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躺平中,更新不定期哦╮( ̄▽ ̄)╭

【鹤一期】关于一期一振的一切(3)

开学了事情稍稍有点多,之前写的东西感觉不太好所以也全部给删了。

嗯……感觉到了低谷期……

师父还不理我 !!(*´Д`*)

我被师父抛弃了!!!  (*´Д`*)  

感觉自己失去了整个世界!!! (*´Д`*)  


自从鹤丸来了粟田口家以后,一期觉得自己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在上战场。

工作时间被上司怼被同事坑还不够,回到家还要担心那个白吃白喝的小白脸是不是又把冰箱里能吃的东西做成了黑暗料理。那家伙的烹饪能力真的无法让他恭维,不论什么食材到了鹤丸手上也就刚刚好变成勉强可以吃的程度。

“你是不是除了煎鸡蛋别的都不会?”

在外被莺丸和江雪气到面孔几乎变形的一期回到家中,刚一开门就对上了捧着杰作向他邀功的鹤丸国永。

“没有啊,我只是对鸡蛋料理额外擅长罢了。”

系着小小围裙的鹤丸,不开口不动手,就只是站在那儿的话,不用加滤镜都可以美成一幅静止画,周围的一切仿佛都随着他自带的冷色调气场淡然了下来,恬静适宜。

“倒是一期你,为什么就那么讨厌鸡蛋呢?明明很有营养啊。”

“我没有不喜欢鸡蛋,我只是讨厌这种单纯靠堆积大量同样食材做出的料理而已。单个鸡蛋的话很完美,但是厚蛋烧和蛋包饭绝对不要。”

“单个鸡蛋你就会喜欢?这就是你一直想做寿喜锅的原因?”

冷色调的文艺美青年动了一下,他用筷子夹起金黄灿灿的鸡蛋快,对着一期晃了晃,彻底将之前的那副美好给晃没了。

“寿喜锅的蔬菜和肉类都很平衡,营养丰富,我的家人们也喜欢吃,所以我想做一下,这有什么问题吗?”

粟田口家的大哥哥说着,把买回来的蔬菜和牛肉放到了厨房的桌子上。

“不过你好像很不乐意啊,从进门那天开始就千方百计的阻扰我。”

“嗯……我觉得鸡蛋熟一点比较好吃嘛。”

“你早上明明吃了两碗温泉蛋拌饭。”

“啊咧?有吗?”

“还有你第一次做给我的厚蛋烧,内部是流质的,根本没凝结。”

“失误什么的是人之常情。”

“你不喜欢寿喜锅对不对?”

“对。”

“为什么?”

“太甜了。”

面前的混蛋终于吐露了实话,一期冷冷的看着他,继续问了下去。

“那你喜欢吃咸味的?”

“咸一点的口味比较好,如果能加点酸辣的味道也不错,不甜就行。明明不是甜品却要有甜甜的味道,这怎么想都很诡异啊。”

“咸一点,酸一点,然后再辣一点?”

“太辣了我也吃不消,能有温柔的味道来中和就完美了。”

“温柔的问道?你想加芝士吗?”

“对对对,就是那个~”

“你说的是泡菜芝士锅吧?”

“哎嘿~”

鹤丸露出害羞的表情摸了摸脑袋,但是一期已经不会再被他的表象所迷惑了,他非常直接的揪住鹤丸的领子,将其拖了出去。

“我不吃泡菜。”

晚餐就是加了甜酱油的寿喜锅。

“爱吃不吃。”

他将烦人的食客丢到客厅,想都不想就锁上了厨房的门。

 

“泡菜锅吗?听起来很刺激呢。”

警局午休的时候,莺丸泡着茶,笑眯眯的听一期讲他从未听说过的料理。

“不过有芝士,可能也还好。”

“感觉莺丸先生不会吃除了茶点以外的东西。”

“有吗?那样的话活不下来的啦,我也是会吃米饭的。”

“茶泡饭吗?”

