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哎?介绍什么时候没有了?!(#゚Д゚)

刀剑戏话:且歌且行

目录:_(┐「ε:)_

这章本来就不多……

首杀出现注意。


刀剑戏话:且歌且行(1)

 

这里漆黑一片。

漆黑的同时沉静无声。

身体只能在模糊的界限中感知时间的流逝,无法找到精确的答案。房间里充斥着老旧木材那让人作呕的腐败气味,他也如同行将就木的老人一般被丢在这死亡的空间内,恭候主宰他性命的死神到来。

不知又过了多久,地下室的门总算是打开了。

“太慢了,我都要睡着了。”

三日月安定的坐在囚室的中央,将手撑在交叉盘起的腿上,歪着脑袋看走进来的一期。

“你的盟友呢?”

“解决一个普通人而已,不用请他们前来观摩。”

“那可不一定啊,你杀得可是几乎所有家族都恨不得碎尸万段的家伙,说不定来派和伊达组会很乐意过来买票围观呢?”

“你对于自己的名声很有自知之明啊。”

“那是自然,人贵在可以认清自己不是吗?”

三日月笑了起来。

“毕竟我是最惹人厌的例外因数,正常状态下杀了我的后果太过严重,想赢也只能做好跟我共存的准备,审神者剩余的灵力只可以救下十个人,我却不得不占掉一个宝贵的名额,想必光凭这点就让很多人都恨的咬牙切齿吧。”

“是啊,不过你让人憎恨的地方远远不止这点。”

一期来到三日月的面前,站定。

“还有遗言要说吗?三日月宗近。”

“嗯,可否容许我问个问题呢?”

“说。”

“你打算怎么做?”

“什么怎么做。”

“在我死了以后,你们粟田口家几乎可以说得上是一家独大了吧?且不论其他家族会不会在接下来的阶段联合起来对付你,我就是想知道,等游戏结束了,你打算怎么办?”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呢,三日月。”

一期的手按在腰间的刀上,随时都有可能一刀削下三日月的头颅。

“你这点还是没变,到底是在装傻呢?还是你真的这么天真呢?我在说人数啦,人数。”

“不用你担心。”

“这可没办法不担心啊,审神者应该有把这件事的后果告诉你吧?”

“那件事,她当然有说……”

“那看来你知道我们失去能力的后果啊。她可是明确说了,她最多只能再保住十个人的生命,所以御神件也才只分了十个,但是呢,粟田口家可是有十六个人哎。”

强大的家族势力,强大的人数优势。

但反过来讲,诸多家族中,粟田口是唯一一个不可能保全全族的悲哀之家。

“你想好让谁去死了吗?就算你到最后放弃自己,也还多了五个呢,要让哪个弟弟去死呢?”

“你给我住嘴,三日月……”

“生气了?这点也是没变,除了对待家人们,你对外人都是那么容易生气,不过呢,我所说的话,你多少也应该考虑过吧?”

透过房间昏暗的光线,三日月可以看见一期的手指按在刀鞘上,苍白突出的骨结再清楚不过的告诉他,他戳中了对方的弱点。

“你会牺牲自己,这点是肯定的,但是其他的,该怎么办?呐,说出来让我听听吧?”

“你别想再用你的花言巧语迷惑我……这点根本就不用考虑,夺命厮杀的游戏,怎么可能保全全部到最后,除了认命还有别的办法吗,就算解决掉你,三条家剩下的成员也没那么好对付,我从一开始,就已经做好了失去弟弟们的准备了!”

“啊是吗?这倒不太像一期说的话。”

三日月同情的看着他。

“在几年以前,你跟我说的可是无论如何都要保护所有的弟弟们,要让他们全部都快快乐乐的长大成人啊。”

现在呢,现在还剩几年。

审神者还能活多久,你们在一起的时间还剩多少?

“天真是很好,我到现在也依然很喜欢你的天真,一期。但有些时候,天真过度也是会倒霉的,不要真的以为船到了桥头就会自然直。”

“谢谢你的教诲三日月,说完了吗?”

“嘛,差不多吧。”

“这么多话,一共帮你拖了多长的时间呢?”

