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哎?介绍什么时候没有了?!(#゚Д゚)

刀剑戏话:骤雨狂岚(2)

目录: (*゚▽゚*)


察觉到天上的雨水变成酸雨的一霎那,鹤丸和一期就散了开来,开始向三条家的外围疯狂奔跑,同盟军分作三波流向不同的地方,萤丸依旧无所谓的停在原地,鹤丸和一期战略性撤退以后在第一个分叉口也选择了不同的方向。又跑了一阵,酸雨的范围总算是终止了,雨水恢复了柔和的感觉,浇在鹤丸的头上和身上,凉凉的。

这下变成落汤鹤了啊。

鹤丸站在雨中,回头望了一下远远的三条家,距离他不远的地方,水泥浇筑的地面正翻着咕咚咕咚的水泡,清晰的表明再向前一步就是小狐丸“太阳雨”的攻击范围。

目测一下,怎么着也得有个百米左右。

“小狐丸很行啊……这进步也太大了,这下三条家周围都被笼罩在酸雨下了,要进攻还真是麻烦。”

不过在他的印象里,萤丸的脸即使被酸腐蚀成了那样,也纹丝未动。

“看来,来派的小个子应该是治愈类的技能吧……嗯还有一期的话……”

虽然尚不能确定,但如果他的能力真的是如同小贞所听到的那样,那这片酸雨圈对粟田口而言也构不成障碍。

“结果就只剩我了?!”

鹤丸悲哀的发现了这一事实。

为什么啊……这被排挤的心痛感……

话虽如此,其实他也不是没办法硬闯,寻找好遮挡物,全力冲刺进去可以把硫酸的伤害减到最低,但关键就是这一百米的距离他得要冲多久。

多停留一秒都是满满的生不如死。

“啊啊……可以直接回家吗……不过如果直接回了,那先不管同盟会不会就此破裂,我肯定得被看低到泥地里面去。”

这对鹤丸国永来说比同盟崩溃更让他崩溃。

“好吧好吧。”

鹤丸在安全的雨水范围下绕着三条家转了起来,寻找他幼时记忆中的最佳突破点。

从距离来看,估计得来个两次呢。

 

与此同时,没在外淋雨,好好待在家中的新选组们日子也不好过。

上天完全辜负了他们的期望,距离安定清光出去搞事情没过二十四小时,事主就找上了门。

还是个不得了的超级大麻烦。

长曾祢皱着眉头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的三日月捧起他们送上的绿茶,暖呼呼的喝了起来。堀川端过迎客的茶水后就退下了,跟其他社员一起站在长曾祢的身后,屏息凝神,小心翼翼的注视三日月的一举一动。

“呼……一下子就暖起来了,今天外边超级冷的。”

“能让三条家的当家在这么冷的天出来,我们还真是惶恐,请问您到底有什么事?”

长曾祢想早点进入主题然后找借口早点结束,但很明显对方不打算给他任何的机会。

“当家?不是啦不是啦,三条没有这种东西,我们都是随心所欲想干啥干啥的,所以管理方面有些混乱呢……啊不过,你们这儿的配置也挺乱的,乍一看是跟伊达组一样由散家聚集起来的,但实际一半以上的成员都有自己的家族啊,真奇怪呢。”

“我们一向如此,您到底有何贵干?”

他又努力了一下,不过依旧被无视了重点。

“嗯?可是这样的配置不要紧吗?那边的两个小可爱就算了,嗯……兼定家的也算啦,但是虎彻和国广不要紧吗?你们两家可都是有参加游戏的哦?”

被点名的堀川和长曾祢都没动静,对于游戏有了点提前认知的安定清光也佯装冷静,唯独什么预防针都没被打过的和泉守着了道。

“参加什么?你们在玩什么游戏吗?”

“兼桑……”

堀川扯了扯他的袖子想让他停住,这点小动作被三日月完全的看在了眼里。

“不清楚吗?”