“还有梅干。”

“莺丸先生到底几岁……”

这老年人的生活方式真的适合你吗?

“随意打探别人的年龄可不好。我都没问过一期你几岁。”

“您根本不需要问吧?我的档案资料不全都在您那儿吗??”

一期将便当盒从厚厚的绒布包中取出来,重重的扣到休息区的餐桌上。江雪今天不在,宽敞的办公室内只有他跟莺丸两个人,上司在泡茶,他则拿着刚刚从自动贩卖机买来的苏打水,啪嗒一下撬开盖子,冒出藏在里面的一缕冷气与白烟。

“江雪先生今天去哪儿了?”

“他吗?请假了。”

“又是我一个人啊……”

“怎么?你难道没自信?”

“您应该知道的,我对于超远距离的攻击反而不是很擅长。”

一期喝了一口苏打水,润了润有些干涸的喉咙。

“总之,这次的对象很难杀掉,对吧?”

“对,可是不杀掉的话不行,上边判断这两个人的到来会对黑道的平衡产生巨大的影响,如果原先零零散散的各个势力被五条相继吞并融为一体的话,那可就超出白道对其的掌控了。”

“为什么不趁着他们零散的时候直接端掉呢?”

“你说把黑色的地方彻底铲掉吗?不行的不行的。”

莺丸笑了起来,看着年纪轻轻的一期摇摇头。

“那样的话就轮到原先的白色渐渐变黑了,更糟糕。”

“…………”

“换个话题吧,不说这些难懂的了,午休期间就应该谈吃的,泡菜芝士应该也很好吃吧?我觉得是一期喜欢的菜系哦?更何况小鸟君也想吃呢,养鸟的话,不应该对方想吃什么就喂养什么吗?”

莺丸捧着茶杯,坐到了一期的对面。

“这样能够更快的增加感情吧?”

“我为什么要跟他增加感情?这说法太奇怪了。而且我跟莺丸先生的饲养理念不同,比起放任对方吃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更倾向于给他投喂有营养的。”

“这样对方会不舒服吧?”

“我也没必要让他舒服啊,我已经勉为其难的收留他了,还想怎么样。而且我都被他投喂了那么多厚蛋烧,让他吃一次不喜欢的东西这很过分吗?”

“噗,就像小孩子闹脾气一样,这样的一期君很可爱。”

“请别说这么奇怪的话,莺丸先生。”

“那么,今天又如何?”

就在莺丸说话的时候,一期打开了饭盒的扣子,直接而单纯的蛋香味立刻从中冒了出来。

“今天的菜色还是小鸟君偷梁换柱塞给你的厚蛋烧吗?”

“我也不是一直那么被动的。”

虽然因为起早的时间问题,抓不到他偷换便当盒的时机。

“但是我有我的办法。”

装在盒子里的是金光灿灿的漂亮蛋包饭,裹住喷香炒饭的蛋皮外侧还用番茄酱写着“工作加油”的字样跟可爱颜文字。

“原来如此,你在不经意间骗他了吧?我记得你明明挺喜欢蛋包饭的。”

“嗯,我其实是讨厌口味厚重且单一的食物,蛋包饭的话有番茄酱和炒饭,丰富很多,今天可以好好吃饭了。”

一期说着,直接一筷子下去戳了下去,将鹤丸留下的爱心message搅了个稀烂。

“终于,可以在办正事前把体力给补充充足了呢。”

 

所谓的超远距离攻击,实际上就是狙击。

一期最擅长的还是近身战,不论枪械还是匕首,他都使用的得心应手,如果不是现代律法规定了不得随身携带刃长超过一尺的刀具,他搞不好会效仿古代浪客将太刀作为武器。

可是这次,从来不干活,也不多加干涉的莺丸却罕见的做出了指示,让他先尝试着看能不能用狙击解决掉目标。

能不近身就不要近身,能离得远就越远越好。

一期以前解决了为数不少的凶恶分子,单打独斗的情形也非常之多,莺丸一直相当放心,从来没有插手到如此地步。对于一期的实力,他是不会质疑的,他们所在的这科虽然没有正式名字,看起来也毫不起眼,但能在其中安然处之的都不是普通人。

那么……

若是一期的能力毋庸置疑,能让莺丸感到紧张的原因,只可能出在对手身上。

“他们身边的保镖配置很厉害吗?”