“不知道啊,这里连个钟都没有。”

“三条家的诸位就算发现你失踪,也来不及赶过来了。”

“啊好像也是,更不用说他们根本就发现不了了,我可是经常玩失踪的呢。”

总的来说,这次是彻底被将军了。

“那么,再见吧。”

“别啊,死囚死之前还可以好好的饱餐一顿呢,我肚子饿了。”

“那正好,去做个饿死鬼吧。”

“太绝情啦,还有我不想被刀砍,我脑袋挺漂亮的,留个全尸可以吗?”

“我会考虑把你的头卖给乐意收藏的人,让它物尽所值。”

“你居然要卖掉???卖给三条家可以吗?小狐他们一定愿意买的。”

“可以啊,我会去找他们谈价格的。”

“嘛……”

真的已经无话可讲了。

三日月看着一期银色的刀刃划出刀鞘,毫不犹豫的指向了自己。

到此为止。

此即为终。

“再见。”

临行前刻,一堆的前尘往事突然就莫名其妙的冒了出来。

走马灯一样一张一张的在他眼前闪现了过去,就算紧闭双眼,也依旧会从脑海中被不断的回放。他于心有愧,怀有不舍,但三日月也不是什么多愁善感的人。

所以一句再见,足矣。

贴合在他脖子上的刀刃颤抖了一下。

颈部的皮肤光是被锋利的刀口抵住就轻而易举被割开了,白纸一样纤薄的皮肤渗出血液,顺着刀刃流了下来,滴滴答答的落到蓝色的华美和服上。

“再见?”

“嗯?”

“你居然会说再见……”

“我觉得将死之人说再见没什么问题呀,还有,这句再见是说给骨喰的。”

“啊……是吗……”

“是啊。”

三日月动都没动一下,只是淡然的睁开了眼睛。

“还是说,一期你希望我再说些什么?”

“…………”

“看来没有呢,你继续吧。”

“你……”

“我?我怎么了吗?你在想什么啊一期?”

“你……太卑鄙了。”

“我说过我是光明正大的人吗?没有吧,从前是,现在也是,我从来没跟你说过三日月宗近是个好人。”

三日月蓦地伸出手,按住一期的刀剑向内侧按了下去,紧接着就清晰的感觉到刀刃又向他的皮肤里横进了一分,血肉贴合着刀剑的侧锋,毫无抵抗的任由外界入侵至里。

但也仅仅是一分而已。

一期早在三日月伸出手的时候就如同受到了惊吓一般,慌不择路的选择了放开他的武器,刀剑掉落到地上,在三日月身边发出清脆的金属声。

“怎么下不了手了?”

突如其来的转折反而让他皱了皱眉。

“该不会,你从一开始就不行吧?”

没有任何的回答,一期只是握住自己颤抖的手,愣愣的看着地面。

“唉……别这么脆弱啊。”

三日月难得的叹了口气,有些摇晃的站了起来,右侧的身体已经被脖子那儿溢出的血液染红了一片。

“我刚刚又刺激到你了吗?不是吧……可是一期,你真正想听的话我是不会说的。”

“…………”

一期失神的将视线转向面前的三日月。

“一期,我只可以和你说对不起,我为我几年前对你做的事道歉,真的非常对不起……”

三日月走到他的面前,握住他不住抽搐的手,摊开,抚平。

“但也仅此而已了……”

我们俩的关系,只能是被骗的受害者,和行骗的加害者。

仅仅是这样的关系而已。

“去叫伊达组和来派的人来吧。”

他凑近他的耳边,轻声说道。

“你杀不了我的,一期。”

 

 将一期一振布置的任务完成以后,新选组的诸位就凯旋着回到了他们的根据地。虽然接下来还要处理的事情有很多,但目前总算是暂告段落。

“我觉得比起出去干活,你们更像是购物的。”

守在家中的长曾祢和堀川看到四人回来了才算松气,对于安定和清光那满手的小袋子更是有些哭笑不得。

“你们,真的不知道紧张感是什么东西对吧?”

“别这么说嘛,这些是任务结束了才去买的啦。”

但明明是任务开始前就先挑过了的。

“行了行了,总之回来了就好,来商讨一下接下来的对策吧。”

堀川把会议桌收拾了出来,招呼他们全部坐下。

“三日月宗近,这次是必死无疑了吗?”

