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躺平中,更新不定期哦╮( ̄▽ ̄)╭

漫才 其之四(歌仙&蜂须贺)

虽然没多少人看但是……写这个很开心啊(〜 ̄▽ ̄)〜
希望看了这个的你也能跟我一样开心~

本篇是模仿东方M-1漫才大赛的刀男漫才,但是主持稿和评委评分环节太难写了所以全部略过,观众和评委都请靠脑补(。>ㅿ<。)

组合随机,不看CP,完全看我开了什么脑洞( ´艸`)

歌仙:各位好我是歌仙。

蜂须贺:我是蜂须贺虎彻,终于轮到我们了呢……老实说,得知是你跟我一组的时候莫名松了口气。

歌仙:哎?你也是这样吗??其实我也是啊,可以跟你一组真是太好了!本来我都做好跟青江或者和泉守一组的心理准备了!!!

蜂须贺:虽然当众诋毁不太好……但是没跟青江还有赝品一组真是太好了!!

歌仙:给大家看一下我们的契合度!

蜂须贺:是啊这是作为挚友的契合度!

歌仙:绝对能拿高分!

蜂须贺:努力拿一个符合虎彻真品身份的分数吧!

歌仙:好!

蜂须贺:对了,还有。

歌仙:什么?

蜂须贺:其实不止他们几个,如果跟宗三一组的话感觉也会很糟糕……

歌仙:啊是呢……虽然当众诋毁是不好,但如果跟宗三一组的话根本就没办法说漫才吧。让他装傻是不可能的,只能当吐槽役,但就算是吐槽役问题也很大……

蜂须贺:歌仙你看,我锻刀锻出了浦岛哎!

歌仙:哦哦运气不错。

蜂须贺:还锻出了赝品。

歌仙:你今天运气超好!

蜂须贺:已经送去刀解了。

歌仙:住手啊喂!!!

蜂须贺:除此之外还锻出了细川忠兴。

歌仙:嗯……有点微妙的感觉呢……哎不对啦他怎么可能被锻出来!!!

蜂须贺:就是这样,这是正确的漫才模式。

歌仙:但如果是宗三的话——

蜂须贺:宗三你看,我锻出了长谷部!

歌仙:(模仿宗三的声音)哦。

蜂须贺:还锻出了鹤丸国永。

歌仙:呵呵。

蜂须贺:已经被一期碎刀了。

歌仙:活该。

蜂须贺:除此之外还锻出了织田信长。

歌仙:杀掉。

蜂须贺:就是这样呢……

歌仙:嗯,差不多就是这样呢……

蜂须贺:虽然身为真品不应该诋毁同伴,但是跟宗三搭档的话绝对说不下去。

歌仙:是啊,虽然背地里说坏话不对,但他绝对是会一边冷笑着说杀掉,一边拔刀的那种类型啊。

蜂须贺:这样对比下来跟你一组真是太好了!

歌仙:我也这么觉得!

蜂须贺:总之!非常高兴成为第四组上台的刀剑,我们俩的话,歌仙取了一个非常风雅的组合名。

歌仙:风信子是也!

蜂须贺:刚刚好是我很喜欢的花。

歌仙:风与花,这个名字也刚刚好可以把我跟你一起包括进去,文字真的是很神奇呀~不过,蜂须贺你居然会喜欢这种简单的小花,我有点意外呢。

蜂须贺:哎?意外吗?颜色很多又好养活,具有旺盛生命力的花不管谁都会喜欢吧?

歌仙:因为好养活所以随处可见啊,我总觉得你会喜欢更加稀有的品种。比如……嗯……

蜂须贺:比如什么?金光闪闪的花吗?

歌仙:哈哈,如果真有那种花的话一定跟你很配呢。

蜂须贺:有的啊,不久前赝品就送了我一朵。

歌仙:哎?

蜂须贺:金灿灿的玫瑰花,捧在手里还沉甸甸的,乍一看我还以为是真的黄金。

歌仙:这……先问一句,他什么时候送你的?

蜂须贺:……好像是2月中旬?大概是14号。

歌仙:那就是金子吧??!是真的用黄金做的花吧?!

蜂须贺:怎么可能!赝品哪来的钱买金子!那一定只是普通的花啦碰巧质量有点重花瓣有点硬还没纹络!碰巧而已!

歌仙:给我看一下就知道了,你放哪儿了?

蜂须贺:扔掉了。

歌仙:喂!?败家少爷!!