离开警署前,一期忍不住问了这么一句,可以的话,他还是想用自己擅长的近身作战解决全部问题。

“保镖?他们不需要那种东西啊。”

莺丸则泡了今天的第四杯茶。

“他们两个人就够了。”

“两个人,我打不过吗?”

“保险点总归没问题的,不是吗?啊,茶叶梗立起来了。”

我把这份好运送给你。

这是莺丸最后跟他说的话,听得一期浑身不自在,总有种自己被插了旗子的感觉。

他的顶头上司,真的不知道该说是缺心眼还是坏心眼。

反正不管哪一个都不好。

如此想着的一期提着沉重的行李箱,快步赶进了电梯里。

箱子的尺寸并不大,约莫就是那种旅店暂住客会带上的量,塞进一套换洗衣物,还有些私人的小物件。这些行李当然不会重,加分量的是藏在其中的狙击枪。

一期轻松的提着箱子,到了指定的楼层后便径直前往自己预订的房间。房间距离电梯有一点距离,但是离逃生楼梯间只有两三间房的距离,足够他应付突发情况。

当然,这种突发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狙击之所以会兴起,就是因为这种杀人手法无可比拟的安全性,被杀对象根本无法察觉到几百米外发动的攻击,就算运气不好被确定了位置,仗着这么远的距离,也有充足的时间逃跑。

但是一期会习惯性的谨慎,无论成功的概率是多少,他与对手的实力悬殊是正向还是反向,他都会仔细的考虑好每一个细节,绝对不让自己陷落进去。

钟盘指针渐渐指向了三条家的两个空降高层即将出现的时刻,一期早早在窗户上架好了枪,躲在背光的地方,虽然视线有些暗沉,但不用担心被反光的光点出卖位置。根据莺丸的情报与指示,一期将枪口瞄准了地铁的出站口。

一期很不解,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出门坐地铁的黑帮大佬,可莺丸这么说了,他也懒得多想,反正这位科长人品是不靠谱,但情报还真没出过错。

果不其然,这次莺丸的信息也相当准确,没等太久,一蓝一黄两个身影就晃进了瞄准镜中,虽然一闪而过,可一期还是捕捉到了这关键的信息。

身着蓝衫,面容艳丽的即为三条家现任当家的长子——三日月宗近。

一身黄衣,头发浓密的则是三条宗近的次子——小狐丸。

能杀一个是一个,两个都解决就是万事大吉。

一期在心中默念了一遍莺丸交代的话语,将手指放到了扳机上。

 

空降至大阪没几天的三日月和小狐丸,此刻正烦心于弟弟们的恋爱情结。

“石切丸原来喜欢这种类型的啊……看不出来,我以为他在神社待了那么久脑子早就僵掉了。”

三日月捧着手机,不停翻着刚刚从机场监控里拍来的照片,他那表面上老实巴交的弟弟下飞机没多久就被一个绿色长发金红妖瞳的漂亮孩子给拐跑了,就此乐不思蜀,连五条家的大门在哪儿都懒得找。

“这漂亮孩子有点眼熟哎,我们在哪儿见过吗?”

“你自己清楚的事就不要问我了,石切丸至少比鹤丸好,他还留了点线索,鹤丸一个短信就把我们全给打发了。”

“你说鹤丸……到底在想什么呢?他难道真的为了个认识还没几天的人,就连五条都不要了?”

