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boda

躺平中,更新不定期哦╮( ̄▽ ̄)╭

刀剑万事屋28:知道死亡是怎么回事儿嘛?

久违的万事屋!努力复健中~ヽ(・ω・。)ノ

 

“早上好。”

经历过入狱与劫狱事件之后,本丸里的刀剑们一时间都安静了不少,就连宗三也能在清晨的长廊上静下心来跟偶遇的长谷部打招呼了。

“……”

不过近侍君的状况看起来不大好,面色发白,完全少了平日里的严肃和恭谨,就连跪坐着的脊背好像都没有之前那么挺拔。

“哎?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左文字家的老二难得好心的关怀起了前同僚。跟长谷部一块坐到走廊上以后,他这才意识到,以往的这个时间点上,长谷部早就应该守在大厅中陪着审神者了。

“啊咧?你不用去做膝枕吗?”

“我做了错事,宗三。”

“…………”

宗三左文字模仿着江雪一般悲戚的眼神,深情的望了长谷部一眼,然后用手捂住了脸。

“噗~”

“你笑了!?”

“哎没有啊~”

“你明明就是在笑!”

长谷部指着捂住眼睛的宗三,手都气的抖了起来。

“有本事把脸全部捂住啊!嘴角弧度那么厉害你当我是瞎子吗??”

“啊啦~那我换一下。”

宗三改用手背掩住嘴,漂亮的眼睛却眨个不停。

“这样如何?”

“你不还是在笑吗?果然没办法跟你好好说话!算了,反正我也没指望过你!”

“小气的男人,这样可是真的会不讨主人喜欢的。”

语罢,宗三总算是放下了戏谑的姿态,正襟危坐,还向长谷部又靠近了一些。

“到底怎么了?说吧。”

“唉……宗三你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

“……所以说我跟你没法谈下去啊!!!”

“问这种问题的你才奇怪啊,不能回复出你想听的答案,我就没资格跟你说话了吗??现在没有又不代表以后没有。”

“好吧……那换个问题,如果遇到了喜欢的对象,你会怎么做?”

“杀掉。”

“……为什么啊?!!”

“我超~级小心眼的,万一对方不喜欢我怎么办?那可太糟糕了还不如直接杀掉。”

“可以先……先问问啊,没准对方也是一样喜欢你呢?”

“没准?那就是不确定吧?不确定就说明我还是有被对方拒绝的可能吧?不要,告白什么的绝对不要,直接杀掉最方便。”

“合着别人跟你处着处着,搞不好最后突然就会被你杀掉吗???”

“嗯。”

“别承认啊喂?!这样以后谁还敢跟你待一块啊?!”

“你才是,为什么这么相信我说的话?你看我有杀掉小夜和江雪哥吗?真的是受了不小的刺激啊长谷部,你居然连基本的判断都没了。”

“…………”

“好,回到最初的问题上来吧,为什么闷闷不乐啊长谷部君~”

“直觉告诉我不要再跟你说话了……”

长谷部一脸嫌恶,不过单看眼神的话,姑且算是恢复了些许之前的威严感。

“不说吗?那我猜猜看好了,因为想要神隐主人,所以被主人讨厌了吧?”

“才没有!只是犯了一次错误而已!主上没这么容易抛弃我!你别想离、离、离间我们!”

“唉……主人真可怜,一心一意相信的近侍居然会带头神隐她,想必她现在也正在伤心吧?”

“我只是……想跟她永远在一起。宗三你难道没有想过吗?主上今年已经多少岁了啊……”

人类的寿命终有尽头,而身为铁块的刀剑们,在历史的长河中还不知将存在多久。

“当主上容颜老去,当她身体渐渐变得不好,越来越脆弱的时候,我们却还是这幅样子,没有任何的变化,你不觉得这样很可怕吗?”

“这就是人类。”

“我不在乎人类与否,我现在只想主上陪我们越久越好。”

如果可以顺利神隐她,她是不是就能跟我们一样,永远的待在本丸,永远的存在于时间的间隙中了呢?

“昨天失败以后,主上并没有责备我,只是自顾自的皱着眉头,注视着整个本丸。可这反而更加让我寝食难安,她到底在想什么呢?”

“也许是在想别的事?”

“现在大家都回来了,还能有什么大事?主上一定是在思考此前对我的信赖是否值得。”

说到这里,长谷部罕见的叹了口气。

“我这样的想法有错吗?宗三……”

“啊?问我吗?不知道。”

“……你到底来干嘛的?!”

