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基本上所有的ao3链接都补完啦!微博打不开的话请在良好的信号环境下大力戳ao3(*°∀°)=3
如有遗漏欢迎私信(〜 ̄▽ ̄)〜

漫才 其之五(长谷部&龟甲)

这次就是两把刀的争风吃醋,仅此而已_(:3」∠❀)_

本篇是模仿东方M-1漫才大赛的刀男漫才,但是主持稿和评委评分环节太难写了所以全部略过,观众和评委都请靠脑补(。>ㅿ<。)

组合随机,不看CP,完全看我开了什么脑洞( ´艸`)

长谷部:大家好我是主上的第一近侍长谷部。

龟甲:我是主人的第一执事龟甲贞宗。

长谷部: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主上的旨意!我将满怀对主上的爱完成这次的表演!

龟甲:用漫才来诉说对主人的爱意吧,在这方面的表演我是不会输给任何人的~

长谷部:只要主上可以展开笑颜,那就什么都不重要了!

龟甲:只要主人觉得高兴,哪怕是把我(哔——)都……

长谷部:我说你够了没有?从刚刚开始就一直顺着我的话叽叽喳喳的很烦哎!

龟甲:呵~有吗?我们不是在各自抒发对主人的爱吗?

长谷部:你对主上的感情是不可能超过我的,你才来本丸多久??在你老家江户出现以前我就已经给主上批了一年多的公文了!

龟甲:时间长短可不能说明什么哦?而且有些时候长时间无休止又唠唠叨叨的陪伴反而会叫人觉得厌烦呢。不知阁下有没有听过《第三年的见异思迁》这首歌呢?

长谷部:你……

龟甲:差不多了吧?你到主人身边差不多满三年了吧?

长谷部:可恶……掉落率低了不起吗你这个7-3混蛋!为了捞你本丸都倾家荡产了!!真那么喜欢主上的话就自觉一点早点来啊!像我一样!!

龟甲:这种事情也不是我能决定的啊~但是呢,越是来之不易,主人才越会珍惜吧?我身上可是有主人给的白色御守的。

长谷部:哼,看来你连主上的喜好都没搞清楚啊,她最喜欢的可是蓝色!是跟我身上的蓝色御守一样的颜色!再说了白色哪里好了还平白无故贵了几百块钱呢!

龟甲:(扯一扯白西装的领子)我觉得挺好啊~

长谷部:我先说好,如果不是主上委托我了,我是绝对不可能跟你一起讲漫才的!跟你还不如跟不动呢!

龟甲:真巧啊我也是,不过主人还特意交代我要跟你好好相处,一定也是看中我宽宏大量不会跟小心眼的家伙计较吧。所以放心吧长谷部君,就算你话里藏话的说我还不如喝醉酒的小孩子,我也不会生气哦,会好好包容你的~

长谷部:当你笑眯眯的说出这种话的时候我们就注定不可能好好相处了。还有那是什么称呼?我可不觉得我们是同辈的关系,给我好好的叫长谷部先生或者长谷部大人!

龟甲:好的小压切~

长谷部:你!!

龟甲:哎呀真可怕,小压切果然超凶的啊。

长谷部:咳咳!(试着平静下来)并没有,你说哪儿的话啊小龟甲。

龟甲:哎?

长谷部:你既然主动想跟我维持那么亲密的关系,那我当然也要有所回应是不是啊小龟甲?

龟甲:…………

长谷部:啊啦怎么了小龟甲?不喜欢这么叫你吗小龟甲呕……咳咳不好意思突然有点恶心。总之,不喜欢一定要说啊小龟甲,我会改的,一定不会给某些家伙机会到主上面前说三道四的。

龟甲:……没什么,挺好的,我超喜欢这个称呼的啊小压切~

长谷部:是吗是吗喜欢就太好了呀小龟甲,快点开始我们今天的漫才吧。你没跟主上住在一起所以可能不知道,主上她啊最近因为外界的事情,非常的烦恼。

龟甲:我知道哦小压切,虽然我跟主人不住一起,但是我们的心连在一起呢,是因为现世的考试吧?我记得好像是叫机动车驾驶执照测验。

长谷部:没错,外界真是奇怪,居然连开个车子都要资格证书。想当初在我诞生的年代,可从来没听说过这些,如果锻刀也需要资格证书的话,那创造我的刀匠估计在理论考试这一关就说再见了。

龟甲:呵呵,毕竟那个年代识字的不多嘛,就算能够认字也不会深入学习。从小压切的素质水平来看,创造你的锻刀匠应该也就是刚刚好会刻个刀銘的程度吧?