“是啊,连我们也不要了呢。”

“我们跟他很熟吗?哎,总之表哥我好伤心……他该不会是死了吧。”

三日月作势用袖子擦了擦眼角。

“他受了伤,现在真的还活着吗……”

“只要收留他的那位给他好好包扎的话,要不了几天就会好的吧?三天最多了。”

“感觉两天也行……嗯,鹤丸的话,第二天就活蹦乱跳下地干活洗衣煮饭都是有可能的。”

“那你伤心个什么劲儿?”

“无聊而已。”

宽大的袖子被三日月随意的甩了甩,他拉着小狐丸往公交车站的方向走,然而小狐丸反过来拽住了他,指了指离公交站不远的出租车候车区。

“taxi吧。”

“你不是至少一个月内不想再坐轿车了吗?说话不算话要遭天打雷劈的哦?”

“对我来说,坐轿车带来的反胃感,敌不过陪你坐公交地铁给人围观的羞耻感。”

太可怕了……还不如坐轿车被算计呢,还不如被天打雷劈呢。

“诋毁亲哥哥也是会被枪壳子钻脑袋的哟?一个字一枪。”

三日月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了小本本和他的专用钢笔,把小狐丸刚刚说的话给写了下来。

“我那句话诋毁你了?”

“你说陪我坐车很羞耻。”

“你随身带笔,可除了记录我们的失言之词别的什么都不干。”

“哪有,笔的用处可是很多的。”

记录完毕的三日月伸出他那修长纤白的漂亮手指,狠狠的戳了一下小狐丸的脑袋,对方早就习惯了这种模式,没等三日月真的戳上来就主动的向反方向晃去,而就是赶着这个空档,猛烈的气流被不知名的物体带动,在他们俩的空隙之中炸了开来,嗖的一下打进面前的草丛里,蹿起一阵白烟。

是狙击。

这是再明晰不过的情况,三日月想都不想就冲了出去,按照最初的规划跑向了车站的站台,这一站连个路人都没有,能够遮挡视线的也就只有车站的那几根柱子和广告牌。而被抛在后头的小狐丸则慢了一步,没等他跑到车站,远在几百米开外的一期又是连放两枪,只是这两下急了些,没有第一发瞄的那么精准,但对小狐丸干扰不小,可怜的三条二少手忙脚乱,差一点就要模仿犬科动物手脚并用的跑向避风港湾,在他到达之前,第四枪先声夺人,从他的耳边擦了过去,连带着将车站的柱子都擦出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够了吗?!你该看出来了吧?!”

终于跑进安全区域内的小狐丸不满的看着三日月。

“我可是命都不要的在外面当了那么久的活靶子,你别跟我说确定不了。”

“这手法一看就是个雏儿啊,你要是能被对方打中,我只能装作没你这个弟弟了。”

“你确定是新手?第一枪差点就爆了我的头啊!”

“安啦安啦,会为你报仇的,已经确定好了,周围能达到狙击高度的楼也就几座。”

三日月微微侧过脸,看了一下那道擦在柱子上的伤痕,由浅至深,子弹的飞出路径已经再明显不过,初始起点指向哪栋楼也自然一清二楚。

而且……

“这条痕迹能看到角度呢。”

这样的话,就连狙击手所在的高度都能推测个大概出来。

“选择在五条的领地来狙击我们,还把自己暴露的那么清楚,狙击不过三这条准则都不知道,实在不像熟手会做的事。我的话,第一枪不中就该收拾东西走人了。”

说着,三日月拨通了手中的电话。

要是真的以为狙击安全而肆意妄为,那就大错特错了啊……

这一代是五条的领地,就让你见识一下五条家的执行能力吧。

 

一期原本以为,第一枪是绝对能中的。

可是在他开枪的同时,那对神经兮兮的兄弟不知道玩什么幼稚游戏,突然就开始摇头晃脑了起来,那一枪原本应该开在小狐丸的脑壳上,现在似乎只擦掉了他一撮毛。

这莫名其妙的失败让一期紧接着的步调混乱了一下,等到他调整好情绪和呼吸,准备好好找一下那根保护住两个目标的车站是否有死角时,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开出的已经是第四枪。