“不清楚,也不是很想知道。”

长曾祢一口回绝了他。

“如果您是来科普的,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别这样别这样,我是来下委托的啊,老年人大冷天的走这么远路不容易,体谅一下呗。”

美丽的老爷爷又喝了口茶,清清嗓子。

“不好意思,因为虎彻和国广家都是战略重点,忍不住就多提了两句,毕竟拿到了御神件可不能当事情没发生过啊~”

“哎?!蜂须贺拿到了!?”

这点是长曾祢完全没想到的,轮到他被攻陷了。

“怎么可能!虎彻家明明已经……”

“嗯嗯,我记得现在好像就你的两个弟弟在苦撑了呢,但是蜂须贺君非常的厉害哦,不知向审神者游说了什么,真的获得了非常有利的开场呢。”

“你在开玩笑吗?那种东西对我们来说能称得上有利吗!”

一提到自己的本家和弟弟,长曾祢就不由得激动了起来,身后的社员们向前一步想安抚他的情绪,但是奈何效果不大。

“像你们这种大家族还好,虎彻家……很容易就会成为你们争夺的目标吧!?”

“那也不见得,至少现在的众矢之的是我们家呢,小家族搞不好可以偷偷存活到最后哦?”

“那种事……”

“就算真遭殃也没办法啦,谁叫虎彻家只有那两个孩子呢?身为大哥的你没有获得任何的异能,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啊。”

此话刚一出口,三日月手中的茶杯就应声而碎,绿色的茶水溅了满地,裂开的陶瓷碎片将三日月的手心划得鲜血淋漓。

“和泉守你冷静点!”

被三日月干扰,没能察觉到社员情绪的长曾祢一回头就看到后面乱成一团,三个小个儿全部紧紧的抱着和泉守的手臂,而中间年轻气盛的那位已经要作势拔刀了。

“你个混蛋,谁管你是什么三条五条的!跑到别人家里来说这种话,你是脑子少根筋吗!?”

“嘛,我们家的那几个也经常这么说我呢。”

三日月抖抖手,把残留在手上的碎片和血抖到桌子上。

“抱歉抱歉,年纪大了就忍不住碎嘴,刚刚是我僭越了,请不要介意。”

看不出有几分诚意的笑容浮现在那张面具一样的脸上,三日月向和泉守微微颔首。

“对不起啦小朋友。”

“你这家伙……”

“顺便说一句,五条是真有的哦,虽然我不是五条的~”

“谁想知道这个了!?”

“那你想知道什么?哦,三条家的御神件有三个。”

“也没想知道这种事!”

“我身上现在就有一个~”

“哈!?”

这坦白太过彻底,就连和泉守都愣了一下。

“有、有又怎么样……有本事你说出来那个破东西在哪儿啊!?”

“这儿啊。”

三日月歪歪脑袋,明黄色的穗结随着他的动作晃了下来。

“………………”

新选组的全员都沉默了。

想不出该怎样接话,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我是不会骗人的,这点也算是诚意表示啦,因为我是有委托才来的呢。”

从桌边抽了两张纸,他把自己被划坏的手擦了擦。

“听小狐丸说,有两个来自新选组的孩子来见过他,是你们吧?”他看向对面那一蓝一红两个身影,“思路清晰并且身手不凡,相当的可靠呢,而且完成了一期的任务,跟粟田口家也能说搭上了点关系吧?”

“你高估他们了三日月先生,他们不过就是两个吵吵嚷嚷的小孩子,哪儿来那么大的能耐跟粟田口打成一片,怕是完成不了你的重任。”

“嗯?你知道我要做什么了?”

“但凡是跟粟田口能扯上一点点关系的人你都不会放过,这点早就不是秘密了,还有人不知道的吗?”

“我们就不知道啊。”

除堀川以外的社员异口同声的拆了自家大哥的台。

“你们给我闭嘴,再吵今天别想吃午饭!”