“肯定的啦,都落到粟田口大哥的手里了,怎么可能活着回来,他又不能用任何的技能。”

“嗯,锁定没什么问题,我能感觉到。”

歌仙也点了点头。

“那么,接下来就是如何防御三条家的报复了。”

“一期一振虽然说了会帮助我们,但我还是不太放心。”

长曾祢面色沉重的说。

“作为报答,他把三条全家的技能名字和能力表现都告诉了我,但是只有三个人的。”

“三个?三条家去掉三日月不是还有四个吗?”

“石切丸的能力,据说就连粟田口的鸣狐都探测不出来,只是说有几次看到他突然出现在了莫名其妙的地方。”

“哦!一定是瞬移吧!”

浦岛举起手说。

“就是那种,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的技能!移形换影!”

“有点像又有点不像,因为观察到的次数实在太少,所以无法确定,但不论如何,这都是个可怕的不定因素,必须全力防范。然后还有……”

“稍等一下社长大人。”

歌仙突然打断了长曾祢的话。

“我知道你们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又要防这个又要防那个的,但是我家和泉守在任务前跟我说过了,他做完这次任务就要跟我回乡下去的。”

“啊?”

一时间屋子里的一大半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和泉守。

“和泉守你……这是真的?”

“嘛,那个……”

“不只是他,堀川也说了要一块去我家。”

“啊!?”

这次的反应比刚刚大了很多,毕竟烧饭的跟吃饭的不可同日而语。

“呃,兼桑是这么说过啦……”

“没错,说的非常清楚,那么现在,任务已经完成了,所以你们俩……”

“请等一下二代目!现在还处在危机之中吧?我怎么可以走呢!”

和泉守站起来想反对,但是刚站起来就被歌仙拽住了头发。

“你想反悔了是吧?!厉害了啊和泉守,你在外边待了一段时间,现在都学会骗人了?”

“没骗你没骗你,但是现在不是还没完吗?三条找上门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你跟我回家去就没你的事了!”

“请先冷静一下歌仙先生。”

眼看面前就快要上演血腥家暴,长曾祢赶紧跳出来给他们调解。

“如果你要带和泉守回家,我们当然是没意见的,毕竟社员们都有自己的人生,我本来就不可能带着他们一辈子。但是关于你刚刚说的话,我觉得有很严重的误解。你该不会以为带和泉守和堀川回了乡下,就能平安了吧?”

“那是自然。”

没想到歌仙居然如此自信的秒回了长曾祢的反问。

“我有我的方法。”

“冷静点啊二代目,你有什么办法?你连自保的能力都只有那么一丢丢啊。”

“我都说我有我的方法了,你怕什么啊。”

歌仙一边不满的回答和泉守的质疑,一边把他用来比喻自己自保能力的小手指之间的距离稍稍拉大了一点。

“总之,乡下很安全,三条家的就算来了也没用,你只要乖乖收拾好行李跟我回家就是了。”

“但是我不能丢下他们就一走了之啊。”

“你之前答应我的时候可是说要斩断的很坚决的!”

“可是现在不是时候啊,这个任务不能算完成嘛……”

和泉守有些想耍赖,但他家二代目这次似乎是铁了心要把他揪回去,双方僵持不下,场面也越来越尴尬。跟和泉守同样成为标的品的堀川也根本不敢有任何的劝和动作,全靠着长曾祢拦在中间周旋,可这样也终究不是解决的办法,终于,歌仙气的一把松开了和泉守的辫子,甩甩袖子就跑回房里收拾起了行李。

“不走就算了,我自己一个人回去!”

“二代目……”

“你从小就是这样!从来不肯听我的话,这是最后一次了,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

歌仙不消一会就拎着小碎花布做成的行李包跑了出来,经过和泉守面前时略微停顿了一下,死死的瞪了他一眼。

“那个,走好啊二代目。”

可惜和泉守还是没顺着他的意思服软。

“你……”

“对不起,但是我跟你保证啦,我一定会回去的!”

和泉守想拍拍歌仙的肩膀,但是被对方一个闪身就避开了。

“不必,你就永远活在这儿算了,我也不想管你的死活了!”