狙击第一枪是最安全的,在空旷场地突如其来的冒出来一颗子弹,即使杀不死目标,也不会被目标察觉出狙击手所在的大致方位,但排在后面的第二枪和第三枪就没那么好射了,目标已经有了警觉,被顺利击杀的话还好,要是让其活了下来,那么狙击手的位置就很可能暴露。

一期甚至一时图快开了第四枪,紧贴着保护住三日月的柱子擦了过去,留下了能够代表子弹路径和角度的伤痕。

“所以说我不擅长啊……”

暴露方向已是定局,可一期并没有打算利用这几百米的安全距离逃跑。酒店的大厅和走廊全部都是有监控的,他所选择的这家也不例外,从入店开始他的身影就已经进入了摄像机的视线中,现在逃出去也是一样,他势必要穿过走廊逃向电梯。如果他形色匆匆的提着箱子出门,这简直是不打自招,愚不可及。

他的脸不能暴露,这与会不会暴露警局意图无关,最重要的是他们粟田口一家。

他的弟弟们还有小长辈,全部都是他的软肋,虽然选择了刃口舔血的工作,但可以的话他还是不想拖累到家人。所以他不会逃跑,只会尽可能的利用事先的准备来伪装起自己的身份。

反正,不管那两个家伙的眼睛再怎么尖利,也不可能判断清楚到他具体处在哪个楼层,哪个房间,他还是有机会的。

一期如是想着,他将狙击枪放到门口,然后去到洗手间准备把上衣脱下来,但是还没等他解好扣子,杀手的直觉就让他对外界的杂音做出了反应,他冲到窗户旁边,侧着身子看了一下,因为房间朝向的问题,一期刚刚好可以望见酒店的正大门。

十五,十六,十七……十八。

光是视线中的重装型吉普车就有十八辆,小到蚂蚁一样的它们陆续开到酒店的楼下,待将酒店围得水泄不通以后,持着各种枪支弹药的黑帮成员纷纷从上面跑了下来,以一种应对战争的态度指着酒店的全体成员,禁止出入。最后走出来的,是跟肃穆庄严的黑色形成鲜明对比的湛蓝小点。

开什么玩笑!?这么快!?

一期突然就明白了莺丸为什么要让他尝试最安全的方法。

即便是隔着几十层楼的高度,一期也仿佛感觉到了三日月宗近那逼人的寒气。他原本想装模作样的洗个澡,顺便清醒一下头脑。可现在看来他没这个时间,也没这个必要。

一期的头脑前所未有的清醒。

面对这样的对手,他将所有的一切可能都算到了最坏,一期迅速脱掉衣服,用水将头发淋湿之后就套上了酒店的浴衣,然后将自己带来的吹风机插上插座打开开关,利用吹风机的造型弧度将其挂好在水池旁,接着他拧开水阀,封住池底,确认过洗手池里的水是在缓缓上升以后,一期小跑到门旁,捡起了地上的狙击枪。

这家酒店的每过十层楼就是独立的供电系统,而且有着非常先进的备用电源,从发生停电到启用备用电源之间的间隔,只有短短的两秒钟。

这是莺丸的情报,他在向一期阐述这点的时候,曾经特意在两秒钟这几个音上加重了一些。

两秒钟,可以做什么呢?

必要的时候,保命也是可以的,虽然后续依然会很麻烦,但至少……

现在可以让他把手中沉重又发烫的狙击枪给解决掉。

浴室里,汩汩的水流声跟电吹风聒噪的吹风声混杂在一块,震动着一期的耳膜,他握住门把手,静静等候那两秒钟的到来。

虽然会被风给吹开,可洗手池的积水总有没过电吹风风管的那一刻。

那一刻,电器发出了剧烈的悲鸣,连带着还有短暂的电火花音,浴室的灯闪了一下就彻底灭掉,宣告着这十层的总电路已经跳闸。几乎同时,一期旋开门把,提着沉重的枪具,瞄准那个几米之外的逃生楼梯间就扔了过去,狙击枪被准确的投掷进去,撞到楼梯的扶手后还弹了几下,最后不知掉落去了哪里,可一期管不了这些,走廊监控因为断电而暂停工作的时间只有两秒钟,枪支脱手就是他暂时的胜利。将手收回,重新关上房门的同时,浴室的灯又恰到好处的亮了起来,只有那个彻底坏掉的吹风机带着焦糊的味道,可怜的躺在水中。