“哈哈,小孩子真可爱~中午吃什么呀我肚子也饿了呢~”

“你还想在我们家蹭饭?!别开玩笑了三日月先生!”

“别啊,就算知道了也等我说完嘛,价钱好商量哟?”

“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

“可以免费帮我???”

“不可以!!!”

这都已经超过死皮赖脸的境界了!

“总之,帮你去粟田口家抢人什么的,恕我们做不到!你请回吧!”

“抢人?谁说我要去抢人了?”

三日月很惊讶的样子。

“你们都是这么传的?我看起来像那么霸道不要脸的家伙吗?!”

“那你是想……”

“我是想叫你们帮我把他拐出来啦,不要抢,那个太暴力了。”

“这不是同一个性质吗!?”

“当然不是啊,拐骗怎么能和明目张胆的抢来相提并论呢?”

“你也知道是拐骗啊?”

长曾祢看着一脸认真的三日月说道。

“三日月先生,你霸道不霸道我不清楚,但是至少……”

不要脸这话说的绝对没错。

 

因为降下了酸雨的缘故,外边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很快就消失了,三条家的四个留守儿童又贴着门听了一会,随后就统统松了口气。

“总算安静了……”

“但他们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吧?”

“嗯,应该会找别的地方入侵。”

三条宅内的雨水并没有发生质变,所以四人还是悠闲的撑着伞进行接下来的布置。

“不清楚他们会从什么地方攻过来,所以各方面都得小心。”

“鹤丸估计又是从后门飞进来吧,我到后门去。”

“不用,我去吧,石切丸你能不动就别动,我们有异样你再来帮忙。”

小狐丸驳回了石切丸的建议。

“一期比较麻烦,他从哪儿进来都有可能,反正石切丸你待定,我去后门,岩融和今剑的话,今剑你随便玩,岩融……”

“我就在这。”

个子最为高大的男人握紧了手中的薙刀,目光如炬,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们刚刚离开没几步路的正门口。

“客人来了。”

接着,仿佛是为了验证岩融的话一样,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距离酸雨降下才不过一两分钟的时间,就有敌人轻而易举的突破了酸雨围成的结界,攻入本阵,家族的其他三人顷刻散去,放心的将第一个入侵者交给了岩融。

 大门一共被轻叩了六下,这礼貌性的招呼一结束,三条家用了多年的木质大门就宣告辞世,锋利的刀刃不紧不慢的将其肢解成没有规则的大块,接着不多费力气就一脚给踹成了散件。

“锵!~萤丸来了~”

穿着黑色军服的小小少年挥舞着与身体完全不对称的大太刀,露出天真的笑容向岩融打起了招呼。

“上午好啊~”

“哦,上午好。”

身高差到极限的两人视线相接,彼此打量了一番。

“哈哈,好小!”

“呜哇,好大!”

大致比一下的话,萤丸还没岩融的腿长。

“比明石还高哎!”

“你也是啊,比今剑还小呢。”

“嗯嗯,请多指教,我们是来偷袭的。”

“哈哈哈,偷袭是不会从正门进来的。”

“开玩笑的~”

“我也是啊。”

话音刚落,岩融的大薙刀照准萤丸就劈了过去,巨人所持的巨型兵器扇起骇人的狂风,就连雨水也被一并截断,刀气构筑的死亡空间汇成一线,笔直划开了幼童的身体,连同外衣,披风一起,拦腰斩成了两段。血肉被顺利的划开,唯有割开整根的脊骨时手腕才微微察觉到一丝震动。

小孩子的身体远没有发育成熟,在岩融的怪力面前简直就跟切团子一样简单。

还是个没什么馅儿的团子。

岩融的薙刀落到地上,将漂亮的石子路砸出了一道深深的刀疤。他将薙刀停在那里,仔细想了一下自己刚刚的比喻。

团子啊……

不过团子的话,再捏捏就又能粘到一块了。

“所以说果然是团子吗?”

