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哎?介绍什么时候没有了?!(#゚Д゚)

刀剑戏话:倘若月亮死亡(2)

今天的我也依旧中二满满!

目录:(╭ ̄3 ̄)╭♡


三日月宗近强大的锁定技能——高台之阙。

 

那是将所有人头顶的那一轮天体都囊括手中的诡异能力,美丽男子控制着地对月系统中无比重要的一方,而他一旦出事,根本不用提那微不足道的游戏结果,整个世界都会被拉入无边地狱。

先不说月亮那么大的卫星坠落下来会有多可怕的结果,单单是失去月亮,对于地球的影响都是无法想象的。

潮汐不再出现,四季开始紊乱。

生命跟文明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消散。

 

“那岂不是……完全没法对他出手吗?”

新选组的四位成员已经彻底愣住了。

“等等!如果这样的话,那地球还剩下多少年啊?!没人可以在时间的流逝中保持长生不死吧?!”

“关于这点,审神者说过不用担心,她清楚我们每个人的能力,对三日月也是。据说他对月亮的控制会随着年纪的增长渐渐脱离,但到底什么时候这个能力才会正式停止,谁都说不准。”

“就算有时限,也还是过于强大了啊……你真的有看到过吗??就算有审神者的佐证,他对于月亮到底可以控制到什么程度还是不明的吧?”

“我当然没有亲眼见过月亮从夜空坠落,但是他曾经让满月连续存在了三天,大约是几年前,当时可谓是轩然大波呢,你们应该对新闻报道还留有印象吧?”

“那、那个不是解释说是光学幻觉吗……”

清光还清楚的记得几年前的那件事,当时持续了三天的满月,同时三天内的潮汐现象几乎都消失不见,这曾一度引起过恐慌,天文学家们都在猜测月亮为何停止自转并计算随后的影响,但也仅仅是这三天而已,月亮接下来立刻恢复了正常,不仅继续回到了与地球的潮汐锁定之中,还规矩的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所以最后给出的解释是由于宇宙中其他光线的干扰,让夜晚的月亮出现了叠影,看起来像是满月……”

“你相信了吗?这么不负责任的解释,如果是幻觉的话为何会连潮汐也一并遭到影响呢。”

“那你的意思是,那是三日月干的?”

“对,他干的。”

“他想干嘛啊!?”

这举动实在是太大胆了,一旦有所差错月亮是有可能脱离地球束缚的。

“他……没想干嘛,只是想看看满月而已……”

一期的声音不知为什么有些转低,他清了清嗓子,接着继续说了下去。

“总之,现在面对的就是这样一个死循环,要解决三日月,以避免他继续使用这个技能,但是一旦解决他,技能的最终效果就会直接发动,找不到解决办法……”

“不去管他不行吗?”

游戏结束后,没有获得庇佑的人会失去全部的能力。

“不让他赢不就好了?到时候能力一旦没了就皆大欢喜啦。”

“你想的太简单了大和守君,在此之前要如何是好呢?三日月那家伙我清楚的很,一旦确定自己赢不了,他肯定下一秒就让月亮砸下来。”

“真是个不友好的老头子……”

“而且,如果想获得游戏的胜利,就必须把审神者给出的十个御神件全部集齐才行,三日月身上是绝对会有的,不可能一直不去管他。”

这是每个家族都必须面对的事实。

“包括国广和虎彻,想赢就必须解决这悖论一样的存在。”

“有共存可能吗……”

“跟他共存?”

一期被这天真的想法逗笑了。

“可以啊,那为了你们的国广家还有虎彻家,去讨好三条吧,现在就去我家把我的弟弟抓出来吧。”

“谢谢你的情报一期先生……但是仔细想想……”

堀川皱着眉,摇了摇头。

“无解的题就算抛给我们,也依旧无解啊……”

“从我获得的情报来看,其他家族的成员之间确实是没有能力可解,而新选组是我们之前从来没有注意过的力量,所以才对你们存有期望……再好好想想吧……有没有突破的可能呢?”

“这真的太难了,如果他的死亡,真的可以代表月亮死亡的话,我想他从游戏一开始就已经赢定了。”

堀川还是无奈的拒绝了他的委托。

“是吗……这是你们的结论吗?果然还是不行啊……”

一期低头呢喃了两句,但也并没有多么的失望。

“那么,今天打扰了,我……”

“不让他发动技能不就好了。”

赶在一期离去前,和泉守兼定突然开了口。

“不让他发动那什么乱七八糟的技能不就好了吗?那样他就直接死掉啦。”

“你没听懂吗和泉守?只要三日月一死这个技能就会自动发动的。”

“那就在他无法使用技能的前提下解决掉好啦。”

“兼桑是认真的?”