一期握住自己还有些颤抖的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有一层楼跳闸了?哎呀,这还真是赶巧呢。”

三日月坐在大厅内,微笑的看着周围一圈唯唯诺诺的酒店工作人员。狙击手的排查还在进行中,所有人员都被限制了出入,可不管有多大的不满,对上持着枪械的黑暗势力也只能将怨言全部咽进肚子。那把用来袭击的武器已经找到,它几乎摔散了架,目前还在调查它究竟是从那一层摔下来的。

三日月跟小狐丸懒得去做这些事,他们将其交给了手下们,比起武器的出现地点,三日月意外的对跳闸的那一层比较感兴趣。

“为什么会跳闸呢?”

“有个房间的客人没有遵守合约,擅自带了大功率的电器来用,然后使用的时候……”

“大功率电器?”

“是吹风机,他说洗完澡后不吹干头发会很难受,于是就带过来了,结果用的时候不小心把吹风机掉进了水里,引起了短路。”

“哦哦,原来如此。出于对整体电路的保护,总电源自动跳闸了是吗?跳闸会有什么影响吗?”

“不会不会,虽然没人将其推上去的话,属于那十层的总电源就无法启用,可我们这里有非常优质的备用电源,一旦断电,会自动启用第二套电源。”

留守在酒店的值班经理虽然心里苦,可还是得堆起笑脸向三日月解释自家这套引以为豪的备用电源系统。

“真有趣呢。”

三日月捧起茶杯喝了一口,看了看一层大厅内的摆设,刚好离他不远的地方就有一个二孔加三孔的插座。

“断电的话,是立刻就会启用吗?”

“没错。”

值班经理话音刚落,三日月甩手就把茶水泼了过去,被水润湿的插孔顷刻间闪出火花,滋滋作响。大厅的灯闪过即灭,但是很快又再度亮了起来。

“是这样的系统啊……确实很优秀,但这可不算立刻启用,小狐感觉如何?”

“大概两秒。”

小狐丸看着那泛着焦糊味的插孔,还有周围一票被吓了一跳的普通员工们,无奈的摇了摇头。

“怎么了?你对于跳闸这件事很介意吗?”

“稍微有点,如果有人可以利用这么短的时间做什么大事的话,那一定是很有趣的家伙吧~”

“我只会觉得可怕,会有这样的家伙吗?利用这两秒的时间逃脱监控摄像头,把枪扔到与自己隔了那么远的地方去?”

“唔,隔了很远吗?狙击枪的发现地点跟跳闸的楼层之间有多远?”

“没、没办法确定到底是从哪层掉下来……那把枪是从楼梯间的间隙中掉落的,一路上磕磕碰碰撞散了架,最早的碰撞痕迹是在三十五层,那位造成短路的客人则是在三十八层……”

“那位客人的房间呢?距离逃生口多远?”

“好像是五米多……”

“要不要去十一层再玩个跳闸游戏?小狐你来。”

“我拒绝,两秒钟,你要我从浴室里跑到客厅打开门再把枪扔掉?办不到,速度再快也难,高层住房都是大间,浴室到门口的距离一点也不近。比起这个,我觉得立刻把三十层以上的监控录像都查看一遍才是正确的办法。”

“查看录像啊……走廊上除了客人入住或离开,其他时候除了清洁工没有别人吧?”