长谷部:谁知道呢,总之应该好过小龟甲你们家那位吧,毕竟你们家好像连个刀銘都没有呢。听说外界除了机动车驾驶证,还有建筑师资格证,会计师资格证,医师资格证这些。

龟甲:医师资格证很正常啊小压切,如果没有资格证的话岂不是谁都可以当医生了?医错了人怎么办?

长谷部:是吗?那么小龟甲知不知道,外界还有杀鱼专用的资格证,杀个鱼也需要资格证明的话,不知道杀乌龟这种东西需不需要呢?

龟甲:…………

长谷部:明显乌龟更难杀吧?外面那层皮厚得要死。

龟甲:那可不是皮,乌龟只有外边一层壳,皮什么的可是很薄的,稍微累一点害羞一点就会脸红哦?不过主人很喜欢我这一点就是了~

长谷部:…………

龟甲:另外,资格证多也正好说明外界对于实力的认同啊,为了让有能力的人更能凸现出他们的能力,这样的一种资格认定程序我觉得是有必要的。

长谷部:这么说也没错,让有能力的人获得与自己能力相符的资格认定书,恰恰就是摒弃那些没有相关能力的弱者,防止他们打着爱啊喜欢啊之类的口号为所欲为。我其实很喜欢这样的处理方式,因此打算在本丸里也实行一下。

龟甲:哦?小压切打算怎么做呢?

长谷部:比如说,以后所有来本丸的刀剑在入门前都要经过最基本的刃格考核,一旦发现脑子不正常或者穿衣不规范有特殊性癖的,全部丢进刀解池销毁。

龟甲:你确定主人不会哭吗?

长谷部:还有,对于那些已经进来的,没办法再光明正大赶出去的刀剑,要对他们进行近侍资格考核认证,不及格的禁止担任近侍并且要跟主上保持一百米的安全距离!顺带一提,出题者和考官当然是对主上最熟悉的在下。

龟甲:哎呀……你是想独占近侍这个职位吧?

长谷部:不,如果除我以外还能有考试及格的人的话,我也是很愿意将这一职位拱手相让的。

龟甲:你认真的吗小压切?

长谷部:当然是真的啊小龟甲,要试试吗?

龟甲:来吧!对主人的爱和了解我是不可能输给你的。

长谷部:很好,首先第一题,基础中的基础,主上最喜欢的甜食是什么?

龟甲:果然是基础呢,用这么简单的题目来开场不要紧吗?只要经常陪在主人身边就能知道,她最喜欢鸡蛋布丁了。

长谷部:错!

龟甲:什么?!

长谷部:当然不会以这么简单的题目来开场啊,这其中是包含陷阱的,你们只是肤浅的看到了表面,却没有深究主上的内心。

龟甲:那答案是?

长谷部:主上最喜欢的甜食,是我——近侍长谷部做的鸡蛋布丁!

龟甲:这个考官可以投诉吗??不仅没有公正性可言还擅自给自己加戏!

长谷部:本来就是,主上吃的鸡蛋布丁全是我做的,本丸里找不出比我更会做鸡蛋布丁的刀了。如果可以考鸡蛋布丁资格证,我绝对是满分过关,不接受反对意见!不满意的话可以弃考啊。

龟甲:呵呵,我没那么容易放弃,反正就是套路嘛,我知道了,上过一次当的我是不会再中计第二次的。

长谷部:那么第二题,主上最喜欢的主食是什么?