盛怒到极点的小长辈不计后果的跑出了侦探社的大门,堀川无奈的看了和泉守一眼,只能替他追了出去。安定和清光原本是站着围观的态度,被长曾祢和蜂须贺分别使了个眼色,也立刻回过神来一并跟了过去。

“先不管你到底这个时候该不该回去,骗人是不对的。”

留在房间里的和泉守成了他们的教育对象。

“嗯……我也是想先把这次的任务给做好啦,三日月被解决了,对你们都有好处,我之前就做好二代目会生气的准备了……”

和泉守也有些底气不足,任由着长曾祢教训。

“不过,我真是有打算回老家的啊,只是这次的事情还不算完……”

“如果真这么想,那就多拿点诚意解释清楚。”

蜂须贺带着浦岛坐在一旁,也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话说,你小长辈要回去了,你不去送送?遇到危险怎么办?”

“堀川他们有跟着……我如果去了,肯定又要被说个半死。”

“但是有些话只有你能说啊,像是刚刚的那句,你总得让歌仙先生知道,你最后还是有打算回去的,这样才好不是吗?”

“唉……”

和泉守重重的低着头,就连头发看起来都没刚才春风得意的时候有光泽。

“你别总像个孩子,块头跟思维总这么不成正比可不行。”

长曾祢走过来揉了揉他的头。

“成熟一点吧。”

 

 

刀剑戏话:且歌且行(2)

 

从新选组侦探社出来以后,歌仙兼定拎着行李包,头也不回就往车站走,大有誓死不妥协的打算。

“歌仙先生!”

堀川带着安定和清光在他后面追了很久才追上气鼓鼓的男人。

“你也别像个小孩子一样啦。”

“堀川你也是吧,你早就知道他不会乖乖跟我回去的!”

“这个……”

“呵呵,是我太一厢情愿了吗?”

“歌仙先生……”

“果然啊。”

兼定家族的末裔有些悲伤的自嘲道:

“确实,跟我这种讲不通话的人一起住,为难你们了……”

“请别这样,歌仙先生……”

“您别这么死板嘛,变通一点。”

安定也帮着劝解到。

“和泉守他……怎么说呢,虽然看起来是个大人了,但是做事完全不知道想后果,向来都是如此,我们也一直很想揍他呢。”

“不准揍!”

歌仙和堀川不约而同的看了他一眼,安定吐吐舌头,绕到清光身后扯了扯他的衣服让他接着说。

“嘛,总之不要着急,和泉守其实还算是个言出必行的家伙,说了会跟你回家就一定会跟你回去。只是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们都很危险。三日月一死,三条家肯定会查到我们头上来,到时候要抵御对方的报复,还要提防其他家族来找蜂须贺先生的麻烦,事情一波一波的,他怎么可能安心跟你回去呢?”

“清光说的没错……虽然歌仙先生你说,你家附近很安全,但在这个时候摒弃同伴,自己逃到安全的地方去,先不说兼桑,我也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那要到什么时候才算是安全呢……”

歌仙握紧了行李包的包带,一圈一圈的缠到手里,然后又放开。

“这么下去,是没有尽头的……”

“歌仙先生……”

“好吧,就这样吧……我认输啦。”

手指一下子松开,沉重的行李包坠了下去,拖着两条长长的带子笔直的绷紧在歌仙的手上。

“那孩子跟你们的羁绊,比跟我的深,我认输了。”

“谁跟那家伙有羁绊了啊?”

安定和清光俩想要否认,但是歌仙笑笑完全不当回事。

“到此为止,我回我的小房子养老去吧,去等哪天,他真的收住心,打算回家了再好好的骂骂他吧,如果真有那天的话。”

“一定会有的。”

堀川跟着歌仙再次走了起来。

“虽然,这次很抱歉,但我们最后一定去你那儿的,毕竟,那幢房子我也特别喜欢呢。”

“真的吗?”

听到夸赞的歌仙立刻就恢复了一半的精神。

“当然是真的,位置特别好,有光照空气又舒服,哪里都是讨人喜欢的地方。”

“后院还有菜地呢,等你来了我们一起种蔬菜吧?我现在种了很多的茄子土豆,到秋天就有收成了。还种了柿子树呢,不过那个得过很久才有的吃。”

“不知等我们来的时候,果子会不会结上啊。”

“随你们去吧,不让人省心的家伙们。”

 

歌仙带着行李包,在放下心后一路晃晃悠悠的走着。堀川,安定和清光也就这么跟在他的后边,车站距离侦探社并不算太远,大约步行了二十多分钟就能清楚看见总站的大招牌了。

“结果那家伙居然没有追出来?!”