“噗~”

“为什么要笑啊?!你就是来嘲笑我的吧?!”

“要把脸捂住吗?”

“不管捂不捂都没差吧?!你就是在笑吧?!”

“被你发现了呢,kira★☆~~”

“kira加小星星是什么鬼?!”

“听过星间飞行吗?”

“没有!滚!!!”

长谷部从走廊上跳了起来,拽着宗三的衣服就想把他赶到一边去,可是没等他碰到对方,身后就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身着红白二色巫女装的审神者披头散发,以直逼女鬼的凄厉姿态扑向了压切长谷部。

“长谷部啊啊啊啊啊啊!!!”

“主、主上?哎?!主上你怎么了?!”

见此情景,长谷部立刻放过了宗三,转而一把抱住哭泣的主上。

“呜……我就说不对嘛!!数目不对啦!看来看去就是不对!我居然一不小心忘记了!”

“什么?什么数目不对??”

“呜……就、就是……就是……”

“主人应该是指少了一把刀吧?”

依旧坐在走廊上的宗三理了理自己的衣服。

“少了一个同伴??怎么可能,难道真的还有谁留在现世没有回……啊……”

长谷部也蓦地想了起来。

“等等……不动行光还没回来吗??”

“嗯,没回来。”

巫女眼泪汪汪的点点头。

“嗯,没回来呢。”

宗三也跟着点点头。

“估计已经被人贩子拐卖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吧。”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我的不动!我的青春啊啊啊啊啊!!”

“不要哭主上!不要哭!!就算不动没了你也依然是青春烂漫的十七岁!”

“就不能是十六岁吗?!”

“主上永远十五岁!”

“呜!!”

抱住巫女的长谷部,此刻终于找回了昔日里作为近侍的感觉。

首先,从安慰主上开始吧。

 

“哎?为什么是我们几个来出任务?我还没从大闹政务中心加销毁监狱电脑的连环事件里缓过来呢……”

“居然不是要我出来买菜吗?我也刚刚才被监狱那难吃的伙食摧残过。”

“虽然这次进去的不是我,不过主人居然还会放心让我出来啊~超惊吓!”

被长谷部拖到现世来的药研,光忠还有鹤丸并成一排的站在路边,按照身量从矮到高,接受长谷部君的检阅。

“不动行光丢了,我们得把他找回来。”

长谷部简要的概括了这次任务的内容,说话的同时一脸不耐的拽住了往不知名方向跑的宗三左文字。

“你要去哪儿?”

“嗯?啊抱歉,之前都习惯了,一出门就会条件反射的往游乐场跑。”

“给我搞清楚,那家游乐场已经因为雇佣童工倒闭了,拜你们所赐。”

长谷部一边拽住宗三,一边看了看药研。

“给我好好干活,眼下把不动找回来才是正事。”

“啧啧,你这种说法,简直就像是要把责任强加到我们头上来一样呢,说到底不动会被丢掉,还不是因为你那蠢得不行的计划吗?就是因为你说要去硬闯都政府厅,不动才会被丢到政务中心的草地上的。”

“你……”

“你连路都没找对,太糟糕了。”

“…………”

“我和光忠还因此进了监狱。”

“…………”

“小夜现在孤僻的更严重了,拒绝任何人抱他。”

“你弟弟的叛逆青春期也要赖我吗??”

“江雪哥昨天又念了一晚的金刚经。”

“他有哪天是不念的?”

“今天早上睁开眼睛的时候连山伏先生和数珠丸先生都跑来一起念了。”

“他们仨不是经常聚会吗?这很奇怪吗?”

“青江居然也跟着一起来了。”

“他起得了那么早?”

“然后吃掉了我藏起来的樱花团子。”

“…………”

“综上所述,你切腹吧。”

“找青江去啊!!!”

你还得寸进尺了是吧?!

长谷部一把按住宗三那真准备拔刀的手,强行把他拖回了队伍。

“够了!就算是我的错好了!我也有这个觉悟!等找回不动以后是要刀解我也好,折断我也罢,都随便!总之眼下先给我把不动找回来!不然,主上她……主上她会整日以泪洗面的啊!!”

只可惜比起近侍对审神者的情谊,同伴们听到的只有另一个重要信息。

“随便?那可以泡盐水吗?”

伪装的像个乖宝宝一样的鹤丸举手示意。

“可以泡到浓盐水里面去吗?”

“大将给我的药箱里还有名为双氧水的现世药品,要不要试试看那个?”