堀川想让他停下,但是根本奈何不了和泉守的执意。

“我很认真啊。仔细想想这对长曾祢大哥还有堀川的家里都有好处吧?那我们就掺和一脚呗,对了还有你。”

无所畏惧的年轻社员看着一期一振的眼睛说。

“如果我们帮你搞定了,你会给我们什么许诺呢?”

“报酬吗?你想要什么样的东西?如果能做到,那当然不是光凭金钱就可以答谢的。”

“钱听起来也不错,不过可以的话还是这样吧,你不能对我们出手。”

新选组,国广,虎彻。

“所有跟我们有关的,你们家都不得伤害。”

“就这么简单?”

“很简单吗?”

“你不考虑一下我爽约的可能性?”

“如果你爽约,那到时候就多花点功夫再打败你就可以了!”

和泉守双手交叉在胸前,声音洪亮。

“可不要小瞧了我们新选组啊!”

 

送走一期后,除和泉守以外的全员都陷入了沉默。

“为什么不说话?我做错了什么吗?”

更头疼的是,罪魁祸首还完全没有自觉。

“如果那个叫三日月的家伙真那么厉害的话,肯定是干掉他好处比较多啊,反正堀川的家里还有长曾祢大哥的家里最后都要去解决那货的,趁着有人提出来我们顺带捞点好处不好吗?”

“我说你啊……大脑回路真的跟我们不一样,你今年到底几岁啊?”

安定黑着脸拍拍和泉守兼定的肩膀。

“居然会夸下海口帮粟田口家那么大的忙,有想过怎么收场吗!?”

清光也跟着帮腔,并且重重的拍了拍和泉守的另一只肩膀。

“还义正言辞的‘所有跟我们家有关的,你们家都不得伤害’!这是喊口号吗?你怎么就不好好想想呢!”

和泉守面前的一蓝一红狠狠的推了他一把。

“给我要钱啊笨蛋!他肯定会爽约的啦!到时候谁管你是不是帮过忙啊!?”

“哎?原来不是担心我刚刚提出来的方案能不能行吗?哎呀钱什么的好说啦下次再跟他要呗~”

“不要想这么容易啊笨蛋!”

“能别让我听到骂兼桑的话吗?虽然我现在脑子也很乱,但是能别说了吗?说一次就算了还说两次。”

堀川扶着脑袋,撑在茶几上。

“长曾祢大哥回来应该会很生气……非常生气……”

今天在这儿的我们全都是同罪。

“兼桑你确实冲动了,你想太简单了,杀了三日月,三条家难道会放过我们?”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啦,我们的组合也不弱啊。”

和泉守转了个身,凭借身高优势把安定和清光搂进怀里。

“安定和清光一个负责白天一个负责黑夜,堀川影响敌人行动我就趁势发动看不见的群体攻击,我们都是最佳拍档哦,肯定什么难关都可以闯过去的!”

“谢啦兼桑,你还是那么相信我们。”

堀川撑着头,空出一只手跟和泉守击了个掌。

“那么,接下来怎么办?”

“接下来?”

“嗯,让三日月失去发动技能的机会,你有什么计划?”

“那个啊,打电话就好了。”

“哎?”

“堀川,把我的手机给我。”

指令一下,贴心的助手立刻递上了标的物。和泉守松开安定和清光,熟练的拨通了保存在手机上的其中一个号码。

“喂喂?是我啊是我啊,我跟你讲,我们侦探社刚刚接了一个大案子!超大的哟~需要你帮忙啦!来一下好不好?”

“滚。”

“哎?我还没讲内容呀,话说你不觉得‘滚’这个字一点都不风雅吗?”

“咳咳……”

话筒对面的人认真的清了清嗓子。

“请你不要出现在我的世界里。”

这文艺范儿十足的拒绝语录一说完,话筒中就只剩下了盲音。和泉守拿开手机,看了看周围的同伴们。

“感觉这个场景好像在哪儿见过。”

“你不要紧吗和泉守……”

“没事啦,这个是正常的。”

“这居然是正常的吗!?”