走到最后,歌仙的怨气还是涌了上来。

“太过分了!”

“估计是怕你骂他吧?”

“我有那么凶吗!?”

歌仙目露凶光,狠狠的看着安定和清光,两个小朋友靠到一起,不住的摇头。

“不凶不凶,一点都不凶……”

“亏我还特意放慢了脚程等他!”

“也许已经出来了呢?兼桑这种时候肯定跑不快啦。”

堀川建议到。

“你查过时刻表了吗?”

“嗯看过了,下一班大概还要一个小时呢,时间充裕。”

“那要不要买点东西带回去?虽然乡下环境非常好,但有些东西也是城里才有的哦?”

这话说的一点不错。

在安定和清光的极力推荐下,歌仙被他们带到了车站附近最大的一间糕点店里,除了广受年轻人喜爱的西式糕点,这儿为数不少的和风点心也是一大卖点,歌仙虽然也曾在乡下的和食店里选过和果子,但跟这种大型门市店相比逊色的不是一点半点,整齐陈列在柜子里的精致点心们光是色彩和光泽就能让歌仙吟出一大堆诗句出来。

“这、这简直……”

“很漂亮吧?歌仙先生请随便挑,就当是我们给你的礼物,之前什么招呼都没打就冲到你那儿去,连个礼物都没带,我一直觉得很唐突呢。”

“什么都可以吗?”

歌仙盯着柜子里形形色色的和果子,眼神不断的游移其中。

“简直就是做梦一样……太难挑了……”

“你喜欢什么样的?不过这些都很甜,我倒是享受不起呢。”

“甜甜的和果子当然是配苦茶喝啊,不仅可以中和掉甜味,还能混同着茶叶的清香留在口鼻之中,久久不散。”

在品茶这方面算是行家的歌仙一旦说起就滔滔不绝,不过眼下他算是掐住话头,发现了让他一见钟情的东西。

“就这个吧!”

他指着柜子里那颗金黄色的柿子说到。

“哎?这不就是个柿子吗?”

对比起其他色彩斑斓的精心之作,这颗柿子虽然表面刷着糖浆,但怎么看都有些寒碜,被比下去了好几个层次。

“直觉告诉我里面会很有内容哦,我以前曾经见过行家在柿子里面塞上分量充足的白豆沙,切开以后又甜又粘,而且因为内里被填满的缘故,柿子的表面也会紧绷光滑,很漂亮的。”

“总觉得歌仙先生很喜欢柿子啊。”

“哈哈,好像是呢。”

歌仙没有否定,依旧笑的非常高兴。堀川自掏腰包给那颗黄橙橙的柿子付了钱,在售货员打包的时候又叫回了安定和清光,准备就这么送歌仙带着伴手礼离开。

“谢谢啦。”

“不客气,应该的。”

“下次再见的时候,希望你们可以带上行李来找我……”

也希望不要隔的太久远……

“如果又遇到麻烦了,就让和泉守打电话给我,这次我不会再挂了。”

“谢谢,但是……”

“想要完全置身事外是不可能的吧?我也算是罪魁祸首哦。”

歌仙是有自知之明的。

“怎么说也帮着一起干下了那么大的事,我……哎?!”

他突然发现了什么。

“堀川,帮我拿一下!”

歌仙一把将柿子盒甩给堀川,对着前方就跑了起来。

“歌仙??歌仙先生你去做什么!?”

堀川一时没反应过来,还好安定和清光手比较空,见到歌仙反应不对就追了上去。紫发的青年跑了有一会儿才停下来,拽住人群中一条墨绿色的长辫子就往自己这儿拉。

“痛痛痛!!谁啊!”

被歌仙突然袭击的男人吓了一跳,撞进歌仙怀里以后痛的直咧嘴。

“啊这熟悉的感觉……这坚硬的胸膛……”

对方抢回了自己的长辫子,看清歌仙的脸后立刻笑了。

“果然是你啊文系大猩猩,这么久了胸围还是没减下来吗?”