“哦哦哦不错不错。”

“好像红花油也可以。”

宗三也对药研那小小的药箱一清二楚。

“红花油也来一瓶吧,感觉很刺激的样子。”

“听得我都想泡酱油了……要不酱油也泡一天如何,需要加醋吗长谷部?”

“你们到底想对我的本体做什么???”

长谷部狠狠的敲了一下鹤丸的额头。

“不要学宗三!把你们的臆想收起来!有时间考虑那种事,不如先想想怎么把不动找回来!”

“是你自己说随便的啊……而且为什么就打我??很过分哎我要生气了!”

“生气去吧,气的长出翅膀直接飞走也不要紧,主上说了你最好死在外边不要回去。”

“喂!”

“说到不动的话……我记得最后一次看见他的脸,是在政务中心的草丛里呢,因为喝醉所以睡的很熟。”

“嗯,不过都过去这么久了,他应该也不可能一直睡在草丛里吧?”

“睡醒以后可能会到处找我们?他知不知道跟同伴失散了应该留在原地不乱跑这点啊?”

“有谁跟他讲过吗?”

长谷部姑且问了一下。

“我只会跟小夜说这种事。”

“我也只跟贞酱还有伽罗酱说过哎。”

“我跟前田,平野,秋田,博多,退他们……”

“哎?等一下鹤丸老爷,为什么你会来教育我们家的弟弟们?”

“顺便嘛。”

“感觉好像大家都没怎么跟不动君交流过啊……”

光忠话一出口,在场的刀剑们全都沉默了一秒。

一秒而已。

“……好像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哎?”

“他大多数时候都跟兰丸殿下待在一块吧?”

“到本丸以后也一直醉醺醺的,确实没说过什么话……”

“他喝的明明是酒精度数为零的饮料啊到底为什么会醉?”

“打住打住,别把话题带跑。”

并不喜欢那段时光的长谷部叫停了谈话,开始重新考虑起不动的事。

“总之,就先以不动已经失踪为前提开始任务吧。”

“他会不会被人贩子拐走了?然后被卖到某个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小山村……”

“会被做成座敷吗?!”

“虽然是短刀,但他那大小很明显已经超标了,不会的。”

长谷部掐掉了药研和宗三的妄想。

“而且,虽然看起来他好像是丢了几个月,实际上的时间线只有三天而已,都是因为作者拖稿不更新,感觉才会过了那么久,不要被迷惑。”

“原来如此,原来才三天啊。”

“没错,三天而已,不动还不至于被拐骗到那么远的地方去。”

“总之先去政务中心吧。”

光忠说出了长谷部的想法,这也是眼下最好的方案。

“虽然不动还停留在里的可能性不高,不过应该可以获得有用的信息,那里有监控,门卫什么的也可能看见他。”

第一步,就先朝着那里去吧。

 

一行五人中,除了药研,其它都是在局子里待过的,但是除了比较要面子的光忠,其它都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长谷部和宗三甚至丝毫不避讳的就向自己的落网地点跑。

政务中心门前比起他们来的那天热闹了许多,一派忙碌的景象,人来人往,办着他们各自的琐碎小事。只不过联想到其中的办事速度,药研就觉得这些人多半要疯。

“听说就连数珠丸老爷都被气的头发竖起来了。”

“你确定?那样的话会戳破天花板的吧?”

就算是鹤丸,也想象不出那样的场景。

“话说,我上次没跟你们来这儿哎,你们是待在哪片草丛的?”

“对呢,上次毫不犹豫的就把你排除在外了。”

在草丛里待了最久的宗三将同伴们引向他们当时躲藏的地方。

“不过有必要来这里吗?难道不动会在这里留下什么线索?”

“我也觉得,照理来说应该直接去找门卫吧?问下他们有没有见到一个喝得醉醺醺的男孩子。”

光忠也表示赞成,不过跟门卫谈判的人选有待商榷,他,宗三还有长谷部毕竟是犯过事的,鹤丸倒是没在这里犯过事,但是刀品和口才都太不靠谱,药研貌似可以,就是年纪小了些不知能不能说动对方……

正当他苦思冥想的时候,前方的大部队突然停了下来。

“嗯?”

他们站在三天前待过的草丛里,看着一下子从中钻出来的少年。

“终于来找我了啊!太慢了!我又不知道怎么回本丸!”