蜂须贺:你骂谁?!

歌仙:咳咳!为什么要扔掉啊!

蜂须贺:当着赝品的面扔掉能够有效打击他的自信心,这也是这朵花唯一存在的意义!

歌仙:别的就算了,你在对待长曾祢先生的事情上面真的超级恶劣,家族亲属之间不是这么相处的啊。

蜂须贺:啊啦,要教育我吗?可以,洗耳恭听,你认为家族之间应该怎么相处呢?

歌仙:比如说我家那个和泉守兼定,那孩子超闹腾的,你应该知道吧?但是不管他对我做出多过份的事情,我到最后都会微笑着原谅他。

蜂须贺:真的?

歌仙:上个月,我跟他一起出阵,那家伙等级最低,当队长眼神也不好使,好不容易都快打到敌人家门口了,他不听劝的硬要往小路上走,走岔了不说还一脚踩到城管窝,打到最后我刀装全碎了还得护着他,一脸血的回了本丸。

蜂须贺:这么惨烈?

歌仙:是啊,小兔崽子……啊不是,不风雅,咳咳……他陪我手入的时候死不认错,但是我能怎么办……唉,等手入完了气也消了。

蜂须贺:这么说起来,我也遇到过类似的状况。

歌仙:你?跟长曾祢先生吗?

蜂须贺:是啊,一起组队去过厚槛山,主公让我带一下他。

歌仙:正常啦,她肯定也想你们好好相处。

蜂须贺:他做队长,一路上走的小心翼翼,一点不错,太讨厌了。

歌仙:啊?这不是好事吗??

蜂须贺:然后,也是在王点前。

歌仙:怎么?终于还是选错了吗?

蜂须贺:我告诉他巳点是对的。

歌仙:喂?!

蜂须贺:检非违使也非常配合的出现了。

歌仙:这种时候不应该用配合这个词吧?!!

蜂须贺:对方非常英勇。

歌仙:你到底哪边的???

蜂须贺:轻轻一碰就把赝品打成了战线崩坏,一脸血的躺在地上。

歌仙:太惨了……检非的杀伤力真的太可怕了……

蜂须贺:嘛,因为队伍里等级最高的是满级的我啊,所以检非等级也是按照我来算的哈~反正我无所谓。

歌仙:罪魁祸首啊你!快点去手入室道歉啦!

蜂须贺:才不要,赝品练什么级!就该躺在手入室里一脸痛苦的做噩梦!

歌仙:没你这么当家人的啊!你……哎等一下,你怎么知道长曾祢先生一脸痛苦的做噩梦了?你还是去手入室了啊?

蜂须贺:浦岛告诉我的。

歌仙:浦岛……不是来的比长曾祢先生晚吗?我记得他被锻出来的时候长曾祢先生的等级好像不低啊。

蜂须贺:…………

歌仙:…………

蜂须贺:……哦,我记错了。

歌仙:超生硬!!!

蜂须贺:歌仙才是!你想干嘛?还要不要好好说漫才了!

歌仙:这不是在好好的说嘛,对家人宽容一点啦!

蜂须贺:区区赝品才不配跟我做家人。

歌仙:至少主人也是默认你们一起的呢。长曾祢先生比起我家的和泉守真的好太多了……我跟你说啊,那家伙上次和堀川君一起去现世,回来以后带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衣服给我,乱花钱就算了还嘲讽我穿衣品味糟糕!真不知道他眼中的T恤风衣哪里好看了,一点古典美都没有。

蜂须贺:话虽如此……你现在不就穿着吗?

歌仙:嘛……

蜂须贺:居然在你引以为傲的刺绣披风里面穿T恤。

歌仙:…………

蜂须贺:以前我就不说了,你现在的品味真的很廉价啊……仔细一看T恤上还写着夜露死苦……你是哪儿来的暴走族吗?

歌仙:这就是家人啊……他买的,我没办法不穿,不穿多浪费……

蜂须贺:现世明明有很多好看的衣服,我也跟浦岛去逛过的,还给赝品买了礼物。

歌仙:哦哦家人就应该这样!这样才对啦!

蜂须贺:对吧?300元任选三件,超便宜。

歌仙:一点也不对!这么便宜能穿吗?!!

蜂须贺:怎么不能穿了,赝品最适合二手货了不是吗?

歌仙:居然还是二手……你超过分……

蜂须贺:勤俭持家,我怎么不对了???

歌仙:好好好,你对,你完全正确。跟你比起来和泉守都显得可爱了!