“你也是青江,这么久了貌似没长高啊。”

“我这个体型足够了,刚刚好可以偎依进别人怀里,你就别指望了。”

叫做青江的男人甩手把辫子撩到脑后,熟络的将手搭到歌仙的肩膀上。

“你怎么会在这儿?我记得你不是搬到乡下去了吗?”

“嘛……回来帮小朋友处理点事。”

“哪个倒霉鬼又遇上你了?”

“这是机密问题哦。”

“是吗?那看来要想查清楚得花上一两个小时呢。”

“别闹青江,不准去查我的事。”

“好吧好吧,看样子是挺机密的。”

青江撇过头去,看了看停在歌仙身后的安定清光,还有远处正在赶来的堀川。

“这么多人护驾~”

“很多吗?也就三个啦,还都是孩子呢。”

“哦哦,确实都是孩子。”

青江的眼神在四周飘了一圈,像是连空气都仔仔细细的看了过去。

“不过不止三个哦。”

“啊?”

“嗯嗯……一共是八个。”

“八个???”

这下对面的三人都莫名其妙的跟着在周围看了一圈。

“如果说算上关在老家房间里的那个,就是九个,是吧~”

青江冲对面小巷子里的一条野狗打了声招呼,无言的畜生又在原地默默站立了一会儿才转身跑走。

狐狸戏话啊……

居然招惹了粟田口家吗?

大致将周围视察完毕的青江,回头又看了看许久未见的好友。

嘛,不管了,反正没什么敌意的样子,倒像是来特意保护他的。

他向来倾向于不用调查的就不查,节省力气。

“你的能力还是这么麻烦。”

歌仙一眼就看出来青江在调查周围的环境。

“你没资格说我哦?你还不是把人家一封就是三十六天。”

“当初上学的时候,你不是挺喜欢我这招的吗?”

“嘛,那是,看不见幽灵很开心。现在可以封我吗?”

“不行,现在……哎说起来他们怎么还没解决掉……”

三日月的封印依旧完好的存在着。

“呜哇,歌仙大人超可怕,一定是在做超可怕的交易!”

“别瞎说,也不准去查我。”

“知道啦,话说你现在是要回去了?”

“嗯对,该走了。”

“别啊,晚一天好啦,去我家住怎么样~”

“我才不想被别人误会,饶过我吧。”

“我现在是单身啊。”

“又来了?你都甩了几个了??”

“这次是我被甩了……”

“你都不知道收敛……嗯?你被甩了?!”

这倒是重磅新闻。

“哎哟???居然有人会甩你?”

“我也没想到有人会舍得甩我呢……”

一提到这事,青江似乎很是伤心,整个人都萎蔫到了歌仙的身上,如他刚刚所说的一样小鸟依人。歌仙有些尴尬,不住的冲安定清光还有堀川摆手示意。

只是朋友,只是朋友。

他用口型说到。

不过从对面看好戏的态度来看效果不大。

“那家伙真的很过分啊,突然就说分手,我都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

“就我对你的了解,你就算有错也不会察觉到的……”

“我是这么不要脸的人吗歌仙?”

青江抬起头冲他眨了眨眼睛。

“你就是这么不要脸的人啊青江。”

歌仙也低下头眨了眨眼睛。

然后就一把推开了青江。

“呃……别恶心我,好难受……”

“嘛,你也是榆木脑袋,怎么钓都不上钩。”

“也?还有谁是吗?”

“我那清新脱俗好单纯又不做作的前男友啊,当初跟我亲热的时候说就喜欢我这样,现在不知发什么神经一脚就把我踹了出去。”

“你会有不知道的事?去查一下不就好了?反正你的眼线无处不在。”

“查不到啊……我视线一天到晚粘在他周围,但他自从把我甩了以后什么都没干,没找新欢也没自(哔——),我都要怀疑他是不是那方面出问题了!”

“去浴室看看?”

“幽灵们都是纯真的好孩子,他们会害羞。”

青江的脸有点红。

“害羞的是你吧……啊不过不去那儿也好。”

如果真让青江发展到了那种没下限的程度歌仙一定会自责到死。

“你重新找一个算了,反正你的话,很容易吧?”