“是啊,所以过一遍应该是很快的。”

三十到四十层,这是根据枪痕角度推测出来的大致狙击高度,虽然还不是很精准,可已经到了推算的极限。

但是三日月似乎还在考虑着什么。

“嗯……你去看吧,看完也可以散了,让人家好好做生意。”

“你这口气……你是觉得我们什么也查不出来?”

“我什么也没说哦~”

三日月靠在沙发上,仰面给了小狐丸一个大大的微笑。

 

全部的盘查在夜幕变深以前就结束了,一期似乎并没有遭到怀疑,他运气很好的将枪支扔去了很远的楼层,无法确定枪支的抛投地点使得五条家的调查陷入了僵局。而虽然他引发了跳闸,可只有酒店的人来找他询问了一下原因,以及要求他赔偿了部分电路损坏的钱,这些可以公费报销,他不是很心疼。

提着行李箱从酒店出去的时候,一期装得跟其他普通的住客一样,对于自己摊上的大事面露不满,但是看到还没撤退干净的持枪黑道又立刻吓白了脸,一声不吭扭头就跑。

跑到了候车区,等着出租车过来的时候,突然有人拍了拍一期的肩膀。

“你也等车吗?”

身着蓝服,美如新月的男人一出现在视线中,立刻惊出了一期一身冷汗。对方的接近无声无息,全身的细胞都在诉说着危险,可一期连反抗都不行,他现在的定位是普通人,不是警局的秘密杀手。

“好像就是你吧,把总闸弄跳掉的人。”

“抱、抱歉……”

小市民遇上黑帮大佬,所表现的应该就是一期现在的状态,他低着头,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手指紧紧的握着行李箱,面色惨白。

“呀,没事没事,这种事也正常啦,我曾经把奶茶泼到了弟弟的手提电脑上,结果他拿着美工刀追杀了我好久,我没有弟弟们那么不明事理。而且跳个闸也没什么,不是还有备用电源吗?一样的~”

“您不追究就好……”

“话说你啊,”三日月眯起眼睛,似乎是想仔细的把一期的形象给印到眼睛里,“这种时候去住酒店,是做什么呢?洗澡吹头发什么的,难道是去酒店休息?”

“呃……”

一期没想到会被问这种问题,但是看着三日月不怀好意的眼神,不用多想也知道他想问的是什么。

身经百战的青年面色微微泛红,显得更加窘迫了起来。

“我在……等人……”

“等人?”

“等恋人。”

这样的解释再合理不过,酒店说白了就是做这种事的地方。

“哎呀果然有对象了?真可惜,我也挺喜欢你这种类型的孩子呢~”

开玩笑的吧?!这话也太吓人了!

正当一期好不容易压制了自己的杀人欲念时,属于他的出租车终于来了,他尽可能礼貌的向三日月笑了一下,转身小跑着想尽早脱离这麻烦的境地时,三日月却也跟着来到了车门前,如同追击一般问了他最后一个问题。

“呐呐,是什么样的对象?”

“哎?”

“你的恋人,是什么样的人呢?”

“这……”

这问题问的很不礼貌,可更加让一期不知所措的是,这突如其来的问题,他一时间竟回答不上来。

他从来没有恋爱过,当然也没想过自己的对象会是什么样的人,刚刚的回答只是为了更好的蒙混过去而已,他压根就没想到三日月会接着问这种问题。

“是个……是……”

流畅性断了,伪装也出现了裂痕,而三日月还在等着他的答案。

“嗯,是什么样呢?”

“是个……很嘈杂,很麻烦的人……”

结结巴巴的一期,最后索性豁了出去,随口就把脑海中浮现出的第一个印象告诉给了三日月。

“不说话的时候很文静,一开口就……很讨厌。”

是个很漂亮的家伙,但是却有着于外表一点也不符合的修养。

“这样啊,感觉是个很有趣的家伙呢。”

三日月说着,为一期打开了车门。

“祝你幸福。”

“…………谢谢。”

一期坐进车里的时候,看着三日月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觉得自己又一次被下了咒。

 

对,是诅咒。

 


评论(27)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