“嗯,正常啦,”和泉守将目光从安定清光转向堀川,“堀川,明天陪我也回一趟老家吧?”

“好的兼桑。”

拍档意料之中的点了点头。

 

最后,在老家折腾了一天的长曾祢,也终于趁着夜色未深踏上了回程的路。

“你不是不跟着我吗?”

“我跟着你了吗?赝品的脸皮还真厚。”

蜂须贺提着简易的行李箱跟在哥哥和弟弟的后面。

“我只是跟着浦岛而已,不论如何,我都无法放心的把他交给你。”

“随便吧,反正新选组都住的下。”

虽然住的下,但实际上带走蜂须贺是有风险的。

长曾祢非常清楚,家里住着一个持有关键物品的人会招来怎样的后果,他并不想把信任他的社员卷入战火,但也不能抛下弟弟不管。

浦岛出乎意料的跟随,其实是他们俩提前就串通好的,不论如何蜂须贺都不可能放下浦岛,他一定会跟着一起走。

至少,待在新选组,暂时来说是安全的。

长曾祢的想法很简单,他不在乎游戏的结果,他只要两个弟弟都平平安安,他自身没有什么特异的能力,但只要家人和同伴有需要,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拼上一切。

不过回去以后,首要任务就是处理掉蜂须贺身上的东西。

看来得再和浦岛好好的合计一下呢,首先得找出蜂须贺到底把审神者的灵力封印在什么东西上面……

“这里就是大哥居住的地方吗!~”

浦岛一手抱着龟吉,一手拎着小小的行李包,欢快的跑上了新选组驻地的大楼。

“嗯,再上一层楼就是了。”

“好嘞,到了安全的地方咯~”

“赝品家真的能安全吗?”

蜂须贺还是一脸不屑的样子。

“不用担心,至少我们没有参与游戏,三条家的风波也过了,其他的家族暂时找不上门来。”

说着,长曾祢打开了侦探社的大门。

“我回来了。”

他看着屋子里的社员介绍到。

“这是我的弟……额……”

他想说这两位都是他的弟弟,但是蜂须贺无处不在的眼神让他后背有点发虚汗。

“总之他们暂时在这儿住一段时间,要好好相处哦。哎和泉守你在做什么?你要回家吗?堀川也是?”

“哦对,我们请两天假。”

“怎么突然这个时候回去啊?”

长曾祢说着让出道路,给蜂须贺和浦岛把行李搬进来。

“我有个远亲可能也得来住几天。”

“是吗?”

“嗯,因为要完成粟田口家的委托啊。”

“原来是为了工作,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应该的!~”

“哪里哪里,为了工作加班加点,还要回乡找人,为难你了!”

长曾祢在和泉守准备偷偷溜走的时候一把揪住了他的头发。

“谁准你们擅、自、决、定、的!??”

我听错了吗!?粟田口的委托!?

侦探社宽敞的门口顷刻乱做一团。

“为什么我走了一会就翻天了!?你们到底干了什么啊!?安定清光和泉守就算了为什么堀川你也没有拦着点!?”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堀川拉了好久,企图把和泉守的头发控制权抢回来。

“粟田口叫你们干什么了!?说!”

“他叫我们想办法解决掉三日月。”

“什么???”

What!?我绝对是听错了吧!?

长曾祢吓的一下子就把手松开了。

“你、你们……你们这几个家伙啊!!你们啊啊啊!!!”

在暴怒的虎彻大哥身后,门前的浦岛拉了拉蜂须贺的衣服。

“二哥。”

“干嘛?”

“我还是跟你吧,我们回家好不好?”

这里明显比老家危险一百倍呢。

 

 

解说时间~

 

三日月宗近:高台之阙

操纵月亮的能力。不开心的话可以让月亮撞地球全体玩完,当然这是最坏的结果。比较常到的攻击方法是通过改变月亮与地球的距离来影响气候,潮汐能力等等,不过需要非常精密的计算,稍有误差就会导致严重的后遗症,所以其实使用的很少,因为三条家全是文科生,弟弟们也没办法帮他算出多么精确的数字,更不用说他自己了。此外,跟其他能力不同的一点是,这个技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消失,三日月将在寿终正寝前失去他对月亮的绝对控制权。

可惜这个时点远没有来临,三条家的三日月宗近,今天也好好的把月亮控制在手心里哟~


评论(1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