“不容易啊……”

青江抱着歌仙晃来晃去。

“到底怎么了?怎么变成这样了?你要不要跟我回老家冷静一下?”

一点也不像青江。

“哎呀,把我带回家是想做什么呀!~还是乡下那种叫破了喉咙都没人来的地方哎~”

“没想做什么,当我没说。”

好吧,没变,果然还是青江。

“我觉得我还是自己回老家冷静一下比较好……”

“真的走了吗?留个号码给我啊,乡下太远了我看不见你。”

“你的眼线拓展不到我那儿真是太好了!”

住乡下的好处又多了一条!

话虽如此,歌仙还是把自己的号码告诉了青江。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把男人追回来吗?”

“那当然,我一定要死死的盯着他!不把破坏我们感情的小三揪出来誓不罢休!”

“万一没小三呢?”

“没有?”

青江按着手机把号码存了进去。

“没有的话,那我就自己去勾引他!”

“加油……反正你擅长这个……”

“哼哼,果然还是歌仙了解我~”

笑嘻嘻的回答完了歌仙的话,青江脑海中突然察觉到了异样。

无机质的幽灵飘满整座城市,青江透过他们观测全部的一切,只要想知道,那就没有他查不到的东西。各种各样的信息如同过江之鲫,一般来讲,青江喜欢省时省力的生活,所以大多数时候都不会主动去管,唯有一点,唯有一样是他无论如何都忽略不掉的。

那是生存的本能和天性。

所有于他不利的信息,那些幽灵同伴们都会努力的传递给他。

现在也是……

 

“青江知道了。”

“青江?他怎么会发现的?他不是已经脱离三条了吗?!”

“他跟歌仙先生认识。”

“怎么会……那现在,他在看着我们吗?!”

粟田口宅内,鸣狐和一期之间的对话,青江听的一清二楚,不仅如此,视线所见之处,两人模糊的影子也渐渐清晰了起来。

“如果他通知石切丸的话那就全部白费了……伊达组和来派还没来,必须拖住这件事,让鲶尾他们出手吧。”

出手……

一期补充在最后的声音越发的清晰。

“杀掉他。”

在他身后,穿着脏兮兮和服的三日月看着他这边的空气露出了微笑。

 

“喂?喂?”

歌仙喊了他几下,总算是把他喊的回过了神。

“你怎么了?突然间就傻了一样。”

“啊……没什么没什么。”

青江一边说一边掏出手机,飞快的打起了字。

“突然想到了一点事,那个……你要走了?”

“对啊,刚刚就在跟你说再见了。你找谁呢?”

“嘛……叫我室友帮我收一下衣服。”

“你不是说你恢复单身了吗?”

用最快的速度发掉了短信,青江这才抽出空来回应歌仙的疑问。

“那就找房东吧……”

“你没问题吗?很可疑哦?”

“没有啦,你走吧,以后常联系~”

“我才不要,跟你联系就没好事!”

“别这么绝情啦~”

“这是经验之谈,毕竟我跟你可是……”

歌仙最后的话没能说完。

一把巨大的大太刀突然从他的胸腔里穿了出来。

苍白的刀刃与温暖的阳炎之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被戳穿的心脏瞬间停止全部的跳动,在还温热的身体中逐渐黯淡成死去的颜色,刀刃向侧边偏移了一下,然后直接从歌仙右侧的身体中划了出来,带出大片温热又湿润的红色液体。歌仙一声不吭的倒了下去,留下其他人愣在原地。凭空出现的杀手握着凭空出现的凶器,紫色的眼睛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就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消失了。

最先回过神的是青江。

他疯狂的吼了起来,看着空空如也的空气发出宛若恸哭的悲鸣,回望一圈后就追去了不知名的方向,堀川他们则完全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任凭歌仙的血流了一地,蔓延过他们脚边,然后快速的变冷。

全部都是发生在一瞬间的事。

 

“石切丸!!!”

青江顺着幽冥的指引,很快就追上了藏匿进深巷中的石切丸。

“你做了什么?!”

他一头撞上男人宽阔的后背,然后因为冲力摔倒在地面上。

“你做了什么啊!?”

