纸币啦!

鹤丸:哦哦,原来如此。

一期:没错,正是如此。

鹤丸:没有呢……

一期:我就知道……

鹤丸:但是礼物不得不买!我一定要……一定要亲手把这个重要的礼物送给光忠仔!

一期:你执念居然那么重吗……

鹤丸:想到这里,我只能趁着店里人多混杂,利用付丧神的速度优势趁着别人不注意从二楼窗户那儿跳了出去。

一期:强盗啊喂?!怎么能干这种事?!

鹤丸:为了给光忠礼物!不管多肮脏的事情我都愿意去做!

一期:太沉重吧?!喂??这个礼物太沉重了吧?!光忠先生知道你要送他那么沉重的礼物吗??而且说好的惊吓死亡呢从刚刚到现在你都活蹦乱跳的还完成了抢劫啊!

鹤丸:总之,在骚动平息以后,我拖着一身的疲惫,摇摇晃晃的踏上了回家的路,那一刻,周围不论发生什么,都不重要了。天空……好漂亮……紫色的云……

一期:今剑在看你,他在看你!岩融也要看你了!

鹤丸:我脆弱的行走在路上,完全没有留着到身后的车辆!一辆大卡车就这么呼啸的朝我撞了过来!而我,直到最后一刻手里还紧紧的抱着要给光忠的礼物!即便是卡车撞上了我的后背,我也没有松手!

一期:啧……这到底哪里惊吓了?也太悲……

鹤丸:然后那辆卡车就因为阻力被我反弹回去摔倒在马路上头尾断成了两截。

一期:你吓到我了!!!

鹤丸:…………噗~

一期:你吓到我了!这、这都什么啊你还笑?!什么鬼?!

鹤丸:嘛,我们是付丧神啦,区区人类的小卡车,怎么可能造成伤害!?

一期:你个四花之耻有什么好得意的?!区区一颗子弹还能崩掉你大半个刀装呢!你刚刚臆想的那都能算是超能力了吧?!

鹤丸:不管!总之我要回家!一定要亲手把礼物送给光忠仔才能安心去死!而且这也是铺垫啦,经历了如此大难我都硬生生抗了过来,那么接下来要是出点事就死的话惊吓效果不是会又高一层吗?

一期:呵呵,会吗?刚刚那个已经够惊吓了……

鹤丸:在经历了车祸以后,我并没有停留太久。

一期:也是,早点回家你就能早点死了是吗……

鹤丸:检查了一下礼物盒里面的向日葵播放器,确认它完好无损以后,我就放心的继续走了起来。

一期:哎等一下?你买了什么???

鹤丸:嗯?

一期:我说!你买了什么啊?!

鹤丸:哦你问这个,向日葵形状的播放器,非常可爱哦!还附带了……

一期:我才不关心它附带什么功能,光忠先生会喜欢这个???

鹤丸:嘛……

一期:为什么不买煎锅???

鹤丸:钱不够嘛。

一期:你特么根本就没给钱!

鹤丸:哈哈哈~然后我就顺利的回到了本丸。

一期:居然就这么熟练的岔过了话题。

鹤丸:啊……终于,终于可以亲手向光忠献上我的礼物了!

一期:终于呢……你终于可以去死了呢……

鹤丸:终于,终于可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对着光忠说,今天是五月十三日,愿你安好快乐……

一期:这是光忠先生的生日日期吗??等等这是母亲节吧?!!你这是在黑他吧想气死他吧?!

鹤丸:怀着这番激动的心情我踏进了本丸,然后惊讶的发现!!

一期:发现??

鹤丸:本丸里居然一个同伴都没有。

一期:哈?

鹤丸:好像是趁着我外出奋斗的空挡儿主人带着除我以外的所有刀去奈良度假了。被独自留下的我痛苦难耐,就这样在他人的欢声笑语中愤懑离世了。

一期:……你这是心痛到碎刀了?

鹤丸:对啊其实我超级怕寂寞,怎么样?这个结局完全没想到吧,是不是吓了一跳?

一期:这特么真的不是悲情剧吗??你就是在浪费我的刃生吧?!

鹤丸:…………

一期:喂?

鹤丸:…………

一期:喂?你怎么了?突然……

鹤丸:…………(僵硬的用手比划了一下:死者不能说话)

一期:你这……噗(笑场)哈哈别闹,你即兴发挥的很高兴啊,现在留我一个是要怎么办?由我来收尾吗?

鹤丸:…………

一期:哎……一个人的话要怎么做?吐槽一下你现在状态吗?

【突如其来的话外音:一期……】

一期:哎??刚刚的……什么声音?

鹤丸:…………

【一期啊…………】

一期:你在叫我吗?是你吧??你趁着我不注意说话了吧??

鹤丸:…………(身体僵硬的转了过来)

鹤丸:一期…………你……

一期:我怎么了……

鹤丸:你……也跟着主人去了奈良吧?!

一期:才没有去啦!

鹤丸:我!好!恨!啊!

一期:怨灵作祟吗?!

鹤丸:去奈良就算了还不给我带伴手礼!!

一期:就算带回来又有什么用你不是心痛的当场就碎刀了吗?!

鹤丸:要烧红叶纸给我!

一期:奈良啦又不是京都!

鹤丸:枫糖浆什么的也没有!

一期:你……你不仅跨国还要跨洲吗……哈哈~

鹤丸:连只鹿都不给我带!

一期:噗……鹿、鹿什么的当然不可能带!你想我被奈良市民围攻吗?真是的够了啊!

鹤丸:够了吗~这样就可以了吗?是不是觉得果然还是这样比较好呢?

一期:你指什么?

鹤丸:我啊,比起不能说话的我,果然还是可以说话的我最好吧~嗯决定了!不死了!

一期:才不好嘞!你给我差不多一点!

鹤丸:就是这样~谢谢大家~


评论(7)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