在草堆蹲了三天,不知如何活下来的不动行光满头的草屑,原本整洁的紫色小西装灰蒙蒙的,短裤边角上甚至还被划出了好几道的缺口,脸上大概是被锋利的草叶给割到了,也伤了一些。

远看就像是中伤了一样。

只是比起关心他的惨状,本丸的同伴们反而像是愣住了一般,全都定在原地一动不动。

“啊咧?怎么了?”

不动在光忠面前蹦了几下,大概是觉得这样又吃力又麻烦,接着选择了身高跟他差不多的药研,刚把手晃到药研眼前就被对方打开了。

“你谁?”

药研藤四郎一脸的迷茫,他眯着眼睛很仔细的看了一会儿不动的脸,继而还是摇了摇头。

“我们认识吗?”

迷茫的还不止是药研,其它的几把刀也步调一致的摇起了头。

“没见过的孩子呢,走丢了吗?”

“他刚刚说他是不动啊,可不动真的会一直躲在草丛里等的吗?”

“喂?什么意思?你们几个什么意思!?”

这下不动也有些懵了,他指了指自己的脸,继续表明身份。

“我是不动行光,一看不就知道了吗?!”

“不,这个……”

宗三沉思了一下,看看不动又看看其它同伴,最后小心翼翼的伸出两根手指到不动的面前晃了晃。

“这是几?”

“二。”

“我是谁?”

“宗三左文字。”

“他们呢?”

“长谷部,药研,光忠,搞事的。”

“虽然表面上好像都答对了……”

宗三难以置信的摊开了双手。

“可是……真正的不动行光是不可能这么回答的啊!”

“为什么?!不这么答要怎么答?报全名吗?就算是全名我也没问题啊,压切长谷部,宗三左文字,烛台切光忠,药研藤四郎,搞事的。”

“你确定?我明明记得不久前,我在走廊上遇到不动的时候,他对我的称呼是宗三姬。”

“那个只是开玩笑!”

“有一次他看见我,叫我刀柄藤四郎,还问我要不要摸摸他的刀柄,我压根儿就不知道他想让我摸哪里。”

“哎?!有、有过吗?!我不是故意的!一定是喝多了!”

“仔细看的话……你的脸一点也不红。”

长谷部也严肃的盯着面前少年模样的付丧神。

“你根本就没醉!怎么可能是不动行光?”

“我就必须得醉吗?!我都待在野外三天了连饭都没怎么吃到!哪儿来的条件喝甘酒!”

“这样的话很难办啊,如果没有醉的话怎么能称之为不动行光呢?”

“我在你们眼里除了会醉以外还有别的特征吗?”

“而且居然真的一直待在原地没有乱跑哎。”

“跟同伴失散了应该待在原地是常识吧?我没乱跑你们反而不高兴??”

“先冷静一下啦大家。”

鹤丸拉着不动躲进草丛里,其它几把刀剑见状,也纷纷蹲了下来,像几天前一样鬼鬼祟祟的窝在了政务中心边上。

“大家冷静一点,先好好的回忆一下,我们记忆里的不动是什么样的?”

“酒鬼。”

其余几把刀毫不犹豫就做出了回答。

“除了酒鬼以外呢?”

拽住想要发飙的不动,鹤丸看似体贴的又问了一遍。

“除了爱喝酒,脸红,说话不清的讨厌小鬼以外,还有没有别的印象呢?怎么说之前也共事了那么久。”

“你这不是都说了一堆了吗?!我在你眼里有那么糟糕吗?!”

“其它的,我想问的是其它的~”

“嗯……其它的话,很难啊……”

“说白了就是在你们眼里我除了缺点就没有优点了是吧?!是吧?!”

“没有的事没有的事~喂老大,你先说啦,活跃一下气氛!”

“嗯?”

“关于不动,你能想到什么?”

接到鹤丸抛出的橄榄枝后,长谷部沉思再三,最后看着不动的脸,深吸一口气郑重的吐出了他的答案。

“他是主上的十五岁青春。”

“你在说什么东西为什么我一个字都没听懂……”

“是呢完全意义不明,下一个。”

“刀柄?”

“我只是喝醉了说胡话而已!药研你不用那么揪着不放吧?!”

“我记得不动酱好像经常打嗝,还挺可爱的。”

说完自己的印象以后,光忠看了一眼面前的付丧神同类。

“但是你从刚刚开始就没有打嗝过。”

“那个是喝醉以后的反应,我现在很正常当然不会有!”

“盯————”

“干、干嘛?看我干嘛?!”