龟甲:主人喜欢吃乌冬面啊,但是我不会这么简单回答的,按照你的意思,答案一定是你——做的乌冬面,对吧!

长谷部:错了,我可以直接判你不及格吗?

龟甲:怎么可能?!

长谷部:天真的家伙,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做乌冬面了?本丸的乌冬面全部是烛台切做的,所以正确答案是烛台切做的乌冬面!

龟甲:…………

长谷部:无话可说了吧?回去重新补考!

龟甲:不不不,稍等一下,既然来都来了,肯定要把题目做完才能走啊,继续吧,没关系,接下来不管什么样的题目什么样的答案我都不会吃惊了。

长谷部:好,第三题,看见主上熬夜办公最后因为体力不支趴在办公桌上睡着的时候应该怎么办?

龟甲:小心的将她抱去床铺然后小心的给她盖上被子。

长谷部:哼,区区……

龟甲:区区这样的答案,你以为我会说出来吗?当然不够,接下来还要替她处理完全部的公务替她整理好第二天要用的东西最后坐在床边一脸微笑看着她的睡颜直到天亮。

长谷部:听起来很完美但是太过理想主义了,你以为你是谁啊?!不过就是把掉落率低但是花数欺诈的普通刀而已,你以为一个晚上就可以把主上的工作全部完成吗!?

龟甲:不能吗???

长谷部:当然不能,这是我做近侍这么久以来得出的结论,结合时之政府的丧心病狂与主上可爱的迟缓动作,最后一定是无法按时完成被上级责备的结果,合格的近侍还需要在这个时候陪她一起面对未知的磨难!

龟甲:你……

长谷部:第四题,主上感冒了,身为她最信任的近侍该如何是好?

龟甲:啊啊这个我知道,出点汗就好了,将主人裹进被子里然后用红色的细绳完美打结,啊~

长谷部:变态啊你?!!

龟甲:稍微放飞一下而已,因为我看出来了,你完全不打算给任何同伴及格吧?由你做考官和出题本来就是不公平的。

长谷部:你有意见?

龟甲:当然有啦,你说的全部是过去式,你以为你对主人的一举一动都很了解,但这都是基于发生过的事情得出的结论,假如哪天主人遇到了突发事件,没有过去可以寻迹该怎么办?

长谷部:怎么?你想换个课题测试一下临场反应?可以啊这部分的题目当然也是有的,我要让你输的心服口服。听好了,如果哪天主上丢了工作怎么办?

龟甲:把那些开除她的人全部干掉。

长谷部:如果主上不幸犯了法?

龟甲:先从竞选议员开始尝试修改xian(和谐啊)fa。

长谷部:不错啊,但是接下来不会那么简单了。听好,如果某天主上对你说,对不起其实我是个男的?

龟甲:那就非常高兴的告诉他太好了其实我是个女的。

长谷部:要是哪天主上发现自己并不喜欢男人而是喜欢小男孩怎么办?!

龟甲:小男孩也很好啊正太赛高,顺带一提我觉得我们家太鼓钟就非常不错!做不了她喜欢的那就努力跟她保持一样的爱好!这样就有共同话题了!

长谷部:果然是变态啊你?!

龟甲:能问出这种题目来的小压切也是彼此彼此喽。

长谷部:假如主上不想做审神者想去做提督了怎么办?

龟甲:真巧啊我跟隔壁的长门是好朋友!

长谷部:我还跟隔壁的院长是朋友呢!

龟甲:敌方??

长谷部:啊,是敌方吗?

龟甲:是啊,(拔刀)就跟说“我和红色高速枪是好哥们儿”一样没有区别,受死吧压切长谷部,你其实是内奸吧!

长谷部:正合我意,准备好遗言吧龟甲贞宗!果然跟你这种家伙合作是不可能的,让我拿着你幻化的一点材料去跟主上谢罪!

龟甲:你不也一样吗?反正大家都只值那点个位数,再见!漫才结束!

长谷部:就是这样!不谢!

评论(7)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