“什么?”

“我说你。”

“要请萤丸吃团子吗?”

完好无损的萤丸,甚至连步子都没移动一步,依旧紧握着自己的大太刀,依旧站在刚刚的地方,唯独不同的就是掉落在地上的半截披风,还有失去下摆的外套。

白白的肚子露了出来,在那上面,一道清晰的血痕正在有条不紊的愈合。

“今天的下午茶是牛奶泡芙和热可可。”

“我喜欢和氏的点心呐。”

“那还真是可惜啦。”

三句话的功夫,萤丸的肚子上就连血痕都看不见了。

没有刀疤,没有伤痕,只剩光滑的皮肤,死水一样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

“治愈系?”

“对哦~”

“这复原能力比粟田口家的小老虎还可怕啊。”

“是吗?粟田口家的五虎退也是治愈能力呀,萤丸知道了~”

“啊,说漏嘴了……”

“没关系没关系,没人会怪你的,放心啦。”

萤丸将大太刀调整方位,下一秒就瞄准岩融的喉咙冲了过去。

“没人会责备死人的哦~”

“是吗?”

岩融挥动薙刀挡下这击,虽然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但是手腕那里感受到的震动还是让他有些吃惊。

这力气,估计就算跟他比也差不了多少。

“是怪物吗?”

大太刀在挥击过后还没有停,紧随着孩子的小碎步逼迫上来,眨眼之间两人就你来我往的交战了数个回合,院子里的雨都像被静止一样,在两把长兵器的大力挥砍下落荒而逃,不由自主的改变了降落的轨迹。

“刚刚是说我?”

“不然呢?”

这里还有别人吗?

“我啊,确实是很喜欢娇小灵活的孩子。”

岩融退后了一大步,薙刀的刀尖紧贴着萤丸的鼻子砍向地面,被对方轻松回避后并没有进行惯例的横扫追击,反而顺势落了下去,调整好姿势后一个斜拉就切断了萤丸的踝骨。

“但你除了外表符合,其他没一处是对的啊。”

“啊,那抱歉啦。”

没有伤及躯干的伤口,痊愈甚至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岩融连减缓对方速度的这点牵制都没做到。

这治愈能力已经不是作弊了,简直就是超乎规格,是只有神话传说里才会出现的东西。

“难道是不死之身?”

“没有那种东西啦,萤丸只是恢复的快一点而已。”

“这可不是一点呢。”

躯干也好,四肢也好,不论什么伤口都能在转瞬之间快速的愈合,但是不可能,不应该有这么不合情理的能力,这个孩子,一定在什么地方有着特殊的弱点。

要找的话,估计得把他浑身上下都给扫上一遍才行。

但这难度实在太大了,萤丸的力量和速度跟他不相上下,光是岩融刚刚那一分心的功夫,巨大的大太刀就横亘到了他的面前,纵使极力回避,也还是轻而易举的在他肚子上开了个大口子。

“以牙还牙?”

岩融按住敞开大口拼命飙血的腹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没有治愈力,伤口那儿传来的剧痛清晰而又强硬的影响着他的神经。

“嗯,就算是吧?不过这对你来说不算什么不是吗?”

“是不算什么。”

紧接着,岩融就松开了按住伤口的左手,任由腰腹那里像拉开拉链一样疯狂的溢出鲜红的血液,石子路染成异样的红色,被不惧死亡的可怕巨人一脚踩在底下。

“还加快了进程呢。”

这句话仅仅是威吓而已,岩融根本不清楚攻击萤丸的哪里才能造成有效伤口,不过就算这样,他也还是挥起了他那比自身还高的大型薙刀,以更加可怕的气势和力道发动了攻击。

攻势比起先前猛烈了不止一个倍数,石子铺成的地面被劈开一道又一道的伤口,雨水和刀影之间仿佛形成了空洞,伴随着挥舞产生的飓风将院子里的一切都尽数波及,花盆也好,走廊的柱子也好,纷纷碎裂折断,但这密集而又大力的攻击丝毫没有停下的趋势,一心一意目标明确的针对院子中除了岩融以外的另一个活物。