最后,一直没说话的宗三用直勾勾的眼神盯着他看,搞得不动顿时紧张了起来。

不过,这份紧张没持续多久就被对方接下来的话给打破了。

“是伪娘呢。”

“你说谁?!”

鹤丸一个没拉住,不动差点就扑到宗三的身上。

“我有比你伪吗?!”

“宗三可能是想指兰丸酱吧?”

“兰丸他才不是伪娘!”

“兰丸的话,确实很漂亮啊。”

“哼……”

“很可爱的孩子,照顾起人来特别有一套,也难怪会那么受宠。”

“烛台切说的不错,不仅是漂亮,我记得兰丸殿下还特别明事理,是个温柔的好孩子。”

长谷部非常难得的对旁人表示了赞许。

“跟在那种家伙身边简直是浪费。”

“不准那么说信长公!”

“啊,有那样的漂亮孩子吗,我的印象不是太深呢……”

“鹤丸老爷有见过兰丸殿下吗?”

“记不太清了哎,不过话说回来,我刚刚问的并不是大家对于兰丸的印象啊,而是大家对不动的印象。”

“跟兰丸完全不同。”

“完全想象不出是兰丸殿下的刀。”

“在赐给兰丸前就已经被信长那个家伙带坏了。”

“喂?!你们不要太过分啊!诋毁我就算了!诋毁信长公绝对不行!兰丸是我的主人,信长公也是!!”

不过很可惜,不动的抗议依然没有任何的效果,反而被长谷部揪住了漏洞。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只有兰丸和信长是你的主人?你把现在的主上放在哪里,亏她还那么着急的要我们来找你。”

“我……她当然也是啊……她当然也是我的主人……是很厉害的主人……”

不动一时语快,完全忘记了现在这个时代里的审神者。再加上被同伴们戏弄还不了口,这股怨气又发泄不出来,等待了三天只等来了这样的结果和局面,种种的种种叠加在一起,促使他轻声念出了接下来的话。

“只是,她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个人类而已……”

是人类,那就一定会死。

“呐,他们人类死了以后,到底会怎么样呢?在他们死了以后,我还能说……他们是我的主人吗……”

“呃……喂喂,别突然间这么消沉啊,一点也不像你了。”

这尴尬来得太快,鹤丸也始料未及,原本只是抱着逗逗不动的心态,想默契的欺负他一下,没想到他却突然开口说出了这么麻烦的问题。

“我都逗你玩呢,当然都知道你是不动啦,别生气。”

“你们几个果然很恶劣,我才没生气,我只是……只是……”

除鹤丸以外,其它几把刀剑也都沉默了下来,没有看向不动,也没有回答。玩笑似乎不仅是开过了头,还把火引到了他们身上。

毕竟,不论什么时候,人类的寿命于他们而言都是个敏感的话题。锻造他们的人会死,使用过他们的人会死,他们在今天见到的每一个人,无论是欢笑的,还是悲戚的,最后全部会死。

其中当然包括那个躲在本丸中的女人。

“都怪你们说到了兰丸!我只是突然间想到了而已……对比起我们存在的时光,他们能够使用我们的时间简直少得可怜……”

盘腿坐在草地上的不动,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

“我知道你们都不是太喜欢信长大人,但就算不喜欢,也不应该讨厌吧?他的一生那么短,明明还能闪耀很久却早早陨落了,他在那么短的人生中能够遇到我们,爱护我们就已经是奇迹了啊。我的话,不论是什么样的主人,不论被怎样的人使用过,我都很高兴。在他们逝去以后,也会理所当然的想念他们,我……有些时候真的很想知道……”

人类如果有轮回的话……

“信长公和兰丸,现在会是在哪里呢……”

悉悉索索的,草丛里轻轻响起了声音,像是有风吹过一般,宗三不知何时靠近了哭丧着脸的短刀,摸了摸他长长的头发。

“兰丸的话我不知道。”

但是信长他啊……

“那个混蛋,现在应该正在努力的征服地图上的全日本吧。”

“哎?什么意思?”

“玩笑话而已,不用当真。”

刚刚的全部也只是玩笑话,对不起,请不要当真。

“走吧不动,回本丸去啦!~★☆”

“哎?我好像看见了星星???”

 

“结果你们一到那边就发现了不动?!!”

大厅里,审神者抱着喝了一堆甘酒睡得正香的小酒鬼,脸上都笑开了花。

“哎呀真是乖孩子!!!除了饮料再奖励些别的点心给他吧!让光忠去做!”