蜂须贺:有吗?

歌仙:有啊,现在想想他那副率直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你知道吗?那家伙虽然狂妄自大目无尊长,但实力真不是盖的,等级追上来以后跟他打手合可疼了,他都一根筋儿的不知道轻重,但即便是这样……

蜂须贺:你还是原谅他了。

歌仙:是啊,你都会抢答了,体会到家人之间相处的关键了没有?

蜂须贺:并没有,倒是突然想起来了,我跟赝品也手合过。

歌仙:哦哦,那至少长曾祢先生比和泉守懂多了吧?知道控制力道和及时停手。

蜂须贺:对啊,不过我无所谓。

歌仙:别这样,我前几日刚跟他手合过,不论机动还是打击都堪称完美,就连技巧和手法也非常老练,在后来的刀剑中可以说是非常突出了。

蜂须贺:是吗?不清楚他现在如何,我上一次跟他手合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歌仙:很久以前?

蜂须贺:是。

歌仙:……差多少级?

蜂须贺:大概五十吧。

歌仙:你怎么能这样???这是完完全全的霸凌吧?!不脸红吗?!

蜂须贺:没有,看到他落败的样子非常高兴。

歌仙:太差劲了!跟你一比和泉守都快成天使了!就连他喊我之定的样子也从没大没小变成阳光元气了!

蜂须贺:我喊赝品的时候样子仪态也很优雅啊。

歌仙:跟仪态完全没关系,我说的是包容,包容啊,就是对方不管做了什么到最后都会原谅他的那种包容。结果别说长曾祢先生招惹你了,从头到尾都是蜂须贺你在小心眼!

蜂须贺:说我小心眼?歌仙你脾气就很好吗?你明明生气的时候也会骂和泉守吧?他跑到赝品这儿抱怨你的次数我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了!

歌仙: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也就是说差不多他每次来找长曾祢先生你都在一边吗?你们形影不离啊?

蜂须贺:……总之!前两天他才刚来过!

歌仙:前两天??他前两天刚弄丢了我的藏书!我超爱的《白桦》精选,很难买的旧书!主人送我的!他带出去以后就没再带回来!我不过就是一天没跟他讲话而已,他还有脸告状?!

蜂须贺:《白桦》?你的?

歌仙:是啊!

蜂须贺:哦,在我那儿。

歌仙:哈?

蜂须贺:我以为是赝品的,跟他最喜欢的近藤勇手办一起藏起来了。

歌仙:你……

蜂须贺:我?

歌仙:你真的超恶劣!

蜂须贺:我只是看着赝品一天到晚围着那个手办转还老是捧着本书看就觉得很不爽而已!

歌仙:难以置信!快还我!

蜂须贺:本来就没打算要!去我房间拿。

(快步转移去虎彻家的宿舍)

歌仙:你藏东西藏的很好啊,书还包了外封,手办也套了新盒子。

蜂须贺:这是为了不让赝品发现才做的。

歌仙:随便你吧,书还我就行了,这本很贵的!放去拍卖的话绝对不比你抽屉里那朵花便宜,哎不对,等一下!

蜂须贺:啊……糟糕……

歌仙:你不是说扔掉了吗?

蜂须贺:不知道,肯定是赝品偷偷捡回来的。

歌仙:啧……

蜂须贺:干嘛!就说我不知道了!

歌仙:这样看的话,你说是藏他的东西,但收得这么好,其实是在变相的帮他整理房间吧??

蜂须贺:怎么可能!我又不闲!

歌仙:还有还有,跟长曾祢先生手合的时候我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现在一想那明明就是你常用的进攻方法……都是你教的?你在手合过程中教给他的?

蜂须贺:一定是赝品偷学的,我才没……

长曾祢:(突然回来)哦?歌仙先生也在?来找蜂须贺玩吗?

蜂须贺:出去!

长曾祢:哎??

蜂须贺:给我出去!不准进来!

长曾祢:为什么??我这次什么都没干你怎么一见面就……

歌仙:长曾祢先生,衣服和裤子都很帅气哦,是现代装吧?

长曾祢:哈哈,是的,看起来不错吧?

歌仙:然也,完全不像300元三件的二手货呢。

长曾祢:300?浦岛说这是3000元的……

蜂须贺:就说给我出去了啦!!!歌仙我要跟你绝交!

歌仙:哈哈,有关这个可以等下台以后从长计议,谢谢大家!

评论(14)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