“这就是你的‘往生’吗?萤丸第一次见呢~”

手臂被砍断,膝盖被击碎,身躯之上满是疮痍,就连各处的内脏都不晓得被薙刀的刀尖贯穿了多少次,但萤丸依旧维持着自己的步调,随心所欲。

仿佛那些斩断又愈合的地方不在他身上一样。

“你在找我的弱点?”

“当然。”

岩融一边说,一边不停的攻击所有他认为可能的地方,武人的攻势和速度随着他不断流逝的鲜血和愈发扩大的伤口,反而越来越狠起来。

“很少有人能把我逼到这个地步……我不喜欢受伤。”

“是吗?”

“我没有你那么变态的治愈能力,伤口很麻烦,尽管我的技能是这样,但我也会避免受伤。”

“原来如此。”

“什么原来如此,我是想让你知道啊小鬼头!”

怒吼之下,岩融一刀砍断了萤丸的脖子。

“我现在,可是被逼急了呢!”

“啊……对不起。”

那颗小小的脑袋只短暂的离开了原点一会就准确的落了回去,没有任何影响的愈合起来。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哈哈,确实,谁叫我们现在是敌对的呢。”

终于收住刀刃,岩融一把将薙刀插到了地上。

“就像在看电影一样,你真的是人类吗?”

“是的啊,货真价实。”

萤丸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确认那里已经恢复如初。

“可以到此为止吗?我想去处理伤口了。”

岩融扯下自己破破烂烂的上衣,在肚子那儿简单的打了个死结。

“很痛的哎,你这样的体质根本体会不到吧?”

“这倒不是,我也是会痛的哟,不过现在我是处在上风吧,你根本奈何不了我啊。”

“那又如何?再打下去又意义吗?你不会以为凭你的力量能把我耗死吧?”

“没准可以?”

“那样的我会把你轰成肉酱,变成那种状态你也可以复原吗?”

“可以哦。”

“我了个去你试过?!”

“试过呀~”

先不管这是真是假,单单听起来就已经有足够的震慑力了。

“我的愈合是非常快并且即时的,你没办法把我变成真正意义上的肉酱哦。”

“是吗?多谢指教。”

“不用客气~你身上有御神件吗?”

“那个?没有哦。”

“好~我就当你不会骗小孩子。”

萤丸大大方方的走出了门外,去捡自己扔在外边的刀鞘。

岩融说的确实不错,他耗死对方的概率几乎为零,既然对方身上没有他要的东西,那就没必要拼死拼活的干那么多事。

“那么,萤丸走啦~”

“不送。”

两人背对背前往各自的目的地,刚走没两步,远远的就传来了爆炸的声音。

“啊……果然。”

岩融和萤丸同时看了一下远处那冒起黑烟的地方,没等眨眼就又是一声巨响,再度冒起的黑烟距离三条本家不过数十步路程。

“这串门方法还是没变呢。”

“是鹤丸君吗?”

“是啊。”

小狐丸有的烦了。

 

 

解说时间~

 

岩融:往生

受伤越重的话实力也会越强,越打越难的棘手对象。如果是临死界点可以爆发出最为强大致命的力量。但是平时不受伤的时候也相当的强大,所以没必要把自己搞的破破烂烂。本人实际上也并不喜欢受伤。

 

萤丸:过来啊萤火虫

明石经常跟他讲萤火虫会治愈伤口的故事,所以就给自己的技能取了这么个名字。只要不到萤丸的极限,再严重的伤口都能迅速痊愈,但是极限到底在哪儿恐怕也只有他和明石知道了。


评论(25)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