他喊着他想知道的问题,声嘶力竭。

“你说呢?”

石切丸握在手上的大太刀还在往下淌血,答案再清晰不过。

“你杀了歌仙?!”

血色刺激到了青江,他登时从地上爬了起来,揪着石切丸的衣服问。

“你杀了他?!”

“你不是可以自己看吗?”

石切丸任由他绝望的做着无用的事,甩甩刀刃上的血收回刀鞘中。

“现在去看一下,应该还能看到他的同伴们围着他的尸体不知所措吧。”

“我跟你说过他是我的朋友!!!”

“我知道,你在短信里写了。”

青江曾经视为神明的男人冰冷的笑了。

“但是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跟我,彼此之间还有什么关系吗?

青江愣愣的看着他,异色的眼瞳渐渐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拽着衣服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松了开来。

“是你在短信里面说,他封印了三日月,所以我判断杀掉他是最佳的解决方案,有问题吗?”

“我……我是说了……但是我也说了,跟歌仙沟通一下,他一定会放开三日月的……我也会帮你,他是我的朋友……他一定……”

“只要有一丝可能,三日月就有危险,我没你那么宽的心,可以容忍他以任人宰割的状态待在粟田口家。”

“就为了那一丝可能,你就要了歌仙的性命?!!”

“你是今天才认识我吗,青江。”

石切丸嘲讽的看着他。

“没想到之前处了那么久,你居然一点都不了解我,是不是太傻了?”

“我……”

“明明可以看到你想看的任何事,却唯独不懂人心呢。”

这句话,他无言以对。

“你果然……果然……”

所谓神明,就是比一般人更加的没有感情……

透明的液体终于冲破了决口,顺着青江的脸颊流了下来。

“是……我的错吗……”

“这是你的事。”

“如果我不告诉你三日月有危险,歌仙就不会死……”

“这是你自己的事。”

“如果我不是贪生怕死,害怕粟田口伤害我而找你寻求保护,歌仙就……”

“就算你问我,我也没办法回答你,我早就说过了,你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说完了这句话,石切丸把青江丢在原地,转身离开。

“所以你的事,我不会再管了。”

 

他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拖了很久,虽然不知能不能追上,但他还是拼了命的跑了出去。

要记得道歉。

这次不能惹他生气。

和泉守好好的把这些话默念在心里,重复了一次又一次。从笔直的街道一路向前,穿过层层叠叠的人群,跑到车站后四处张望一圈,很快就发现了自家那三个队友的身影。

“找到你们啦!”

他奔过去,开心的拍了拍堀川的肩膀。

“二代目呢?我赶上了没有啊~”

说完他就一脚踩进了粘稠的血浆里。

歌仙面色苍白的躺在他们围住的场地中央,无声无息。曾经被和泉守嘲笑了无数次的碎花行李包掉在一旁,浸在血泊里。

“哎……二代目?”

和泉守迟疑了一下,然后缓缓的走了过去。

将歌仙的行李包捡起时拖出了粘成一片的长长血丝,他将行李抱进怀里,站了一会儿,复又蹲下去碰了碰那具冰冷的尸体。

“开……开玩笑的吧……二代目……不要吓我……”

我已经知道错啦,我来给你道歉了。

真的来给你道歉了……

最后一次就好,再相信我一次就好。

“这次…我会听话的……”

和泉守拽着歌仙的衣服,不停的摇着。

“起来啊,我们回乡下去。带我回你那间漂亮的房子里去……”

我再也不走了,就留在你身边。

所以别生气了……别吓我……

“二代目……二代目……”

他将脸贴在歌仙的胸口,却从那里听不见任何回音。

“歌……仙……”

他呼唤的人双眼紧闭,再也没有任何打他和骂他的力气。

 

什么都没赶得上。

 

 

 

解说时间~

 

にっかり青江:白拍子

与幽灵对话并共享信息的超能力,可以与那些无法成佛变为地缚灵的幽灵们通话,进而了解情报,比鸣狐更为强大的情报收集家,因为怀着怨念而死的人类不管在哪个时代都是出奇的多,不仅无法被清除,还满满当当的挤在各个角落里,而只要有他们在的地方,青江都能准确的探测到。

 


评论(39)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