“放心主上,他已经在做了。”

“谢啦,果然长谷部很可靠呢~咿呀,真的是没想到,不动这么快就回家了!”

审神者开心的跟睡熟的不动蹭了蹭脸。

“我们也没想到,本来都做好长时间任务的准备了,结果一去就看到了他,因为不想任务结束太快还合伙欺负了他一下,但是不小心太过火了,抱歉。”

“哦哦,原来这才是他红着眼眶回来的原因吗?我还以为是想我呢~”

“……您不问一下,我们怎么欺负他了吗?”

“嗯?你们怎么欺负他了?”

巫女非常配合的问出了问题,长谷部听到后也立刻坐正身体,向着现在的主人略略鞠躬示意。

“不知怎么就谈到了前主。”

“是吗?讲到了信长吗?”

“是的,然后,还提到了关于人类寿命的话题。”

“哦哦~”

“主上。”

“什么?”

“主上害不害怕死亡呢?”

“哈,你说我?”

巫女抬起头,看了看面孔几乎皱成一团的近侍,噗呲一下笑了出来。

“你觉得呢长谷部?你觉得我害怕吗?”

“主上从来不怕任何事情。”

长谷部顿了顿,很快又接着说了下去。

“但是我们很害怕您会死去……”

“是吗?”

“人类终有一死,所以我才想着,是否可以通过神隐,将您……”

永远禁锢在这里……

“抱歉,这是属下不该有的私心,我也一直在反省这件事。”

“反省?不需要啦,我并没有因为这件事生你们的气啊。”

“主上……”

“我知道的,你们都在害怕着我哪天死掉了,你们就会又一次失去主人,对不对?若真是有那天的话……”

审神者将不动小心的放到榻榻米上,替他盖好毯子后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

“再去找个主人不就好了?纠结个什么劲儿啊笨蛋们。”

“可是……”

“难道你们非我不可吗?开什么玩笑,世界上没有什么非其不可的东西,所有的事物都会有被替代的一天,时间长短的问题罢了。”

“主上不想永远跟我们在一起吗?即便是跟其它的普通人一样死去,也不要紧吗?”

“那样的话相当不错呢,不如说正合我意,所以我才不想被你们神隐。”

巫女来到长谷部的面前,用她甚少会有的规范姿势坐了下来。

“你应该能想到的,像我这种有灵力,能够看见常人不可看之物的家伙,最开始出生的时候是被当做恶鬼看待的。”

人们厌恶我,嫌弃我,恨不得我死,同时却又无可奈何的惧怕着我。

“后来慢慢长大了,他们又因为我能够祛除不洁,做到他们做不到的事,开始敬我为神。”

进贡,侍奉,甚至就连政府都来借助我的力量,一方面夸耀我的能力,另一方面,他们打从心底里……

“仍旧惧怕着我。”

“主上抱歉,让主上想起了不愉快的事。”

“不,并没有不愉快,这只是我记忆的一部分而已,我只是想告诉你啊长谷部,在我到目前为止的生命里,会把我当成人来看待的,除了双就是你们了。”

生时为鬼,遭人嫌恶,风雨飘摇无依无靠。

随后是神,被崇敬被供奉,可依旧不被同类接纳。

所以至少——

“可以的话,想好好的作为人类死去呢。”

 

当死即死。

不多一言,亦无不舍。

 

身为人类的巫女,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嘛,我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英年早逝也好,长命百岁活到你们都烦了我也好,才不管,反正我就是要活到我自己人生的最后。”

等到了那个所谓的最后,一生才算是圆满。

“明白了吗?想继续搞小动作神隐我也没关系,办得到的话就来吧,无所谓哦~”

“主上……”

“嗯,我在呢,有什么话要说吗长谷部?”

“主上刚刚的话……真的是太帅了啊啊啊啊啊!!!”

“对吧对吧!我是不是超帅的!?”

“是!!!”

要不了一分钟巫女就倒了下来,抱住近侍的腿就躺。

“不过主上刚刚说的,我们可以继续神隐您是真的吗?这不是跟您的愿望有冲突吗?”

“如果能做到的话就来吧,我要是连守住愿望的能力都没有可没资格说那是我的愿望呢。”

“好,那么就先从发现主上的真名开始!”

“嗯,在那之前要好好的陪着我哦~”

“是。在那之前,一定。”

不论是身为人类寿终正寝。

还是真的化为永恒进入神隐。

在那之前的时光中……

 

“我们永远是您的刀剑。”

 

 


评论(21)

热度(225)